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国图志/卷045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四 海国图志
卷四十五
卷四十六 

◎耶马尼下

《地球图说》:亚利曼诸小国亦习中国文字,善文武,诸巧艺工吹、弹、唱,其英吉利女王之夫亦是国人也。昔本大国,今已分列阿士氐拉与波路西亚二国,外此又分裂许多小国,又别有四城,悉皆自主,但有大事,则分议协办,勿得自专。地势北方低陷,中央与南方皆山,土产五谷、葡萄酒、丹、参、煤炭、银、铜、锡、磁器、玻璃、羊毛、布、锺表。

《地理备考》曰:亚里曼国,又名曰尔马尼亚,在欧罗巴州之中,其国土自北极出地四十五度三分起至五十五度止,经线自东二度三十分起至十八度止,东至不鲁西亚、奥斯的里、波罗尼、加拉哥维四国,西连佛兰西、贺兰、北尔日加三国,南接苏益萨、意大里二国暨地中海,北界北海与州中海、低那马尔加国,长约二千四百里,宽约二千二百里,地面积方约三十三万六千里,烟户一京三兆九亿口,本国除北方各地或坦夷平阳,或荒砂泽隰外,其馀三方冈陵络绎,河之至长者九,湖之至大者十二。地气悬殊,中央东方皆尚温和,西北严寒、潮湿、烟瘴,南方则稍和暖,峻岭登眺,舒畅宜人,五谷、百果、花卉、鸟兽甚蕃,土产五金及各色宝石,黑白矾、硝、磺、硇、砂、磁、粉等。至于国主,或王公摄理,或设官宰治,变易不一。所奉教有三:一罗马天主公教,一路得罗修教,一加尔威诺修教。国人奉罗马天主公教者十分之七,奉路得罗修教者五分之二,奉加尔威诺修教者为数无几。技艺精良,商贾云集,缘本国昔多客民寄寓,每遇战斗,纠合相御,战后仍分归各部,中间为罗马国征服。唐德宗贞元中又为佛兰西国所取,梁太祖乾化元年,亚里曼国人始推立官拉多为君,自为一国,然君非世袭,由黎庶公立,每有各部豪酋,以势力军威,自立为君,纷纷滋乱。明英宗正统三年,为奥地里加国所据,始定世代相传。迨嘉庆十一年,佛兰西国君那波良者,既攻入奥大利亚国,即更易前制,另立结盟章程。再越八载,当欧罗巴州军兴旁午之际,各国公使会集于维耶纳地,议定亚里曼诸国各守疆界,互相结盟,由此分为众小国三十六。今则与奥地里加、布鲁西、贺兰、大尼四国会同结盟,共为四十盟国,一切政事,会议办理,每国各派公使一员,齐集于佛郎哥佛尔的地方,而奥地里加国之公使恒为会议首领。再亚里曼国之军,有二者之分,一别额设兵丁,一则接应兵丁。道光二年,公同会议,凡结盟之国各按人数多寡出兵若干,以备守御,每百人出额兵一名,每二百人出接应兵丁一名,彼此联络,互相保护,军分十二队,队则多寡不同,通共约有兵丁三十万零三千四百馀名,其统领之元帅乃各国会议推举者也,尽系陆营,并无水师。

其一巴威耶拉国。长一千一百四十里,宽八百四十里,地面积方四万零四百里,烟户四百零七万口,应出兵丁三万五千六百名,地居南方,王位历代传男。

其二瓦尔敦巴国。长五百里,宽三百六十里,地面积方九千六百里,烟户一百五十二万口,应出兵丁一万三千九百五十五名,地居南方,王位历代传男。

其三亚诺威尔国。长八百七十里,宽五百四十里,地面积方一万九千一百六十里,烟户一百五十五万口,应出兵丁一万三千零五十四名,地居北方,王位历代传男。

其四萨克索尼国。长五百里,宽三百里,地面积方九千三百八十里,烟户一百四十万口,应出兵丁一万二千名,地居中央,王位历代传男。

其五巴敦国。长七百里,宽三百四十里,地面积方七千五百四十里,烟户一百一十三万口,应出兵丁一万名,地居南方,公爵世袭。

其六挨塞国。长三百二十里,宽二百里,地面积方五千三百五十里,烟户七十万口,应出兵丁六千一百九十五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袭,男女皆得临御,惟以长幼为序。

其七加塞尔国。长四百里,宽二百五十里,地面积方五千六百六十里,烟户五十九万二千口,应出兵丁五千六百七十九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袭,未满十八岁不得即位,或母后或至戚暂为居摄,俟其成立,然后反版。

其八威马尔国。土地版图迫近邻国,或四面环绕,或两相间摄以致四散距隔,彼此不相联属,故不能定其长宽里数,总计地面积方约有一千八百二十里,烟户一十二万二千口,应出兵丁二千一百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袭。

其九厄斯乖零国。长四百里,宽二百八十里,地面积方六千四百六十里,烟户四十三万一千口,应出兵丁三千五百八十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袭。

其十厄斯德勒利地斯国。长一百八十里,宽一百里,地面积方九百九十里,烟户七万七千口,应出兵丁七百十七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袭。

其十一美塞内英国。约数十里,爵如伯,户二万一千,公会应出兵二百,都城曰烘不尔厄。

其十二那搔国。长二百二十里,宽一百五十里,地面积方二千七百九十里,烟户三十三万七千口,应出兵丁三千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袭。

其十三布伦瑞克国。地不相连,或在布鲁西亚国之内,或在亚诺威尔国之内,总计地面积方约有一千九百六十里,烟户二十四万二千口,应出兵丁二千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袭。

其十四萨克撒各布尔厄额达国。地不连属,错落别国疆域之中,总计地面积方约有二千二百里,烟户十四万五千口,应出兵丁一千三百九十四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袭。

其十五萨克撒梅宁认国。长五百里,宽一百二十里,地面积方一千二百里,烟户十三万口,应出兵丁一千二百六十八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袭。

其十六亚尔敦布尔厄国。乃合三处共一国,总计地面积方约六百九十里,烟户十万零七千口,应出兵丁一千零二十六名,地居中央,公爵世袭。

其十七德搔国。地不相联,错落别国疆域之中,总计地面积方约有四百六十里,烟户五万六千口,应出兵丁五百二十九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袭。

其十八伯尔尼布国。土地版图错落布鲁西亚国疆域之中,分上下二处,总计地面积方约有四百三十里,烟户三万八千口,应出兵丁三百七十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袭。

其十九咯敦国。地不相联,分为四幅,二在黑里巴河之左,二在黑里巴河之右,总计地面积方约有四百里,烟户三万四千口,应出兵丁三百二十四名,地居北方,公爵世袭。

其二十咯勒斯国。长七十里,宽五十里,地面积方一百九十里,烟户二万五千口,应出兵丁二百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袭。

其二十一意土给利斯国。原与罗奔斯的音同为一国,道光五年分而为二,本国地面积方约有二百七十里,烟户三万口,应出兵丁二百八十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袭。

其二十二罗奔斯的音国。自分域之后,地面积方约有三百二十里,烟户二万七千五百口,应出兵丁二百六十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袭。

其二十三厄卢德耳斯达国。长九十里,宽七十里,地面积方五百七十里,烟户五万七千口,应出兵丁五百三十九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袭。

其二十四厄孙德耳沙森国。长一百二十里,宽六十里,地面积方四百九十里,烟户四万八千口,应出兵丁四百五十一名,侯爵世袭。

其二十五德的摩尔国。长一百二十里,宽一百里,地面积方五百七十里,烟户七万六千口,应出兵丁六百九十一名,地居北方,侯爵世袭。

其二十六饶问布尔厄国。长八十里,宽三十里,地面积方二百七十里,烟户二万六千口,应出兵丁二百四十名,地居北方,侯爵世袭。

其二十七瓦尔德各国。长百二十里,宽八十里,地面积方六百里,烟户五万四千口,应出兵丁五百十八名,地居中央,侯爵世袭。

其二十八昔麻认国。长一百二十里,宽七十里,地面积方五百五十里,烟户三万八千口,应出兵丁三百五十六名,地居南方,侯爵世袭。

其二十九挨深认国。长八十里,宽三十里,地面积方一百五十里,烟户一万五千口,应出兵丁一百四十五名,地居南方,侯爵世袭。

其三十列支敦士敦国。长六十里,宽三十里,地面积方一百八十里,烟户六千口,应出兵丁五十五名,地居南方,侯爵世袭。

其三十一挨塞烘布尔厄国。分为二区,一名其不尔厄,一名美塞内英,不相联络,总计地面积方约有一百八十里,烟户二万一千口,应出兵丁二百名,地居中央,伯爵世袭(按美塞内英重见存参)

其三十二弗郎克佛尔的国。地不相联,总计地面积方约有一百四十里,烟户五万四千口,应出兵丁四百七十五名,地居中央,不设君位,民间自推官长八十五员理事。

其三十三布来每国。四方境土皆为亚诺威尔国环绕,地面积方约一百里,烟户五万口,应出兵丁四百八十五名,地居北方,不设君位,黎庶自立官长治事。

其三十四昂布尔厄国。地不相联,总计地面积方约有一百七十里,烟户十四万八千口,应出兵丁二百九十八名,地居北方,不设君位,民间自立官长理事。

其三十五卢卑各国。地不相联,总计地面积方约有一百五十里,烟户四万六千口,应出兵丁四百零六名,地居北方,不设君位,庶民自立官长治事。

其三十六尼发深国。四方境土皆在科尔敦布尔厄环绕,总计地面积方约有十二里,烟户二千八百五十九口,应出兵丁二十八名,地居北方,不设君位,庶民自立官长以治事。

各国内通商冲繁之地,海边大马头四处,内地大埠九处。

《外国史略》曰:日耳曼,蛮族也,其疆为东国、陂路斯两国据其大半,然尚有小国属日耳曼者,风俗话音均同,其俗身体高大,发黄眼蓝,耐冷不耐热,畏渴好战,善牧牲畜,喜射猎,不农不工,付之奴婢,女习劳苦,男反安坐熊皮饮酒赌博,产业荡尽,则自卖为奴,勇者为头目,然国有危难,不避死亡,妇女亦勇于赴敌,男女耻苟合,将战则公择首领,欢呼贺之,战息复旧,不相统属,以日月山岭为神而崇敬之,战必先祷以诅敌。汉武帝元光年,侵罗马,为罗马所败。汉哀帝时,罗马筑城于来尼河,以逼侵日耳曼,日耳曼或降或亡,其后复纠合种类,力攻罗马国,几及四百年。是时中国交界之匈奴等,游牧于其郊,尽驱日耳曼种类迁于他国,散处佛兰西、英吉利、是班牙、亚非利加各海边。宋元徽间,罗马都陷,日耳曼之民萃焉。盖欧罗巴之民,半系日耳曼之族,在本国者无几,尚守古教,而猛性常存,散处佛兰西者,已进天主新教。唐元和八年,日耳曼之裔,复在佛国潜起募兵,自成一国,没后诸子各分其地,而路得威号第一王,于唐武宗会昌年间,创立国基,始有日耳曼之号。罗马国废,日耳曼之君仍其名号,虽各部皆有本酋五爵操权,而国王能得民心,自强政治以弹压其下,但与罗马教皇积衅,因募兵前往意大里国,又欲据犹太国救世主所葬之墓,自领大军与回族死战,壮民多亡,其教主遂乘势弄权。南宋咸淳七年,有贤君出,立新例,令百姓迁善,虽向为盗窃者俱许为良民,否则杀无赦。明永乐年间,国君复集会各教主辨论,名闻海外。后国分为十部,各部皆有君爵。正德十四年,是班亚君即位,使使来胁从天主新教,禁止耶稣本教,日耳曼百姓不从。万历四十五年,老教新教之民互相攻伐,三十年不息,兵火之馀,遍地荒芜,而瑞丁、佛兰西、是班亚三国又来侵伐,日耳曼君乃盟国人于郊外,令两教之人任意拜上帝、救主耶稣,外求成于三国,时顺治四年也。后日,国又屡与佛兰西、土耳其两国肇衅,其东国之君本日耳曼旧所兼摄,其君殁后无嗣,各国相争,以分其地,其国王女内招百姓为国家出力,外与意大里国和亲,遂获胜,国乃定。当佛兰西国大变,日耳曼民欲匡救其灾,卒为所败。嘉庆十年,日耳曼国奉事佛兰西,佛君尽变其国政,又创立他姓以主其国。嘉庆十七年,国人逐之,各部相结,自为一国,随时会商国事,遂为海外不侵不叛之邦。

日耳曼地内有东国并陂路斯所属之地,方圆万一千四百三十八方里,居民四千万,国内有王四位,大侯八位,侯九位,小酋十一位,别有城四座,事皆自主,各邦如之,计三十八处,与中国之土司无异,二十五年之内,居民增至千万丁。其国南连意大里、瑞丁等国,北及州中海大尼国巴得海隅,东及峨罗斯东国,西连佛兰西,南方有高山,北地悉平坦,其最长之河曰来尼河,由瑞士国流出北向最为广大,由日耳曼国过荷兰入北海,多恼河由西流东向,阿得河在陂路斯国,伏流地中入巴得海隅,益北江西流入北海,其北方最高之峰三百五十丈,南方之山高千二百丈,天气冷,多松,中央天气温热,多橡,多羊,西方产葡萄,最美。北方产牛马,新开运河甚长,其水道高于海百二十八丈,费银四百八十六万圆。北方居民聪明,有胆略,英国原民悉由此去。其语音为西洋之官话,若荷兰、瑞丁、大尼并英吉利之话,皆如之。凡各国所未见之书惟日耳曼人能读之,百姓共三分,一曰上下五爵,一曰良民,一曰农夫。上爵之中有公侯,受地者也。居民崇耶稣本教者千六百万,其馀崇天主新教者二十五万,皆犹太人也。在南方有邑一千零八所,北方之邑千三百一十一所。

除东国、陂路斯国各据之地,所有日耳曼列盟会各国共计方圆四千五百里,居民千六百五十六万八千,农务兴焉。出五谷,善牧,畜羊之多甲于他国,马牛豕次之。林广而密,多木料,运出者由撒孙山来。有银矿,每年价约八十九万六千圆,金矿每年约四万二千七十斤,银二百二十九万六千圆,亦出铜、白铅、铁、锡。日耳曼国多儒,敬教劝学,为西方之最,今将列国地方列于左:

一拜焉列国。于陈朝文帝年间进天主教,后地益广,与佛国合。南宋淳熙间始立君,为其国始祖,累世执天主新教,与东国结盟,且欲灭老教。近日与佛兰西约和以击东国,背前好焉,由是为日耳曼列国之害。佛兰西那破里稳王时封拜焉之君为王,益以地,自嘉庆九年后,拜焉遂为日耳曼内大国,执天主新教,然其君爱民勤政,有名海外,计公帑银千六百二万一千三百圆,公费千五百三十七万五千三百圆,存库者八十二万六千圆,国之欠项七千四百七十七万圆。其地广袤千三百九十八里,居民四百四十一万,近河之地多丰,近山之地多硗,多恼河亘其间,买尼江滨,葡萄所产也。多野兽,产卑酒,外国人好饮之。产五谷、麻、烟,作各项玩器,而不能造布匹、丝、缎,国分八郡二百三十一邑,都城曰闵金,宫殿炫耀,亦设肄业院,各士云集。尼林山系古城,居民四万六千九百口,大半执正教。奥布古邑,居民三万。威得布,居民二万六千。已埽,居民一万。林布,居民二万二千。班山,居民二万。弗地,居民万五千,多犹太人。各处设大学院三间,中院七间,小院十八间,公学五千零五十一间。百姓颇聪明,国事悉听乡绅会议,君惟拱手而已,国中二十岁者多为兵,计三万五千丁。

一威丁山列国。在拜焉之西,亦古地也,其君悉本诸侯,不以国务为重,故兵叠侵之。嘉庆九年,其君与佛君波那稳王盟,封为王,实为佛国附庸,然颇藉佛兰西权势,乡绅会议,听其号令。其山最高之峰二百二十丈,产铜、铁,微有银,林多松,各木料皆浮来尼河以至荷兰国,耕地在多恼河下,五谷不甚丰,人稠地狭,田园不足于耕,是以民多就食于外。其地广袤二百六十二里,居民百六十八万,每年入公帑银千六百零五万圆,出千六百三万四千圆,存留万五千五百圆,国之欠项千二百六十六万四千圆。邑百三十二座,居民百八万七千名。崇天主老教,民朴实勤劳,即移居他处,亦善积财,百姓运出木料、五谷、牲畜、烟、油、绵、布、麻布价值八百万圆,田产之价约一万万圆,牲畜千五百万只。学馆多在大学院,有从外国来学者。其国都曰突押,居民三万八千。乌林,居民万四千六百。律岭,居民万一千五百。国有六大臣,俱不得自专,惟听五爵乡绅定议,每三年一次集会,以商国事。

一撒孙列国。在日耳曼中央,齐朝年间,其国日强,屡降他国,常驾小舟,驶至英国,璩其民,海外畏之。唐时佛兰西大甲利王募兵伐之,大胜,强令奉天主教,百姓与佛国人习久,声音俱同,始知农务,遂辟荒地,建乡邑,土田丰盛,其君遂于日耳曼之间创国,居民颇聪明,明成化十七年,有贤士曰路得,幼习耶稣教,贫乏不能自存,及冠,得圣书,遂弃俗入道,伏处三年,虔祷耶稣,后才思日进,以其道为教师,遂赴罗马国与教皇议论旋国,后遂宣言教皇之谬,切劝各国去教皇异端,值新君践位,召路得询其教本末,路得遂将圣书翻译日耳曼语,令民读之,乃兴崇正道,于是,路得之名扬海外,罗马教皇之徒憾之。

日耳曼各国之中,以撒孙国君为正教之首,第国分则势微,康熙间,撒孙君仍崇天主新教,受王爵国于陂兰地,自此两国结衅,与瑞丁等国战多年,撒孙遂受佛兰西君陂那里稳王之封,使募各属国兵与陂兰合,迨波那里稳王败后,撒孙国遂将其地让给陂路斯国,国地日蹙,广袤仅二百七十二里,居民百七十二万,国帑每年收五百万圆,费用银四百九十七万圆,缺银九万八千五百圆,国之欠项银千一百一十七万圆。南方多山,益比河出焉。广约百丈,地虽不甚丰,其民能竭力,故物产亦盛,田万一千顷,松林八千顷,葡萄八十顷,羊毛极细,所制造者,每年约二百万圆。河内产珍珠,矿价每年约银百五十万圆,所造之洋青,价约三十万圆,多运至中国。黄铜约六千石,黄铜线约二千石,马口铁汤匙每年约三百六十万件。造各项磁器者六万人,磁器之妙,甲于海外。织匠二千五百名,织大彩缎、麻布,每年约值三百万圆,大呢甚细,出花布。大小学院不胜数,女多美色,男带欢容,皆朴实端正。国分四部,其都城曰得信,居民八万口,其大埠在益比河。又立悉邑,居民五万口,学士千二百名,四方商旅云集。金匿邑,居民二万二千,工制造。非山邑,诸民万二千口,多事矿务。王操大权,有要务,则五爵士民会议而后行。军士一万三千七百丁。

一汉那尔列国。北及北海,西连荷兰,东南界陂路斯国。民性勇,与日耳曼多肇衅,康熙四十八年,屡与佛兰西国交战,后为佛君所据,未几,还其地,部落四散无统属,道光十七年,英国王之亚弟君其国,两国分矣。此地广袤六百九十四里,居民男八十五万,女八十六万。国帑所入每年约六百五十六万圆,所出五百五十八万圆,国之欠项千七百三十一万八千圆,存库项九十八万圆。其地大半沙漠,独河边丰田,西方有山,出矿银、铜、白铅、等,每年价不上二十万圆。民务农通商,颇聪明。设学院,崇耶稣本教,其都城居民二万九千。额丁音,居民万二千,内多交士。吕尼部,居民万一千,军士万九千。

欧罗巴各国,惟日耳曼国四分五裂,各自称王立国,亦有未受王号而专制一方者,随在有之,威丁山之西与佛兰西交界之巴丁部,广袤方圆二百七十六里,居民百二十九万,岁入帑银四百五十九万二千圆,所出银四百五十三万八千圆,库内存留银五万四千圆。地濒来尼河,山水大佳,夏月,异国来游览者,车马不绝。产葡萄、栗、杏、桃等。居民造自鸣锺,每年十万件,造金银玩物甲于海外。其都曰甲利安城,居民二万三千五百。曼林城,居民二万。害得山城,居民万三千五百。设肄业院,耶稣正教之士争赴之。

黑信国,在日耳曼中,广袤方圆百八十二里,居民七十四万七千四百口,其地分四部,岁入帑三百六万五百圆,出帑三百二十五万八千二百圆,缺十八万七千七百圆,国之欠项百二十六万圆,其都城曰加悉。黑信所属侯地,广袤方圆百五十三里,居民八十一万九千六百口,入公帑银三百九十万圆,所出如之,国之欠项二百十一万圆。地分十一郡:担城,居民二万九千口,国都在焉。买匿城最坚固,居民四万五千口。阿丁布部,在日耳曼之西,与荷兰交界,广袤百一十四里,居民二十七万三千,地大半沙漠,鲜物产,每年入公帑银八十五万圆,所用如之。鹿信布部,本荷兰地,广袤八十九里,居民三十八万九千,地丰盛。默林布治林部,在巴得海隅,广袤二百八十八里,居民四十九万口,每年入国帑银百三十五万圆,所出如之,国之欠项五百五十万圆,其地多沙漠,产五谷,通贸易。默林布士地勒部,广袤方圆四十九里,居民八十九万六千口,每年入公帑银三十八万八千五百圆,所费如之,此沙漠之地,土产微。撒孙围马部,在日耳曼中间,广袤六十七里,居民二十五万,国帑银五十五万五千圆,所出之费六十万圆,缺四万五千圆,公欠项三百四十万六千圆。居民最聪明,其土君好学,能纳贤敬士。

右所言皆大侯之地,另有小酋地列于左:合石老布部,广袤方圆百八十六里,居民四十九万七千口,每年入公帑百三十七万圆,所出如之。那扫部,广袤八十七里,居民三十九万七千口,每年入公帑银一百零三万四千圆,所出如之,国之欠项百七十万圆,此最美之土,产嘉果及各美物。报宁衰地,广袤方圆六十九里,居民二十五万六千口,入公帑百四十三万八千圆,国之欠项六百九十三万九千圆,上上邑也,出矿,民朴实。撒孙买宁,地四十三里,居民十五万口。撒孙哥布,地三十四里,居民十四万。撒孙亚丁布,地二十四里,居民十二万。此二地在日耳曼中,居民繁多,勤劳营生,执正教。安哈第埽,地十五里,居民六万二千。安哈宾布,地十四里,居民四万七千。安哈哥丁,地十二里,居民四万。又有五爵之地:瓦得,地二十二里。立比,地二十二里。悉马林,地十七里。路突城,地十六里。孙得好,地十五里。来西,地十五里。少布,地七里。古来西,地六里。希西,地五里。黑幸,地四里。光石,地三里。皆微小,不足比数。

另有通商各城邑,能自操权,不服王化者,如含布城,在日耳曼西北,距益比河不远,列市通商,为日耳曼莫大之交易,日渐兴旺,其居民善积财帛,与各地贸易,一年所进船约三千只。三年前,其邑灾,殿阁宫室皆火,今复建,比前更美,所属地七里,居民十五万,每年入公帑银二百四十七万圆,所出者二百五十八万圆,欠公项银千二百万圆。北闵城,在威悉河,亦通商,亦到中国贸易,居民六万五千,每年入公帑银六十万八千圆,出五十九万七千圆,存银万一千圆,欠项银二百三万圆。吕必,古城地,生意甚微,居民五万,入公帑银二十九万圆,出银二十八万圆,存银万九千三百圆,欠公项银百二十四万圆。凡弗,亦大邑也,在买尼沿河,为最要之地,居民六万五千,日耳曼各君调兵护守,亦派公使会统办各国之事。以上日耳曼各地,在海外各国,未有分裂如此之多者,国小而迫,各私其地。自日耳曼被邻国所侵,国内诸侯,多与敌为奸,往往召外盗,久之各自为主,且在各国界立关收饷,大碍通商。近日,陂路斯国因约其列君除内地之关,只在交界纳饷,由是,通商始盛,所用之绵花至二十五万石,线纱四十万石,丝、缎、绸等货,所运入者四千四百石,运出者八千九百石。所运出之麻布,价三百八十九万圆,统计运入之货实过于运出。饷亦綦重,君民均获益焉。道光二十年,所进陂路斯等国之船共六千只,所出者五千九百只,此足以知日耳曼之通商广大。各国虽散处,而各海岛颇怀联络,各择贤士以议各国之事,若有战阵,各地募兵合为一军,以俟防御,共兵三十万三千五百,此内步兵二十二万八千馀,骑兵四万馀,炮手二万馀,炮五百七十六门。各国境与佛兰西相向之地,筑三坚城,列国之军士,相为护守。

《瀛环志略》曰:日耳曼界内江河最长者为来因河,自南而北,转西至𪡏国界入西海,河滨土脉腴润,产蒲桃最良,沿河多名山古迹。多恼河,亦大水,在界内横流如带,北方则易北河,其名水也。北方之民多强健,淳良好学术,南方奢侈,醉饱无远图,西南一带,勤苦谋生,力作不倦,界内列侯皆大小国,婚媾往来,用敌体礼,会盟虽众,蛮触不免,遇大敌而心力不齐,难于制胜,幸维也纳歃盟之后,佛郎西止戈保境,未发难端,或亦恐众怒之难犯也。

 卷四十四 ↑返回顶部 卷四十六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