法苑珠林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三
唐 釋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萬曆刊本
卷第一百四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三

   唐上都西朙寺沙門釋道世玄惲撰

懺悔篇第八十六之餘

 違順部

夫四重五逆佛海死屍小乗經律譬同斬首既律無

開縁懺不復本依大乗經許其洗蕩如咒枯木還生

華果雖許此懺須立大心順教奉行如死還活大士

所行義不唐捐身戒心慧志常修習既慚且愧精勵

形心心想尚虚罪豈定性今欲科約行業條列順違

善惡罪縁具兼二種先就惡業以論違順違於涅槃

順於生死辯此違順略顯十心有罪行者須識業相

量事而行矣一者無明顛倒煩惱⿰酉⿱衣十惑觸境生著昏

暗不醒所以造罪二者内既癡醉外爲惡友所迷隨

順非法惡心轉熾所以造罪三者内外縁具自破已

善亦破他善於諸善事無隨喜心所以造罪四者既

不修善惟惡是縁縱恣三業無惡不爲所以造罪五

者所造惡事雖未廣多而惡心周普奪一切樂與一

切苦所以造罪六者惡念相續晝夜不斷心純念惡

初無停息所以造罪七者𨼆覆瑕疵藏諱罪過内懐

姦詐外現賢善所以造罪八者身色強健謂我常存

增狀作罪不畏惡道所以造罪九者頑癡凶很魯扈

抵突無慚無愧行無羞耻所以造罪十者撥無因果

不信善惡斷諸善根作一闡提不可救療所以造罪

如上十心無明為本增加不已極至闡提順入生死

從暗入暗織作結業無解脱期是名無明違順心也

既識生死罪惡之人遇佛大慈加攝哀念立改過法

開解脱門令我善根重得生長如王登位宥罪緩刑

將行懺除修善改惡善中違順亦具十心常須運想

對治前罪從後立儀一一觀破此正悔過立行本基

也一者正信因果不迷不謬為善獲福為惡得罪雖

無作者果報不失雖念念滅業不敗亡信為道源智

為能入既信且智衆善根本用此正信翻破不信一

闡提心由備此心方能起懺二者悔罪要方慚愧為

本我慚此罪不預人流愧我此罪不𫎇天罰是為白

法亦是三乗行人第一義天出世白法是為慚愧翻

破無愧之黑法也要具此心方能行懺後條例爾三

者怖畏無常命如水沫一息不還隨業流轉覺無常

已食息無閑是為無常翻破保常不畏惡道心也四

者發露向他説罪輕重以露罪故罪即焦枯如露樹

根枝葉彫落是為發露翻破覆藏現淨心也五者斷

相續心畢竟捨惡剋決雄猛猶若剛刀是為決定要

期斷惡翻破惡念相續心也六者發菩提心普拔一

切苦普與一切樂此心𢎞廣無所不徧是為大乗菩

提之心翻破徧惡心也七者修功補過勤策三業精

進不休是為修功立徳翻破不修三業無辜起惡心

也八者守䕶正法不念外道邪師破壊佛法誓欲灮

顯令久住世是為守䕶翻破滅一切善事心也九者

念十方佛無量功徳神通智慧欲加䕶我慈哀我苦

賜我除罪清淨良藥是為翻破念惡知識心也十者

觀罪性空罪從心生心若可得罪不可無我心自空

空云何有善心亦然罪福無主非内非外亦無中間

不常自有但有名字名之為心但有名字名為罪福

如是名字名字即空還源反本畢竟清淨是為觀罪

性空翻破無明顛倒執著心也若無明滅故諸行滅

諸行滅故生死滅是為十二因縁大樹壊亦名苦集

子果兩縛脱亦名道滅二諦顯是為方等觀慧日月

照明衆生遇此重恩故得見十方佛也此摽大意具

説如經

 㑹意部

問經説懺悔能滅罪業云何唯説觀理智心能滅諸

業釋言懺悔有二一是迷心依事懺悔謂佛像前行

道禮敬發願要期斷除事惡二是智心依理懺悔謂

觀身心斷除結使但所造業有輕有重若論輕業事

懺亦滅若論重業有轉者亦能轉重令輕謂三塗業

人中輕受故十住婆沙論云我言懺悔罪則輕薄於

少時受故知事懺轉重令輕牽報不定由不斷結故

有漏力微不盡故業後必受報非令不定今故偏説

觀理斷結無惑潤業故不牽生隨所斷處故業永盡

於現造業亦不招生則於過現所造善惡方是究竟

牽報不定今據此義是以偏説故諸智者欲斷過三

塗重業即學觀理永免惡道是故初果名為觝債故

攝論云若無苦下無明諸行不生若行已生無修道

無明諸行不熟何以故須陁洹人不造感生報業故

阿那舍人不受下界生報又優婆塞戒云若人具有

欲界諸業得阿那舍果能轉後業現抂受之羅漢亦

爾故知觀理是真懺故華嚴經偈云

  一切業障海 皆由妄想生 若欲懺悔者

  當求真實相

又大寳積經云百千萬劫久習結業以一實觀即皆

消滅又諸法無行經云若菩薩能見一切衆生性即

涅槃性則能畢竟滅業障罪故又普賢菩薩經云觀

心無心從顛倒想起如此想心從妄想起如空中風

無依止處故知善惡取性作相由未悟理非無妄業

後若悟理前業即滅無法可住故不招生如正觀理

時當思諸障本唯空寂恒與諸佛同一真性恒沙萬

徳法界無殊但無明障厚不能覩見以不見故恒於

佛前破戒違道十惡五逆無過不為猶如一堂延及

凡聖在堂供養有多盲人以無目故遂於衆前具造

諸惡時有智人愍之不已遂語盲人曰此堂具有凡

聖僧衆汝云何對之公然造惡盲人聞已慚愧怖畏

謝過無地遂即伸意告白僧衆曰弟子某甲敬白合

堂師衆弟子無福少来失明雖與師等同在一堂不

能覩見以盲不見遂於師前無過不為今因善友開

導始知有師慚愧怖畏不可具陳弟子今從合堂師

等求哀懺悔唯願師等受弟子歸誠懺悔然此盲人

雖自無眼不見僧衆然知僧衆先皆見已受其懺悔

我等亦然昔造罪時恒在佛前今欲悔過了知諸佛

悉皆已見但一切諸佛三達靈智五眼明照知無不

盡莫問逺近内外明闇如掌觀珠隨機赴感不差時

也又知罪縁無有自性但以妄想因縁虚受是苦故

維摩經云心垢故衆生垢心淨故衆生淨妄想是垢

無妄想是淨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間心亦不

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間如其心然罪垢亦然如是卻

推罪性皆空發智慧火了無明闇無始已来所造諸

惡猶如闇室懺悔正解狀若明燈一照昏闇皆除不

以闇来無始能推燈也明闇解惑爾来無始迷因證

果具造諸非事等如闇今欲悔除依佛性力發正見

火事等明燈燈起闇除解生惑喪義無不滅也亦如

霜雪待日而除亦如病疾待良藥除亦如迷方待悟

而正亦如惡𩔖衆薪悔如巨火須臾殄滅是故涅槃

經云譬如㲲華千斤不如真金一兩造罪雖多不如

少善既對佛造𠎝還同盲人向僧懺悔罪無自性從

縁而滅故業報差别經偈云

  若人造重罪 作已深自責 懺悔更不造

  能拔根本業

既知真偽即知所縁罪業從事而生惑情障解迷而

不覺故有斯罪如雲覆日如闇冥室今之悟心縁理

而生解興惑喪如灮滅暗前心雖起重罪後念觀理

妄心即滅妄境不生久熏不已業種自亡故未曾有

經云前心作惡如雲覆日後心起善如炬消暗又大

集經云如百年垢衣可於一日浣令鮮淨如是百千

劫中所集諸不善業以佛法力故善順思惟可於一

日一時盡能消滅也

 儀式部

此之一門行者欲懺要對三寳勝縁境前偏袒露膊

脱去巾履女人不勞袒膊具服威儀合掌恭敬請一

大徳耆年㝛邁自心敬者先當奉請十方三寳以為

良縁故人述偈云

  歸命十方一切佛  頂禮無邊淨覺海

  亦禮妙法不思議  真如自性清淨藏

  住於極愛一子地  得道得果諸聖人

  我以身口清淨意  咸各歸命稽首禮

然後請懺悔主云大徳一心念我弟子某甲今請大

徳為懺悔阿闍梨願大徳為我作懺悔阿闍梨我依

大徳故得懺悔慈愍故一徧亦得三徧彌善

第二懺悔師先教識前罪性輕重具如初意依論懺

悔總有四種一更相易脱懺是凡夫下品懺法二永

斷相續懺是上品凡夫懺法三燋業懺是賢人懺法

四滅業懺是聖人懺法前二是事中懺敵對而除未

能滅業且伏而不起由不依理觀未入聖位雖得免

非未来不入惡道然此業性常在以熏成種故如人

斫樹但去枝條其根仍在後二懺悔要須縁空悟理

心境虚融常須作意見諦漸修然後得滅今且依第

二凡夫永斷相續懺令業伏不行常依善友發大誓

願臨命終時亦得隨願往生十方淨土永離三惡以

住娑婆恐心怯弱不能堅固意欲退者當以五法佐

助得不悔果一信二慚三愧四善知識五宗敬戒一

信為道源功徳母一切善法因之而生二慚者自不

作罪三愧者不教他作罪又慚者内自羞人愧者羞

天有慚愧故則能恭敬父母師長一切凡聖四善知

識是全梵行五戒者是汝大師故三寳是凡聖所依

故須歸敬戒師臨時種種開誘令發大心永斷後犯

臨時誡勗不可預述

 洗懺部

如舍利弗悔過經云佛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求

阿羅漢道欲求辟支佛道欲求佛道者欲知去来之

事者常以平旦日中日入人定夜半雞鳴時澡潄正

衣服义手禮拜十方自在所向當悔過言某等宿命

從無數劫以来所犯過惡至今世所犯婬泆所犯瞋

恚所犯愚癡不知佛時不知法時不知比丘僧時不

知善惡時若身有犯過若口犯過若心犯過若意欲

害佛嫉惡經道若鬬比丘僧若殺阿羅漢若自殺父

母若犯身三口四意三自殺生敎人殺生見人殺生

代其喜身自行盜教人行盜見人行盜代其喜身自

欺人教人欺人見人欺人代其喜身自兩舌教人兩

舌見人兩舌代其喜身自罵詈教人罵詈見人罵詈

代其喜身自妄言教人妄言見人妄言代其喜身自

嫉妬教人嫉妬見人嫉妬代其喜身自貪餮教人貪

餮見人貪餮代其喜身自不信教人不信見人不信

代其喜身不信作善得善作惡得惡見人作惡代其

喜身自盜佛寺中財物若比丘僧財物教人行盜見

人行盜代其喜身自輕稱小斗短尺欺人以重稱大

斗長尺侵人見人侵人代其喜身自故作賊教人作

賊見人作賊代其喜身自惡逆教人惡逆見人惡逆

代其喜身諸所更以來生五處者在泥犂中時在禽

獸中時在薜茘中時在人中時在天中時身在此五

道中生時所犯過惡不孝父母不孝於師不敬於善

友不敬於善沙門道人不敬長老輕易父母輕易於

師父輕易求阿羅漢道者輕易求辟支佛道者若誹

謗嫉妬之見佛道言非見惡道言是見正言不正見

不正言正某等諸所作過惡願從十方諸佛求哀悔

過令某等今世不犯此過殃令某等後世亦不被此

過殃所以從十方諸佛求哀者何佛能洞視徹聽不

敢於佛前欺誑某等有過惡不敢覆藏從今以後皆

不敢復犯佛語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意不欲

入三塗者諸所作過皆當悔過不當覆藏不欲生邊

地無三寳處皆當悔過不當覆藏乃至欲得三乗道

果者皆當悔過不當覆藏佛語舍利弗若使天下男

子女人皆得阿羅漢及辟支佛若有人供養天下阿

羅漢辟支佛滿千不如持悔過經於晝夜各三過讀

一日其得福勝供養天下阿羅漢辟支佛百倍千倍

萬倍億倍又依普賢觀經云懺悔六根本意由業障

故不淨六根具造十惡處處貪著徧六情根此六根

業枝條華葉悉滿三界一切生處增長無明今欲懺

悔廣請諸佛菩薩讀誦大乗至心徹到發願求破壊

身心一切惡業念念之中得見普賢十方諸佛故説

偈云

  若有眼根惡 業障眼不淨 但當誦大乗

  思念第一義 是名懺悔眼 盡諸不善業

  耳根聞亂聲 壊亂和合義 由是起狂亂

  猶如癡猨猴 但當誦大乗 觀法空無相

  永離一切惡 天耳聞十方 鼻根著諸香

  隨染起諸觸 如此狂惑鼻 隨染生諸塵

  若誦大乗經 觀法如實際 永離諸惡業

  後世不復生 舌根起五種 惡口不善業

  若欲自調順 應勤修慈心 思法真寂義

  無諸分别相 心想如猨猴 無有暫停時

  若欲折伏者 當誦大乗經 念佛大覺身

  力無畏所成 身為機闗主 如塵隨風轉

  六賊遊戲中 自在無罣礙 若欲滅此惡

  永離諸塵勞 當處涅槃城 安樂心惔泊

  但當誦大乗 念諸菩薩母 無量勝方便

  從思實相得 如此等六法 名為六情根

  一切業障海 皆從妄想生 若欲懺悔者

  端坐念實相 衆罪如霜露 慧日能消除

  是故應至心 懺悔六情根

述曰余自勤力檢討一切經論雖復教人總懺罪法

然文多散落不可具録將前二經懺文稍略所以偏

引出之竊尋衆生無始至今造過極多名數塵沙若

依前懺又恐洗蕩不可周淨今此已下更依隋代曇

遷靈裕二法師總懺十惡冀望周悉雖是凡夫所撰

然文義皆採拾地持經論聖意而纉集之依之修行

皆合佛意古今諸徳懺文甚多比校周悉未能逾下

二文也

十惡懺文曇遷法師撰

弟子某甲普為一切法界衆生發露無始已来所作

罪業或殺害君親及真人羅漢兵戈征討鋒刃殺戮

遊獵禽獸網捕蟲魚或經作惡王刑罰差濫乃至含

靈稟性蠢動凡諸生𩔖殘害殺傷及猛獸鷙鳥逓相

噉食或盜佛物法物僧物及他財寳居官因事納貨

受財或非已室家外行婬穢莫簡親屬不避僧尼横

起愛憎妄相妬忌或虗詐妄語誑惑君親不知不見

言知言見憑託鬼神詭誑世俗或讒諂兩舌鬭亂二

邊將此惡言向彼陳説持彼惡語復向此論阻隔君

臣離間骨肉一切和合由其破壊或出言麤獷毁訾

他人呵叱任情罵詈在口或不以正言乃為綺語説

善為惡以臭為香名長為短説白為黑謬言詭語調

弄於人或志在貪味求取不節性多瞋忿恚怒自纒

或不識正理迷惑邪見謗佛法僧説無因果不信修

善受人天樂不信為惡受地獄苦或謂此身無因而

得或謂未来斷無因果毁壞塔寺焚燒經典融刮佛

像以取金銅汙穢伽藍違越禁戒飲酒噉肉及食五

辛愚癡邪見無惡不造凡此所陳十種惡業自作教

他見作隨喜從無始已来定有斯罪以罪因縁能令

衆生墮於地獄畜生餓鬼若生人間短命多病常處

卑賤及以貧窮共人有財不得自在婦不良謹二妻

相諍多被謗毁為人誑惑所有眷屬弊惡破壊不值

好語常聞惡聲凡所陳説恒有諍訟假説真言人不

信受吐發音詞又不辯正貪財無猒所求不獲常為

他人伺其長短不善知識共相惱害恒生邪見之家

常懐諂曲之心無始已来十不善業皆從煩惱邪見

而生今依佛性正見力故發露懺悔皆得除滅譬如

明珠投之濁水以珠威徳水即澄清佛性威徳亦復

如是投諸衆生四重五逆煩惱濁水皆即澄清弟子

某甲及一切法界衆生自從今身乃至成佛願更不

造此等諸罪歸命敬禮常住三寳懺悔已訖次禮懺

功徳發願説偈

  願於未来世 見無量夀佛 無邊功徳身

  我及餘信者 既見彼佛已 願得離垢眼

  成無上菩提 普及於含識

總懺十惡偈文靈祐法師撰

  自惟我生死 過去無初際 乃至於今生

  相續不斷絶 愚癡暗覆故 三毒火常然

  雖有身與心 而不能自悟 從𫎇一切佛

  放智慧日灮 照我二種身 亦未之知覺

  懐惑生諸趣 無𩔖而不更 競思此因縁

  誰非已眷屬 又念諸衆生 元同一心海

  因妄想識浪 幻起諸趣身 是身無種種

  與我同如性 因於失念故 彼我分别生

  由之起愛憎 常共相鬭諍 日夜懐嫌恨

  思念相報及 遂於衆生中 無一不傷害

  貪奪於資生 非分起染欲 虚誑無實語

  惡口不擇言 兩舌相破壊 綺語調弄人

  貪海無猒足 瞋火然復然 邪見背正教

  諂曲無誠信 違犯諸如來 一切清淨戒

  嫌恨與愛憎 無心而不有 是罪若不懺

  長夜熏自心 積熏而不巳 變成地獄處

  及與諸苦具 諸佛於爾時 皆悉不能救

  唯除自發露 所造諸𠎝咎 應佛菩薩心

  隨順本淨性 無始時無明 自此漸微薄

  是故懐慚愧 深心悔諸罪 願佛放慈灮

  照及苦衆生 所有煩惱聚 皆悉令消滅

  自性清淨心 從此至究竟 平等真法界

  於今得圓滿

此下九行偈長安延興寺𤣥琬律師撰曰

  傷已無始隨自心  順入欲流隨洄澓

  於中孤獨無救䕶  具造無邊百種苦

  所愛諸苦時報定  諸佛威神不能救

  困逼事窮苦對至  方乃有此一念悟

  以其無明瞖瞙厚  三毒之火常熾然

  意欲逺離不能離  如癕已熟待破時

  唯願諸佛放慈光  時復照及極苦者

  往昔所造三業罪  及今現起一切惡

  未来應生諸煩惱  頂禮懺悔願滅除

頌曰

  五體悔前朝 三屈懺中夕 鳴椎誡旭旦

  哀我苦勞役 引目寓金言 悲傷塵垢積

  咄哉形非我 嗟往恒沈溺 踟蹰歧路嵎

  揮手謝中析 洗滌歸誠懺 皎潔凌雲釋

  蕭索業苦離 升陟隨縁益 雖未齊髙蹤

  且免幽途歷

感應縁略引三驗

晉沙門慧達

梁沙門法寵

唐沙門徳美

晉沙門慧達姓劉名薩荷西河離石人也未出家時

長於軍旅不聞佛法尚氣武好畋獵年三十一㬥病

而死體尚温柔家未殮至七日而穌説云將盡之時

見有兩人執縛將去向西北行行路轉髙稍得平衢

兩邊列樹見有一人執弓帶劒當衢而立指語兩人

將荷西行見屋舍甚多白壁赤柱荷入一家有女子

美容服荷就乞食空中聲言勿與之也有人從地踊

出執鐵杵將欲擊之荷遽走歷入十許家皆然遂無

所得復西北行見一嫗乗車與荷一卷書荷受之西

至一家舘宇華整有嫗坐于户外口中虎牙屋内牀

帳灮麗竹席青几復有女子處之問荷得書来不荷

以書卷與之女取餘書比之俄見兩沙門謂荷汝識

我不荷答不識沙門曰今宜歸命釋迦文佛荷如言

發念因隨沙門俱行遥見一城𩔖長安城而色甚黑

葢鐵城也見人身甚長大膚黑如漆頭髮曳地沙門

曰此獄中鬼也其處甚寒有冰如席飛散著人頭頭

斷著脚脚斷二沙門云此寒冰獄也荷便識宿命知

兩沙門往維衞佛時竝其師也作沙彌時以犯俗罪

不得受戒世雖有佛竟不得見從再得人身一生羌

中今生晉中又見從伯在此獄裏謂荷曰㫺在鄴時

不知事佛見人灌像聊試學之而不肯還直今故受

罪猶有灌福幸得生天次見刀山地獄次第經歷觀

見甚多獄獄異城不相雜厠人數如沙不可稱計楚

毒科法略與經説相符自荷履踐地獄示有灮景俄

而忽見金色暉明皎然見人長二丈許相好嚴華體

黄金色左右竝曰觀世大士也皆起迎禮有二沙門

形質相𩔖竝行而東荷作禮畢菩薩具為説法可千

餘言末云凡為亡人設福若父母兄弟爰至七世姻

媾親戚朋友路人或在精舍或在家中亡者受苦即

得免脱七月望月沙門受臘此時設供彌為勝也若

制器物以充供養器器摽題言為某人親奉上三寳

福施彌多其慶逾𨒪沙門白衣見身為過及宿世之

罪種種惡業能於衆中盡自發露不失事條勤誠懺

悔者罪即消滅如其弱顔羞慚耻於大衆露其過者

可在屏處黙自記説不失事者罪亦除滅若有所遺

漏非故𨼆蔽雖不獲免受報稍輕若不能悔無慚愧

心此名執過不反命終之後剋墜地獄又他造塔及

與堂殿雖復一土一木若染若碧率誠供助獲福甚

多若見塔殿或有草穢不加耘除𮛫之而行禮拜功

徳隨即盡矣又曰經者尊典化導之津波羅蜜經功

徳最勝首楞嚴亦其次也若有善人讀誦經處其地

皆為金剛但肉眼衆生不能見耳能勤諷持不墮地

獄般若定本及如来鉢後當東至漢地能立一善於

此經鉢受報生天倍得功徳所説甚廣略要載之荷

臨辭去謂曰汝應歷劫備受罪報以嘗聞經法生歡

喜心今當見受輕報一過便免汝得濟活可作沙門

洛陽臨淄建業鄮陰成都五處竝有阿育王塔又吳

中兩石像育王所使鬼神造也頗得真相能往禮拜

者不墮地獄語已東行荷作禮而别出南大道廣百

餘步道上行者不可稱計道邊有髙座髙數十丈有

沙門坐之左右僧衆列倚甚多有人執筆北面而立

謂荷曰在襄陽時何故殺鹿跪答曰他人射鹿我加

創耳又不噉肉何縁受報時即見襄陽殺鹿之地艸

樹山澗忽然滿目所乗黑馬竝皆能言悉證荷殺鹿

年月時日荷懼然無對須臾有人以叉叉之投鑊湯

中自視四體潰然爛碎有風吹身聚小岸邊忽然不

覺還復全形執筆者復問汝又射雉亦嘗殺鴈言已

又投鑊湯如前爛法受此報已乃遣荷去入一大城

有人居焉謂荷曰汝受輕罪又得還生是福力所扶

而今以後復作罪不乃遣人送荷遥見故身意不欲

還送人推引久久乃附形而得穌活奉法精勤遂即

出家字曰慧達太元末尚在京師後往許昌不知所

右此一驗出㝠祥記也

梁揚都宣武寺沙門法寵姓馮南陽冠軍人也年三

十八正勝寺法願道人善通樊許之術謂寵曰君年

滿當死無可避處唯祈誠諸佛懺悔先𠎝排脱或可

冀耳寵因引鏡驗之見面有黑氣於是貨賣衣鉢資

餘併市香供飛舟東逝直至海塩居在灮興閑房禮

懺杜絶人物晝忘食息夜不解衣迄至四十嵗暮之

夕忽覺兩耳腫痛彌生怖懼其夜懺達四更聞户外

有人言曰君死業巳盡遽即開户都無所見明晨借

問僉言黑氣都除兩耳乃是生骨斯實由懺蕩之殷

故使延夀也以普通五年三月十六日卒于所住春

秋七十有四右此一驗出梁髙僧傳

唐京師會昌寺釋徳美姓王清河臨清縣人年在童

稚天然樂善口有所演恒歌讃唄擁塵聚戲必先為

塔每見形像生知禮敬由是親故密而異之知非紹

俗之𦙍也任從師學十九出家雖經論備閲而以津

要在心故四分一部博通心首往太白山誦佛名一

部一十二卷每行懺時誦而加拜布服蔬食不衣皮

帛初依九隴太白僧邕禪師受業後住京師慧雲寺

值靜黙禪師又從請業每至夏禮懺將散道場去期

七日苦加勇勵萬五千佛日别一徧精誠難及多感

徵祥自從小至終美禮千徧承師靜黙大有福徳嘗

於興善年别千僧七日行道期滿厚䞋人奉十縑將

及散晨外起加倍故自開皇之末終於大業十年

别大施其例咸爾黙將滅度以普福田用委於美美

頂行之悲敬兩田年别一會又普盆錢夏末常施大

業末中夏召千僧七日行道忽感異人形服率麤来

告美曰日時既熱何不作餅以用供養且溲二十斛

麵作兩日調明旦將設半夜便起打麵動案人物驚

亂并作切麵以供大衆須臾麵命煮隨熟千人同飽

咸共欣慶餅復堅韌一無所壊試尋看匠通問失所

合衆悲怪感招斯應又至武徳之始創立㑹昌延美

而住乃於西院造懺悔堂像設華嚴堂宇宏麗誓共

含生斷諸惡業鎮長禮懺潔淨方等欲有升壇要馮

美懺又於一時井忽枯竭懺徒駐立無由洗懺美執

香罏臨井加祈應時泉涌過同舊足時共歎怪福加

所資所畜舍利藏以寳函隨身所往必賫供養每有

起塔祈請散給精祈通感隨請皆給又至秋夏常行

徒跣恐𮛫蟲蟻慈濟含生又年别般舟一夏不坐或

止口過三年不言或行不輕通禮七衆或節儉衣食

四分之一如斯苦行其相寔繁或生常輟想專固西

方口誦彌陁終于命盡以貞觀十一年十二月二十

六日合掌稱佛卒于會昌春秋六十矣屍送南山鴟

鳴塠弟子等將骸起塔樹碑會昌侍中于志寧為文

右此一驗出唐髙僧傳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三

音釋

 扈抵扈後五切自縱恣也抵都禮切觸也都禮切與抵同𥘵膊祖徒旱切脱衣䄂也

 膊補各切肩甲也莫拜切老也夷質切淫蕩也他結切貪也薜茘

 計切茘郎計切祖管切繼也敷容切劒芒也脂利居洧切詐也

 古滑切剔也於計切眼疾也末各切目不明也踟蹰踟直離切蹰直誅切踟蹰

 行不進貌牛俱切陬也力膽切殯殮也其據切急速也衣遇切老婦之稱也

 姻媾姻於真切婚姻也媾古侯切婚媾也莫侯切縣名𦙍羊晉切繼蹰也

 疎有切以水調𬹃也而振切堅柔難斷也息淺切足親地也都回切聚

 

 宐興曹夫人呂氏施貲刻此法苑珠林第一百三卷 呉江比丘明覺對 呉

 江沙彌本宏書 上元陶夢傑刻萬曆辛卯冬淸涼山玅德庵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