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六 淮海集 卷第三十七
宋 秦觀 撰 景海盬涉園張氏藏明嘉靖刊小字本
卷第三十八

淮海集卷之三十七

            秦 觀 少游

   上王岐公論薦士書

門下相公閣下某淮海一介之士行能無取比汲汲焉

惟犬馬之養是營釡鍾之禄是干行年三十有七矣而

脂韋汩沒徳不加充學不加進可謂無以别於常人者

豈復有意求知於搢紳先生之門㦲此者先人之友喬

君執事奉使呉越道過淮南具言常辱相公齒及名氏

屬喬君喻意使進謁於門下夫布衣之賤獲見知於宰

相此古人所以書亟上日掃門而求者也顧某之不肖

何以辱此幸甚幸甚然甞聞之禍莫大於蔽賢福莫長

於薦士漢武之大臣其功莫如衛霍其酷莫如張湯青

去病之後侯失國除其傳不過一再而湯之子孫茅土

相襲逮乎東京何㦲一身之功過不足以易天下之利

害故青去病受蔽賢之禍而湯獲薦士之福雖㣲二三

子古之人其孰不然㦲一沐三握髮一飯三吐哺起以

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蓋其封於少昊之墟曲阜廟

食者三十有四世其别封者又爲凡蔣邢茅胙祭之國

夫周公之求賢豈有意於求福㦲天之報施自當然耳

伏惟相公輔先帝已來隂陽調和廢政具舉吏民効職

夷狄賔貢其度數聲名文物之盛粲然與唐虞同風逮

承顧命立今天子宗社至計定於從容已事缺然若無

所與其功德可謂冠百辟而通神明矣當此之時雖持

尊飬嚴却客踈士固於盛致未可云損然猶區區訪諏

發於至誠如某之不肖尚掛左右之餘論又况盛徳尊

行魁奇儁偉之才乎誠推所以辱賜不肖之意思天下

所謂盛徳尊行魁奇儁偉之才抱能而不試已用而未

顯者兼收並進之使朝野内外才能各當其分無一人

失其所者則相公雖不求於天天之所以報王氏之子孫

者當不下於周公矣惟相公察焉干冐鈞嚴俯伏惟命

不宣

   上吕晦叔書

五月日進士秦某謹再拜獻書知府大資閤下某聞天

下之功成於器識來世之名立扵學術古之大臣以道

事君不可則止未始有意於功名然其器識學術慱大

而精㣲則功名巋然與時自至雖欲深閉固拒揮而去

之不可得也昔漢昭宣之時霍光以宿衞之臣任漢室

之寄大器將傾徐起而正之神色不變此其器識實有

以過人者然操持國柄不知消息盈虛之運身死肉未

及寒而宗族滅矣則學術不明之弊也其後順桓之間

李固以一時名儒位居三事扼姦臣之吭而奪其氣此

其學術真有古之遺風然易舉輕發不能定大計於無

形至爭以口舌申之書幐事固不就身亦隨之喪焉則

器識不宏之弊也非特二子為如此大抵西漢之士器

識優於學術故多成功而名不足東漢之士學術優於

器識故多令名而功不成夫君子以器為車以識為馬

學術者所以御之耳西漢之士如環舍之車駕以駃騠

驅通道上峻阪無所不可然而日暮途逺倒行逆施者

有焉東漢之士如豆泰氏持䇿攬轡圓旋中規方折中

矩然而車弊馬羸轉薄於險阻之間則固已敗矣某狂

妄甞以此說推論歴世豪傑之士又以黙觀當今之時

而搢紳先生有告某者以謂器足以任天下之重識足

以致無窮之逺學足以探天人之𧷤術足以偶事物之

變如古之所謂大臣非閤下不足以與於此又曰閤下

之道如元氣行乎渾茫之中其發為風霆雨露者特糟

粕耳某時方食聞之投匕箸而起遂欲身從服役之後

求備掃洒之列而困於無介紹莫獲自通竊伏淮海抱

區區之願缺然未厭者有年矣比者天幸閤下來守是

邦而某丘墓之邑實𨽻麾下是以輙忘賤陋取其不腆

之文録在異卷贄諸下執事又述其願見之說為書先

焉夫大冶無棄金大陶無棄土江海不却水王侯不遺

士某雖不能廉小謹曲以自託於鄉閭然古人所以處

廢興而擇去就者竊甞講其一二矣儻閤下不賜拒絶

而辱收之請繼此以進干冐台嚴俯伏待命不宣

   謝王學士書

史院學士閤下某愚不自揆竊甞以謂衣冠而稱士者

冝有以異於流俗而以古人自期故凡方冊所載簡牘

所存不見則巳茍有見焉未甞不熟誦其文精覈其義

縱觀其形勢而私掇其英華敝精神勞筋力不能自休

已者十年於兹矣然志大而才不揜事左而身益困每

觀今時偶變投隙之士操數寸之管書方尺之𥿄無不

拾取青紫為宗族榮耀而已獨碌碌抱不售之器以自

濵於飢寒鄉人憫其愚而笑之干禄少年至指以為戒

雖某亦自疑焉因計曰劒工之惑劒劒之似莫耶者惟

歐冶能名其種玉工之眩玉玉之似碧蘆者惟猗頓不

失其情夫宗工碩儒亦後進之歐冶猗頓也何重惜一

見以質其胷中之疑乎於是試取其所為文投執事而

諸公見之乃大稱借以為非世俗之所知復激勸之使

卒其業故前輩諸公在東南者多得與之游焉然某之

私意尚有所不滿者獨以未見閤下也前日復衣食所

迫求試有司遂得進謁左右屬賔客盛集不獲薦其區

區方謀繼見而閤下固已得其鄙文於從游之間伏䝉

猥賜薦寵以為可教亦如諸公所云某於是自決不疑

亦知前志之不謬俗議之不足䘏而古人為可信也古

之人有立行著書而舉世莫或知者猶業之如故以俟

後之君子况不至於是者耶天不為人惡寒而輟其冬

地不為人惡險而易其廣君子不以小人之匈匈而易

其行某雖不肖竊誦此乆矣自擯棄以來尤自刻勵深

居簡出幾不與世人相通獨念昨出都時㑹閣下在告私

懐惓惓有所未畢適有西行之便故復略而陳之并以近

所爲詩文合七篇獻諸執事伏惟閣下道徳文章為一時

君子之所望鄙陋之迹固已獲進扵前日矣宜更賜指

教水導而木植之使駑驂蹇服知所趨向不繆於先進

之迹亦君子樂育人材之義也惟深賜憐察幸甚幸甚

   謝曾子開書

㕜院學士閤下某不肖竊伏下風之日乆矣顧受性鄙

陋又學習迂闊凡所辛苦而僅有之者率不與世合以

故分甘委棄不敢輙欵於搢紳之門比者不意閤下於

遊從之間得其鄙文而數稱之士大夫聞者莫不竊疑

私怪以為故嘗服役於左右而某未甞一望閤下之履

舄也竊觀今之士子峩冠大帶求試於有司殆五六千

人學宫儒舘以教育自任者無慮百數其因緣親故以

為介紹談説道真以為䞇獻善詞令以干謁者俛理色

以叩閽人冐汙忍恥僥倖人之已知者迹相仍䄃相屬

也然而得善遇者十無五六與之進而教誨者十無二

三至於許之以國士之風借之以齒牙餘論者蓋百無

一二焉其售愈急其價愈輕亦其勢之然也某與閤下

非有父兄之契姻黨鄉縣之舊介紹不先贄納不前謁

者未甞知名閽人莫識其靣而閤下獨見其骫骳之文

以為可教因曲推而過與之傳曰鳴聲相應仇偶相從

人由意合物以𩔗同嗚呼閤下之知某某之受知於閤

下可謂無愧乎今之人矣前日甞一進謁於執事屬廹

東下不獲繼見以盡所欲言旋觸聞罷遂無入都之期

燕居間處獨念無以謝盛意之萬一輙因西行之便略

陳固陋并近所為詩賦文記合七篇獻諸下執事伏惟

閤下既推借之於其始宜成就之於其終數灌溉以茂

其本根削垢翳以發其光明不間踈賤而教之以書使

晩節未路獲列於士君子之林則某與閤下非特無愧

於今之人又將無愧於古之人矣古語有云烹牛而不

鹹敗所為也此言雖小可以喻大惟閤下裁之

   與喬希聖論黄連書

某比聞公以眼疾餌黄連至數十兩猶不已不知果然

否審如所聞殆不可也某頃年血氣未定頗好方術之

説讀醫經數年甞記釋者云服黄連苦參乆而反𤍠甚

以為不然後乃信之蓋五味入胃各歸其所喜故酸先

歸肝苦先歸心甘先歸脾辛先歸肺鹹先歸腎入肝則

為温入心則為𤍠入肺則為清入腎則為寒入脾則為

至隂而血氣兼之皆謂增其氣不已則臟氣有所偏勝

有所偏勝則必有所偏絶黄連苦參性雖大寒然其味

至苦入胃則先歸於心乆而不已則心火之氣勝火勝

則𤍠乃其理也眼疾之生本於肝之𤍠肝與心為子母

夫心為子肝為母心火也肝亦火也腎孤臟也人嘗患

一水不勝二火今病本于肝而乆餌苦藥使心有所偏

勝是所謂以火救火命之曰益多其不可亦明矣夫藥

所以療疾其過也適所以為疾聞比初作時十已損其

七八正宜節藥慎䕶飲食以俟其自平非如決疣潰癰

可以忽然一朝去也輙具以進惟留意而聽之無忽

   與鮮于學士書

昨䝉左右不以觀之不肖猥賜論薦以備著述之科假

借過當伏増悚懼觀重惟結髮以來明公以先人之故

比諸子弟而教誨之受性狂妄動取悔尤常恐一旦䝉

擯絶則内傷先人之聞上負門下之義死不瞑目敢圖

始終假借以及於此賜非望始榮幸寔深論報無緣愧

懼滋甚韓退之與陳給事書云始之以日隔之踈加之

以不專之望以不與者之心而聽忌者之説閤下之門由

是無愈之跡矣觀之去門下于今七年明公自留臺奉

使京東入為九列進拜諫議大夫供奉仗内士因緣介

紹有候門墻希望明公一顧者肩相摩跡相接也觀以

聲聞過情深為同進所忌閉闗却掃罪惡日聞然則明

公之門宜其無觀之迹矣而詔書比下明公首以觀𠑽

賦乃知君子之所為自有常度豈以顯晦數䟽而易其

意哉汝南雖當孔道人事絶少風氣和平魚稻𬞞果不

减於淮海士子亦樂於相從養親讀書之計極為安便

但創置之官居處什物之𩔗百色皆無自供職已來千

乞營繕殆無須㬰之閑乆不獲進左右之問緣此故也

伏望垂悉幸甚

自承拜命即欲致左右之問屬守將驟易日迫賤事乃

爾後時皇恐無地議者謂今中書舎人皆以伯仲繼直

西垣前世以來未有其事誠國家之羙非特衣冠之盛

也除書始下中外欣然舉酒相屬况如觀者自先舎人

已來獲備服役之列其為慶慰何可勝言引領門仞但

有傾倒而已

   婚書

蚤年擁彗甞趨大丞相之門末路紬書實佐先翰林之

事重以世毋出扵伯姜既事契之乆敦宜婚姻之申結

敬承佳命增慰夙心


淮海集卷之三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