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書/卷100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敍傳 第七十上 漢書
卷一百下 敍傳 第七十下
終 

卷一百下 敘傳第七十下[编辑]

  固以為唐虞三代,詩書所及,世有典籍,故雖堯舜之盛,必有典謨之篇,然後揚名於後世,冠德於百王,〔一〕故曰「巍巍乎其有成功,煥乎其有文章也!」〔二〕漢紹堯運,以建帝業,至於六世,史臣乃追述功德,私作本紀,〔三〕編於百王之末,廁於秦、項之列。太初以後,闕而不錄,故探篹前記,綴輯所聞,〔四〕以述漢書,起元高祖,終于孝平王莽之誅,十有二世,二百三十年,綜其行事,旁貫五經,上下洽通,〔五〕為春秋考紀、表、志、傳,凡百篇。〔六〕其敘曰:〔七〕

  

  〔一〕 師古曰:「德為百王之上也。」
  〔二〕 師古曰:「此篇論語載孔子美堯舜之言也。」
  〔三〕 師古曰:「謂武帝時司馬遷作史記。」
  〔四〕 師古曰:「篹與撰同。輯與集同。」
  〔五〕 師古曰:「固所撰諸表序及志,經典之義在於是也。」
  〔六〕 師古曰:「春秋考紀,謂帝紀也。而俗之學者不詳此文,乃云漢書一名春秋考紀,蓋失之矣。」
  〔七〕 師古曰:「自『皇矣漢祖』以下諸敘,皆班固自論撰漢書意,此亦依放史記之敘目耳。史遷則云為某事作某本紀、某列傳。班固謙,不言(然)〔作〕而改言述,蓋避作者之謂聖,而取述者之謂明也。但後之學者不曉此為漢書敘目,見有述字,因謂此文追述漢書之事,乃呼為『漢書述』,失之遠矣。摯虞尚有此惑,其餘曷足怪乎!」

  皇矣漢祖,纂堯之緒,實天生德,聰明神武。秦人不綱,罔漏于楚,〔一〕爰茲發跡,斷蛇奮旅。神母告符,朱旗乃舉,粵蹈秦郊,嬰來稽首。革命創制,三章是紀,應天順民,五星同晷。〔二〕項氏畔換,黜我巴、漢,〔三〕西土宅心,戰士憤怨。〔四〕乘釁而運,席卷三秦,割據河山,保此懷民。〔五〕股肱蕭、曹,社稷是經,爪牙信、布,腹心良、平,龔行天罰,赫赫明明。述高紀第一。

  

  〔一〕 師古曰:「言秦失綱維,故高祖因時而起。罔漏于楚,謂項羽雖有害虐之心,終免於患也。一說,楚王陳涉初起,後又破滅也。」
  〔二〕 師古曰:「晷,景也。」
  〔三〕 孟康曰:「畔,反也。換,易也。不用義帝要,換易與高祖漢中也。」師古曰:「此說非也。畔換,強恣之貌,猶言跋扈也。詩大雅皇矣篇曰『無然畔換』。」
  〔四〕 劉德曰:「宅,居也。西方人皆居心於高祖,猶係心也。書曰『惟眾宅心』。」晉灼曰:「西土,關西也。高祖入關,約法三章,秦民大悅,皆宅心高祖。」
  〔五〕 師古曰:「保,安也。懷民,懷德之人也。」

  孝惠短世,高后稱制,罔顧天顯,呂宗以敗。〔一〕述惠紀第二,高后紀第三。

  

  〔一〕 劉德曰:「罔,無也。顧,念也。顯,明也。言呂氏無念天之明道者,徒念王諸呂,以至於敗亡。」

  太宗穆穆,允恭玄默,化民以躬,帥下以德。農不供貢,罪不收孥,〔一〕宮不新館,陵不崇墓。〔二〕我德如風,民應如屮,〔三〕國富刑清,登我漢道。〔四〕述文紀第四。

  

  〔一〕 張晏曰:「除民田租之稅,是不供貢也。」
  〔二〕 師古曰:「墓,合韻音謨。」
  〔三〕 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屮也。』故引以為辭。」
  〔四〕 師古曰:「登,成也。」

  孝景蒞政,諸侯方命,〔一〕克伐七國,王室以定。匪怠匪荒,務在農桑,著于甲令,民用寧康。〔二〕述景紀第五。

  

  〔一〕 孟康曰:「尚書云『方命圮族』,言鯀之惡,壞其族類。吳楚七國亦然。」
  〔二〕 師古曰:「甲令,即景紀令甲也。」

  世宗曄曄,思弘祖業,〔一〕疇咨熙載,髦俊並作。〔二〕厥作伊何?百蠻是攘,〔三〕恢我疆宇,外博四荒。〔四〕武功既抗,亦迪斯文,〔五〕憲章六學,統壹聖真。封禪郊祀,登秩百神;協律改正,饗茲永年。〔六〕述武紀第六。

  

  〔一〕 師古曰:「曄曄,盛貌也。」
  〔二〕 師古曰:「疇,誰也。咨,謀也。熙,興也。載,事也。謀於眾賢,誰(能)〔可〕任用,故能興其事業也。作,起也。」
  〔三〕 師古曰:「攘,卻也。」
  〔四〕 師古曰:「恢,廣也。博,大也。」
  〔五〕 劉德曰:「迪,進也。」
  〔六〕 張晏曰:「改正謂從建寅之月也。」

  孝昭幼沖,冢宰惟忠。燕、蓋譸張,實叡實聰,〔一〕罪人斯得,邦家和同。述昭紀第七。

  

  〔一〕 如淳曰:「譸音輈。」應劭曰:「譸張,誑也。」

  中宗明明,夤用刑名,〔一〕時舉傅納,聽斷惟精。〔二〕柔遠能邇,燀燿威靈,〔三〕龍荒幕朔,莫不來庭。〔四〕丕顯祖烈,尚於有成。〔五〕述宣紀第八。

  

  〔一〕 鄧展曰:「夤,敬也。」
  〔二〕 李奇曰:「時,是也。於是時也,選用賢者。」師古曰:「傅讀曰敷。虞書舜典曰『敷納以言』。敷,陳也,謂有陳言者則納而用之。」
  〔三〕 師古曰:「虞書舜典曰『柔遠能邇』。柔,安也。能,善也。故引之云。燀,熾也,音充善反。」
  〔四〕 孟康曰:「謂白龍堆荒服沙幕也。」師古曰:「龍,匈奴祭天龍城,非謂白龍堆也。朔,北方也。」
  〔五〕 師古曰:「丕,大也。烈,業也。」

  孝元翼翼,高明柔克,〔一〕賓禮故老,優繇亮直。〔二〕外割禁囿,內損御服,離宮不衛,山陵不邑。〔三〕閹尹之啙,穢我明德。〔四〕述元紀第九。

  

  〔一〕 師古曰:「翼翼,敬也。尚書洪範云『高明柔克』,謂人雖有高明之度,而當執柔,乃能成德也。敘言元帝有柔克之姿也。」
  〔二〕 師古曰:「故老謂貢禹、薛廣德也。優繇謂寬容也。亮直謂朱雲也。繇讀與由同。」
  〔三〕 張晏曰:「不徙民著縣也。」
  〔四〕 如淳曰:「任弘恭、石顯使為政,以病其治也。」師古曰:「謂宦人為閹者,言其精氣奄閉不泄也,一曰(王)〔主〕奄閉門者。尹,正也。啙與疵同。」

  孝成煌煌,臨朝有光,威儀之盛,如圭如璋。壼闈恣趙,朝政在王,〔一〕炎炎燎火,亦允不陽。〔二〕述成紀第十。

  

  〔一〕 師古曰:「趙謂趙皇后及昭儀也。王謂外家王鳳、王音等。」
  〔二〕 張晏曰:「天子盛威,若燎火之陽,今委政王氏,不炎熾矣。」師古曰:「允,信也。」

  孝哀彬彬,克〈扌監〉威神,〔一〕彫落洪支,底剭鼎臣。〔二〕婉孌董公,惟亮天功,大過之困,實橈實凶。〔三〕述哀紀第十一。

  

  〔一〕 師古曰:「彬彬,文質備也。言哀帝忿孝成之時權在臣下,故自〈扌監〉持其威神也。〈扌監〉,執取也,其字從手。」
  〔二〕 服虔曰:「彫落洪支,廢退王氏也。底,致也。周禮有屋誅,誅大臣於屋下,不露也。易曰『鼎折足,其形渥,凶』,謂誅朱博、王嘉之屬也。」晉灼曰:「剭,刑也。」師古曰:「剭者,厚刑,謂重誅也,音握。服言屋下,失其義也。」
  〔三〕 應劭曰:「以董賢為三公,乃欲共成天功也。易大過卦『棟橈,凶』,言以小材而為棟梁,不堪其任,至於折橈而凶也。」師古曰:「婉孌,美貌。亮,助也。尚書舜典曰『夤亮天功』,故引之也。橈,曲也,音女教反。」

  孝平不造,新都作宰,不周不伊,喪我四海。〔一〕述平紀第十二。

  

  〔一〕 師古曰:「造,成也。遭家業不成。周頌曰『閔予小子,遭家不造』,故引之也。言其自號(寧)〔宰〕衡,而無周公、伊尹之忠也。」

  漢初受命,諸侯並政,制自項氏,十有八姓。述異姓諸侯王表第一。

  太祖元勳,啟立輔臣,支庶藩屏,侯王並尊。述諸侯王表第二。

  侯王之祉,祚及宗子,公族蕃滋,支葉碩茂。〔一〕述王子侯表第三。

  

  〔一〕 師古曰:「茂,合韻音莫口反。」

  受命之初,贊功剖符,奕世弘業,爵土乃昭。〔一〕述高惠高后孝文功臣侯表第四。

  

  〔一〕 師古曰:「贊功,佐命之功也。奕,大也。」

  景征吳楚,武興師旅,後昆承平,亦有紹土。〔一〕述景武昭宣元成哀功臣侯表第五。

  

  〔一〕 師古曰:「言景、武之時以軍功,故封侯者多,昭、宣以後雖承平,尚有以勳獲爵土者。」

  亡德不報,爰存二代,〔一〕宰相外戚,昭韙見戒。〔二〕述外戚恩澤侯表第六。

  

  〔一〕 應劭曰:「二代,二王後也。」師古曰:「二代,謂殷、周也。言德澤深遠,故至漢朝其子孫又受茅土,以奉祭祀。」
  〔二〕 張晏曰:「韙,是也。明其是者,戒其非也。」

  漢迪於秦,有革有因,〔一〕觕舉僚職,並列其人。〔二〕述百官公卿表第七。

  

  〔一〕 劉德曰:「迪,至也。」
  〔二〕 晉灼曰:「觕音麄觕之觕。」師古曰:「觕角才戶反,謂大略也。」

  篇章博舉,通于上下,略差名號,九品之敘。述古今人表第八。

  元元本本,數始於一,〔一〕產氣黃鍾,造計秒忽。〔二〕八音七始,五聲六律,〔三〕度量權衡,曆算逌出。〔四〕官失學微,六家分乖,〔五〕壹彼壹此,庶研其幾。述律曆志第一。

  

  〔一〕 張晏曰:「數之元本,起於初九之一也。」
  〔二〕 劉德曰:「秒,禾芒也。忽,蜘蛛網細者也。」師古曰:「秒音眇,其字從禾。」
  〔三〕 劉德曰:「七始,天地四方人之始也。」師古曰:「解在禮樂志。」
  〔四〕 師古曰:「逌,古攸字也。攸,所也。」
  〔五〕 劉德曰:「六家,謂黃帝、顓頊、夏、殷、周、魯曆也。」

  上天下澤,春雷奮作,〔一〕先王觀象,爰制禮樂。厥後崩壞,鄭衛荒淫,風流民化,湎湎紛紛。〔二〕略存大綱,以統舊文。述禮樂志第二。

  

  〔一〕 劉德曰:「兌下乾上履,坤下震上豫。履,禮也。豫,樂也。取易象制禮作樂。」師古曰:「易象曰『上天下澤履,雷出地奮豫』,故具引其文。」
  〔二〕 師古曰:「言上風既流,下人則化也。湎湎,流移也。紛紛,雜亂也。湎音莫踐反。」

  靁電皆至,天威震耀,五刑之作,是則是效,〔一〕威實輔德,刑亦助教。季世不詳,背本爭末,〔二〕吳、孫狙詐,申、商酷烈。〔三〕漢章九法,太宗改作,〔四〕輕重之差,世有定籍。述刑法志第三。

  

  〔一〕 劉德曰:「震下離上,噬嗑,利用獄。雷電,取象天威也。」師古曰:「易象辭曰『雷電,噬嗑,先王以明罰敕法』,故引之。」
  〔二〕 師古曰:「不詳謂不盡用刑之理也。周書呂刑曰『告爾詳刑』。」
  〔三〕 師古曰:「狙音千豫反。」
  〔四〕 張晏曰:「改,除肉刑也。」

  厥初生民,食貨惟先。割制廬井,定爾土田,什一供貢,下富上尊。商以足用,茂遷有無,貨自龜貝,至此五銖。揚搉古今,監世盈虛。〔一〕述食貨志第四。

  

  〔一〕 師古曰:「揚,舉也。搉,引也。揚搉者,舉而引之,陳其趣也。搉音居學反。」

  昔在上聖,昭事百神,類帝禋宗,望秩山川,明德惟馨,永世豐年。季末淫祀,營信巫史,〔一〕大夫臚岱,侯伯僭畤,〔二〕放誕之徒,緣間而起。〔三〕瞻前顧後,正其終始。述郊祀志第五。

  

  〔一〕 鄧展曰:「營,惑也。」
  〔二〕 鄭氏曰:「臚岱,季氏旅於太山是也。」應劭曰:「僭畤,秦文公造(四)〔西〕畤祭天是也。」師古曰:「旅,陳也。臚亦陳也。臚旅聲相近,其義一耳。」
  〔三〕 師古曰:「謂方士言神仙之術也。」

  炫炫上天,縣象著明,〔一〕日月周輝,星辰垂精。百官立法,宮室混成,〔二〕降應王政,景以燭形。〔三〕三季之後,厥事放紛,〔四〕舉其占應,覽故考新。述天文志第六。

  

  〔一〕 師古曰:「炫炫,光耀之貌,音胡眄反。縣,古懸字。」
  〔二〕 張晏曰:「星辰有宮室百官,各應其象以見咎徵也。」
  〔三〕 張晏曰:「王政失於此,星辰變於彼,猶景之象形。」
  〔四〕 師古曰:「三季,三代之末也。放,失也。紛,亂也。」

  河圖命庖,洛書賜禹,八卦成列,九疇逌敘。〔一〕世代寔寶,光演文武,春秋之占,咎徵是舉。告往知來,王事之表。述五行志第七。

  

  〔一〕 李奇曰:「河圖即八卦也。洛書即洪範九疇也。」師古曰:「庖,庖犧也。逌,古攸字。」

  坤作墬勢,高下九則,〔一〕自昔黃、唐,經略萬國,(變)〔燮〕定東西,疆理南北。〔二〕三代損益,降及秦、漢,革剗五等,制立郡縣。〔三〕略表山川,彰其剖判。述地理志第八。

  

  〔一〕 張晏曰:「易曰『地勢坤』。」劉德曰:「九則,九州土田上中下九等也。」師古曰:「墬,古地字。易象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高下謂地形也。一曰,地之肥瘠。」
  〔二〕 師古曰:「(變)〔燮〕和也。疆理謂立封疆而統理之。」
  〔三〕 晉灼曰:「剗音剗削之剗。」師古曰:「音初限反。」

  夏乘四載,百川是導。〔一〕唯河為囏,災及後代。商竭周移,秦決南涯,〔二〕自茲拒漢,北亡八支。〔三〕文陻棗野,武作瓠歌,〔四〕成有平年,後遂滂沱。〔五〕爰及溝渠,利我國家。述溝洫志第九。

  

  〔一〕 師古曰:「四載,解在溝洫志。」
  〔二〕 服虔曰:「河竭而商亡。移亦河移徙也。」如淳曰:「秦始皇本紀決河灌大梁,遂滅之,通為溝,入淮、泗。」
  〔三〕 服虔曰:「本有九河,今塞,餘有一也。」
  〔四〕 服虔曰:「陻音因。文帝塞河於酸棗也。」張晏曰:「河決瓠子,武帝親臨,悼功不成而作歌。」
  〔五〕 劉德曰:「成帝治河已平,改元曰河平元年。」

  虙羲畫卦,書契後作,〔一〕虞夏商周,孔纂其業,篹書刪詩,綴禮正樂,〔二〕彖系大易,因史立法。〔三〕六學既登,遭世罔弘,〔四〕群言紛亂,諸子相騰。〔五〕秦人是滅,漢修其缺,劉向司籍,九流以別。〔六〕爰著目錄,略序洪烈。〔七〕述藝文志第十。

  

  〔一〕 師古曰:「虙讀與伏同。」
  〔二〕 師古曰:「篹與撰同。」
  〔三〕 師古曰:「謂修春秋定帝王之文。」
  〔四〕 師古曰:「罔,無也。無能弘大正道也。」
  〔五〕 師古曰:「騰,馳也。」
  〔六〕 應劭曰:「儒、道、陰陽、法、名、墨、從橫、雜、農,凡九家。」
  〔七〕 師古曰:「洪,大也。烈,業也。」

  上嫚下暴,惟盜是伐,〔一〕勝、廣熛起,梁、籍扇烈。〔二〕赫赫炎炎,遂焚咸陽,宰割諸夏,命立侯王,誅嬰放懷,詐虐以亡。述陳勝項籍傳第一。

  

  〔一〕 師古曰:「易上繫辭云:『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盜思奪之矣;上嫚下暴,盜思伐之矣。』引此言者,謂秦胡亥之時。」
  〔二〕 師古曰:「飛火曰熛。扇,熾也。烈,猛也。言陳勝初起而項羽(益)〔烈〕盛也。熛音必遙反。」

  張、陳之交,斿如父子,攜手〈辶彖〉秦,拊翼俱起。〔一〕據國爭權,還為豺虎,〔二〕耳(諫)〔謀〕甘公,作漢藩輔。述張耳陳餘傳第二。

  

  〔一〕 應劭曰:「〈辶彖〉,逃也。」師古曰:「〈辶彖〉,古遯字也。拊翼,以雞為喻,言知將旦,則鼓擊其翼而鳴也。」
  〔二〕 師古曰:「言反相吞噬也。」

  三枿之起,本根既朽,〔一〕枯楊生華,曷惟其舊!〔二〕橫雖雄材,伏于海隝,沐浴尸鄉,北面奉首,旅人慕殉,義過黃鳥。〔三〕述魏豹田儋韓信傳第三。

  

  〔一〕 劉德曰:「詩云『包有三枿』。爾雅曰『烈、枿,餘也』。謂木斫髡而復枿生也。喻魏、齊、韓皆滅而復起,若髡木更生也。」師古曰:「枿音五葛反。」
  〔二〕 應劭曰:「易云『枯楊生華』,暫貴之意也。曷惟其舊,言不能久也。」師古曰:「枯楊生華,大過卦九五爻辭也。舊,合韻音臼。」
  〔三〕 劉德曰:「黃鳥之詩刺秦穆公要人從死,言今橫不要而有從者,故曰過之。」

  信惟餓隸,布實黥徒,越亦狗盜,芮尹江湖。〔一〕雲起龍襄,化為侯王,〔二〕割有齊、楚,跨制淮、梁。〔三〕綰自同閈,鎮我北疆,〔四〕德薄位尊,非胙惟殃。吳克忠信,胤嗣乃長。述韓彭英盧吳傳第四。

  

  〔一〕 張晏曰:「吳芮為番陽令,在江湖之間。尹,主也。」
  〔二〕 師古曰:「襄,舉也。」
  〔三〕 張晏曰:「韓信前王齊,徙楚。英布王淮南,彭越王梁也。」
  〔四〕 應劭曰:「閈音扞。盧綰與高祖同里,楚名里門為閈。」師古曰:「左氏傳云『高其閈閎』,舊通語耳,非專楚也。」

  賈廑從旅,為鎮淮、楚。〔一〕澤王琅邪,權激諸呂。濞之受吳,疆土踰矩,〔二〕雖戒東南,終用齊斧。〔三〕述荊燕吳傳第五。

  

  〔一〕 張晏曰:「劉賈晚乃從軍也。」晉灼曰:「廑,無幾也。」師古曰:「二說皆非也。廑,古以為勤字。言賈從軍,有勤勞也。」
  〔二〕 師古曰:「矩,法制也。」
  〔三〕 張晏曰:「齊斧,越斧也,以整齊天下也。」晉灼曰:「雖戒勿反而反,竟用此斧於吳也。」師古曰:「易云『喪其齊斧』,故引以為辭。」

  太上四子:伯兮早夭,仲氏王代,斿宅于楚。〔一〕戊實淫〈垂夬〉,平陸乃紹。〔二〕其在于京,奕世宗正,〔三〕劬勞王室,用侯陽成。子政博學,三世成名,〔四〕述楚元王傳第六。

  

  〔一〕 師古曰:「詩衛風云『伯兮朅兮』,鄁風又曰『仲氏任只』。此序方論高祖兄伯及仲,故引二句為之辭也。」
  〔二〕 師古曰:「楚王戊為薄太后服姦,削東海郡,遂與吳共反而誅。景帝更立平陸侯禮,續元王之後也。」
  〔三〕 師古曰:「正,合韻音征。」
  〔四〕 師古曰:「謂劉德、劉向、劉歆,俱有名聞。」

  季氏之詘,辱身毀節,信于上將,議臣震栗。〔一〕欒公哭梁,田叔殉趙,見危授命,誼動明主。布歷燕、齊,叔亦相魯,民思其政,或金或社。〔二〕述季布欒布田叔傳第七。

  

  〔一〕 張晏曰:「申意於上將。上將,樊噲也,欲以十萬眾橫行匈奴中,布曰:『噲可斬也。』時議臣皆恐。」師古曰:「信讀曰申。」
  〔二〕 李奇曰:「魯人愛田叔,死,送之以金。齊貴欒布,為生立社。」

  高祖八子,二帝六王。三趙不辜,淮厲自亡,燕靈絕嗣,齊悼特昌。掩有東土,自岱徂海,支庶分王,前後九子。六國誅斃,適齊亡祀。城陽、濟北,後承我國。〔一〕赳赳景王,匡漢社稷。〔二〕述高五王傳第八。

  

  〔一〕 張晏曰:「濟北王志,吳楚反後徙王菑川。元朔中,齊國絕,悼惠王後唯有城陽、菑川,武帝乃割臨菑環悼惠王冢,以與菑川,令奉祀也。」師古曰:「適讀曰嫡。」
  〔二〕 師古曰:「赳赳,武貌,音糾。」

  猗與元勳,包漢舉信,〔一〕鎮守關中,足食成軍,營都立宮,定制修文。平陽玄默,繼而弗革,〔二〕民用作歌,化我淳德。漢之宗臣,是謂相國。述蕭何曹參傳第九。

  

  〔一〕 劉德曰:「包,取也。」師古曰:「包漢,謂勸高祖且王漢中也。舉信,舉韓信也。信合韻音新。」
  〔二〕 師古曰:「革,改也。言曹參為相,守靜無為,一遵蕭何約束,不變改也。」

  留侯襲秦,作漢腹心,〔一〕圖折武關,解阨鴻門。〔二〕推齊銷印,敺致越、信;〔三〕招賓四老,惟寧嗣君。陳公擾攘,歸漢乃安,〔四〕斃范亡項,走狄擒韓,〔五〕六奇既設,我罔艱難。〔六〕安國廷爭,致仕杜門。絳侯矯矯,誅呂尊文。亞夫守節,吳楚有勳。述張陳王周傳第十。

  

  〔一〕 劉德曰:「襲秦,椎始皇於博狼沙中。」
  〔二〕 師古曰:「圖折武關,謂從沛公入武關,說令為疑兵,又啗秦將以利,勸因其怠懈擊之類也。」
  〔三〕 師古曰:「敺與驅同。越,彭越也。信亦韓信也。謂於垓下圍項羽時也。信合韻音新。」
  〔四〕 師古曰:「攘音人養反。」
  〔五〕 師古曰:「走狄謂解平城之圍也。禽韓,偽游雲夢也。」
  〔六〕 師古曰:「罔,無也。」

  舞陽鼓刀,滕公廄騶,〔一〕潁陰商販,曲周庸夫,攀龍附鳳,並乘天衢。〔二〕述樊酈滕灌傅靳周傳第十一。

  

  〔一〕 師古曰:「鼓刀謂屠狗也。」
  〔二〕 師古曰:「乘,登也。」

  北平志古,司秦柱下,〔一〕定漢章程,律度之緒。建平質直,犯上干色;〔二〕廣阿之廑,食厥舊德。〔三〕故安執節,責通請錯,蹇蹇帝臣,匪躬之故。〔四〕述張周趙任申屠傳第十二。

  

  〔一〕 師古曰:「志,記也,謂多記古事也。司,主也。」
  〔二〕 師古曰:「周昌先封建成侯,蓋謂此也。平字當為成,傳寫誤耳。」
  〔三〕 張晏曰:「任敖也。吏遇呂后不謹,敖擊傷主吏也。」師古曰:「廑亦勤字也。易訟卦六三爻辭曰『食舊德』,食猶饗也。」
  〔四〕 師古曰:「易蹇卦六二爻辭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此言申屠嘉召責鄧通,請誅朝錯,皆不為己身,實有蹇蹇之節也。」

  食其監門,長揖漢王,畫襲陳留,進收敖倉,塞隘杜津,王基以張。〔一〕賈作行人,百越來賓,從容風議,博我以文。〔二〕敬繇役夫,遷京定都,〔三〕內強關中,外和匈奴。叔孫奉常,與時抑揚,稅介免冑,禮義是創。〔四〕或悊或謀,觀國之光。〔五〕述酈陸朱婁叔孫傳第十三。〔六〕

  

  〔一〕 師古曰:「杜亦塞也。謂說令塞白馬津。」
  〔二〕 李奇曰:「作新語也。」師古曰:「論語稱顏回喟然歎曰『夫子博我以文』,謂以文章開博我也。此言陸賈嘗之越也。從音千容反。風讀曰諷。」
  〔三〕 師古曰:「繇讀與由同。言劉敬由戍卒而來納說。」
  〔四〕 師古曰:「稅,舍也。介,甲也。創,始造之也。創,合韻音初良反。」
  〔五〕 師古曰:「詩小雅小旻之篇曰『或悊或謀』,言有智者,有謀者。易觀卦六四爻辭曰『觀國之光,利用賓于王』。故合而為言。」
  〔六〕 師古曰:「本傳作朱、劉,終書其賜姓也。此言朱、婁,本其舊族耳。」

  淮南僭狂,二子受殃。安辯而邪,賜頑以荒,敢行稱亂,窘世薦亡。〔一〕述淮南衡山濟北傳第十四。

  

  〔一〕 師古曰:「窘,仍也。薦讀曰荐。荐,再也。長遷死雍,其子安又自殺也。」

  蒯通壹說,三雄是敗,覆酈驕韓,田橫顛沛。被之拘係,乃成患害。〔一〕充、躬罔極,交亂弘大。〔二〕述蒯伍江息夫傳第十五。

  

  〔一〕 師古曰:「言伍被初不從王反,王繫其父母,乃進邪謀,終以遇害也。」
  〔二〕 師古曰:「小雅青蠅之詩云『讒言罔極,交亂四國』。此敘言江充、息夫躬之惡,引以為辭也。」

  萬石溫溫,幼寤聖君,〔一〕宜爾子孫,夭夭伸伸,〔二〕慶社于齊,不言動民。〔三〕衛、直、周、張,淑慎其身。〔四〕述萬石衛直周張傳第十六。

  

  〔一〕 鄧展曰:「爾雅『寤、逢,遇也』。」師古曰:「此說非也。言萬石幼而恭謹,感寤高祖,以見識拔也。爾雅云『遻,遇(之)也』,非謂寤也。詩小雅小宛之篇曰『溫溫恭人』。」
  〔二〕 師古曰:「詩周南螽斯之篇曰『宜爾子孫振振兮』,論語稱孔子『燕居,伸伸如也,夭夭如也』,謂和舒之貌。此言萬石子孫既多,又皆和睦,故引以為辭也。夭音於驕反。」
  〔三〕 鄧展曰:「慶為齊相,齊為立社也。」
  〔四〕 師古曰:「衛詩燕燕之篇曰『終溫且惠,淑慎其身』。淑,善也。引此詩言以美四人也。」

  孝文三王,代孝二梁,〔一〕懷折亡嗣,孝乃尊光。〔二〕內為母弟,外扞吳楚,怙寵矜功,僭欲失所,思心既霿,牛禍告妖。〔三〕帝庸親親,厥國五分,〔四〕德不堪寵,四支不傳。〔五〕述文三王傳第十七。

  

  〔一〕 師古曰:「代孝王參及梁孝王武、梁懷王揖。」
  〔二〕 師古曰:「折謂夭也。孝亦謂梁孝王也。」
  〔三〕 師古曰:「霿,僭霿也,音莫候反。解在五行志。」
  〔四〕 師古曰:「庸,用也。用親親之道,故分梁為五國,立孝王男五人為王。太子買為梁王,次子明為濟川王,彭離為濟東王,定為山陽王,不識為濟陰王。」
  〔五〕 晉灼曰:「(子)〔支〕,父母之四支也。」師古曰:「此說非也。謂孝王支子四人封為王者皆絕於身,不傳胤嗣,唯梁恭王買有後耳。其事具在本傳。」

  賈生矯矯,弱冠登朝。〔一〕遭文叡聖,屢抗其疏,暴秦之戒,三代是據。建設藩屏,以強守圉,〔二〕吳楚合從,賴誼之慮。〔三〕述賈誼傳第十八。

  

  〔一〕 師古曰:「矯矯,高舉之貌也,合韻音驕。」
  〔二〕 師古曰:「圉合韻音御。」
  〔三〕 師古曰:「勸文帝大封梁、淮陽。梁卒距吳楚,不得令西也。從音子庸反。」

  子絲慷慨,激辭納說,〔一〕〈扌監〉轡正席,顯陳成敗。〔二〕錯之瑣材,智小謀大,〔三〕禍如發機,先寇受害。〔四〕述爰盎朝錯傳第十九。

  

  〔一〕 師古曰:「爰盎字絲。此加子者,子是嘉稱,以偶句耳。」
  〔二〕 師古曰:「〈扌監〉,執取也。其字從手,亦或作{臨手}。」
  〔三〕 師古曰:「易下繫辭曰:『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謀大,力少而任重,鮮不及矣。』此敘言朝錯所以及禍。」
  〔四〕 師古曰:「發機,言其速也。吳楚未敗之前,錯已誅死。」

  釋之典刑,國憲以平。馮公矯魏,增主之明。〔一〕長孺剛直,義形於色,下折淮南,上正元服。〔二〕莊之推賢,於茲為德。述張馮汲鄭傳第二十。

  

  〔一〕 張晏曰:「矯辭以免魏尚也。」師古曰:「張說非也。矯,正也,正言其事。」
  〔二〕 師古曰;「淮南王謀反,憚黯正直。武帝不冠不見黯。故云下折淮南,上正元服也。元,首也,故謂冠為元服。」

  榮如辱如,有機有樞,〔一〕自下摩上,惟德之隅。〔二〕賴依忠正,君子采諸。〔三〕述賈鄒枚路傳第二十一。

  

  〔一〕 劉德曰:「易曰『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張晏曰:「乍榮乍辱,如辭也。」
  〔二〕 師古曰:「詩大雅抑之篇曰『抑抑威儀,惟德之隅』,言有廉隅也。此敘言賈山直詞刺上,亦為方正也。一曰,隅謂得道德之一隅也。」
  〔三〕 師古曰:「諸,之也。」

  魏其翩翩,好節慕聲,〔一〕灌夫矜勇,武安驕盈,凶德相挻,禍敗用成。〔二〕安國壯趾,王恢兵首,〔三〕彼若天命,此近人咎。〔四〕述竇田灌韓傳第二十二。

  

  〔一〕 師古曰:「翩翩,自喜之貌。」
  〔二〕 師古曰:「挻謂柔挻也,音式延反。」
  〔三〕 孟康曰:「易『壯于趾,征凶』。安國臨當為丞相,墮車,蹇。後為將,多所傷失而憂死。此為不宜征行而有凶也。」師古曰:「『壯于趾』,大壯初九爻辭也。壯,傷也。趾,足也。直謂墮車蹇耳,不言不宜征行也。」
  〔四〕 師古曰:「彼,韓安國也。此,王恢也。壯趾,天命也。謀兵,人咎也。」

  景十三王,承文之慶。〔一〕魯恭館室,江都訬輕;〔二〕趙敬險詖,中山淫醟;〔三〕長沙寂漠,廣川亡聲;膠東不亮,常山驕盈。〔四〕四國絕祀,河間賢明,〔五〕禮樂是修,為漢宗英。述景十三王傳第二十三。

  

  〔一〕 師古曰:「言景帝庸主耳,所以子皆得王者,由文帝之德慶流子孫也。慶合韻音卿。」
  〔二〕 師古曰:「訬謂輕狡也,音初教反。」
  〔三〕 師古曰:「詖,辯也,一曰佞也。醟,酗酒也,音詠,合韻音榮。」
  〔四〕 師古曰:「亮,信也。聞淮南謀反,作戰具守備,後辭及之,發病死,是為不信於漢朝。」
  〔五〕 李奇曰:「臨江哀王閼、臨江閔王榮、膠西于王端、清河哀王乘皆無子,國除。」

  李廣恂恂,實獲士心,控弦貫石,威動北鄰,〔一〕躬戰七十,遂死于軍。敢怨衛青,見討去病。陵不引決,忝世滅姓。〔二〕蘇武信節,不詘王命。〔三〕述李廣蘇建傳第二十四。

  

  〔一〕 師古曰:「北鄰謂匈奴也。」
  〔二〕 師古曰:「忝,辱也。」
  〔三〕 師古曰:「信讀曰申。」

  長平桓桓,上將之元,〔一〕薄伐獫允,恢我朔邊,〔二〕戎車七征,衝輣閑閑,〔三〕合圍單于,北登闐顏。票騎冠軍,猋勇紛紜,〔四〕長驅六舉,電擊雷震,〔五〕飲馬翰海,封狼居山,西規大河,列郡祈連。述衛青霍去病傳第二十五。

  

  〔一〕 師古曰:「桓桓,武貌也。元,首也。」
  〔二〕 師古曰:「恢,廣也。」
  〔三〕 鄧展曰:「輣,兵車名也。」師古曰:「輣音彭。」
  〔四〕 師古曰:「如猋之勇,紛紜然盛也。」
  〔五〕 師古曰:「六舉,凡六出擊匈奴也。震合韻音之人反。」
  〔六〕 張晏曰:「置郡至祈連山。」

  抑抑仲舒,再相諸侯,〔一〕身修國治,致仕縣車,下帷覃思,論道屬書,〔二〕讜言訪對,為世純儒。〔三〕述董仲舒傳第二十六。

  

  〔一〕 師古曰:「爾雅云『抑抑,密也』。」
  〔二〕 師古曰:「屬音之欲反。」
  〔三〕 師古曰:「讜,善言也。訪對,謂對所訪也。讜音黨。」

  文豔用寡,子虛烏有,寓言淫麗,託風終始,〔一〕多識博物,有可觀采,蔚為辭宗,賦頌之首。〔二〕述司馬相如傳第二十七。

  

  〔一〕 師古曰:「寓,寄也。風讀曰諷。」
  〔二〕 師古曰:「蔚,文綵盛也,音鬱。」

  平津斤斤,晚躋金門,〔一〕既登爵位,祿賜頤賢,〔二〕布衾疏食,用儉飭身。〔三〕卜式耕牧,以求其志,忠寤明君,乃爵乃試。兒生亹亹,束髮修學,〔四〕偕列名臣,從政輔治。述公孫弘卜式兒寬傳第二十八。

  

  〔一〕 師古曰:「斤斤,明察也。躋,升也。金門,金馬門也。」
  〔二〕 師古曰:「頤,養也,謂引招賢人而養之。」
  〔三〕 師古曰:「飭,整也,讀與敕同。」
  〔四〕 師古曰:「亹亹,勉也。」

  張湯遂達,用事任職,媚茲一人,日旰忘食,〔一〕既成寵祿,亦羅咎慝。安世溫良,塞淵其德,〔二〕子孫遵業,全祚保國。述張湯傳第二十九。

  

  〔一〕 師古曰:「詩大雅下武之篇曰『媚茲一人,應侯慎德』。一人,天子也。媚,愛也。此敘言張湯見愛於武帝。」
  〔二〕 師古曰:「詩鄁風燕燕之篇曰『仲氏任只,其心塞淵』。淵,深也。塞,實也。謂其德既實且深也。此敘言子孺亦有之。」

  杜周治文,唯上淺深,〔一〕用取世資,幸而免身。延年寬和,列于名臣。欽用材謀,有異厥倫。〔二〕述杜周傳第三十。

  

  〔一〕 師古曰:「言觀天子之意。」
  〔二〕 師古曰:「倫,類也。言異其本類。」

  博望杖節,收功大夏;貳師秉鉞,身釁胡社。〔一〕致死為福,每生作禍。〔二〕述張騫李廣利傳第三十一。

  

  〔一〕 李奇曰:「李廣利,胡殺之以血塗社也。」師古曰:「釁者,以血祭耳,非塗之血也。」
  〔二〕 師古曰:「每,貪也。張騫致死封侯,李廣利求生而死也。」

  烏呼史遷,薰胥以刑!〔一〕幽而發憤,乃思乃精,錯綜群言,古今是經,勒成一家,大略孔明。〔二〕述司馬遷傳第三十二。

  

  〔一〕 晉灼曰:「齊、韓、魯詩作薰。薰,帥也,從人得罪相坐之刑也。」師古曰:「晉說近是矣。詩小雅雨無正之篇曰『若此無罪,淪胥以鋪』。胥,相也。鋪,遍也。言無罪之人,遇於亂政,橫相牽率,遍得罪也。韓詩淪字作薰。薰者,謂相薰蒸,亦漸及之義耳。此敘言史遷因坐李陵,橫得罪也。」
  〔二〕 師古曰:「孔,甚也。」

  孝武六子,昭、齊亡嗣。〔一〕燕剌謀逆,廣陵祝詛。昌邑短命,昏賀失據。戾園不幸,宣承天序。〔二〕述武五子傳第三十三。

  

  〔一〕 如淳曰:「昭帝及齊王無嗣也。」師古曰:「嗣合韻音祚,」
  〔二〕 師古曰:「序合韻音似豫反。」

  六世耽耽,其欲浟浟,〔一〕文武方作,是庸四克。〔二〕助、偃、淮南,數子之德,不忠其身,善謀於國。〔三〕述嚴朱吾丘主父徐嚴終王賈傳第三十四。

  

  〔一〕 師古曰:「六(者)謂武帝也。易頤卦六四爻辭曰『虎視耽耽,其欲浟浟』。耽耽,威視之貌也。浟浟,欲利之貌也。耽音丁含反。浟音滌。今易浟字作逐。」
  〔二〕 晉灼曰:「方,並也。」師古曰:「言並任文武之臣,是用克開四方也。」
  〔三〕 師古曰:「淮南,謂淮南王安諫武帝不宜興兵討越也。」

  東方贍辭,詼諧倡優,〔一〕譏苑扞偃,正諫舉郵,〔二〕懷肉汙殿,弛張沈浮。述東方朔傳第三十五。

  

  〔一〕 師古曰:「詼音恢。」
  〔二〕 師古曰:「郵與尤同。尤,過也。」

  葛繹內寵,屈氂王子。〔一〕千秋時發,宜春舊仕。〔二〕敞、義依霍,庶幾云已。〔三〕弘惟政事,萬年容己。咸睡厥誨,孰為不子?述公孫劉田楊王蔡陳鄭傳第三十六。

  

  〔一〕 師古曰:「公孫賀妻,衛皇后姊,故云內寵也。」
  〔二〕 張晏曰:「千秋訟衛太子冤,發言值時也。」師古曰:「宜春侯,王訢也。」
  〔三〕 如淳曰:「若此人等無益於治,可為庶幾而已也。」師古曰:「敞,楊敞。義,蔡義。」

  王孫臝葬,建乃斬將。雲廷訐禹,福逾刺鳳,〔一〕是謂狂狷,敞近其衷。〔二〕述楊胡朱梅云傳第三十七。

  

  〔一〕 師古曰:「逾,遠也。」
  〔二〕 師古曰:「衷,中也。論語稱孔子曰『不得中行而與之,必也狂狷乎!』此言朱雲以上蓋狂狷耳,云敞之操近於中行也。衷音竹仲反。」

  博陸堂堂,受遺武皇,〔一〕擁毓孝昭,末命導揚。〔二〕遭家不造,立帝廢王,權定社稷,配忠阿衡。懷祿耽寵,漸化不詳,陰妻之逆,至子而亡。〔三〕秺侯狄孥,虔恭忠信,〔四〕奕世載德,貤于子孫。〔五〕述霍光金日磾傳第三十八。

  

  〔一〕 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堂堂乎張也』,蓋美子張儀形盛也,故引之。」
  〔二〕 劉德曰:「武帝臨終之命,(也)〔霍〕光能導達顯揚也。」
  〔三〕 師古曰:「陰謂覆蔽之也。」
  〔四〕 師古曰:「匈奴休屠王之子,故曰狄孥。秺音妒。信,合韻音新。」
  〔五〕 師古曰:「貤,延也,音弋豉反。」

  兵家之策,惟在不戰。營平皤皤,立功立論,〔一〕以不濟可,上諭其信。〔二〕武賢父子,虎臣之俊。述趙充國辛慶忌傳第三十九。

  

  〔一〕 師古曰:「皤皤,白髮貌也,音蒲何反。」
  〔二〕 師古曰:「春秋左氏傳晏子對齊景公曰:『君所謂可,而有不焉;臣獻其不,以成其可。』此敘言宣帝令擊西羌,充國不從,固上屯田之策也。」

  義陽樓蘭,長羅昆彌,安遠日逐,義成郅支。陳湯誕節,救在三悊;〔一〕會宗勤事,疆外之桀。述傅常鄭甘陳段傳第四十。

  

  〔一〕 鄭氏曰:「三悊,謂劉向、谷永、耿育皆訟救湯也。」師古曰:「誕節,言其放縱不拘也。」

  不疑膚敏,應變當理,〔一〕辭霍不婚,逡遁致仕。〔二〕疏克有終,散金娛老。定國之祚,于其仁考。廣德、當、宣,近於知恥。〔三〕述雋疏于薛平彭傳第四十一。

  

  〔一〕 劉德曰:「膚,美也。敏,疾也。言於闕下卒變,定方遂詐,非衛太子也。」師古曰:「詩大雅文王之篇曰『殷士膚敏』,謂微子也,故引以為辭。」
  〔二〕 師古曰:「遁讀與巡同。」
  〔三〕 晉灼曰:「當宣帝時始仕,至元帝時以歲惡民流,便乞骸骨去。此為知恥。」師古曰:「此說非也。當為平當也。宣,彭宣也。言廣德、平當、彭宣三人不苟于祿位,並為知恥也。本傳贊曰:『薛廣德保懸車之榮,平當逡巡有恥,彭宣見險而止:異乎苟患失之者矣。』」

  四皓遯秦,古之逸民,不營不拔,嚴平、鄭真。〔一〕吉困于賀,涅而不緇;禹既黃髮,以德來仕。〔二〕舍惟正身,勝死善道;郭欽、蔣詡,近遯之好。〔三〕述王貢兩龔鮑傳第四十二。

  

  〔一〕 應劭曰:「爵祿不能營其志,威武不能屈其身也。易曰『不可榮以祿』,又曰『確乎不可拔也』。」
  〔二〕 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不曰白乎?涅而不緇。』涅,汙泥也。可以染皂。緇,黑色也。言天性潔白者,雖處汙涅之中,其色不變也。緇,合韻音側仕反。」
  〔二〕 應劭曰:「易曰『好遯君子吉』,言遭暴亂之世,好以和順遯去,不離其害也。」

  扶陽濟濟,聞詩聞禮。玄成退讓,仍世作相。〔一〕漢之宗廟,叔孫是謨,革自孝元,諸儒變度。〔二〕國之誕章,博載其路。〔三〕述韋賢傳第四十三。

  

  〔一〕 師古曰:「仍,(類)〔頻〕也。」
  〔二〕 如淳曰:「造迭毀之(義)〔議〕也。」師古曰:「謨,謀也,合韻音慕。」
  〔三〕 師古曰:「誕,大也。謂憲章之大者,故廣載之。」

  高平師師,惟辟作威,圖黜凶害,天子是毗。〔一〕博陽不伐,含弘光大,天誘其衷,慶流苗裔。述魏相丙吉傳第四十四。

  

  〔一〕 鄧展曰:「師師,相師法也。」師古曰:「尚書洪範云『惟辟作威』,言威權者,唯人君得作之耳。詩小雅節南山之篇曰:『尹氏太師,惟周之氐,秉國之鈞,四方是維,天子是毗。』言大臣之職,輔佐天子者也。此敘言魏相欲崇君道而黜私權,故引書詩以為言也。」

  占往知來,幽贊神明,〔一〕苟非其人,道不虛行。〔二〕學微術昧,或見仿佛,疑殆匪闕,違眾迕世,〔三〕淺為尤悔,深作敦害。〔四〕述眭兩夏侯京翼李傳第四十五。

  

  〔一〕 師古曰:「易上繫辭曰『神以知來,知以藏往』,言蓍卦之德兼神知也。說卦曰『昔者聖人之作易也,幽贊於神明而生蓍』,言欲深致神明之道,助以成教,故為蓍卜也。」
  〔二〕 師古曰:「下繫之辭也。言人能弘道,非其人則不能傳。」
  〔三〕 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殆,危也。謂有疑則闕之也。此敘言術士不闕疑殆,故遭禍難也。」
  〔四〕 師古曰:「尤,過也。敦,厚也。」

  廣漢尹京,克聰克明;延壽作翊,既和且平。矜能訐上,俱陷極刑。翁歸承風,帝揚厥聲。〔一〕敞;亦平平,文雅自贊;〔二〕尊實赳赳,邦家之彥;〔三〕章死非罪,士民所歎。述趙尹韓張兩王傳第四十六。

  

  〔一〕 張晏曰:「受任為右扶風,卒,宣帝下詔褒揚,賜金百斤。」
  〔二〕 師古曰:「平讀曰便。便,辯也。贊,助也,以文雅助治(述)〔術〕也。一說,贊,進也,以文雅自進也。」
  〔三〕 師古曰:「赳赳,材勁貌也,音糾。」

  寬饒正色,國之司直。豐繄好剛,輔亦慕直。〔一〕皆陷狂狷,不典不式。〔二〕崇執言責,隆持官守。〔三〕寶曲定陵,並有立志。〔四〕述蓋諸葛劉鄭毋將孫何傳第四十七。〔五〕

  

  〔一〕 師古曰:「繄,是也,音烏奚反。」
  〔二〕 師古曰:「典,經也。式,法也。」
  〔三〕 如淳曰:「崇為尚書僕射,是言責之官也。哀帝及傅太后欲封從弟商,崇諫不聽也。」晉灼曰:「隆諫武庫兵不宜以給董賢家,此為持官守也。」
  〔四〕 鄧展曰:「孫寶曲橈定陵侯淳于長也。」晉灼曰:「何並斬侍中王林卿奴,是立志也。」
  〔五〕 師古曰:「本傳毋將隆在孫寶下。今此敘云毋將孫何,是敘誤也。」

  長倩懙懙,覿霍不舉,〔一〕遇宣乃拔,傅元作輔,不圖不慮,見躓石、許。〔二〕述蕭望之傳第四十八。

  

  〔一〕 蘇林曰:「懙懙,行步安舒也。」師古曰:「不肯露索而見霍光,故不得大官也。懙音弋於反。」
  〔二〕 師古曰:「詩小雅雨無正之篇云『旻天疾威,不慮不圖』也。慮,思也。圖,謀也。言幽王見天之威,不思謀也。此敘言望之思謀不詳,卒為石顯及許史所顛躓也。躓音竹二反。」

  子明光光,發跡西疆,列於禦侮,厥子亦良。述馮奉世傳第四十九。

  宣之四子,淮陽聰敏,〔一〕舅氏蘧蒢,幾陷大理。〔二〕楚孝惡疾,東平失軌,〔三〕中山凶短,母歸戎里。〔四〕元之二王,孫後大宗,〔五〕昭而不穆,大命更登。〔六〕述宣元六王傳第五十。

  

  〔一〕 師古曰:「敏,疾也,合韻音美。」
  〔二〕 師古曰:「蘧蒢,口柔,觀人顏色而為辭佞者也。言淮陽憲王舅張博為諂辭,幾陷王於大罪也。蘧音渠。蒢音除。幾音鉅依反。」
  〔三〕 師古曰:「惡疾謂眚病也。軌,法則也。」
  〔四〕 張晏曰:「戎氏女歸戎氏之里也。」
  〔五〕 孟康曰:「謂哀、平帝。」
  〔六〕 鄧展曰:「昭而不穆,有父無子。」張晏曰:「大命,帝位也。」師古曰:「更音工衡反。」

  樂安褏褏,古之文學,〔一〕民具爾瞻,困于二司。〔二〕安昌貨殖,朱雲作娸。〔三〕博山惇慎,受莽之疚。〔四〕述匡張孔馬傳第五十一。

  

  〔一〕 師古曰:「褏褏,盛貌也,音弋(敘)〔救〕反。學,合韻音下教反。」
  〔二〕 師古曰:「詩小雅節南山之篇曰『赫赫師尹,民具爾瞻』,言師尹之任,位尊職重,下所瞻望,而乃為不善乎,深責之也。此敘言匡衡失德,不終相位,故引以為辭耳。二司者,司隸校尉王尊劾奏衡追奏石顯揚著先帝任用傾覆之臣,司隸校尉王駿劾奏衡專地盜土也。司,合韻音先寺反。」
  〔三〕 晉灼曰:「娸,醜也。」師古曰:「朱雲廷言欲斬張禹,是為醜惡之娸,音欹,合韻音丘吏反。」
  〔四〕 師古曰:「疚,病也。孔光後更曲意從莽之欲,以病其德行也。」

  樂昌篤實,不橈不詘,遘閔既多,是用廢黜。〔一〕武陽殷勤,輔導副君,既忠且謀,饗茲舊勳。高武守正,因用濟身。〔二〕述王商、史丹、傅喜傳第五十二。

  

  〔一〕 師古曰:「詩鄁柏舟曰『遘閔既多,受侮不少』。遘,遇也。閔,病也。謂見病害甚眾也。此敘言王商深為王鳳所排陷也。」
  〔二〕 師古曰:「言傅喜不阿附傅太后,故得免禍。」

  高陽文法,揚鄉武略,政事之材,道德惟薄,位過厥任,鮮終其祿。〔一〕博之翰音,鼓妖先作。〔二〕述薛宣朱博傳第五十三。

  

  〔一〕 師古曰:「鮮,少也,音先踐反。」
  〔二〕 劉德曰:「易曰『翰音登于天,貞凶』。上九處非其位,亢極,故『何可長也?』位在上高,故曰翰音。博拜時聞有鼓聲也。」師古曰:「『翰音登于天』,中孚卦上九爻辭也。翰音高飛而且鳴,喻居非其位,聲過其實也。」

  高陵修儒,任刑養威,用合時宜,器周世資。義得其勇,如虎如貔,進不跬步,宗為鯨鯢。〔一〕述翟方進傳第五十四。

  

  〔一〕 師古曰:「半步曰跬,音空橤反。」

  統微政缺,災眚屢發。永陳厥咎,戒在三七。鄴指丁、傅,略窺占術。述谷永杜鄴傳第五十五。

  哀、平之卹,丁、傅、莽、賢。武、嘉戚之,乃喪厥身。高樂廢黜,咸列貞臣。述何武王嘉師丹傳第五十六。

  淵哉若人!實好斯文。初擬相如,獻賦黃門,輟而覃思,草法篹玄,〔一〕斟酌六經,放易象論,〔二〕潛于篇籍,以章厥身。〔三〕述揚雄傳第五十七。

  

  〔一〕 師古曰:「輟,止也。篹與撰同。言止不復作賦,草創法言及撰太玄經也。」
  〔二〕 師古曰:「放音甫往反。論,論語也。」
  〔三〕 師古曰:「章,明也。」

  獷獷亡秦,滅我聖文,〔一〕漢存其業,六學析分。是綜是理,是綱是紀,師徒彌散,著其終始。〔二〕述儒林傳第五十八。

  

  〔一〕 師古曰:「獷獷,麤惡之貌。言無親也。獷音穬,又音九永反。」
  〔二〕 師古曰:「散謂分派也。」

  誰毀誰譽,譽其有試。〔一〕泯泯群黎,化成良吏。〔二〕淑人君子,時同功異。沒世遺愛,民有餘思。述循吏傳第五十九。

  

  〔一〕 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吾之於人,誰毀誰譽,如有所譽,其有所試。』此敘言人之從政,可試而知,故引以為辭也。」
  〔二〕 師古曰:「黎,眾也。言群眾無知,從吏之化而成俗也。」

  上替下陵,姦軌不勝,猛政橫作,刑罰用興。曾是強圉,掊克為雄,〔一〕報虐以威,殃亦凶終。〔二〕述酷吏傳第六十。

  

  〔一〕 師古曰:「詩大雅蕩之篇曰『曾是強圉,曾是掊克』。強圉,強梁禦善也。掊克,好聚斂,克害人也。言任用此人為虐於下也。掊音平侯反。」
  〔二〕 師古曰:「尚書呂刑曰『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報虐以威』,言哀閔不辜之人橫被殺戮,乃報答為虐者以威而誅絕也。」

  四民食力,罔有兼業,大不淫侈,細不匱乏,蓋均無貧,遵王之法。〔一〕靡法靡度,民肆其詐,〔二〕偪上并下,荒殖其貨。〔三〕侯服玉食,敗俗傷化。〔四〕述貨殖傳第六十一。

  

  〔一〕 師古曰:「論語稱孔子曰『蓋均無貧』,言為政平均不相陵奪,則無貧匱之人也,故引之。」
  〔二〕 師古曰:「肆,極也。」
  〔三〕 師古曰:「荒,大也。」
  〔四〕 張晏曰:「玉食,珍食也。」

  開國承家,有法有制,家不臧甲,國不專殺。〔一〕矧乃齊民,作威作惠,〔二〕如台不匡,禮法是謂!〔三〕述游俠傳第六十二。

  

  〔一〕 師古曰:「殺,合韻音所例反。」
  〔二〕 師古曰:「矧,況也。齊民,齊等之人也。」
  〔三〕 如淳曰:「台,我也。我,國家也。」師古曰:「匡,正也。台音怡。」

  彼何人斯,竊此富貴!營損高明,作戒後世。〔一〕述佞幸傳第六十三。

  

  〔一〕 師古曰:「詩小雅巧言之篇,刺讒人也。其詩曰:『彼何人斯?居河之麋。』賤而惡之也。此敘亦深疾佞幸之人。故引詩文以譏之。營,惑也。」

  於惟帝典,戎夷猾夏;〔一〕周宣攘之,亦列風雅。〔二〕宗幽既昏,淫於褒女,〔三〕戎敗我驪,遂亡酆鄗。〔四〕大漢初定,匈奴強盛,圍我平城,寇侵邊境。〔五〕至于孝武,爰赫斯怒,王師雷起,霆擊朔野。〔六〕宣承其末,乃施洪德,震我威靈,五世來服。〔七〕王莽竊命,是傾是覆,備其變理,為世典式。述匈奴傳第六十四。

  

  〔一〕 師古曰:「於,歎辭也。帝典,虞書舜典也。載舜命咎繇作士,戒之曰:『蠻夷猾夏。』猾,亂也。夏,諸夏也。於讀曰烏。」
  〔二〕 師古曰:「攘,卻也。」
  〔三〕 師古曰:「宗幽,幽王居宗周也。」
  〔四〕 張晏曰:「申侯與戎共伐周,敗於驪山下,遂殺幽王。平王東徙都成周。」
  〔五〕 師古曰:「境合韻音竟。」
  〔六〕 師古曰:「霆,疾雷也,音廷。」
  〔七〕 師古曰:「自宣至平凡五帝。」

  西南外夷,種別域殊。南越尉佗,自王番禺,攸攸外寓,閩越、東甌。〔一〕爰洎朝鮮,燕之外區。漢興柔遠,與爾剖符。〔二〕皆恃其岨,乍臣乍驕,孝武行師,誅滅海隅。述西南夷兩越朝鮮傳第六十五。

  

  〔一〕 師古曰:「攸攸,遠貌。」
  〔二〕 師古曰:「柔,安也。剖符,謂封之也。」

  西戎即序,夏后是表。〔一〕周穆觀兵,荒服不旅。〔二〕漢武勞神,圖遠甚勤。王師驒驒,致誅大宛。〔三〕姼姼公主,乃女烏孫,〔四〕使命乃通,條支之瀕。〔五〕昭、宣承業,都護是立,總督城郭,三十有六,修奉朝貢,各以其職。述西城傳第六十六。

  

  〔一〕 張晏曰:「表,外也。禹就敘以為外國也。」師古曰:「此說非也。表,明也,明以德化也。」
  〔二〕 張晏曰:「觀,示也。旅,陳也。犬戎終王而朝周,穆王以不享征之,是以荒服不陳於廷也。」
  〔三〕 鄭氏曰:「驒驒,盛也。」師古曰:「此說非也。小雅四牡之詩曰:『四牡騑騑,驒驒駱馬。』驒驒,喘息之貌。馬勞則喘,此敘言漢遠征西域,人馬疲弊也。驒音它丹反。」
  〔四〕 孟康曰:「姼音題。姼姼、惕惕,愛也。」師古曰:「此說非也。姼音上支反。姼姼,好貌也。魏詩葛屨之篇曰『好人提提』,音義同耳。女,妻也,音乃據反。言漢以好女配烏孫也。」
  〔五〕 師古曰:「瀕,涯也,音頻,又音賓。」

  詭矣禍福,刑于外戚。〔一〕高后首命,呂宗顛覆。薄姬〈礈,去辶〉魏,宗文產德。〔二〕竇后違意,考盤于代。〔三〕王氏仄微,世武作嗣。子夫既興,扇而不終。〔四〕鉤弋憂傷,孝昭以登。上官幼尊,類禡厥宗。〔五〕史娣、王悼,身遇不祥,及宣饗國,二族後光。恭哀產元,夭而不遂。邛成乘序,履尊三世。〔六〕飛燕之妖,禍成厥妹。丁、傅僭恣,自求凶害。中山無辜,乃喪馮、衛。〔七〕惠張、景薄,武陳、宣霍,成許、哀傅,平王之作,事雖歆羨,非天所度〔八〕。怨咎若茲,如何不恪!〔九〕述外戚傳第六十七。

  

  〔一〕 師古曰:「詭,違也。言禍福相違,終始不一也。」
  〔二〕 如淳曰:「薄姬在魏,許負相,當生天子。魏豹聞負言,不與漢,遂禽而死也。」師古曰:「〈礈,去辶〉,古墜字。」
  〔三〕 師古曰:「詩衛風曰『考盤在澗』。考,成也。盤,樂也。此敘言竇姬初欲適趙,而向代,違其本意,卒以成樂也。」
  〔四〕 師古曰:「扇,熾也。」
  〔五〕 應劭曰:「詩云『是類是禡』。禮,將征伐,告天而祭謂之類,告以事類也。至所征伐之地,表而祭之謂之禡。禡者,馬也。馬者兵之首,故祭其先神也。言上官后雖幼尊貴,家族以惡逆誅滅也。」師古曰:「禡音莫暇反。」
  〔六〕 張晏曰:「至成帝乃崩也。」師古曰:「乘序,謂登至尊之處也。」
  〔七〕 師古曰:「馮昭儀,中山孝王母也,為傅氏所陷。衛姬,中山孝王后也,為王莽所滅。」
  〔八〕 師古曰:「作,起也。度,居也。言惠帝至平帝王皇后七人,時雖處尊位,人心羨慕,以非天意所居,故終用不昌也。度音徒各反。」
  〔九〕 師古曰:「恪,敬也。」

  元后娠母,月精見表。〔一〕遭成之逸,政自諸舅。〔二〕陽平作威,誅加卿宰。〔三〕成都煌煌,假我明光。〔四〕曲陽(攜攜)〔歊歊〕,亦朱其堂。〔五〕新都亢極,作亂以亡。述元后傳第六十八。

  

  〔一〕 師古曰:「娠音身。」
  〔二〕 師古曰:「言成帝貪自逸樂,而委政於王氏。」
  〔三〕 師古曰:「謂王商及王章也。」
  〔四〕 師古曰:「煌煌,熾貌。」
  〔五〕 師古曰:「(攜攜)〔歊歊〕,氣盛也,音許驕反。」

  咨爾賊臣,篡漢滔天,行驕夏癸,虐烈商辛。〔一〕偽稽黃、虞,繆稱典文,〔二〕眾怨神怒,惡復誅臻。〔三〕百王之極,究其姦昏。述王莽傳第六十九。

  

  〔一〕 張晏曰:「桀名癸,紂名辛。」
  〔二〕 師古曰:「稽,考也。」
  〔三〕 張晏曰:「復,周也。臻,至也。十二歲歲星一復,莽稱帝十三歲而見誅也。左氏傳曰『美惡周必復』。」師古曰:「復音扶目反。」

  凡漢書,敘帝皇,〔一〕列官司,建侯王。〔二〕準天地,統陰陽,〔三〕闡元極,步三光。〔四〕分州域,物土疆,〔五〕窮人理,該萬方。〔六〕緯六經,綴道綱,〔七〕總百氏,贊篇章。〔八〕函雅故,通古今,〔九〕正文字,惟學林。〔一〇〕述敘傳第七十。

  

  〔一〕 張晏曰:「十二紀也。」
  〔二〕 張晏曰:「百官表及諸侯王表也。」
  〔三〕 張晏曰:「準天地,天文志也。統,合也。陰陽,五行志也。」
  〔四〕 張晏曰:「闡,大也。元,始也。極,至也。三光,日月星也。大推上極元始以來,及星辰度數,謂律曆志。」
  〔五〕 張晏曰:「地理及溝洫志也。」
  〔六〕 張晏曰:「人理,古今人表。萬方,謂郊祀志有日月星辰天下山川人鬼之神。」
  〔七〕 張晏曰:「藝文志也。」
  〔八〕 師古曰:「贊,明也。」
  〔九〕 張晏曰:「包含雅訓之故,及古今之語。」
  〔一〇〕師古曰:「信惟文學之林藪也。凡此總說帝紀、表、志、列傳,備有天地鬼神人事,政治道德,術藝文章。汎而言之,盡在漢書耳,亦不皆如張氏所說也。」


校勘記[编辑]

  四二三六頁 四行 不言(然)〔作〕而改言述, 景祐本作「作」。

  四二三八頁 三行 誰(能)〔可〕任用, 景祐、殿本都作「可」。王先謙說作「可」是。

  四二三九頁 八行 一曰(王)〔主〕奄閉門者。 景祐、殿本都作「主」,此誤。

  四二四〇頁 六行 言其自號(寧)〔宰〕衡,景祐、殿、局本都作「宰」,此誤。

  四二四三頁四行秦文公造(四)〔西〕畤祭天是也。殿本作「西」。王先謙說作「西」是。

  四二四三頁一六行(變)〔燮〕定東西,錢大昭說「變」當作「燮」。按景祐、殿、局本都作「燮」。注同。

  四二四五頁一一行言陳勝初起而項羽(益)〔烈〕盛也。景祐、殿本都作「烈」。

  四二四五頁一二行耳(諫)〔謀〕甘公,錢大昭說「諫」當作「謀」。按景祐、殿本都作「謀」。

  四二五一頁四行遻,遇(之)也。景祐、殿本都無「之」字。

  四二五二頁二行(子)〔支〕,父母之四支也。殿本作「支」。王先謙說作「支」是。

  四二五七頁一五行六(者)謂武帝也。王先謙說「六者」當為「六世」。按景祐本無「者」字。

  四二五九頁五行武帝臨終之命,(也)〔霍〕光能導達顯揚也。殿本「也」作「霍」。王先謙說殿本是。

  四二六一頁一行仍,(類)〔頻〕也。景祐、殿本都作「頻」,此誤。

  四二六一頁二行造迭毀之(義)〔議〕也。景祐本作「義」,殿本作「議」。王先謙說作「議」是。

  四二六二頁五行以文雅助治(述)〔術〕也。景祐、殿、局本都作「術」,此誤。

  四二六三頁一六行音弋(敘)〔救〕反。景祐、殿本都作「救」,此誤。

  四二七〇頁七行曲陽(攜攜)〔歊歊〕,景祐、殿本都作「歊」,此誤。

 敍傳 第七十上 ↑返回頂部 終 
PD-icon.svg 本東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