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书/卷100下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叙传 第七十上 汉书
卷一百下 叙传 第七十下
终 

固以为唐虞三代,诗书所及,世有典籍,故虽尧舜之盛,必有典谟之篇,然后扬名于后世,冠德于百王,师古曰:“德为百王之上也。”故曰:“巍巍乎其有成功,焕乎其有文章也!”师古曰:“此篇论语载孔子美尧舜之言也。”汉绍尧运,以建帝业,至于六世,史臣乃追述功德,私作本纪,师古曰:“谓武帝时司马迁作《史记》。”编于百王之末,厕于秦、项之列。太初以后,阙而不录,故探篹前记,缀辑所闻,师古曰:“篹与撰同,辑与集同。”以述汉书,起元高祖,终于孝平王莽之诛,十有二世,二百三十年,综其行事,旁贯五经,上下洽通,师古曰:“固所撰诸表序及志,经典之义在于是也。”为春秋考纪、表、志、传,凡百篇。师古曰:“春秋考纪,谓帝纪也。而俗之学者不详此文,乃云《汉书》一名春秋考纪,盖失之矣。”其叙曰:师古曰:“自‘皇矣汉祖’以下诸叙,皆班固自论撰汉书意,此亦依放史记之叙目耳。史迁则云为某事作某本纪、某列传。班固谦,不言然而改言述,盖避作者之谓圣,而取述者之谓明也。但后之学者不晓此为汉书叙目,见有述字,因谓此文追述汉书之事,乃呼为‘汉书述’,失之远矣。挚虞尚有此惑,其馀曷足怪乎!”

述赞[编辑]

[编辑]

皇矣汉祖,纂尧之绪,实天生德,聪明神武。秦人不纲,罔漏于楚,〔一〕爰兹发迹,断蛇奋旅。神母告符,朱旗乃举,粤蹈秦郊,婴来稽首。革命创制,三章是纪,应天顺民,五星同晷。〔二〕项氏畔换,黜我巴、汉,〔三〕西土宅心,战士愤怨。〔四〕乘衅而运,席卷三秦,割据河山,保此怀民。〔五〕股肱萧、曹,社稷是经,爪牙信、布,腹心良、平,龚行天罚,赫赫明明。述高纪第一。

〔一〕 师古曰:“言秦失纲维,故高祖因时而起。罔漏于楚,谓项羽虽有害虐之心,终免于患也。一说,楚王陈涉初起,后又破灭也。”
〔二〕 师古曰:“晷,景也。”
〔三〕 孟康曰:“畔,反也。换,易也。不用义帝要,换易与高祖汉中也。”师古曰:“此说非也。畔换,强恣之貌,犹言跋扈也。诗大雅皇矣篇曰‘无然畔换’。”
〔四〕 刘德曰:“宅,居也。西方人皆居心于高祖,犹系心也。书曰‘惟众宅心’。”晋灼曰:“西土,关西也。高祖入关,约法三章,秦民大悦,皆宅心高祖。”
〔五〕 师古曰:“保,安也。怀民,怀德之人也。”

孝惠短世,高后称制,罔顾天显,吕宗以败。〔一〕述惠纪第二,高后纪第三。

〔一〕 刘德曰:“罔,无也。顾,念也。显,明也。言吕氏无念天之明道者,徒念王诸吕,以至于败亡。”

太宗穆穆,允恭玄默,化民以躬,帅下以德。农不供贡,罪不收孥,〔一〕宫不新馆,陵不崇墓。〔二〕我德如风,民应如屮,〔三〕国富刑清,登我汉道。〔四〕述文纪第四。

〔一〕 张晏曰:“除民田租之税,是不供贡也。”
〔二〕 师古曰:“墓,合韵音谟。”
〔三〕 师古曰:“论语称孔子曰:‘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屮也。’故引以为辞。”
〔四〕 师古曰:“登,成也。”

孝景莅政,诸侯方命,〔一〕克伐七国,王室以定。匪怠匪荒,务在农桑,著于甲令,民用宁康。〔二〕述景纪第五。

〔一〕 孟康曰:“尚书云‘方命圮族’,言鲧之恶,坏其族类。吴楚七国亦然。”
〔二〕 师古曰:“甲令,即景纪令甲也。”

世宗晔晔,思弘祖业,〔一〕畴咨熙载,髦俊并作。〔二〕厥作伊何?百蛮是攘,〔三〕恢我疆宇,外博四荒。〔四〕武功既抗,亦迪斯文,〔五〕宪章六学,统壹圣真。封禅郊祀,登秩百神;协律改正,飨兹永年。〔六〕述武纪第六。

〔一〕 师古曰:“晔晔,盛貌也。”
〔二〕 师古曰:“畴,谁也。咨,谋也。熙,兴也。载,事也。谋于众贤,谁(能)〔可〕任用,故能兴其事业也。作,起也。”
〔三〕 师古曰:“攘,却也。”
〔四〕 师古曰:“恢,广也。博,大也。”
〔五〕 刘德曰:“迪,进也。”
〔六〕 张晏曰:“改正谓从建寅之月也。”

孝昭幼冲,冢宰惟忠。燕、盖诪张,实睿实聪,〔一〕罪人斯得,邦家和同。述昭纪第七。

〔一〕 如淳曰:“诪音辀。”应劭曰:“诪张,诳也。”

中宗明明,夤用刑名,〔一〕时举傅纳,听断惟精。〔二〕柔远能迩,𬊤耀威灵,〔三〕龙荒幕朔,莫不来庭。〔四〕丕显祖烈,尚于有成。〔五〕述宣纪第八。

〔一〕 邓展曰:“夤,敬也。”
〔二〕 李奇曰:“时,是也。于是时也,选用贤者。”师古曰:“傅读曰敷。虞书舜典曰‘敷纳以言’。敷,陈也,谓有陈言者则纳而用之。”
〔三〕 师古曰:“虞书舜典曰‘柔远能迩’。柔,安也。能,善也。故引之云。𬊤,炽也,音充善反。”
〔四〕 孟康曰:“谓白龙堆荒服沙幕也。”师古曰:“龙,匈奴祭天龙城,非谓白龙堆也。朔,北方也。”
〔五〕 师古曰:“丕,大也。烈,业也。”

孝元翼翼,高明柔克,〔一〕宾礼故老,优繇亮直。〔二〕外割禁囿,内损御服,离宫不卫,山陵不邑。〔三〕阉尹之啙,秽我明德。〔四〕述元纪第九。

〔一〕 师古曰:“翼翼,敬也。尚书洪范云‘高明柔克’,谓人虽有高明之度,而当执柔,乃能成德也。叙言元帝有柔克之姿也。”
〔二〕 师古曰:“故老谓贡禹、薛广德也。优繇谓宽容也。亮直谓朱云也。繇读与由同。”
〔三〕 张晏曰:“不徙民著县也。”
〔四〕 如淳曰:“任弘恭、石显使为政,以病其治也。”师古曰:“谓宦人为阉者,言其精气奄闭不泄也,一曰(王)〔主〕奄闭门者。尹,正也。啙与疵同。”

孝成煌煌,临朝有光,威仪之盛,如圭如璋。壸闱恣赵,朝政在王,〔一〕炎炎燎火,亦允不阳。〔二〕述成纪第十。

〔一〕 师古曰:“赵谓赵皇后及昭仪也。王谓外家王凤、王音等。”
〔二〕 张晏曰:“天子盛威,若燎火之阳,今委政王氏,不炎炽矣。”师古曰:“允,信也。”

孝哀彬彬,克〈扌监〉威神,〔一〕雕落洪支,底剭鼎臣。〔二〕婉娈董公,惟亮天功,大过之困,实桡实凶。〔三〕述哀纪第十一。

〔一〕 师古曰:“彬彬,文质备也。言哀帝忿孝成之时权在臣下,故自〈扌监〉持其威神也。〈扌监〉,执取也,其字从手。”
〔二〕 服虔曰:“雕落洪支,废退王氏也。底,致也。周礼有屋诛,诛大臣于屋下,不露也。易曰‘鼎折足,其形渥,凶’,谓诛朱博、王嘉之属也。”晋灼曰:“剭,刑也。”师古曰:“剭者,厚刑,谓重诛也,音握。服言屋下,失其义也。”
〔三〕 应劭曰:“以董贤为三公,乃欲共成天功也。易大过卦‘栋桡,凶’,言以小材而为栋梁,不堪其任,至于折桡而凶也。”师古曰:“婉娈,美貌。亮,助也。尚书舜典曰‘夤亮天功’,故引之也。桡,曲也,音女教反。”

孝平不造,新都作宰,不周不伊,丧我四海。〔一〕述平纪第十二。

〔一〕 师古曰:“造,成也。遭家业不成。周颂曰‘闵予小子,遭家不造’,故引之也。言其自号(宁)〔宰〕衡,而无周公、伊尹之忠也。”

[编辑]

汉初受命,诸侯并政,制自项氏,十有八姓。述异姓诸侯王表第一。

太祖元勋,启立辅臣,支庶藩屏,侯王并尊。述诸侯王表第二。

侯王之祉,祚及宗子,公族蕃滋,支叶硕茂。〔一〕述王子侯表第三。

〔一〕 师古曰:“茂,合韵音莫口反。”

受命之初,赞功剖符,奕世弘业,爵土乃昭。〔一〕述高惠高后孝文功臣侯表第四。

〔一〕 师古曰:“赞功,佐命之功也。奕,大也。”

景征吴楚,武兴师旅,后昆承平,亦有绍土。〔一〕述景武昭宣元成哀功臣侯表第五。

〔一〕 师古曰:“言景、武之时以军功,故封侯者多,昭、宣以后虽承平,尚有以勋获爵土者。”

亡德不报,爰存二代,〔一〕宰相外戚,昭韪见戒。〔二〕述外戚恩泽侯表第六。

〔一〕 应劭曰:“二代,二王后也。”师古曰:“二代,谓殷、周也。言德泽深远,故至汉朝其子孙又受茅土,以奉祭祀。”
〔二〕 张晏曰:“韪,是也。明其是者,戒其非也。”

汉迪于秦,有革有因,〔一〕觕举僚职,并列其人。〔二〕述百官公卿表第七。

〔一〕 刘德曰:“迪,至也。”
〔二〕 晋灼曰:“觕音麄觕之觕。”师古曰:“觕角才户反,谓大略也。”

篇章博举,通于上下,略差名号,九品之叙。述古今人表第八。

[编辑]

元元本本,数始于一,〔一〕产气黄锺,造计秒忽。〔二〕八音七始,五声六律,〔三〕度量权衡,历算逌出。〔四〕官失学微,六家分乖,〔五〕壹彼壹此,庶研其几。述律历志第一。

〔一〕 张晏曰:“数之元本,起于初九之一也。”
〔二〕 刘德曰:“秒,禾芒也。忽,蜘蛛网细者也。”师古曰:“秒音眇,其字从禾。”
〔三〕 刘德曰:“七始,天地四方人之始也。”师古曰:“解在礼乐志。”
〔四〕 师古曰:“逌,古攸字也。攸,所也。”
〔五〕 刘德曰:“六家,谓黄帝、颛顼、夏、殷、周、鲁历也。”

上天下泽,春雷奋作,〔一〕先王观象,爰制礼乐。厥后崩坏,郑卫荒淫,风流民化,湎湎纷纷。〔二〕略存大纲,以统旧文。述礼乐志第二。

〔一〕 刘德曰:“兑下干上履,坤下震上豫。履,礼也。豫,乐也。取易象制礼作乐。”师古曰:“易象曰‘上天下泽履,雷出地奋豫’,故具引其文。”
〔二〕 师古曰:“言上风既流,下人则化也。湎湎,流移也。纷纷,杂乱也。湎音莫践反。”

靁电皆至,天威震耀,五刑之作,是则是效,〔一〕威实辅德,刑亦助教。季世不详,背本争末,〔二〕吴、孙狙诈,申、商酷烈。〔三〕汉章九法,太宗改作,〔四〕轻重之差,世有定籍。述刑法志第三。

〔一〕 刘德曰:“震下离上,噬嗑,利用狱。雷电,取象天威也。”师古曰:“易象辞曰‘雷电,噬嗑,先王以明罚敕法’,故引之。”
〔二〕 师古曰:“不详谓不尽用刑之理也。周书吕刑曰‘告尔详刑’。”
〔三〕 师古曰:“狙音千豫反。”
〔四〕 张晏曰:“改,除肉刑也。”

厥初生民,食货惟先。割制庐井,定尔土田,什一供贡,下富上尊。商以足用,茂迁有无,货自龟贝,至此五铢。扬榷古今,监世盈虚。〔一〕述食货志第四。

〔一〕 师古曰:“扬,举也。榷,引也。扬榷者,举而引之,陈其趣也。榷音居学反。”

昔在上圣,昭事百神,类帝禋宗,望秩山川,明德惟馨,永世丰年。季末淫祀,营信巫史,〔一〕大夫胪岱,侯伯僭畤,〔二〕放诞之徒,缘间而起。〔三〕瞻前顾后,正其终始。述郊祀志第五。

〔一〕 邓展曰:“营,惑也。”
〔二〕 郑氏曰:“胪岱,季氏旅于太山是也。”应劭曰:“僭畤,秦文公造(四)〔西〕畤祭天是也。”师古曰:“旅,陈也。胪亦陈也。胪旅声相近,其义一耳。”
〔三〕 师古曰:“谓方士言神仙之术也。”

炫炫上天,县象著明,〔一〕日月周辉,星辰垂精。百官立法,宫室混成,〔二〕降应王政,景以烛形。〔三〕三季之后,厥事放纷,〔四〕举其占应,览故考新。述天文志第六。

〔一〕 师古曰:“炫炫,光耀之貌,音胡眄反。县,古悬字。”
〔二〕 张晏曰:“星辰有宫室百官,各应其象以见咎征也。”
〔三〕 张晏曰:“王政失于此,星辰变于彼,犹景之象形。”
〔四〕 师古曰:“三季,三代之末也。放,失也。纷,乱也。”

河图命庖,洛书赐禹,八卦成列,九畴逌叙。〔一〕世代寔宝,光演文武,春秋之占,咎征是举。告往知来,王事之表。述五行志第七。

〔一〕 李奇曰:“河图即八卦也。洛书即洪范九畴也。”师古曰:“庖,庖牺也。逌,古攸字。”

坤作墬势,高下九则,〔一〕自昔黄、唐,经略万国,(变)〔燮〕定东西,疆理南北。〔二〕三代损益,降及秦、汉,革刬五等,制立郡县。〔三〕略表山川,彰其剖判。述地理志第八。

〔一〕 张晏曰:“易曰‘地势坤’。”刘德曰:“九则,九州土田上中下九等也。”师古曰:“墬,古地字。易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高下谓地形也。一曰,地之肥瘠。”
〔二〕 师古曰:“(变)〔燮〕和也。疆理谓立封疆而统理之。”
〔三〕 晋灼曰:“刬音刬削之刬。”师古曰:“音初限反。”

夏乘四载,百川是导。〔一〕唯河为囏,灾及后代。商竭周移,秦决南涯,〔二〕自兹拒汉,北亡八支。〔三〕文堙枣野,武作瓠歌,〔四〕成有平年,后遂滂沱。〔五〕爰及沟渠,利我国家。述沟洫志第九。

〔一〕 师古曰:“四载,解在沟洫志。”
〔二〕 服虔曰:“河竭而商亡。移亦河移徙也。”如淳曰:“秦始皇本纪决河灌大梁,遂灭之,通为沟,入淮、泗。”
〔三〕 服虔曰:“本有九河,今塞,馀有一也。”
〔四〕 服虔曰:“堙音因。文帝塞河于酸枣也。”张晏曰:“河决瓠子,武帝亲临,悼功不成而作歌。”
〔五〕 刘德曰:“成帝治河已平,改元曰河平元年。”

虙羲画卦,书契后作,〔一〕虞夏商周,孔纂其业,篹书删诗,缀礼正乐,〔二〕彖系大易,因史立法。〔三〕六学既登,遭世罔弘,〔四〕群言纷乱,诸子相腾。〔五〕秦人是灭,汉修其缺,刘向司籍,九流以别。〔六〕爰著目录,略序洪烈。〔七〕述艺文志第十。

〔一〕 师古曰:“虙读与伏同。”
〔二〕 师古曰:“篹与撰同。”
〔三〕 师古曰:“谓修春秋定帝王之文。”
〔四〕 师古曰:“罔,无也。无能弘大正道也。”
〔五〕 师古曰:“腾,驰也。”
〔六〕 应劭曰:“儒、道、阴阳、法、名、墨、从横、杂、农,凡九家。”
〔七〕 师古曰:“洪,大也。烈,业也。”

列传[编辑]

上嫚下暴,惟盗是伐,〔一〕胜、广熛起,梁、籍扇烈。〔二〕赫赫炎炎,遂焚咸阳,宰割诸夏,命立侯王,诛婴放怀,诈虐以亡。述陈胜项籍传第一。

〔一〕 师古曰:“易上系辞云:‘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上嫚下暴,盗思伐之矣。’引此言者,谓秦胡亥之时。”
〔二〕 师古曰:“飞火曰熛。扇,炽也。烈,猛也。言陈胜初起而项羽(益)〔烈〕盛也。熛音必遥反。”

张、陈之交,斿如父子,携手〈辶彖〉秦,拊翼俱起。〔一〕据国争权,还为豺虎,〔二〕耳(谏)〔谋〕甘公,作汉藩辅。述张耳陈馀传第二。

〔一〕 应劭曰:“〈辶彖〉,逃也。”师古曰:“〈辶彖〉,古遁字也。拊翼,以鸡为喻,言知将旦,则鼓击其翼而鸣也。”
〔二〕 师古曰:“言反相吞噬也。”

三枿之起,本根既朽,〔一〕枯杨生华,曷惟其旧!〔二〕横虽雄材,伏于海隝,沐浴尸乡,北面奉首,旅人慕殉,义过黄鸟。〔三〕述魏豹田儋韩信传第三。

〔一〕 刘德曰:“诗云‘包有三枿’。尔雅曰‘烈、枿,馀也’。谓木斫髡而复枿生也。喻魏、齐、韩皆灭而复起,若髡木更生也。”师古曰:“枿音五葛反。”
〔二〕 应劭曰:“易云‘枯杨生华’,暂贵之意也。曷惟其旧,言不能久也。”师古曰:“枯杨生华,大过卦九五爻辞也。旧,合韵音臼。”
〔三〕 刘德曰:“黄鸟之诗刺秦穆公要人从死,言今横不要而有从者,故曰过之。”

信惟饿隶,布实黥徒,越亦狗盗,芮尹江湖。〔一〕云起龙襄,化为侯王,〔二〕割有齐、楚,跨制淮、梁。〔三〕绾自同闬,镇我北疆,〔四〕德薄位尊,非胙惟殃。吴克忠信,胤嗣乃长。述韩彭英卢吴传第四。

〔一〕 张晏曰:“吴芮为番阳令,在江湖之间。尹,主也。”
〔二〕 师古曰:“襄,举也。”
〔三〕 张晏曰:“韩信前王齐,徙楚。英布王淮南,彭越王梁也。”
〔四〕 应劭曰:“闬音捍。卢绾与高祖同里,楚名里门为闬。”师古曰:“左氏传云‘高其闬闳’,旧通语耳,非专楚也。”

贾廑从旅,为镇淮、楚。〔一〕泽王琅邪,权激诸吕。濞之受吴,疆土逾矩,〔二〕虽戒东南,终用齐斧。〔三〕述荆燕吴传第五。

〔一〕 张晏曰:“刘贾晚乃从军也。”晋灼曰:“廑,无几也。”师古曰:“二说皆非也。廑,古以为勤字。言贾从军,有勤劳也。”
〔二〕 师古曰:“矩,法制也。”
〔三〕 张晏曰:“齐斧,越斧也,以整齐天下也。”晋灼曰:“虽戒勿反而反,竟用此斧于吴也。”师古曰:“易云‘丧其齐斧’,故引以为辞。”

太上四子:伯兮早夭,仲氏王代,斿宅于楚。〔一〕戊实淫〈垂夬〉,平陆乃绍。〔二〕其在于京,奕世宗正,〔三〕劬劳王室,用侯阳成。子政博学,三世成名,〔四〕述楚元王传第六。

〔一〕 师古曰:“诗卫风云‘伯兮朅兮’,鄁风又曰‘仲氏任只’。此序方论高祖兄伯及仲,故引二句为之辞也。”
〔二〕 师古曰:“楚王戊为薄太后服奸,削东海郡,遂与吴共反而诛。景帝更立平陆侯礼,续元王之后也。”
〔三〕 师古曰:“正,合韵音征。”
〔四〕 师古曰:“谓刘德、刘向、刘歆,俱有名闻。”

季氏之诎,辱身毁节,信于上将,议臣震栗。〔一〕栾公哭梁,田叔殉赵,见危授命,谊动明主。布历燕、齐,叔亦相鲁,民思其政,或金或社。〔二〕述季布栾布田叔传第七。

〔一〕 张晏曰:“申意于上将。上将,樊哙也,欲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布曰:‘哙可斩也。’时议臣皆恐。”师古曰:“信读曰申。”
〔二〕 李奇曰:“鲁人爱田叔,死,送之以金。齐贵栾布,为生立社。”

高祖八子,二帝六王。三赵不辜,淮厉自亡,燕灵绝嗣,齐悼特昌。掩有东土,自岱徂海,支庶分王,前后九子。六国诛毙,适齐亡祀。城阳、济北,后承我国。〔一〕赳赳景王,匡汉社稷。〔二〕述高五王传第八。

〔一〕 张晏曰:“济北王志,吴楚反后徙王菑川。元朔中,齐国绝,悼惠王后唯有城阳、菑川,武帝乃割临菑环悼惠王冢,以与菑川,令奉祀也。”师古曰:“适读曰嫡。”
〔二〕 师古曰:“赳赳,武貌,音纠。”

猗与元勋,包汉举信,〔一〕镇守关中,足食成军,营都立宫,定制修文。平阳玄默,继而弗革,〔二〕民用作歌,化我淳德。汉之宗臣,是谓相国。述萧何曹参传第九。

〔一〕 刘德曰:“包,取也。”师古曰:“包汉,谓劝高祖且王汉中也。举信,举韩信也。信合韵音新。”
〔二〕 师古曰:“革,改也。言曹参为相,守静无为,一遵萧何约束,不变改也。”

留侯袭秦,作汉腹心,〔一〕图折武关,解厄鸿门。〔二〕推齐销印,驱致越、信;〔三〕招宾四老,惟宁嗣君。陈公扰攘,归汉乃安,〔四〕毙范亡项,走狄擒韩,〔五〕六奇既设,我罔艰难。〔六〕安国廷争,致仕杜门。绛侯矫矫,诛吕尊文。亚夫守节,吴楚有勋。述张陈王周传第十。

〔一〕 刘德曰:“袭秦,椎始皇于博狼沙中。”
〔二〕 师古曰:“图折武关,谓从沛公入武关,说令为疑兵,又啖秦将以利,劝因其怠懈击之类也。”
〔三〕 师古曰:“驱与驱同。越,彭越也。信亦韩信也。谓于垓下围项羽时也。信合韵音新。”
〔四〕 师古曰:“攘音人养反。”
〔五〕 师古曰:“走狄谓解平城之围也。禽韩,伪游云梦也。”
〔六〕 师古曰:“罔,无也。”

舞阳鼓刀,滕公厩驺,〔一〕颍阴商贩,曲周庸夫,攀龙附凤,并乘天衢。〔二〕述樊郦滕灌傅靳周传第十一。

〔一〕 师古曰:“鼓刀谓屠狗也。”
〔二〕 师古曰:“乘,登也。”

北平志古,司秦柱下,〔一〕定汉章程,律度之绪。建平质直,犯上干色;〔二〕广阿之廑,食厥旧德。〔三〕故安执节,责通请错,蹇蹇帝臣,匪躬之故。〔四〕述张周赵任申屠传第十二。

〔一〕 师古曰:“志,记也,谓多记古事也。司,主也。”
〔二〕 师古曰:“周昌先封建成侯,盖谓此也。平字当为成,传写误耳。”
〔三〕 张晏曰:“任敖也。吏遇吕后不谨,敖击伤主吏也。”师古曰:“廑亦勤字也。易讼卦六三爻辞曰‘食旧德’,食犹飨也。”
〔四〕 师古曰:“易蹇卦六二爻辞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此言申屠嘉召责邓通,请诛朝错,皆不为己身,实有蹇蹇之节也。”

食其监门,长揖汉王,画袭陈留,进收敖仓,塞隘杜津,王基以张。〔一〕贾作行人,百越来宾,从容风议,博我以文。〔二〕敬繇役夫,迁京定都,〔三〕内强关中,外和匈奴。叔孙奉常,与时抑扬,税介免胄,礼义是创。〔四〕或悊或谋,观国之光。〔五〕述郦陆朱娄叔孙传第十三。〔六〕

〔一〕 师古曰:“杜亦塞也。谓说令塞白马津。”
〔二〕 李奇曰:“作新语也。”师古曰:“论语称颜回喟然叹曰‘夫子博我以文’,谓以文章开博我也。此言陆贾尝之越也。从音千容反。风读曰讽。”
〔三〕 师古曰:“繇读与由同。言刘敬由戍卒而来纳说。”
〔四〕 师古曰:“税,舍也。介,甲也。创,始造之也。创,合韵音初良反。”
〔五〕 师古曰:“诗小雅小旻之篇曰‘或悊或谋’,言有智者,有谋者。易观卦六四爻辞曰‘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故合而为言。”
〔六〕 师古曰:“本传作朱、刘,终书其赐姓也。此言朱、娄,本其旧族耳。”

淮南僭狂,二子受殃。安辩而邪,赐顽以荒,敢行称乱,窘世荐亡。〔一〕述淮南衡山济北传第十四。

〔一〕 师古曰:“窘,仍也。荐读曰荐。荐,再也。长迁死雍,其子安又自杀也。”

蒯通壹说,三雄是败,覆郦骄韩,田横颠沛。被之拘系,乃成患害。〔一〕充、躬罔极,交乱弘大。〔二〕述蒯伍江息夫传第十五。

〔一〕 师古曰:“言伍被初不从王反,王系其父母,乃进邪谋,终以遇害也。”
〔二〕 师古曰:“小雅青蝇之诗云‘谗言罔极,交乱四国’。此叙言江充、息夫躬之恶,引以为辞也。”

万石温温,幼寤圣君,〔一〕宜尔子孙,夭夭伸伸,〔二〕庆社于齐,不言动民。〔三〕卫、直、周、张,淑慎其身。〔四〕述万石卫直周张传第十六。

〔一〕 邓展曰:“尔雅‘寤、逢,遇也’。”师古曰:“此说非也。言万石幼而恭谨,感寤高祖,以见识拔也。尔雅云‘遻,遇(之)也’,非谓寤也。诗小雅小宛之篇曰‘温温恭人’。”
〔二〕 师古曰:“诗周南螽斯之篇曰‘宜尔子孙振振兮’,论语称孔子‘燕居,伸伸如也,夭夭如也’,谓和舒之貌。此言万石子孙既多,又皆和睦,故引以为辞也。夭音于骄反。”
〔三〕 邓展曰:“庆为齐相,齐为立社也。”
〔四〕 师古曰:“卫诗燕燕之篇曰‘终温且惠,淑慎其身’。淑,善也。引此诗言以美四人也。”

孝文三王,代孝二梁,〔一〕怀折亡嗣,孝乃尊光。〔二〕内为母弟,外捍吴楚,怙宠矜功,僭欲失所,思心既霿,牛祸告妖。〔三〕帝庸亲亲,厥国五分,〔四〕德不堪宠,四支不传。〔五〕述文三王传第十七。

〔一〕 师古曰:“代孝王参及梁孝王武、梁怀王揖。”
〔二〕 师古曰:“折谓夭也。孝亦谓梁孝王也。”
〔三〕 师古曰:“霿,僭霿也,音莫候反。解在五行志。”
〔四〕 师古曰:“庸,用也。用亲亲之道,故分梁为五国,立孝王男五人为王。太子买为梁王,次子明为济川王,彭离为济东王,定为山阳王,不识为济阴王。”
〔五〕 晋灼曰:“(子)〔支〕,父母之四支也。”师古曰:“此说非也。谓孝王支子四人封为王者皆绝于身,不传胤嗣,唯梁恭王买有后耳。其事具在本传。”

贾生矫矫,弱冠登朝。〔一〕遭文睿圣,屡抗其疏,暴秦之戒,三代是据。建设藩屏,以强守圉,〔二〕吴楚合从,赖谊之虑。〔三〕述贾谊传第十八。

〔一〕 师古曰:“矫矫,高举之貌也,合韵音骄。”
〔二〕 师古曰:“圉合韵音御。”
〔三〕 师古曰:“劝文帝大封梁、淮阳。梁卒距吴楚,不得令西也。从音子庸反。”

子丝慷慨,激辞纳说,〔一〕〈扌监〉辔正席,显陈成败。〔二〕错之琐材,智小谋大,〔三〕祸如发机,先寇受害。〔四〕述爰盎朝错传第十九。

〔一〕 师古曰:“爰盎字丝。此加子者,子是嘉称,以偶句耳。”
〔二〕 师古曰:“〈扌监〉,执取也。其字从手,亦或作{临手}。”
〔三〕 师古曰:“易下系辞曰:‘德薄而位尊,智小而谋大,力少而任重,鲜不及矣。’此叙言朝错所以及祸。”
〔四〕 师古曰:“发机,言其速也。吴楚未败之前,错已诛死。”

释之典刑,国宪以平。冯公矫魏,增主之明。〔一〕长孺刚直,义形于色,下折淮南,上正元服。〔二〕庄之推贤,于兹为德。述张冯汲郑传第二十。

〔一〕 张晏曰:“矫辞以免魏尚也。”师古曰:“张说非也。矫,正也,正言其事。”
〔二〕 师古曰;“淮南王谋反,惮黯正直。武帝不冠不见黯。故云下折淮南,上正元服也。元,首也,故谓冠为元服。”

荣如辱如,有机有枢,〔一〕自下摩上,惟德之隅。〔二〕赖依忠正,君子采诸。〔三〕述贾邹枚路传第二十一。

〔一〕 刘德曰:“易曰‘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张晏曰:“乍荣乍辱,如辞也。”
〔二〕 师古曰:“诗大雅抑之篇曰‘抑抑威仪,惟德之隅’,言有廉隅也。此叙言贾山直词刺上,亦为方正也。一曰,隅谓得道德之一隅也。”
〔三〕 师古曰:“诸,之也。”

魏其翩翩,好节慕声,〔一〕灌夫矜勇,武安骄盈,凶德相挻,祸败用成。〔二〕安国壮趾,王恢兵首,〔三〕彼若天命,此近人咎。〔四〕述窦田灌韩传第二十二。

〔一〕 师古曰:“翩翩,自喜之貌。”
〔二〕 师古曰:“挻谓柔挻也,音式延反。”
〔三〕 孟康曰:“易‘壮于趾,征凶’。安国临当为丞相,堕车,蹇。后为将,多所伤失而忧死。此为不宜征行而有凶也。”师古曰:“‘壮于趾’,大壮初九爻辞也。壮,伤也。趾,足也。直谓堕车蹇耳,不言不宜征行也。”
〔四〕 师古曰:“彼,韩安国也。此,王恢也。壮趾,天命也。谋兵,人咎也。”

景十三王,承文之庆。〔一〕鲁恭馆室,江都訬轻;〔二〕赵敬险诐,中山淫醟;〔三〕长沙寂漠,广川亡声;胶东不亮,常山骄盈。〔四〕四国绝祀,河间贤明,〔五〕礼乐是修,为汉宗英。述景十三王传第二十三。

〔一〕 师古曰:“言景帝庸主耳,所以子皆得王者,由文帝之德庆流子孙也。庆合韵音卿。”
〔二〕 师古曰:“訬谓轻狡也,音初教反。”
〔三〕 师古曰:“诐,辩也,一曰佞也。醟,酗酒也,音咏,合韵音荣。”
〔四〕 师古曰:“亮,信也。闻淮南谋反,作战具守备,后辞及之,发病死,是为不信于汉朝。”
〔五〕 李奇曰:“临江哀王阏、临江闵王荣、胶西于王端、清河哀王乘皆无子,国除。”

李广恂恂,实获士心,控弦贯石,威动北邻,〔一〕躬战七十,遂死于军。敢怨卫青,见讨去病。陵不引决,忝世灭姓。〔二〕苏武信节,不诎王命。〔三〕述李广苏建传第二十四。

〔一〕 师古曰:“北邻谓匈奴也。”
〔二〕 师古曰:“忝,辱也。”
〔三〕 师古曰:“信读曰申。”

长平桓桓,上将之元,〔一〕薄伐猃允,恢我朔边,〔二〕戎车七征,冲輣闲闲,〔三〕合围单于,北登阗颜。票骑冠军,猋勇纷纭,〔四〕长驱六举,电击雷震,〔五〕饮马翰海,封狼居山,西规大河,列郡祈连。述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一〕 师古曰:“桓桓,武貌也。元,首也。”
〔二〕 师古曰:“恢,广也。”
〔三〕 邓展曰:“輣,兵车名也。”师古曰:“輣音彭。”
〔四〕 师古曰:“如猋之勇,纷纭然盛也。”
〔五〕 师古曰:“六举,凡六出击匈奴也。震合韵音之人反。”
〔六〕 张晏曰:“置郡至祈连山。”

抑抑仲舒,再相诸侯,〔一〕身修国治,致仕县车,下帷覃思,论道属书,〔二〕谠言访对,为世纯儒。〔三〕述董仲舒传第二十六。

〔一〕 师古曰:“尔雅云‘抑抑,密也’。”
〔二〕 师古曰:“属音之欲反。”
〔三〕 师古曰:“谠,善言也。访对,谓对所访也。谠音党。”

文艳用寡,子虚乌有,寓言淫丽,托风终始,〔一〕多识博物,有可观采,蔚为辞宗,赋颂之首。〔二〕述司马相如传第二十七。

〔一〕 师古曰:“寓,寄也。风读曰讽。”
〔二〕 师古曰:“蔚,文彩盛也,音郁。”

平津斤斤,晚跻金门,〔一〕既登爵位,禄赐颐贤,〔二〕布衾疏食,用俭饬身。〔三〕卜式耕牧,以求其志,忠寤明君,乃爵乃试。儿生亹亹,束发修学,〔四〕偕列名臣,从政辅治。述公孙弘卜式兒宽传第二十八。

〔一〕 师古曰:“斤斤,明察也。跻,升也。金门,金马门也。”
〔二〕 师古曰:“颐,养也,谓引招贤人而养之。”
〔三〕 师古曰:“饬,整也,读与敕同。”
〔四〕 师古曰:“亹亹,勉也。”

张汤遂达,用事任职,媚兹一人,日旰忘食,〔一〕既成宠禄,亦罗咎慝。安世温良,塞渊其德,〔二〕子孙遵业,全祚保国。述张汤传第二十九。

〔一〕 师古曰:“诗大雅下武之篇曰‘媚兹一人,应侯慎德’。一人,天子也。媚,爱也。此叙言张汤见爱于武帝。”
〔二〕 师古曰:“诗鄁风燕燕之篇曰‘仲氏任只,其心塞渊’。渊,深也。塞,实也。谓其德既实且深也。此叙言子孺亦有之。”

杜周治文,唯上浅深,〔一〕用取世资,幸而免身。延年宽和,列于名臣。钦用材谋,有异厥伦。〔二〕述杜周传第三十。

〔一〕 师古曰:“言观天子之意。”
〔二〕 师古曰:“伦,类也。言异其本类。”

博望杖节,收功大夏;贰师秉钺,身衅胡社。〔一〕致死为福,每生作祸。〔二〕述张骞李广利传第三十一。

〔一〕 李奇曰:“李广利,胡杀之以血涂社也。”师古曰:“衅者,以血祭耳,非涂之血也。”
〔二〕 师古曰:“每,贪也。张骞致死封侯,李广利求生而死也。”

乌呼史迁,薰胥以刑!〔一〕幽而发愤,乃思乃精,错综群言,古今是经,勒成一家,大略孔明。〔二〕述司马迁传第三十二。

〔一〕 晋灼曰:“齐、韩、鲁诗作薰。薰,帅也,从人得罪相坐之刑也。”师古曰:“晋说近是矣。诗小雅雨无正之篇曰‘若此无罪,沦胥以铺’。胥,相也。铺,遍也。言无罪之人,遇于乱政,横相牵率,遍得罪也。韩诗沦字作薰。薰者,谓相薰蒸,亦渐及之义耳。此叙言史迁因坐李陵,横得罪也。”
〔二〕 师古曰:“孔,甚也。”

孝武六子,昭、齐亡嗣。〔一〕燕剌谋逆,广陵祝诅。昌邑短命,昏贺失据。戾园不幸,宣承天序。〔二〕述武五子传第三十三。

〔一〕 如淳曰:“昭帝及齐王无嗣也。”师古曰:“嗣合韵音祚,”
〔二〕 师古曰:“序合韵音似豫反。”

六世耽耽,其欲浟浟,〔一〕文武方作,是庸四克。〔二〕助、偃、淮南,数子之德,不忠其身,善谋于国。〔三〕述严朱吾丘主父徐严终王贾传第三十四。

〔一〕 师古曰:“六(者)谓武帝也。易颐卦六四爻辞曰‘虎视耽耽,其欲浟浟’。耽耽,威视之貌也。浟浟,欲利之貌也。耽音丁含反。浟音涤。今易浟字作逐。”
〔二〕 晋灼曰:“方,并也。”师古曰:“言并任文武之臣,是用克开四方也。”
〔三〕 师古曰:“淮南,谓淮南王安谏武帝不宜兴兵讨越也。”

东方赡辞,诙谐倡优,〔一〕讥苑捍偃,正谏举邮,〔二〕怀肉污殿,弛张沈浮。述东方朔传第三十五。

〔一〕 师古曰:“诙音恢。”
〔二〕 师古曰:“邮与尤同。尤,过也。”

葛绎内宠,屈牦王子。〔一〕千秋时发,宜春旧仕。〔二〕敞、义依霍,庶几云已。〔三〕弘惟政事,万年容己。咸睡厥诲,孰为不子?述公孙刘田杨王蔡陈郑传第三十六。

〔一〕 师古曰:“公孙贺妻,卫皇后姊,故云内宠也。”
〔二〕 张晏曰:“千秋讼卫太子冤,发言值时也。”师古曰:“宜春侯,王䜣也。”
〔三〕 如淳曰:“若此人等无益于治,可为庶几而已也。”师古曰:“敞,杨敞。义,蔡义。”

王孙裸葬,建乃斩将。云廷讦禹,福逾刺凤,〔一〕是谓狂狷,敞近其衷。〔二〕述杨胡朱梅云传第三十七。

〔一〕 师古曰:“逾,远也。”
〔二〕 师古曰:“衷,中也。论语称孔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此言朱云以上盖狂狷耳,云敞之操近于中行也。衷音竹仲反。”

博陆堂堂,受遗武皇,〔一〕拥毓孝昭,末命导扬。〔二〕遭家不造,立帝废王,权定社稷,配忠阿衡。怀禄耽宠,渐化不详,阴妻之逆,至子而亡。〔三〕秺侯狄孥,虔恭忠信,〔四〕奕世载德,貤于子孙。〔五〕述霍光金日䃅传第三十八。

〔一〕 师古曰:“论语称孔子曰‘堂堂乎张也’,盖美子张仪形盛也,故引之。”
〔二〕 刘德曰:“武帝临终之命,(也)〔霍〕光能导达显扬也。”
〔三〕 师古曰:“阴谓覆蔽之也。”
〔四〕 师古曰:“匈奴休屠王之子,故曰狄孥。秺音妒。信,合韵音新。”
〔五〕 师古曰:“貤,延也,音弋豉反。”

兵家之策,惟在不战。营平皤皤,立功立论,〔一〕以不济可,上谕其信。〔二〕武贤父子,虎臣之俊。述赵充国辛庆忌传第三十九。

〔一〕 师古曰:“皤皤,白发貌也,音蒲何反。”
〔二〕 师古曰:“春秋左氏传晏子对齐景公曰:‘君所谓可,而有不焉;臣献其不,以成其可。’此叙言宣帝令击西羌,充国不从,固上屯田之策也。”

义阳楼兰,长罗昆弥,安远日逐,义成郅支。陈汤诞节,救在三悊;〔一〕会宗勤事,疆外之桀。述傅常郑甘陈段传第四十。

〔一〕 郑氏曰:“三悊,谓刘向、谷永、耿育皆讼救汤也。”师古曰:“诞节,言其放纵不拘也。”

不疑肤敏,应变当理,〔一〕辞霍不婚,逡遁致仕。〔二〕疏克有终,散金娱老。定国之祚,于其仁考。广德、当、宣,近于知耻。〔三〕述隽疏于薛平彭传第四十一。

〔一〕 刘德曰:“肤,美也。敏,疾也。言于阙下卒变,定方遂诈,非卫太子也。”师古曰:“诗大雅文王之篇曰‘殷士肤敏’,谓微子也,故引以为辞。”
〔二〕 师古曰:“遁读与巡同。”
〔三〕 晋灼曰:“当宣帝时始仕,至元帝时以岁恶民流,便乞骸骨去。此为知耻。”师古曰:“此说非也。当为平当也。宣,彭宣也。言广德、平当、彭宣三人不苟于禄位,并为知耻也。本传赞曰:‘薛广德保悬车之荣,平当逡巡有耻,彭宣见险而止:异乎苟患失之者矣。’”

四皓遁秦,古之逸民,不营不拔,严平、郑真。〔一〕吉困于贺,涅而不缁;禹既黄发,以德来仕。〔二〕舍惟正身,胜死善道;郭钦、蒋诩,近遁之好。〔三〕述王贡两龚鲍传第四十二。

〔一〕 应劭曰:“爵禄不能营其志,威武不能屈其身也。易曰‘不可荣以禄’,又曰‘确乎不可拔也’。”
〔二〕 师古曰:“论语称孔子曰:‘不曰白乎?涅而不缁。’涅,污泥也。可以染皂。缁,黑色也。言天性洁白者,虽处污涅之中,其色不变也。缁,合韵音侧仕反。”
〔二〕 应劭曰:“易曰‘好遁君子吉’,言遭暴乱之世,好以和顺遁去,不离其害也。”

扶阳济济,闻诗闻礼。玄成退让,仍世作相。〔一〕汉之宗庙,叔孙是谟,革自孝元,诸儒变度。〔二〕国之诞章,博载其路。〔三〕述韦贤传第四十三。

〔一〕 师古曰:“仍,(类)〔频〕也。”
〔二〕 如淳曰:“造迭毁之(义)〔议〕也。”师古曰:“谟,谋也,合韵音慕。”
〔三〕 师古曰:“诞,大也。谓宪章之大者,故广载之。”

高平师师,惟辟作威,图黜凶害,天子是毗。〔一〕博阳不伐,含弘光大,天诱其衷,庆流苗裔。述魏相丙吉传第四十四。

〔一〕 邓展曰:“师师,相师法也。”师古曰:“尚书洪范云‘惟辟作威’,言威权者,唯人君得作之耳。诗小雅节南山之篇曰:‘尹氏太师,惟周之氐,秉国之钧,四方是维,天子是毗。’言大臣之职,辅佐天子者也。此叙言魏相欲崇君道而黜私权,故引书诗以为言也。”

占往知来,幽赞神明,〔一〕苟非其人,道不虚行。〔二〕学微术昧,或见仿佛,疑殆匪阙,违众迕世,〔三〕浅为尤悔,深作敦害。〔四〕述眭两夏侯京翼李传第四十五。

〔一〕 师古曰:“易上系辞曰‘神以知来,知以藏往’,言蓍卦之德兼神知也。说卦曰‘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言欲深致神明之道,助以成教,故为蓍卜也。”
〔二〕 师古曰:“下系之辞也。言人能弘道,非其人则不能传。”
〔三〕 师古曰:“论语称孔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馀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馀则寡悔。’殆,危也。谓有疑则阙之也。此叙言术士不阙疑殆,故遭祸难也。”
〔四〕 师古曰:“尤,过也。敦,厚也。”

广汉尹京,克聪克明;延寿作翊,既和且平。矜能讦上,俱陷极刑。翁归承风,帝扬厥声。〔一〕敞;亦平平,文雅自赞;〔二〕尊实赳赳,邦家之彦;〔三〕章死非罪,士民所叹。述赵尹韩张两王传第四十六。

〔一〕 张晏曰:“受任为右扶风,卒,宣帝下诏褒扬,赐金百斤。”
〔二〕 师古曰:“平读曰便。便,辩也。赞,助也,以文雅助治(述)〔术〕也。一说,赞,进也,以文雅自进也。”
〔三〕 师古曰:“赳赳,材劲貌也,音纠。”

宽饶正色,国之司直。丰繄好刚,辅亦慕直。〔一〕皆陷狂狷,不典不式。〔二〕崇执言责,隆持官守。〔三〕宝曲定陵,并有立志。〔四〕述盖诸葛刘郑毋将孙何传第四十七。〔五〕

〔一〕 师古曰:“繄,是也,音乌奚反。”
〔二〕 师古曰:“典,经也。式,法也。”
〔三〕 如淳曰:“崇为尚书仆射,是言责之官也。哀帝及傅太后欲封从弟商,崇谏不听也。”晋灼曰:“隆谏武库兵不宜以给董贤家,此为持官守也。”
〔四〕 邓展曰:“孙宝曲桡定陵侯淳于长也。”晋灼曰:“何并斩侍中王林卿奴,是立志也。”
〔五〕 师古曰:“本传毋将隆在孙宝下。今此叙云毋将孙何,是叙误也。”

长倩懙懙,觌霍不举,〔一〕遇宣乃拔,傅元作辅,不图不虑,见踬石、许。〔二〕述萧望之传第四十八。

〔一〕 苏林曰:“懙懙,行步安舒也。”师古曰:“不肯露索而见霍光,故不得大官也。懙音弋于反。”
〔二〕 师古曰:“诗小雅雨无正之篇云‘旻天疾威,不虑不图’也。虑,思也。图,谋也。言幽王见天之威,不思谋也。此叙言望之思谋不详,卒为石显及许史所颠踬也。踬音竹二反。”

子明光光,发迹西疆,列于御侮,厥子亦良。述冯奉世传第四十九。

宣之四子,淮阳聪敏,〔一〕舅氏蘧蒢,几陷大理。〔二〕楚孝恶疾,东平失轨,〔三〕中山凶短,母归戎里。〔四〕元之二王,孙后大宗,〔五〕昭而不穆,大命更登。〔六〕述宣元六王传第五十。

〔一〕 师古曰:“敏,疾也,合韵音美。”
〔二〕 师古曰:“蘧蒢,口柔,观人颜色而为辞佞者也。言淮阳宪王舅张博为谄辞,几陷王于大罪也。蘧音渠。蒢音除。几音巨依反。”
〔三〕 师古曰:“恶疾谓眚病也。轨,法则也。”
〔四〕 张晏曰:“戎氏女归戎氏之里也。”
〔五〕 孟康曰:“谓哀、平帝。”
〔六〕 邓展曰:“昭而不穆,有父无子。”张晏曰:“大命,帝位也。”师古曰:“更音工衡反。”

乐安褏褏,古之文学,〔一〕民具尔瞻,困于二司。〔二〕安昌货殖,朱云作娸。〔三〕博山惇慎,受莽之疚。〔四〕述匡张孔马传第五十一。

〔一〕 师古曰:“褏褏,盛貌也,音弋(叙)〔救〕反。学,合韵音下教反。”
〔二〕 师古曰:“诗小雅节南山之篇曰‘赫赫师尹,民具尔瞻’,言师尹之任,位尊职重,下所瞻望,而乃为不善乎,深责之也。此叙言匡衡失德,不终相位,故引以为辞耳。二司者,司隶校尉王尊劾奏衡追奏石显扬著先帝任用倾覆之臣,司隶校尉王骏劾奏衡专地盗土也。司,合韵音先寺反。”
〔三〕 晋灼曰:“娸,丑也。”师古曰:“朱云廷言欲斩张禹,是为丑恶之娸,音欹,合韵音丘吏反。”
〔四〕 师古曰:“疚,病也。孔光后更曲意从莽之欲,以病其德行也。”

乐昌笃实,不桡不诎,遘闵既多,是用废黜。〔一〕武阳殷勤,辅导副君,既忠且谋,飨兹旧勋。高武守正,因用济身。〔二〕述王商、史丹、傅喜传第五十二。

〔一〕 师古曰:“诗鄁柏舟曰‘遘闵既多,受侮不少’。遘,遇也。闵,病也。谓见病害甚众也。此叙言王商深为王凤所排陷也。”
〔二〕 师古曰:“言傅喜不阿附傅太后,故得免祸。”

高阳文法,扬乡武略,政事之材,道德惟薄,位过厥任,鲜终其禄。〔一〕博之翰音,鼓妖先作。〔二〕述薛宣朱博传第五十三。

〔一〕 师古曰:“鲜,少也,音先践反。”
〔二〕 刘德曰:“易曰‘翰音登于天,贞凶’。上九处非其位,亢极,故‘何可长也?’位在上高,故曰翰音。博拜时闻有鼓声也。”师古曰:“‘翰音登于天’,中孚卦上九爻辞也。翰音高飞而且鸣,喻居非其位,声过其实也。”

高陵修儒,任刑养威,用合时宜,器周世资。义得其勇,如虎如貔,进不跬步,宗为鲸鲵。〔一〕述翟方进传第五十四。

〔一〕 师古曰:“半步曰跬,音空蕊反。”

统微政缺,灾眚屡发。永陈厥咎,戒在三七。邺指丁、傅,略窥占术。述谷永杜邺传第五十五。

哀、平之恤,丁、傅、莽、贤。武、嘉戚之,乃丧厥身。高乐废黜,咸列贞臣。述何武王嘉师丹传第五十六。

渊哉若人!实好斯文。初拟相如,献赋黄门,辍而覃思,草法篹玄,〔一〕斟酌六经,放易象论,〔二〕潜于篇籍,以章厥身。〔三〕述扬雄传第五十七。

〔一〕 师古曰:“辍,止也。篹与撰同。言止不复作赋,草创法言及撰太玄经也。”
〔二〕 师古曰:“放音甫往反。论,论语也。”
〔三〕 师古曰:“章,明也。”

犷犷亡秦,灭我圣文,〔一〕汉存其业,六学析分。是综是理,是纲是纪,师徒弥散,著其终始。〔二〕述儒林传第五十八。

〔一〕 师古曰:“犷犷,粗恶之貌。言无亲也。犷音穬,又音九永反。”
〔二〕 师古曰:“散谓分派也。”

谁毁谁誉,誉其有试。〔一〕泯泯群黎,化成良吏。〔二〕淑人君子,时同功异。没世遗爱,民有馀思。述循吏传第五十九。

〔一〕 师古曰:“论语称孔子曰:‘吾之于人,谁毁谁誉,如有所誉,其有所试。’此叙言人之从政,可试而知,故引以为辞也。”
〔二〕 师古曰:“黎,众也。言群众无知,从吏之化而成俗也。”

上替下陵,奸轨不胜,猛政横作,刑罚用兴。曾是强圉,掊克为雄,〔一〕报虐以威,殃亦凶终。〔二〕述酷吏传第六十。

〔一〕 师古曰:“诗大雅荡之篇曰‘曾是强圉,曾是掊克’。强圉,强梁御善也。掊克,好聚敛,克害人也。言任用此人为虐于下也。掊音平侯反。”
〔二〕 师古曰:“尚书吕刑曰‘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言哀闵不辜之人横被杀戮,乃报答为虐者以威而诛绝也。”

四民食力,罔有兼业,大不淫侈,细不匮乏,盖均无贫,遵王之法。〔一〕靡法靡度,民肆其诈,〔二〕逼上并下,荒殖其货。〔三〕侯服玉食,败俗伤化。〔四〕述货殖传第六十一。

〔一〕 师古曰:“论语称孔子曰‘盖均无贫’,言为政平均不相陵夺,则无贫匮之人也,故引之。”
〔二〕 师古曰:“肆,极也。”
〔三〕 师古曰:“荒,大也。”
〔四〕 张晏曰:“玉食,珍食也。”

开国承家,有法有制,家不臧甲,国不专杀。〔一〕矧乃齐民,作威作惠,〔二〕如台不匡,礼法是谓!〔三〕述游侠传第六十二。

〔一〕 师古曰:“杀,合韵音所例反。”
〔二〕 师古曰:“矧,况也。齐民,齐等之人也。”
〔三〕 如淳曰:“台,我也。我,国家也。”师古曰:“匡,正也。台音怡。”

彼何人斯,窃此富贵!营损高明,作戒后世。〔一〕述佞幸传第六十三。

〔一〕 师古曰:“诗小雅巧言之篇,刺谗人也。其诗曰:‘彼何人斯?居河之麋。’贱而恶之也。此叙亦深疾佞幸之人。故引诗文以讥之。营,惑也。”

于惟帝典,戎夷猾夏;〔一〕周宣攘之,亦列风雅。〔二〕宗幽既昏,淫于褒女,〔三〕戎败我骊,遂亡酆鄗。〔四〕大汉初定,匈奴强盛,围我平城,寇侵边境。〔五〕至于孝武,爰赫斯怒,王师雷起,霆击朔野。〔六〕宣承其末,乃施洪德,震我威灵,五世来服。〔七〕王莽窃命,是倾是覆,备其变理,为世典式。述匈奴传第六十四。

〔一〕 师古曰:“于,叹辞也。帝典,虞书舜典也。载舜命咎繇作士,戒之曰:‘蛮夷猾夏。’猾,乱也。夏,诸夏也。于读曰乌。”
〔二〕 师古曰:“攘,却也。”
〔三〕 师古曰:“宗幽,幽王居宗周也。”
〔四〕 张晏曰:“申侯与戎共伐周,败于骊山下,遂杀幽王。平王东徙都成周。”
〔五〕 师古曰:“境合韵音竟。”
〔六〕 师古曰:“霆,疾雷也,音廷。”
〔七〕 师古曰:“自宣至平凡五帝。”

西南外夷,种别域殊。南越尉佗,自王番禺,攸攸外寓,闽越、东瓯。〔一〕爰洎朝鲜,燕之外区。汉兴柔远,与尔剖符。〔二〕皆恃其岨,乍臣乍骄,孝武行师,诛灭海隅。述西南夷两越朝鲜传第六十五。

〔一〕 师古曰:“攸攸,远貌。”
〔二〕 师古曰:“柔,安也。剖符,谓封之也。”

西戎即序,夏后是表。〔一〕周穆观兵,荒服不旅。〔二〕汉武劳神,图远甚勤。王师驒驒,致诛大宛。〔三〕姼姼公主,乃女乌孙,〔四〕使命乃通,条支之濒。〔五〕昭、宣承业,都护是立,总督城郭,三十有六,修奉朝贡,各以其职。述西城传第六十六。

〔一〕 张晏曰:“表,外也。禹就叙以为外国也。”师古曰:“此说非也。表,明也,明以德化也。”
〔二〕 张晏曰:“观,示也。旅,陈也。犬戎终王而朝周,穆王以不享征之,是以荒服不陈于廷也。”
〔三〕 郑氏曰:“驒驒,盛也。”师古曰:“此说非也。小雅四牡之诗曰:‘四牡𬴂𬴂,驒驒骆马。’驒驒,喘息之貌。马劳则喘,此叙言汉远征西域,人马疲弊也。驒音它丹反。”
〔四〕 孟康曰:“姼音题。姼姼、惕惕,爱也。”师古曰:“此说非也。姼音上支反。姼姼,好貌也。魏诗葛屦之篇曰‘好人提提’,音义同耳。女,妻也,音乃据反。言汉以好女配乌孙也。”
〔五〕 师古曰:“濒,涯也,音频,又音宾。”

诡矣祸福,刑于外戚。〔一〕高后首命,吕宗颠覆。薄姬〈礈,去辶〉魏,宗文产德。〔二〕窦后违意,考盘于代。〔三〕王氏仄微,世武作嗣。子夫既兴,扇而不终。〔四〕钩弋忧伤,孝昭以登。上官幼尊,类祃厥宗。〔五〕史娣、王悼,身遇不祥,及宣飨国,二族后光。恭哀产元,夭而不遂。邛成乘序,履尊三世。〔六〕飞燕之妖,祸成厥妹。丁、傅僭恣,自求凶害。中山无辜,乃丧冯、卫。〔七〕惠张、景薄,武陈、宣霍,成许、哀傅,平王之作,事虽歆羡,非天所度〔八〕。怨咎若兹,如何不恪!〔九〕述外戚传第六十七。

〔一〕 师古曰:“诡,违也。言祸福相违,终始不一也。”
〔二〕 如淳曰:“薄姬在魏,许负相,当生天子。魏豹闻负言,不与汉,遂禽而死也。”师古曰:“〈礈,去辶〉,古坠字。”
〔三〕 师古曰:“诗卫风曰‘考盘在涧’。考,成也。盘,乐也。此叙言窦姬初欲适赵,而向代,违其本意,卒以成乐也。”
〔四〕 师古曰:“扇,炽也。”
〔五〕 应劭曰:“诗云‘是类是祃’。礼,将征伐,告天而祭谓之类,告以事类也。至所征伐之地,表而祭之谓之祃。祃者,马也。马者兵之首,故祭其先神也。言上官后虽幼尊贵,家族以恶逆诛灭也。”师古曰:“祃音莫暇反。”
〔六〕 张晏曰:“至成帝乃崩也。”师古曰:“乘序,谓登至尊之处也。”
〔七〕 师古曰:“冯昭仪,中山孝王母也,为傅氏所陷。卫姬,中山孝王后也,为王莽所灭。”
〔八〕 师古曰:“作,起也。度,居也。言惠帝至平帝王皇后七人,时虽处尊位,人心羡慕,以非天意所居,故终用不昌也。度音徒各反。”
〔九〕 师古曰:“恪,敬也。”

元后娠母,月精见表。〔一〕遭成之逸,政自诸舅。〔二〕阳平作威,诛加卿宰。〔三〕成都煌煌,假我明光。〔四〕曲阳(携携)〔歊歊〕,亦朱其堂。〔五〕新都亢极,作乱以亡。述元后传第六十八。

〔一〕 师古曰:“娠音身。”
〔二〕 师古曰:“言成帝贪自逸乐,而委政于王氏。”
〔三〕 师古曰:“谓王商及王章也。”
〔四〕 师古曰:“煌煌,炽貌。”
〔五〕 师古曰:“(携携)〔歊歊〕,气盛也,音许骄反。”

咨尔贼臣,篡汉滔天,行骄夏癸,虐烈商辛。〔一〕伪稽黄、虞,缪称典文,〔二〕众怨神怒,恶复诛臻。〔三〕百王之极,究其奸昏。述王莽传第六十九。

〔一〕 张晏曰:“桀名癸,纣名辛。”
〔二〕 师古曰:“稽,考也。”
〔三〕 张晏曰:“复,周也。臻,至也。十二岁岁星一复,莽称帝十三岁而见诛也。左氏传曰‘美恶周必复’。”师古曰:“复音扶目反。”

凡汉书,叙帝皇,〔一〕列官司,建侯王。〔二〕准天地,统阴阳,〔三〕阐元极,步三光。〔四〕分州域,物土疆,〔五〕穷人理,该万方。〔六〕纬六经,缀道纲,〔七〕总百氏,赞篇章。〔八〕函雅故,通古今,〔九〕正文字,惟学林。〔一〇〕述叙传第七十。

〔一〕 张晏曰:“十二纪也。”
〔二〕 张晏曰:“百官表及诸侯王表也。”
〔三〕 张晏曰:“准天地,天文志也。统,合也。阴阳,五行志也。”
〔四〕 张晏曰:“阐,大也。元,始也。极,至也。三光,日月星也。大推上极元始以来,及星辰度数,谓律历志。”
〔五〕 张晏曰:“地理及沟洫志也。”
〔六〕 张晏曰:“人理,古今人表。万方,谓郊祀志有日月星辰天下山川人鬼之神。”
〔七〕 张晏曰:“艺文志也。”
〔八〕 师古曰:“赞,明也。”
〔九〕 张晏曰:“包含雅训之故,及古今之语。”
〔一〇〕师古曰:“信惟文学之林薮也。凡此总说帝纪、表、志、列传,备有天地鬼神人事,政治道德,术艺文章。汎而言之,尽在汉书耳,亦不皆如张氏所说也。”

校勘记[编辑]

四二三六页 四行 不言(然)〔作〕而改言述, 景祐本作“作”。

四二三八页 三行 谁(能)〔可〕任用, 景祐、殿本都作“可”。王先谦说作“可”是。

四二三九页 八行 一曰(王)〔主〕奄闭门者。 景祐、殿本都作“主”,此误。

四二四〇页 六行 言其自号(宁)〔宰〕衡,景祐、殿、局本都作“宰”,此误。

四二四三页四行秦文公造(四)〔西〕畤祭天是也。殿本作“西”。王先谦说作“西”是。

四二四三页一六行(变)〔燮〕定东西,钱大昭说“变”当作“燮”。按景祐、殿、局本都作“燮”。注同。

四二四五页一一行言陈胜初起而项羽(益)〔烈〕盛也。景祐、殿本都作“烈”。

四二四五页一二行耳(谏)〔谋〕甘公,钱大昭说“谏”当作“谋”。按景祐、殿本都作“谋”。

四二五一页四行遻,遇(之)也。景祐、殿本都无“之”字。

四二五二页二行(子)〔支〕,父母之四支也。殿本作“支”。王先谦说作“支”是。

四二五七页一五行六(者)谓武帝也。王先谦说“六者”当为“六世”。按景祐本无“者”字。

四二五九页五行武帝临终之命,(也)〔霍〕光能导达显扬也。殿本“也”作“霍”。王先谦说殿本是。

四二六一页一行仍,(类)〔频〕也。景祐、殿本都作“频”,此误。

四二六一页二行造迭毁之(义)〔议〕也。景祐本作“义”,殿本作“议”。王先谦说作“议”是。

四二六二页五行以文雅助治(述)〔术〕也。景祐、殿、局本都作“术”,此误。

四二六三页一六行音弋(叙)〔救〕反。景祐、殿本都作“救”,此误。

四二七〇页七行曲阳(携携)〔歊歊〕,景祐、殿本都作“歊”,此误。

 叙传 第七十上 ↑返回顶部 终 
PD-icon.svg 本东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