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国图志/卷041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 海国图志
卷四十一
卷四十二 

◎大西洋(欧罗巴洲)[编辑]

○佛兰西国总记(即佛郎机,一作佛朗西,一作拂兰祭,一作法兰西,一作和兰西,一作勃兰西)[编辑]

佛兰西国,古曰“俄尔北”,与英吉利对峙,仅隔一港,并近荷兰。东界耶玛尼国、瑞国、意大里国,南抵海,并比利里山,西抵大洋,四围非山即海,形势崎岖。先属意大里亚,始学文字,故尊加特力教。嗣因耶马尼率师来侵,意大里不能援救,自此佛兰西不属意大里亚节制,自立国称王,建都于巴立斯。迨渣尔马额里王没后,诸子争位,分为数国。至珂加毗王始复并为一,至今为欧罗巴洲富强之国。惟与英吉利不睦,世寻兵戈。政事设占马阿富衙门一所,官四百三十员,由各部落互相保充,如英国甘文好司之例。审讯衙门三百六十所,官三千员。旧日官皆世袭,擅赋税,调人丁,政多紊乱,后遂裁革世职。陆路步军武官九千五百有五员,领步兵二十四万四千有百名;骑军武官二千八百有五员,领骑兵五万一千三百名;火器营武官千九百五十员,领火器兵三万二千五百九十四名;水师大小战船百有十,火船十有七,小船百三十有三。俗向奢华,虚文鲜实,精技艺,勤贸易,商船万四千五百三十。河道四。罗牙河,发源布罗温斯至南底斯西隅出海。伦河,发源沙缓兰之浔伦冰雪,至布罗温斯南隅出海。新河,发源麻良里,至英吉利分界港口出海。来因河,发源柔查底湖,至荷兰出海。土产羽毛、纱、钟表、纱呢、绒毡、地毡、夏布、棉布、糖、棉花、葡萄酒、盐、蚕、铁、锡、银、铅、铜、白矾、煤、火石、水晶、玻璃、陶器。

佛兰西国(东界瑞国、意大里,西界海,南界大吕宋,北界荷兰、弥尔尼壬),幅员二十一万五千七百方里,户二千九百二十一万七千口。大部落八十一,小部落五百三十,俱奉加特力教。

西尼爱西部(东界西耶玛尼,南界内匿,西界由釐内野,北界爱栖),领小部落八(其首部曰“巴利斯”,即国都也。原本佛兰西国,各大部落内所领小部,亦止载一首部,馀俱未详)

洼部(东南界海,北界罗阿付,西界里伦),领小部落十。

罗阿付部(东界意大里,西界鬲,南界洼,北界海及阿尔付斯),领小部落六。

海阿付部(东界意大里,西界特林,南界罗阿付,北界依西里),领小部落四。

依西尔部(东界意大里,西界伦庵内里,南界海及阿付特林,北界引),领小部落十有一。

引部(东界意大里亚,南界依西尔,西界伦庵内里,北界由那),领小部落四。

由那部(东界瑞国,南界引,西界顺尼奄内里,北界菉斯),领小部落八。

菉斯部(东界瑞国,西南界日拉,北界阿巴顺尼),领小部落四。

阿巴腊引部(东界瑞国,南界菉斯,西界窝斯尼,北界罗拉引),领小部落五。

磨西里部(东界罗那引,南界缪地,西界缪西,北界罗拉引),领小部落六。

缪地部(东界罗拉引,南界窝斯尼,西界缪西,北界磨西尔里),领小部落四。

窝斯尼部(东界阿巴那引,南界阿巴顺,西界阿巴麻,北界缪地),领小部落六。

阿巴顺部(东界阿巴那引,南界菉斯,西界葛罗,北界窝斯尼),领小部落六。

特林部(东界海阿付,南界鬲,西界阿里支,北界依西里),领小部落七。

鬲部(东界阿尔付,南界里伦,西界希律,北界阿里支),领小部落七。里伦部(东界洼,南界海,西北界鬲),领小部落六。

阿里支部(东界特林,西界罗西里,南界鬲,北界伦庵内里),领小部落二。

伦庵内里部(东界依栖里,南界阿巴内里,西界稗里林,北界顺庵内里),领小部落四。

顺庵内里部(东界由那,南界伦庵内里,西界阿里野,北界葛罗),领小部落七。

葛罗部(东界由那,南界顺庵内里,西界润尼,北界阿巴麻尼),领小部落六。

阿巴麻尼部(东界窝期尼,南界葛罗,西界欧敏,北界缪西),领小部落六。

藐栖部(东界缪地,南界阿巴麻尼,西界麻尼,北界荷兰),领小部落八。

阿邻尼斯部(东界缪西,南界麻尼,西界埃斯尼,北界荷兰),领小部落九。

麻尼部(东界缪栖,南界欧敏,西界西尼庵麻,北界阿邻尼斯),领小部落七。

欧敏部(东界阿巴麻尼,南界润尼,西界西尼庵麻,北界麻尼),领小部落六。

润尼部(东界葛罗,西界内匿,南界柰威里,北界欧米),领小部落十。

柰威里部(东界顺庵内里,南界阿里野,西界借,北界润尼),领小部落七。

阿里野部(东界顺庵内里,南界稗离林,西界借,北界柰威里)

阿巴内里部(东界阿里支,南界罗西釐,西界干代,北界伦庵内里),领小部落四。

罗西釐部(东界阿里支,西界阿威伦,南界希老尔,北界阿巴内里),领小部落四。

希老尔部(东界鬲,南界海,西界旦,北界罗西釐),领小部落六。

阿威伦部(东界罗西里,南界旦,西界离律,北界干代),领小部落六。

干代部(东界阿巴内里,南界阿伦威,西界戈立栖,北界稗釐林),领小部落六。

稗釐林部(东界伦里内釐,南界干代,西界戈立栖,北界阿里野),领小部落六。

伊塞稗釐尼部(东界海,西南界大吕宋,北界欧里),领小部落六。

欧里部(东界海,西界阿里尼,南界伊塞稗呢,北界旦),领小部落六。

旦部(东界希老尔,西界阿巴牙伦尼,南界欧里,北界阿威伦),领小部落六。

阿里尼部(东界欧里,南界大吕宋,西北界阿巴牙伦尼),领小部落三。

阿巴牙伦尼部(东界阿里尼,南界大吕宋,西界海及稗釐尼,北界离律),领小部落七。

离律部(东界阿威伦,西界律庵牙伦尼,南界阿巴牙伦尼,北界戈立栖),领小部落九。

戈立栖部(东界干代,南界离律,西界罗龙,北界格流栖),领小部落六。

格流栖部(东界稗釐林,南界戈立栖,西界阿威巴引尼,北界英特釐),领小部落五。

借部(东界柰威里,南界阿釐野,西界阿巴威引尼,北界英特釐),领小部落六。

内匿部(东界润尼,西界阿釐野,南界借,北界西尼爱栖),领小部落八。

西尼庵麻尼部(东界麻尼,南界内匿,西界西尼爱栖,北界埃斯尼),领小部落六。

埃斯尼部(东界阿邻尼斯,西界爱栖,南界西尼爱栖,北界离那剌),领小部落九。

离那剌部(东界荷兰,南界埃斯尼,西界斯特力阿付加,北界荷兰),领小部落八。

斯特力阿付加部(东界离那剌,西界海,南界新敏,北界离那剌),领小部落七。

新敏部(东界埃斯尼,南界爱栖,西界海,北界斯特力阿付加),领小部落七。

爱栖部(东界埃斯尼,南界西尼爱栖,西界罗洼西尼,北界新敏),领小部落七。

罗洼西尼部(东界爱栖,南界西尼爱栖,西北界海),领小部落十一。

由釐部(东界西尼爱栖,南界由釐内野,西界加洼罗司,北界罗洼西尼),领小部落七。

由釐内野部(东界西尼爱栖,南界内野庵借,西界阿尼,北界由釐),领小部落七。

内野庵借部(东界内匿,西界英特釐庵内野,南界英特釐,北界由釐内野),领小部落七。

英特釐部(东界借,南界格流栖,西界威引尼,北界内野庵借),领小部落六。

海稗釐尼部(东界阿巴牙伦尼,南界大吕宋,西界罗稗釐尼司,北界离雅司),领小部落四。

罗稗釐尼部(东界海稗釐尼,西南皆界大吕宋,北界兰特司),领小部落五。

离雅斯部(东界阿巴牙伦尼,西界兰特司,南界海及稗釐尼,北界牙伦尼),领小部落八。

兰特司部(东界离雅司,南界罗稗釐尼,西界海,北界雅伦尼),领小部落十。

律庵牙伦尼部(东界离律,南界离雅司,西界雅伦尼,北界罗龙),领小部落六。

雅伦尼部(东界罗龙,南界兰特司,西界海,北界罗洼渣邻底),领小部落九。

罗龙部(东界戈立栖,南界律庵雅伦尼,西界雅伦尼,北界渣邻底),领小部落八。

阿巴威引尼部(东界格流栖,南界戈立栖,西界雅伦尼,北界渣邻底),领小部落五。

渣邻底部(东界阿巴引威尼,南界罗龙,西界罗洼渣邻底,北界威引尼),领小部落五。

威引尼部(东界英特釐,南界渣邻底,西界都西威力斯,北界英特釐庵内野),领小部落五。

英特釐庵内野部(东界内野庵借,南界威引尼,西界麻引尼内野,北界沙底),领小部落六。

沙底部(东界内野庵借,南界英特釐庵内野,西界麻引尼,北界荷尼),领小部落四。

荷尼部(东界由釐,南界荷尼,西界赞尼尔,北界加尔洼罗),领小部落七。

加尔洼罗部(东界由尼,南界荷尼,西界赞尼尔,北界海),领小部落八。

赞尼尔部(东界加尔罗洼,南北界海,西界伊釐庵威岭),领小部落九。

麻引尼部(东界沙底,南界麻引尼庵内野,西界伊釐庵威领尼,北界荷尼),领小部落七。

麻引尼庵内野部(东界英特釐庵内野,南界都西威力,西界罗洼内野,北界麻引尼),领小部落七。

都西威力部(东界威引尼,南界渣邻底,西界威引利,北界麻引尼庵内野),领小部落十。

罗洼渣邻底部(东界渣邻底,南界雅伦尼,西界海,北界威引利),领小部落六。

伊釐庵威领尼部(东界麻引尼,南界罗洼内野,西界摩敏寒,北界海),领小部落六。

那剌果部(东界伊釐庵威领尼,南界摩敏寒,西界非尼斯底里,北界海),领小部落七。

摩敏寒部(东界伊釐庵威尼,南界海,西界非尼底里,北界那剌果),领小部落七。

非尼底里部(东界都西威利,南界罗洼渣邻底,西界威引利,北界伊釐奄威领尼),领小部落二。

罗腊引部(东界绥沙兰,南界阿巴拉引,西界缪地,北界荷兰敏尔尼壬),领小部落八。

罗洼内里部(东界麻引尼庵内野,西界海,南界威引利,北界伊釐庵领尼),领小部落八。

威引利部(东界都西威力司,西界海,南界罗洼渣邻底,北界罗洼内野),领小部落七。

○佛兰西国沿革(原无今补)[编辑]

职方外纪》:拂郎祭,即佛兰西国,在倚西把尼东北,南起四十一度,北至五十度,西起十五度,东至三十一度。周一万一千二百里,地分十六道,属国五十馀。其都城名把理斯,设一共学,生徒尝四万馀人,并他方学共有七所,又设社院以教贫士,一切供亿皆王主之。每士计费百金,院居数十人,共五十五处。中古有一圣王名类斯者,恶回回占据如德亚地,兴兵伐之,始制大铳,因其国在欧逻巴内,回回遂概称西土人为拂郎机,而铳亦沿袭此名。是国之王,天主特赐宠异,自古迄今之主,皆赐一神能,以手抚人痢疮,应手而愈。至今其王每岁一日疗人,先期斋戒三日,凡患此疾者,远在万里之外,预毕集天主殿中,国王举手抚之,祝曰“王者抚汝,天主救汝”。抚百人,百人愈;抚千人,千人愈,其神如此。国王元子,别有土地,供其禄食,不异一小王,他国不尔也。国土极膏腴,物力丰富,居民安逸。有山出石蓝色,质脆可锯为板,当瓦覆屋国。人性情温爽,礼貌周全,尚文好学。都中梓行书籍繁盛,甚有声闻。又奉教甚笃,所建瞻理天主与讲道殿堂,大小不下十万。初传教于此国者,原系如德亚国圣人辣杂录。乃当时已死四日,蒙耶稣恩造命复活,即此人也(案:《明史》在此书之后,并不知据此为蓝本,而云国近满剌加,竟不知为大西洋,明人荒陋至此。惟此纪国王以手愈疾,自古至今皆然云云,则夸诞无稽之说)

明史》:佛郎机近满剌加,古不知何国(案:满剌加乃暹罗南境,明季为佛郎机所据,遂误以大西洋为南洋,相去数万里,《明史》舛甚)。永乐时,海外诸邦,通中国者,以百数亦未有其名。自正德中据满剌加地,逐其王。十三年正月,遣使臣加必丹未等贡方物,请封,诏给方物之直遣之还。其人久留不去,剽劫行旅,至掠小儿为食。已而夤缘镇守中贵,许入京。武宗南巡,其使火者亚三因江彬,侍帝左右,帝时学其语以为戏。其留怀远驿者,益掠买良民,筑室立寨,为久居计。十五年十二月,御史邱道隆言:满剌加乃敕封之国,而佛郎机敢并之,且啖我以利,邀求封贡,决不可许,宜却其使臣,明示顺逆,还满剌加疆土,方许朝贡。倘执迷不悛,必檄告诸番,声罪致讨。御史何鳌言:佛郎机最凶狡,兵械较诸番独精,前岁驾大舶突入广东会城,炮声殷地。留驿者违制交通入都者,桀骜争长。今听其往来贸易,势必争斗杀伤。南方之祸,殆无纪极。祖宗朝贡有定期,防有常制,故来者不多,近因布政吴廷举,谓缺上供香物,不问何方,来即取货,致番舶不绝于海澨,蛮人杂丱于州城,禁防既疏,水道益熟,此佛郎机所以乘机突至也。乞悉驱在澳番舶,及番人潜居者。禁私通,严守备,庶一方获安。疏下礼部,言道隆先宰顺德,鳌即顺德人,故深析利害,宜俟满剌加使臣至,廷诘佛郎机侵夺邻邦扰乱内地之罪,奏请处置。其他悉如御史言,报可。亚三侍帝骄甚,从驾入都,居会同馆。见提督主事梁焯不屈膝,焯怒挞之。彬大诟曰:“彼尝与天子嬉戏,肯跪汝小官耶”。明年武宗崩,亚三下吏,自言本华人,为番人所使,乃伏法。绝其朝贡。

其年七月,又以接济朝使为词,携上物求市。守臣请抽分如故事,诏复拒之。其将别都卢既以巨炮利兵肆掠满剌加诸国,横行海上,复率其属疏世利等,驾五舟击破巴西国。嘉靖二年,遂寇新会之西草湾,指挥柯荣、百户王应恩御之。转战至稍州,向化人潘丁苟先登,众齐进,生擒别都卢疏世利等四十二人,斩首三十五级,获其二舟。馀贼复率三舟接战,应恩阵亡,贼亦败遁。官军得其炮,即名为佛郎机,副使汪𬭎进之朝。九年秋,𬭎累官右都御史,上言:今塞上墩台城堡,未尝不设,乃寇来辄遭蹂躏者,盖墩台止瞭望城堡,又无制远之具,此所以往往受困也。当用臣所进佛郎机,其小止二十斤以下,远可六百步者,则用之墩台。每墩用其一,以三人守之。其大至七十斤以上,远可五六里者,则用之城堡。每堡用其三,以十人守之。五里一墩,十里一堡,大小相依,远近相应,寇将无所容足,可坐收不战之功。帝悦,即从之。火炮之有佛郎机自此始。然将士不善用,迄莫能制寇也。

初广东文武官月俸多以番货代,至是货至者寡,有议复许佛郎机通市者,给事中王希文力争,乃定令诸番贡不以时,及勘合差失者,悉行禁止,由是番舶几绝。巡抚林富上言:粤中公私诸费,多资商税,番舶不至,则公私皆窘。今许佛郎机互市,有四利焉。祖宗时诸番常贡外,原有抽分之法,稍取其馀,足供御用,利一;两粤比岁用兵库藏耗竭,藉以充军饷,备不虞,利二;粤西素仰给粤东,小有征发,即措办不前,若番舶流通,则上下交济,利三;小民以{樊心}迁为生,持一钱之货,即得展转贩易,衣食其中,利四。助国裕民,两有所赖,此因民之利而利之,非开利孔为民梯祸也。部议又从之,自是佛郎机得入香山澳为市,而其徒又越境商于福建,往来不绝。至二十六年朱纨为巡抚,严禁通番。其人无所获利,则整众犯漳州之月港浯屿,副使柯乔等御却之。二十八年,又犯诏安,官军迎击于走马溪,生擒贼首李光头等九十六人,馀遁去。纨用便宜斩之,怨纨者御史陈九德,遂劾其专擅。帝遣给事中杜汝祯往验,言此满剌加商人,岁招海滨无赖之徒,往来鬻贩,无僭号流劫事。纨擅自行诛,诚如御史所劾,遂被逮自杀,盖不知满剌加即佛郎机也。

自纨死,海禁复弛,佛郎机遂纵横海上,无所忌。而其市香山澳、壕镜者,至筑室建城,雄踞海畔若一国(此澳门有西洋夷屋之始,然佛郎机旋去澳不居,非今日之澳夷也),将吏不肖者反视为外府矣。壕镜在香山县南虎跳门外,先是暹罗、占城、瓜哇、琉球、浡泥诸国互市,俱在广州,设市舶司领之。正德时移于高州之电白县。嘉靖十四年,指挥黄庆纳贿,请于上官移之壕,岁输课二万金。佛郎机遂得混入,高栋飞甍,栉比相望,闽粤商人趋之若鹜。久之其来益众,诸国人畏而避之,遂专为所据。四十四年,伪称满剌加入贡,已改称蒲都丽家。守臣以闻,下部议,言必佛郎机假托,乃却之。万历中,破灭吕宋,尽擅闽粤海上之利,势益炽。明年番禺卢廷龙入都,请尽逐澳中诸番,出居浪白外海,还我壕镜故地。当事不能用。番人既筑城,聚海外杂番,广通贸易,至万馀人。吏其土者,皆畏惧莫敢诘,甚有利其宝货,佯禁而阴许之。总督戴耀在事十三年,养成其患而不问。番人又潜匿倭贼,敌杀官军。四十一年,总督张鸣冈檄番人驱倭出海,因上言:粤之有澳夷,犹疽之在背也。澳之有倭贼,犹虎之傅翼也。今一旦驱斥,不费一矢,此圣天子威德所致,惟是倭去而番尚存,有谓宜剿除者,有谓宜移之浪白外洋就船贸易者,顾兵难轻动,而壕镜在香山内地,官军环海而守,彼日食所需,咸仰于我,一怀异志,我即制其死命。若移之外洋,则巨海茫茫,奸宄安诘,制御安施。似不如申明约束,内不许一奸阑出,外不许一倭阑入,无启衅,无弛防,相安无患之为愈也。部议从之。居三年,设参将于中路,雍陌营,调千人戍之,防御渐密。天启元年,守臣虑其终为患,遣监司冯从龙等,毁其所筑青州城,番亦不敢拒。其时大西洋人来中国亦居此澳(今称澳夷为大西洋国始此,其实名葡萄亚也。澳夷见《明史》者,只此一语,由《外国传》中不立《葡萄亚传》,故今谭澳夷皆莫得其源委),盖番人本求市易,初无不轨谋,而中朝疑之过甚,迄不许其朝贡,又无力以制之,故议者纷纷然。终明之世,此番故未尝为变也。其人长身高鼻,猫睛鹰嘴,拳发赤须,好经商,恃强陵轹诸国,无所不往,后又称干系腊国。所产多犀、象、珠贝。衣服华洁,贵者冠,贱者笠,见尊长辄去之。初奉佛教,后奉天主教。市易但伸指示数,虽累千金,不立约契,有事指天为誓,不相负。自灭满剌加、巴西、吕宋三国,海外诸番无敢与之抗者。

皇清四裔考》:佛朗机,一名和兰西,亦红毛番种也。东与荷兰接,其国都地名巴离士,至中国水程五万馀里。从罗令山峡出口,境绝险。风俗略同和兰、英吉利诸国。顺治四年八月,广督佟养甲疏言,佛朗机国人寓居壕镜、澳门,与粤商互市,于明季已有历年。后因深入省会,遂饬禁止。请嗣后仍准番舶通市。自是每岁通市不绝,惟禁入省会。其族种有居吕宋者,详《吕宋传》。来粤互市,或从其本国,或从吕宋国至云(此误。以吕宋为佛朗机,辩见于前)

《每月统纪传》曰:法兰西国,东连阿理曼国,西及西班牙国,南及地中海、意大理国,北及英吉利海比利润峡。国广大六十二万七千方里,分八十六部落,田十万三千有馀顷,圃园山林万八千有馀顷。岁出土产约价银九万三千五百七十四万员。户三千二百五十万口,马二百十七万只,牛六百九十七万只,羊四百五十万只。岁出葡萄酒,价银约万有六千万员,织绸缎极精巧。道光四年所载出之货物,约价银八千八百七万员,入价九千九十七万员。巨战舰三十六只,中战舰三十五只,火轮舟八只,各项水师船百有八十六只,水师武官梢手共万有四千九百,商船梢手三十二万八千,营兵二十三万。岁入国帑银二千五十四万员,出二千七十万员。

当中国汉代以前,此国土蛮强梗,攻邻焚掠,于是罗马国命帅领兵击服,调理野人,向化遵法。齐明帝二年,土酋击败罗马之兵,创立新国。旋进天主教,立庙建殿,传至苗裔三百年间,惟耽声色,委政臣下。有臣曰“锤”者,敏智雄豪,当回回侵国时,举国震恐,惟缒领率士民血战三日,破走敌寇。其孙甲利泰甫,于唐德宗六年嗣位,才德出众,创立法制,为四国风俗之表率。且东界土蛮叠侵,甲利率兵深入山林,与土蛮鏖战,败其十分之二。甲利正欲结和,而罗马之教皇(意大里亚为天主教之宗国,称曰“教皇”。凡西洋各国王即位,必得教皇札付而后立),遣使来约,必除蛮酋以净根株。甲利遂进擒蛮王,禁之隐修院,复进攻回回之族,遇伏败还。退值世子作乱,东蛮悖叛,甲利旋师,奋虏四千五百人,发怒糜烂之,以惩叛党。自赴罗马国都,遂蒙教皇册立为西朝之君。礼贤兴学,文教日进,其所建之殿,所创之邑,所造之路,至今遗迹尚留。

及没后,诸子争国,五爵擅权,故王威福遂替。在宋朝时,西国之民赴犹太国,观天主耶稣所活之地,又拜圣墓,住彼圣城。回回族恶之,将天主教门之信士禁监勒索,甚者杀戮之。于是五爵激烈,尽起国兵攻击回国,且邻邦协力共取圣城。国王反乘其远出,籍其家产,人心遂离。及宋理宗二年,路易王登位,兵政由旧,判事明允,人心悦服,国帑充盈。拒破英吉利之兵,复领舟师攻破回回,名扬四海。适侵敌国,全军瘟疫,进退两难,为敌所获,赎还归国。益发愤修政,克保令终。嗣王复战胜英吉利,恃胜而骄,国政混乱,民怀异志,垂及百年,国濒危殆。忽有童女高声苦劝庶民,效死出力,驱逐叛逆。法兰西王即合诸侯,增兵士,发新教,贤女又宣曰:“必改邪归正,自拔流俗,始蒙上帝之祜。”于是法兰西国,捕焚新教,广布善教。明武宗正德年间,阿里曼国王,足智多谋,连年交战,法兰西王被其所虏。王归,复与他国结盟报复,胜负相当,末年始彼此寝兵。嗣王屏弃正教,恶徒乘机株累无辜,国危民困。显理王于万历二十五年战胜登位,发愤自修,广布仁惠,复兴正教,百姓归之,为邪教之党所弑(《每月统纪传》曰:正德嘉靖隆庆等年间,法兰西国良民进正教,而匪徒搅扰之,衅隙仇杀不止。明嘉靖三十一年,显理王生,自幼不惮寒暑,驰马试剑,操练武艺。伏拜救世主耶稣,其始封本国褊小,介西班牙、法兰西两国间,自即位后,心烈性良,巡国平讼,薄敛立法,于是天主邪教之僧,日思毁除正教之党,设谋肆毒,请显理赴法兰西国都婚娶,礼成合卺。夜忽钟鸣,邪党蜂拥而入,杀正教之人,显理匿身床下避难,法兰西王后遂引诱之,纵情淫佚,四年内惟耽乐是从。忽然觉悟而逃,率正教之党,统兵攻击,互有胜负。当时法兰西王纨袴无谋,兵败被弑,显理自立,虽殉于货色,然执法如山,律例千条万绪,一一明析。十四年中,国泰民安,惟邪教僧百计设谋而欲害王。乘一日王车入街,前后簇拥,阴伏刺客揕王之胸。百姓哀丧考妣,时明万历二十七年也)。嗣王男形女性,不亲政事,信用匪人,五爵百姓咸战栗。及王没,世子接位,好武用兵。诸国来朝,骄傲凌辱。故列君怨之,纠军协攻。法兰西国王愤辱而卒,是时国家共亏欠银九千万员。当康熙五十三年,其孙登位,纵情背理,丧心灭耻,娼佞弄权,奢用公钱,弁兵败散,国帑空虚。新王嗣位,是时北方亚墨里加之民,与英吉利国交战,王助亚墨里加战胜,然其饷银渐减,故招爵僧民三品会集,以寻聚敛之法。国民弃王杀之,七年国政混乱。有臣曰“那波利稔”者,武功服众,嘉庆八年登王位,连九年战服四方,恃强黩武,旋败失位。前王之苗裔复立,民暂安息。及弟嗣位,复激民变,逐王而别择亲属以登位。道光十年,新王创立国家,受谏宽仁,百姓安堵。论西方诸国大有势力者,我英吉利国为第一,俄罗斯国为第二,法兰西国为第三焉(原无今补)

又曰:法兰西那波利稔王,初为总帅时,国王使驱逐奥士地喇之军,出意大里国境。维时法兰西军乏钱粮,缺兵械,又未训练,那波利稔鼓舞将士,整顿纪律,乘敌未设备,突然攻之。躬亲督战,麾兵冲击,战胜凯旋,为国王所忌。遂领兵三万,驾战船,离国至麦西地方,乃土耳基之藩属国也。其土兵竭力抵御,终不能胜,遂为法兰西总帅所据。自恃善战,既绝本国,谓可自开新地。适英吉利之师船来助土人,击法兰西巨舰,火药轰发,为英所败,于是退兵。嘉庆三年复还国都,结党握权,除国之五爵,自立为王。时国帑甚空,民心未服,而那波利稔恃其兵力,与其才智,且国之首领,皆其所辖,设造新律,改正纪纲。国中匪徒,畏那波利稔之严,阴谋杀之,皆事败诛死。是时邻敌寻衅来攻,那波利稔王引精兵,潜出山后,间道突袭其后,敌兵惊溃。诸国无敌,独英吉利人与为仇隙。再三水战,互有胜负。彼此劝和,西国咸宁。(旧无今补)

又曰:法兰西国王,那波利稔篡立,与英吉利仇隙,谕饬诸港口,逐英吉利之船。严禁通商,欲以窘迫英国。英国之水师再三竭力,烧其战船。法兰西复与峨罗斯及他国结盟,募兵五十万,每十万兵,给钱粮银六十万员。于嘉庆九年出师来攻,英军拒击,败其大半。三国排阵相抵,随结和而退。法兰西之战船,又与西班牙战舰合,英吉利水师将又破散之。法兰西又与破鲁斯国结衅隙,损兵折将。法兰西军保守坚城,嗣后与峨罗斯国王会盟结好,一理东方,一统西方。当是时,西班牙之国王世子悖命,且佞臣弄权,故法兰西王召其父子君臣至国,执而废之。以国封其弟,西班牙民不服,招英吉利之军助其战守,驱逐敌军。嘉庆十三年,佛兰西复领兵侵西班牙,士民降服。法军凯旋,娶西班牙国王之女为妃,遂谕阿里曼诸国仰之若共主。法兰西之武势益广,心志益侈,联合诸属国,各领其兵士共五十万,欲攻服峨罗斯。峨罗斯军已退避,不意上帝降灾,大风凛冽,雱雪如山,法兰西诸军冻死者十有九。遁回后,又募兵攻阿里曼之国,诸侯皆苦其暴酷,破鲁斯王拒敌,欧罗巴列国合而攻之,互有胜负。卒后法军败散,诸国合兵伐之,法兰西王失国。嘉庆十八年,避于小屿,创立新国,日夜思复仇,寝食皆废。猝回法兰西国,逐其新王。惟上帝不祐,复为英吉利、破鲁斯两军击败。于是法兰西旧王复立,禁放波利稔王于远屿,欲逃不得,道光元年愤恨而死。论其才能,非不出类超众,惟佳兵好战,以至于亡(旧无今补。波利稔,一作破戾翁,一作拿破仑)

颜斯徐《海防馀论》曰:佛兰西地广人多,旗号纯白,可与英吉利抗衡。自古有大仇不能解释,每二三十年争战一次,每战辄数年,而后各国为之讲解罢息。近来与荷兰连结,改旗号红白蓝三色而竖用,荷兰国旗则三色横用。

海岛逸志》曰:勃兰西,居于西北海,与和兰、英圭黎鼎峙为邻,其状貌衣服器用并同,惟字迹言语则异。性甚强悍,少经商之徒,所以罕至葛留巴者。和兰每受红毛欺凌,则倚以为助。勃兰西国大人众,英吉黎所畏惧也。

贸易通志》曰:佛兰西国其西港口曰“波尔多”,每年商船出口二千九百三十八只。道光八年,货价三百七十八万员。其南港口曰“马耳西利”,道光十二年,海关征税六百万员有奇。通计国中大小各船插佛兰西旗者,共计八万二千三百九十八只,载三千馀石,水手三十五万八千人。外国船进其口者,三千三百八十二只,道光十一年,国中进口货价万四千七百万员,出口货价万二千九百万员。

万国地理全图集》曰:佛兰西国,南至地中海,东南连以大里,北及英吉利海峡,连北义国。东与日耳曼国交界,西及是班牙海隅。北极出自四十二度四分,至五十一度十分,偏东自八度二分,至偏西四度四分。广袤方圆六十二万七千方里,其居民三千三百万丁,其中男一千六百万丁,女一千七百万丁,娶妻者六百二十一万名,寡妇一百六十九万名。于道光十五年媾姻,共计二十七万五千,生子男女九十九万三千丁人。死者八十一万六千名,其中自尽者二千二百三十五名,国家定死罪四十一名。三军不下三十万丁,大小兵船二百九十只,水手五万,其中最大船载七十二炮,至一百二十门。火轮船巡驶于地中之海,每年收银约一万二千九百万两有馀,收国帑万二千九百六十六万两,欠项五万八千万两。西北两方,平坦少山。西南一带山岭,与是班牙国交界,东南一最高之峰,与以他里隔界。其江不多亦不长,自北直流入地中海,名罗尼江,由东至西者名曰“罗亚利”。中间多开运河,故内地交通。山出石炭、铁铅、白矾,专资国用,不得运出他国。惟西南各方多葡萄酒出售,各国尚有橄榄油,及种萝卜以造糖。五谷亦有,而民惟食面。佛兰西国民,最精神好礼,厚待远客。男女会集歌舞惟乐。目前不虑久远,危时敢作敢为,宁死不居人下。其女巧言如簧,甚悦人意,但不甚守礼。其民轻诺寡信,豪兴喜武,是以常与各国肇衅,效死勇战。

汉朝年间,居民尚野,得罗马国征服,渐渐教化,通其语言文字,同于各国。三百年后,遂驱逐罗马之官而自立国,始称曰“佛郎机”。于唐顺宗之年,有甲利王者,攻胜蛮夷,有功自立。其后裔不明,是以数百年无治。及元朝年间,人类再悟,而佛国渐得操权。然与英夷累次交战,当危急时,忽有童女统军驱敌,如此国家再得加力教演士卒。嗣后国主好色,妾妇弄权,及乾隆五十四年,庶民怨之,废戕其主而自择君。于是有将军名曰“那波仑”即位,十有馀年,百战百胜。各国震怒,故于嘉庆十七年同心协力御防,并力攻击,那波仑败丧,暂时退位。复回再战,佛国王约英国及普鲁社国助援,炮火迫急。那波仑登英国兵船求避,英国待同俘虏,见流在大西洋孤屿,自后其王再归本国。

产最丰盛者,乃葡萄酒,每年价值银六千九百万两。别有三百万两之热酒,售与天下各国。又出胡丝,每年十万有馀石,然不敷内地织造之用,别由意大里国运来。国地作五十三分计之,其二十三分系耕田,十分园林,七分牧场,其馀系野路水泽。居民实巧,其丝缎大有名,每月变新样,以悦四方之意。所织售价银,每年千五百两。不但由海与列国交易,亦由陆路交市,各港口所据船万五千二百四十九只。佛兰国大半崇加特力教,不信波罗士特教。国家重儒,有才能者即速官之。其藏书院内印本三十六万册,写本七万册,准各人随便往来勤读。又有繁术院,内居各艺师,及诸项文艺传其徒。凡学兵法,开河道,及造物之术,种种过人。

国中昔分三十部,各部分府,今改为八十六部。其王都曰“巴勒”,居民九十万九千丁。宫殿广大光耀,其街四方货物充积,都民每年纳饷税银九百万两。所有养济医院十四间,每年疗痊者万四千名。故此西国列方之士,多赴巴勒学医术。其金银匠皆卓异超群,共计二千名。岁造时辰表四万,自鸣钟一万八千。千丁部民造粗麻布,部内有五万人等以造织度生。中地之阿耳兰士、耳破罗亚等城,及南方里翰、士路士等城,皆大有名,务织通商。南海边有广港口,与地中海沿各国互市。一曰“马耳西里”,一曰“土仑”,战舰所造之处。其西海边最广大之海口曰“破耳多”,乃运出葡萄酒之码头。另有罗治、利辟勒、马罗、恩口等港,遍通海路贸易。其北海峡之地有补罗义加者,近英国之南境及东末口,佛军屡由此港侵寇英国。英国周建炮台,敌船难入。佛国之南可耳西加岛,本属以他里国,居民二十万丁,内地岭硗石,产物不多。佛兰西话音,众儒所学,其书亦所共读,列国大臣,皆用以会议,而办外国之事。


 卷四十 ↑返回顶部 卷四十二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