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君子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髯佛[编辑]

  滑州賈寜,性仁恕,賑饑救患,耆稚愛慕之。以寜多髯,遂皆以「髯佛」呼之。   

老鴉陳[编辑]

  巴陵陳氏,累世孝謹,鄉里以「老鴉陳」目之,謂烏鴉能反哺也。   

返生錢[编辑]

  宣城儒士林脩,已深方脉,治病不求報謝。人致饋,再三哀懇,則留百餘一,時人名為「返生錢」。   

泰火否爐[编辑]

  蒲中趙節,博贍剛直,鄉人敬之,嘗作《爐火》詩云:「近冬附火為泰火,透春擁爐成否爐。用否隨時有輕重,進身君子合知無。」   

天梳日帽[编辑]

  唐隱君子田游巖,一日冬晴,就湯泉沐髮,風於朝暉之下。適所親者至,曰:「高年豈不自愛,而草草若是耶?」游巗笑而答曰:「天梳日帽,他復何需?」   

安富大夫[编辑]

  岐下梁撝,以市隱為樂。有府從事來見,將為言於岐帥而官之。撝怒,府從事徐曰:「先生之量,未易量也。人之貧者富之,人之病者安之,人之賤者貴之。人視先生賤且病之窮叟耳,而皆反其所樂,而今而後敢以安富大夫目先生。」   

棣友[编辑]

  范陽竇禹鈞,生五子。子儀等友愛天至。儀曰:「吾與汝等離兄弟之拘牽,真棣友也。」   

百悔經[编辑]

  閩士劉乙,嘗乘醉與人争妓女,既醒慚悔,集書籍凡因飲酒致失賈禍者,編以自警,題曰《百悔經》。自後不飲,至於終身。   

樂天羮七百二十碗[编辑]

  周維簡,隱洪州西山,嘗云:「得米三四石,樂天羮七百二十碗,足了一年支費。」   

虚飣玲瓏石鎮羊[编辑]

  游士藻為晉王記室,予過其居,知昨夜命客,問食品,曰:「第一虚裝玲瓏石鎮羊。」予曰:「好改『裝』作『飣』字15,便是一句詩。」士藻令取夜來食目對面塗注云:「吾平生以順人情為佛事,獨違學士可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