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百蟲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塗金折枝蜻蜓[编辑]

  後唐宫人,或網獲蜻蜓,愛其翠薄,遂以描金筆塗翅,作小折枝花子,金線籠貯養之。爾後上元賣花,取象為之,售於游女。

花賊[编辑]

  温庭筠嘗得一句云:「蜜官金翼使」。徧示知識,無人可屬。久之,自聨其下曰:「花賊玉腰奴。」予以謂道盡蜂蜨。   

篆愁君[编辑]

  臨川李善寧之子,十歲能即席賦詩,親友嘗以貧家壁試之,略不搆思,吟曰:「椒氣從何得,燈光鑿處分。拖涎來藻飾,惟有篆愁君。」拖涎,指蝸牛也。   

莎亭部落[编辑]

  浮屠氏《彌陀經》云,極樂世界有白鷗、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伽,故今人目為西方部落。至於呼蛩為莎亭部落,不知何為。   

青林樂音「藥」[编辑]

  唐世,京城游手夏月採蟬貨之,唱曰:「只賣青林樂。」婦妾小兒争買,以籠懸窗户間。亦有驗其聲長短為勝負者,謂之「仙蟲社」。   

爾雅蟲[编辑]

  小符拆字為賦,得父緒餘。余過其家,正見莊賓來呈蠒,小符曰:「此蟲雅哉。」予曰:「子將拆蠒為二,出雅字以張本,若作『爾雅蟲』,無疑也。」適中其謀,轟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