湧幢小品/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湧幢小品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一[编辑]

父子[编辑]

古謂父子不同舟,蓋思風濤一旦並命絕嗣也。與老子壓石磨、縛大繩觀井同。《續博物志》以鯀為顓帝之子。

夷狄禽獸知母不知父;都邑之士知尊禰;大夫知尊祖。諸侯及太祖。天子及始祖。

呂向生父岌客遠方不還,少喪母,失墓所在,將葬,巫者求得之。不知父在亡,招魂合諸墓。後有傳父猶在者,訪索累年,不獲。他日朝還,道見一老人,物色問之,果父也。下馬抱父足號慟,行人為流涕。玄宗聞,谘歎,官岌朝散大夫,賜錦彩,給內教坊樂工,娛懌其心。

程大中先生自撰墓誌,子六人:長應昌、次天錫,皆幼亡。次明道、又次伊川兩先生。次韓奴、蠻奴,皆夭。女二,席延年、李正臣其婿。

父子與慶成宴[编辑]

嘉靖四年郊祀慶成宴,大學士楊廷和子慎、左司馬姚鏌子淶皆為修撰,大司馬金獻民子皋為檢討,皆父子與宴,為盛事。三公官高有名,而皆有子,其子爵位清華而皆不甚顯,可見際遇極盛者,亦造化所忌,與而不必盡與也。況下此者乎?

三及第子[编辑]

父為顯官而子賜及第者,程襄毅信子敏政、謝文正遷子丕,皆至侍郎;白恭敏圭子鉞至尚書。當時慶成宴亦必並與,特非同時耳。至子為顯官而班於父之上者,往往有之。子居津要而父為卑官末秩,忘在得之戒者,尤不可勝數也。

兩翰林父[编辑]

翰林父為官者甚多。乃余年友吳曙穀閣學父一龍歲選知高郵州,方嚴有品格。林兼宇宗伯父焲章,鄉進士,官參議,溫裕有才情。庚子外察,閣學方為編修,以使事抵州署,長跪促歸。閣學子有舉鄉書者。宗伯子銘鼎,會魁、萊州太守。

同居異室[编辑]

呂文穆公父母以口舌相戾,遂異處,交誓不復嫁娶。呂既貴,泣請同居,然終異室而處。

學士少年牧豕[编辑]

曾學士棨,少不得於父。父督之貨豕,豕突蹇其足。又息不豐,逐之。學士即牧,手書策不棄,遂擢大魁,事父至孝。

賢母[编辑]

陸天全完為塚宰,母夫人葉氏貽書以物禁太盛為戒。陸敗籍沒,葉亦逮詔獄,神色怡然。後出獄,死於長安官舍,人咸智而傷之。葉之幼也,庭有積水,一兒溺焉,女伴曳之,愈沉,葉奪而縱之,兒遂起,識者謂有司馬公之風。

馮南江父子忠孝,人人知之。然當被逮考掠時,訛言洶洶,欲籍其家。家人奔潰,其母吳氏挈孫行可入京,瀝血為疏奏曰:「兒戇無狀,萬有餘罪。但妾臨年,不忍見子刑謬,願身贖孤以延嗣息。」事雖不報,而行可卒申其說,末減戍雷,猶得補考績,封吳太孺人,世廟英明,寧可溷清,蓋亦深鑒慈德而默以旌之矣。御史歸,遂葺慈訓堂以居。今御史父子有祠,而於太孺人竟何如也?

我郡守栗公祁,號東陽,東昌夏津人。余年十二,以童子試,望見之,白晰豐下,嶽嶽有神,清操振絕。公生一二歲孤,母蕭,年二十二,撫之,貧甚,一夜風雨大至,抱兒起坐,壁壞壓焉。鄰婦舉火照之,頹楹覆礫,室中之物皆齏粉,母子被髮裂裳,體膚皆無恙,遂持長齋以報神貺。後公為山西參政,歿。蕭尚在,教二孫時中、用中,有才名,世其家。

栗飲量甚洪,過吾裏董宗伯宅,巨觥猶未洽,睨海斗,可容三斤,侍者持以前,戲曰:「此泰大,不能任。」宗伯即以壽,平飲自如,將畢,又曰:「不可再。」凡三進,乃怡,就坐,暢飲而別。然公顏色不變,若未嘗飲者。遷官抵蘇州,一面檠,乃衙中物。母夫人見之驚,令役持還。

李及泉頤,母夫人張氏有賢行。懷妊時,流賊入境,往山穴避之。適其兄遇於塗,曰:「彼穴人眾,不可居,余家近地可避。」遂從之去。甫入而寇至。寇退,往視前一穴,則石崩,百十人皆齏粉矣。及泉守我湖,有名,余出其門。後官右都御史治河,聞命不懌,到官即歿。蓋有先兆也。

少宗伯張玉陽,名一桂。既卒,母太安人劉氏治家,斬斬有法,裕於宗伯存時,諸孫皆成立為諸生。年九十一卒。

嚴母[编辑]

韓蓮峰,名紹宗,為憲副。母張氏,嚴甚。蓮峰為刑部郎中,配閻氏,亦兩封至宜人矣。張氏命閻與嫂負水,蓮峰歸而見之,命二隸人為代。張怒,持杖迎出,將擊之,以杖指蓮峰罵曰:「汝有皂隸,可令代;無,則不吃水耶?」蓮峰笑曰:「媳婦身強有力,豈不堪負?嫂子薄弱,且有妊,是以代之。」張怒乃解。張生蓮峰數月而孤,後上其事旌之。即韓苑洛之祖母也。

賢繼母[编辑]

平湖沈晴峰修撰,生三歲,母俞卒。鞠於後母張,甚有恩意,忘其為俞母出也。少善病,忽劇,夢一婦攜之去,曰:「若真吾子。」有髯翁奪之歸,乃蘇。以質大母,具言被服容止,則俞母也。於是始知所出,而張母撫之益厚。公薦鄉書,俞母復見夢。為史官,事張母甚孝。張母至欲全以產付公,令畢父喪及己身後事,而後分所生子。相守二十餘年乃卒。蓋繼母之極賢,而俞母得安地下,修撰得報父。若前後母亦近世最難得者。修撰有文學,以科場事見糾,調外,不復出。有《賁園集》,為時所稱。

三柄臣母[编辑]

柄臣之母,其因子享榮華,不必言矣。然先歿而猶蒙子之休者,在昔為宇文護母閻氏、賈似道母胡氏;有後歿而蒙子之辱者,在今為張江陵母趙氏。其餘大臣非無存者,然氣焰豈敢埒三臣之盛?宇文之母先陷於齊,贖歸;賈之母先為婢,有娠,寄於其寮,故不得與張母比。要之,天下大福無得全者,又可見天道矣。

錢袁二母[编辑]

錢鉞,杭州府昌化縣人。以都御史更撫山東、河南、貴州三省,繼娶曹氏。鉞以正德二年卒。前在貴州裁抑中人恨甚,言於劉瑾曰:「錢鉞顯宦,積貲巨萬。」瑾信之,構河南祿糧事,籍其家,無所得,毀屋及墓。勒民倍直,闔境騷然。執曹氏以下凡五十六人以北。嚴寒,困頓幾死。械繫久,獄不可成,諸大臣爭之,司寇山陰王鑒坐免官。竟分戍固原、莊浪、肅州三處。曹過涿州,病痢,劇甚。諸子倉皇號泣,治後事。忽遇異人授真人養髒丸,一服即愈。再逾年,為正德庚午,會赦得釋。家人亡者過半。行抵關,瑾誅。詔罪狀瑾,以都御史錢鉞受害為言,於是還其封誥及故籍物。任子應福,亦錄用為福州推官,孝養備至。至嘉靖十五年卒,年九十一,子六人。一婦人,更盛衰之際,中遭奇禍,卒以免,晚更榮華壽考,籲!亦奇矣!必有大過人者矣。

袁文榮以會元及第,受世宗眷遇,拜相,可謂盛矣。然素性跌宕,未幾,以病乞歸,道卒,無子,時為嘉靖甲子。其夫人管氏攜嗣子扶柩歸,獨持家秉加毖。嗣子天,復再立。事其伯及撫弟侄有恩,事繼姑張甚恭。張沒,臨葬,病不能送,柩重不可舉,管輿疾至,乃舉。又賑貧飼饑,所行義事甚多。萬曆丁酉卒,年七十九,去文榮歿凡三十四年。然則文榮乃袁氏一枝奇卉,而夫人則袁之根幹也。人生在自立,何必分男女哉?

兄弟[编辑]

張九齡之弟九章、九皋,性孝友。嘗泛海,兄弟異舟,風濤大作,中夜漂泊,自分俱沒。詰旦,並在津亭,余舟鮮有存者。皋至御史中丞、南康郡開國公;章經略節度使。諸子俱顯貴,魏公浚亦其後云。

安福彭文憲公時以太保贈太師,超六資,同時三從弟文思公華以少宰乞歸,不允,特升太子少保、禮部尚書,又乞歸,乃允。先朝之優禮儒臣乃爾。彭氏一門得二,盛矣,盛矣。文思父貫,僉事;弟禮,左副都御史。文思入館時,文憲正司教習。

文思過邑城,座客有持敗篋故券證以爭產不已。公以齒,坐獨下,獨抗聲曰:「若券果出革除年庚辰,當以建文三年書。今稱洪武三十三年,贗可知矣。」一座皆服。

宋南渡時,屠姓兄弟二人自陳留隨行,一居鄞,一居嘉禾,代豪富。國初籍沒,有一公者,贅楊氏得免。未幾,楊亦被籍,復以異姓免。數傳為康僖公。同時居鄞為康惠公。子孫皆有冠冕。今乍浦教場,廣袤約三里,相傳為屠舊居。

康僖公長子應塤,辛未進士,歷參政。踔厲慷慨,甚有時譽。後家居過自貶約,多靳恤,佳客過從,不設飲食,雖子孫亦瑣瑣不忍予,與居官時若兩人。或諫之,曰:「吾惡夫擁貲而身安逸,樂厚自奉養,以餘瀝媚人者。」

劉李有兄[编辑]

劉忠湣公球既沒,權貴人猶銜之不置,將采危語傾其家。公之伯兄理,號益軒,奮曰:「是不可坐待也。」即日戒行李,詣闕白其情。且踵權貴門,直以事告,其人亦慚而止。後其子與忠湣子皆至大官。

李崆峒先生之兄曰孟和,字子育,號北野。為儒不成,能殖財,第宅田園,壯麗膏沃。崆峒觸瑾下獄,事急,家人俱逃散,公大出貲,往來賓客,遊說萬端,卒脫於死。公好氣慷慨,性友愛,喜施,蓋奇人也。年七十五卒。子女各四,□□,丙子舉人。九孫,用恒、用謙、用觀,皆有文名。

忤兄請罪[编辑]

方獻夫之父遂,全州學正,遺腹生獻夫。後以大禮拜相,五十即致仕。嘗笞其家奴,忤兄茂夫意,至置酒長跪請罪。

敬兄之怒[编辑]

嚴鳳號溪亭,歸安人,以御史歸家。族兄某老而貧,迎養,凡宴客必令兄遞盞,自執箸以從。一日,進箸稍遲,兄反顧,怒批其頰,欣然受而應之,終席盡歡。既醉,送兄歸臥而後出。日未明,已候榻前,問昨飲鬯否,臥安否。每誡家人曰:「事有誤,我容得,大爹容不得,扶汝矣。」以壽終,慟哭,葬之盡禮。

兄弟賢貴[编辑]

蘇、松二府同時兄弟並貴且賢者,太倉王閣學文肅公,弟太常少卿和石,名鼎爵;王鳳洲尚書,弟南太常少卿麟州,名世懋;雲間陸尚書文簡公,弟僉都御史阜南,名樹德。稱一時盛事。更有異者,兄皆極貴,弟皆京堂四品,又皆先卒。而三家子姓登第者,二王各一人,皆長公出;陸二人,兄弟分出,三家三代共十人,兩解元、兩會元、兩會魁、兩榜眼,尤奇之奇。

起家工部[编辑]

蘇州皇甫氏兄弟,涍,字子安;濂,字子約;濂,字子循,皆起家工部,止於部郎僉事。其父錄,亦以工部改禮部,官太守。我湖竹墩沈氏兄弟,子木,字汝楠;子來,字汝修;儆焞,字仲亨;儆焞,字叔永,亦皆工部。子木官至右都,儆焞見南京兵部侍郎,與儆燉皆右都之子。兩家初任授官相同,進士同,而沈氏官最顯且賢。堪輿家傳其所居地前後宛如「工」字,地之能印人如此,理或有之。

三仲[编辑]

席書號元山,正德庚戌進士,由戶部主事、方伯、中丞,以議禮,至大學士、少保,諡文襄。季弟春,丁丑進士,號虛山,庶吉士、御史,以兄貴,改檢討,進少宗伯。季弟彖,號梅山,甲戌進士,給事,貶死,贈光祿少卿。蜀中以三席比「三蘇」。文襄幼時,夢涪江漲落,見沙礫之碑,其文曰「三仲連芳」,果應其兆。近年蜀中有三黃,則予同年黃慎軒輝,官少詹事;弟縝軒煒,官按察使;弟燁,舉人。楚中有三袁,則丙戌會元袁玉蟠宗道,官左庶子;弟季修宏道,官吏部主事;弟小修中道,丙辰進士,皆奇才也。

兄弟年遠甲科[编辑]

同胞兄弟登甲科者最多,然其年皆不甚遠。惟廬陵習先生孔教,嘉靖戊午解元,隆慶戊辰進士,官禮部侍郎。卒且三十餘年,而其弟孔化,以萬曆戊午舉鄉試,去其兄剛一甲子。明年進士。其父亮封編修。兄弟相去若隔異代,雖曰幼子,然其父之高壽亦可知已。

兄紿得歸[编辑]

上海人劉銑坐法被繫京師,其弟鈍,陰祈守者代兄,令得一見家人,歸死。鈍既代,而銑歸,紿其父母,云「已得赦歸,鈍以客死」。鈍繫而兄不至,士大夫皆知其冤,為饋飲食。久之,赦歸,扣門,家人驚以為鬼。母泣曰:「兒餒欲求食,吾自祭汝,勿怖吾也。」鈍哭,歷歷具言不死狀,乃納之。銑聞,逸去。鈍生二子,玉、璵。璵進士,建寧太守。玉子兗,汀州通判。兗子兆元,懷慶推官。

義姊[编辑]

陸浚明以直諫謫遠惡地,妻沒,二子幼。時令嚴,當速往,其姊嫁□氏,舍其家以來,為育之。至長,浚明自永新令謝事,姊乃歸。吳人義之,以比魯之義姑,姊遂以稱之。浚明事如母終身。

婦人知兵[编辑]

上源驛之變,以李克用雄武,即宜發兵剪朱全忠矣,然竟以劉氏言而止。蓋左右勇士多死於難,其氣已竭,且孤軍無後繼,勢不可輕用,欲而不能,非能而不欲,劉氏亦姑托辭,真女丈夫也。太原被圍,克用欲走,劉氏諫止,亦與此同。自來婦人知兵,無若劉氏。

女將[编辑]

女人有軍功者盡多,然無若顧琛之母孔氏。孔年已百餘歲,晉安帝隆安初,王廞吳中作亂,以女為貞烈將軍,悉以女人為官屬。及孫恩亂,東土饑荒,人相食,孔氏散家糧以賑邑裏,活者甚眾。生子皆以孔為名。

孝烈將軍,隋煬帝時人,姓魏氏,本處子,名木蘭,亳之譙人也。時方征遼募兵,孝烈痛父耄羸,弟妹皆稚騃,慨然代行。服甲胄,橐操戈,躍馬而往。歷一紀,閱十有八戰,人莫識之。後凱還,天子嘉其功,除尚書不受,懇奏省視。及還譙,釋其戎服,衣其舊裳,同行者駭之,咸謂:「自有生民以來,蓋未之見也。」遂以事聞於朝。召赴闕。帝方恣酒色,奇之,欲納諸宮中。對曰:「臣無媲君之禮。」以死誓拒,迫不已,遂自盡。帝驚憫,追贈將軍,諡孝烈。土人立廟,歲以四月八日致祭,蓋其生辰云。

婦女有鬚[编辑]

李光弼之母李氏,封韓國太夫人,有鬚數十,長五寸,為婦人奇貴征(光弼姓李,而母亦姓李者,蓋父原契丹賜姓故也)。

閩林文恪母黃太夫人亦有鬚寸許。黃有奇術,立柱下卜吉凶,其術莫知所自來。立柱以晴日向日月趺坐,徐伸兩手加額,默視,引右肘於鼻端,凝視久之,漸見小如一髮,吉;大則凶。卒之年,謂諸子曰:「今年不佳,吾立柱幾如股矣。」果卒,年八十一。

弘治六年五月丙寅朔,湖廣應山縣民張本華之妻崔氏生鬚,長三寸。

賢夫人[编辑]

胡端敏之夫人李氏,不妒,亦不自識其貴。有問汝夫歷幾官,今何品列,應曰:「丈夫自知之,婦人焉用識此?」以壽考終。

喬劉二妾[编辑]

喬白岩太宰卒,妾二人縊死。劉白川尚書有二妾亦如之。兩公其以情感耶?抑選得貞烈人而後娶,故若此耶?亦奇。

長爪妾[编辑]

翠娥秀,娼家女也,以處子適松江管軍副萬戶薛徹都為小妻。都卒,謹護其爪,不肯嫁。卒完其志,年逾八十,爪長尺餘,卒。

瘖妾[编辑]

嚴澂,字道徹,文靖公之仲子也。年三十無子,納妾二人,皆陋。一日,過姻家,見侍女年且及笄,而尚未蓄髮,詢其故。主人以素瘖,即蓄髮,孰收之?澂惻然,謂第使蓄髮,吾將以為妾。其人以為戲,未信。復為申約,卒娶之。文靖聞之喜曰:「兒合天道,必有後。」後三妾皆生子。澂素持白衣陀羅尼,且堅守不殺戒,凡舉子多重胞之征,人皆異之。安小范又云,三妾一瘖一聾。

姊妹繼娶[编辑]

古人娶妻,多以姊妹為媵。唐、宋甚稀,或先娶死,而續其妹者。入國朝益稀,惟濮陽李伯承先芳,元配盛卒,繼任氏,即以妹助簉焉,號曰仲任、季任。仲任卒,繼許氏,又卒,乃以季任為內主。伯承豪宕,為尚寶少卿,能詩文。無子,年八十四卒。

妬后化龍[编辑]

梁武帝郄后以妬忌,化蟒入夢,帝為懺禮,得復為好女子來謝,釋家及小說往往見之,今「梁皇懺」是也。而《南史》謂其化龍,入於後宮,通夢於帝,或見形,光彩照灼。帝體將不安,龍輒激水騰湧於露井上。舊殿衣服委積,常置銀鹿盧金瓶,灌百味祀之,故帝終不立後。其說小異。或先為怪,如史所稱,而後得度,未可知也(妬婦化為異類,理或有之。謂蟒為龍,殆史氏文飾之詞)。

妬婦[编辑]

鄒觀光,字孚如,楚人,有才名,為南京光祿少卿。余起家南司業,自幸得一見請益。比至問之,則送客江東門,暴沒輿中。甚駭之。一日,劉司成座中譚及,吭慨,且曰:「鄒精神甚旺,而厄於妬婦。」嘗一日相遇塗中,拉歸寓所,從容談笑甚適。呼進午飯,其妻內捶一婢,聲徹客座。鄒已失色,劉逡巡辭歸,鄒又固留。捶久不止,聲愈厲,其婢氣垂盡。劉蹐告辭,鄒面如土,竟出門而去。未數日變聞。蓋妬婦之為害如此,亦可憐也。

正德八年,刑部主事陳良翰妻程氏杖殺女婢,解屍置木櫃中。他日復縛一婢,欲刃其胸,婢脫走得免。東廠廉得其事,並良翰俱下錦衣衛獄,拷訊得實。都察院覆議,程氏窮凶極慘,比擬故殺律斬;良翰縱妻為惡,謫戍邊衛。

俗語謂法馬為乏子。乏者,法字之訛也。謂兌架為天平,由來尚矣。吳中有天平山,山石林立,皆劍拔,甚銳而勻,真奇觀也。學憲范長白得之,曲折築園奇巧,夫妻時遊其間。妻徐氏,能詩而妬,范遂無子,情甚篤。蘇州人為之語曰:「范長白夫妻上天平乏子。」聞者大笑。長白名允臨,能文章,精書法,名與董思白相亞。年尚壯,聞已得子,可塞蘇州人之口。

爇衣[编辑]

葉朝寵,貌魁偉,能讀書,福清人。初娶魏,再娶林。林悍甚,與魏子新不相能。新去之三山,林復與妯娌日鬩爭寵,不能禁也。一日,林忽語其所善: 「吾夜夢一緋衣神人持炬火爇我,我避之不能,覺而體猶痛,此何祥也?」次日,林就爨下炊,火飛出,焚其衣。衣帶結不可解,倉皇以水沃之,愈沃愈揚。遍體糜爛生蛆,臭穢難近,竟死。

妻妾投繯[编辑]

錢首曾,號瞿軒,常熟人,嘉靖庚戌進士,為兵部郎中。遇妻妾嚴。舍中風烈,所掛蒲織稍觸損,皆惶懼,投繯死。事聞世廟,下法司廉其事,無他,且在署,得不坐。後娶一室,不受繩束,或罵詈,即反唇。托郊行,約友人纂取之去。

妾禍[编辑]

吳中張獻翼奪軍人蔣貴妻王二為妾,嬖之。張夜宴,五鼓就寢,蔣操刀伏山石中,先殺張及王,並門客七人。手提燈自廁逃,遇一婦人,不見也。婦人愕立如摣,溺其身去。次日就擒,投河而死。張為人多怪,攜臥具,宿府縣獄中各二夕,自為犯人,使奴持大杖痛笞之,三下不見血者,反與杖(今有人自作罪囚,向城隍座下者,與此正同)。自稱朝奉,人稱亦如之方喜。

家庭之累[编辑]

君子每處家庭不幸事,真可憐。瞿洞觀,有道人也,娶徐司空鳳竹之女,悍甚,忤其姑李夫人,至憤死。洞觀逐居別室,司空訟於官,十餘年,洞觀卒不屈,上書以死自誓,且許再嫁,乃得免。同時嚴中翰治亦有此苦,欲離異。文靖公以婦翁相與厚,命姑忍。公沒後,乃行其志。中翰以貴公子能文章,被服儒素,外處休鬯,而中多邑鬱。以此,近日士大夫有為子所累者尤多,真是不可解之業冤。余婦甚拙,不我擾。二子不甚學問,性頗因循。此一節猶有可慮。偶感書此自幸,且勵二子,毋荼毒老人為也。

人有有志為善,而兄父不見亮,反挾子弟之勢橫行者。如雲間張狀元瀛海,諱以誠,刻意自立。父兄不佳,里中有來訴者。稍進正言,便受荼毒,無如之何。後凡來訴者,告云:「汝只去詛張狀元死。如死了,父兄無可恃,汝輩庶得免累。」果萬曆乙卯暴歿。去登上第僅十五年。真可憐!真可憐!乃若子弟奴僕為政,而我輩不能禁,則己必有過焉。奴僕猶可言,子弟之窮凶極惡者,聖賢豪傑亦不能化也,而況我輩乎?!

善處侄仇[编辑]

宋王之望之父綱,襄州穀城縣人。家饒,好行善。其侄任氣好酒,與無賴子為仇,時相鬥。呼無賴子,與錢十萬,使市布房陵。眾皆爭,謂一去必不來,不答。無賴於得錢,醉酒蒲博,數日盡,遂遁去。爭者咎之,綱曰:「吾非不知。此人得錢而改化為良善,益莫大焉;今其逃,與吾侄無杯酒之釁,是以百千去之,所以兩全也。」靖康之亂,襄、漢被禍尤酷,獨王氏僅存,之望貴顯,則積善之報也。

子孫[编辑]

齊神武子侄多夷滅,獨清河王嶽,謙約畏慎,故其孫士廉以文行昌顯。梁武子孫亦多夷滅,惟昭明太子,孝友下士,故其子岳陽王詧,立國江陵,傳數世。其後名德相聞,與唐終始,蕭瑀、蕭瑀等俱貴盛,八葉宰相。孰謂無天道乎?

謝玄立功於晉,盛矣,而子奐不慧。殷景仁輔宋文帝為宗臣,卓矣,而子道矜亦不慧。奐子靈運有俊才,至不保身。道矜之後更無聞者。

桓玄雖滅,其子誕,字天生,年數歲,流竄太陽蠻中,多智謀,為群蠻所宗。屬於魏,為太都督、襄陽公,卒,諡曰剛。子暉襲爵,卒,弟叔興襲,立功,傳者數世。

桓衝盡忠王室,史傳亟稱之,即劉裕起義,亦全一孫示報。乃衝存時,朝議用謝為江州刺史,衝怒,奏文武無堪,遂自領州事。籲,橫亦甚矣。蓋將門之習,即忠順亦不能盡革也。桓彝儒者,以忠死,而諸子皆以武顯,卒至滅門,可惜,可惜!

王猛子永,起義佐苻丕,死。永弟休,休子憲,仕魏為并州刺史、北海公,卒年八十九。世世顯重。太原王氏本田齊之後,田氏稱王家,子孫因以為氏。

王安石,生性執拗,已自不幸,又生出兒子不才,放潑短命,受了多少謗議,多少悲哀。范文正之子最多最賢,西夏用兵,即一有病,兒子得其力不小。宋璟四子皆不肖。韓休五子皆賢,幼滉,亦至宰相。天之待人,其亦偏有輕重耶?

安石子雱為待制卒,有興化尉胡滋妻,宗室女也,自言夢中人衣金紫,云「王待制來為夫人兒」,妻尋產子。安石聞之,自京師至金陵跡訪。與夫人常坐於船簾下,見船過輒問:得非胡尉之船乎?既而得之,舉家悲喜,亟撫視泣涕,遺之金帛,不可勝數。邀與俱還金陵。滋言有捕盜功,應詣銓求賞,介甫使人為營致,除京官。留金陵且年餘,欲得此兒,其母不可,乃遣之。

安石女嫁蔡卞,知書能詩,蔡凡事先與謀,然後行。及拜相,優人戲曰:「右丞今日大拜,皆是夫人裙帶。」蔡嘻而不言。後卒以敗名。荊公生子女皆聰俊,其敗類流禍乃爾,真間氣之鍾也。

宋學士之禍,孫慎,字子畏,以洪武十三年庚申歲十月二十八日死,年二十七。次子遂,字仲珩,以是年十二月八日死,年三十七,一子。遂之子懌,從祖父子性以喪歸。長子瓚,字仲珪,與懌同學士赴貶所。學士次年五月歿於夔。瓚以洪武十九年丙寅四月十日歿於茂州安遠驛傍之蓬簇。惟懌以孤童治喪。三子慎先死,愷、恂繼之。幼子懷,以卒之年始生。嗟哉,學士事聖土而不克終,三世顛沛流離至此,亦可憐矣。

毛東塘長子□,號白山,長厚質直,中懷涇渭,多識典故,善別人物。子世卿舉鄉試,不少見喜色。終太保之世,無盛滿之咎,睚眥之隙,皆其力也。太保頗疵其短智,羅念庵在坐,解曰:「公胡責細行而忘大節?」太保驚問狀,曰:「《禮》不云乎?『不敢失色失言於人,而使人曰幸哉有子。』此孝子之大節也。」 太保竦然,為起謝。

劉莊襄公塚孫守蒙,深理學。當蔭文資,讓其叔溧;又軍功蔭錦衣千戶,讓其弟守孚;試在高等,當既,讓族叔霑。人曰:「泰伯三讓,孔子稱為至德,守蒙似之。」

大學士劉珝之子銳蔭尚寶卿兼翰林博士,歷官四十年,進階三品,加一品服,致仕,歲給夫四名,俸米六石。此真奇事。銳,八歲受蔭,召至文華殿,拜起如成人。門限高,楊邃庵提攜過之。終太常,著述甚富。

多子[编辑]

慶成王鍾鎰,諡榮惠,晉恭王之曾孫也。弘治五年八月,山西巡撫楊澄等奏王子女至九十四人,恐其中有收養異姓之弊,且為子鎮國將軍奇氵戲等增年,冒支祿米,乞下禮部議處,並乞限各郡王以下妾媵之數。禮部查勘覆奏,謂王子女俱王妃、夫人並宮人、室女所生,別無違礙;其冒支祿米,法宜追征還宮。得旨,王子女既無違礙,其支勿論,冒支祿米不必追征,準作以後年分該支之數。法司原奏,有不許濫收子女事例,仍行各王府知會。自郡王以下,妾媵多少之數,再會官定議以聞。禮部復會議覆奏,謂郡王自正妃外,妾媵不得過四人;各將軍不得過三人;中尉不得過二人。從之,著為令。王後生子至百人,俱成長,又皆隆準,自封長子外,餘九十九人,並封鎮國將軍。今本府數至二十餘人,他府有止二三十人者。

漢張倉,子百人,趙王彭祖,子七十二人。唐棣王琰,子五十五人。榮王琬,子五十八人。延王玢,子三十六人。皆玄宗之孫。而玄宗亦有子三十人。宋徽宗,子三十八人。張耆,四十二人。杜子征,一百四十人。馮盎,三十人。

宋初李仙哲(一日後周人),真州人,任本州刺史,生男女六十九人。緣江十餘里,第宅相連。仙哲鳴笳道從,往來其間,子孫來見者,披簿以審。

宗室謀瑋所輯《異林》,中有「多男」一款,備矣。尚有未盡者,故摘出如左,猶之乎千一也。其三十人以下皆不書。

無子[编辑]

三代以後,帝王無子者,在末季如漢之平、哀,宋之光、理,不必言。莫賢於宋仁宗,而無子。尤莫賢於我孝宗,雖有武宗,猶之乎無也。當是大菩薩轉世,不以此為有無重輕。至大臣賢而無子者,多不具述。以余目所經見,李九我閣學,為南吏部侍郎,年渝五十,尚未有子。丁改亭,起南大理丞,切切勸納妾,其夫人立屏後,聽之甚慍。改亭知狀,再三,至大言:「喚一老媼出見我,我自有說。」既出,語之曰:「說與奶奶知道,你老爺會元及第,官至少宰,無後。它日官生,卻被侄兒受用。你老爺精神尚旺,急急納寵,必定生子。既生子,於奶奶只隔一胎,卻是老爺親骨血,撫養成人,就是奶奶親生一般,日後祭享,大家並坐入口。若是侄兒,先與老爺也隔一重,何況奶奶?」其言切至,老媼聞之亦下淚,夫人悟。納妾生二子。後孫月峰尚書以參讚至,改亭亦依此法言之,孫不應,後漸厭,拒不復見。改亭固求見,則自後門潛出,避之。蓋孫方續娶,應接不暇。其自言曰:「釋迦不以羅候傳,仲尼不以伯魚顯。」終不立嗣。

乞養子[编辑]

此類甚多,以余所見:隆慶戊辰進士司汝霖,本張姓,汶上縣開河里人。生而明秀,方數歲,失母。江陵人司鏜,以督運至,與其父林遊甚歡,見而奇之,使屬對,受命如響,遂乞為子,教之。年二十二,登第,歷文選郎中、太常卿、副都,撫八閩。鏜與妻羅兩受貤封。三年之喪畢,奉使過開河裏,行求宗黨,得其叔父宗魯,考問家姓,乃奏復故姓,名汝濟。卒年五十三。歿之日,援筆為書,以授諸子曰:「開府非卑僚,半百亦長世。惟生我之劬勞,吾慚負於天地。」蓋悔之也。夫童子能屬對,則已有知矣。既第,齒錄科錄,本生父母,何以皆不書?考其日月,鏜夫婦沒在萬曆五六年間初入吏部時,其復姓,其移封,最初即可舉行,何以遲遲至萬曆十五六年間始復?而移封一節,全不講及。謂昧所自來,則世無此事;謂為司老所制,則察其氣韻,非受制之人,亦無可制之理。於心於例,皆所未安。意者,江陵當國時,以同邑,嫌於自外,不敢題。江陵歿後,以事久,嫌於捩眼,不欲題。比題復,則官高不及報滿罷免。慚負以歿,始見真心。嗟乎!聰明伶俐人,三十年驅馳熱路,何暇議及?猶幸京卿稍間,得復本姓,不全然作它家堂下人耳。

附:異林記(二則)[编辑]

田常專齊國之政,選國中女子長七尺以上者為後宮,有子七十餘人。靖郭君田嬰有子四十餘人,其賤妾有子名文,是為孟嘗君(出《》)。陳成子有數十婦,生男百餘人(《史索隱》)。中山靖王樂酒好內,有子百二十人(《漢書》)。晉永嘉之亂,吐谷渾始度隴西,止於枹䍐,有子六十人(《十六國春秋》)。姚弋仲有子四十二人(《後秦紀》)。左衛率胡藩,南昌人,有子六十人,多不遵法度,坐罪,徙遠州(《宋書》)。陵陽子仲服遠誌二十年,有子三十人。

陳宣帝四十二男,太子則陳後主,其封王者三十三人,除始興逆誅,岳陽死隋難,餘皆令終。鄱陽王恢有男女百人,男封侯者三十九人,女封主者三十八人。陳尚書僕射王衝,歷仕二梁,年七十八卒,有子三十人,並至通官(俱《南史》)。

並產[编辑]

哀牢國之先有婦人曰沙壹,觸沈木而孕,一產十子。最幼者才武而黠,是曰九隆,諸兄共推之以為王。其時哀牢山下復有夫婦產十女者,因而妻之。殷王祖甲,一產二子,曰嚚,曰艮。許僖公一產二女,曰夬,曰茂。楚大夫唐勒一產而雙,男曰貞夫,女曰瓊華。吳回之子陸終,娶於鬼方氏,曰女貴,孕而不粥。三年,啟其左脅,而產六子,一為昆吾,二為參胡,三為彭祖,四為雲鄶人,五為曹姓,六為羋姓。漢永寧元年,南昌有婦人一產四子,唐檀以為京師有兵氣。唐淮南程幹妻茅氏,連八年,孿生一十六子。宋郯城民有二十一子,而雙生者七胎。南齊王融、王琛,同是四月二日孿生,後以四月二日同刑死。南唐時,金陵人康國輔娶司馬氏,一產三男,唐主以為人瑞,皆封將軍,其後蕃衍,號千秋康氏。宋會川伊氏伯仲以嘉熙三年正月朔日孿生,至元泰定丁卯,享年九十,皆聰明強健。方國珍之婦一產一男二女。景泰三年,宛平縣民福祥妻一產三男,詔人予月米三年。天順中,揚州民婦一產五兒,體貌相似,無夭者。成化中,曲阜人孟麟、孟鳳皆孿生,麟官陝西布政使,鳳官刑部尚書。德州人王楠、王楊亦孿生,楠官南鴻臚卿,楊官右布政使。嘉靖六年,河間民李公實妻陳一產七女。嘉靖戊午,舉人顧合璧、顧聯璧,其父四舉胎,生八子。萬曆戊申,仲冬乙巳,福州軍蘇九郎妻鄧,一產兩男兩女。

 卷二十 ↑返回頂部 卷二十二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