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國圖志/卷04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四 海國圖志
卷四十五
卷四十六 

◎耶馬尼下

《地球圖說》:亞利曼諸小國亦習中國文字,善文武,諸巧藝工吹、彈、唱,其英吉利女王之夫亦是國人也。昔本大國,今已分列阿士氐拉與波路西亞二國,外此又分裂許多小國,又別有四城,悉皆自主,但有大事,則分議協辦,勿得自專。地勢北方低陷,中央與南方皆山,土產五穀、葡萄酒、丹、參、煤炭、銀、銅、錫、磁器、玻璃、羊毛、布、鍾表。

《地理備考》曰:亞裏曼國,又名曰爾馬尼亞,在歐羅巴州之中,其國土自北極出地四十五度三分起至五十五度止,經線自東二度三十分起至十八度止,東至不魯西亞、奧斯的裏、波羅尼、加拉哥維四國,西連佛蘭西、賀蘭、北爾日加三國,南接蘇益薩、意大裏二國暨地中海,北界北海與州中海、低那馬爾加國,長約二千四百里,寬約二千二百里,地面積方約三十三萬六千里,煙戶一京三兆九億口,本國除北方各地或坦夷平陽,或荒砂澤隰外,其餘三方岡陵絡繹,河之至長者九,湖之至大者十二。地氣懸殊,中央東方皆尚溫和,西北嚴寒、潮濕、煙瘴,南方則稍和暖,峻嶺登眺,舒暢宜人,五穀、百果、花卉、鳥獸甚蕃,土產五金及各色寶石,黑白礬、硝、磺、硇、砂、磁、粉等。至於國主,或王公攝理,或設官宰治,變易不一。所奉教有三:一羅馬天主公教,一路得羅修教,一加爾威諾修教。國人奉羅馬天主公教者十分之七,奉路得羅修教者五分之二,奉加爾威諾修教者為數無幾。技藝精良,商賈雲集,緣本國昔多客民寄寓,每遇戰鬥,糾合相禦,戰後仍分歸各部,中間為羅馬國征服。唐德宗貞元中又為佛蘭西國所取,梁太祖乾化元年,亞裏曼國人始推立官拉多為君,自為一國,然君非世襲,由黎庶公立,每有各部豪酋,以勢力軍威,自立為君,紛紛滋亂。明英宗正統三年,為奧地裏加國所據,始定世代相傳。迨嘉慶十一年,佛蘭西國君那波良者,既攻入奧大利亞國,即更易前製,另立結盟章程。再越八載,當歐羅巴州軍興旁午之際,各國公使會集於維耶納地,議定亞裏曼諸國各守疆界,互相結盟,由此分為眾小國三十六。今則與奧地裏加、布魯西、賀蘭、大尼四國會同結盟,共為四十盟國,一切政事,會議辦理,每國各派公使一員,齊集於佛郎哥佛爾的地方,而奧地裏加國之公使恒為會議首領。再亞裏曼國之軍,有二者之分,一別額設兵丁,一則接應兵丁。道光二年,公同會議,凡結盟之國各按人數多寡出兵若干,以備守禦,每百人出額兵一名,每二百人出接應兵丁一名,彼此聯絡,互相保護,軍分十二隊,隊則多寡不同,通共約有兵丁三十萬零三千四百餘名,其統領之元帥乃各國會議推舉者也,盡係陸營,並無水師。

其一巴威耶拉國。長一千一百四十里,寬八百四十里,地面積方四萬零四百里,煙戶四百零七萬口,應出兵丁三萬五千六百名,地居南方,王位曆代傳男。

其二瓦爾敦巴國。長五百里,寬三百六十里,地面積方九千六百里,煙戶一百五十二萬口,應出兵丁一萬三千九百五十五名,地居南方,王位曆代傳男。

其三亞諾威爾國。長八百七十里,寬五百四十里,地面積方一萬九千一百六十里,煙戶一百五十五萬口,應出兵丁一萬三千零五十四名,地居北方,王位曆代傳男。

其四薩克索尼國。長五百里,寬三百里,地面積方九千三百八十里,煙戶一百四十萬口,應出兵丁一萬二千名,地居中央,王位曆代傳男。

其五巴敦國。長七百里,寬三百四十里,地面積方七千五百四十里,煙戶一百一十三萬口,應出兵丁一萬名,地居南方,公爵世襲。

其六挨塞國。長三百二十里,寬二百里,地面積方五千三百五十里,煙戶七十萬口,應出兵丁六千一百九十五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襲,男女皆得臨禦,惟以長幼為序。

其七加塞爾國。長四百里,寬二百五十里,地面積方五千六百六十里,煙戶五十九萬二千口,應出兵丁五千六百七十九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襲,未滿十八歲不得即位,或母後或至戚暫為居攝,俟其成立,然後反版。

其八威馬爾國。土地版圖迫近鄰國,或四面環繞,或兩相間攝以致四散距隔,彼此不相聯屬,故不能定其長寬里數,總計地面積方約有一千八百二十里,煙戶一十二萬二千口,應出兵丁二千一百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襲。

其九厄斯乖零國。長四百里,寬二百八十里,地面積方六千四百六十里,煙戶四十三萬一千口,應出兵丁三千五百八十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襲。

其十厄斯德勒利地斯國。長一百八十里,寬一百里,地面積方九百九十里,煙戶七萬七千口,應出兵丁七百十七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襲。

其十一美塞內英國。約數十里,爵如伯,戶二萬一千,公會應出兵二百,都城曰烘不爾厄。

其十二那搔國。長二百二十里,寬一百五十里,地面積方二千七百九十里,煙戶三十三萬七千口,應出兵丁三千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襲。

其十三布倫瑞克國。地不相連,或在布魯西亞國之內,或在亞諾威爾國之內,總計地面積方約有一千九百六十里,煙戶二十四萬二千口,應出兵丁二千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襲。

其十四薩克撒各布爾厄額達國。地不連屬,錯落別國疆域之中,總計地面積方約有二千二百里,煙戶十四萬五千口,應出兵丁一千三百九十四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襲。

其十五薩克撒梅寧認國。長五百里,寬一百二十里,地面積方一千二百里,煙戶十三萬口,應出兵丁一千二百六十八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襲。

其十六亞爾敦布爾厄國。乃合三處共一國,總計地面積方約六百九十里,煙戶十萬零七千口,應出兵丁一千零二十六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襲。

其十七德搔國。地不相聯,錯落別國疆域之中,總計地面積方約有四百六十里,煙戶五萬六千口,應出兵丁五百二十九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襲。

其十八伯爾尼布國。土地版圖錯落布魯西亞國疆域之中,分上下二處,總計地面積方約有四百三十里,煙戶三萬八千口,應出兵丁三百七十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襲。

其十九咯敦國。地不相聯,分為四幅,二在黑裏巴河之左,二在黑裏巴河之右,總計地面積方約有四百里,煙戶三萬四千口,應出兵丁三百二十四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襲。

其二十咯勒斯國。長七十里,寬五十里,地面積方一百九十里,煙戶二萬五千口,應出兵丁二百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襲。

其二十一意土給利斯國。原與羅奔斯的音同為一國,道光五年分而為二,本國地面積方約有二百七十里,煙戶三萬口,應出兵丁二百八十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襲。

其二十二羅奔斯的音國。自分域之後,地面積方約有三百二十里,煙戶二萬七千五百口,應出兵丁二百六十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襲。

其二十三厄盧德耳斯達國。長九十里,寬七十里,地面積方五百七十里,煙戶五萬七千口,應出兵丁五百三十九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襲。

其二十四厄孫德耳沙森國。長一百二十里,寬六十里,地面積方四百九十里,煙戶四萬八千口,應出兵丁四百五十一名,侯爵世襲。

其二十五德的摩爾國。長一百二十里,寬一百里,地面積方五百七十里,煙戶七萬六千口,應出兵丁六百九十一名,地居北方,侯爵世襲。

其二十六饒問布爾厄國。長八十里,寬三十里,地面積方二百七十里,煙戶二萬六千口,應出兵丁二百四十名,地居北方,侯爵世襲。

其二十七瓦爾德各國。長百二十里,寬八十里,地面積方六百里,煙戶五萬四千口,應出兵丁五百十八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襲。

其二十八昔麻認國。長一百二十里,寬七十里,地面積方五百五十里,煙戶三萬八千口,應出兵丁三百五十六名,地居南方,侯爵世襲。

其二十九挨深認國。長八十里,寬三十里,地面積方一百五十里,煙戶一萬五千口,應出兵丁一百四十五名,地居南方,侯爵世襲。

其三十列支敦士敦國。長六十里,寬三十里,地面積方一百八十里,煙戶六千口,應出兵丁五十五名,地居南方,侯爵世襲。

其三十一挨塞烘布爾厄國。分為二區,一名其不爾厄,一名美塞內英,不相聯絡,總計地面積方約有一百八十里,煙戶二萬一千口,應出兵丁二百名,地居中央,伯爵世襲(按美塞內英重見存參)

其三十二弗郎克佛爾的國。地不相聯,總計地面積方約有一百四十里,煙戶五萬四千口,應出兵丁四百七十五名,地居中央,不設君位,民間自推官長八十五員理事。

其三十三布來每國。四方境土皆為亞諾威爾國環繞,地面積方約一百里,煙戶五萬口,應出兵丁四百八十五名,地居北方,不設君位,黎庶自立官長治事。

其三十四昂布爾厄國。地不相聯,總計地面積方約有一百七十里,煙戶十四萬八千口,應出兵丁二百九十八名,地居北方,不設君位,民間自立官長理事。

其三十五盧卑各國。地不相聯,總計地面積方約有一百五十里,煙戶四萬六千口,應出兵丁四百零六名,地居北方,不設君位,庶民自立官長治事。

其三十六尼發深國。四方境土皆在科爾敦布爾厄環繞,總計地面積方約有十二里,煙戶二千八百五十九口,應出兵丁二十八名,地居北方,不設君位,庶民自立官長以治事。

各國內通商衝繁之地,海邊大馬頭四處,內地大埠九處。

《外國史略》曰:日耳曼,蠻族也,其疆為東國、陂路斯兩國據其大半,然尚有小國屬日耳曼者,風俗話音均同,其俗身體高大,髮黃眼藍,耐冷不耐熱,畏渴好戰,善牧牲畜,喜射獵,不農不工,付之奴婢,女習勞苦,男反安坐熊皮飲酒賭博,產業蕩盡,則自賣為奴,勇者為頭目,然國有危難,不避死亡,婦女亦勇於赴敵,男女恥苟合,將戰則公擇首領,歡呼賀之,戰息復舊,不相統屬,以日月山嶺為神而崇敬之,戰必先禱以詛敵。漢武帝元光年,侵羅馬,為羅馬所敗。漢哀帝時,羅馬築城於來尼河,以逼侵日耳曼,日耳曼或降或亡,其後復糾合種類,力攻羅馬國,幾及四百年。是時中國交界之匈奴等,遊牧於其郊,盡驅日耳曼種類遷於他國,散處佛蘭西、英吉利、是班牙、亞非利加各海邊。宋元徽間,羅馬都陷,日耳曼之民萃焉。蓋歐羅巴之民,半係日耳曼之族,在本國者無幾,尚守古教,而猛性常存,散處佛蘭西者,已進天主新教。唐元和八年,日耳曼之裔,復在佛國潛起募兵,自成一國,沒後諸子各分其地,而路得威號第一王,於唐武宗會昌年間,創立國基,始有日耳曼之號。羅馬國廢,日耳曼之君仍其名號,雖各部皆有本酋五爵操權,而國王能得民心,自強政治以彈壓其下,但與羅馬教皇積釁,因募兵前往意大裏國,又欲據猶太國救世主所葬之墓,自領大軍與回族死戰,壯民多亡,其教主遂乘勢弄權。南宋鹹淳七年,有賢君出,立新例,令百姓遷善,雖向為盜竊者俱許為良民,否則殺無赦。明永樂年間,國君復集會各教主辨論,名聞海外。後國分為十部,各部皆有君爵。正德十四年,是班亞君即位,使使來脅從天主新教,禁止耶穌本教,日耳曼百姓不從。萬曆四十五年,老教新教之民互相攻伐,三十年不息,兵火之餘,遍地荒蕪,而瑞丁、佛蘭西、是班亞三國又來侵伐,日耳曼君乃盟國人於郊外,令兩教之人任意拜上帝、救主耶穌,外求成於三國,時順治四年也。後日,國又屢與佛蘭西、土耳其兩國肇釁,其東國之君本日耳曼舊所兼攝,其君歿後無嗣,各國相爭,以分其地,其國王女內招百姓為國家出力,外與意大裏國和親,遂獲勝,國乃定。當佛蘭西國大變,日耳曼民欲匡救其災,卒為所敗。嘉慶十年,日耳曼國奉事佛蘭西,佛君盡變其國政,又創立他姓以主其國。嘉慶十七年,國人逐之,各部相結,自為一國,隨時會商國事,遂為海外不侵不叛之邦。

日耳曼地內有東國並陂路斯所屬之地,方圓萬一千四百三十八方里,居民四千萬,國內有王四位,大侯八位,侯九位,小酋十一位,別有城四座,事皆自主,各邦如之,計三十八處,與中國之土司無異,二十五年之內,居民增至千萬丁。其國南連意大裏、瑞丁等國,北及州中海大尼國巴得海隅,東及峨羅斯東國,西連佛蘭西,南方有高山,北地悉平坦,其最長之河曰來尼河,由瑞士國流出北向最為廣大,由日耳曼國過荷蘭入北海,多惱河由西流東向,阿得河在陂路斯國,伏流地中入巴得海隅,益北江西流入北海,其北方最高之峰三百五十丈,南方之山高千二百丈,天氣冷,多鬆,中央天氣溫熱,多橡,多羊,西方產葡萄,最美。北方產牛馬,新開運河甚長,其水道高於海百二十八丈,費銀四百八十六萬圓。北方居民聰明,有膽略,英國原民悉由此去。其語音為西洋之官話,若荷蘭、瑞丁、大尼並英吉利之話,皆如之。凡各國所未見之書惟日耳曼人能讀之,百姓共三分,一曰上下五爵,一曰良民,一曰農夫。上爵之中有公侯,受地者也。居民崇耶穌本教者千六百萬,其餘崇天主新教者二十五萬,皆猶太人也。在南方有邑一千零八所,北方之邑千三百一十一所。

除東國、陂路斯國各據之地,所有日耳曼列盟會各國共計方圓四千五百里,居民千六百五十六萬八千,農務興焉。出五穀,善牧,畜羊之多甲於他國,馬牛豕次之。林廣而密,多木料,運出者由撒孫山來。有銀礦,每年價約八十九萬六千圓,金礦每年約四萬二千七十斤,銀二百二十九萬六千圓,亦出銅、白鉛、鐵、錫。日耳曼國多儒,敬教勸學,為西方之最,今將列國地方列於左:

一拜焉列國。於陳朝文帝年間進天主教,後地益廣,與佛國合。南宋淳熙間始立君,為其國始祖,累世執天主新教,與東國結盟,且欲滅老教。近日與佛蘭西約和以擊東國,背前好焉,由是為日耳曼列國之害。佛蘭西那破裏穩王時封拜焉之君為王,益以地,自嘉慶九年後,拜焉遂為日耳曼內大國,執天主新教,然其君愛民勤政,有名海外,計公帑銀千六百二萬一千三百圓,公費千五百三十七萬五千三百圓,存庫者八十二萬六千圓,國之欠項七千四百七十七萬圓。其地廣袤千三百九十八里,居民四百四十一萬,近河之地多豐,近山之地多磽,多惱河亙其間,買尼江濱,葡萄所產也。多野獸,產卑酒,外國人好飲之。產五穀、麻、煙,作各項玩器,而不能造布匹、絲、緞,國分八郡二百三十一邑,都城曰閔金,宮殿炫耀,亦設肄業院,各士雲集。尼林山係古城,居民四萬六千九百口,大半執正教。奧布古邑,居民三萬。威得布,居民二萬六千。已埽,居民一萬。林布,居民二萬二千。班山,居民二萬。弗地,居民萬五千,多猶太人。各處設大學院三間,中院七間,小院十八間,公學五千零五十一間。百姓頗聰明,國事悉聽鄉紳會議,君惟拱手而已,國中二十歲者多為兵,計三萬五千丁。

一威丁山列國。在拜焉之西,亦古地也,其君悉本諸侯,不以國務為重,故兵疊侵之。嘉慶九年,其君與佛君波那穩王盟,封為王,實為佛國附庸,然頗藉佛蘭西權勢,鄉紳會議,聽其號令。其山最高之峰二百二十丈,產銅、鐵,微有銀,林多鬆,各木料皆浮來尼河以至荷蘭國,耕地在多惱河下,五穀不甚豐,人稠地狹,田園不足於耕,是以民多就食於外。其地廣袤二百六十二里,居民百六十八萬,每年入公帑銀千六百零五萬圓,出千六百三萬四千圓,存留萬五千五百圓,國之欠項千二百六十六萬四千圓。邑百三十二座,居民百八萬七千名。崇天主老教,民樸實勤勞,即移居他處,亦善積財,百姓運出木料、五穀、牲畜、煙、油、綿、布、麻布價值八百萬圓,田產之價約一萬萬圓,牲畜千五百萬隻。學館多在大學院,有從外國來學者。其國都曰突押,居民三萬八千。烏林,居民萬四千六百。律嶺,居民萬一千五百。國有六大臣,俱不得自專,惟聽五爵鄉紳定議,每三年一次集會,以商國事。

一撒孫列國。在日耳曼中央,齊朝年間,其國日強,屢降他國,常駕小舟,駛至英國,璩其民,海外畏之。唐時佛蘭西大甲利王募兵伐之,大勝,強令奉天主教,百姓與佛國人習久,聲音俱同,始知農務,遂辟荒地,建鄉邑,土田豐盛,其君遂於日耳曼之間創國,居民頗聰明,明成化十七年,有賢士曰路得,幼習耶穌教,貧乏不能自存,及冠,得聖書,遂棄俗入道,伏處三年,虔禱耶穌,後才思日進,以其道為教師,遂赴羅馬國與教皇議論旋國,後遂宣言教皇之謬,切勸各國去教皇異端,值新君踐位,召路得詢其教本末,路得遂將聖書翻譯日耳曼語,令民讀之,乃興崇正道,於是,路得之名揚海外,羅馬教皇之徒憾之。

日耳曼各國之中,以撒孫國君為正教之首,第國分則勢微,康熙間,撒孫君仍崇天主新教,受王爵國於陂蘭地,自此兩國結釁,與瑞丁等國戰多年,撒孫遂受佛蘭西君陂那裏穩王之封,使募各屬國兵與陂蘭合,迨波那裏穩王敗後,撒孫國遂將其地讓給陂路斯國,國地日蹙,廣袤僅二百七十二里,居民百七十二萬,國帑每年收五百萬圓,費用銀四百九十七萬圓,缺銀九萬八千五百圓,國之欠項銀千一百一十七萬圓。南方多山,益比河出焉。廣約百丈,地雖不甚豐,其民能竭力,故物產亦盛,田萬一千頃,鬆林八千頃,葡萄八十頃,羊毛極細,所製造者,每年約二百萬圓。河內產珍珠,礦價每年約銀百五十萬圓,所造之洋青,價約三十萬圓,多運至中國。黃銅約六千石,黃銅線約二千石,馬口鐵湯匙每年約三百六十萬件。造各項磁器者六萬人,磁器之妙,甲於海外。織匠二千五百名,織大彩緞、麻布,每年約值三百萬圓,大呢甚細,出花布。大小學院不勝數,女多美色,男帶歡容,皆樸實端正。國分四部,其都城曰得信,居民八萬口,其大埠在益比河。又立悉邑,居民五萬口,學士千二百名,四方商旅雲集。金匿邑,居民二萬二千,工製造。非山邑,諸民萬二千口,多事礦務。王操大權,有要務,則五爵士民會議而後行。軍士一萬三千七百丁。

一漢那爾列國。北及北海,西連荷蘭,東南界陂路斯國。民性勇,與日耳曼多肇釁,康熙四十八年,屢與佛蘭西國交戰,後為佛君所據,未幾,還其地,部落四散無統屬,道光十七年,英國王之亞弟君其國,兩國分矣。此地廣袤六百九十四里,居民男八十五萬,女八十六萬。國帑所入每年約六百五十六萬圓,所出五百五十八萬圓,國之欠項千七百三十一萬八千圓,存庫項九十八萬圓。其地大半沙漠,獨河邊豐田,西方有山,出礦銀、銅、白鉛、等,每年價不上二十萬圓。民務農通商,頗聰明。設學院,崇耶穌本教,其都城居民二萬九千。額丁音,居民萬二千,內多交士。呂尼部,居民萬一千,軍士萬九千。

歐羅巴各國,惟日耳曼國四分五裂,各自稱王立國,亦有未受王號而專製一方者,隨在有之,威丁山之西與佛蘭西交界之巴丁部,廣袤方圓二百七十六里,居民百二十九萬,歲入帑銀四百五十九萬二千圓,所出銀四百五十三萬八千圓,庫內存留銀五萬四千圓。地瀕來尼河,山水大佳,夏月,異國來遊覽者,車馬不絕。產葡萄、栗、杏、桃等。居民造自鳴鍾,每年十萬件,造金銀玩物甲於海外。其都曰甲利安城,居民二萬三千五百。曼林城,居民二萬。害得山城,居民萬三千五百。設肄業院,耶穌正教之士爭赴之。

黑信國,在日耳曼中,廣袤方圓百八十二里,居民七十四萬七千四百口,其地分四部,歲入帑三百六萬五百圓,出帑三百二十五萬八千二百圓,缺十八萬七千七百圓,國之欠項百二十六萬圓,其都城曰加悉。黑信所屬侯地,廣袤方圓百五十三里,居民八十一萬九千六百口,入公帑銀三百九十萬圓,所出如之,國之欠項二百十一萬圓。地分十一郡:擔城,居民二萬九千口,國都在焉。買匿城最堅固,居民四萬五千口。阿丁布部,在日耳曼之西,與荷蘭交界,廣袤百一十四里,居民二十七萬三千,地大半沙漠,鮮物產,每年入公帑銀八十五萬圓,所用如之。鹿信布部,本荷蘭地,廣袤八十九里,居民三十八萬九千,地豐盛。默林布治林部,在巴得海隅,廣袤二百八十八里,居民四十九萬口,每年入國帑銀百三十五萬圓,所出如之,國之欠項五百五十萬圓,其地多沙漠,產五穀,通貿易。默林布士地勒部,廣袤方圓四十九里,居民八十九萬六千口,每年入公帑銀三十八萬八千五百圓,所費如之,此沙漠之地,土產微。撒孫圍馬部,在日耳曼中間,廣袤六十七里,居民二十五萬,國帑銀五十五萬五千圓,所出之費六十萬圓,缺四萬五千圓,公欠項三百四十萬六千圓。居民最聰明,其土君好學,能納賢敬士。

右所言皆大侯之地,另有小酋地列於左:合石老布部,廣袤方圓百八十六里,居民四十九萬七千口,每年入公帑百三十七萬圓,所出如之。那掃部,廣袤八十七里,居民三十九萬七千口,每年入公帑銀一百零三萬四千圓,所出如之,國之欠項百七十萬圓,此最美之土,產嘉果及各美物。報寧衰地,廣袤方圓六十九里,居民二十五萬六千口,入公帑百四十三萬八千圓,國之欠項六百九十三萬九千圓,上上邑也,出礦,民樸實。撒孫買寧,地四十三里,居民十五萬口。撒孫哥布,地三十四里,居民十四萬。撒孫亞丁布,地二十四里,居民十二萬。此二地在日耳曼中,居民繁多,勤勞營生,執正教。安哈第埽,地十五里,居民六萬二千。安哈賓布,地十四里,居民四萬七千。安哈哥丁,地十二里,居民四萬。又有五爵之地:瓦得,地二十二里。立比,地二十二里。悉馬林,地十七里。路突城,地十六里。孫得好,地十五里。來西,地十五里。少布,地七里。古來西,地六里。希西,地五里。黑幸,地四里。光石,地三里。皆微小,不足比數。

另有通商各城邑,能自操權,不服王化者,如含布城,在日耳曼西北,距益比河不遠,列市通商,為日耳曼莫大之交易,日漸興旺,其居民善積財帛,與各地貿易,一年所進船約三千隻。三年前,其邑災,殿閣宮室皆火,今復建,比前更美,所屬地七里,居民十五萬,每年入公帑銀二百四十七萬圓,所出者二百五十八萬圓,欠公項銀千二百萬圓。北閔城,在威悉河,亦通商,亦到中國貿易,居民六萬五千,每年入公帑銀六十萬八千圓,出五十九萬七千圓,存銀萬一千圓,欠項銀二百三萬圓。呂必,古城地,生意甚微,居民五萬,入公帑銀二十九萬圓,出銀二十八萬圓,存銀萬九千三百圓,欠公項銀百二十四萬圓。凡弗,亦大邑也,在買尼沿河,為最要之地,居民六萬五千,日耳曼各君調兵護守,亦派公使會統辦各國之事。以上日耳曼各地,在海外各國,未有分裂如此之多者,國小而迫,各私其地。自日耳曼被鄰國所侵,國內諸侯,多與敵為奸,往往召外盜,久之各自為主,且在各國界立關收餉,大礙通商。近日,陂路斯國因約其列君除內地之關,隻在交界納餉,由是,通商始盛,所用之綿花至二十五萬石,線紗四十萬石,絲、緞、綢等貨,所運入者四千四百石,運出者八千九百石。所運出之麻布,價三百八十九萬圓,統計運入之貨實過於運出。餉亦綦重,君民均獲益焉。道光二十年,所進陂路斯等國之船共六千隻,所出者五千九百隻,此足以知日耳曼之通商廣大。各國雖散處,而各海島頗懷聯絡,各擇賢士以議各國之事,若有戰陣,各地募兵合為一軍,以俟防禦,共兵三十萬三千五百,此內步兵二十二萬八千餘,騎兵四萬餘,炮手二萬餘,炮五百七十六門。各國境與佛蘭西相向之地,築三堅城,列國之軍士,相為護守。

《瀛環志略》曰:日耳曼界內江河最長者為來因河,自南而北,轉西至嗹國界入西海,河濱土脈腴潤,產蒲桃最良,沿河多名山古跡。多惱河,亦大水,在界內橫流如帶,北方則易北河,其名水也。北方之民多強健,淳良好學術,南方奢侈,醉飽無遠圖,西南一帶,勤苦謀生,力作不倦,界內列侯皆大小國,婚媾往來,用敵體禮,會盟雖眾,蠻觸不免,遇大敵而心力不齊,難於製勝,幸維也納歃盟之後,佛郎西止戈保境,未發難端,或亦恐眾怒之難犯也。

 卷四十四 ↑返回頂部 卷四十六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