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4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 海國圖志
卷四十一
卷四十二 

◎大西洋(歐羅巴洲)[编辑]

○佛蘭西國總記(即佛郎機,一作佛朗西,一作拂蘭祭,一作法蘭西,一作和蘭西,一作勃蘭西)[编辑]

佛蘭西國,古曰「俄爾北」,與英吉利對峙,僅隔一港,並近荷蘭。東界耶瑪尼國、瑞國、意大里國,南抵海,并比利里山,西抵大洋,四圍非山即海,形勢崎嶇。先屬意大里亞,始學文字,故尊加特力教。嗣因耶馬尼率師來侵,意大里不能援救,自此佛蘭西不屬意大里亞節制,自立國稱王,建都於巴立斯。迨渣爾馬額里王沒後,諸子爭位,分為數國。至珂加毗王始復併為一,至今為歐羅巴洲富強之國。惟與英吉利不睦,世尋兵戈。政事設占馬阿富衙門一所,官四百三十員,由各部落互相保充,如英國甘文好司之例。審訊衙門三百六十所,官三千員。舊日官皆世襲,擅賦稅,調人丁,政多紊亂,後遂裁革世職。陸路步軍武官九千五百有五員,領步兵二十四萬四千有百名;騎軍武官二千八百有五員,領騎兵五萬一千三百名;火器營武官千九百五十員,領火器兵三萬二千五百九十四名;水師大小戰船百有十,火船十有七,小船百三十有三。俗向奢華,虛文鮮實,精技藝,勤貿易,商船萬四千五百三十。河道四。羅牙河,發源布羅溫斯至南底斯西隅出海。倫河,發源沙緩蘭之潯倫冰雪,至布羅溫斯南隅出海。新河,發源麻良里,至英吉利分界港口出海。來因河,發源柔查底湖,至荷蘭出海。土產羽毛、紗、鐘表、紗呢、絨氈、地氈、夏布、棉布、糖、棉花、葡萄酒、鹽、蠶、鐵、錫、銀、鉛、銅、白礬、煤、火石、水晶、玻璃、陶器。

佛蘭西國(東界瑞國、意大里,西界海,南界大呂宋,北界荷蘭、彌爾尼壬),幅員二十一萬五千七百方里,戶二千九百二十一萬七千口。大部落八十一,小部落五百三十,俱奉加特力教。

西尼愛西部(東界西耶瑪尼,南界內匿,西界由釐內野,北界愛棲),領小部落八(其首部曰「巴利斯」,即國都也。原本佛蘭西國,各大部落內所領小部,亦止載一首部,餘俱未詳)

窪部(東南界海,北界羅阿付,西界里倫),領小部落十。

羅阿付部(東界意大里,西界鬲,南界窪,北界海及阿爾付斯),領小部落六。

海阿付部(東界意大里,西界特林,南界羅阿付,北界依西里),領小部落四。

依西爾部(東界意大里,西界倫菴內里,南界海及阿付特林,北界引),領小部落十有一。

引部(東界意大里亞,南界依西爾,西界倫菴內里,北界由那),領小部落四。

由那部(東界瑞國,南界引,西界順尼奄內里,北界菉斯),領小部落八。

菉斯部(東界瑞國,西南界日拉,北界阿巴順尼),領小部落四。

阿巴臘引部(東界瑞國,南界菉斯,西界窩斯尼,北界羅拉引),領小部落五。

磨西里部(東界羅那引,南界繆地,西界繆西,北界羅拉引),領小部落六。

繆地部(東界羅拉引,南界窩斯尼,西界繆西,北界磨西爾里),領小部落四。

窩斯尼部(東界阿巴那引,南界阿巴順,西界阿巴麻,北界繆地),領小部落六。

阿巴順部(東界阿巴那引,南界菉斯,西界葛羅,北界窩斯尼),領小部落六。

特林部(東界海阿付,南界鬲,西界阿里支,北界依西里),領小部落七。

鬲部(東界阿爾付,南界里倫,西界希律,北界阿里支),領小部落七。里倫部(東界窪,南界海,西北界鬲),領小部落六。

阿里支部(東界特林,西界羅西里,南界鬲,北界倫菴內里),領小部落二。

倫菴內里部(東界依棲里,南界阿巴內里,西界稗里林,北界順菴內里),領小部落四。

順菴內里部(東界由那,南界倫菴內里,西界阿里野,北界葛羅),領小部落七。

葛羅部(東界由那,南界順菴內里,西界潤尼,北界阿巴麻尼),領小部落六。

阿巴麻尼部(東界窩期尼,南界葛羅,西界歐敏,北界繆西),領小部落六。

藐棲部(東界繆地,南界阿巴麻尼,西界麻尼,北界荷蘭),領小部落八。

阿鄰尼斯部(東界繆西,南界麻尼,西界埃斯尼,北界荷蘭),領小部落九。

麻尼部(東界繆棲,南界歐敏,西界西尼菴麻,北界阿鄰尼斯),領小部落七。

歐敏部(東界阿巴麻尼,南界潤尼,西界西尼菴麻,北界麻尼),領小部落六。

潤尼部(東界葛羅,西界內匿,南界柰威里,北界歐米),領小部落十。

柰威里部(東界順菴內里,南界阿里野,西界借,北界潤尼),領小部落七。

阿里野部(東界順菴內里,南界稗離林,西界借,北界柰威里)

阿巴內里部(東界阿里支,南界羅西釐,西界干代,北界倫菴內里),領小部落四。

羅西釐部(東界阿里支,西界阿威倫,南界希老爾,北界阿巴內里),領小部落四。

希老爾部(東界鬲,南界海,西界旦,北界羅西釐),領小部落六。

阿威倫部(東界羅西里,南界旦,西界離律,北界干代),領小部落六。

干代部(東界阿巴內里,南界阿倫威,西界戈立棲,北界稗釐林),領小部落六。

稗釐林部(東界倫里內釐,南界干代,西界戈立棲,北界阿里野),領小部落六。

伊塞稗釐尼部(東界海,西南界大呂宋,北界歐里),領小部落六。

歐里部(東界海,西界阿里尼,南界伊塞稗呢,北界旦),領小部落六。

旦部(東界希老爾,西界阿巴牙倫尼,南界歐里,北界阿威倫),領小部落六。

阿里尼部(東界歐里,南界大呂宋,西北界阿巴牙倫尼),領小部落三。

阿巴牙倫尼部(東界阿里尼,南界大呂宋,西界海及稗釐尼,北界離律),領小部落七。

離律部(東界阿威倫,西界律菴牙倫尼,南界阿巴牙倫尼,北界戈立棲),領小部落九。

戈立棲部(東界干代,南界離律,西界羅龍,北界格流棲),領小部落六。

格流棲部(東界稗釐林,南界戈立棲,西界阿威巴引尼,北界英特釐),領小部落五。

借部(東界柰威里,南界阿釐野,西界阿巴威引尼,北界英特釐),領小部落六。

內匿部(東界潤尼,西界阿釐野,南界借,北界西尼愛棲),領小部落八。

西尼菴麻尼部(東界麻尼,南界內匿,西界西尼愛棲,北界埃斯尼),領小部落六。

埃斯尼部(東界阿鄰尼斯,西界愛棲,南界西尼愛棲,北界離那剌),領小部落九。

離那剌部(東界荷蘭,南界埃斯尼,西界斯特力阿付加,北界荷蘭),領小部落八。

斯特力阿付加部(東界離那剌,西界海,南界新敏,北界離那剌),領小部落七。

新敏部(東界埃斯尼,南界愛棲,西界海,北界斯特力阿付加),領小部落七。

愛棲部(東界埃斯尼,南界西尼愛棲,西界羅窪西尼,北界新敏),領小部落七。

羅窪西尼部(東界愛棲,南界西尼愛棲,西北界海),領小部落十一。

由釐部(東界西尼愛棲,南界由釐內野,西界加窪羅司,北界羅窪西尼),領小部落七。

由釐內野部(東界西尼愛棲,南界內野菴借,西界阿尼,北界由釐),領小部落七。

內野菴借部(東界內匿,西界英特釐菴內野,南界英特釐,北界由釐內野),領小部落七。

英特釐部(東界借,南界格流棲,西界威引尼,北界內野菴借),領小部落六。

海稗釐尼部(東界阿巴牙倫尼,南界大呂宋,西界羅稗釐尼司,北界離雅司),領小部落四。

羅稗釐尼部(東界海稗釐尼,西南皆界大呂宋,北界蘭特司),領小部落五。

離雅斯部(東界阿巴牙倫尼,西界蘭特司,南界海及稗釐尼,北界牙倫尼),領小部落八。

蘭特司部(東界離雅司,南界羅稗釐尼,西界海,北界雅倫尼),領小部落十。

律菴牙倫尼部(東界離律,南界離雅司,西界雅倫尼,北界羅龍),領小部落六。

雅倫尼部(東界羅龍,南界蘭特司,西界海,北界羅窪渣鄰底),領小部落九。

羅龍部(東界戈立棲,南界律菴雅倫尼,西界雅倫尼,北界渣鄰底),領小部落八。

阿巴威引尼部(東界格流棲,南界戈立棲,西界雅倫尼,北界渣鄰底),領小部落五。

渣鄰底部(東界阿巴引威尼,南界羅龍,西界羅窪渣鄰底,北界威引尼),領小部落五。

威引尼部(東界英特釐,南界渣鄰底,西界都西威力斯,北界英特釐菴內野),領小部落五。

英特釐菴內野部(東界內野菴借,南界威引尼,西界麻引尼內野,北界沙底),領小部落六。

沙底部(東界內野菴借,南界英特釐菴內野,西界麻引尼,北界荷尼),領小部落四。

荷尼部(東界由釐,南界荷尼,西界讚尼爾,北界加爾窪羅),領小部落七。

加爾窪羅部(東界由尼,南界荷尼,西界讚尼爾,北界海),領小部落八。

讚尼爾部(東界加爾羅窪,南北界海,西界伊釐菴威嶺),領小部落九。

麻引尼部(東界沙底,南界麻引尼菴內野,西界伊釐菴威領尼,北界荷尼),領小部落七。

麻引尼菴內野部(東界英特釐菴內野,南界都西威力,西界羅窪內野,北界麻引尼),領小部落七。

都西威力部(東界威引尼,南界渣鄰底,西界威引利,北界麻引尼菴內野),領小部落十。

羅窪渣鄰底部(東界渣鄰底,南界雅倫尼,西界海,北界威引利),領小部落六。

伊釐菴威領尼部(東界麻引尼,南界羅窪內野,西界摩敏寒,北界海),領小部落六。

那剌果部(東界伊釐菴威領尼,南界摩敏寒,西界非尼斯底里,北界海),領小部落七。

摩敏寒部(東界伊釐菴威尼,南界海,西界非尼底里,北界那剌果),領小部落七。

非尼底里部(東界都西威利,南界羅窪渣鄰底,西界威引利,北界伊釐奄威領尼),領小部落二。

羅臘引部(東界綏沙蘭,南界阿巴拉引,西界繆地,北界荷蘭敏爾尼壬),領小部落八。

羅窪內里部(東界麻引尼菴內野,西界海,南界威引利,北界伊釐菴領尼),領小部落八。

威引利部(東界都西威力司,西界海,南界羅窪渣鄰底,北界羅窪內野),領小部落七。

○佛蘭西國沿革(原無今補)[编辑]

職方外紀》:拂郎祭,即佛蘭西國,在倚西把尼東北,南起四十一度,北至五十度,西起十五度,東至三十一度。周一萬一千二百里,地分十六道,屬國五十餘。其都城名把理斯,設一共學,生徒嘗四萬餘人,并他方學共有七所,又設社院以教貧士,一切供億皆王主之。每士計費百金,院居數十人,共五十五處。中古有一聖王名類斯者,惡回回占據如德亞地,興兵伐之,始製大銃,因其國在歐邏巴內,回回遂概稱西土人為拂郎機,而銃亦沿襲此名。是國之王,天主特賜寵異,自古迄今之主,皆賜一神能,以手撫人鬁瘡,應手而愈。至今其王每歲一日療人,先期齋戒三日,凡患此疾者,遠在萬里之外,預畢集天主殿中,國王舉手撫之,祝曰「王者撫汝,天主救汝」。撫百人,百人愈;撫千人,千人愈,其神如此。國王元子,別有土地,供其祿食,不異一小王,他國不爾也。國土極膏腴,物力豐富,居民安逸。有山出石藍色,質脆可鋸為板,當瓦覆屋國。人性情溫爽,禮貌周全,尚文好學。都中梓行書籍繁盛,甚有聲聞。又奉教甚篤,所建瞻理天主與講道殿堂,大小不下十萬。初傳教於此國者,原係如德亞國聖人辣雜錄。乃當時已死四日,蒙耶穌恩造命復活,即此人也(案:《明史》在此書之後,並不知據此為藍本,而云國近滿剌加,竟不知為大西洋,明人荒陋至此。惟此紀國王以手愈疾,自古至今皆然云云,則誇誕無稽之說)

明史》:佛郎機近滿剌加,古不知何國(案:滿剌加乃暹羅南境,明季為佛郎機所據,遂誤以大西洋為南洋,相去數萬里,《明史》舛甚)。永樂時,海外諸邦,通中國者,以百數亦未有其名。自正德中據滿剌加地,逐其王。十三年正月,遣使臣加必丹未等貢方物,請封,詔給方物之直遣之還。其人久留不去,剽劫行旅,至掠小兒為食。已而夤緣鎮守中貴,許入京。武宗南巡,其使火者亞三因江彬,侍帝左右,帝時學其語以為戲。其留懷遠驛者,益掠買良民,築室立寨,為久居計。十五年十二月,御史邱道隆言:滿剌加乃敕封之國,而佛郎機敢併之,且啖我以利,邀求封貢,決不可許,宜卻其使臣,明示順逆,還滿剌加疆土,方許朝貢。倘執迷不悛,必檄告諸番,聲罪致討。御史何鼇言:佛郎機最凶狡,兵械較諸番獨精,前歲駕大舶突入廣東會城,礮聲殷地。留驛者違制交通入都者,桀驁爭長。今聽其往來貿易,勢必爭鬥殺傷。南方之禍,殆無紀極。祖宗朝貢有定期,防有常制,故來者不多,近因布政吳廷舉,謂缺上供香物,不問何方,來即取貨,致番舶不絕於海澨,蠻人雜丱於州城,禁防既疏,水道益熟,此佛郎機所以乘機突至也。乞悉驅在澳番舶,及番人潛居者。禁私通,嚴守備,庶一方獲安。疏下禮部,言道隆先宰順德,鼇即順德人,故深析利害,宜俟滿剌加使臣至,廷詰佛郎機侵奪鄰邦擾亂內地之罪,奏請處置。其他悉如御史言,報可。亞三侍帝驕甚,從駕入都,居會同館。見提督主事梁焯不屈膝,焯怒撻之。彬大詬曰:「彼嘗與天子嬉戲,肯跪汝小官耶」。明年武宗崩,亞三下吏,自言本華人,為番人所使,乃伏法。絕其朝貢。

其年七月,又以接濟朝使為詞,攜上物求市。守臣請抽分如故事,詔復拒之。其將別都盧既以巨礮利兵肆掠滿剌加諸國,橫行海上,復率其屬疏世利等,駕五舟擊破巴西國。嘉靖二年,遂寇新會之西草灣,指揮柯榮、百戶王應恩禦之。轉戰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眾齊進,生擒別都盧疏世利等四十二人,斬首三十五級,獲其二舟。餘賊復率三舟接戰,應恩陣亡,賊亦敗遁。官軍得其礮,即名為佛郎機,副使汪鋐進之朝。九年秋,鋐累官右都御史,上言:今塞上墩臺城堡,未嘗不設,乃寇來輒遭蹂躪者,蓋墩臺止瞭望城堡,又無制遠之具,此所以往往受困也。當用臣所進佛郎機,其小止二十斤以下,遠可六百步者,則用之墩臺。每墩用其一,以三人守之。其大至七十斤以上,遠可五六里者,則用之城堡。每堡用其三,以十人守之。五里一墩,十里一堡,大小相依,遠近相應,寇將無所容足,可坐收不戰之功。帝悅,即從之。火礮之有佛郎機自此始。然將士不善用,迄莫能制寇也。

初廣東文武官月俸多以番貨代,至是貨至者寡,有議復許佛郎機通市者,給事中王希文力爭,乃定令諸番貢不以時,及勘合差失者,悉行禁止,由是番舶幾絕。巡撫林富上言:粵中公私諸費,多資商稅,番舶不至,則公私皆窘。今許佛郎機互市,有四利焉。祖宗時諸番常貢外,原有抽分之法,稍取其餘,足供御用,利一;兩粵比歲用兵庫藏耗竭,藉以充軍餉,備不虞,利二;粵西素仰給粵東,小有徵發,即措辦不前,若番舶流通,則上下交濟,利三;小民以{樊心}遷為生,持一錢之貨,即得展轉販易,衣食其中,利四。助國裕民,兩有所賴,此因民之利而利之,非開利孔為民梯禍也。部議又從之,自是佛郎機得入香山澳為市,而其徒又越境商於福建,往來不絕。至二十六年朱紈為巡撫,嚴禁通番。其人無所獲利,則整眾犯漳州之月港浯嶼,副使柯喬等禦卻之。二十八年,又犯詔安,官軍迎擊於走馬溪,生擒賊首李光頭等九十六人,餘遁去。紈用便宜斬之,怨紈者御史陳九德,遂劾其專擅。帝遣給事中杜汝禎往驗,言此滿剌加商人,歲招海濱無賴之徒,往來鬻販,無僭號流劫事。紈擅自行誅,誠如御史所劾,遂被逮自殺,蓋不知滿剌加即佛郎機也。

自紈死,海禁復弛,佛郎機遂縱橫海上,無所忌。而其市香山澳、壕鏡者,至築室建城,雄踞海畔若一國(此澳門有西洋夷屋之始,然佛郎機旋去澳不居,非今日之澳夷也),將吏不肖者反視為外府矣。壕鏡在香山縣南虎跳門外,先是暹羅、占城、瓜哇、琉球、浡泥諸國互市,俱在廣州,設市舶司領之。正德時移於高州之電白縣。嘉靖十四年,指揮黃慶納賄,請於上官移之壕,歲輸課二萬金。佛郎機遂得混入,高棟飛甍,櫛比相望,閩粵商人趨之若鶩。久之其來益眾,諸國人畏而避之,遂專為所據。四十四年,偽稱滿剌加入貢,已改稱蒲都麗家。守臣以聞,下部議,言必佛郎機假託,乃卻之。萬曆中,破滅呂宋,盡擅閩粵海上之利,勢益熾。明年番禺盧廷龍入都,請盡逐澳中諸番,出居浪白外海,還我壕鏡故地。當事不能用。番人既築城,聚海外雜番,廣通貿易,至萬餘人。吏其土者,皆畏懼莫敢詰,甚有利其寶貨,佯禁而陰許之。總督戴耀在事十三年,養成其患而不問。番人又潛匿倭賊,敵殺官軍。四十一年,總督張鳴岡檄番人驅倭出海,因上言:粵之有澳夷,猶疽之在背也。澳之有倭賊,猶虎之傅翼也。今一旦驅斥,不費一矢,此聖天子威德所致,惟是倭去而番尚存,有謂宜剿除者,有謂宜移之浪白外洋就船貿易者,顧兵難輕動,而壕鏡在香山內地,官軍環海而守,彼日食所需,咸仰於我,一懷異志,我即制其死命。若移之外洋,則巨海茫茫,奸宄安詰,制禦安施。似不如申明約束,內不許一奸闌出,外不許一倭闌入,無啟釁,無弛防,相安無患之為愈也。部議從之。居三年,設參將於中路,雍陌營,調千人戍之,防禦漸密。天啟元年,守臣慮其終為患,遣監司馮從龍等,毀其所築青州城,番亦不敢拒。其時大西洋人來中國亦居此澳(今稱澳夷為大西洋國始此,其實名葡萄亞也。澳夷見《明史》者,只此一語,由《外國傳》中不立《葡萄亞傳》,故今譚澳夷皆莫得其源委),蓋番人本求市易,初無不軌謀,而中朝疑之過甚,迄不許其朝貢,又無力以制之,故議者紛紛然。終明之世,此番故未嘗為變也。其人長身高鼻,貓睛鷹嘴,拳髮赤鬚,好經商,恃強陵轢諸國,無所不往,後又稱干系臘國。所產多犀、象、珠貝。衣服華潔,貴者冠,賤者笠,見尊長輒去之。初奉佛教,後奉天主教。市易但伸指示數,雖累千金,不立約契,有事指天為誓,不相負。自滅滿剌加、巴西、呂宋三國,海外諸番無敢與之抗者。

皇清四裔考》:佛朗機,一名和蘭西,亦紅毛番種也。東與荷蘭接,其國都地名巴離士,至中國水程五萬餘里。從羅令山峽出口,境絕險。風俗略同和蘭、英吉利諸國。順治四年八月,廣督佟養甲疏言,佛朗機國人寓居壕鏡、澳門,與粵商互市,於明季已有歷年。後因深入省會,遂飭禁止。請嗣後仍准番舶通市。自是每歲通市不絕,惟禁入省會。其族種有居呂宋者,詳《呂宋傳》。來粵互市,或從其本國,或從呂宋國至云(此誤。以呂宋為佛朗機,辯見於前)

《每月統紀傳》曰:法蘭西國,東連阿理曼國,西及西班牙國,南及地中海、意大理國,北及英吉利海比利潤峽。國廣大六十二萬七千方里,分八十六部落,田十萬三千有餘頃,圃園山林萬八千有餘頃。歲出土產約價銀九萬三千五百七十四萬員。戶三千二百五十萬口,馬二百十七萬隻,牛六百九十七萬隻,羊四百五十萬隻。歲出葡萄酒,價銀約萬有六千萬員,織綢緞極精巧。道光四年所載出之貨物,約價銀八千八百七萬員,入價九千九十七萬員。巨戰艦三十六隻,中戰艦三十五隻,火輪舟八隻,各項水師船百有八十六隻,水師武官梢手共萬有四千九百,商船梢手三十二萬八千,營兵二十三萬。歲入國帑銀二千五十四萬員,出二千七十萬員。

當中國漢代以前,此國土蠻強梗,攻鄰焚掠,於是羅馬國命帥領兵擊服,調理野人,向化遵法。齊明帝二年,土酋擊敗羅馬之兵,創立新國。旋進天主教,立廟建殿,傳至苗裔三百年間,惟耽聲色,委政臣下。有臣曰「鎚」者,敏智雄豪,當回回侵國時,舉國震恐,惟縋領率士民血戰三日,破走敵寇。其孫甲利泰甫,於唐德宗六年嗣位,才德出眾,創立法制,為四國風俗之表率。且東界土蠻疊侵,甲利率兵深入山林,與土蠻鏖戰,敗其十分之二。甲利正欲結和,而羅馬之教皇(意大里亞為天主教之宗國,稱曰「教皇」。凡西洋各國王即位,必得教皇札付而後立),遣使來約,必除蠻酋以淨根株。甲利遂進擒蠻王,禁之隱修院,復進攻回回之族,遇伏敗還。退值世子作亂,東蠻悖叛,甲利旋師,奮虜四千五百人,發怒糜爛之,以懲叛黨。自赴羅馬國都,遂蒙教皇冊立為西朝之君。禮賢興學,文教日進,其所建之殿,所創之邑,所造之路,至今遺跡尚留。

及沒後,諸子爭國,五爵擅權,故王威福遂替。在宋朝時,西國之民赴猶太國,觀天主耶穌所活之地,又拜聖墓,住彼聖城。回回族惡之,將天主教門之信士禁監勒索,甚者殺戮之。於是五爵激烈,盡起國兵攻擊回國,且鄰邦協力共取聖城。國王反乘其遠出,籍其家產,人心遂離。及宋理宗二年,路易王登位,兵政由舊,判事明允,人心悅服,國帑充盈。拒破英吉利之兵,復領舟師攻破回回,名揚四海。適侵敵國,全軍瘟疫,進退兩難,為敵所獲,贖還歸國。益發憤修政,克保令終。嗣王復戰勝英吉利,恃勝而驕,國政混亂,民懷異志,垂及百年,國瀕危殆。忽有童女高聲苦勸庶民,效死出力,驅逐叛逆。法蘭西王即合諸侯,增兵士,發新教,賢女又宣曰:「必改邪歸正,自拔流俗,始蒙上帝之祜。」於是法蘭西國,捕焚新教,廣布善教。明武宗正德年間,阿里曼國王,足智多謀,連年交戰,法蘭西王被其所虜。王歸,復與他國結盟報復,勝負相當,末年始彼此寢兵。嗣王屏棄正教,惡徒乘機株累無辜,國危民困。顯理王於萬曆二十五年戰勝登位,發憤自修,廣布仁惠,復興正教,百姓歸之,為邪教之黨所弑(《每月統紀傳》曰:正德嘉靖隆慶等年間,法蘭西國良民進正教,而匪徒攪擾之,釁隙仇殺不止。明嘉靖三十一年,顯理王生,自幼不憚寒暑,馳馬試劍,操練武藝。伏拜救世主耶穌,其始封本國褊小,介西班牙、法蘭西兩國間,自即位後,心烈性良,巡國平訟,薄斂立法,於是天主邪教之僧,日思毀除正教之黨,設謀肆毒,請顯理赴法蘭西國都婚娶,禮成合巹。夜忽鐘鳴,邪黨蜂擁而入,殺正教之人,顯理匿身牀下避難,法蘭西王后遂引誘之,縱情淫佚,四年內惟耽樂是從。忽然覺悟而逃,率正教之黨,統兵攻擊,互有勝負。當時法蘭西王紈袴無謀,兵敗被弑,顯理自立,雖殉於貨色,然執法如山,律例千條萬緒,一一明析。十四年中,國泰民安,惟邪教僧百計設謀而欲害王。乘一日王車入街,前後簇擁,陰伏刺客揕王之胸。百姓哀喪考妣,時明萬曆二十七年也)。嗣王男形女性,不親政事,信用匪人,五爵百姓咸戰慄。及王沒,世子接位,好武用兵。諸國來朝,驕傲凌辱。故列君怨之,糾軍協攻。法蘭西國王憤辱而卒,是時國家共虧欠銀九千萬員。當康熙五十三年,其孫登位,縱情背理,喪心滅恥,娼佞弄權,奢用公錢,弁兵敗散,國帑空虛。新王嗣位,是時北方亞墨里加之民,與英吉利國交戰,王助亞墨里加戰勝,然其餉銀漸減,故招爵僧民三品會集,以尋聚斂之法。國民棄王殺之,七年國政混亂。有臣曰「那波利稔」者,武功服眾,嘉慶八年登王位,連九年戰服四方,恃強黷武,旋敗失位。前王之苗裔復立,民暫安息。及弟嗣位,復激民變,逐王而別擇親屬以登位。道光十年,新王創立國家,受諫寬仁,百姓安堵。論西方諸國大有勢力者,我英吉利國為第一,俄羅斯國為第二,法蘭西國為第三焉(原無今補)

又曰:法蘭西那波利稔王,初為總帥時,國王使驅逐奧士地喇之軍,出意大里國境。維時法蘭西軍乏錢糧,缺兵械,又未訓練,那波利稔鼓舞將士,整頓紀律,乘敵未設備,突然攻之。躬親督戰,麾兵衝擊,戰勝凱旋,為國王所忌。遂領兵三萬,駕戰船,離國至麥西地方,乃土耳基之藩屬國也。其土兵竭力抵禦,終不能勝,遂為法蘭西總帥所據。自恃善戰,既絕本國,謂可自開新地。適英吉利之師船來助土人,擊法蘭西巨艦,火藥轟發,為英所敗,於是退兵。嘉慶三年復還國都,結黨握權,除國之五爵,自立為王。時國帑甚空,民心未服,而那波利稔恃其兵力,與其才智,且國之首領,皆其所轄,設造新律,改正紀綱。國中匪徒,畏那波利稔之嚴,陰謀殺之,皆事敗誅死。是時鄰敵尋釁來攻,那波利稔王引精兵,潛出山後,間道突襲其後,敵兵驚潰。諸國無敵,獨英吉利人與為仇隙。再三水戰,互有勝負。彼此勸和,西國咸寧。(舊無今補)

又曰:法蘭西國王,那波利稔篡立,與英吉利仇隙,諭飭諸港口,逐英吉利之船。嚴禁通商,欲以窘迫英國。英國之水師再三竭力,燒其戰船。法蘭西復與峨羅斯及他國結盟,募兵五十萬,每十萬兵,給錢糧銀六十萬員。於嘉慶九年出師來攻,英軍拒擊,敗其大半。三國排陣相抵,隨結和而退。法蘭西之戰船,又與西班牙戰艦合,英吉利水師將又破散之。法蘭西又與破魯斯國結釁隙,損兵折將。法蘭西軍保守堅城,嗣後與峨羅斯國王會盟結好,一理東方,一統西方。當是時,西班牙之國王世子悖命,且佞臣弄權,故法蘭西王召其父子君臣至國,執而廢之。以國封其弟,西班牙民不服,招英吉利之軍助其戰守,驅逐敵軍。嘉慶十三年,佛蘭西復領兵侵西班牙,士民降服。法軍凱旋,娶西班牙國王之女為妃,遂諭阿里曼諸國仰之若共主。法蘭西之武勢益廣,心志益侈,聯合諸屬國,各領其兵士共五十萬,欲攻服峨羅斯。峨羅斯軍已退避,不意上帝降災,大風凜冽,雱雪如山,法蘭西諸軍凍死者十有九。遁回後,又募兵攻阿里曼之國,諸侯皆苦其暴酷,破魯斯王拒敵,歐羅巴列國合而攻之,互有勝負。卒後法軍敗散,諸國合兵伐之,法蘭西王失國。嘉慶十八年,避於小嶼,創立新國,日夜思復仇,寢食皆廢。猝回法蘭西國,逐其新王。惟上帝不祐,復為英吉利、破魯斯兩軍擊敗。於是法蘭西舊王復立,禁放波利稔王於遠嶼,欲逃不得,道光元年憤恨而死。論其才能,非不出類超眾,惟佳兵好戰,以至於亡(舊無今補。波利稔,一作破戾翁,一作拿破侖)

顏斯徐《海防餘論》曰:佛蘭西地廣人多,旗號純白,可與英吉利抗衡。自古有大仇不能解釋,每二三十年爭戰一次,每戰輒數年,而後各國為之講解罷息。近來與荷蘭連結,改旗號紅白藍三色而豎用,荷蘭國旗則三色橫用。

海島逸志》曰:勃蘭西,居於西北海,與和蘭、英圭黎鼎峙為鄰,其狀貌衣服器用並同,惟字跡言語則異。性甚強悍,少經商之徒,所以罕至葛留巴者。和蘭每受紅毛欺凌,則倚以為助。勃蘭西國大人眾,英吉黎所畏懼也。

貿易通志》曰:佛蘭西國其西港口曰「波爾多」,每年商船出口二千九百三十八隻。道光八年,貨價三百七十八萬員。其南港口曰「馬耳西利」,道光十二年,海關徵稅六百萬員有奇。通計國中大小各船插佛蘭西旗者,共計八萬二千三百九十八隻,載三千餘石,水手三十五萬八千人。外國船進其口者,三千三百八十二隻,道光十一年,國中進口貨價萬四千七百萬員,出口貨價萬二千九百萬員。

萬國地理全圖集》曰:佛蘭西國,南至地中海,東南連以大里,北及英吉利海峽,連北義國。東與日耳曼國交界,西及是班牙海隅。北極出自四十二度四分,至五十一度十分,偏東自八度二分,至偏西四度四分。廣袤方圓六十二萬七千方里,其居民三千三百萬丁,其中男一千六百萬丁,女一千七百萬丁,娶妻者六百二十一萬名,寡婦一百六十九萬名。於道光十五年媾姻,共計二十七萬五千,生子男女九十九萬三千丁人。死者八十一萬六千名,其中自盡者二千二百三十五名,國家定死罪四十一名。三軍不下三十萬丁,大小兵船二百九十隻,水手五萬,其中最大船載七十二礮,至一百二十門。火輪船巡駛於地中之海,每年收銀約一萬二千九百萬兩有餘,收國帑萬二千九百六十六萬兩,欠項五萬八千萬兩。西北兩方,平坦少山。西南一帶山嶺,與是班牙國交界,東南一最高之峰,與以他里隔界。其江不多亦不長,自北直流入地中海,名羅尼江,由東至西者名曰「羅亞利」。中間多開運河,故內地交通。山出石炭、鐵鉛、白礬,專資國用,不得運出他國。惟西南各方多葡萄酒出售,各國尚有橄欖油,及種蘿卜以造糖。五穀亦有,而民惟食麵。佛蘭西國民,最精神好禮,厚待遠客。男女會集歌舞惟樂。目前不慮久遠,危時敢作敢為,寧死不居人下。其女巧言如簧,甚悅人意,但不甚守禮。其民輕諾寡信,豪興喜武,是以常與各國肇釁,效死勇戰。

漢朝年間,居民尚野,得羅馬國征服,漸漸教化,通其語言文字,同於各國。三百年後,遂驅逐羅馬之官而自立國,始稱曰「佛郎機」。於唐順宗之年,有甲利王者,攻勝蠻夷,有功自立。其後裔不明,是以數百年無治。及元朝年間,人類再悟,而佛國漸得操權。然與英夷累次交戰,當危急時,忽有童女統軍驅敵,如此國家再得加力教演士卒。嗣後國主好色,妾婦弄權,及乾隆五十四年,庶民怨之,廢戕其主而自擇君。於是有將軍名曰「那波侖」即位,十有餘年,百戰百勝。各國震怒,故於嘉慶十七年同心協力禦防,併力攻擊,那波侖敗喪,暫時退位。復回再戰,佛國王約英國及普魯社國助援,礮火迫急。那波侖登英國兵船求避,英國待同俘虜,見流在大西洋孤嶼,自後其王再歸本國。

產最豐盛者,乃葡萄酒,每年價值銀六千九百萬兩。別有三百萬兩之熱酒,售與天下各國。又出胡絲,每年十萬有餘石,然不敷內地織造之用,別由意大里國運來。國地作五十三分計之,其二十三分係耕田,十分園林,七分牧場,其餘係野路水澤。居民實巧,其絲緞大有名,每月變新樣,以悅四方之意。所織售價銀,每年千五百兩。不但由海與列國交易,亦由陸路交市,各港口所據船萬五千二百四十九隻。佛蘭國大半崇加特力教,不信波羅士特教。國家重儒,有才能者即速官之。其藏書院內印本三十六萬冊,寫本七萬冊,准各人隨便往來勤讀。又有繁術院,內居各藝師,及諸項文藝傳其徒。凡學兵法,開河道,及造物之術,種種過人。

國中昔分三十部,各部分府,今改為八十六部。其王都曰「巴勒」,居民九十萬九千丁。宮殿廣大光耀,其街四方貨物充積,都民每年納餉稅銀九百萬兩。所有養濟醫院十四間,每年療痊者萬四千名。故此西國列方之士,多赴巴勒學醫術。其金銀匠皆卓異超群,共計二千名。歲造時辰表四萬,自鳴鐘一萬八千。千丁部民造粗麻布,部內有五萬人等以造織度生。中地之阿耳蘭士、耳破羅亞等城,及南方里翰、士路士等城,皆大有名,務織通商。南海邊有廣港口,與地中海沿各國互市。一曰「馬耳西里」,一曰「土侖」,戰艦所造之處。其西海邊最廣大之海口曰「破耳多」,乃運出葡萄酒之碼頭。另有羅治、利辟勒、馬羅、恩口等港,遍通海路貿易。其北海峽之地有補羅義加者,近英國之南境及東末口,佛軍屢由此港侵寇英國。英國周建礮臺,敵船難入。佛國之南可耳西加島,本屬以他里國,居民二十萬丁,內地嶺磽石,產物不多。佛蘭西話音,眾儒所學,其書亦所共讀,列國大臣,皆用以會議,而辦外國之事。


 卷四十 ↑返回頂部 卷四十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遠遠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