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獸名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白沙龍[编辑]

  馮翊産羊,膏嫩第一,言飲食者,推馮翊白沙龍為首。   

珍郎[编辑]

  天后好食冷修羊腸,張昌宗冷修羊手札曰:「珍郎殺身以奉國。」   

角仙[编辑]

  華清宫一鹿,十年精俊不衰,人呼曰「角仙」。   

玉署三牲[编辑]

  道家流書言,麞、鹿、麂是玉署三牲,神仙所享,故奉道者不忌。   

糟糠氏[编辑]

  偽唐陳喬食蒸肫,曰:「此糟糠氏,面目殊乖,而風味不淺也。」   

金鞍使者[编辑]

  王昶傾金錢市名馬,凡得五疋,各有位號,曰金鞍使者、千里將軍、致遠侯、渥洼郎、驥國公。   

靈夀子[编辑]

  武宗為穎王時,邸園畜食獸之可人者以備十玩。繪十玩圖,於今傳播。

  九臯處士。玄素先生白鷳。長鳴都尉。靈壽子。惺惺奴。守門使。長耳公。鼠將。茸客鹿。辨哥鸚鵡。   

麝香騟[编辑]

  魏王繼岌奉命伐蜀,王衍苑馬數百,皆逸足也,繼岌猶比選之,得二十許疋,格賞不可言。

  麝香騟,錦耳驄,駱十二,趁日驄,偏界王,陷冰騟,長命騮,孫兒驄,籠菘白,八百哥,掠地雲,錦地龍,雪面娘,月影三,玉尾騟,撒沙騮,天花駱,旋風白,窣地嬌,六尺金。   

啣蟬奴[编辑]

  後唐瓊花公主,自丱角養二猫,雌雄各一,有雪白者曰「御花朶」,而烏者惟白尾而已,公主呼為「麝香騟妲己」。   

尾君子[编辑]

  郭休隱居太〔白〕山,畜一胡孫,謹恪不踰規矩,呼曰「尾君子」。   

黄奴[编辑]

  耒陽廖習之家,生一黄犬,識人喜怒頤指。習之嘗作歌云:「吾家黄奴類黄耳。」   

緑耳梯[编辑]

  江南後主同氣宜春王從謙,常春日與妃侍游宫中後圃,妃侍覩桃花爛開,意欲折而條高,小黄門取綵梯獻。時從謙正乘駿馬擊毬,乃引鞚至花底,痛採芳菲,顧謂嬪妾曰:「吾之緑耳梯何如?」   

菊道人[编辑]

  亳社吉祥僧刹,有僧誦《華嚴》大典,忽一紫兔自至,馴伏不去,隨僧坐起,聽經坐禪,惟餐菊花,飲清泉。僧呼「菊道人」。   

白雪姑[编辑]

  余在輦轂,至大街見掲小榜曰:「虞大博宅失去猫兒,色白,小名『白雪姑』。」   

鈍公子[编辑]

  天成、長興中,以牛者耕之本,殺禁甚嚴。有盗屠私販,不敢顯其名,宛稱曰「格餌」,一作「耳」。亦猶李甘家號甘子為「金輪藏」,楊虞卿家號魚為「水花羊」,陸象仙家號象為「鈍公子」,李栖筠家號犀為「獨笋牛」,石虎時號虎為「黄猛」,朱全忠時號鐘為「大聖銅」,俱以避諱故也。   

肉胡床[编辑]

  吉祥座,杜重威馬也。肉胡床,景延廣馬也。   

肉竈燒丹[编辑]

  開運中,術士曹盈道來謁,自陳能肉竈燒丹,借廳修養。詢其說,肉竈者,末生朱砂飼羊羔,腯乃供廚;借廳者,素女、容成,閉陽採陰之意。   

四足仙人[编辑]

  魯人東野賓王適吳,至盱眙村店,使僕夫糴米拾薪,俱未來,而馬已脫鞍解絡,飽於芳秀也。賓王羨曰:「緑耳公,爾為四足仙人,我是兩脚餓鬼。」   

黄毛菩薩[编辑]

  予陽翟莊舍左右有田老者,不為欺心事,出言鯁直,諢名「撞倒墻」。尤不喜殺牛,見村舍懸列牛頭脚,告妻子曰:「天下人所喫,皆從此黄毛菩薩身主發生,臨了殺倒,却有天在。」   

峻青宅[编辑]

  李道殷,華山道士,山棲谷飲,有奇術,能攝伏鬼神。畜一黑猿兒,呼為「臂童」。道殷於菴側古松上,以茅草枝梢營一巢,為臂童寢息之所,名曰「峻青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