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冥宝记/38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录 洞冥宝记
◀上一回 第三十八回 上表章天皇登帝极 面圣母众女宴凌霄 下一回▶

柳真君降坛诗[编辑]

 运数于今又一更,三曹震动发欢声;

 天皇甲子新登极,万国笙歌颂太平。

【三曹喜庆,万国欢呼。】

张桓侯大帝降坛诗[编辑]

 一代英雄恨未消,谁知今日掌凌霄;吴彪枉向江边吠,魏犬空沈狱底号,

 秉烛丹心辉宇宙,扶刘浩气愧孙、曹;明朝圣帝膺图箓,方显桃园地位高。

【一片丹心,照耀千古。】

说前辛酉年三月十五日,《洞冥记》草草告成。各仙真抄录百部,先为进呈,颁发三曹之后,又奉 老母懿旨,要赶办三次龙华,收圆大会,事故繁冗,责成上皇。乃 上皇以多年御宇,备极勤劳,兹值此重大事件,万端待理,恐误事机,(敬慎如此)因向 老母上表辞职,蒙 慈恩鉴其苦衷,俞允所请。立命三教圣人会议,拟以关圣居摄,(选举得人)议定于甲子年元旦受禅登极,此事于前回中,早经露明。当时诸生,从此事乃古今绝大关键,旷代难逢,理应开一庆祝大会,以作纪念。今癸亥十二月已到,各坛善信,公推豫善一十八坛办理,择定地点于东乡玉屏山下二圣宫中,(此事发表于豫坛亦于豫坛同申庆祝布置合宜)是月朔日,各执事人等,到宫集合,协力赞襄,筹备一切,于除夕前一日,诸事方才就绪,宫中障围锦幔,遍贴贺联,门外高搭彩棚,杂陈百戏,时届申刻,诸子环立沙案,迎迓仙真。镫烛辉煌,香烟缥缈。

将近戌初,游生抱一,早已拱候冥床,少顷,桓侯大帝,宏教真君先后降临,大帝唤醒抱一说道:“杨师弟快快起来,明朝元旦佳节,乃吾二哥大喜之期,今晚子正上刻,先行受禅之礼,特命我到坛,引师弟迳上凌霄,参观大典。并奉 老母懿旨,由元旦起,至上元夜止,准令诸天洞府神仙,分班轮流,称觞上寿,其各国教主,及皇后夫人等,证果登仙者,亦概予随班行礼,同赴盛筵。(恩周天界)至天下之善信男女,有道德功善者,应令摄其生魂,准其入座登筵,共沐皇恩。(德普寰区)如系善坛女弟子,应令各举代表一人,为掌旗首领,统率众女,朝见 老母后,然后赴席,做个三会收圆张本。(为下文老母训诸坤伏豚真是收圆张本)今夕恭逢盛会,休误良辰,师弟快快随定我来,就此出坛登程去也。

当下抱一跟随大帝、真君,出了坛门,真君道:“吾柳带来二鹤,尔我各乘其一可也。”于是大帝跨上乌骓,抱一与真君各跨上鹤,仍向阴阳界,鬼门关而来,抱一俯视下方,并不见鬼差来往,且未闻亡魂哭泣之声,及到了鬼门关,亦未见一鬼出入,心中疑惑,问之大帝?大帝道:“明晨吾二哥登极,早已下敕十王,大赦幽牢,并令停刑一月,所以道路无鬼魂也。”(泽沛幽牢)言话间,不觉到了金桥,三人催动鹤马,直往前行,沿途之上,瑞气飘飘,和风蔼蔼,转瞬间到了南天门,抱一举手一望,只见门之内外,张镫挂彩,气象一新,与往日景致不同。抱一欲下了鹤,在此赏玩一番,大帝道:“不必留连。前途摆设,较此更优胜也。”抱一依言,催鹤随后,所有沿途风景,分外佳胜,不必细述。渐渐进了大罗天界,只见对面一片明霞,五色烂漫,如锦绣铺成一般,抱一心中喜幸,问大帝、真君道:“弟子从前,也曾游过金阙,前面道路,未经过如此光辉,此是何因?”真君答道:“师弟真痴呆了,如今圣帝登极,乃是绝大庆典,早命功曹仙吏,由金阙外搭出五百里彩棚,每十里设一迎宾馆,备下香茗酒果,以接待各路仙真,所以如此。师弟急速赶程,先睹为快可也。”

【天宫如是大典,数万载始得一遇,抱一以一介书生,而能置身其地,幸何如之。】

言话间,不觉已近了迎宾馆,果见有五六个仙吏,出馆欢迎,要请大帝真君三人进馆休息,大帝道:“今晚事冗,不必了。”说毕,依然赶行,沿途处处铺设华丽,招待殷勤,果历尽了五百里,俱是如此。抱一叹曰:“弟子三生有幸,方得此奇逢也。”未几,行抵白玉玉京,三人下了骑,一同进了东华门,又绕过正阳门,只见众仙济济,络绎不绝,大帝与真君,又领抱一进了拱宸门,朝天门,将到了午朝门,大帝道:“吾张先进殿禀告,并要与吾二哥,招待众宾,尔柳仙慢慢领抱一进来参观可也。”说毕,大帝踏步进内去了,真君把抱一引至午门门口,由左门而入,接连进了七八重宫殿,两边俱是朝房,忙中不及细看,及到了金阙正殿,见大院落之当中,筑了一座崇台,高约六十馀丈,上立一赤金匾额署:“受禅台”三个大字,光辉夺目,台上铺设龙凤彩疋,极其华丽。抱一方欲细细观览,真君低声说道:“师弟不可呆看,因我师徒迟到一刻,受禅礼已成,将要行庆祝礼矣。”

【禅让常事耳,而天宫之禅让尤属常事,世人若以高奇视之,非所以知圣人也。】

言未已,忽听见两廊大奏仙乐,赞礼郎官趋跄而前,站列左右,高声唱礼,众仙真佛子排班,齐立丹墀之下,真君与抱一亦随班行礼,九叩毕。大家俯伏,抱一暗暗偷窥,见金阙上面设一宝座,圣帝衮冕黄袍,端拱其上,宝座之后,又设一高座,较圣帝座位高约三四尺许,有一大圣,亦冕旒垂裳稳稳坐定。抱一知是上皇与圣帝同受朝贺,方屏息间。忽又见捧表功曹,捧上表文二封,乃是各神圣佛子仙真领衔,代表下界臣民贺表二折,一并交与读表仙官,读表仙官宣读表文,第一折系庆祝 上皇,其略曰:

伏以混沌開闢,必得
惟皇建極,始足以總理三才,民物殷繁,端資
上聖秉鈞,乃獲以維持萬世,倘非
功侔造化,曷克司此權輿。恭維
太上昊天金闕玉皇上帝大天尊玉帝陛下,
本先天清虛至真之氣,
化碧玉瑤光如意之身,
降神州北界之鄉,
因光嚴妙樂之國,惟我
淨德時王,仁政覃敷,道心堅固,我
寶月光皇后,仁慈惻隱,善氣彌綸,我
皇於茲誕生,特顯靈異,幼而純孝,早毓德於青宮,長而仁賢,遂修真於香嶺。
成至聖至靈主體,證無極無上之尊。
為諸佛之聖師,作三才之帝王。
劫歷十二億數,德大無名。
恩施十七惠慈,功高難紀。
憂民覺世,曾經不少春秋。苦志勞心,已更無窮甲子。迺者恭奉
瑤池詔命,軫念勤勞,應予
佛國長生,安享極樂。特上
尊號曰:『蒼穹十七太上聖主無上妙有玄尊』,仍統治三教聖神,以褒封
慈親左側,於戲!我
皇膺此曠典,禮所宜酬,
聖母發此慈悲,情非過分。伏願我,
上皇退政之暇,長憫我下界蒼生。
告休之餘,仍無忘塵寰赤子。是則臣等所馨香禱祝者也。第念仙凡久膺
帝眷,雖難釋戀戀之情。而
太上荷此殊榮,應同展欣欣之色。臣等為此,恭具賀表,瞻仰
天顏,無任歡忭之至。謹百拜稽首具奏以聞。

表文宣读已毕,交左右侍臣,转呈 上皇御览。又将上圣帝登极表文一折,逐一宣读,其略曰:

伏以易象卦爻,坤北乾南,至後天而退位。人寅立極, 三皇五帝,遞相傳以迄今。天道變更,人事代謝,天人之際,理相因也。第念冥漠之中,有
皇上帝,多年御世,歷數難稽,髦期已倦於勤,禪代合符乎數。然非有赫赫之大聖,不足以鎮穆穆之玄穹。恭維
太上神威,蓋天古佛,三界伏魔,協天大帝,大成義聖,
護國翊運天尊關聖帝君殿下。
精忠貫日,大義參天。
秉汾晉靈秀而生,為炎漢衰微而出。
讀春秋而紹宣聖,植萬古之綱常。
扶正統以討群奸,立千秋之臣節。
至剛至大,浩氣塞於兩間,不屈不撓,英風軼乎三國,迄乎歸真南極。
證果協天,屢顯神異於人間,大震威棱於絕域,追風赤兔,常聞鈴轡之聲。
偃月青龍,時懍刀光之跡。
方方飛鸞而闡敦,在在覺世以牖民。
故能聲滿寰區,位居左相。
扶元參化,蕩寇誅邪。
大德名之難名,大功紀之難紀。
管天地人三才之柄,掌儒釋道三教之權。
上司三十六天星辰雲漢,下轄七十二地土壘幽酆。
考察諸佛諸神,監制群仙群職。
卓哉允文允武,
偉矣至聖至尊。
迺本歲上元甲子元辰,恭奉
老母慈命,升調
上皇,召回西天同享極樂。即以我
聖帝纜承大統,正位凌霄。特上
尊號曰:『蒼穹第十八聖主武哲天皇上帝』。下仙等聞命之下,喜不自勝、慶綸綍之自天,舉歡欣之無地。竊念我
天皇功參造化,德配乾坤。
婦孺皆知,華夷共仰。
今登斯位,各分均符。
現值末劫將終,上元剛轉,普天翹瞻泰運,萬姓佇盼時雍。
所惜魔寇交訌,魚龍混雜,望治雖切,廓清為難。伏願我
天皇大展神威,力行誅殛,澂清海宇,鞏固皇圖。
文教自此昌明,綱常由茲整飭。
衣冠復舊,禮樂重興。協和萬邦,車書一統。猗歟休哉!斯為美矣。於戲!
簡元良而受禪,咸歌復旦之光華。
舉義聖以登庸,共荷上元之雨露。此固三曹上下,所同聲歡慶者也。所有下仙等代表慶祝緣由,
理合具表上呈。無任鼓舞欣幸之至,謹百拜具奏以聞。

【二折贺表,妙美极矣。三丰子读罢,口角流香,不禁五体投地,甘拜下风。】

宣读官将表文读罢,仍将表文交与左右侍驾官,转呈天皇睿览,众神圣佛子仙真等,复九叩朝参毕,大家退出。大帝与翊汉宫一班将吏,连忙招待众仙,大开筵宴,男仙宴于左边,各宫殿中。女仙宴于右边,各彩棚内。有何、麻二祖师,并圣后、太子妃等招待,陈设宾筵,约有数千席之多。又有“广寒宫”中霓裳羽衣仙乐部,分作数班,演唱梨园曲谱,以侑客觞。座上酒果芳馨,殽馔丰腆,诚极一时之盛。大帝嘱托真君,令将抱一领到各客厅观个大概,然后令到左厢入席,真君上座,抱一次座,馀陪饮者,俱是同乡证果各仙真。酒至数巡,忽见功曹二人传 老母口诏:令柳仙领抱一到 老母宴饮处,参观一番,速去勿延。真君奉命,即领抱一前往。

至则是一大院落,正西新建一宫殿,左右厢高搭彩棚,设立客座,先有入席者,概是女宾,抱一见此光景,对真君道:“弟子叩恳仙师,请少停步,容弟子大概一观,然后朝见 老母,望仙师赏准。”真君道:“准尔就是。”抱一仰观殿上,金碧辉煌,铺设整齐,殿前台阶甚高,大致一数,约有三十馀级。殿上珠帘高卷,当中设一宝座,有一女菩萨端坐其上,左右有侍女十馀人,都是翡翠明珰,妆饰华丽。宝坐之左设一席,有一仙女坐定,侍立左右者,有七位仙姬。右边亦设一席,正坐者仍一女菩萨,抱一定晴望时,乃是大士,有一女子侍立于侧,则龙女也。惟中坐与左坐二位,似曾见过,以问真君?真君道:“中坐者即 老母。左坐者乃上皇之皇后,左右侍立七女,即琼瑶宫中七仙姑也。师弟不可呆看,快随吾师前去禀见 老母。”抱一答道:“弟子遵命。”当下真君把抱一引至丹墀之下,俯伏下跪禀道:“孩儿柳长春领抱一朝见 老母一十八叩行参。”参毕,又向皇后、大士左右行参,老母说道:“柳儿领抱一到此,也是奇缘。今夕凌霄大开庆祝大会,天上神仙俱已陆续到此。吾母特别施恩,要令天下贤淑妇女,凡在善坛、善社,长斋茹素,僧尼道姑,有节行功善者,悉摄其生魂,到此赴宴,以荣宠之。并令其参观天宫美景,使他归去之后,益坚其立德为善之心,他日瑶池聚会收圆之期,方能个个到齐,始不至遗落一人也。(老母望世人,返本还原,归根复命,心情迫切有如此者,为女子者,其各知之,其各体之。)

尔元阳同抱一小子,在丹墀下面左侧侍坐,看个大概,便知之矣。真君答道:“谨遵母命。”说毕,领着抱一子,侍坐左边,忽见许多妇女,环佩衣冠,整齐而入,到了丹墀下面,一齐敛衽下拜,只听见 老母说道:“吾母心爱的女儿起来,不必多礼快去入席赴宴,宴毕而归各人依然立德立功立善,切莫自招坠落,迷昧本来,他日大宴西池,方有份也(遵依母训,定可归根)可听明否?”众妇女一齐答道:“女儿等俱听明了。”言未已,见有数侍女,手握金花数百朵,插与每人头上一枝,并每人给与红莲一朵,众妇女欢欢喜喜,一齐再拜稽首谢恩。

老母道:“两花不可遗失,善保存之,他日再会西池,好作证据也。”老母毕,即有招待员,将他们请入左厢赴席去了。老母指谓抱一道:“此乃天下贤良妇女,克尽三从四德,善事舅姑丈夫者也。”(克全妇道一流)

言未已,忽又见来了衣服朴素,脂粉不施的妇女数百,到了丹墀下,仍一齐跪拜,见了 老母满面泪容,匍匐不起。老母安慰道:“众女儿难得难得,起来起来,何悲之有,人生在世,不遭逆境,何由知女儿辈之节操?吾母宫中最重节烈妇女,他日证果,高坐莲台,列于上乘,尔等知否?但愿自今以后,益加勉励,慎勿善其始,而不保其终。如白圭然,一污玷即堕落矣。古今妇女,半生守节,而一朝失足者,岂少矣哉。尔辈须警懔也,(世之节妇,老母此言紧记勿忘)可听明否?”众妇女齐声应道:“老母训诲,乃金玉良言,女儿等定当书绅。”说毕,仍见侍女各插以金花一枝,又给以白莲一朵,各妇女复稽首谢恩。老母道:“尔女儿辈,立品能如此白莲足矣。”言毕,招待员又将他们引入右厢宴饮去了。 老母又谓抱一道:“这班妇女,乃是青年守节,贞姑烈妇,清白无污者也。”(贞节妇女一流)抱一又向外边望去,又见来了不少妇女,亦有数百之多,衣服妆饰,亦颇淡雅,到了丹墀下,跪拜亦如前状,老母道:“起来起来,都是好女子,尔等在世,能体母意,学得慈悲,长斋茹素,戒杀放生,乐善好施,福田广种,诚难得也。所愿自今以后,益力行善事,内外兼修,勿惑于左道,勿误入旁门,仍以伦理为注重,体行三从四德,以筑道基。切不可拘拘于斋素,斋口而不斋心,反放弃道德也。(良言药石,须身体力行,斯不负也。)尔等明否?”众妇女答道:“女儿等闻母之言,知所择也。”言毕,侍女仍复簪花赐莲,均各各谢恩,招待员又将他们领往左厢入席去讫。

老母复谓抱一道:“这班女儿,俱是好善之人。母也言明,不再赘也。”(好善妇女一流)抱一又向外看,见来的妇女,更觉其多,分为数班,乃是善坛信女,每班有掌旗一人,统率众女而行,举止大方,鱼贯而入,到了丹墀下,将旗插稳,然后下拜。抱一从旁窥之,旗上有一行字,系书本坛本人封赠名衔,旗分五色,每班人多寡不等,嗣后又见来了“同善社”的女众生,亦到许多,行近丹墀,跪拜如礼。

老母笑容可掬,对两班人说道:“如今世界,妇女无德,不守闺箴,三从不体,四德不修,动讲自由,辄行离异,造孽堕落者,不可胜计,吾母殷忧,非一日矣。幸近年来,得五圣大开善坛,又复组织“同善社”,度脱了不少灵根,将来吾母收回九二原人,全赖此坛社矣。尔各坛掌旗女儿,功善尤著,如大将统兵然,胜败之机,全在尔指挥调度,能尽其责,则三军用命,有勇知方,万众如一心矣。主坛首事各信女,必须正己正人,对于已入坛及未入坛者,果能循循善诱,劝导多人,得会母面,则尔等功果浩大,即吾母之孝女矣。办同善者亦然。(入坛入社妇女一流)尔等听明否?”众妇女一齐答曰:“女儿辈均已听明,谨遵 母命。”老母又道:“如今三会收圆,期限甚促,迫不及待,吾母不奈,只好宽其格以行权,无论男女,纵他前半生恶孽多端,但愿他一旦悔悟,回心向善,湔涤旧污,不蹈故辙,吾母即减其过愆,照其新立之功善,亦列入收圆会中,所谓皇天不责悔罪之人是已。未知世界坤流,能听吾母之言否?”(不听母言,时期过,后悔难追矣。)

【入坛入社妇女为 老母之所深契者,嘉其能正己正人,代天宣化也。】

老母训谕已毕,令左右侍女,仍赏给每人金花一枝,金莲一朵,掌旗者格外赐金丹十粒,紫绢荷囊一个,挂于胸前,以宠异之。(毋忘矜宠,赶速修因。)赐毕,各各谢恩。见何、麻二祖师,将他们请入左右两廊宴饮去了,抱一见两班妇女中,相识者约数百人,喜曰:“善坛善社,引度原人,真不少矣。”移时,又见有尼僧十馀人,女道士七八人进来,直达丹墀之下,合掌稽首,伏地不起,满脸泪痕,似深惭同类之稀少者。老母视之,愀然不乐,喟然曰:“尔辈只此数人耶?何堕落之多矣?(酸心语)大凡为女子者,既脱离俗网,得入空门,应该万念皆空,遵守三皈五戒,扫除六欲七情,释门体慈悲,戒定慧,总要明心见性。道门言感应,谈清净,亦要修心链性。方才算得个佛家弟子,道家门徒。今也不然,微论男女,托名入佛、入道,都是假装修链,而淫杀不戒,荤腥不除,贪于货财,耽于嗜好,造恶多端,罪无从赎,故地府中,因此辈新增孽僧、左道二狱,良可哀也!今尔数女,尚能修身了道,不堕俗尘,亦云难得,改摄尔等之魂,来见 吾母之面,并令尔等看看天宫妙景,以便他日收圆。不然,岂是容易。回阳之后,务要益加修持,并劝化尔同类之人,改其恶习,早早回头是岸,勿复流为地狱种子也。(语语中含有血泪)可听明否?起来勿悲,各人赴宴去罢。”

众女尼、女冠,领了金花、白莲,各各谢恩亦入席去了。(女尼道姑一流)当时中国各班妇女,俱蒙 老母嘉奖,并赏赐金花物品,高坐华筵。

外国皇后夫人见了,十分羡慕不已,(也知羡慕中国妇女,则世界道气,亦可望统一矣。) 老母窥知其意,命侍女将他们一齐传来,走到丹墀之下,大家一齐跪着,老母温语说道:“尔等皇后、夫人,生于外国,论其根柢,亦是吾中原人。因当日中外不通,阻于声教,故吾华之衣冠文物,诗、书、礼、乐,纲常伦理,未能逮于美、欧,(非厚于华夏而薄于欧美)然尔国代出贤辟良相,立国宪法,颇亦完全。又兼人性纯一,立心以恒,(欧人特点)复产哲学名家,精研格致,近则声光化电,巧夺天工,利于民用,日异月新,有足嘉焉。

【老母训各国皇后、夫人之言,真是垂涕泣而道,不是谈笑而这,亲爱之情,言中溢出。读这段书,须存世界一家,中国一人,主见识胸襟,始能领会得来也。】

吾母所深恨者,近年以来,造出各种枪炮,毒烟炸弹,杀人之具,愈出愈精,尔试思尔欧洲争战以来,并与吾华构衅几次,战事一生,枪林弹雨之中,毙命者,都是血肉横飞,肝脑涂地,以中外合计,不知死了几千亿兆人民,宁不可叹可悲!夫以尔国造此毒具,杀人惟恐不死,惟恐不尽,复存灭国、灭种心思,这样残忍,不讲人道,死绝天良,造了无边罪孽。 上帝岂能福汝,尔国既知崇信 上帝,殊不知 上帝乃吾母之皇儿,赏罚祸福之权,吾母操之,故于地府新设立凶器大狱,将造凶器者,一齐收入狱中受罪,谅尔等尽皆知之。今与尔妇女约,要尔回头,赞助各教主,速速传化国人,须要销毁枪炮,停止战争,大家研究道德,讲求人道,并要统一宗教,读儒书,将来中外一家,同享太平,好不好呢?如不听吾母之言,不肯悔心改过,仍是野心勃发,杀心不退,吾母必降大罚,令其国、陆岛沈沦,火山喷焰,罡风起处,人民灭绝,世界为墟。到了那时,噬脐无及矣!未知尔等信否?”

众夫人一齐叩头道:“女儿辈焉敢不信,老母所言,亦是望我们好。”老母道:“尔等这样聪明,真是灵根不昧,吾母一言,声入心通,这几件嘱托,定能做到。吾母今夕真真喜欢了,左右侍女,快与吾母赏赐赠品,每人簪花一枝,并给九色莲花各一朵,金丹十粒,天孙锦每人一疋,以旌异之。将来立功之后,吾母悉召尔国贤淑妇女,同聚西池,与中国女儿一体看待。今夕话已言明,尔各人宴饮去罢。”众皇后夫人,见 老母如此褒奖,不禁喜出望外,连忙叩头谢恩,老母复命龙女,并何、麻二祖,殷勤招待,自不必说。

却说抱一在旁看罢,已将 老母所训词语,一一记在心中。真君道:“杨师弟今夕事已完毕,时辰不待,可回坛也。”抱一道:“弟子遵命。”于是上前禀辞 老母,老母嘉奖了数句,随命真君,仍领抱一回坛。二人出了宫,少刻,到了金阙门口,抱一抬头一望,见大照壁上,高悬天榜三张,光辉夺目,抱一道:“弟子随仙师入门时,未见有榜,今忽悬此,弟子恳求仙师,少延一刻,要去观览一番,未知仙师允准否?”真君道:“天赐奇缘,焉有不允?准看就是。但不许读出姓名来,即善也。”抱一道:“弟子遵命。”说毕,赶步到照壁之下,见左一张榜,乃是天下同善社总榜,俱贴赤金,前十名,字大如斗,光腾万丈,从头至尾,约有五百馀名。内中相识者,不过数名。中一张,乃绍善坛榜文,约有一百馀名,前三十名,俱贴赤金,光辉灿烂。后七十馀名,有贴金者,有朱书者,等等不一。再看右一张,乃是洱源各坛总榜,约有三百馀名,其贴赤金者,有八十名,字颇光亮,馀则朱书墨书,等等不一。

【入坛入社主人,须各励功修,幸勿慎始怠终,而自暴自弃也。勉之哉。】

抱一问真君道:“天下同善总榜,张挂凌霄,固是应该。而绍善与洱源各坛总榜,居然悬于凌霄者,何也?”真君道:“师弟有所不知,绍坛之榜,张挂于此者,因演出这部《洞冥记》,功德浩大,故以特别旌表之。洱源各坛总榜,亦悬于此者,因洱邑善坛,甲于天下,故亦特别褒崇之也。师弟何疑焉?”抱一又问:“道德坛女榜,又悬于何处呢?”真君道:“悬于斗牛宫中,前五十名,俱贴赤金,亦大有光彩矣。”(老仙望各坤贞再加黾勉,毋怠厥志。)说毕,真君领着抱一,出了东华门,迳到南天门,霎时到了坛中,真君回宫缴敕,抱一醒来,具述所见所闻,诸生无不惊喜,伫望太平矣。欲演后事,请俟来者。

总评

⊙圣帝登极,是此书绝大关键,亦是天地人三才绝大关键。

⊙地府新闻,天宫奇事,古往今来,岂可殚述。而传于世者绝少,洞冥一书,独能一泄而空之,而此回载 天皇受禅登极,尤为亘古奇闻,三曹大事。

◀上一回 下一回▶
洞冥宝记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2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