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洗心賦
作者:吳筠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925

嚐甄道以謀己,考往哲之所經,資忠孝興仁義,保存歿之令名。伊周功格於皇天,孔墨道濟於生靈,始崇崇於可久,終寂寂而何成?唯聞鬆喬之高流,超乎世表以永貞,意稟受之使然,固修煉之所得,奚稽疑以究理,庶仿佛乎遺則。斯乃禦太易之祖先,體虛和之宗極,出變化之機範,離陰陽之動息。知成我者神,則我者人,神符性以契道,人應情以喪真。彼昭然而獨見,乃蕭邈以殊倫,故能積精微而顯著,乘一氣以日新。昔予感夫前修,良反俗於壯齒,捐區中之末駕,騁方外之逸軌,收當世之所遺,賤時人之所偉。俯滄海以淵澹,仰赤霄以聳峙,人耽厚味與華飾,吾不知其所美也。於是遠塵境,棲雲岑,潔其形,清其心,方冀睹杳冥之狀,聞虛寂之音。真人居高以流惠,正氣無遠而見尋,鑒雙景之皎皎,翼萬靈之森森。瑩丹宮之神光,漱玉池之靈液,修五緯以飛奔,蹈七元而縱曆。陽晶煜以景萃,陰滓渙而冰釋,體因用而彌和,心有存而轉寂。味元旨以永日,諷靈篇以自怡,雖天路之遼敻,庶通感而可期。何逆虜之幹紀,集兵戈於洛師,畏巢焚以鳥逝,聿投跡於江湄,憂虞匪遑於專靜,吾道於是乎中虧。使清虛恬淡乖其致,為垢濁喧囂之所欺,遂荏苒以忘返,將十年而迨茲,惜流光之不駐,鑒華發以興悲。噫嗟進有馳車升邱之難,退有轉規入穀之易,縈塵務以汨沒,皆近習之所致。徇人情之所取,必神道之我棄,理無往而不複,思挺然以釋累。汙可以洗,濁可以澄。俾疏墮之情廢,則精勤之思興,代甘芳以淳淡,易浮蕩以瞄凝。合抱生於毫末,履霜至於堅冰,孰謂希夷之無物,吾必知恍惚之可憑也。乃複拂衣長林,從其夙尚,近宗仙經,遠稟真匠。機已忘而氣正,戰複勝而神王,庶斯道之有恒,喜勿藥於無妄。夫造物者結虛而為實,致道者反粗而至精。所以齊天地之悠遠,葉日月之昭明,哀眾人淪胥以徂謝,吾方獨務於長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