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品妙法蓮華經/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添品妙法蓮華經卷第二[编辑]

隋天竺三藏闍那崛多共笈多譯

譬喻品第三[编辑]

爾時舍利弗,踊躍歡喜,即起合掌瞻仰尊顏,而白佛言:「今從世尊聞此法音,心懷踊躍得未曾有。所以者何?我昔從佛聞如是法,見諸菩薩受記作佛,而我等不預斯事,甚自感傷,失於如來無量知見。世尊!我甞獨處山林樹下,若坐、若行每作是念:『我等同入法性,云何如來以小乘法而見濟度?是我等咎,非世尊也。』所以者何?若我等待說所因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必以大乘而得度脫。然我等不解方便隨宜所說,初聞佛法遇便信受,思惟取證。世尊!我從昔來終日竟夜每自剋責,而今從佛聞所未聞未曾有法,斷諸疑悔,身意泰然快得安隱,今日乃知真是佛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得佛法分。」

爾時舍利弗,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聞是法音,得所未曾有;心懷大歡喜,疑網皆已除。
   昔來蒙佛教,不失於大乘;佛音甚希有,能除眾生惱。
   我已得漏盡,聞亦除憂惱;
   我處於山谷,或在林樹下,若坐若經行,常思惟是事;
   嗚呼深自責,云何而自欺?
   『我等亦佛子,同入無漏法,不能於未來,演說無上道。
   金色三十二,十力諸解脫,同共一法中,而不得此事。
   八十種妙好,十八不共法;如是等功德,而我皆已失。』
   我獨經行時,見佛在大眾,名聞滿十方,廣饒益眾生。
   自惟失此利,我為自欺誑,我常於日夜,每思惟是事。
   欲以問世尊,為失為不失?
   我常見世尊,稱讚諸菩薩,以是於日夜,籌量如此事。
   今聞佛音聲,隨宜而說法,無漏難思議,令眾至道場。
   我本著邪見,為諸梵志師,世尊知我心,拔邪說涅槃;我悉除邪見,於空法得證。
   爾時心自謂,得至於滅度;而今乃自覺,非是實滅度。
   若得作佛時,具三十二相;天人夜叉眾,龍神等恭敬,是時乃可謂,永盡滅無餘;
   佛於大眾中,說我當作佛;聞如是法音,疑悔悉已除。
   初聞佛所說,心中大驚疑,將非魔作佛,惱亂我心耶?
   佛以種種緣,譬喻巧言說,其心安如海,我聞疑網斷。
   佛說過去世,無量滅度佛,安住方便中,亦皆說是法;
   現在未來佛,其數無有量,亦以諸方便,演說如是法。
   如今者世尊,從生及出家,得道轉法輪,亦以方便說;
   世尊說實道,波旬無此事,以是我定知,非是魔作佛;
   我墮疑網故,謂是魔所為。
   聞佛柔軟音,深遠甚微妙;演暢清淨法,我心大歡喜。
   疑悔永已盡,安住實智中,我定當作佛,為天人所敬,轉無上法輪,教化諸菩薩。」

爾時佛告舍利弗:「吾今於天、人、沙門、婆羅門等大眾中說,我昔曾於二萬億佛所,為無上道故,常教化汝,汝亦長夜隨我受學,我以方便引導,汝故生我法中。舍利弗!我昔教汝志願佛道,汝今悉忘,而便自謂已得滅度。我今還欲令汝憶念本願所行道故,為諸聲聞說是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舍利弗!汝於未來世過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劫,供養若干千萬億佛,奉持正法,具足菩薩所行之道,當得作佛,號曰華光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國名離垢,其土平正,清淨嚴飾,安隱豐樂,天人熾盛,琉璃為地,有八交道,黃金為繩以界其側,其傍各有七寶行樹,常有華果;華光如來,亦以三乘教化眾生。舍利弗!彼佛出時雖非惡世,以本願故說三乘法,其劫名大寶莊嚴。何故名曰大寶莊嚴?其國中以菩薩為大寶故。彼諸菩薩無量無邊不可思議,算數譬喻所不能及,非佛智力無能知者。若欲行時寶華承足,此諸菩薩非初發意,皆久殖德本,於無量百千萬億佛所,淨修梵行,恒為諸佛之所稱嘆,常修佛慧具大神通,善知一切諸法之門,質直無偽志念堅固,如是菩薩充滿其國。舍利弗!華光佛壽十二小劫,除為王子未作佛時,其國人民壽八小劫。華光如來過十二小劫,授堅滿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告諸比丘:『是堅滿菩薩次當作佛,號曰華足安行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其佛國土亦復如是。舍利弗!是華光佛滅度之後,正法住世三十二小劫,像法住世亦三十二小劫。」

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舍利弗來世,成佛普智尊;號名曰華光,當度無量眾。
   供養無數佛,具足菩薩行;十力等功德,證於無上道。
   過無量劫已,劫名大寶嚴;世界名離垢,清淨無瑕穢。
   以琉璃為地,金繩界其道;七寶雜色樹,常有花果實。
   彼國諸菩薩,志念常堅固;神通波羅蜜,皆已悉具足。
   於無數佛所,善學菩薩道;如是等大士,華光佛所化。
   佛為王子時,棄國捨世榮;於最末後身,出家成佛道。
   華光佛住世,壽十二小劫;其國人民眾,壽命八小劫。
   佛滅度之後,正法住於世;三十二小劫,廣度諸眾生。
   正法滅盡已,像法三十二;舍利廣流布,天人普供養。
   華光佛所為,其事皆如是;其兩足聖尊,最勝無倫匹,彼即是汝身,宜應自欣慶。」

爾時四部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大眾,見舍利弗於佛前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大歡喜踊躍無量,各各脫身所著上衣,以供養佛。釋提桓因、梵天王等,與無數天子,亦以天妙衣、天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等,供養於佛,所散天衣,住虛空中而自迴轉;諸天伎樂百千萬種,於虛空中一時俱作,雨眾天華,而作是言:「佛昔於波羅奈初轉法輪,今乃復轉無上最大法輪。」

爾時諸天子,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昔於波羅奈,轉四諦法輪;分別說諸法,五眾之生滅。
   今復轉最妙,無上大法輪;是法甚深奧,少有能信者。
   我等從昔來,數聞世尊說;
   未曾聞如是,深妙之上法;世尊說是法,我等皆隨喜。
   大智舍利弗,今得受尊記;我等亦如是,必當得作佛。
   於一切世間,最尊無有上,佛道叵思議,方便隨宜說。
   我所有福業,今世若過世,及見佛功德,盡迴向佛道。」

爾時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今無復疑悔,親於佛前得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是諸千二百心自在者,昔住學地,佛常教化言:『我法能離生、老、病、死,究竟涅槃。』是學、無學人,亦各自以離我見及有、無見等,謂得涅槃;而今於世尊前,聞所未聞,皆墮疑惑。善哉,世尊!願為四眾說其因緣令離疑悔。」

爾時佛告舍利弗:「我先不言諸佛世尊以種種因緣、譬喻言辭,方便說法,皆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是諸所說,皆為化菩薩故。然,舍利弗!今當復以譬喻更明此義,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舍利弗!若國邑、聚落有大長者,其年衰邁,財富無量,多有田宅及諸僮僕;其家廣大,唯有一門,多諸人眾,一百、二百,乃至五百人,止住其中;堂閣朽故,牆壁頹落,柱根腐敗,梁棟傾危,周匝俱時欻然火起焚燒舍宅。長者諸子,若十、二十或至三十,在此宅中。長者見是大火從四面起,即大驚怖而作是念:『我雖能於此所燒之門安隱得出,而諸子等於火宅內樂著嬉戲,不覺、不知、不驚、不怖;火來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厭患無求出意。』舍利弗!是長者作是思惟:『我身手有力,當以衣裓若以机案從舍出之。』復更思惟:『是舍唯有一門,而復陿小,諸子幼稚未有所識,戀著戲處,或當墮落為火所燒,我當為說怖畏之事,此舍已燒宜時疾出,無令為火之所燒害。』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具告諸子:『汝等速出。』父雖憐愍善言誘喻,而諸子等樂著嬉戲,不肯信受,不驚、不畏了無出心;亦復不知,何者是火?何者為舍?云何為失?但東西走戲視父而已。

「爾時長者,即作是念:『此舍已為大火所燒,我及諸子若不時出,必為所焚;我今當設方便令諸子等得免斯害。』父知諸子先心各有所好,種種珍玩奇異之物,情必樂著,而告之言:『汝等所可玩好希有難得,汝若不取後必憂悔,如此種種羊車、鹿車、牛車,今在門外可以遊戲,汝等於此火宅宜速出來,隨汝所欲皆當與汝。』爾時諸子聞父所說珍玩之物,適其願故心各勇銳,互相推排競共馳走爭出火宅。是時長者見諸子等安隱得出,皆於四衢道中露地而坐,無復障礙,其心泰然歡喜踊躍。時諸子等各白父言:『父先所許玩好之具,羊車、鹿車、牛車願時賜與。』

「舍利弗!爾時長者,各賜諸子等一大車,其車高廣眾寶莊校,周匝欄楯四面懸鈴,又於其上張設幰蓋,亦以珍奇雜寶而嚴飾之;寶繩交絡,垂諸華纓,重敷綩綖安置丹枕;駕以白牛,膚色充潔形體姝好,有大筋力行步平正,其疾如風;又多僕從而侍衛之。所以者何?是大長者財富無量,種種諸藏悉皆充溢,而作是念:『我財物無極,不應以下劣小車與諸子等,今此幼童皆是吾子,愛無偏黨,我有如是七寶大車,其數無量,應當等心各各與之,不宜差別。所以者何?以我此物周給一國,猶尚不匱,何況諸子。』是時諸子,各乘大車得未曾有,非本所望。

「舍利弗!於汝意云何?是長者等與諸子珍寶大車,寧有虛妄不?」

舍利弗言:「不也,世尊!是長者但令諸子得免火難,全其軀命非為虛妄。何以故?若全身命,便為已得玩好之具,況復方便於彼火宅而拔濟之。世尊!若是長者,乃至不與最小一車,猶不虛妄。何以故?是長者先作是意,我以方便令子得出,以是因緣無虛妄也。何況長者,自知財富無量,欲饒益諸子等與大車。」

佛告舍利弗:「善哉,善哉!如汝所言。舍利弗!如來亦復如是,則為一切世間之父,於諸怖畏、衰惱、憂患、無明闇蔽,永盡無餘,而悉成就無量知見力無所畏,有大神力及智慧力,具足方便、智慧波羅蜜,大慈、大悲常無懈惓,恒求善事利益一切,而生三界朽故火宅,為度眾生生、老、病、死、憂悲苦惱、愚癡闇蔽三毒之火,教化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見諸眾生為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之所燒煮,亦以五欲財利故,受種種苦;又以貪著追求故,現受眾苦,後受地獄、畜生、餓鬼之苦;若生天上及在人間,貧窮困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如是等種種諸苦,眾生沒在其中歡喜遊戲,不覺、不知、不驚、不怖,亦不生厭、不求解脫,於此三界火宅東西馳走,雖遭大苦不以為患。

「舍利弗!佛見此已便作是念:『我為眾生之父,應拔其苦難,與無量無邊佛智慧樂,令其遊戲。』舍利弗!如來復作是念:『若我但以神力及智慧力,捨於方便,為諸眾生讚如來知見力無所畏者,眾生不能以是得度。所以者何?是諸眾生,未免生、老、病、死、憂悲苦惱,而為三界火宅所燒,何由能解佛之智慧。』舍利弗!如彼長者雖復身手有力而不用之,但以慇懃方便,免濟諸子火宅之難,然後各與珍寶大車;如來亦復如是,雖有力無所畏而不用之,但以智慧方便,於三界火宅拔濟眾生,為說三乘——聲聞、辟支佛、佛乘——而作是言:『汝等莫得樂住三界火宅,勿貪麁弊色、聲、香、味、觸也,若貪著生愛則為所燒,汝等速出三界,當得三乘聲聞、辟支佛、佛乘,我今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虛也,汝等但當勤修精進。』如來以是方便誘進眾生。復作是言:『汝等當知此三乘法皆是聖所稱嘆,自在無繫無所依求,乘是三乘,以無漏根、力、覺、道、禪定、解脫、三昧等,而自娛樂,便得無量安隱快樂。』

「舍利弗!若有眾生,內有智性,從佛世尊聞法信受,慇懃精進,欲速出三界自求涅槃,是名聲聞乘,如彼諸子為求羊車出於火宅。若有眾生從佛世尊聞法信受,慇懃精進求自然慧,樂獨善寂,深知諸法因緣,是名辟支佛乘,如彼諸子為求鹿車出於火宅。若有眾生,從佛世尊聞法信受,勤修精進求一切智、佛智、自然智、無師智,如來知見,力、無所畏,愍念安樂無量眾生,利益天人度脫一切,是名大乘菩薩;求此乘故,名為摩訶薩,如彼諸子為求牛車出於火宅。舍利弗!如彼長者見諸子等安隱得出火宅到無畏處,自惟財富無量,等以大車而賜諸子;如來亦復如是,為一切眾生之父,若見無量億千眾生以佛教門出三界苦怖畏險道得涅槃樂,如來爾時便作是念:『我有無量無邊智慧、力、無畏等諸佛法藏,是諸眾生皆是我子,等與大乘,不令有人獨得滅度,皆以如來滅度而滅度之,是諸眾生脫三界者,悉與諸佛禪定、解脫等娛樂之具,皆是一相一種聖所稱歎,能生淨妙第一之樂。』舍利弗!如彼長者初以三車誘引諸子,然後但與大車,寶物莊嚴安隱第一,然彼長者無虛妄之咎。如來亦復如是,無有虛妄,初說三乘引導眾生,然後但以大乘而度脫之。何以故?如來有無量智慧、力、無所畏諸法之藏,能與一切眾生大乘之法,但不盡能受。舍利弗!以是因緣,當知諸佛方便力故,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佛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譬如長者,有一大宅,其宅久故,而復頓弊,
   堂舍高危,柱根摧朽,梁棟傾斜,基陛頹毀,
   牆壁圮坼,泥塗搋落,覆苦亂墜,椽梠差脫,
   周障屈曲,雜穢充遍;有五百人,止住其中,
   鵄梟鵰鷲,烏鵲鳩鴿,蚖蛇蝮蝎,蜈蚣蚰蜒,
   守宮百足,狖狸鼷鼠,諸惡蟲輩,交橫馳走;
   屎尿臭處,不淨流溢;蜣蜋諸蟲,而集其上;
   狐狼野干,咀齚踐蹋,[齒*齊]齧死屍,骨肉狼籍。
   由是群狗,競來搏撮,飢羸慞惶,處處求食,
   鬪爭[齒*查]掣,嘊喍嘷吠,其舍恐怖,變狀如是。
   處處皆有,魑魅魍魎,夜叉惡鬼,食噉人肉。
   毒虫之屬,諸惡禽獸,孚乳產生,各自藏護。
   夜叉競來,爭取食之;食之既飽,惡心轉熾,
   鬪爭之聲,甚可怖畏;鳩槃茶鬼,蹲踞土埵,
   或時離地,一尺二尺;往返遊行,縱逸嬉戲。
   捉狗兩足,撲令失聲,以腳加頸,怖狗自樂。
   復有諸鬼,其身長大,裸形黑瘦,常住其中;發大惡聲,叫呼求食。
   復有諸鬼,其咽如針;復有諸鬼,首如牛頭;
   或食人肉,或復噉狗;頭髮蓬亂,殘害兇險;飢渴所逼,叫喚馳走。
   夜叉餓鬼,諸惡鳥獸;飢急四向,窺看窓牖,如是諸難,恐畏無量。
   是朽故宅,屬于一人,其人近出,未久之間,
   於後舍宅,欻然火起;四面一時,其焰俱熾,
   棟梁椽柱,爆聲震裂,摧折墮落,牆壁崩倒;
   諸鬼神等,揚聲大叫;鵰鷲諸鳥,鳩槃茶等,
   周慞惶怖,不能自出;惡獸毒虫,藏竄孔穴;
   毘舍闍鬼,亦住其中;薄福德故,為火所逼,共相殘害,飲血噉肉。
   野干之屬,並已前死;諸大惡獸,競來食噉。
   臭烟熢[火*孛],四面充塞;蜈蚣蚰蜒,毒蛇之類,
   為火所燒,爭走出穴;鳩槃茶鬼,隨取而食。
   又諸餓鬼,頭上火燃;飢渴熱惱,周慞悶走。
   其宅如是,甚可怖畏;毒害火災,眾難非一。
   是時宅主,在門外立;聞有人言:
   『汝諸子等,先因遊戲,來入此宅,稚小無知,歡娛樂著。』
   長者聞已,驚入火宅;方宜救濟,令無燒害。
   告喻諸子,說眾患難,惡鬼毒虫,災火蔓莚。
   眾苦次第,相續不絕;毒蛇蚖蝮,及諸夜叉,
   鳩槃茶鬼,野干狐狗;鵰鷲鵄梟,百足之屬;飢渴惱急,甚可怖畏。
   此苦難處,況復大火。
   諸子無知,雖聞父誨;猶故樂著,嬉戲不已。
   是時長者,而作是念:
   『諸子如此,益我愁惱。
   今此舍宅,無一可樂,而諸子等,耽湎嬉戲,不受我教,將為火害。』
   即便思惟,設諸方便,告諸子等:
   『我有種種,珍玩之具,妙寶好車,羊車鹿車,大牛之車;
   今在門外,汝等出來,吾為汝等,造作此車,隨意所樂,可以遊戲。』
   諸子聞說,如此諸車,即時奔競,馳走而出;到於空地,離諸苦難。
   長者見子,得出火宅,住於四衢,坐師子座。
   而自慶言:
   『我今快樂,此諸子等,生育甚難,愚小無知,而入險宅;
   多諸毒虫,魑魅可畏;大火猛焰,四面俱起;
   而此諸子,貪樂嬉戲;我已救之,令得脫難。
   是故諸人,我今快樂。』
   爾時諸子,知父安坐,皆詣父所,而白父言:
   『願賜我等,三種寶車;如前所許:
   「諸子出來,當以三車,隨汝所欲。」
   今正是時,惟垂給與。』
   長者大富,庫藏眾多,金銀琉璃,硨磲碼碯,以眾寶物,造諸大車;
   莊校嚴飾,周匝欄楯,四面懸鈴,金繩交絡,真珠羅網,張施其上;
   金華諸纓,處處垂下,眾彩雜飾,周匝圍繞;柔軟繒纊,以為茵蓐。
   上妙細[疊*毛],價直千億,鮮白淨潔,以覆其上。
   有大白牛,肥壯多力,形體姝好,以駕寶車;
   多諸儐從,而侍衛之;以是妙車,等賜諸子。
   諸子是時,歡喜踊躍,乘是寶車,遊於四方,嬉戲快樂,自在無礙。」

告舍利弗:

   「我亦如是,眾聖中尊,世間之父;
   一切眾生,皆是吾子,深著世樂,無有慧心;
   三界無安,猶如火宅,眾苦充滿,甚可怖畏;
   常有生老,病死憂患,如是等火,熾然不息。
   如來已離,三界火宅,寂然閑居,安處林野。
   今此三界,皆是我有,其中眾生,悉是吾子;
   而今此處,多諸患難,唯我一人,能為救護;
   雖復教詔,而不信受,於諸欲染,貪著深故;
   是以方便,為說三乘,令諸眾生,知三界苦;開示演說,出世間道。
   是諸子等,若心決定;
   具足三明,及六神通,有得緣覺,不退菩薩;
   汝舍利弗!我為眾生,以此譬喻,說一佛乘;
   汝等若能,信受是語,一切皆當,成得佛道。
   是乘微妙,清淨第一,於諸世間,為無有上;
   佛所悅可,一切眾生,所應稱讚,供養禮拜;
   無量億千,諸力解脫,禪定智慧,及佛餘法,
   得如是乘,令諸子等,日夜劫數,常得遊戲;
   與諸菩薩,及聲聞眾,乘此寶乘,直至道場;
   以是因緣,十方諦求,更無餘乘,除佛方便。」

告舍利弗:

   「汝諸人等,皆是吾子,我則是父;
   汝等累劫,眾苦所燒,我皆濟拔,令出三界;
   我雖先說,汝等滅度,但盡生死,而實不滅;今所應作,唯佛智慧。
   若有菩薩,於是眾中;能一心聽,諸佛實法;
   諸佛世尊,雖以方便,所化眾生,皆是菩薩。
   若人小智,深著愛欲;為此等故,說於苦諦。
   眾生心喜,得未曾有;佛說苦諦,真實無異。
   若有眾生,不知苦本,深著苦因,不能暫捨;
   為是等故,方便說道,諸苦所因,貪欲為本。
   若滅貪欲,無所依止,滅盡諸苦,名第三諦。
   為滅諦故,修行於道,離諸苦縛,名得解脫。
   是人於何,而得解脫?但離虛妄,名為解脫;其實未得,一切解脫。
   佛說是人,未實滅度;斯人未得,無上道故;我意不欲,令至滅度。
   我為法王,於法自在;安隱眾生,故現於世。
   汝舍利弗!我此法印,為欲利益,世間故說。
   在所遊方,勿妄宣傳。
   若有聞者,隨喜頂受,當知是人,阿惟越致。
   若有信受,此經法者,是人已曾,見過去佛;恭敬供養,亦聞是法。
   若人有能,信汝所說;則為見我,亦見於汝,及比丘僧,并諸菩薩。
   斯《法華經》,為深智說,淺識聞之,迷惑不解;
   一切聲聞,及辟支佛,於此經中,力所不及。
   汝舍利弗!尚於此經,以信得入,況餘聲聞;
   其餘聲聞,信佛語故,隨順此經,非己智分。
   又舍利弗!憍慢懈怠,計我見者,莫說此經;
   凡夫淺識,深著五欲,聞不能解,亦勿為說。
   若人不信,毀謗此經,則斷一切,世間佛種;
   或復嚬蹙,而懷疑惑,汝當聽說,此人罪報。
   若佛在世,若滅度後,其有誹謗,如斯經典;
   見有讀誦,書持經者,輕賤憎嫉,而懷結恨,此人罪報,汝今復聽。
   其人命終,入阿鼻獄,具足一劫,劫盡更生,如是展轉,至無數劫;
   從地獄出,當墮畜生,若狗野干,其形[乞*頁]瘦,
   黧黮疥癩,人所觸嬈,又復為人,之所惡賤,
   常困飢渴,骨肉枯竭;生受楚毒,死被瓦石,斷佛種故,受斯罪報。
   若作駱駝,或生驢中,身常負重,加諸杖捶,但念水草,餘無所知;
   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有作野干,來入聚落,身體疥癩,又無一目,
   為諸童子,之所打擲,受諸苦痛,或時致死;
   於此死已,更受蟒身,其形長大,五百由旬,聾騃無足,宛轉腹行;
   為諸小虫,之所唼食,晝夜受苦,無有休息;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若得為人,諸根闇鈍,矬陋攣躄,盲聾背傴,有所言說,人不信受;
   口氣常臭,鬼魅所著,貧窮下賤,為人所使;
   多病痟瘦,無所依怙,雖親附人,人不在意;
   若有所得,尋復忘失,若修醫道,順方治病;
   更增他疾,或復致死;
   若自有病,無人救療,設服良藥,而復增劇;
   若他反逆,抄劫竊盜,如是等罪,橫羅其殃;
   如斯罪人,永不見佛,眾聖之王,說法教化。
   如斯罪人,常生難處;狂聾心亂,永不聞法,於無數劫,如恒河沙;
   生輒聾瘂,諸根不具;常處地獄,如遊園觀;
   在餘惡道,如己舍宅;
   駝驢猪狗,是其行處;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若得為人,聾盲瘖瘂,貧窮諸衰,以自莊嚴,
   水腫乾痟,疥癩癰疽,如是等病,以為衣服;
   身常臭處,垢穢不淨;深著我見,增益瞋恚;
   婬欲熾盛,不擇禽獸;謗斯經故,獲罪如是。」

告舍利弗:

   「謗斯經者;若說其罪,窮劫不盡;
   以是因緣,我故語汝,無智人中,莫說此經。
   若有利根,智慧明了;多聞強識,求佛道者,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人曾見,億百千佛,殖諸善本,深心堅固;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人精進,常修慈心;不惜身命,乃可為說。
   若人恭敬,無有異心;離諸凡愚,獨處山澤,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又舍利弗!若見有人,捨惡知識,親近善友;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見佛子,持戒清潔,如淨明珠,求大乘經;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人無瞋,質直柔軟,常愍一切,恭敬諸佛;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復有佛子,於大眾中,以清淨心,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說法無礙;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若有比丘,為一切智,四方求法,合掌頂受,
   但樂受持,大乘經典,乃至不受,餘經一偈;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如人至心,求佛舍利,如是求經,得已頂受,
   其人不復,志求餘經,亦未曾念,外道典籍;如是之人,乃可為說。」
   告舍利弗:
   「我說是相,求佛道者,窮劫不盡,如是等人,則能信解;汝當為說,《妙法華經》。」

添品妙法蓮華經

信解品第四[编辑]

爾時慧命須菩提、摩訶迦旃延、摩訶迦葉、摩訶目犍連,從佛所聞未曾有法,世尊授舍利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發希有心歡喜踊躍,即從座起整衣服,偏袒右肩右膝著地,一心合掌曲躬恭敬,瞻仰尊顏而白佛言:「我等居僧之首,年並朽邁,自謂已得涅槃,無所堪任,不復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世尊往昔說法既久,我時在座身體疲懈,但念空無相無作,於菩薩法遊戲神通淨佛國土成就眾生,心不喜樂。所以者何?世尊!令我等出於三界得涅槃證。又今我等年已朽邁,於佛教化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生一念好樂之心,我等今於佛前聞授聲聞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甚歡喜得未曾有;不謂於今忽然得聞希有之法,深自慶幸獲大善利,無量珍寶不求自得。

「世尊!我等今者樂說譬喻以明斯義。譬若有人年既幼稚,捨父逃逝久住他國,或十二十至五十歲,年既長大加復窮困,馳騁四方以求衣食,漸漸遊行遇向本國。其父先來求子不得,中止一城,其家大富財寶無量,金、銀、琉璃、珊瑚、琥珀、頗梨珠等,其諸倉庫悉皆盈溢,多有僮僕、臣佐、吏民,象、馬、車乘、牛、羊無數,出入息利乃遍他國,商估賈客亦甚眾多。時貧窮子遊諸聚落,經歷國邑,遂到其父所止之城。父每念子,與子離別五十餘年,而未曾向人說如此事,但自思惟心懷悔恨,自念老朽多有財物,金銀珍寶倉庫盈溢,無有子息,一旦終沒,財物散失無所委付,是以慇懃每憶其子;復作是念:『我若得子委付財物,坦然快樂無復憂慮。』

「世尊!爾時窮子,傭賃展轉遇到父舍,住立門側遙見其父,踞師子床寶机承足,諸婆羅門、剎利、居士,皆恭敬圍繞,以真珠纓絡價直千萬,莊嚴其身,吏民僮僕,手執白拂侍立左右,覆以寶帳垂諸華幡,香水灑地散眾名華,羅列寶物出內取與,有如是等種種嚴飾威德特尊。窮子見父有大力勢,即懷恐怖悔來至此,竊作是念:『此或是王,或是王等,非我傭力得物之處;不如往至貧里,肆力有地,衣食易得,若久住此,或見逼迫強使我作。』作是念已,疾走而去。

「時富長者,於師子座,見子便識心大歡喜,即作是念:『我財物庫藏今有所付,我常思念此子,無由見之,而忽自來,甚適我願,我雖年朽猶故貪惜。』即遣傍人急追將還。

「爾時使者疾走往捉,窮子驚愕稱怨大喚:『我不相犯何為見捉?』使者執之逾急,強牽將還。于時窮子自念無罪而被囚執,此必定死,轉更惶怖悶絕躄地。父遙見之而語使言:『不須此人勿強將來,以冷水灑面令得醒悟,莫復與語。』所以者何?父知其子志意下劣,自知豪貴為子所難,審知是子而以方便,不語他人云是我子。使者語之:『我今放汝隨意所趣。』窮子歡喜得未曾有,從地而起往至貧里,以求衣食。

「爾時長者,將欲誘引其子,而設方便,密遣二人形色憔悴無威德者:『汝可詣彼徐語窮子:「此有作處倍與汝直。」窮子若許將來使作。若言欲何所作?便可語之:「雇汝除糞,我等二人亦共汝作。」』

「時二使人即求窮子,既已得之具陳上事。爾時窮子先取其價,尋與除糞,其父見子愍而怪之。又以他日,於窓牖中遙見子身,羸瘦憔悴,糞土塵坌污穢不淨;即脫纓絡細軟上服嚴飾之具,更著麁弊垢膩之衣,塵土坌身,右手執持除糞之器,狀有所畏語諸作人:『汝等勤作勿得懈息。』以方便故得近其子。又復告言:『咄男子!汝常此作勿復餘去,當加汝價,諸有所須,瓫器米麵鹽酢之屬,莫自疑難,亦有老弊使人,須者相給好自安意,我如汝父勿復憂慮。所以者何?我年老大而汝少壯,汝常作時無有欺怠瞋恨怨言,都不見汝有此諸惡如餘作人,自今已後如所生子。』即時長者,更與作字名之為兒。

「爾時窮子,雖欣此遇,猶故自謂客作賤人;由是之故,於二十年中常令除糞,過是已後心相體信,入出無難,然其所止猶在本處。

「世尊!爾時長者有疾,自知將死不久,語窮子言:『我今多有金銀珍寶倉庫盈溢,其中多少所應取與,汝悉知之,我心如是當體此意。所以者何?今我與汝便為不異,宜加用心無令漏失。』

「爾時窮子,即受教勅領知眾物,金銀珍寶及諸庫藏,而無希取一飡之意,然其所止故在本處,下劣之心亦未能捨。復經少時,父知子意漸以通泰,成就大志自鄙先心,臨欲終時而命其子,并會親族、國王、大臣、剎利、居士,皆悉已集。即自宣言:『諸君當知!此是我子我之所生,於某城中捨吾逃走,伶俜辛苦五十餘年,其本字某我名某甲,昔在本城懷憂推覓,忽於此間遇會得之,此實我子我實其父,今我所有一切財物,皆是子有,先所出內是子所知。』

「世尊!是時窮子,聞父此言,即大歡喜得未曾有,而作是念:『我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此寶藏自然而至。』世尊!大富長者則是如來,我等皆似佛子,如來常說我等為子。

「世尊!我等以三苦故,於生死中受諸熱惱,迷惑無知樂著小法。今日世尊,令我等思惟蠲除諸法戲論之糞,我等於中勤加精進,得至涅槃一日之價,既得此已,心大歡喜自以為足,而便自謂,於佛法中勤精進故所得弘多。然世尊先知我等心著弊欲樂於小法,便見縱捨不為分別,汝等當有如來知見寶藏之分。

「世尊以方便力說如來智慧,我等從佛得涅槃一日之價,以為大得,於此大乘無有志求,我等又因如來智慧,為諸菩薩開示演說,而自於此無有志願。所以者何?佛知我等心樂小法,以方便力隨我等說,而我等不知真是佛子,今我等方知,世尊於佛智慧無所悋惜。所以者何?我等昔來真是佛子,而但樂小法,若我等有樂大之心,佛則為我說大乘法,於此經中唯說一乘,而昔於菩薩前毀呰聲聞樂小法者,然佛實以大乘教化,是故我等說本無心有所希求,今法王大寶自然而至,如佛子所應得者皆已得之。」

爾時摩訶迦葉,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

   「我等今日,聞佛音教,歡喜踊躍,得未曾有。
   佛說聲聞,當得作佛;無上寶聚,不求自得。
   譬如童子,幼稚無識,捨父逃逝,遠到他土;周流諸國,五十餘年;
   其父憂念,四方推求,求之既疲,頓止一城,造立舍宅,五欲自娛。
   其家巨富,多諸金銀、車渠馬瑙、真珠琉璃、
   象馬牛羊、輦輿車乘、田業僮僕,人民眾多;
   出入息利,乃遍他國;商估賈人,無處不有。
   千萬億眾,圍繞恭敬;常為王者,之所愛念;
   群臣豪族,皆共宗重;以諸緣故,往來者眾。
   豪富如是,有大力勢,而年朽邁,益憂念子,夙夜惟念:
   『死時將至,癡子捨我,五十餘年,庫藏諸物,當如之何?』
   爾時窮子,求索衣食,從邑至邑,從國至國;
   或有所得,或無所得,飢餓羸瘦,體生瘡癬;
   漸次經歷,到父住城,傭賃展轉,遂至父舍。
   爾時長者,於其門內,施大寶帳,處師子座;
   眷屬圍繞,諸人侍衛,或有計算,金銀寶物,出內財產,注記券疏。
   窮子見父,豪貴尊嚴,謂是國王,若是王等;
   驚怖自怪,何故至此?復自念言:
   『我若久住,或見逼迫,強駈使作。』
   思惟是已,馳走而去,借問貧里,欲往傭作。
   長者是時,在師子座,遙見其子,默而識之;即勅使者,追捉將來。
   窮子驚喚,迷悶躄地:
   『是人執我,必當見殺,何用衣食,使我至此?』
   長者知子,愚癡狹劣,不信我言,不信是父;
   即以方便,更遣餘人,眇目矬陋,無威德者,汝可語之:
   『云當相雇;除諸糞穢,倍與汝價。』
   窮子聞之,歡喜隨來,為除糞穢,淨諸房舍。
   長者於牖,常見其子,念子愚劣,樂為鄙事。
   於是長者,著弊垢衣,執除糞器,往到子所;
   方便附近,語令勤作,既益汝價,并塗足油,飲食充足,薦席厚暖。
   如是苦言,汝當勤作。
   又以軟語,若如我子。
   長者有智,漸令入出,經二十年,執作家事,
   示其金銀、真珠頗梨,諸物出入,皆使令知;
   猶處門外,止宿草庵,自念貧事,我無此物。
   父知子心,漸已曠大,欲與財物,即聚親族,
   國王大臣,剎利居士,於此大眾,說是我子;
   捨我他行,經五十年,自見子來,已二十年。
   昔於某城,而失是子,周行求索,遂來至此。
   凡我所有,舍宅人民,悉以付之,恣其所用。
   子念昔貧,志意下劣,今於父所,大獲珍寶,
   并及舍宅,一切財物,甚大歡喜,得未曾有。
   佛亦如是,知我樂小,未曾說言,汝等作佛。
   而說我等,得諸無漏,成就小乘,聲聞弟子。
   佛勅我等,說最上道,修習此者,當得成佛。
   我承佛教,為大菩薩,以諸因緣,種種譬喻;若干言辭,說無上道。
   『諸佛子等,從我聞法,日夜思惟,精勤修習。』
   是時諸佛,即授其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
   一切諸佛,祕藏之法,但為菩薩,演其實事,而不為我,說斯真要;
   如彼窮子,得近其父,雖知諸物,心不悕取;
   我等雖說,佛法寶藏,自無志願,亦復如是;
   我等內滅,自謂為足,唯了此事,更無餘事。
   我等若聞,淨佛國土,教化眾生,都無欣樂;
   所以者何?一切諸法,皆悉空寂,無生無滅,無大無小,無漏無為。
   如是思惟,不生喜樂。
   我等長夜,於佛智慧,無貪無著,無復志願;而自於法,謂是究竟。
   我等長夜,修習空法;得脫三界,苦惱之患,住最後身,有餘涅槃。
   佛所教化,得道不虛,則為已得,報佛之恩。
   我等雖為,諸佛子等,說菩薩法,以求佛道,而於是法,永無願樂。
   導師見捨,觀我心故,初不勸進,說有實利;
   如富長者,知子志劣,以方便力,柔伏其心,然後乃付,一切財寶;
   佛亦如是,現希有事,知樂小者,以方便力,調伏其心,乃教大智。
   我等今日,得未曾有,非先所望,而今自得;如彼窮子,得無量寶。
   世尊我今,得道得果,於無漏法,得清淨眼;
   我等長夜,持佛淨戒,始於今日,得其果報;
   法王法中,久修梵行,今得無漏,無上大果;
   我等今者,真是聲聞,以佛道聲,令一切聞。
   我等今者,真阿羅漢,於諸世間,天人魔梵,普於其中,應受供養。
   世尊大恩,以希有事,憐愍教化,利益我等;
   無量億劫,誰能報者?手足供給,頭頂禮敬,一切供養,皆不能報;
   若以頂戴,兩肩荷負,於恒沙劫,盡心恭敬;
   又以美膳,無量寶衣,及諸臥具,種種湯藥,
   牛頭栴檀,及諸珍寶,以起塔廟,寶衣布地,如斯等事,以用供養;
   於恒沙劫,亦不能報。
   諸佛希有,無量無邊,不可思議,大神通力;
   無漏無為,諸法之王,能為下劣,忍于斯事;取相凡夫,隨宜而說。
   諸佛於法,得最自在,知諸眾生,種種欲樂,及其志力,隨所堪任;
   以無量喻,而為說法,隨諸眾生,宿世善根;
   又知成熟,未成熟者,種種籌量,分別知已,於一乘道,隨宜說三。」

添品妙法蓮華經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