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異錄/釋族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的乳三神仙[编辑]

太祖陳橋時,太后方飯僧於寺,懼不測,寺主僧誓以身蔽。上受禪,賜「的乳三神仙」。

引飯大師[编辑]

禪家未粥飯先鳴槌,維那掌之。叢林目浄槌為「引飯大師」,維那為「欒槌都督」。

鉢盂精[编辑]

行脚僧驚舉子驢,舉子不忿,僧曰:「麻衣鬼,著汝何時會林?」舉子揚鞭曰:「鉢盂精,且理會取養命圓。」

掃地和尚[编辑]

王建僣立後,有一僧常持大帚,不論官府人家寺觀,遇即汛掃,人以「掃地和尚」目之。建末年,於諸處寫六字云:「水行仙,怕秦川。」後王衍秦川之禍,方悟「水行仙」即「衍」字耳。

雙撚布[编辑]

長安素上人,四時止雙撚布為三衣,執一鬼脚杖而已。

寄生囊[编辑]

梓潼雙燈寺僧,書一頌曰「撞來好箇寄生囊」云云,趺坐而化。

寒灰道者[编辑]

俞郢隱天童山寺16,大寒,則於廚内取麩火一器,亦納直於主者。寺中呼為「寒灰道者」17。

舍利頭18 僧舉能,素苦白禿瘡痂糊頂,禪人皆呼為「舍利頭」19。

泥融覺[编辑]

比丘無染游廬山,春雨路滑,忽仆石上,由是洞見本原。士大夫稱為「泥融覺」。

砑金虚縷沉水香紐列環[编辑]

晉 天福三年,賜僧法城跋遮那。王言云:「敕法城,卿佛國棟梁,僧壇領袖,今遣内官賜卿砑金虚縷沉水香紐列環一枚,至可領取。」

無無老[编辑]

沙門愛英,住池陽村,示人之語曰:「萬論千經,不如無念無營。」時郡娼滿瑩娘多姿而富情,真妓女中麟鳳。進士張振祖以無念無營、有情有色,製一聨云:「門前草滿無無老,床底錢多有有娘20。」

豬羊三昧[编辑]

寃胊僧行修,食必大炙。人戲之云:「修院主,豬羊雞鴨三昧正受。」

紫織方[编辑]

獲嘉秃士貫微,僣奢如貴要子弟。旋織小疊勝羅染椹服,號「紫織方」。

麵忠蒸雪會21 道忠行化餘杭,一錢不遺,專供靈隱海衆,月設一齋延僧,廣備蒸作。人人喜曰:「來日赴忠道者蒸雪會。」忠之化人22,惟曰「買麵」,故稱「麫麵」。

舟航化[编辑]

玄奘論道釋云:「道有為,宗舟航化;佛無為,宗虚空化。」

湯餅藏油虀飽喫佛[编辑]

無念,苦行比丘也,食量延數人。楚 大韶延僧,既旅集,大韶長子以長紙書「湯餅藏油虀飽喫佛」,榜念坐處,念不動聲色,如法飲食而退。

梵嫂[编辑]

相國寺星辰院比丘澄暉,以艷倡為妻,每醉點胸曰:「二四阿羅,烟粉釋迦。」又:「沒頭髮浪子,有房室如來。」快活風流,光前絶後。忽一少年踵門謁暉,願置酒參會梵嫂,暉難之,凌晨但見院牌用紙漫書曰:「敕賜雙飛之寺。」

偎紅倚翠大師[编辑]

李煜在國,微行娼家,遇一僧張席,煜遂為不速之客。僧酒令、謳吟、吹彈莫不高了,見煜明俊醖藉,契合相愛重23。煜乘醉大書右壁,曰:「淺斟低唱,偎紅倚翠,大師鴛鴦寺主,傳持風流教法。」久之,僧擁妓入屏帷,煜徐步而出,僧、妓竟不知煜為誰也。煜嘗密諭徐鉉,言於所親焉。

僧旂佛傘[编辑]

龍興寺檀越,捨幡盖文云:「僧旂交舞,丁當起於風鈴;佛傘高擎,焜耀生乎日鑑。」其造語脫落尋常軌轍,而不書誰人製撰。

三隻韈[编辑]

去習者,雲行至峨眉山而隱,蓄三隻韈,常穿二補一24。歲久,裂帛交雜,望之葺葺焉。自呼為「獅子韈」。

五百斤鐵蒸胡[编辑]

汴州封禪寺有鐵香爐,大容三石,都人目之曰「香井」。爐邊鎻一木櫃,竅其頂,游者香畢,以白水真人投櫃竅,寺門收此以為一歲麥本。他院釋戲封禪房袍曰:「貴刹不愁齋粥,世尊面前者五百斤鐵蒸胡25,好一件堅牢常住。」

肉香爐肉燈臺[编辑]

齊、趙人好以身為供養,且謂兩臂為肉燈臺,頂心為肉香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