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禽名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羮本[编辑]

  郝輪陳别墅,畜雞數百。外甥丁權伯勸諭輪,畜一雞日殺小蟲無數,况損命莫知紀極,豈不寒心。輪曰:「汝要我破除羮本,雖親而實疏也。」   

插羽佳人[编辑]

  豪少年尚畜鴿,號「半天嬌」。人以其蠱惑過於嬌女艷妖,呼為「插羽佳人」。   

白鷗脯[编辑]

  陳喬、張佖之子,秋晩並游玄武湖。時羣鷗游泛,佖子曰:「一軸内本瀟湘。」喬子俄顧卒吏云:「此白色水禽可作脯否?」僉議云:「張佖子半莖鳳毛,陳喬男一堆牛屎。」喬子從是得「陳一堆」、「白鷗脯」之名。   

家常腽肭臍[编辑]

  腽肭臍不可常得,野雀久食,積功固亦峻緊,蓋家常腽肭臍也。   

婆娑兒[编辑]

  鄭遨隱居,有高士問何以閱日,對曰:「不注目於婆娑兒,即側耳於鼓吹長。」謂玩鷗而聽蛙也。   

黑鳳凰[编辑]

  禮部郎康凝,畏妻甚有聲。妻嘗病,求烏鴉為藥,而積雪未消,難以網捕。妻大怒,欲加捶楚,凝畏懼,涉泥出郊,用粒食引致之,僅獲一枚。同省劉尚賢戲之曰:「聖人以鳳凰來儀為瑞,君獲此免禍,可謂黑鳳凰矣。」   

兀地奴[编辑]

  世謂鵝為「兀地奴」,謂其行步𨃞跚耳。   

减脚鵝[编辑]

  御史符昭遠曰:「鴨頗類乎鵝,但足短耳,宜謂之減脚鵝。」   

軒郎[编辑]

  韓中書俾舒雅作《鶴賦》,有曰:「眷彼軒郎,治玆松府。」   

書空匠[编辑]

  書空匠者,乾祐中冷金亭賞菊,分賦秋雁,族子秘書丞敞先就,詩曰:「天掃閑雲秋淨時,書空匠者最相宜。」云云。   

福德長[编辑]

  韓軫家藏三義雁圖,有贊云:「伺察非常,為福德長。」   

灌陽公[编辑]

  宣城開元寺殿上有鶴來巢,沙門梵報撰《灌陽公開府記》。   

瓦亭仙[编辑]

  鸛多在殿閣鴟尾及人家屋獸結窠,故或有呼「瓦亭仙」者。   

青喜[编辑]

  李正己被囚執,夢云:「青雀噪,即報喜也。」是旦,果有羣雀啁啾,色皆青蒼。至今李族居淄青者,呼雀為「青喜」。   

鳳隱[编辑]

  韋嗣立宅後,林麓邃密,有黄鵠一雙,潜於左側,每韋氏有吉慶事,則先期盤翔。時人議曰:「人君德感鳳凰呈瑞,世未嘗無鳳凰,非可出之時而自隱耳。今山鵠為韋氏家候祥報吉否,則與鳳凰隱同焉者也。」   

半瑞[编辑]

  吳興羅捕者得一鳶,紫翠色,俊鷙可喜。山民朱神佐以謂錢俶初即位,此是珍祥,獻之必推賞典,即重價償羅者,攜諸杭。將獻,鳶無故而殞,滑稽者多以「半瑞」之言嘲神佐。   

肉寄生[编辑]

  章貢小蒙川蘇氏山林多鳩,賓客滿坐,可悉饜飫。一網數十百,咄嗟可具,故其黨戲之曰:「此君家肉寄生也。」   

九苞奴[编辑]

  《動植廣疏》云:「錦雉,一名九苞奴。」謂其有文無德,真鳳凰之奴隸。   

啞瑞[编辑]

  于頔、董天休,俱為鄜州從事。頔文辨,天休木訥而衣冠甚麗。一日有吏人獲錦雉來獻,頔笑曰:「此物毛羽燦錯,但鳴不中律吕,亦啞瑞而已矣。」天休覺其謔己,徐曰:「若以聲語求之,蟬似可取,其如鬧,禪師座上敲拄杖示衆,而望道遠矣。」頔啣之,因玆日益參商,訟於有司,至於相罵辱。譏調之詩,悉著在史牘,若發誦之,可清歡竟日,目為「鳳凰案」。   

長生網[编辑]

  鶉之為性,聞同類之聲則至。熟其性,必求鶉之善鳴者誘致,則無不獲。自號引鶉為「長生網」。   

族味[编辑]

  鶉,捕之者多論網而獲,故雌雄羣子同被鼎俎。世人文其名為「族味」。   

碧海舍人[编辑]

  隋宦者劉繼詮,得芙蓉鷗二十四隻以獻。毛色如芙蓉,帝甚喜,置北海中,曰:「鷗字三品鳥,宜封碧海舍人。」「碧」一作「北」。   

人日鳥[编辑]

  南唐王建封,不識文義,族子有動植疏,俾吏録之。其載鴿事,以傳寫訛謬,分一字為三,變而為「人日鳥」矣。建封信之,每人日開筵,必首進此味。   

痴伯子[编辑]

  葛從周養一皂鷹,甚鷙,忽突籠飛去。從周惜,責掌事討捕良急。從周方食,小僕報桐樹上鷹見棲泊,望之乃一鴟也,怒罵曰:「不解事奴,此痴伯子,得萬箇何所用?」促尋黑漫天。黑漫天,所失鷹名也。   

唾十三[编辑]

  《厭勝章》言梟乃天毒所産,見聞者必罹殃禍,急向梟連唾十三口,然後静坐存北斗一時許,可禳。偽漢蒙州刺判史龍驍,武人,極諱己名。又父名碏、子名蛩,亦諱之。郡人呼梟曰「唾十三」,鵲曰「喜奈何」,蛩曰「秋風」。部屬私相告云:「若使君祖諱飯,吾軰亦當稱甑家粥耶。」   

納膾場小尉[编辑]

  取魚用鸕鷀,快捷為甚,當塗茭塘,石阜民莊舍在焉。畜鸕鷀於家,纜小舟在岸,日遣一丁取魚供家。邑尉過時,見之,謂阜民曰:「小舟即納膾場,鸕鷀乃小尉耳。」復曰:「江湖漁郎用鸕鷀,乃小尉耳。」復曰:「江湖漁郎用鸕鷀者,名烏頭網。」   

錦地鷗[编辑]

  閩中造盞,花紋鷓鴣斑,點試茶家珍之,因展蜀畫鷓鴣於書館。江南黄是甫見之,曰:「鷓鴣亦數種,此錦地鷗也。」   

觀自在[编辑]

  耶律德光入京師,春日聞杜鵑聲,問李崧此是何物,崧曰:「杜鵑。唐杜甫詩云:『西川有杜鵑,東川無杜鵑,涪萬無杜鵑,雲安有杜鵑。』京洛亦有之。」德光曰:「許大世界,一个飛禽任他揀選,要生處便生,不生處種也無,佛經中所謂觀自在也。」   

淵明鬼[编辑]

  太府少卿潘崇,有處女名妙玉,《詠杜鵑》云:「一九苞奴般,毛羽淵明鬼。」   

頃刻蟲[编辑]

  後周武帝,置官于瀘川,釀毒藥為酒,年以供進,所用材品不一,名「野一作「夜」叉酒」,役者皆取大辟捨罪而驅策之。官長嵗頒續命金,以毒氣薰,煮官被者多死,徒卒恐怯。鴆為一拂鳥、頃刻蟲,蝮蛇為劈歴,蜂為小峭。   

九羅一作「九閻羅」[编辑]

  明崇儼《厭勝書》:「鬼車九首,妖怪之魁,凡所遭觸,滅身破家。」故一名「九羅」,其掌之者曰「天血使者」。然物可以類勝,羽毛中凡十種,鬼車切畏之,宜用烹製,召巫為祭,盡禳禬之法焉。   

相如錦[编辑]

  相如、文君用鷫鸘裘貰酒,長沙浪士王渲與名倡董和仙客為麗服,塗鷫鸘狀,號「相如錦」。久而都下亦效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