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苑珠林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 法苑珠林 卷第一百三
唐 释道世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万历刊本
卷第一百四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三

   唐上都西朙寺沙门释道世玄恽撰

忏悔篇第八十六之馀

 违顺部

夫四重五逆佛海死尸小乘经律譬同斩首既律无

开縁忏不复本依大乘经许其洗荡如咒枯木还生

华果虽许此忏须立大心顺教奉行如死还活大士

所行义不唐捐身戒心慧志常修习既惭且愧精励

形心心想尚虚罪岂定性今欲科约行业条列顺违

善恶罪縁具兼二种先就恶业以论违顺违于涅槃

顺于生死辩此违顺略显十心有罪行者须识业相

量事而行矣一者无明颠倒烦恼⿰酉⿱衣十惑触境生著昏

暗不醒所以造罪二者内既痴醉外为恶友所迷随

顺非法恶心转炽所以造罪三者内外縁具自破已

善亦破他善于诸善事无随喜心所以造罪四者既

不修善惟恶是縁纵恣三业无恶不为所以造罪五

者所造恶事虽未广多而恶心周普夺一切乐与一

切苦所以造罪六者恶念相续昼夜不断心纯念恶

初无停息所以造罪七者𨼆覆瑕疵藏讳罪过内懐

奸诈外现贤善所以造罪八者身色强健谓我常存

增状作罪不畏恶道所以造罪九者顽痴凶很鲁扈

抵突无惭无愧行无羞耻所以造罪十者拨无因果

不信善恶断诸善根作一阐提不可救疗所以造罪

如上十心无明为本增加不已极至阐提顺入生死

从暗入暗织作结业无解脱期是名无明违顺心也

既识生死罪恶之人遇佛大慈加摄哀念立改过法

开解脱门令我善根重得生长如王登位宥罪缓刑

将行忏除修善改恶善中违顺亦具十心常须运想

对治前罪从后立仪一一观破此正悔过立行本基

也一者正信因果不迷不谬为善获福为恶得罪虽

无作者果报不失虽念念灭业不败亡信为道源智

为能入既信且智众善根本用此正信翻破不信一

阐提心由备此心方能起忏二者悔罪要方惭愧为

本我惭此罪不预人流愧我此罪不𫎇天罚是为白

法亦是三乘行人第一义天出世白法是为惭愧翻

破无愧之黑法也要具此心方能行忏后条例尔三

者怖畏无常命如水沫一息不还随业流转觉无常

已食息无闲是为无常翻破保常不畏恶道心也四

者发露向他说罪轻重以露罪故罪即焦枯如露树

根枝叶雕落是为发露翻破覆藏现净心也五者断

相续心毕竟舍恶克决雄猛犹若刚刀是为决定要

期断恶翻破恶念相续心也六者发菩提心普拔一

切苦普与一切乐此心𢎞广无所不遍是为大乘菩

提之心翻破遍恶心也七者修功补过勤策三业精

进不休是为修功立徳翻破不修三业无辜起恶心

也八者守䕶正法不念外道邪师破壊佛法誓欲灮

显令久住世是为守䕶翻破灭一切善事心也九者

念十方佛无量功徳神通智慧欲加䕶我慈哀我苦

赐我除罪清净良药是为翻破念恶知识心也十者

观罪性空罪从心生心若可得罪不可无我心自空

空云何有善心亦然罪福无主非内非外亦无中间

不常自有但有名字名之为心但有名字名为罪福

如是名字名字即空还源反本毕竟清净是为观罪

性空翻破无明颠倒执著心也若无明灭故诸行灭

诸行灭故生死灭是为十二因縁大树壊亦名苦集

子果两缚脱亦名道灭二谛显是为方等观慧日月

照明众生遇此重恩故得见十方佛也此摽大意具

说如经

 㑹意部

问经说忏悔能灭罪业云何唯说观理智心能灭诸

业释言忏悔有二一是迷心依事忏悔谓佛像前行

道礼敬发愿要期断除事恶二是智心依理忏悔谓

观身心断除结使但所造业有轻有重若论轻业事

忏亦灭若论重业有转者亦能转重令轻谓三涂业

人中轻受故十住婆沙论云我言忏悔罪则轻薄于

少时受故知事忏转重令轻牵报不定由不断结故

有漏力微不尽故业后必受报非令不定今故偏说

观理断结无惑润业故不牵生随所断处故业永尽

于现造业亦不招生则于过现所造善恶方是究竟

牵报不定今据此义是以偏说故诸智者欲断过三

涂重业即学观理永免恶道是故初果名为抵债故

摄论云若无苦下无明诸行不生若行已生无修道

无明诸行不熟何以故须陁洹人不造感生报业故

阿那舍人不受下界生报又优婆塞戒云若人具有

欲界诸业得阿那舍果能转后业现抂受之罗汉亦

尔故知观理是真忏故华严经偈云

  一切业障海 皆由妄想生 若欲忏悔者

  当求真实相

又大宝积经云百千万劫久习结业以一实观即皆

消灭又诸法无行经云若菩萨能见一切众生性即

涅槃性则能毕竟灭业障罪故又普贤菩萨经云观

心无心从颠倒想起如此想心从妄想起如空中风

无依止处故知善恶取性作相由未悟理非无妄业

后若悟理前业即灭无法可住故不招生如正观理

时当思诸障本唯空寂恒与诸佛同一真性恒沙万

徳法界无殊但无明障厚不能睹见以不见故恒于

佛前破戒违道十恶五逆无过不为犹如一堂延及

凡圣在堂供养有多盲人以无目故遂于众前具造

诸恶时有智人愍之不已遂语盲人曰此堂具有凡

圣僧众汝云何对之公然造恶盲人闻已惭愧怖畏

谢过无地遂即伸意告白僧众曰弟子某甲敬白合

堂师众弟子无福少来失明虽与师等同在一堂不

能睹见以盲不见遂于师前无过不为今因善友开

导始知有师惭愧怖畏不可具陈弟子今从合堂师

等求哀忏悔唯愿师等受弟子归诚忏悔然此盲人

虽自无眼不见僧众然知僧众先皆见已受其忏悔

我等亦然昔造罪时恒在佛前今欲悔过了知诸佛

悉皆已见但一切诸佛三达灵智五眼明照知无不

尽莫问逺近内外明暗如掌观珠随机赴感不差时

也又知罪縁无有自性但以妄想因縁虚受是苦故

维摩经云心垢故众生垢心净故众生净妄想是垢

无妄想是净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心亦不

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罪垢亦然如是却

推罪性皆空发智慧火了无明暗无始已来所造诸

恶犹如暗室忏悔正解状若明灯一照昏暗皆除不

以暗来无始能推灯也明暗解惑尔来无始迷因证

果具造诸非事等如暗今欲悔除依佛性力发正见

火事等明灯灯起暗除解生惑丧义无不灭也亦如

霜雪待日而除亦如病疾待良药除亦如迷方待悟

而正亦如恶𩔖众薪悔如巨火须臾殄灭是故涅槃

经云譬如㲲华千斤不如真金一两造罪虽多不如

少善既对佛造𠎝还同盲人向僧忏悔罪无自性从

縁而灭故业报差别经偈云

  若人造重罪 作已深自责 忏悔更不造

  能拔根本业

既知真伪即知所縁罪业从事而生惑情障解迷而

不觉故有斯罪如云覆日如暗冥室今之悟心縁理

而生解兴惑丧如灮灭暗前心虽起重罪后念观理

妄心即灭妄境不生久熏不已业种自亡故未曾有

经云前心作恶如云覆日后心起善如炬消暗又大

集经云如百年垢衣可于一日浣令鲜净如是百千

劫中所集诸不善业以佛法力故善顺思惟可于一

日一时尽能消灭也

 仪式部

此之一门行者欲忏要对三宝胜縁境前偏袒露膊

脱去巾履女人不劳袒膊具服威仪合掌恭敬请一

大徳耆年宿迈自心敬者先当奉请十方三宝以为

良縁故人述偈云

  归命十方一切佛  顶礼无边净觉海

  亦礼妙法不思议  真如自性清净藏

  住于极爱一子地  得道得果诸圣人

  我以身口清净意  咸各归命稽首礼

然后请忏悔主云大徳一心念我弟子某甲今请大

徳为忏悔阿阇梨愿大徳为我作忏悔阿阇梨我依

大徳故得忏悔慈愍故一遍亦得三遍弥善

第二忏悔师先教识前罪性轻重具如初意依论忏

悔总有四种一更相易脱忏是凡夫下品忏法二永

断相续忏是上品凡夫忏法三燋业忏是贤人忏法

四灭业忏是圣人忏法前二是事中忏敌对而除未

能灭业且伏而不起由不依理观未入圣位虽得免

非未来不入恶道然此业性常在以熏成种故如人

斫树但去枝条其根仍在后二忏悔要须縁空悟理

心境虚融常须作意见谛渐修然后得灭今且依第

二凡夫永断相续忏令业伏不行常依善友发大誓

愿临命终时亦得随愿往生十方净土永离三恶以

住娑婆恐心怯弱不能坚固意欲退者当以五法佐

助得不悔果一信二惭三愧四善知识五宗敬戒一

信为道源功徳母一切善法因之而生二惭者自不

作罪三愧者不教他作罪又惭者内自羞人愧者羞

天有惭愧故则能恭敬父母师长一切凡圣四善知

识是全梵行五戒者是汝大师故三宝是凡圣所依

故须归敬戒师临时种种开诱令发大心永断后犯

临时诫勖不可预述

 洗忏部

如舍利弗悔过经云佛言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求

阿罗汉道欲求辟支佛道欲求佛道者欲知去来之

事者常以平旦日中日入人定夜半鸡鸣时澡漱正

衣服义手礼拜十方自在所向当悔过言某等宿命

从无数劫以来所犯过恶至今世所犯淫泆所犯瞋

恚所犯愚痴不知佛时不知法时不知比丘僧时不

知善恶时若身有犯过若口犯过若心犯过若意欲

害佛嫉恶经道若鬬比丘僧若杀阿罗汉若自杀父

母若犯身三口四意三自杀生教人杀生见人杀生

代其喜身自行盗教人行盗见人行盗代其喜身自

欺人教人欺人见人欺人代其喜身自两舌教人两

舌见人两舌代其喜身自骂詈教人骂詈见人骂詈

代其喜身自妄言教人妄言见人妄言代其喜身自

嫉妒教人嫉妒见人嫉妒代其喜身自贪餮教人贪

餮见人贪餮代其喜身自不信教人不信见人不信

代其喜身不信作善得善作恶得恶见人作恶代其

喜身自盗佛寺中财物若比丘僧财物教人行盗见

人行盗代其喜身自轻称小斗短尺欺人以重称大

斗长尺侵人见人侵人代其喜身自故作贼教人作

贼见人作贼代其喜身自恶逆教人恶逆见人恶逆

代其喜身诸所更以来生五处者在泥犁中时在禽

兽中时在薜荔中时在人中时在天中时身在此五

道中生时所犯过恶不孝父母不孝于师不敬于善

友不敬于善沙门道人不敬长老轻易父母轻易于

师父轻易求阿罗汉道者轻易求辟支佛道者若诽

谤嫉妒之见佛道言非见恶道言是见正言不正见

不正言正某等诸所作过恶愿从十方诸佛求哀悔

过令某等今世不犯此过殃令某等后世亦不被此

过殃所以从十方诸佛求哀者何佛能洞视彻听不

敢于佛前欺诳某等有过恶不敢覆藏从今以后皆

不敢复犯佛语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意不欲

入三涂者诸所作过皆当悔过不当覆藏不欲生边

地无三宝处皆当悔过不当覆藏乃至欲得三乘道

果者皆当悔过不当覆藏佛语舍利弗若使天下男

子女人皆得阿罗汉及辟支佛若有人供养天下阿

罗汉辟支佛满千不如持悔过经于昼夜各三过读

一日其得福胜供养天下阿罗汉辟支佛百倍千倍

万倍亿倍又依普贤观经云忏悔六根本意由业障

故不净六根具造十恶处处贪著遍六情根此六根

业枝条华叶悉满三界一切生处增长无明今欲忏

悔广请诸佛菩萨读诵大乘至心彻到发愿求破壊

身心一切恶业念念之中得见普贤十方诸佛故说

偈云

  若有眼根恶 业障眼不净 但当诵大乘

  思念第一义 是名忏悔眼 尽诸不善业

  耳根闻乱声 壊乱和合义 由是起狂乱

  犹如痴猿猴 但当诵大乘 观法空无相

  永离一切恶 天耳闻十方 鼻根著诸香

  随染起诸触 如此狂惑鼻 随染生诸尘

  若诵大乘经 观法如实际 永离诸恶业

  后世不复生 舌根起五种 恶口不善业

  若欲自调顺 应勤修慈心 思法真寂义

  无诸分别相 心想如猿猴 无有暂停时

  若欲折伏者 当诵大乘经 念佛大觉身

  力无畏所成 身为机闗主 如尘随风转

  六贼游戏中 自在无挂碍 若欲灭此恶

  永离诸尘劳 当处涅槃城 安乐心惔泊

  但当诵大乘 念诸菩萨母 无量胜方便

  从思实相得 如此等六法 名为六情根

  一切业障海 皆从妄想生 若欲忏悔者

  端坐念实相 众罪如霜露 慧日能消除

  是故应至心 忏悔六情根

述曰余自勤力检讨一切经论虽复教人总忏罪法

然文多散落不可具录将前二经忏文稍略所以偏

引出之窃寻众生无始至今造过极多名数尘沙若

依前忏又恐洗荡不可周净今此已下更依隋代昙

迁灵裕二法师总忏十恶冀望周悉虽是凡夫所撰

然文义皆采拾地持经论圣意而纉集之依之修行

皆合佛意古今诸徳忏文甚多比校周悉未能逾下

二文也

十恶忏文昙迁法师撰

弟子某甲普为一切法界众生发露无始已来所作

罪业或杀害君亲及真人罗汉兵戈征讨锋刃杀戮

游猎禽兽网捕虫鱼或经作恶王刑罚差滥乃至含

灵禀性蠢动凡诸生𩔖残害杀伤及猛兽鸷鸟逓相

啖食或盗佛物法物僧物及他财宝居官因事纳货

受财或非已室家外行淫秽莫简亲属不避僧尼横

起爱憎妄相妒忌或虗诈妄语诳惑君亲不知不见

言知言见凭托鬼神诡诳世俗或谗谄两舌斗乱二

边将此恶言向彼陈说持彼恶语复向此论阻隔君

臣离间骨肉一切和合由其破壊或出言粗犷毁訾

他人呵叱任情骂詈在口或不以正言乃为绮语说

善为恶以臭为香名长为短说白为黑谬言诡语调

弄于人或志在贪味求取不节性多瞋忿恚怒自纒

或不识正理迷惑邪见谤佛法僧说无因果不信修

善受人天乐不信为恶受地狱苦或谓此身无因而

得或谓未来断无因果毁坏塔寺焚烧经典融刮佛

像以取金铜污秽伽蓝违越禁戒饮酒啖肉及食五

辛愚痴邪见无恶不造凡此所陈十种恶业自作教

他见作随喜从无始已来定有斯罪以罪因縁能令

众生堕于地狱畜生饿鬼若生人间短命多病常处

卑贱及以贫穷共人有财不得自在妇不良谨二妻

相诤多被谤毁为人诳惑所有眷属弊恶破壊不值

好语常闻恶声凡所陈说恒有诤讼假说真言人不

信受吐发音词又不辩正贪财无猒所求不获常为

他人伺其长短不善知识共相恼害恒生邪见之家

常懐谄曲之心无始已来十不善业皆从烦恼邪见

而生今依佛性正见力故发露忏悔皆得除灭譬如

明珠投之浊水以珠威徳水即澄清佛性威徳亦复

如是投诸众生四重五逆烦恼浊水皆即澄清弟子

某甲及一切法界众生自从今身乃至成佛愿更不

造此等诸罪归命敬礼常住三宝忏悔已讫次礼忏

功徳发愿说偈

  愿于未来世 见无量寿佛 无边功徳身

  我及馀信者 既见彼佛已 愿得离垢眼

  成无上菩提 普及于含识

总忏十恶偈文灵祐法师撰

  自惟我生死 过去无初际 乃至于今生

  相续不断绝 愚痴暗覆故 三毒火常然

  虽有身与心 而不能自悟 从𫎇一切佛

  放智慧日灮 照我二种身 亦未之知觉

  懐惑生诸趣 无𩔖而不更 竞思此因縁

  谁非已眷属 又念诸众生 元同一心海

  因妄想识浪 幻起诸趣身 是身无种种

  与我同如性 因于失念故 彼我分别生

  由之起爱憎 常共相斗诤 日夜懐嫌恨

  思念相报及 遂于众生中 无一不伤害

  贪夺于资生 非分起染欲 虚诳无实语

  恶口不择言 两舌相破壊 绮语调弄人

  贪海无猒足 瞋火然复然 邪见背正教

  谄曲无诚信 违犯诸如来 一切清净戒

  嫌恨与爱憎 无心而不有 是罪若不忏

  长夜熏自心 积熏而不巳 变成地狱处

  及与诸苦具 诸佛于尔时 皆悉不能救

  唯除自发露 所造诸𠎝咎 应佛菩萨心

  随顺本净性 无始时无明 自此渐微薄

  是故懐惭愧 深心悔诸罪 愿佛放慈灮

  照及苦众生 所有烦恼聚 皆悉令消灭

  自性清净心 从此至究竟 平等真法界

  于今得圆满

此下九行偈长安延兴寺𤣥琬律师撰曰

  伤已无始随自心  顺入欲流随洄澓

  于中孤独无救䕶  具造无边百种苦

  所爱诸苦时报定  诸佛威神不能救

  困逼事穷苦对至  方乃有此一念悟

  以其无明翳瞙厚  三毒之火常炽然

  意欲逺离不能离  如癕已熟待破时

  唯愿诸佛放慈光  时复照及极苦者

  往昔所造三业罪  及今现起一切恶

  未来应生诸烦恼  顶礼忏悔愿灭除

颂曰

  五体悔前朝 三屈忏中夕 鸣椎诫旭旦

  哀我苦劳役 引目寓金言 悲伤尘垢积

  咄哉形非我 嗟往恒沈溺 踟蹰歧路嵎

  挥手谢中析 洗涤归诚忏 皎洁凌云释

  萧索业苦离 升陟随縁益 虽未齐髙踪

  且免幽途历

感应縁略引三验

晋沙门慧达

梁沙门法宠

唐沙门徳美

晋沙门慧达姓刘名萨荷西河离石人也未出家时

长于军旅不闻佛法尚气武好畋猎年三十一㬥病

而死体尚温柔家未殓至七日而稣说云将尽之时

见有两人执缚将去向西北行行路转髙稍得平衢

两边列树见有一人执弓带剑当衢而立指语两人

将荷西行见屋舍甚多白壁赤柱荷入一家有女子

美容服荷就乞食空中声言勿与之也有人从地踊

出执铁杵将欲击之荷遽走历入十许家皆然遂无

所得复西北行见一妪乘车与荷一卷书荷受之西

至一家馆宇华整有妪坐于户外口中虎牙屋内床

帐灮丽竹席青几复有女子处之问荷得书来不荷

以书卷与之女取馀书比之俄见两沙门谓荷汝识

我不荷答不识沙门曰今宜归命释迦文佛荷如言

发念因随沙门俱行遥见一城𩔖长安城而色甚黑

葢铁城也见人身甚长大肤黑如漆头发曳地沙门

曰此狱中鬼也其处甚寒有冰如席飞散著人头头

断著脚脚断二沙门云此寒冰狱也荷便识宿命知

两沙门往维卫佛时并其师也作沙弥时以犯俗罪

不得受戒世虽有佛竟不得见从再得人身一生羌

中今生晋中又见从伯在此狱里谓荷曰㫺在邺时

不知事佛见人灌像聊试学之而不肯还直今故受

罪犹有灌福幸得生天次见刀山地狱次第经历观

见甚多狱狱异城不相杂厕人数如沙不可称计楚

毒科法略与经说相符自荷履践地狱示有灮景俄

而忽见金色晖明皎然见人长二丈许相好严华体

黄金色左右并曰观世大士也皆起迎礼有二沙门

形质相𩔖并行而东荷作礼毕菩萨具为说法可千

馀言末云凡为亡人设福若父母兄弟爰至七世姻

媾亲戚朋友路人或在精舍或在家中亡者受苦即

得免脱七月望月沙门受腊此时设供弥为胜也若

制器物以充供养器器摽题言为某人亲奉上三宝

福施弥多其庆逾𨒪沙门白衣见身为过及宿世之

罪种种恶业能于众中尽自发露不失事条勤诚忏

悔者罪即消灭如其弱颜羞惭耻于大众露其过者

可在屏处黙自记说不失事者罪亦除灭若有所遗

漏非故𨼆蔽虽不获免受报稍轻若不能悔无惭愧

心此名执过不反命终之后克坠地狱又他造塔及

与堂殿虽复一土一木若染若碧率诚供助获福甚

多若见塔殿或有草秽不加耘除𮛫之而行礼拜功

徳随即尽矣又曰经者尊典化导之津波罗蜜经功

徳最胜首楞严亦其次也若有善人读诵经处其地

皆为金刚但肉眼众生不能见耳能勤讽持不堕地

狱般若定本及如来钵后当东至汉地能立一善于

此经钵受报生天倍得功徳所说甚广略要载之荷

临辞去谓曰汝应历劫备受罪报以尝闻经法生欢

喜心今当见受轻报一过便免汝得济活可作沙门

洛阳临淄建业鄮阴成都五处并有阿育王塔又吴

中两石像育王所使鬼神造也颇得真相能往礼拜

者不堕地狱语已东行荷作礼而别出南大道广百

馀步道上行者不可称计道边有髙座髙数十丈有

沙门坐之左右僧众列倚甚多有人执笔北面而立

谓荷曰在襄阳时何故杀鹿跪答曰他人射鹿我加

创耳又不啖肉何縁受报时即见襄阳杀鹿之地艸

树山涧忽然满目所乘黑马并皆能言悉证荷杀鹿

年月时日荷惧然无对须臾有人以叉叉之投镬汤

中自视四体溃然烂碎有风吹身聚小岸边忽然不

觉还复全形执笔者复问汝又射雉亦尝杀雁言已

又投镬汤如前烂法受此报已乃遣荷去入一大城

有人居焉谓荷曰汝受轻罪又得还生是福力所扶

而今以后复作罪不乃遣人送荷遥见故身意不欲

还送人推引久久乃附形而得稣活奉法精勤遂即

出家字曰慧达太元末尚在京师后往许昌不知所

右此一验出冥祥记也

梁扬都宣武寺沙门法宠姓冯南阳冠军人也年三

十八正胜寺法愿道人善通樊许之术谓宠曰君年

满当死无可避处唯祈诚诸佛忏悔先𠎝排脱或可

冀耳宠因引镜验之见面有黑气于是货卖衣钵资

馀并市香供飞舟东逝直至海塩居在灮兴闲房礼

忏杜绝人物昼忘食息夜不解衣迄至四十岁暮之

夕忽觉两耳肿痛弥生怖惧其夜忏达四更闻户外

有人言曰君死业巳尽遽即开户都无所见明晨借

问佥言黑气都除两耳乃是生骨斯实由忏荡之殷

故使延寿也以普通五年三月十六日卒于所住春

秋七十有四右此一验出梁髙僧传

唐京师会昌寺释徳美姓王清河临清县人年在童

稚天然乐善口有所演恒歌讃呗拥尘聚戏必先为

塔每见形像生知礼敬由是亲故密而异之知非绍

俗之𦙍也任从师学十九出家虽经论备阅而以津

要在心故四分一部博通心首往太白山诵佛名一

部一十二卷每行忏时诵而加拜布服蔬食不衣皮

帛初依九陇太白僧邕禅师受业后住京师慧云寺

值静黙禅师又从请业每至夏礼忏将散道场去期

七日苦加勇励万五千佛日别一遍精诚难及多感

征祥自从小至终美礼千遍承师静黙大有福徳尝

于兴善年别千僧七日行道期满厚䞋人奉十缣将

及散晨外起加倍故自开皇之末终于大业十年

别大施其例咸尔黙将灭度以普福田用委于美美

顶行之悲敬两田年别一会又普盆钱夏末常施大

业末中夏召千僧七日行道忽感异人形服率粗来

告美曰日时既热何不作饼以用供养且溲二十斛

面作两日调明旦将设半夜便起打面动案人物惊

乱并作切面以供大众须臾面命煮随熟千人同饱

咸共欣庆饼复坚韧一无所壊试寻看匠通问失所

合众悲怪感招斯应又至武徳之始创立㑹昌延美

而住乃于西院造忏悔堂像设华严堂宇宏丽誓共

含生断诸恶业镇长礼忏洁净方等欲有升坛要冯

美忏又于一时井忽枯竭忏徒驻立无由洗忏美执

香垆临井加祈应时泉涌过同旧足时共叹怪福加

所资所畜舍利藏以宝函随身所往必赍供养每有

起塔祈请散给精祈通感随请皆给又至秋夏常行

徒跣恐𮛫虫蚁慈济含生又年别般舟一夏不坐或

止口过三年不言或行不轻通礼七众或节俭衣食

四分之一如斯苦行其相寔繁或生常辍想专固西

方口诵弥陁终于命尽以贞观十一年十二月二十

六日合掌称佛卒于会昌春秋六十矣尸送南山鸱

鸣塠弟子等将骸起塔树碑会昌侍中于志宁为文

右此一验出唐髙僧传

法苑珠林卷第一百三

音释

 扈抵扈后五切自纵恣也抵都礼切触也都礼切与抵同𥘵膊祖徒旱切脱衣䄂也

 膊补各切肩甲也莫拜切老也夷质切淫荡也他结切贪也薜荔

 计切荔郎计切祖管切继也敷容切剑芒也脂利居洧切诈也

 古滑切剔也于计切眼疾也末各切目不明也踟蹰踟直离切蹰直诛切踟蹰

 行不进貌牛俱切陬也力胆切殡殓也其据切急速也衣遇切老妇之称也

 姻媾姻于真切婚姻也媾古侯切婚媾也莫侯切县名𦙍羊晋切继蹰也

 疏有切以水调𬹃也而振切坚柔难断也息浅切足亲地也都回切聚

 

 宐兴曹夫人吕氏施赀刻此法苑珠林第一百三卷 呉江比丘明觉对 呉

 江沙弥本宏书 上元陶梦杰刻万历辛卯冬淸凉山妙德庵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