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卷2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五 清史紀事本末 (民國三年石印本)
卷二十六
卷二十七 
本作品收錄於:《清史紀事本末

清史紀事本末卷二十六

  靑海及準部之用兵

世宗雍正元年秋八月靑海羅卜藏丹津率衆內犯命川陜總督年羹堯備兵迎擊靑海自康熙

三十七年內屬中國常資其力以捍準部西藏之役靑海諸部長皆從征以功晉封王公者甚衆

至羅卜藏丹津襲和碩親王爵自以靑海及西藏舊皆和碩特屬土而已又顧實汗嫡孫當囬復

先人覇業總長諸部聞帝新立欲乘機脱中國覊絆乃誘諸部聨盟於察罕陀羅海令各復故號

不得稱王貝勒公等爵而自號達賴渾台吉以統之又誘使靑海大剌麻察罕諾們從己復陰約

準噶爾部長策妄阿喇布坦爲後援於是靑海與準部之聨合成而遠近游牧剌麻二十餘萬同

時騷動惟丹津之同族郡王額爾得尼及親王察罕丹津不從先後挈衆內奔丹津率兵追之帝

聞命靑海理事大臣侍郎常壽傳諭丹津令罷兵丹津不奉詔反誣額爾得尼等謀據西藏因諸

部不服將率衆與決勝負至是已渡黃河廷議調西寧兵於其渡河時邀擊之於渡口故有是命

 冬十月命年羹堯爲撫遠大將軍駐西寧相機進勦羅卜藏丹津以四川提督岳鍾琪參贊軍

務丹津以沙拉圖爲根據地遣兵分窺西寧附近堡驛先後誘執侍郎常壽筆帖式多爾濟幽之

堪布廟中羹堯旣奉詔督師乃分兵北扼布隆吉河(疏勒河)防其內犯南守巴塘裏塘等地

斷其入藏之路又請勅靖逆將軍富寧安調都統穆森吐魯番駐防副將軍阿喇衲分屯吐魯番

及噶斯湖絕其與準部之交通而令鍾琪自松潘至西寧沿途防堵於是丹津屢次遣兵分㓂西

寧皆敗去時多爾濟已不屈死丹津送常壽歸而上表請和帝不許

二年春二月奮威將軍岳鍾琪率師直抵靑海之沙拉圖羅卜藏丹津遁擒其家屬靑海平先是

帝知丹津窮蹙益趣羹堯進兵羹堯請於四月草生時由西寧松潘甘州布隆吉河分四路進攻

鍾琪則以分攻非策願乘靑草未生時兼程進以擣其不備廷議壯之授鍾琪奮威將軍專任西

征事鍾琪遂以是月初八日出師由布爾哈屯趨沙拉圖沿途殲敵哨探直抵其帳敵始知兵至

倉皇驚潰丹津衣番婦服夜遁其母阿爾太喀屯及其妹夫克勒克濟農藏巴吉查並八台吉等悉

就俘降者數萬自出兵至此前後僅十五日帝大悅詔封鍾琪三等公羹堯及其父遐齡均一等

公晉太傅靑海悉定

七年春三月以內大臣公傅爾丹爲靖邊大將軍出北路川陜總督公岳鍾琪爲寧遠大將軍出

西路往征準噶爾初羅卜藏丹津往投準噶爾策妄阿喇布坦朝廷屢遣使索之不奉詔時西北

兩路之師已撤雍正五年冬策妄阿喇布坦死子噶爾丹策零立帝欲乘喪討之大學士朱軾都

御史沈近思皆以時未至惟大學士張廷玉主用兵時傅爾丹襲爵爲領侍衛內大臣以容儀修

偉薦爲帥至是築大將壇率師五萬行諸蒙古藩臣皆執靮以從都統達福力諫帝曰策逆已死

噶逆新立何云不可達福曰策逆雖死老臣固在噶逆親賢諸酋長皆感其先德力爲捍衛我以

千里轉餉之勞攻彼効死之衆臣未見其可況溽暑未易興師乎廷玉曰六月興師載諸小雅君

未知耶達爭愈力帝曰然則命汝副傅爾丹行尙敢辭耶遂出師命達福從征

八年夏五月詔岳鍾琪傅爾丹囬京命侍郎杭奕祿衆佛保偕準噶爾使臣特磊前往議和先是

雍正七年十月鍾琪師抵陶賴大板斥堭適策零遣特磊至詭稱已解送羅卜藏丹津前來以聞

出師而止至是復遣特磊至京請朝廷赦其已往當以丹津獻帝信之命暫緩進兵遣杭奕祿等

偕特磊往議且詔兩大將軍囬京而以副將軍巴賽提督紀成斌分攝兩路軍事 冬十二月準

噶爾兵犯西路闊舍圖卡倫刦牧場總兵官樊廷等擊退之初岳鍾琪奉召入覲紀成斌旣權西

路軍篆命副參領查廩領卒萬人牧駝馬廩以偏裨督五十人牧放己率衆避寒山谷閒置酒高

會爲樂策零乘不備越卡倫縱掠駝馬廩棄軍走總兵曹勷聞警率兵往救敗績總兵官樊廷率

副將冷大雄等以兵二千轉戰七晝夜救出卡倫守兵會合總兵官張元佐等擊殺敵兵無算駝

馬牲畜悉奪囬廪見成斌委罪於勷成斌哂之曰滿洲人之勇固如是乎收廩將斬之而鍾琪自

京囬營成斌吿兵故鍾琪驚曰君今族矣滿洲爲國舊人吾儕豈可與抗以干其怒耶解廪縛以

善言撫之而委罪於勷斬以徇廪反恨鍾琪刺骨後總督查郎阿閱邊故廩戚也入廪言劾鍾琪

逮獄論死斬成斌於軍廪竟得免

九年夏六月傅爾丹敗績於和通泊副將軍巴賽等戰死策零遣大策零敦多策零敦多布以兵

三萬犯北路先遣諜至科布多佯爲我獲詭言準部連年與可薩克交戰駝馬羸弱可襲而破此

時大隊未至其前隊千餘駝馬二萬在博克託嶺距此三日程傅爾丹欲進師副都統定壽海壽

侍郎永國等力諫傅爾丹艴然曰國家所以無敵者以武臣不畏死耳君等安可蹈漢兒弱習哉

命整軍以進主事何溥扣馬諫傅爾丹曰蕞爾漢儒安識兵事以鞭抶其手而去翌日前軍至和

通淖爾(譯言大澤)聞胡笳遠作氊裘四合如黑雲遂爲敵軍所圍傅爾丹策後軍往援前鋒

四千悉戰殁直犯中軍傅爾丹命蒙古兵禦之科爾沁蒙古偃紅旗首遁土默特蒙古奮身入敵

壘衆見白旗謂索倫兵敗駭曰白纛兵陷敵矣諸軍遂大潰終夜甲仗聲不絕傅爾丹舉止失措

惟撫馭滿洲士卒曰愼勿墜家聲也於是自副將軍巴賽查弼納以下蘇圖馬爾齊西彌賴海蘭

戴豪等先後戰死及自殺者凡十餘人定壽海壽永國何溥達福與焉皆一時將帥之選也得還

科布多者僅二千人敵獲塔爾岱以皮繩穿其脛盛以皮囊載諸馬後從容唱胡歌返科爾沁王匿

萑苻中免以鉅金賂傅爾丹傅爾丹受賄反謂土默特兵先敗收公沙律斬之士卒皆忿敗報聞

帝大慟曰悔不聽達福言詔以大學士馬爾賽爲撫遠大將軍屯歸化城降傅爾丹振武將軍而

以順承郡王錫保代之移科布多營於察罕廋爾初岳鍾琪赴傅爾丹穹廬中會議進兵見四壁

刀槊森列問何所用傅爾丹曰此吾所素習懸以勵衆鍾琪出語人曰爲大將者不恃謀而恃勇

亡無日矣至是如所料

十年秋八月和碩親王額駙策凌大破準兵於厄爾得尼昭準將小策零敦多布西遁策淩爲元

裔自幼侍內廷尙公主尋攜屬歸塔米爾河累從征漭北有功雍正九年九月噶爾丹策零旣敗

傅爾丹於和通泊乘勝東犯喀爾喀取道阿爾泰山南入策淩迎擊於鄂登楚勒河大破其衆是

年七月策零遣其將小策零來犯厄得爾河錫保檄策淩禦諸木博圖策淩旣西策零乃突襲其

帳於塔米爾河掠其子女牲畜策淩聞警卽囬師馳救並請錫保發兵夾攻至是大破小策零之

衆於厄爾得尼昭(光顯寺)敵三萬幾盡殲而錫保之援兵不至小策零得從推河遁去策淩

急檄馬爾賽於拜達里克河邀擊之馬爾賽閉關不出曰吾奉命屯戌於此未奉退賊之命也軍

士登城望見敵騎過者紛雜不復成行列請開城迎擊其副師都統李杕以鞭揮衆曰緊閉門越

者斬諸將益憤裨將傅鼐慷慨言曰相公奉命遏敵歸路今豕突至此奈何任其颺去率本部斬

關出擊斬千計而小策零已從前隊過事聞斬馬爾賽及李杕以徇黜錫保王爵

十二年秋八月降旨罷征準噶爾遣侍郎傅鼐學士阿克敦前往議和策零自厄爾得尼昭大創

之後稍稍徙去兩路將軍陳師邊境欲誘之使來以便邀擊而策零持重究不至至是經略鄂爾

泰出廵阿克蘇歸言準部未可猝滅擾敝中華無益遂降旨罷兵北路撤歸鄂爾坤河西路撤歸

哈密巴里坤遣鼐等往準噶爾商議清畫疆界事計自康熙五十六年備邊以來縻餉七千餘萬

勞師十六七載至是始克有平和之希望然至乾隆年閒又乘準部之內亂而遠征軍紛紛出發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匿名別名作品發表起103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韓國、兩岸四地、馬來西亞)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