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規玄妙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淸規玄妙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清規元妙 清
本作品收錄於《古書隱樓藏書

閔一得

Min xiao gen.jpg

題辭[编辑]

我忘景登真我覺景豈幻若待罔兩問巳惹莊生歎省省復省省真幻持兩端非省非非省應作如是觀渺渺太虛中贅此壹身景問景是何爲真幻随時省

金盖山農自題


大哉閔子三尼承宣危微精一庸行庸言(⿸厂⿰羊欠)中枕秘獨曰心傳讀先生之混化知至道之凝焉

受業薛陽桂百拜謹題

宝诰[编辑]

  太妙天史,西竺真仙,降生承德行家。声修已证,道宗师表。度神度人度鬼,宏开选仙道场;复命复性复元,大阐还源密谛。赞文尼而医世,阴符造化之玄。功返无极以朝真,特证瑶天之右相。大悲大愿,大慧大仁。东华密部开科初祖,太乙心法启化祖师,中天救劫大仙,雷丰岳渎部巡按,定梵妙行真人,玉清师相经纶演政使司,神玑明德真君,大慈救劫天尊。

宝诰[编辑]

  运承唯渥,德业维新,开天地玄元之化,掌乾坤姤复之机。心传道德五千言,行立阴符三百诀。阐先圣之遗秘,混化三元;秉中正之真诚,庸言庸行。教阐龙门真种子,纲维西竺天动臣。秉铎金峰,代佛物化。果证伽陀演法尊者,龙树通慧菩萨。大慈大化,大德大仁。玉斗右宫瑶天副相,九天协化神机明德真君,通儒妙行天尊。

  唯音委

遗言[编辑]

  好为苟难,耽误一世。作异矜奇,全不济事。只此平常,还原密谛。三百日圆,时时如是。

  祖师殿,金峰半席,匾换九天演政四字。

  山中日用清现,悉照旧章勿改。国课务要早完,勿可拖欠。

  云根云山俱好的。饭疏饮水,道家风味。勤俭度日,常住总过得去的。勤能补拙,俭以养廉。

  我不及到丙辰年了。我今于冬至日演政府受事取材,以能尽庸言庸行者为上,奇功卓行者次之。奇功卓行有遇机缘成的,有一时高兴做出的,有心有力者可勉为之。倘生平言行不纯粹,仍瑜不掩瑕也。庸言庸行非纯粹于道者不能。功行非难,用中为难。庸乎至中,一以贯通。门下诸君子有问,汝代我答之、导之。不问,勿强教。我生平诲人却有不倦之意,然强教是我毛病,徒然言者谙谙,听者藐藐。汝可不必不问而教,言之无益。我所著书十几种,其中多有随地随人补偏救弊说法,不是经常公正之论。最玄妙显豁者,是《大涤洞音天仙心传》,是不朽的。《丹法节次》也是我一部正书。此皆是太虚的传《语易三姪》。

  我自题一联,为我录出。“修道只为求己志,著书未尽度人心”。又有一联:“不失其赤子之心,善养吾浩然之气。”录楹贴,垂示后人山家俱可用。

  孝弟是立身根本,不孝不弟不可为人。

  三足乌,三足兔,日月合壁,性情交错。何阴非阳,何新非故。精气为物,何物非我。何物非我,何类不度。

  天地混闢,不过动静;人身死生,不过动静。譬如出阵战罢自静,譬如戏场做罢即静。可知动处皆静,静即自性。

  自性本静,静久自动,动而专一,是大把柄。一归其根,仍复于静,静曰复命,即是密谛。

  专一是敬。以直内动不专,一是散乱矣,散乱复静,是昏溃矣。所以动心,必要专一,是择善而固执之道理。动时专一,动毕还静,心神安醒,方是清明在躬。

  在天赋我时谓之命,我得于天即谓之性,天命之谓性,性即是命,性外问命功,误了古今来多少英材,所以丹书著得不明白,实为可恨。咳!命宝不宜轻弄。

  人到壮年,精是至宝,泄去了即不复生长矣。

  汝等须要奋志读书,方可复振家声。

  但于动际求专,莫向静中寻一。但作动静观,勿作去留见。无往亦非来,我故常自在。动静都不是,放下两头看。我今常自在,无动亦非静。个里自惺惺,天人物我并。无天地人物,亦无所谓我。但闻花雨声,滴滴皆归土。

  倾间,有一白衣人,又一黑衣人,我打发他过去了,这所见的想就是无常,莫必,我心对他说:“无常,无常,我得主而有常。”莫必,莫必,吾无意而无必,他都不见了,这不是鬼,还是自家魂魄的影子。”

  信天翁,信天翁,自然得安稳。时人不识予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要会偷闲,心清神自闲耳。

  回复人间世,等闲八十年。白云还自散,明月又重圆。书要从头检,功须澈底专。生平末了事,后我好仔肩。

  我九岁皈道,到今完得不增不减。你们要晓得,减固是缺陷,若增点又是累坠,都不是的!要晓得,你们大家要晓得!

不肖臣泣血谨述

坤孙沈来仁敬刊

自述[编辑]

(正文)[编辑]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