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寶記/3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洞冥寶記
←上一回 第三十八回 上表章天皇登帝極 面聖母眾女宴凌霄 下一回→

柳真君降壇詩[编辑]

 運數於今又一更,三曹震動發歡聲;

 天皇甲子新登極,萬國笙歌頌太平。

【三曹喜慶,萬國歡呼。】

張桓侯大帝降壇詩[编辑]

 一代英雄恨未消,誰知今日掌凌霄;吳彪枉向江邊吠,魏犬空沈獄底號,

 秉燭丹心輝宇宙,扶劉浩氣愧孫、曹;明朝聖帝膺圖籙,方顯桃園地位高。

【一片丹心,照耀千古。】

說前辛酉年三月十五日,《洞冥記》草草告成。各仙真抄錄百部,先為進呈,頒發三曹之後,又奉 老母懿旨,要趕辦三次龍華,收圓大會,事故繁冗,責成上皇。乃 上皇以多年御宇,備極勤勞,茲值此重大事件,萬端待理,恐誤事機,(敬慎如此)因向 老母上表辭職,蒙 慈恩鑒其苦衷,俞允所請。立命三教聖人會議,擬以關聖居攝,(選舉得人)議定於甲子年元旦受禪登極,此事於前回中,早經露明。當時諸生,從此事乃古今絕大關鍵,曠代難逢,理應開一慶祝大會,以作紀念。今癸亥十二月已到,各壇善信,公推豫善一十八壇辦理,擇定地點於東鄉玉屏山下二聖宮中,(此事發表於豫壇亦於豫壇同申慶祝佈置合宜)是月朔日,各執事人等,到宮集合,協力贊襄,籌備一切,於除夕前一日,諸事方纔就緒,宮中障圍錦幔,遍貼賀聯,門外高搭綵棚,雜陳百戲,時屆申刻,諸子環立沙案,迎迓仙真。鐙燭輝煌,香煙縹緲。

將近戌初,遊生抱一,早已拱候冥床,少頃,桓侯大帝,宏教真君先後降臨,大帝喚醒抱一說道:「楊師弟快快起來,明朝元旦佳節,乃吾二哥大喜之期,今晚子正上刻,先行受禪之禮,特命我到壇,引師弟逕上凌霄,參觀大典。並奉 老母懿旨,由元旦起,至上元夜止,准令諸天洞府神仙,分班輪流,稱觴上壽,其各國教主,及皇后夫人等,證果登仙者,亦概予隨班行禮,同赴盛筵。(恩周天界)至天下之善信男女,有道德功善者,應令攝其生魂,准其入座登筵,共沐皇恩。(德普寰區)如係善壇女弟子,應令各舉代表一人,為掌旗首領,統率眾女,朝見 老母後,然後赴席,做箇三會收圓張本。(為下文老母訓諸坤伏豚真是收圓張本)今夕恭逢盛會,休誤良辰,師弟快快隨定我來,就此出壇登程去也。

當下抱一跟隨大帝、真君,出了壇門,真君道:「吾柳帶來二鶴,爾我各乘其一可也。」於是大帝跨上烏騅,抱一與真君各跨上鶴,仍向陰陽界,鬼門關而來,抱一俯視下方,並不見鬼差來往,且未聞亡魂哭泣之聲,及到了鬼門關,亦未見一鬼出入,心中疑惑,問之大帝?大帝道:「明晨吾二哥登極,早已下敕十王,大赦幽牢,並令停刑一月,所以道路無鬼魂也。」(澤沛幽牢)言話間,不覺到了金橋,三人催動鶴馬,直往前行,沿途之上,瑞氣飄飄,和風藹藹,轉瞬間到了南天門,抱一舉手一望,只見門之內外,張鐙挂綵,氣象一新,與往日景致不同。抱一欲下了鶴,在此賞玩一番,大帝道:「不必留連。前途擺設,較此更優勝也。」抱一依言,催鶴隨後,所有沿途風景,分外佳勝,不必細述。漸漸進了大羅天界,只見對面一片明霞,五色爛漫,如錦繡鋪成一般,抱一心中喜幸,問大帝、真君道:「弟子從前,也曾遊過金闕,前面道路,未經過如此光輝,此是何因?」真君答道:「師弟真癡呆了,如今聖帝登極,乃是絕大慶典,早命功曹仙吏,由金闕外搭出五百里綵棚,每十里設一迎賓館,備下香茗酒果,以接待各路仙真,所以如此。師弟急速趕程,先睹為快可也。」

【天宮如是大典,數萬載始得一遇,抱一以一介書生,而能置身其地,幸何如之。】

言話間,不覺已近了迎賓館,果見有五六箇仙吏,出館歡迎,要請大帝真君三人進館休息,大帝道:「今晚事冗,不必了。」說畢,依然趕行,沿途處處鋪設華麗,招待殷勤,果歷盡了五百里,俱是如此。抱一歎曰:「弟子三生有幸,方得此奇逢也。」未幾,行抵白玉玉京,三人下了騎,一同進了東華門,又繞過正陽門,只見眾仙濟濟,絡繹不絕,大帝與真君,又領抱一進了拱宸門,朝天門,將到了午朝門,大帝道:「吾張先進殿稟告,並要與吾二哥,招待眾賓,爾柳仙慢慢領抱一進來參觀可也。」說畢,大帝踏步進內去了,真君把抱一引至午門門口,由左門而入,接連進了七八重宮殿,兩邊俱是朝房,忙中不及細看,及到了金闕正殿,見大院落之當中,築了一座崇臺,高約六十餘丈,上立一赤金匾額署:「受禪臺」三箇大字,光輝奪目,臺上鋪設龍鳳綵疋,極其華麗。抱一方欲細細觀覽,真君低聲說道:「師弟不可呆看,因我師徒遲到一刻,受禪禮已成,將要行慶祝禮矣。」

【禪讓常事耳,而天宮之禪讓尤屬常事,世人若以高奇視之,非所以知聖人也。】

言未已,忽聽見兩廊大奏仙樂,讚禮郎官趨蹌而前,站列左右,高聲唱禮,眾仙真佛子排班,齊立丹墀之下,真君與抱一亦隨班行禮,九叩畢。大家俯伏,抱一暗暗偷窺,見金闕上面設一寶座,聖帝袞冕黃袍,端拱其上,寶座之後,又設一高座,較聖帝座位高約三四尺許,有一大聖,亦冕旒垂裳穩穩坐定。抱一知是上皇與聖帝同受朝賀,方屏息間。忽又見捧表功曹,捧上表文二封,乃是各神聖佛子仙真領銜,代表下界臣民賀表二摺,一并交與讀表仙官,讀表仙官宣讀表文,第一摺係慶祝 上皇,其略曰:

伏以混沌開闢,必得
惟皇建極,始足以總理三才,民物殷繁,端資
上聖秉鈞,乃獲以維持萬世,倘非
功侔造化,曷克司此權輿。恭維
太上昊天金闕玉皇上帝大天尊玉帝陛下,
本先天清虛至真之氣,
化碧玉瑤光如意之身,
降神州北界之鄉,
因光嚴妙樂之國,惟我
淨德時王,仁政覃敷,道心堅固,我
寶月光皇后,仁慈惻隱,善氣彌綸,我
皇於茲誕生,特顯靈異,幼而純孝,早毓德於青宮,長而仁賢,遂修真於香嶺。
成至聖至靈主體,證無極無上之尊。
為諸佛之聖師,作三才之帝王。
劫歷十二億數,德大無名。
恩施十七惠慈,功高難紀。
憂民覺世,曾經不少春秋。苦志勞心,已更無窮甲子。迺者恭奉
瑤池詔命,軫念勤勞,應予
佛國長生,安享極樂。特上
尊號曰:『蒼穹十七太上聖主無上妙有玄尊』,仍統治三教聖神,以褒封
慈親左側,於戲!我
皇膺此曠典,禮所宜酬,
聖母發此慈悲,情非過分。伏願我,
上皇退政之暇,長憫我下界蒼生。
告休之餘,仍無忘塵寰赤子。是則臣等所馨香禱祝者也。第念仙凡久膺
帝眷,雖難釋戀戀之情。而
太上荷此殊榮,應同展欣欣之色。臣等為此,恭具賀表,瞻仰
天顏,無任歡忭之至。謹百拜稽首具奏以聞。

表文宣讀已畢,交左右侍臣,轉呈 上皇御覽。又將上聖帝登極表文一摺,逐一宣讀,其略曰:

伏以易象卦爻,坤北乾南,至後天而退位。人寅立極, 三皇五帝,遞相傳以迄今。天道變更,人事代謝,天人之際,理相因也。第念冥漠之中,有
皇上帝,多年御世,歷數難稽,髦期已倦於勤,禪代合符乎數。然非有赫赫之大聖,不足以鎮穆穆之玄穹。恭維
太上神威,蓋天古佛,三界伏魔,協天大帝,大成義聖,
護國翊運天尊關聖帝君殿下。
精忠貫日,大義參天。
秉汾晉靈秀而生,為炎漢衰微而出。
讀春秋而紹宣聖,植萬古之綱常。
扶正統以討群奸,立千秋之臣節。
至剛至大,浩氣塞於兩間,不屈不撓,英風軼乎三國,迄乎歸真南極。
證果協天,屢顯神異於人間,大震威棱於絕域,追風赤兔,常聞鈴轡之聲。
偃月青龍,時懍刀光之跡。
方方飛鸞而闡敦,在在覺世以牖民。
故能聲滿寰區,位居左相。
扶元參化,蕩寇誅邪。
大德名之難名,大功紀之難紀。
管天地人三才之柄,掌儒釋道三教之權。
上司三十六天星辰雲漢,下轄七十二地土壘幽酆。
考察諸佛諸神,監制群仙群職。
卓哉允文允武,
偉矣至聖至尊。
迺本歲上元甲子元辰,恭奉
老母慈命,升調
上皇,召回西天同享極樂。即以我
聖帝纜承大統,正位凌霄。特上
尊號曰:『蒼穹第十八聖主武哲天皇上帝』。下仙等聞命之下,喜不自勝、慶綸綍之自天,舉歡欣之無地。竊念我
天皇功參造化,德配乾坤。
婦孺皆知,華夷共仰。
今登斯位,各分均符。
現值末劫將終,上元剛轉,普天翹瞻泰運,萬姓佇盼時雍。
所惜魔寇交訌,魚龍混雜,望治雖切,廓清為難。伏願我
天皇大展神威,力行誅殛,澂清海宇,鞏固皇圖。
文教自此昌明,綱常由茲整飭。
衣冠復舊,禮樂重興。協和萬邦,車書一統。猗歟休哉!斯為美矣。於戲!
簡元良而受禪,咸歌復旦之光華。
舉義聖以登庸,共荷上元之雨露。此固三曹上下,所同聲歡慶者也。所有下仙等代表慶祝緣由,
理合具表上呈。無任鼓舞欣幸之至,謹百拜具奏以聞。

【二摺賀表,妙美極矣。三丰子讀罷,口角流香,不禁五體投地,甘拜下風。】

宣讀官將表文讀罷,仍將表文交與左右侍駕官,轉呈天皇睿覽,眾神聖佛子仙真等,復九叩朝參畢,大家退出。大帝與翊漢宮一班將吏,連忙招待眾仙,大開筵宴,男仙宴於左邊,各宮殿中。女仙宴於右邊,各綵棚內。有何、麻二祖師,並聖后、太子妃等招待,陳設賓筵,約有數千席之多。又有「廣寒宮」中霓裳羽衣仙樂部,分作數班,演唱梨園曲譜,以侑客觴。座上酒果芳馨,殽饌豐腆,誠極一時之盛。大帝囑託真君,令將抱一領到各客廳觀箇大概,然後令到左廂入席,真君上座,抱一次座,餘陪飲者,俱是同鄉證果各仙真。酒至數巡,忽見功曹二人傳 老母口詔:令柳仙領抱一到 老母宴飲處,參觀一番,速去勿延。真君奉命,即領抱一前往。

至則是一大院落,正西新建一宮殿,左右廂高搭綵棚,設立客座,先有入席者,概是女賓,抱一見此光景,對真君道:「弟子叩懇仙師,請少停步,容弟子大概一觀,然後朝見 老母,望仙師賞准。」真君道:「准爾就是。」抱一仰觀殿上,金碧輝煌,鋪設整齊,殿前臺階甚高,大致一數,約有三十餘級。殿上珠簾高捲,當中設一寶座,有一女菩薩端坐其上,左右有侍女十餘人,都是翡翠明璫,妝飾華麗。寶坐之左設一席,有一仙女坐定,侍立左右者,有七位仙姬。右邊亦設一席,正坐者仍一女菩薩,抱一定晴望時,乃是大士,有一女子侍立於側,則龍女也。惟中坐與左坐二位,似曾見過,以問真君?真君道:「中坐者即 老母。左坐者乃上皇之皇后,左右侍立七女,即瓊瑤宮中七仙姑也。師弟不可呆看,快隨吾師前去稟見 老母。」抱一答道:「弟子遵命。」當下真君把抱一引至丹墀之下,俯伏下跪稟道:「孩兒柳長春領抱一朝見 老母一十八叩行參。」參畢,又向皇后、大士左右行參,老母說道:「柳兒領抱一到此,也是奇緣。今夕凌霄大開慶祝大會,天上神仙俱已陸續到此。吾母特別施恩,要令天下賢淑婦女,凡在善壇、善社,長齋茹素,僧尼道姑,有節行功善者,悉攝其生魂,到此赴宴,以榮寵之。並令其參觀天宮美景,使他歸去之後,益堅其立德為善之心,他日瑤池聚會收圓之期,方能箇箇到齊,始不至遺落一人也。(老母望世人,返本還原,歸根復命,心情迫切有如此者,為女子者,其各知之,其各體之。)

爾元陽同抱一小子,在丹墀下面左側侍坐,看箇大概,便知之矣。真君答道:「謹遵母命。」說畢,領著抱一子,侍坐左邊,忽見許多婦女,環珮衣冠,整齊而入,到了丹墀下面,一齊歛衽下拜,只聽見 老母說道:「吾母心愛的女兒起來,不必多禮快去入席赴宴,宴畢而歸各人依然立德立功立善,切莫自招墜落,迷昧本來,他日大宴西池,方有份也(遵依母訓,定可歸根)可聽明否?」眾婦女一齊答道:「女兒等俱聽明了。」言未已,見有數侍女,手握金花數百朵,插與每人頭上一枝,並每人給與紅蓮一朵,眾婦女歡歡喜喜,一齊再拜稽首謝恩。

老母道:「兩花不可遺失,善保存之,他日再會西池,好作證據也。」老母畢,即有招待員,將他們請入左廂赴席去了。老母指謂抱一道:「此乃天下賢良婦女,克盡三從四德,善事舅姑丈夫者也。」(克全婦道一流)

言未已,忽又見來了衣服樸素,脂粉不施的婦女數百,到了丹墀下,仍一齊跪拜,見了 老母滿面淚容,匍匐不起。老母安慰道:「眾女兒難得難得,起來起來,何悲之有,人生在世,不遭逆境,何由知女兒輩之節操?吾母宮中最重節烈婦女,他日證果,高坐蓮臺,列於上乘,爾等知否?但願自今以後,益加勉勵,慎勿善其始,而不保其終。如白圭然,一污玷即墮落矣。古今婦女,半生守節,而一朝失足者,豈少矣哉。爾輩須警懍也,(世之節婦,老母此言緊記勿忘)可聽明否?」眾婦女齊聲應道:「老母訓誨,乃金玉良言,女兒等定當書紳。」說畢,仍見侍女各插以金花一枝,又給以白蓮一朵,各婦女復稽首謝恩。老母道:「爾女兒輩,立品能如此白蓮足矣。」言畢,招待員又將他們引入右廂宴飲去了。 老母又謂抱一道:「這班婦女,乃是青年守節,貞姑烈婦,清白無污者也。」(貞節婦女一流)抱一又向外邊望去,又見來了不少婦女,亦有數百之多,衣服妝飾,亦頗淡雅,到了丹墀下,跪拜亦如前狀,老母道:「起來起來,都是好女子,爾等在世,能體母意,學得慈悲,長齋茹素,戒殺放生,樂善好施,福田廣種,誠難得也。所願自今以後,益力行善事,內外兼修,勿惑於左道,勿誤入旁門,仍以倫理為注重,體行三從四德,以築道基。切不可拘拘於齋素,齋口而不齋心,反放棄道德也。(良言藥石,須身體力行,斯不負也。)爾等明否?」眾婦女答道:「女兒等聞母之言,知所擇也。」言畢,侍女仍復簪花賜蓮,均各各謝恩,招待員又將他們領往左廂入席去訖。

老母復謂抱一道:「這班女兒,俱是好善之人。母也言明,不再贅也。」(好善婦女一流)抱一又向外看,見來的婦女,更覺其多,分為數班,乃是善壇信女,每班有掌旗一人,統率眾女而行,舉止大方,魚貫而入,到了丹墀下,將旗插穩,然後下拜。抱一從旁窺之,旗上有一行字,係書本壇本人封贈名銜,旗分五色,每班人多寡不等,嗣後又見來了「同善社」的女眾生,亦到許多,行近丹墀,跪拜如禮。

老母笑容可掬,對兩班人說道:「如今世界,婦女無德,不守閨箴,三從不體,四德不修,動講自由,輒行離異,造孽墮落者,不可勝計,吾母殷憂,非一日矣。幸近年來,得五聖大開善壇,又復組織「同善社」,度脫了不少靈根,將來吾母收回九二原人,全賴此壇社矣。爾各壇掌旗女兒,功善尤著,如大將統兵然,勝敗之機,全在爾指揮調度,能盡其責,則三軍用命,有勇知方,萬眾如一心矣。主壇首事各信女,必須正己正人,對於已入壇及未入壇者,果能循循善誘,勸導多人,得會母面,則爾等功果浩大,即吾母之孝女矣。辦同善者亦然。(入壇入社婦女一流)爾等聽明否?」眾婦女一齊答曰:「女兒輩均已聽明,謹遵 母命。」老母又道:「如今三會收圓,期限甚促,迫不及待,吾母不奈,只好寬其格以行權,無論男女,縱他前半生惡孽多端,但願他一旦悔悟,回心向善,湔滌舊污,不蹈故轍,吾母即減其過愆,照其新立之功善,亦列入收圓會中,所謂皇天不責悔罪之人是已。未知世界坤流,能聽吾母之言否?」(不聽母言,時期過,後悔難追矣。)

【入壇入社婦女為 老母之所深契者,嘉其能正己正人,代天宣化也。】

老母訓諭已畢,令左右侍女,仍賞給每人金花一枝,金蓮一朵,掌旗者格外賜金丹十粒,紫絹荷囊一箇,掛於胸前,以寵異之。(毋忘矜寵,趕速修因。)賜畢,各各謝恩。見何、麻二祖師,將他們請入左右兩廊宴飲去了,抱一見兩班婦女中,相識者約數百人,喜曰:「善壇善社,引度原人,真不少矣。」移時,又見有尼僧十餘人,女道士七八人進來,直達丹墀之下,合掌稽首,伏地不起,滿臉淚痕,似深慚同類之稀少者。老母視之,愀然不樂,喟然曰:「爾輩只此數人耶?何墮落之多矣?(酸心語)大凡為女子者,既脫離俗網,得入空門,應該萬念皆空,遵守三皈五戒,掃除六慾七情,釋門體慈悲,戒定慧,總要明心見性。道門言感應,談清淨,亦要修心鍊性。方纔算得箇佛家弟子,道家門徒。今也不然,微論男女,託名入佛、入道,都是假裝修鍊,而淫殺不戒,葷腥不除,貪於貨財,耽於嗜好,造惡多端,罪無從贖,故地府中,因此輩新增孽僧、左道二獄,良可哀也!今爾數女,尚能修身了道,不墮俗塵,亦云難得,改攝爾等之魂,來見 吾母之面,並令爾等看看天宮妙景,以便他日收圓。不然,豈是容易。回陽之後,務要益加修持,並勸化爾同類之人,改其惡習,早早回頭是岸,勿復流為地獄種子也。(語語中含有血淚)可聽明否?起來勿悲,各人赴宴去罷。」

眾女尼、女冠,領了金花、白蓮,各各謝恩亦入席去了。(女尼道姑一流)當時中國各班婦女,俱蒙 老母嘉獎,並賞賜金花物品,高坐華筵。

外國皇后夫人見了,十分羡慕不已,(也知羡慕中國婦女,則世界道氣,亦可望統一矣。) 老母窺知其意,命侍女將他們一齊傳來,走到丹墀之下,大家一齊跪著,老母溫語說道:「爾等皇后、夫人,生於外國,論其根柢,亦是吾中原人。因當日中外不通,阻於聲教,故吾華之衣冠文物,詩、書、禮、樂,綱常倫理,未能逮於美、歐,(非厚於華夏而薄於歐美)然爾國代出賢辟良相,立國憲法,頗亦完全。又兼人性純一,立心以恆,(歐人特點)復產哲學名家,精研格致,近則聲光化電,巧奪天工,利於民用,日異月新,有足嘉焉。

【老母訓各國皇后、夫人之言,真是垂涕泣而道,不是談笑而這,親愛之情,言中溢出。讀這段書,須存世界一家,中國一人,主見識胸襟,始能領會得來也。】

吾母所深恨者,近年以來,造出各種槍砲,毒煙炸彈,殺人之具,愈出愈精,爾試思爾歐洲爭戰以來,並與吾華構釁幾次,戰事一生,槍林彈雨之中,斃命者,都是血肉橫飛,肝腦塗地,以中外合計,不知死了幾千億兆人民,寧不可歎可悲!夫以爾國造此毒具,殺人惟恐不死,惟恐不盡,復存滅國、滅種心思,這樣殘忍,不講人道,死絕天良,造了無邊罪孽。 上帝豈能福汝,爾國既知崇信 上帝,殊不知 上帝乃吾母之皇兒,賞罰禍福之權,吾母操之,故於地府新設立凶器大獄,將造凶器者,一齊收入獄中受罪,諒爾等盡皆知之。今與爾婦女約,要爾回頭,贊助各教主,速速傳化國人,須要銷燬槍砲,停止戰爭,大家研究道德,講求人道,並要統一宗教,讀儒書,將來中外一家,同享太平,好不好呢?如不聽吾母之言,不肯悔心改過,仍是野心勃發,殺心不退,吾母必降大罰,令其國、陸島沈淪,火山噴焰,罡風起處,人民滅絕,世界為墟。到了那時,噬臍無及矣!未知爾等信否?」

眾夫人一齊叩頭道:「女兒輩焉敢不信,老母所言,亦是望我們好。」老母道:「爾等這樣聰明,真是靈根不昧,吾母一言,聲入心通,這幾件囑託,定能做到。吾母今夕真真喜歡了,左右侍女,快與吾母賞賜贈品,每人簪花一枝,並給九色蓮花各一朵,金丹十粒,天孫錦每人一疋,以旌異之。將來立功之後,吾母悉召爾國賢淑婦女,同聚西池,與中國女兒一體看待。今夕話已言明,爾各人宴飲去罷。」眾皇后夫人,見 老母如此褒獎,不禁喜出望外,連忙叩頭謝恩,老母復命龍女,並何、麻二祖,殷勤招待,自不必說。

卻說抱一在旁看罷,已將 老母所訓詞語,一一記在心中。真君道:「楊師弟今夕事已完畢,時辰不待,可回壇也。」抱一道:「弟子遵命。」於是上前稟辭 老母,老母嘉獎了數句,隨命真君,仍領抱一回壇。二人出了宮,少刻,到了金闕門口,抱一抬頭一望,見大照壁上,高懸天榜三張,光輝奪目,抱一道:「弟子隨仙師入門時,未見有榜,今忽懸此,弟子懇求仙師,少延一刻,要去觀覽一番,未知仙師允准否?」真君道:「天賜奇緣,焉有不允?准看就是。但不許讀出姓名來,即善也。」抱一道:「弟子遵命。」說畢,趕步到照壁之下,見左一張榜,乃是天下同善社總榜,俱貼赤金,前十名,字大如斗,光騰萬丈,從頭至尾,約有五百餘名。內中相識者,不過數名。中一張,乃紹善壇榜文,約有一百餘名,前三十名,俱貼赤金,光輝燦爛。後七十餘名,有貼金者,有硃書者,等等不一。再看右一張,乃是洱源各壇總榜,約有三百餘名,其貼赤金者,有八十名,字頗光亮,餘則硃書墨書,等等不一。

【入壇入社主人,須各勵功修,幸勿慎始怠終,而自暴自棄也。勉之哉。】

抱一問真君道:「天下同善總榜,張挂凌霄,固是應該。而紹善與洱源各壇總榜,居然懸於凌霄者,何也?」真君道:「師弟有所不知,紹壇之榜,張挂於此者,因演出這部《洞冥記》,功德浩大,故以特別旌表之。洱源各壇總榜,亦懸於此者,因洱邑善壇,甲於天下,故亦特別褒崇之也。師弟何疑焉?」抱一又問:「道德壇女榜,又懸於何處呢?」真君道:「懸於斗牛宮中,前五十名,俱貼赤金,亦大有光彩矣。」(老仙望各坤貞再加黽勉,毋怠厥志。)說畢,真君領著抱一,出了東華門,逕到南天門,霎時到了壇中,真君回宮繳敕,抱一醒來,具述所見所聞,諸生無不驚喜,佇望太平矣。欲演後事,請俟來者。

總評

⊙聖帝登極,是此書絕大關鍵,亦是天地人三才絕大關鍵。

⊙地府新聞,天宮奇事,古往今來,豈可殫述。而傳於世者絕少,洞冥一書,獨能一洩而空之,而此回載 天皇受禪登極,尤為亙古奇聞,三曹大事。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洞冥寶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