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二 海國圖志
卷三十三
卷三十四 

◎小西洋(東利未亞二大國,別為此卷)[编辑]

○利未亞洲總說(原本無,今補輯)

《職方外紀》:天下第三大洲曰利未亞,大小共百餘國。西南至利未亞海,東至西紅海,北至地中海。極南,南極出地三十五度;極北,北極出地三十五度;東西廣七十八度。其地中多曠野,野獸極盛。有極堅好文彩之木,能入水土千年不朽者。迤北近海諸國,最豐饒,五穀一歲再熟。每種一鬥,可收十石。穀熟時外國百鳥皆至其地,避寒就食,涉冬始歸。故秋末冬初,諸近海地獵取禽鳥無算。所產葡萄樹極高大,生實繁衍,他國所無。地既曠野,人或無常居,每種一熟,即移徙他處。野地皆產異獸,因其處水泉絕少,水之所瀦,百獸聚焉。更復異類相合,輒產奇形怪狀之獸。獅猛能與虎鬥,虎豹熊羆之類不一,故土人多以田獵為業。貴人亦時出獵,搏獅虎為娛。界內名山有亞大蠟者,在西北。天下惟此山最高,凡風電露雷皆在山半,山頂終古晴明,視日星最大。昔人有畫字於灰土者,曆千年不動,無風故也。國人呼為天柱。此方人夜睡無夢,甚奇。有月山,在赤道南二十三度,極險峻,不可躋攀。有獅山,在西南境,其上頻興雷電,轟擊不絕,不間寒暑。其在曷噩剌國者,出銀礦甚多,取之無窮。其在西南海者,曰大浪山,其下海風迅急,浪起極大,商舶至此,或不能過,則退歸。西洋舶破敗,率在此處。過之則大喜,故亦稱喜望峰。此山而東,嚐有暗礁,全是珊瑚之屬。剛者利若鋒刃,海船極畏避之。凡利未亞之國,著者曰厄入多(即伊揖國),曰馬羅可(即摩羅果國),曰弗沙(即都尼司國),曰亞未利加(即東阿未利加各國),曰奴米弟(即南阿未利加土番),曰亞毗心域(即阿邁司尼國),曰馬拿莫大巴(即山牙臘土蠻),曰西爾得(在西未利加洲,未審何國)。其散處海中者,曰井巴島,曰聖多默島,意勒訥島,聖老楞佐島。利未亞西北有七島,福島其總名也。其地甚饒,凡人生所需,無所不有。絕無雨而風氣滋潤,易長草木,百穀亦不煩耕種,播種自生。葡萄酒及白糖至多,西土商舶往來,必至此島市物以為舟中之用。七島中有一鐵島,絕無泉水,而生一大樹。每日沒,即有雲氣抱之,釀成甘水滴下,至明旦日出,方雲散水歇。樹下作數池,一夜輒滿,人畜皆沾足焉。終古如此,名曰聖跡水,言天主不絕人用,特造此奇異之跡以養人。各國人多盛歸,以為異物。

《地球圖說》曰:亞非利加大洲,東界紅海,並印度海,西南界大西洋海,北界地中海。百姓約共九千萬。地當赤道正度,天氣極熱,中有曠野,浩浩無涯,水草皆窮,人馬難行,惟駱駝尚可奔馳。雖七八日不飲,亦無妨。然間有水草數處,可經過而飲焉。以上皆人跡經曆之地,至其腹地,無人經覽。但遙見一高山,名月山。長亙州中央至西而東而已。州東有三島,一名馬達加葛(又名馬狎甲),係是洲管轄。二名冒勒突,係英國管轄。三名埔耳防,係佛蘭西管轄。西邊有四島,一名加那利,係大呂宋管轄。其餘馬太拉、亞鎖、利綠頭三島,係葡萄牙國管轄。此州人民,膚黑髮鬈,鼻扁唇厚。不好學,不甚聰明。農少牧多,在昔此洲北有大城,極多書院,文學有名,今無是矣。是方有夷及多一處,即一千八百餘年前,馬利亞避猶太國加害旅寓之地。所述之教,大半祀偶像,小半回回教,而耶穌教間或有之。土產架非、葡萄酒、五穀、橄欖油、藥材、樹油(可造番鹼)、乳酥、百果、木料、象牙、獸皮、獅、象、犀、虎、蟒、虺、駝鳥。復有極大之白蟻,能作土宮舍,高至丈餘。有二大江,即尼羅江與黑江是也。是洲極南,昔荷蘭國人所踞。嘉慶十年間,英吉利國據之。洲北夷及多界內,有極高之古跡,狀如塔,其至高者有七十丈。更有異樣石人古跡,世遠年湮,被沙土埋掩,僅存其首形狀人頭獸身,統體約十三丈,四足俱全,前二股間,與前右足上,俱有廟宇,乃後人去其砂土,獲此大觀也。

《地理備考》曰:天下五州最難盡悉者,乃亞非裏加州也。地當赤道,災氣蒸為瘴癘。隔以沙漠,多毒蟲惡豸。他國人到,輒病死,故自古未通。英吉利商常往探之,或染瘴死,或為土番邀殺,迄不得要領。又用火輪船,從尼日爾河下遊駛入,水手半途死亡。惟遇見高峰橫亙,別無所聞而歸。故至今惟知沿海四面,其腹內山川人物,地勢土產,則不能周知。所有部落之名,僅得諸傳聞而已。其地在亞細亞之西南,以羅針視之,正當坤申之位。南北一萬八千,東西闊處一萬六千里。

亞非裏加州,緯度距赤道自北三十八度起,至南三十五度止;經度自巴黎斯第一午線西十九度起,至東四十度止。南北相距一萬八千里,東西相去一萬六千五百里,地面積方七百五十萬里。其地居熱道者多,居溫道者寡。海邊尚覺清涼,其餘熇烈異常,域中尤為酷熱。水土猛烈,瘴癘流行。十二時寒熱相間,即土人亦屬難堪。易季之時,雷電風雨交作,熇烈稍減。即霽,其熱如故。《外國史略》曰:利未加州,北極出地三十七度二十分及南極出地三十四度五十分,偏東五十一度至偏西十七度三十三分,廣袤方圓六十萬里,廣一千零二十里。西南皆抵大洋海,北極地中海,與歐羅巴相隔以危亞達海峽,東與亞西亞微地相連,而以西紅海為界。此洲地雖大,但沿海邊,直而不曲,少泊舟之處。其江河駛入內地,亦不長廣。西方最大者曰尼額河、加瓦拉河,未詳其源。其曠野四面沙礫,而中央如嶼,間豐水草。北地之山高者千百丈,上有廣坦。海濱天氣,長熱如夏,惟極南北之地應乎四時。故以西洋各國之強,而不侵其內地。且至今商旅,亦惟在海口貿易,莫知其中央情形焉。獸多獅、虎、豹、象、駝、鹿、水馬、犀牛,其鳥多翠翎,駝鳥尤異常,俱不鳴,產駝鱷怪異。草木春萌秋落,與亞西亞州相仿。但其民惰,地荒,不知工作,故可用之物少。其居民大半卷發黑面,扁鼻白齒。多土蠻,以語音別其宗派支類。外國舟船過此,多掠其黑人,販賣為奴婢。近日英人禁之,然居此地之教師,多死於煙瘴。其地可分三分,為南北中亞非利加。

《瀛寰志略》曰:亞非利加北土,在紅海西南岸者,近亞細亞,故麥西國開風氣獨早。在地中海南岸者,近歐羅巴,故非尼西亞國啟疆於前,意大裏亞耘鋤於後。迨回部既強,噬滅殆盡。麥西既隸土耳其,曩時文物之盛,已掃蕩無遺。而地中海南岸諸部,乃半化為蹻蹠之巢穴,時勢之變遷,可慨也夫。

《瀛寰志略》曰:按:北亞非利加之東,偏地多沙漠,本不毛之土。獨麥西得尼羅河之淤灌,變為沃壤。其西北境之蘇爾士(又作蘇葉),又與阿伯猶太接連。故東方夷族,上古時即轉徙至此,其創製規為,遂為歐羅巴開風教之始,曆數至一千數百年,可謂盛矣。惟立國鳩民,僅傍尼羅河蜿蜒一帶,無地可擴,無險可守。故波斯、希臘、羅馬諸大國興,麥西恒為之臣。迨回部既強,遂為所吞噬,而名土變膻俗矣。盧比阿本麥西南部,其種人雖雜野番,自昔別無立國。阿邁司尼,不歐不回,自古為土番部落,或謂其國尚有規模,不至如泰西人所雲之荒陋。然較之麥西,不啻有華夷之別矣。所奉者天主、大秦二教,其實大秦教,即波斯舊奉之火祆教。而大唐之名,則中土訛傳也。

又按:由西印度西行,有小島曰亞丁,英吉利所據也。由此入紅海,西北四千里而港盡,至麥西之蘇爾士,行旱路一百七十里,即地中海之東南隅。再舟行七千里,出直布羅陀海口,即大西洋海,較之紆回南向,繞阿非利加之西境,至極南之岌樸,而始轉舵東北者,計裏約減二萬,計程約近一月。惟蘇爾士隔旱路一百七十里,舟楫不能通行。《海國聞見錄》謂恨不用刀截斷者,即指此也。近年英吉利襲火輪船遞送文書,由印度海駛至亞丁入紅海,至蘇爾士行旱路,至地中海東南隅。彼處有火輪船接遞西駛,出直布羅陀海口,火輪船行駛甚速,不畏風浪。而計程又近二萬里,故五十日可達英倫國都。自明以前,歐羅巴通中國,皆出此路(說詳回部四國)。向言北人使馬,南人使船,僅就中國江河言之。若以例西洋諸國之渡海,真有大小巫之判矣。

○厄日度國(即伊楫國)

《地理備考》曰:厄日度國(一作厄日多),在亞非裏加州東北,北極出地二十三度二十三分起,至三十一度三十七分止;經線自東二十二度十分起,至三十三度二十二分止。東枕紅海暨蘇挨斯徑,西連的黎布裏國,暨裏比亞沙漠,南接盧比亞國,北界地中海。長寬皆約一千七百五十里,地面積方二十四萬里。煙戶四兆餘口。通國分為上中下三處。其上中之東西二方,岡陵綿亙,地勢如穀。其下者平原廣闊,溪渠間隔。河之長者一曰尼羅,南北通流。湖之大者曰門薩拉,曰美利,曰布爾羅,曰馬略的。河濱膏膴,餘地砂磧。而隴畝之肥磽,視河水之消長。每歲夏至水長,秋後水消。若長不過甚,則年必豐稔,否則歲必荒歉。土產穀果、麻靛、綿花、紋石等物。禽獸蕃衍,駝馬尤良。地氣熇烈,陰雨甚罕。四季之內,非春即夏。沙漠薰蒸,瘟疫傳染。不設君位,歸屬於土耳基亞國,派有總管。奉回教,其餘各教,有奉之者亦不禁。貿易輻輳,國本古時巨邦。周威烈王時,曰爾西亞國奪之。越二百載,復為亞勒山德黎君,率師攻克,身後諸將分據。及羅馬國王兼並其地,歸為一統。羅馬衰弱,又為天方回國所奪。宋理宗淳祐中,天方國駐防軍士叛亂,自推一首領為王,屢次交兵,終為土耳基亞國所克。嘉慶三年,佛蘭西國軍攻克之。越三載,仍歸其地於土耳基。自後歲派總管一員統轄。其地分國二十五部,曰加義羅,建於砂磧中。曰吉裏烏波,曰北爾卑義,曰師卑,曰米加馬爾,曰忙蘇辣,曰達迷耶大,曰給比爾,曰當達,曰美黎,曰美路,曰內日勒,曰福阿,曰達馬路,曰亞勒山德黎,曰德基塞,曰亞德非,曰白尼隋佛,曰發雍,曰迷尼亞,曰蒙發祿,曰西於德,曰齊爾白,曰給內,曰挨斯內。其通商衝繁之地七,此外尚有兼攝之地數處。大者曰西烏阿,曰科日拉,皆在西方。曰哥塞義爾,曰蘇挨斯,皆在東方。

《外國史略》曰:亞非利加東北方,土爾基人所據之麥西國,亦名埃及多。南及黑面人地,北及地中海,東北為蘇益微地,與亞拉回國相連。東及紅海,西及曠野。廣袤方圓七千五百里。有尼羅河,兩邊窄穀。居民三百萬,居住邑鄉約二千五百。尼羅河通流焉,河在北方,分兩支,流入地中海。河邊地每年水漲時可耕,餘地多沙,產綿花、五穀、棗、南果、麻苧。水溢則田盛,不則多旱。有螞蚱、田鼠及各蟲壞稻,故豐年不免於饑。民工藝術,奉僧如神,嚴禁出外,國各自為主。於周顯王時,白西國王來攻,毀佛菩薩像。希臘王隨之,遂降全國。其後將軍攝政稱王,召納賢士,遂為人材所聚。漢成帝建始二年,羅馬將軍麥西,為立部頭目治之,與希臘通商。今耶穌門徒,於此傳教。迄唐貞觀十三年,回回族強據其地,遂自立國,侵辱耶穌門徒。明武宗正德年間,土耳其又奪其地。嘉慶二年,佛蘭西將軍那波倫者,領兵圖取此地,欲由此渡海攻印度。英軍扼尼羅河口,焚虜佛船,以拒其進。是時土爾基兵帥甚聰明,尤滅弄權之驍騎,招士通商,訓練陣法,與列國無異。又得英兵之助,故佛蘭西戰不能敗。但其君重賦病農,官祿有餘,生民塗炭。每年征餉,約銀六百七十五萬兩。軍士四萬八千,其上中下戰艦甚多,故使費大。

居民大分別,惟土人及西臘人尚耶穌教,此二族與猶太人,率皆口訥。其亞拉回人則甚巧儈,然操權者多土耳基人。

麥西國與亞未利加,內地多相連,商販結群而來,販黑奴至此,賣與地中海各邊界。產綿花、五穀。

國分三分,為下中上,其都曰加以羅,居民二十萬。其街狹窄,屋宇汙穢。亦通商。上尼羅河,有大塔,高六十丈,周六十九丈,用十萬人建造,經二十年乃成。四方瞻仰讚美。上麥西國,曠野有大城,海邊亦有古城。曰亞勒撒爹,昔係地中海之廣港,商船雲集,今已衰,隻六千居民而已。羅悉他係美邑,希臘人居之。居民萬六千有奇,日益生聚焉。

案:此洲至今未與廣東通市,然不獨此一國也。西圖又謂伊揖國,又謂麥西國,《元史》作馬八爾國,其餘爾河,即泥祿河也。

伊揖國,在阿未利加洲之東北。東界阿細亞州內之都魯機,北界地中海,西界特黎波裏,南界東阿未利加各國,即利瑪竇所謂黑入多是也(《職方外紀》作厄入多,《坤輿圖說》作厄日多)。格羅都城為著名之國,聞者起敬,然其史書久湮,故人物之本源,朝代之沿革,均無稽考。雖書籍所述極其榮華富貴,亦無遺跡可征(按:《坤輿圖說》載天下七奇而厄日多國居其二。一曰尖形高台,乃多祿茂王所建,基方一里,周四里,高二百五十級。每級寬二丈八尺五寸,高二尺五寸,皆細白石為之。共高六十二丈五尺,頂上寬容五十人。造工者每日三十六萬人。二曰法羅海島高台,亦多祿茂王所建。依山為基,細白石築成,頂上安火炬,夜照百里外海舶,俾識港路。此皆所謂榮華富貴之事也。然此雲無跡可征,豈今皆湮沒耶)。惟聞上古西梭特力士,實為著名之王,曾征服阿細亞洲各國,攻至中阿未裏加洲之地。今底彌士部落,尚有石像遺跡。旋又攻服由士西利阿、阿西裏阿、巴社達達裏等處,名聞諸國。至三彌尼達士王,往攻阿未裏加之北隅敗績,並本國為巴社襲奪,賴國人不服巴社,遂有阿力山達起兵恢復。同時才傑並出,有比多裏彌士等,興工作,教技能,遂一變伊揖為聲名文物之國。以額力西之技藝,先原得自伊揖也。在耶穌未紀年以前,曾為隔海之意大裏所據。一時雖不幸,而機巧技藝亦得意大裏國之傳授。至耶穌紀年七百(唐嗣聖十七年),為回教阿丹所攻服。阿丹仇視別教,遂將比多裏彌士等之書,盡毀於火。伊揖之人,日漸荒陋。及破走巴社,恢復本國,始復學習舊藝,然終不及額力西。後又為都魯機所奪,設巴劄理政事。其伊揖之麻米錄種類,本皆奴仆後裔,恃其蕃庶,反仆為主,自立頭目,稱藩於都魯機。至千五百十六年(明正德十一年),遂欲自王東方,攻擊都魯機邊境,都魯機雖興師誅討,然蠻種善騎射,好背叛,不屬巴劄統轄者居半。

千七百九十八年(嘉慶三年),佛蘭西兵侵伊揖,被英吉利襲其後,敗績而退。於是伊揖巴劄乘間,驅麻米錄種人出境,遂亦叛都魯機,自立。盡復昔時藝業、法律,並鼓勵國人習歐羅巴之技能,國勢復振。當阿丹被阿都哇哈攻擊時,伊揖統兵往助,代奪回墨加、默德那二部落,乘勝遂攻都魯機,得俄羅斯和解,令都魯機割出幹底阿、西利阿兩部落,歸於伊揖,兵始寢息。阿丹人居斯者,自設官分理,然亦必由伊揖巴劄定奪,納錢糧,調丁壯,均由司官經手。國賦有三,一田地,一丁口,一稅餉。歲征地土錢糧銀二百四十萬員,丁口銀三十二萬員,歲餉銀五十九萬員,共三百三十一萬員。除曆年起解觀士頓丁羅布爾銀八萬員,餘銀存留伊揖,以備支發。凡克力士頓教、由教之人,男丁十六歲者,按名納時,令十三枚至五十枚不等。貨物止稅八口,歲征銀千七百六十萬員。除國中支給,尚餘銀百萬員。軍伍昔強,未嫻紀律,近得歐羅巴訓練之法,隊伍雄甲東方。千八百三十四年(道光十四年),計兵七萬四千。近復設武備館,延歐羅巴教師以訓年少。餘丁萬有四千,月支經費銀六千員。並設鑄炮局,器械局,火藥局。有大兵船九,中兵船七,小兵船三十。幅員十三萬方里,戶口二百六十萬有奇。原居土著曰果斯,十六萬口。餘俱阿丹、都魯機之由教,阿未利加之額力教,歐羅巴洲之克力士頓教等人,先後流寓。土番奉克力士頓教,面貌豐滿,顏色黃黑,目圓而明,鼻高而直,唇粗發黑,好貿易。外似淳和,內實貪猾。一見如故,以諂為欺。國中阿丹人多業農,都魯機人多營士宦,額力西人與由教人多事貿易。尚有歐羅巴、阿未利加之人,各習一教,雜處一方,判如胡越。自巴劄力興文教,設印書館,才藝日出。惟衣食儉樸,富者戴小帽,內服棉,夏小衫,外服呢袍。女則頭罩紗帕,衣以絲發。所食無非蔬菜羊肉。貧者周身裹布,啖麵嗜酒,並吸食自造之鴉片。國中多河道,最長者奈爾河(即《坤輿圖》之泥祿河,長八千八百里,分七道入海者也),源自阿未利加洲內,至羅阿伊揖出海,未詳里數。土產稻、穀、麥、棉花、洋靛、牛、驢、駱駝。由阿未利加買回貨物,金及象牙最多。領大部落三,小部落百四十有一。

羅阿伊揖,猶華言下伊揖也。東界海,東北界阿西阿洲土魯機,南界先特臘爾伊揖,西界西阿未利加曠野之地,西北界特黎波裏,北界海。領小部落四十有八。

先特臘爾伊揖,猶華言中伊揖也。東界海,南界阿巴伊揖,西界阿未利加曠野之地,北界羅阿伊揖。領小部落三十。

阿巴伊揖,猶華言上伊揖也。東界海,南界東阿未利加,西界阿未利加曠野,北界先特臘爾伊揖。領小部落六十有三。

國中有湖四,麻裏阿底市湖、摩羅士湖、緬沙力湖、麥吉機倫湖。河道除奈爾河之外,尚有運載河五,阿力山特厘阿河、阿沙臘河、彌利河、阿時多安河、摩伊市河。

○重輯(原本無,今補)

《職方外紀》:厄入多大國,在利未亞之東北,自古極稱富厚。中古時,曾大豐七年,繼即大歉七載。當時天主教中,有前知聖人,名龠瑟者,預教國人廣儲蓄,罄國中之財悉用積穀,至荒時出之,不惟救本國之饑,而四方來糴,財貨盡入其國,故富厚無比。至今五穀極饒,畜產最蕃。他方百果草木,移至此地,即茂盛倍常地。千萬年無雨,亦無雲氣。國中有一大河,名曰泥祿河。河水每年一發,自五月始,以漸而長,土人視水漲多少以為豐歉之候,最大不過二丈一尺,最小不過一丈五尺,至一丈五尺,則歉收,二丈一尺則大有年矣。凡水漲無過四十日,其水中有膏腴,水所極處,膏腴即著土中,又不泥濘。故地極肥饒(案:此與暹羅真臘同),百穀草木俱暢茂。當水盛時,城郭多被淹沒,國人於水未發前,預杜門戶,移家於舟以避之。去河遠處,水亦不至。昔有國王專求救旱澇之法,得一智巧士,曰亞爾幾默得者,為作一水器以時注泄,即今龍尾車也。國人性極機智,好格物窮理之學。又其地不雨,並無雲霧,日月星晨,晝夜明朗。夜臥又不須入室內,舉目即見天象。故其天文之學,考驗益精,為他國所不及。其國未奉真教時,好為淫祀,即禽獸草木之利賴於人者,如牛司耕,馬司負,雞司晨,以至蔬品中為蔥為薤之類,皆欽若鬼神,祀之或不敢食,其誕妄若此。至天主耶穌降生,少時嚐至其地,方入境,諸魔像皆傾頹。繼有二三聖徒到彼化誨,遂出有名聖賢甚多。其國女人,恒一乳生三四子。天下騾不孳生,惟此地騾能傳種。昔國王嚐鑿數石台如浮屠狀,非以石砌,皆擇大石如陵阜者,鏟削成之。大者下趾闊三百二十四步,高二百七十五級,級高四尺。登台頂極力遠射,箭不能越其台趾也。有城,古名曰孟斐斯,今曰該祿,是古昔大國舊都,名聞西土。其城有百門,門高百尺,街衢行三日始遍,城用本處一種脂膏砌石成之,堅致無比。五百年前,此國強盛,善用象戰,鄰國大畏小服。象戰時,以桑椹色九象,則怒而奔敵,所向披靡。都城極富厚,屬國極多,今其國已廢。城受大水衝齧傾圮,尚有街市長三千里,行旅喧闐,百貨具集,城中常有駱駝二三萬。

《每月統紀傳》曰:伊揖國,古史雲麥西國,在阿非裏加東北地方,國之東北有小地與阿細阿之西相連。自古執迷不與外國人交接,恐亂風俗。王一人,掌國政。早起,覽各部文書畢,即進廟,聽修道會長之訓諫。宴食甚淡,嚴禁奢華。兄弟姨姊,自相娶嫁。僧為國大師,各官恭敬之。其僧傳輪回之佛道,流布印度國,遠至中國、日本國也。麥西國不殺生,崇陰陽。又有旁教,或拜日,或拜火,甚或敬牛如神,此又其國中之旁門外道。喪事貴人敷以香油,殮以膏藥,可存千年。孝子修屍室,竭盡家資。古王者建塔四方,高七十七丈,各方一百十丈,雖三千餘年其塔還存。麥西人將葬屍,先令官察究博訪其先世陰騭,人若作惡,即不許出喪,不許祔先人之窀穸,而辱棄之。所葬之屍,數千年不壞不腐,現有尚存者。國中古跡,不可勝數。間有古殿城邑傾頹,各處尚存。城有百門,寬大勝京都。古時麥西國之人,勵賢養才,能文作書,與漢人隸字不甚相遠。其僧儒等,當夏月,則測星,相距日月交食,合朔弦望,節氣交宮,按時記風雲雷氣流星諸象節氣,以實測驗。其地無雨無霜,終古晴明,故可以觀察星宿,考製曆象(案:所述與《職方外紀》說合,與《四洲志》亦合)。多出聖賢,毓靈孕秀。醫內科有定製,據法醫病,不據法誤人者罪死。其地四方平坦,是以築岑丘為所居。泥祿大河,每夏水至苗隨,水長不惟無澇患,反藉以肥田疇。倘河漲不及度,則受荒旱之災(與《職方外紀》合)。其國當帝舜年間,君為那阿之孫,初創立國,是名麥西喇音。其後阿細曼塔喇接位,侵夷建城,國始興隆。當夏朝間,遊牧侵國,並征服之,移都南方。當商朝間,約色弗為相國,且補七荒年之缺。近世益盛。(案:此國救荒之法亦見《職方外紀》。)

《萬國地理全圖集》曰:亞非利加各國,皆在海濱,其內地係沙漠遊牧之地。東北曰麥西,或埃及多地也。在紅海之邊,中間所流之河,稱曰尼羅。自南之北,每年一次漲溢,以沃田土,若灌糞培植。但河水不至之處,則沙確而已,是以近河人戶雜居,但離此不遠,即無人之地。麥西國自古有名,於商朝年間,國家興盛。所築之塔,高大尚存,其墳塚如殿。及於今日,有人不遠萬里以觀此古跡。然古民雖藝術超眾,尚固執異端,所拜之神,係禽獸蟲蛇等物。外國知其富財帛,又知其懦弱無謀,不得不攻擊取國,而服土民為奴。始則羅馬國攻取之,久操其權。繼則回回族犯境而據之,近日土耳基王又派總師代為辦政,造戰艦演士卒,與西國不異,故兵勢大盛,亦占據其主之土。但各國強之使還侵地,現又貢進士王也。然其居民見迫脅,千磨萬難,農夫苦劇,老弱轉乎溝壑。其國出五穀、棉花、蠟、藥材等貨,所得餉銀每年九百三十三萬兩。其軍十二萬丁,其居民二百五十萬丁,其大戰艦十四隻。其王雖聰明,但因養兵之多,錢糧不敷國用。其大埠頭稱曰亞勒散特亞,古時著名,今亦通商之港口也。其都城曰加以羅,居民三十萬,古時殿屋、頹牆、壞壁,其塚陵內之屍,雖曆三千年,因傅以香油,尚得存留。麥南曰怒北,天氣最熱,惟尼羅河濱,猶可耕田。此外一片沙漠,浩渺如海。野蠻無賴,劫奪行旅,販賣人口,其王力不能禁。麥北曰怒南,係哈北國,在山嶺中,地瘠少物產,居民好鬥,崇異端。因五穀不多,故食牛肉,啖腥茹血。嚐有生蠻侵其國,人猛如虎,以穴為屋,以蝗為食,累攻居民,非烈戰不能掩殺也。

○阿邁司尼國(即《職方外紀》之亞毗心域國也。《元史》作俱藍國,今未與廣東通市)

阿邁司尼國,東距海,西距曠野,南界阿匽,北界盧比阿曠野。境內重山峭壁,而穀中平壤,多堪播植。厥土惟中,中地居伊揖邊界。自古凡攻勝伊揖之人,皆未深入其地。聞其國之王與郡(郡,妻也),皆出梭羅汶之後裔。嗣有伊揖之比多裏彌王,好遊覽,欲遍知沿海港口,遂至其國之阿鬆語部落(即阿都裏之市埠也),見象牙充積,收購回國,且擇其名勝留題墨跡。自後商舶踵至,市易雲集。其國史書在耶穌未紀年以前,俗奉由斯教(由教,即回教之最舊者,佛經謂之婆羅門。在麻哈麥以前,猶中國孔子未生,先有儒教也),至千四百年(明建文三年),有伊揖之佛魯曼底士仕於其國,尊寵用事,遂遍勸國中改奉克力斯頓教。其馬哈墨回教之主,從未至此(原書中稱回教曰馬夥沒教,或曰馬賀墨頓教,又曰麻哈密教,皆音之轉),是以境內所崇之教,毫無歧雜。伊揖與阿丹兩國之人值世亂時,多於此避隱。其地為西洋與印度商旅之要津,於千有六百年(明萬曆二十八年),有西洋戈未含等,由伊揖至此,勸導國人,改奉加特力教。千有六百二十年(明泰昌元年),續有博學之教師巴依士亦至,大行其道,遂煽惑蘇士尼阿士王,往遊羅汶國都,並勸將加特力教頒行部落。迨後西洋之人不復至,日久年湮,幾忘其有此國。後有墨魯士遊是邦歸,紀載稱述。雖有點綴鋪張,而與逝日沙爾所論,大略相同。其國都建於萬那,曆代一姓傳嬗,政事皆專製於王。近因西南阿匽國之土蠻牙爾臘,憑陵各部,乃各畀兵權,俾自專征討,由是大權旁落,臣下斬殺自由,且釁起蕭牆,內亂不已。非骨肉爭位,即權貴弑奪。所幸遍國中人,隻服王家,不知他姓。故雖強臣擅國命,不敢篡王位。必奉一王家舊裔,守府屍位。近則疆域大半為牙爾臘侵據,部酋皆牙爾臘種也。風俗與伊揖阿丹略同。向聞此邦舉動狉獷,無異野人。近始知傳言過實,惟於宴筵好啖生肉,並聞牧人餒餓,即割牲肉以充饑,立塗創口,驅行如故。國人犯死罪者,官自斬割,不假手於人,即極酷慘,亦無難色。皆由屢遭內亂,頻年戰鬥,故嗜殺成性矣。

土著皆由斯種類,粗野多髯,性耽曲糵。大袖束帶,庶人戴白圓帽,貴者帽前尖角,以別等差。室皆苫覆鬆柱,曲梁不加斫削,廟宇亦然。惟多建山巔,為國中之一景。性喜繪事,宮殿廟宇署廨廬舍,莫不懸圖畫,金碧燦然。婚姻男女相悅,則請命女父,一諾即可,交臂而返,俟過數月,始同入廟禮拜。其富貴者頗知昏禮,婦人用事能約束其夫,然結縭不難,分衿亦易,故伉儷鮮克有終。所奉克力士頓教,以伊揖國都之大僧師為宗主。音語間隔,故所學終不深徹。且其教中又雜以由斯之規矩,戒宿戒食,童割勢皮(據此知由斯教是回教)。旋又參以羅汶國加特力教中之規矩。紀載前賢生期甚多,入廟禮拜慶祝,幾無虛日。廟宇各懸前賢遺像,惟不雕塑泥木(案:此處可證加特力與波羅士特二教不同處)。國中亦有道觀,規矩嚴肅,如歐羅巴。凡道士一入觀後,即不得預世務。文字音語,略近阿丹。文字以唵哈部落為宗,惟各部音語不同,侏亻離龐雜,最難習學。其書籍僅有《前賢行實》一書,乃伊揖編年之史。而阿邁司尼又用本國音語,按由斯史法譯國中,其教人誦讀者,皆僧師也,文學不過如是。

其牙爾臘蠻夷,身短麵紫。若久居平地,反變為黑。其蠻又分數種,最強者曰波蘭牙爾臘,次則阿卓牙爾臘。惟本國土著差淳良,生蠻則汙穢罕倫,用不洗之牛腸,束發係腰,周身塗膏為飾。如遇爭鬥,不問男女老幼,虜殺必盡而後已。能鳧水,耐苦勞。其器械無鐵,純用銳木。火煆而油煉之,其鋒甚利。每突陣呼聲殷地,設非勁敵,不無震撼。若能敵其始銳,乘其衰竭,亦即敗北。無教門廟宇,或拜穹樹,或拜星月。近得阿邁司尼之地,亦漸改暴獷,化入回教(此亦以由斯教為回教)。其人多壽命,勝於本國土著之人。尚有一種曰山牙臘,黝麵鬈髮,居北依爾阿彌河濱。山澗炎溽,榛莽茀茂,土蠻雜處其中。晴庇樹陰,雨藏石洞,暴獸肉為幹脯。其地為本國各頭目之獵場,秋冬蒐狩,意不在得獸,而在擒山牙臘為奴仆。然山牙臘雖無戰馬火器,恒死鏖拒敵。

國南之沙滿山最高,重疊起伏,綿亙嶇險,甲於他國。每有山巔凹坦,石碟四周,天然若寨者。其崖鬥絕,非繩梯莫上。當國中被兵之日,王家宗族多於此避亂。山南部落未悉,惟臘馬爾蘊山,為歐羅巴商舶由紅海進口之路,故得知其詳。河以奈爾河為最大,源出沙滿山,其上遊曰蘭比阿湖,四圍皆大山,湖受四山之壑,由東宣泄出,謂之北依爾阿厘河。逶迤北流,直至盧比阿曠野,始為奈爾河。又西南諸山,溪澗涯焉。北至伊揖國都,分七道而注之海。土產大麥、蜜糖、馬、棉花、足金、水晶、桶布、槍刀、象牙、各種香料,領小部落百三十有一,以萬邦為首部,亦曰根達。(原本)

○重輯(原無,今補)

《職方外紀》曰:利未亞東北,近紅海處,其國甚多。人皆黑色,迤北稍有白色,向南漸黑,甚者色如漆矣,惟齒目極白。其人有兩種,一在利未亞之東者,名亞毗心域(即阿邁司尼國及中阿利未加諸國,所謂顏色稍白者)。地方極大,據本州三分之一。從西紅海至月山,皆其封域。產五穀五金,金不善煉,恒以生金塊易物。糖蠟極多,造燭純以蠟,不知用油。國中道不拾遺,夜不閉戶,從來不知有寇盜。其人極智慧,又能崇奉天主。修道者,手持十字,或懸掛胸前,極知敬愛西士,篤默聖人,為其傳道自彼始也。王行遊國中,常有六千皮帳隨之,仆從車徒,恒滿五六十里。

《地理備考》曰:盧比亞國,即亞比心域國之東境也,在亞非裏加州之東北界。其國地,北極出地九度起,至二十四度止,經線自東二十六度起,至三十七度止。東枕紅海,西連尼吉裏西國,南接亞比西尼,暨哥爾多分二國,北界厄日度國。長三千里,寬二千里,地面積方三十萬里,煙戶二兆餘口。東南峻嶺重疊,川穀間隔;西北沙漠遼絕,隴畝寥寥。其尼羅河各支派,由南而北貫於其地。河濱膏腴,土產麻、麥、米、煙、酒、甘蔗、綿花、沈檀香、烏木、象牙、金砂等物。鳥獸充斥,駝馬最良。地氣酷熱,人物難堪。不設君位,民人自主。道光二年,始歸厄日度國兼攝。奉回教,技藝疏庸。貿易豐盛,多與厄日度國人交易。國分四部,一盧比亞,一哥辣,一塞那爾,一北日斯。其通商衝繁之地七。

亞比西尼國,乃亞毗心域國都也。一作阿邁司尼,皆音轉相近,在亞非裏加州東北,北極出地七度起,至十六度三十分止;經線自東三十三度四十分起,至四十一度止。東枕紅海,暨亞丁海灣,西北連盧比亞國,南接亞德爾地,暨劄加山,北界奴比亞國。長二千三百七十里,寬二千餘里,地面積方四十五萬里,煙戶三兆餘口。地勢嶄岩,岡陵重疊。河之長者曰藍河,其亞勒加、馬勒波、丹德爾、合瓦土等河則次之。田土肥饒,土產麥、粟、麻、蜜、大麥、綿花、木料等物。禽獸蕃衍,獅豹山狗,尤為充斥。地氣溫和,惟紅海一帶,頗為熇烈。霹靂不時,風雨交作。自五月至十月,滂沱傾注,有礙行人。國政諸酋分攝,所奉之教,乃天主、大秦二教相參。技藝疏慵,製造寥寥。除日用所需器皿布匹外,餘無所見。貿易淡薄,土人怠隋。通國分為七小國,曰的給勒,曰公達爾,曰昂哥卑爾,曰昂合拉,曰昂哥,曰那勒亞,曰薩馬拉。

又曰:葛爾多番國,在亞非裏加州之東北,北極出地九度起,至十五度止;經線自東二十三度起,至三十度止。東北界盧比亞國,西連達爾大國,南接嶽山。長約一千五百里,寬約一千二百里,地面積方約二十二萬里,煙戶一兆餘口。沙漠環繞,南方山陵參嵯。河之大者名曰巴勒拉比。東南貫徹,田土肥磽。土產鐵器、綿花等物,禽獸蕃衍。地氣炎熱,土人色黑,多以耕種為業。國中火山吐焰不息。不設君位,歸於厄日度國兼攝。奉者回教,技藝寥寥,貿易興隆。往赴盧比亞、達爾夫二國,皆必結隊而行,以防虜掠。首郡名科卑德,乃昔日國都也。地之衝繁,惟巴拉城,餘皆荒僻。屋宇傾頹,氓庶流散。

又曰:達爾大國,在亞非裏加州之東北,北極出地十一度起,至十六度止;經線自東二十三度三十分起,至二十七度三十分止。東自葛爾多番國,西南接蘇丹國,北連沙漠。南北相距千二百五十里,東西相去八百里,地面積方九萬五千里,煙戶二億餘口。地多沙漠,湖河甚小。天氣熇熱,田土幹旱。惟南方膏腴,最饒五穀,尤多樹林。土產黃麻、胡椒、煙葉、象牙、玉硝、磠砂、材木、香料等物。王位相傳,人奉回教。技藝粗疏,民惟業農。每歲國君率臣宰親耕,為勸農之舉。商旅接踵,惟邊境多賊盜,須結隊而行。人數每至千餘,其駝負之數,或二千,或二萬不等,以防劫掠。首郡名曰哥卑,乃國都也。國王常禦於發拾爾,距都不遠。餘皆荒僻。

又曰:亞德爾國,在亞非裏加州之東,亞比西尼國東南。其國土自巴卑爾海峽起,至瓜爾達海角。外人罕至,是以迄今長廣不知,戶口未悉。至此地勢西南,重岡疊起,東北平原廣闊,眾河貫徹,隴畝肥饒,少雨恒旱。土產金砂、黍稷、乳香、胡椒、象牙等物。通國分各部落,常與亞比西尼亞國交兵,貿易蕭條,人奉回教。

又曰:亞然國,在亞非裏加州之東。北極出地二度起,至十一度止;經線自東四十八度起,未定所至。東枕印度海,南接桑給巴爾國,北連亞德爾國。長約一千九百里,地面積方約五萬六千里,煙戶約六萬餘口。北方峰巒疊起,東方荒野沙漠,居平人跡罕到,土產香料。教門不一。以牧獵為業,沿海乃天方商旅,面目差白。內地土人皮肉皆黑。通國分十數部,各霸一方,不相統屬。其大者名曰巴拉瓦,建於海濱。其地棲泊穩便,舳艫雲集。

又曰:桑給巴爾國,在亞非裏加州之東。北極出地二度起,至南十度止;經線自東三十四度起,至十五度止。東枕印度海,西連尼內阿乃地,南接莫山比吉國,北界亞然國。長約四千里,寬約七百里,地面積方二十八萬里,煙戶約二兆餘口。海濱澤濕,叢林稠密,野象成群。內地則重岡疊嶺,西南尤為嶄岩,江河貫徹其間。曰裏維耶爾,曰塞勒,曰幾裏馬內,乃河之大者也。由西北而下注於印度海。田土膴腴,不能畫一。土產金銀、銅鐵、穀果、糖蠟、綿花、象牙、鳥羽、木料、藥材等物,地氣熇烈。各酋分攝,皆奉回教。貿易興隆,稼穡豐茂。通國分為數十部,其至大者曰幾羅河,曰蒙巴薩,曰美林德,曰美加多朔。各霸一方,不相統屬。

《每月統紀傳》曰:迤誌比多國,海邊泥祿河口,英國與佛蘭西船水戰之地也。嘉慶年間,佛蘭西、英國連年對壘,勝負不分。彼時佛蘭西都統將軍那波裏雲者,熟練行陣,決計攻取麥西國,欲自此攻取英人所據印度屬國。英國令兵帥尼理遜率師,船十四艘追之。其師船或載百一二十大炮,或五七十大炮,水手兼兵丁,視船之大小,自一千至幾百人。英兵帥溯地中海,不見敵。直到麥西海口,佛蘭西師船泊港,英國兵船繞之,兩面大炮齊轟,一船對一船,輪番鏖戰。佛蘭有一大船,炮中英國兵師尼裏遜之腦。尼裏遜自料必死,急諭將佐,處分後事。節度得良醫敷藥,血止傷平。闔船氣益奮,半夜勝敗未分。忽佛蘭西首船火藥艙自焚,闔船灰燼。復合戰至天明,佛蘭西大敗。軍士傷死五千二百餘人,逃竄者四船而已,英國戰士死傷約九百人。於是尼裏遜凱旋本國,自後佛蘭西不敢輕視英國水師矣。

《外國史略》曰:東亞非利加地,麥西國之南曰盧比國。偏東自四十四度,及五十六度,北極出地自十三度至二十四度三十分,廣袤方圓萬五千里。南及亞必治地,北連麥西國,東及紅海,西接曠野。亦有黑面人在此立國曰先納。居民盡蠻,產金及象、馬、香貓、駝、鹿、獅、虎、駝鳥、河馬、藥材、烏木、檀香、煙、米、糖、栗等。民不與外國往來,有旅客即擄掠,故不知內地情形。民多回教,性猛不馴。間有崇耶穌教者。

亞必治國,亦曰阿比西尼,即古所謂亞毗心域國也。在盧比國東,南接紅海。多山嶺,廣袤方圓萬五千三百里,居民約五百萬。形體端正,崇天主教。以石鹽在亞非利加內地通商,易金沙、奴婢、象牙。地分三國,一曰哈必,一曰額利,一曰刷地。又有安居陋邑,識裏穀邑,亞多瓦邑,南向之牙拉地。居民尚蠻好戰,耕牧相間,或崇回回教,或耶穌教,山深林密,與外國不交通,專以擄販人口為利。

《元史》:海外諸番國,惟馬八爾與俱藍足以綱領諸國,而俱藍又為馬八爾後障。自泉州至其國,約十萬里。其國自阿布河大王城,水路得便風,約十五日可到。比餘國最大。世祖至元間,行中書省左丞唆都等,奉璽書十通,招諭諸番。未幾占城、馬八爾國,俱奉表稱藩,餘俱藍諸國未下。行省議遣使十五人往諭之。帝曰:非唆都等所可專也,若無朕命,不得擅遣使。十六年十二月,遣廣東招討司達魯花赤楊庭璧招俱藍。十七年三月,至其國。國主書回回字降表,附庭璧以進,言來歲遣使入貢。十月,授哈撒兒海牙俱藍國宣慰使,偕庭璧再往招諭。十八年正月,自泉州入海,行三月,抵僧伽耶山。舟人鄭震等以阻風乏糧勸往馬八爾國,或可假陸路以達俱藍國。從之。四月至馬八爾國新村馬頭,登岸。其國宰相馬因的,謂官人此來甚善,本國船到泉州時,官司亦嚐慰勞,無以為報。今以何事至此。庭璧等告其故,因及假道之事,馬因的乃托以不通為辭。與其宰相不阿裏相見,又言假道,不阿裏亦以它事辭。五月,二人蚤至館,屏人令通使輸情,言我一心願為皇帝奴,我使劄馬裏丁入朝,為我大必闍赤赴算彈(華言國主也)告變,算彈籍我金銀、田產、妻孥,又欲殺我。我詭辭得免,今算彈兄弟五人,皆聚加一之地,議與俱藍交兵。及聞天使來,對眾稱本國貧陋,此是妄言。凡回回國金珠寶貝,盡出本國。其餘回回盡來商賈。此間諸國皆有降心,若馬八爾既下,我使人持書招之,可使盡降。時哈撒爾海牙與庭璧以阻風不至俱藍,遂還。哈撒兒海牙入朝計事,期以十一月俟北風再舉。至期,朝廷遣使令庭璧獨往。十九年二月,抵俱藍國。國王及其相馬合麻等迎拜璽書。三月,遣其臣入貢。時也裏可溫兀咱兒撒裏馬及木速蠻士馬合麻等亦在其國,聞詔使至,皆相率來告,願納歲幣,遣使入覲。會蘇木達國亦遣人因俱藍主乞降,庭璧皆從其請。四月,還至那望國。庭璧復說下其主,至蘇木都剌國,諭以大意,即日納款稱藩,遣其臣入朝。二十年,馬八爾國遣僧撮及班入朝。五月,將至上京。帝即遣使迓諸塗。二十三年,海外諸蕃國以楊庭璧奉詔招諭,至是皆來降。諸國凡十,曰馬八爾,曰須門那,曰僧急裏南無力,曰馬蘭舟,曰那旺,曰丁嗬爾,曰來來,曰急蘭亦┦,曰蘇木都剌,皆遣貢方物。

源案:《唐書》始言{拂}林之西南,度磧二千里,有黑人國。蓋即今利未亞烏鬼各國。然僅得諸傳聞,非通使貢也。惟《元史》馬八爾、俱藍國近之。考元太宗命皇弟旭烈蕩平西域,盡取諸回國,凡天方、默德、拂林、古安息、條支之地,盡入版圖,安有元世祖時又創招西域,殫力若此。則馬八爾、俱藍必在回部以西,利未亞洲之域,更在天方之外無疑。其曰自阿布河大王城水路,得便風約十五日可到者。阿母河,一作暗布河,在蔥嶺西,為篤來帖木兒大王封地。從其地順流而下至印度河海口,即可溯。西紅海至馬八爾國。以《四洲地志》考之,馬八爾,蓋即伊揖國。俱藍,即阿邁司尼國。故言俱藍為馬八爾後障,必假道馬八爾始至俱藍。與利未亞之伊揖及阿邁司尼二國,形勢相符。利未亞州惟此二大國富而文,非餘烏鬼國比也。西圖又謂之厄入多國及亞毗心域國,地鄰天方,亦奉回教。前史漢唐通西域極於條支、{拂}林,皆阿細亞洲之盡境,未及利未亞洲。通利未亞洲者,自元代始。故以備小西洋之沿革,其同時來貢之十國,則皆南洋島夷,非小西洋也。曰須須門那,即《明史》之須文達那。曰蘇木都剌,即蘇門答那。曰僧急裏,即僧伽剌。曰急蘭辦┦,即吉蘭丹。餘可類推。至瓜哇大島,則《元史》別有專傳,故不列於十國。

 卷三十二 ↑返回頂部 卷三十四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