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寶記/2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洞冥寶記
←上一回 第二十回 遊阿鼻再試明珠 懲孽僧新增獄所 下一回→

周天君降壇詞[编辑]

〔調寄:滿江紅〕

(天君諱遇吉明,崇禎朝,寧武關總兵官,殉難後上升雷部。)

一代英雄,勢去也,枉談忠烈。空抱憾當年流寇,未曾殲滅。亡國愁眉今尚鎖,傾家舊恨終難洩。賸故關、瓦礫積蟲沙,成燐血。

思往事,誠難說,談現在,彌悲切。竟綱常顛倒,河山分裂,滾滾潮流翻濁浪,濛濛障霧興妖孽,問何人?首出挽乾坤,敦名節。

【傷今弔古,慷慨悲歌,大義精忠,凜然猶在。】

關千歲降壇詞[编辑]

〔調寄:驀山溪〕

南天俯視,世界魔障,倫紀付東流。慨殘零,隨風逐浪,平權放肆,各講自由,真真膽壯。休狂妄,怕把洪災釀。

三期末劫,人類遭淪喪,只恐墮迷灘,永沈淪法船難上,奇緣錯過,已是悔來遲,無他望,冥途向,灑淚空悽愴。

【悲憫其心,慷慨其詞,言皆金玉,聲若洪鐘,詞真絕妙。】

說昨宵遊罷八殿,今宵應遊九殿,聖帝又特派周天君鎮壇,命關少千歲前來領遊,當晚戍上刻,二仙先後臨壇,知壇中遊生,又輪派尹生通一,早經睡熟冥床,少千歲曰:「今夕時辰已屆,煩勞天君在壇鎮攝,吾關要領尹生去也。尹師弟快快起來。」通一聞有人呼喚,即刻睜開睡眼,翻身下床,見壇上有二神仙,坐在神几之上,一神手執花槍,一神手執方天畫戟,威風凜凜,相貌堂堂,(活活畫出兩位天神)通一知是周天君,關少千歲,連忙上前參拜。二仙曰:「免禮了,命左右賜酒三杯,並賜靈丹一粒。」千歲曰:「速飲此酒,吞下此丹,吾就要領爾登程去也。」

千歲說罷,立命當方土地,將神駒神馬二匹,牽候壇門,千歲曰:「通一師弟,速速上馬,切勿遲延。」於是二人加鞭緊策,駛向陰陽界而來,沿途之上,但見黃沙滾滾,黑霧濛濛,轉過山椒,又見一條大路,遠遠聽見有無數人哭泣之聲,通一在馬上,問千歲曰:「如何前面有許多人哭泣之聲?」千歲曰:「此必鬼使捉拏亡魂到此者也。師弟何不催馬上前?一睹情形。」通一即策馬一鞭,行走如飛,不覺之間,果看見有男女各犯,約有一千餘人,有數十鬼差,押解而行,有荷校者,有繫鐵鍊者,等等不一,沿途悲號哀哭,慘不忍聞。

【富貴功名都是假,到頭惟有孽隨身,於陰陽界口,鬼門關外,一看了然。】

千歲曰:「師弟係初次入冥,不必忙走,且勒住馬,聽他們哭些甚麼?」通一將馬勒住,側耳一聽,只聽見有些男犯,口中哭道:「悔不該,性狃傲,生前不把雙親孝。一旦間,無常到,將我拴,遭慘報,這番苦情將誰告。」(逆子思親)又聽見那幾人亦哭道:「悔不該,性愚頑,生前造惡有千端。毀聖諭,謗乩鸞,五倫廢,八德刪,自作自受苦萬般。」(頑徒自訴)通一聽了這兩段,復策馬往前再聽,果有人又哭道:「悔生前,作惡多,只為居心太刻苛。不義財,盡搜羅,債孽重,難消磨,今日受苦沒奈何!」(貪夫陳情)通一聞之,為之悚然,復諦聽之。又聽見女犯亦哭道:「悔不該,太糊塗,生前淫性類妖狐。逞長舌,忤翁姑,詆妯娌,嫌丈夫,今日受罪誰憐吾?」(潑婦自尤)這些鬼犯因刑具帶身,又要行路,受苦不過,正在悲號嗚咽,各哭出一段心情,也是人窮反本,自怨自艾的真相。(在陽世時早早如斯怨艾,何至受苦顛連呢?)

【鬼使之言,爽直快暢,中含至理,仔細玩之,勿忽勿忽。】

通一方欲再聽,忽聽見那幾個鬼差,大罵道:「你這般狂徒潑婦,哭些甚麼?可惜哭遲了,悔遲了。(的是如此)將來見了大王,慢哭未遲,老子奉的牌票,是限定時刻的,還不快走,這裏皮鞭來了。」只見他果用皮鞭一陣亂打,把那些犯人,打得個東倒西趺,前仰後翻,一時之間,哭聲愈加悲慘。(此時定然越發知道自己之非了)通一看著不忍,方欲上前替他們講個人情,那些差吏,回頭看見千歲遊生來到,個個在道旁,叩拜行禮。千歲曰:「免了,速速押解,免誤時辰。」眾鬼差各自去訖,千歲曰:「吾與師弟驟馬上前,不必與他們一路留連可也。」

通一曰:「弟子遵命,於是各自策馬,果然行走如飛,遠遠望見鬼門關。」千歲曰:「今夕入冥,恰遇這般鬼犯,哭出幾段短歌,心中適有感觸,吾要與師弟即景唱和詩章,未知願否?」通一曰:「請千歲先吟,弟子勉為績貂就是。」千歲吟曰:「冥途苦況果然真,何故群黎昧果因;今夕教君親眼看,回壇好勸世間人。」

【數詩名言警世,一往情深,而清空飄逸,乃其餘事耳。】

千歲見那般忤逆子,與那般逆婦哭得傷心。又作一絕曰:「人生百行孝為先;何故時人性早遷;可歎狂童並潑婦,冥途落得淚漣漣。」又見那群守財奴,一路搥胸大慟,亦作一絕曰:「貪夫殉利重貲財,轉瞬無常萬事灰;始悔在生錢枉積,冥途不帶一文來。」

千歲吟罷,說道:「師弟也要和上兩句。」通一和曰:「地獄彌增鬼益多,亡魂縲絏受奔波;聽他哭到傷心處,都歎而今沒奈何。」

通一日:「弟子素不工吟詠,但這般逆子貪夫,不可不嘲他幾句,尚望千歲恕笑。」千歲曰:「師弟太謙了。」通一嘲逆子曰:「高堂白髮未承歡,(待親何薄)專為肥兒覓藥丸;(待兒何厚)奉勸世間諸逆子,街頭多買養親丹。」(問可有此孝子否)

嘲貪夫曰:「生前罔利太無良,用盡機關飽櫜囊;積得金錢遺債主,枉勞辛苦為人忙。」(何苦)

【和詩數首,刻畫人情,情猶真切,足以喚醒癡迷。】

通一剛才吟罷。千歲在馬上拍手稱贊道:「師弟後二詩譏諷當世,足以勸人,真真可喜。我二人一唱一和,不覺已到鬼門關了。」

通一抬頭一望,果見門上有「鬼門關」三個大字,策馬入城,關外關內,許多官吏迎送,自不必言,不覺之間,又到了分路之處。千歲曰:「前宵三叔闢此大路,我二人正好率由,師弟快快催馬,你看這條道路,何等坦平。」通一視之,果然如砥如矢,心中十分暢快。問千歲曰:「怎麼這條寬闊大路,不見有人來往?」千歲曰:「此條路惟善人方許行之,若係惡人,只能走崎嶇險徑,今入冥之亡魂,善人少而惡人多,所以人跡稀少。」

二人正在馬上談論,忽見對面來了一班執事,旌旗旛幢,飄拂而來,千歲曰:「師弟你看九殿大王,派人來迎迓我二人矣。」方言話間,已到面前,兩判官滾鞍下馬,與千歲敬禮畢,具道迎接來遲,還望恕罪。千歲曰:「豈敢,有勞貴司多矣。請仍上馬,引導前行。」瞬息之間,見前面有一方城,判官曰:「此即九殿大王城也。」話猶未已,已抵城門,相與入城,到了十字大街,見左邊有一大官署,峻閣崇樓,擬於上苑。判官曰:「此即九殿平等王宮殿也。」相與下馬,進了轅門,判官進宮通稟去了,通一見大門上有一直立匾,上書「九殿大王宮門」六個大字,金光炫耀。左右有聯曰:

 莫道職權平等,

 須知賞罰嚴明。

通一將對看罷,即見判官高聲呼道:「大王請千歲善士進宮。」千歲即領通一進去,連歷數重,直至正殿丹墀之下,通一見殿當中立一匾額,乃署「慎法於終」四字,殿楹柱有一聯曰:

 獄囚歷質八王,已知他罪狀審明,免得勞心重定案。

 鐵網雖開一面,祗怕你孽根深重,永沈阿鼻不翻身。

通一將對看完,忽見大王已降階相迎,急隨千歲上階,到了殿中,彼此相見禮畢,分賓主坐定。千歲曰:「吾關奉聖父之命,領通一師弟前來,遊冥觀獄,伏乞大王方便。」大王曰:「吾王早奉 玉旨,並教主敕命,已經伺候多日矣,即當派判司領導前行,不敢疏忽。惟吾王曾奉教主之命,令作勸世文一篇,已經撰就,擬懇通一師弟回壇之便,就便帶回,是為至荷。」千歲曰:「謹遵雅命,不負所託。」大王命判司到內書房中,將稿取來,交與通一,通一將稿展開,朗誦一遍,其題目乃是:

九殿平等王訓睦宗族文[编辑]

「天生萬物,各分族類,矧於人也,較物為貴,上古之時,倫理肇基,林林總總,漸以蕃滋,聚族而居,以民為定,或緣母出,相沿成姓,自茲以後,種族日增,各依世系,大衍雲礽,(以上言種族之源起)一姓所出,繼承紹述,子孫雖多,統序有秩。族大分支,瓜瓞螽斯,爾昌爾熾,葛藟纍之,(支派分別)凡屬後裔,一脈所繫,血統相關,豈可離逿?譬之泉水,濬始於源,譬之樹木,發榮於根。源清流潔,滔滔不竭。本固根深,枝葉茂密。以物例人,理本相因,當思祖德,念及宗親。高曾祖禰,窮其根柢,支派雖分,原屬一體。春露秋霜,祭祀烝嘗,序昭序穆,考妣一堂。祖宗靈爽,不隔泉壤,和氣盈庭,來格來享。維茲子孫,彼此推恩,大家揖睦,道義夙敦,尺長寸短,濟急濟緩,一致用情,莫教冷暖。貧富高低,等類不齊,力之所及,俱要提攜,昔范文正,道明德盛,設置義田,以贍同姓,鰥寡瘠貧,一體哀矜,婚喪嫁娶,周濟有經。賢哉往哲,其儀不忒,後之君子,可為取則,胡今之人,此理不明,待遇本族,薄德寡情。以大欺小,以強陵弱,鄙為孽庶,任其刻虐。田房山坡,占據獨多,眈眈虎視,莫奈伊何!前人無狀,後人照樣,本係同宗,妄加毀謗。碑碣無憑,有隙可乘,已分之產,亦起侵凌。家常口角,不詳辯駁,偏袒一方,強詞理奪。或憑權勢,賄通官吏,唆訟生端,於中取利,或贅他人,異姓亂真,親支嫡派,白眼生嗔。或慕華膴,私匿宗譜,冒姓從人,數典忘祖。族產英才,嫉妒為懷,雌黃誣衊,惟厲之階。行為乖戾,諸如此類,傷及本根,毫不知愧。獲罪於天,福壽削完,後嗣殄滅,自貽禍端,吁嗟世道!廣把孽造,背親向疏,用情顛倒。我勸眾生,心地公平,各存恕道,何用紛爭?一本九族,思情宜篤,疏遠之親,亦當和睦。莫分內外,莫言貴賤,枯菀興衰,休存定見。天道無常,報應昭彰,前之貧弱,今則榮昌。逞乖弄巧,子孫不保,困苦凋零,流為餓殍。天理如斯,誰則知之,禍淫福善,不爽毫釐。能悟厥旨,大家體此,奕葉綿長,振振麟趾。」

【此段言宗族之關係重要,宜互相周恤,效法古人。以下言不和宗族之弊,如然溫犀,燭怪探幽,將世間不和宗族者之心肝,一齊照破。勸世人和睦宗族,名言至理,言皆藥石。】

通一將文讀畢,千歲節稱贊道:「大王此文,能將世之逞權恃勢,虐待宗族者之真相活活描出,如秦越人之視病,洞見五臟之癥結也。文傳世間,可以感發人一本九族之善心,彼不良者,亦稍知愧悔矣。」大王曰:「千歲過譽了。」千歲曰:「通一師弟,好好將大王佳作,藏於珠囊之內,切勿遺失。」通一曰:「弟子懍遵就是。」千歲曰:「時辰不待,就要告辭。」說罷立起身來,離席起行,大王即派一判官引導,送至階下,千歲拱手掉頭便走,大王忽然想起,說道:「千歲且慢,近日新奉世尊佛旨命於阿鼻獄側,添設一獄,(不莊嚴樂境而添設地獄可歎可歎)名曰:『孽僧獄』,現下規模略具,尚未完工,然解到之僧人,已不少矣。今千歲領遊生觀獄,無妨順便一覽,藉以警世之為僧者。」

千歲曰:「定要參觀,決不當面錯過。」大王復拱手曰:「千歲請了,後會有期,恕吾王不遠送了。」千歲與通一復各拱手辭出,出了殿門,到了十字通衢,判官問:「先觀何獄?」千歲曰:「仍照常先觀大獄,次新設獄,又次十六小獄可也。」通一曰:「請問貴司,大王所轄地面,寬廣若何?在陰司之何方?望先詳示。」判官曰:「吾平等大王,司掌大海之底,在西南沃 燻石下,所設大獄,名阿鼻獄。周圍疊繞,約共八百由旬,較他殿大獄之寬廣,幾加一倍,近又添設孽僧獄,其面積又不止此矣。此外亦設十六小獄,與各殿同,惟阿鼻係各殿總匯之獄,凡大奸大惡之徒,悉歸於此。(古今奸惡聚會一窩,可以鬥智逞謀,行詭施譎也。是他們作惡因緣。)獄之四面,悉用鐵網罩住,極為嚴密,善長到彼一望,便知之矣。」

三人且行且談,不覺之間,已到獄門,只見此獄修得十分堅固,門上有匾一塊,上書曰:『阿鼻大地獄』五字,獄吏早巳排班迎候,見千歲到,一齊叩首行禮。又與判官通一,各拜禮畢,一吏領導,大家進了獄場。通一抬頭一望,果然四面寬闊無比,牢房櫛比,不知有若干萬間,歎曰:「何地府罪犯之多也!」有一獄官前來稟曰:「請千歲與判官善長,且到招待室中小坐,飲盞香茶,然後再請尹善長到獄裏獄外,看視一切情形可也。」

千歲依言,約通一、判官,同到淨室中坐定,獄吏捧上香茗,剛纔飲了一杯,獄官稟道:「請千歲與判官在此寬坐,請善長同小司前去閱獄一番。」通一聞說,即暫辭千歲,同獄官前往,直抵獄牢門首,只見各獄四面,果有鐵網層層密布,鳥雀不能飛入,通一問故?獄官曰:「因內中有要犯,不能不加意防閑也。」通一引首由窗隙內望,只見內中犯人,鳩形鵠面,不像人形,(受了一百三十餘獄之非刑至此尚復有人面孔嗎)俱被大鐐鐐住,絲毫不能動彈,滿面垂淚,呻吟之聲,不絕於耳。(可憐可憐)獄官曰:「此纔受了刑罰,創痛難忍故也。」通一引首再看,獄官曰:「此獄甚昏暗,不能窺至獄底,再看無益。」通一曰:「吾帶有明珠一顆,何難之有?」

即向腰間錦囊中,將珠探出,持向獄中一照。(此珠到處生光從此照徹九幽矣)見此獄如大甕形,上窄下寬,以心理大約估計,似有七八里之深邃,內中犯人如螻蟻一般,萬頭攢動,試將珠光閉了一閉,內中即似黑漆一樣。(此等惡獄真怕殺人)通一曰:「墮此獄者,真悽慘也。」

獄官曰:「各殿解來之犯,其罪大惡極之徒,方入此獄。初付獄時,只在門口,並不曾將他推入獄底,誰知罪重之人,自己立腳不住,便漸漸陷下獄底去了。但獄底十分臭穢,兼有利刃尖刀,直插向上,陷下去一個,即戮著一個;血流成坑,晝夜叫喚。善長所聞呻吟之聲,即由內中傳出者也。居其中者,數百年不見天日。如值審案用刑之日,則派極凶惡之夜叉,下去捉出,刑罰用畢,仍由上擲下獄底,千秋萬載,受苦無窮。俟其獄罪受滿時,則令歷受本區之十六小獄,然後准他投生胎卵溼化,不能復人身矣。」(大姦大惡之徒歸結下來就是如此,如此你們細細想想!)

通一聞之,不禁悚然歎曰:「為惡之人,竟至此哉!」獄官曰:「吾再領爾去看新設之孽僧獄,卻說新設之孽僧獄,就在阿鼻獄之側,中間相隔,只有二三重之遙,通一跟隨獄官,一路說些閒談,不覺之間,便已到了。通一將牢房一看,果是新建築的,祇是內中已拘禁了無數僧人,個個披枷帶鎖,閉目垂淚。(和尚披枷垂淚真是出人意表)通一曰:「聞一殿舊設僧儒獄,內中僧犯,已屬不少,不知世尊何故又增此獄?請道其詳。」獄官曰:「善長有所不知,如今民國世界,三期末劫,不特儒道教中,道德淪亡。即釋子門中,亦深為墮落。(道德墮落一至於斯可為痛哭)

【地獄無門,世人偏要自闖,自陷,其奈之何!其奈之何!】

夫釋迦心法,以慈悲為本,無人相、無我相,慧燈朗照,性燭常明,明心見性,了死超生,乃謂之真釋子,真和尚。入其門者,正宜一塵不染,五蘊皆空,守三皈、遵五戒,方不愧為佛門弟子。(這個真正道理現令和尚中可有人知得行得否)今之僧人不然,以煙酒為癖,以嫖賭為生,七情六慾不除,五葷三厭不禁,廣開殺孽,口腹是圖,或恃其常住之豐,以養其驕奢之習。或存勢利之見,而奔走豪富之門。賴佛養身,安之若素,功課間斷,疏懶性成。(此等禿驢比比皆是)亦有託名修某寺、建某菴,而廣為募化。鑄某鐘、塑某佛,則騙人布施。究竟功德之所捐,只供其衣食之濫費,釋子之弊,往往如斯。(借布施為修五臟廟作纏頭錢是和尚最慣伎倆)

甚至藏尼僧於丹房,匿婦女於曲隧,或替人建醮修齋,而窺視人之少女。或下鄉收租索債,而輕入佃戶之閨幃,淫孽滔天,難以縷述。貽羞佛面,敗壞宗風,(釀成奇案者所見不鮮)如是僧人,尚得謂之釋子哉?故世尊見此輩行為,深惡痛絕,因敕九殿大王,增設一孽僧獄於阿鼻之側,且定以種種之嚴刑,命吾王按律懲治。罪孽重大者,即投之阿鼻獄中,此增獄之所由來矣。

【古今稗官野史奇案之中,禿驢作奸犯科之事,屈指難數,可歎!可歎!】

夫水懦民玩,故多死焉。火烈民畏,故鮮死焉。世尊之增此獄,所以懲已造孽之僧人,正所以全未造孽之僧人也。世尊之嚴酷,正世尊之寬仁也。(和尚和尚禿驢禿驢其覺悟否)不然,釋迦宗旨,以慈悲為本,今不減獄,而反增獄,豈世尊本心哉?實乃不得已者也。」通一聞這段議論,乃知增設孽僧獄之由。獄官曰:「請善長到行刑場內,看看各樣刑具。」通一依言,又隨獄官到行刑場中,各處一望,只見場中豎立銅柱三十六根,中空熾火,用以炮烙犯人。又有銅人銅馬,亦各擺列三十六具,與五殿形式同。此外又設有剝皮亭,斬腰臺、稱鉤架,鋸解樁,拔舌、鉗𨄝、足鍊,笘腿、灶掌、(面半)笞,以及銅斗,油鍋、鐵床、銅錘,磨磑,碓搗,種種形具。(地府嚴刑咸萃於此可畏!可畏!)凡各殿所有,此處俱備,難以枚舉。

【世尊雖設大獄,然不嚴飭戒規,三期末劫,和尚將不能立足了。】

通一曰:「此間刑具,何若是之多也?」獄官曰:「此以處治阿鼻獄中之要犯,並孽僧獄中之禿驢,善長若肯少待片刻,便要用刑也。」通一曰:「觀此刑具,已足令人生怖。吾非不敢觀,不忍觀也。(何不看看禿驢受罪勸人勸人)應當回覆千歲,另遊他獄可也。」於是同獄官來至淨室,稟明一切。千歲曰:「既已明瞭,又觀他獄可也。」三人告辭獄官,出了獄門,另望他獄而來。判官曰:「前面有二獄,用刑相似,而罪狀亦同,無妨進去一覽。」通一曰:「是何獄名?」判官曰:「一為敲骨灼身獄,一為抽筋擂骨獄,此二獄用刑甚嚴酷也。」方議論間不覺至其門,獄吏早已恭候,見千歲三人到,各各敬禮迎人。獄吏曰:「且請到淨室中安坐。」千歲曰:「不必了,須到糾刑臺上,看看施刑,便要去也。」言未已,只見鬼卒提出好多犯人,到了場中,個個都帶著刑具,不似普通人模樣,但見他個個滿臉淚痕,十分狼狽。鬼卒命他一齊跪下。

獄吏曰:「速速施刑。」只見鬼卒舉起鐵鎚,向犯人背上打去,犯人大叫一聲,仰跌向前,鬼卒連擊數鎚,把犯人的脊騅,打得粉碎,犯人叫喚不已,只稱饒命。鬼卒罵道:「你這等狗官,在生之時,饒過誰來?」(你不饒人,誰能饒你)一鬼在旁說道:「這幾鎚打得不痛快,待老子火燒他一番。」說畢,點起一把火,向犯人身上延燒起來,犯人只是精叫喚,在地下亂滾,一霎時間,便把他的油脂,都燒出來,死於地上。(好像屠伯燒豬一般可憐)眾鬼卒一齊動手,一連處治了數十犯人,哀號叫苦,震動獄場。通一在臺上見此情形,嚇得面如土色,說道:「用刑何其如此殘酷?在生造何等孽?至於如此。」判官曰:「俟將抽筋獄看後,再道其詳。」

【屠伯宰豬再燒,是燒殺死的。鬼差燒惡犯,是燒打不死的。想來犯人,要多受痛苦些。】

三人下了臺,又到抽筋獄中糾刑臺上觀看,亦見鬼卒提出無數犯人,仍跪地上。人類與敲骨獄中,亦復相同。只見鬼卒將犯人按倒在地,一鬼踏其頭,一鬼踏其腰,一鬼取出利刀一把,在犯人腳跟上連割幾下,拈進腳筋,使力一抽,把犯人抽得怪叫。(抽筋之刑老仙未曾看過,看來也到害怕人哩。)左足抽妥,又抽右足,頃刻間,連身上的筋,都要抽完了。一鬼在旁說道:「這個雜種,筋抽了,他還會動,(死就罷了還是他的晦氣不除)不如老子率性擂擂他的那幾根狗骨頭。」說罷,舉起鐵棒一根,使力擂去,如擂鼓一般,骨頭段段有響聲,犯猶末死;末後從腦門上打了一棒,腦漿進出,立刻死了。(嗚呼哀哉)

一鬼在旁嘲道:「伙計你怎麼這般魯莽?佛家說暍當頭棒,是把人喚醒,你怎麼當頭一棒,反把他打睡著了。」(頗解人頤令人於此苦中作樂)說罷,眾鬼卒哄堂大笑,連千歲判官都笑起來。通一嚇得咋舌,剛出了一身冷汗,那裏還笑得出來。(這位先生嚇夠了)問判官曰:「此二獄中,犯人受如此極刑,請將犯罪理由,講明講明。」

判官曰:「此二獄中之犯,乃陽世之文武員弁,貪鄙狠毒之輩,及劣紳惡胥者也。(哦足這干人)有等文官,身膺民社,不盡父母之誼,不為慈惠之師,專以搜刮為能,如遇殷實之家,良善之民,一有訴訟到案,他便藉端恐嚇索賄。倘或索財不遂,即設法招告,牽連他案,或嗾要犯誣供,指為主謀,詆為窩家,遂使小案,釀成大案。其他田土婚姻案件,不分皁白曲直,行賄者理勝,不行賄者理輸。賺得宦囊,盈千累萬,俱是敲骨打髓而來,故死後以此刑對待之。(應該應該)

又有一等武員,一經出發,沿途騷擾,凡屬兵丁,不加約束,任其搶擄奸淫。或於駐紮之所,見有豪富之家,眈眈虎視,或誣以通匪,或坐以叛逆,遂至破人身家,取其財寶。彼受害者,處於覆盆之下,何從而嗚冤哉?(武夫之惡每每如斯)又有地方劣紳、土豪,交通長官,出入衙門,或包攬詞訟,或因公科歛,魚肉鄉里,肥家潤身。或性耽漁色,見有名姬淑媛,遂厚賂縣官,牽入盜案,坑人性命,奪其婦女。諸如此類,罪大惡極。(這般瞎狗,惡毒不堪,該誅該殺。)復有惡胥衙皁,或下鄉催租,或因案提人,恃其手持牌票,動輒拴鎖,欺辱良善,任意苛求,諸如此類,死後均受此二獄之刑。」

【如宋靖康二年土豪方六一,謀害候官董昌,計奪申屠氏之類。】

通一曰:「造如是惡孽,受如是酷罰,誠應該也。」判官曰:「豈特此二獄哉,由一殿解至八殿,已受盡各獄嚴刑,不能枚舉也。」千歲曰:「此二獄已經明瞭,可另觀他獄也。」於是三人辭出,判官曰:「前面有二獄,刑同而罪名各異,無妨順道一觀。」不數步已至獄門,獄吏照常歡迎,自不必說,進了獄場,判官曰:「此鴉食心肝獄也。後一獄、乃狗食腸肺獄也。此二獄處治後,又繼以磨心獄,乃以治世之存心不良者也。但此三獄用刑亦慘酷,請善君一一觀之,然後再言其罪狀可也。」

話猶未已,忽見鬼卒提出犯人,男女不等,而男子尤居多數。鬼卒將犯人按倒在地,以利刀剖其腹,鮮血直噴,犯人大叫,即有無數烏鴉飛來,集於犯人身上,啄食心肝,犯人叫痛不已,通一看看不忍,連忙請千歲又到了鄰獄去。此時到了鄰獄,又見鬼卒亦提出好多犯人,仍如前狀,剖腹開膛,又有餓狗成群,爭來拉拖腸肺,聚而食之。通一曰:「真怕人也。」謂判官曰:「磨心獄吾不去觀,請貴司言其情形,並講明罪狀可也。」

【心毒罪囚,我想閻羅也炮治厭煩,故付鴉狗啄食之也。】

判官曰:「有等不孝之子,甫經父母完娶之後,遂聽枕邊之言,逐日吵鬧分家,置父母債累於不聞,置弟妹婚嫁於不顧者。或兄弟分析之後,彼或境遇獨豐,競視貧瘠之弟兄如秦越,待父母如路人,不肯周恤事奉者。又有父母早亡,遺下稚幼子女,為兄嫂者不為教育培成,致令失所者。更有兄亡而弟逼嫁其嫂,弟亡而兄逼嫁其婦,遺留孩子弱息,置之不顧。反萌毒害之心,而欲獨吞家業者。

【人心之毒過蛇蠍,由此罪案觀之,信然。】

亦有同宗嫡派,一家喪亡,存有子女,不為撫育;春秋祭祀,修墳拜墓,付之缺如,而坐享其產業者。別有狼心婦女,為人繼室,而虐待前子者。為繼子者,或受過繼父之培成,繼母之恩德,不思報答,反行忤逆,而昧於晚親義重之理者。

他如朋友至交,託妻寄子,一旦死亡,遂背前盟者。以上各等,皆屬居心狠毒,天良喪盡,故死後令受此極刑,剖其心肝腸肺,以報之也。(應該如是)至磨心獄,亦係剖其心,投於磨中磨之,所以深誅其心,痛恨其不仁也。」

通一聞之,歎曰:「世之存心不良者,其戒之哉,免死後受此慘報也。」言畢,三人又往他獄,三人出門,通一於路上問判官曰:「前去當遊何獄?」判官曰:「前面第五號,乃身濺熱油獄也,與十二號之沸湯淋身獄,用刑相似,皆以治世之心術不良,有盜賊之性質者。亦可進去一觀。」方議論間,已抵獄門,獄吏照常迎入,邀入淨室,休息一番。千歲曰:「吾等為觀獄而來,仍到糾刑臺為便,於是獄吏即上台拂塵安几,三人上台,剛纔坐定,獄吏捧上香茶三甌,稟曰:「請善人少坐片刻,就要用刑,即從台上觀之可也。」通一由台上望下,只見對面牆腳下,設有土灶一大排,上置鋼釜,內中放油,眾鬼卒正在煽火,油花滾滾而沸,與七殿之油釜相似,特釜式較小耳。通一正在觀望,忽見鬼卒提出許多犯人,到了場中,都是小頭小臉,齷齪不堪的,相貌似下流人物一般。(晝出幽囚形態)

鬼卒喊道:「跪下」,眾犯果一齊跪下,眾鬼即向銅釜中盛出油來,每人頭上澆一瓢,弄得那些犯人怪叫怪喊,鬼卒一連澆了幾瓢,只見他們在地下亂滾,周身暴起流漿泡,皮脫肉爛,好不傷慘。通一看見,為之吐舌。判官曰:「此與下油鍋不同,下油鍋死甚速,此則求死不得,較彼尤難受也。其沸湯獄,亦是如此,但油之濺身,甚於湯之數倍也。」通一曰:「此又犯何罪呢?」判官曰:「約分數等,一為船戶地主,好隱藏過客之什物。一為輿夫擔夫,好扮騙官商之行李。一為提包剪綹,好竊取市中之貨財。一為鑿壁偷兒,好夜盜人家之牲物。一為馬夫車夫,好乾沒騾馬之草料。一為奴僕使婢,好遞盜主人之家財。諸如此類,(情節雖小,心惡實大,冥罰所以不寬也。)死後令他受此等刑罰,他雖在四殿受過沸湯澆手之刑,因惡孽太重,故解交本殿,又復懲治之。

【五獄之刑,奇奇怪怪,酷無人理,而同治一罪。】

世間偷盜,種類甚多,犯者以此比例,天網恢恢,不能逃也。在當日行竊者,自以為術工智巧,失主無從查究,夫豈知鬼神暗中錄其罪過,死後受此酷刑。煩為我寄語世人,慎勿貪此等便宜可也。」

通一曰:「弟子定當傳播世間,使知報應之不爽也。」判官又曰:「前面有五獄,所用之刑,尤為特別。吾悉與善人言之,觀與不觀,請斟酌可也。一名腦箍拔舌拔齒獄,其法以麻繩緊箍其頭,令其腦如炸破之疼痛;又復以鐵鉗拔其舌齒,三刑兼施,實為難受。一為取腦蝟填獄,乃用斧破其頭,取其腦髓,與蝟食之。一為蒸頭刮腦獄,乃用刀斬其頭,置釜甑蒸之,並刮取其腦肉也。一為羊搐成醢獄,此係將犯人之肉割下,如凌遲狀;又復搗成肉醬,擲與群羊食之。一為木夾頂䑘獄,此乃用木夾住犯人之頭頂,作為碓杵,舂之擣之,其頂立為齏粉。此五獄者,所施刑罰,設想甚奇,均酷虐也。」通一曰:「聞貴司所言,地府設種種刑具,果乃妙想天開,極人世間所無者,而地府有之。為惡之人,遇此等奇奇怪怪之刑,真是無苦不嘗,人亦何樂而為惡哉?世人,世人,快快回心纔好。究竟受此刑者,在生造何罪孽,還要請教。」

【上帝冥王,之厭棄編淫書、繪淫畫、造淫技者,可知也。】

判官曰:「犯此罪者,亦分數等,有等士子逞才,編撰新小說傳奇等書,據為版權,藉茲射利。出筆便是邪穢淫蕩之詞,傷風敗俗之事,寫花月之容,摹偷情之態,科諢謔浪,綺語動人,使後生小子讀之,信以為真。目想神遊,情移心蕩,引入邪僻,而不自知。損其德行,促其壽命,維厲之階,誰職其咎?(快快焚燬,改作勸善之書,尚可贖過,趁早趁早。)

又有好畫春宮,又名『春冊』,曰:『祕戲圖』,阿堵傳神,鬚眉畢繪,赤身露體,醜態難堪;使人閱之,頓起淫心,喪其魂魄,甚至以圖雕為真形,以麵捏為肖像,工於作俑,巧於誨淫,更不知坑陷幾許青年也;此輩藉此居奇,得利甚微,而造孽實大。(快快改製忠孝節義之圖,尚可贖罪,要緊要緊。)故雖經過一殿之僧儒獄,不足蔽辜,及解至本殿,必先令人阿鼻獄,然後再歷受此五獄之慘也。

【世之淫詞、小說,技術繪畫家,一齊聽我邋遢道人勸,各收招牌,切莫逞其風流才藻,而向地獄中闖也。】

夫時至今日,人心大壞,世界男女,競尚開通,道德墮落,廉恥淪亡,補救之且不及,而況復開其門而啟其竇,助其燄而揚其波,豈愛國之心哉?故冥律於此等人,尤加倍懲之者也。」(倘不速固補救,世道人心之壞,尚堪問嗎?)

通一曰:「弟子了然矣,此五獄可不必觀矣。」當時三人同出了身濺熱油獄,又往前行,判官曰:「未觀者,尚有四獄,然均以蟲蛇為刑罰,不必四獄全觀,只須到末一獄名『紫赤毒蛇鑽孔』,一觀可也。」通一曰:「其外三獄,係何名稱?如何形狀?也要請貴司講明,以免遺漏。」

判宮曰:「一為黃蜂獄,係令犯人赤身袒背,放黃蜂螫之,其痛難忍。一為蟻蛀獄,乃令群蟻趨鑽犯人之身,痛癢難捱。一為蝎鉤獄,蝎、木中蠹蟲也。其形如鉤,善鑽啄,亦放入犯人身上,令其鑽破皮膚,其痛苦更難受也。」判官且走且說,已經過此三獄之門,看看又到紫赤毒蛇獄了,判官曰:「到了。」果見獄吏在門外拱候,見了千歲參拜畢,即迎入獄場,獄吏曰:「請千歲與判官,到客廳安坐飲茶,卑職引尹善人觀獄一番可也。」千歲點頭稱是,進了客廳。

通一隨獄吏就獄探望,只見獄內有許多犯人,在裏邊叫號,通一定睛細看,見各犯人身上,都有幾條紫色赤色的長蛇,蠕蠕鑽動,有由口內鑽入者,有由腹內鑽出者,等等不一。(觀書者肉麻,身受者痛苦奚如唉!)犯人只是捧腹叫痛,通一望見,代為恐懼,因對判官說道:「這些毒蛇鑽孔,如何受得?所犯何罪?望乞指明。」

判官曰:「此四獄中之犯,皆在陽世殘忍之輩者也。有等以惡為能,忍作殘害,暗侮君親,慢其先生,叛其所事,剛強不仁,狠戾自用,口是心非,心毒貌慈,暗中害人,使人不覺。俗所謂「笑面虎,兩頭蛇,中山狼」之類。(不少其人)其在朝則私通外國,傾陷本國。在軍營則輸情與敵,連結外寇。心術之毒,如虎如狼,如蛇如蠍,故死後必令歷各獄之苦。到了本殿,又受此刑。因生前好為心腹之患,故以蟲蛇鑽食之也。(對症下藥恰當之極)

【攸干天律,罪本不輕,受刑如此,難怪難怪。】

此外如一切普通人,或好以毒藥害人,蠱毒傷人,網禽鳥,毒魚蝦,燒山林,宰牛犬,以及射飛逐走,發蟄驚棲,填穴覆巢,傷胎破卵等類,所傷生命過多,除受過各獄懲治外,亦令他人此等獄,再受蟲蛇之苦。(以此刑懲治此輩不苛不苛)所謂一報還一報,填償夙孽者也。」

通一歎曰:「世人居心不仁,殘忍刻毒者,盍鑒此哉?」稟千歲曰:「今夕獄情均已盡悉,全仗判官深通冥律,盡言無隱,也不枉弟子來遊一遭,何幸如之。」千歲曰:「真煩勞判官多矣,我二人就要回壇,乞為轉達大王可也。」於是判官向千歲一揖送行,通一跟隨千歲,上馬騰空而行,霎時回到壇中,周天君尚在神几坐定,見千歲轉來,二仙回宮繳敕。通一子亦甦醒起來,又商量明夕之事,未知又遊何殿?且看下回分解。

總評

⊙曾子曰:「鳥之將死,其鳴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人窮則反本故也,鬼門關外,鬼犯自怨自艾,哭出自己心情,詞淺情深,洵堪勸世。

⊙此回中關千歲與通一路上唱和之詩,清新流暢,警世入微,真是片牋片玉。

⊙宗族之間,互相魚肉,種種積弊,九殿王將一一道破無餘,發前人之所未發,特此勸世,自然俗美風醇。

⊙老仙批評此書,自一回至此,目遊了一百四十餘獄,觀其獄刑,令人肉麻膽裂。察其罪案,不禁怒髮衝冠,其中光怪陸離,奇詭祕密,無所不有。人心險惡萬般,而冥網一絲不漏。人生於世,功名富貴,萬事皆假,惟有行善為寶,大千世界之人,亟宜服膺此記,自勸以勸人也。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洞冥寶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