濳研堂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濳研堂文集 卷第十九
清 錢大昕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嘉慶丙寅刊本
卷第二十

潛研堂文集卷十九

 雜著三          嘉定錢大昕

  鄞縣志辯證

   文種非鄞人

越大夫種春秋內外傳注家皆不言何許人其指爲鄞

人者始于王厚齋厚齋所據者高誘注呂氏春秋也今

攷呂氏書第二卷當染篇注云楚之鄒人第四卷尊師

篇注云楚鄞人鄒鄞字形相涉刋本傳譌固難決其然

否但兩注皆云楚人而鄞爲越地鄒爲魯地與楚並不

相涉則鄞鄒均未可信及讀太平寰字記敘荆州人物

云文種楚南郢人乃恍然悟呂覽注本是郢字樂史生

於宋初所見呂氏書尙未譌也又攷高氏注㕥范蠡爲

楚三戸人蓋本於吳越春秋今世所傳吳越春秋亦非

足本然張守節注史記嘗引之云大夫種姓文字子禽

荆平王時爲宛令之三戸之里范蠡從犬竇蹲而吠之

從吏恐文種慙令人引衣而鄣之是大夫種嘗爲宛令

因范蠡要之乃棄楚而適越其爲楚人非越人固信而

有徵矣㑹稽典錄載虞翻朱育所說㑹稽先賢未有一

言及文種乾道四明圖經寶慶四明志初不列入人物

至厚齋始表章之然淸容居士厚齋高弟而延祐修志

不取其說蓋巳疑而未信矣明楊實修郡志收入人物

沿譌到今頃閱全氏鮚埼亭集有辨一篇雖未能據寰

宇記以證其譌然亦可謂先得我心者并附於此

 全祖望辨大夫種非鄞產云自昔圖經地志莫不扳

 援古人以爲桑梓生色予謂不覈其實則徒使其書


 之不足取信於世吾浙河以東人物莫備於㑹稽典

 錄其於鄞人自大里黃公始南宋王尙書深寧黃提


 刑東發始據高誘呂覽注以大夫種爲鄞產因謂范

蠡與種同功一體蠡可去而種不可去者以父母之


 邦也兩先生之言善矣而以予覈之則有疑焉越絕

 書外傳曰范蠡始居楚內視若盲反聽若聾大夫種

 入其縣知有賢者得蠡大說俱見覇兆出於東南相

 要而往偕止於吳吳任子胥於是去吳之越又曰范

 蠡要種入越越大夫石買曰客歴諸矦渡河津無由

 自SKchar殆非眞賢然則種非鄞人矣吳越春秋內傳曰

 勾踐還自吳范蠡謂種曰子可去矣種不然之其後

 內憂不朝謂妻曰吾王雪恥於吳我悉徙宅自投死

 亡之地悔不隨范蠡之謀又曰勾踐賜以屬鏤之劍

 嘆曰南陽之宰而爲越王之禽然則由種將死之言

 攷之益非鄞人矣夫越絶書雖非出于子贛之手然

 固西京之筆吳越春秋雖係皇甫摭拾之書要亦自

東京以來傳之兩先生據高氏之一言而盡棄諸佐

 証恐不其然予又攷吳越春秋注中亦引高注則曰

 大夫文種字㑹楚鄒人然後恍然曰鄒與鄞皆從邑

 或相近而譌也以深寧東發之博且覈也而一言之

 失遂貽枌社千古之誤可不審乎

   王鄞

丹山圖詠云秦皇神將有王鄞驅山塞海溺其身葬於

水底不填築號作鄞江今見存丹山圖詠出於道藏相

傳木元虚𢰅賀知章注其實宋以後道士妄作前志亦

無及王鄞者餘姚黃氏雖不信其說而所作四明山志


頗錄之恐好奇者引爲掌故特爲辯之鄞縣自以赤堇


得名明人乃有夏禹時堇子國之說俗語不實流爲丹

靑因秦始皇之居鄮縣而傅㑹爲王鄞事因漢光武之


官奴城而傅㑹立劉植廟皆不學者爲之也

   王脩非鄮令


寶慶四明志縣令題名漢順帝漢安二年有鄮令王脩

乾道圖經亦云王脩順帝漢安二年令鄮時軍人殺歴

陽太守伊曜脩誓衆奔入賊營取曜屍塟之今攷㑹稽


典錄但云揚州從事句章王脩委身授命垂聲來世不

言其爲鄮令後漢書滕撫傳建康元年九江范容周生

等相聚反亂屯據歴陽揚州刺史尹燿九江太守鄧顯

討之燿顯軍敗爲賊所殺脩之委身授命當抂其時脩

爲揚州從事故得赴刺史之難若爲鄮令則鄮與歴陽

相距甚遠守土之吏豈能奔赴且脩所赴難者揚州刺

史尹燿志譌尹爲伊又以爲歴陽太守與史皆不合據

典錄脩未嘗爲鄮令故於題名中去之

   管公明墓

寶慶志有管公明墓在縣西四十里聖女山父老相傳

云然無碑碣可攷按管輅平原人卒於魏世其時吳魏

隔絶無緣卜葬于此委巷無稽之談豈足采乎

   小江湖非西湖

小江湖卽它山堰王㴱寧之辨審矣而乾道圖經有唐

貞觀十年縣令王君照修建說者疑它山堰爲王元暐

所築不當更屬之君照乃以城中日月兩湖當小江湖

此大不然唐初鄮縣治故勾章城卽今小溪故唐志及

圖經皆云城南二里爲小江湖此舒亶所引之圖經若乾道圖經則云城南二

十里據今縣治而言惟舒亶西湖引水記乃云按州圖經鄞縣南

二里有小湖唐貞觀中令王君照修也今俗里所謂細

湖頭者乃其故處攷之唐志本是小江湖今改爲小湖

又引里俗細湖頭以實之誤亦甚矣近人又謂王君照

引它山泉入城導爲日月䨇湖以附㑹舒亶之說尤爲

䟽謬葢必先有城而後有湖貞觀之世三江口非縣治

安得有城又安得有湖哉楊𫎇它山堰引水記謂王元

暐始導它山之水作堰江溪約水勢貫城而入瀦爲平

湖然則日月二湖亦起于元暐非君照也𫎇亦北宋人

而其言較之舒亶爲可信魏峴它山水利備覽謂小江

湖卽日湖其誤與舒亶同總由不知貞觀初之縣治非

今縣治故爾夫小江湖之與它山本一地也君照剙湖

於前元瑋築堰于後相距二百年何妨改作且貞觀之

初䟽溪爲湖地勢旣高而無堰閘以蓄之故一時雖𫉬

灌漑之利未乆而卽廢不若元暐之功施千載然其剙

始之績自不可没也

   𫯠化郡

乾道圖經云開元二十六年採訪使齊澣奏請爲州以

境內有四明山故號州爲明而郡名𫯠化按唐時州郡

不並置開元中置明州其時未有郡名也天寶初改爲

餘姚郡則稱郡不稱州乾元初復爲明州則稱州不稱

郡且唐世亦無𫯠化郡名至宋始有之宋制諸州兼有

郡名以爲封爵之號然多沿用唐舊名惟餘姚縣隸越

不隸明故特改之若依圖經所說則開元置州之始巳

稱𫯠化郡矣豈其然乎

   賀知章朝英集

聞志載賀知章朝英集三卷攷唐書藝文志朝英集乃

開元中張孝嵩出塞朝士所作送行詩知章特其一人

爾未可列諸著述之數今刪之

   唐有兩徐浩

唐書藝文志有四明山人徐浩廣孝經十卷乾元二年

上授校書郞或疑卽是徐季海唐初明越本一州故賀

季眞永興人而自號四明狂客季海㑹稽人亦可稱四

明山人也然攷諸季海本傳則明皇時巳由張燕公薦

授集賢校理進監察御史裏行累遷都官郞中領東都

𨕖肅宗立由襄州刺史召授中書舍人四方詔令多出

其手又兼尙書右丞進國子𥙊酒爲李輔國所譖貶亷

州長史乾元者肅宗年號也其時季海乆巳貴顯安得

又有上書授官之事且校書郞秩止正九品季海抂西

掖掌制巳是五品淸要官兼右丞爲正四品進祭酒爲

從三品更不當復授九品初階故知進書之徐浩乃別

是一人同時而同姓名者爾舊志牽合爲一人誤矣

   孔戣奏罷海味

王伯厚云唐孔戣爲華州刺史奏罷明州歲貢淡菜蛤

蚶之屬元微之爲越州復奏罷之蓋嘗罷於元和而復

貢於長慶也閻若璩㨿元微之奏狀以駮之謂狀云海

味起自元和四年而九年以一縣令論罷十五年復令

供進至孔戣奏罷則抂元和二年當云一罷於元和二

年孔戣再罷於元和九年某縣令三罷於長慶二年

稹方合鄉邦故實予以新唐史通鑑及昌黎𢰅戣墓誌

參互推之則戣之奏罷卽抂元和九年元和二年

何以證之曰新史通鑑及墓誌皆以戣之奏罷抂爲華

州刺史時而舊史戣傳云元和九年治信州刺史李位

獄爲中官所惡㝷出爲華州刺史則其奏罷海味必抂

是年明矣但諸書皆云戣所奏而微之狀獨云因一縣

令獻表上論準詔停進豈戣之奏得自縣令而爲轉達

乎抑先有縣令論奏而戣繼之乎此獻表之令當是鄮

令姓名不著於志乘良可惜也閻氏因昌黎誌文有元

和元年又有明年誤仞爲元和二年不知誌於元年以

大理正徴之下卽云累遷江州刺史此後又歴四任而

後云明年謂權知右丞之明年也豈得𫎇元年之文乎

據狀罷於元和九年卽復於十五年長慶二年因微之

奏而復罷閻所稱三罷者固謬王氏云復貢於長慶亦

攷之未審也

   甬橋非甬水橋


通鑑唐僖宗乾符四年王郢收餘衆東至明州甬橋鎭


遏使劉巨容以筒箭射殺之甬橋地名在宿州新唐書

劉巨容傳作埇橋巨容徐州人爲州大將龎勛之反自


㧞歸授埇橋鎭使成化志不辨通鑑句讀誤以甬橋連

上句改爲甬水橋又以巨容爲明州鎭遏使豈非癡人


說夢耶今據新唐書正之

   張知白


張文節知白滄州淸池人攷其歴官亦未到兩浙宋元

明諸志敘人物亦無有及知白者聞志宋賢傳忽闌入

之謂與林逋游過四明擇鄞之十七甲居焉此何據𫆀


攷范光陽𢰅張士塤行狀鄭梁𢰅張遐勲行狀俱云系


出文節公知白其後有諱𥸤者徙居於鄞然則張村之

族雖出自知白其徙鄞者乃張𥸤也𥸤與知白未知中


隔幾世要豈可以後人之卜居斯土而𡚶引其先世也


   王鄞江墓志不足信

聞性道志載王荆公所𢰅鄞江先生墓志一篇文最蕪

陋乃後人僞造其尤可笑者以張邵張郯張祁三人在


從學之列三張仕於南渡初距鄞江之殁七八十年矣

何由與鄞江相識乎史𥳑爲縣小吏卽使慕道來學亦


何足稱荆公豈逆料其後人之貴顯而先貢䛕於百年


之前乎臨川集本無此文前志亦未之有蓋出於王氏

譜乘聞貢士不深攷而詳載之何憒憒也

   陳瓘攝倅明州


嘉靖志謂陳瓘於大觀閒攝倅明州此大誤也攷宋史


本傳瓘中甲科簽書越州判官守蔡卞察其賢每事加


禮瓘欲遠之屢引疾求歸不得去乃檄攝通判明州其


云檄攝者承蔡卞之檄也據㑹稽志蔡卞元祐六年

月以龍圖閣待制知越州八年五月移潤州則忠肅攝

倅明州當抂元祐末非大觀閒矣崇寧初忠肅由諫垣

謫居合浦大觀初自合浦還寓家明州其時方以黨籍

禁錮安得有攝倅之事乎忠肅由合浦放還居四明史

亦未見年月攷長編載崇寧二年正月陳瓘除名勒停

編管亷州四年七月自亷州移郴州此後未見放還明

文惟五年正月以星變大赦諸抂黨籍者皆得敘復則

忠肅之放還大約抂崇寧五年其寓居四明亦必抂是

年也其明年改元大觀又三年以子正彚事被逮遂有

安置通州之命自後不復居四明矣然則忠肅寓居四

明自丙戌至巳丑僅三四年耳

   大觀圖經


王厚齋言諸州圖經乃景德祥符所脩而郡志但以大

觀爲據譏其昧於史學予謂李宗諤圖經南渡之際都

巳𣪚失卽大觀中明州所修圖經亦復闕佚後黃鼎得


其書獻於郡守張津而續成之乾道寶慶二志序據大


觀而不及祥符者舉其見存者言之非有誤也


   汪氏三世官位不足信

嘉靖志載汪洙官至觀文殿大學士謚文莊子思溫觀

文殿大學士思齊端明殿大學士孫大猷敷文殿大學


士皆𡚶也按樓宣獻之母卽思溫之女宣獻爲太夫人

行狀但云祖洙明州助教父思溫左朝議大夫仕爲太

府少卿直顯謨閣而已宋時觀文殿大學士非曾任宰

相者不得除思溫官止少卿直閣洙止爲敎授官秩尤

卑乃𡚶稱觀文殿大學士誕謾可笑一至於此端明殿

敷文閣但有學士無大學士據宋史大猷但爲敷文閣

直學士直學士下於學士一等不當𡚶稱大學士也且

敷文閣名非殿名此必譜乘無稽之說而東沙誤采之

   婁寅亮上䟽年月

婁寅亮史稱永嘉人不言其徙鄞寶慶延祐二志皆無

之成化志始列於人物未知所據按宋史本傳建炎四

年高宗至越寅亮上疏請𨕖太祖諸孫賢者視秩親王

以待皇嗣之生帝讀之感悟紹興元年召赴行抂復上

疏請宣告大臣行之高宗紀則以寅亮上疏繫之紹興

元年六月而不及建炎四年之疏此史家省文耳成化

志竟以第一疏屬之紹興元年且謂高宗時年三十未

有子此宋史所無而以意𡚶增也高宗生於大觀元年

丁亥至紹興元年辛亥止二十五歲耳不當便云三十

孝宗紀先言昭慈太后自江西還嘗感異夢爲高宗言

之高宗大寤㑹右僕射范宗尹亦造SKchar以請於是詔𨕖

太祖之後次及寅亮上書事此史家歸功母后大臣之

詞若以事理揆之寅亮之奏必抂建炎四年八月以後

其時孟后巳還自虔州而諸臣尙未有造膝之請及高


宗聞之不怒於是范宗尹等得從容造請而寅亮以富

直柔薦召赴行抂則抂紹興元年故第二䟽有去年上

章之語也若以第一䟽卽抂紹興元年六月則其年五


月巳有詔令知南外宗正事令懬𨕖年幼宗子將育於

宫中矣何煩寅亮之請䟽遠小臣其敢貪天功以爲巳


力平愚故疑寅亮第二䟽亦抂五月以前紀所書六月

一條乃擢寅亮爲監察御史之月非上書之月也


   王次翁墓

聞志有資政殿學士王次翁墓抂縣城西今海㑹寺後

長子侍御伯庠次子宗正丞伯序墓亦抂右案樓攻媿

𢰅伯庠行狀云葬於奉化縣忠義鄕之瑞雲山太師墓

側太師卽次翁也墓當抂奉化不抂鄞矣

   朱文公未嘗至鄞

明倫堂額相傳爲朱文公書黃溥閒中今古錄謂史忠

定浩嘗薦朱文公知南康公詣鄞稱謝寓於學因書焉

攷晦翁知南康軍降旨便道之官抂淳熙五年其時史

忠定抂政府初未歸鄞自閩到南康亦無取道四明之

理拜爵公朝謝恩私室古人恥之晦翁大儒豈以一郡

之薦僕僕稱謝此里巷不經之談不可以誣賢者也

   豐稷功德院

嘉靖志妙智講寺宋治平元年尙書豐稷請爲功德院

賜今額按治平之初淸敏未爲尙書寶慶延祐諸志皆

無此事此必譌也據郭受碑稱治平元年天子有事於

明堂詔天下有未係錫名者皆例賜其額兹院始革爲

妙智則知妙智之名非由豐公而改也

   觀文府

嘉靖志謂史丞相府理宗賜名觀文府聞氏引紹定辛

卯臨安大火雖太廟亦不免而史丞相觀文府獨全因

謂觀文府當抂臨安其實不然宋時觀文殿大學士爲

宰執退休之職名紹定火災之時彌遠見任丞相不帯

觀文銜其所賜之第但當稱丞相府不得云觀文府旣

稱觀文府則當抂四明不在臨安矣但嘉靖志以爲賜

彌遠者亦非是彌遠生前未嘗除觀文其季子宇之則

曾拜觀文殿學士視執政恩數使理宗果有賜額觀文

府之事亦是賜宇之非彌遠也又攷張端義奏議云辛

卯融風之變馮榯王虎知衛相府而不知衛宗廟林介

趙汝輝知救相府而不知救宗廟可證臨安史相府初

無觀文之稱也

   陳曦

陳㬢之名不見於宋史寶慶延祐二志附其名於陳禾


傳但云第進士而已成化志乃有爲給事中翰林學士

之說其實全未可信據云曦之拜翰林學士由呂好問


所薦攷好問執政在建炎元年未幾卽罷而曦乃於紹


興八年登進士十四年高宗幸太學曦爲國子正其遷

給事中雖不詳年月而在職六載又出爲濠州則當抂


紹興二十三四年矣距好問執政幾及三十年乃云好

問薦其才召拜學士豈非謬乎又云擢給事中彈劾不

避權要此亦作僞者自露破綻宋之給事中職司封駮

豈若明之科道以彈劾爲職乎又云自知制誥知濠州

攷宋初沿唐制以知制誥行中書舍人之職自元豐改

制以後掌外制者竟除中書舍人或云直舍人院未有

單除知制誥者也且南宋以濠州爲邊郡兩制近臣亦

無授邊遠小郡之理此亦可疑也寶慶志旣附曦名又

稱其三世登科豈有官登兩制而轉不一及之乎且禾

所𢰅經解由史直翁進於朝乃授其孫以官使其子於

紹興中已掌內制當不待直翁奏進矣故知曦之官位

不足信也志又云曾孫大震元孫伯鼎俱登翰林時人

稱爲祖孫三學士攷延祐志衣冠盛事亦無之

   陳槩

陳槩事延祐志不載而成化志增之攷其實亦難信槩

所傳者惟使金不屈及抗章論吕祖泰無罪兩事據其

家譜則槩之除左正言在嘉定七年其時韓𠈁胄已死

祖泰久已得官矣何待槩言而釋乎宋史寧宗紀金史

交聘表俱不見槩名卽使果有奉使事而其時金已衰

亂豈能以非禮摧抑使人所云不屈亦後人不攷時勢

而𡚶言耳

   陳德剛事不可信

成化志載陳德剛紹定六年召除福建制置使兼知福

端平元年簽書樞宻院事按德剛父子不見於延祐

至正諸志楊實修志始載之其實未可盡信如福州守

臣例帶安撫使初無制置之名至簽樞爲執政之職而

宋史宰輔表及理宗紀並無陳德剛其人其爲僞𡚶顯

然此必出於陳氏家譜造譜者不通史學𡚶意前代職

名可以假冐不知樞宻乃宰相之貳拜罷姓名具在正

史非若它官之可冐也據志德剛爲著之父而本堂集

中絶不言其先世有顯者(⿱艹石)(⿱艹石)顒若伸(⿱艹石)德剛寶慶

延祐志進士題名亦無之竊疑陳氏自顯以下四世名

位風節皆出後人傅會但善善欲長不欲竟刪姑去其

已甚者并記所疑以俟博雅君子攷定焉

   陳著

陳著先世事迹多不可信予旣據本堂集辨之矣今攷

成化志所載著事以文集證之亦殊違錯一云景定四

年賈似道買公田於浙西著爲著作郞上疏乞罷公田

斥逐似道似道怒出知嘉興攷著以寶祐丙辰登第至

景定四年癸亥僅止八載校其資歴甚淺無由遽典大

郡據本堂集景定元年三月在鷺洲書院山長任內被

薦未幾北還浙漕提領趙與訔辟監三石橋酒庫旣而

湖南帥趙必普辟帥準旣而江淮提領趙與訔辟蕪湖

茶官則本堂實無官著作郞之事且與訔卽措買公田

之人使著果有彈奏何以轉受與訔之辟此其不足信

一也一云咸淳元年似道歸越治母喪詔以天子鹵薄

葬之起墳擬山陵著爲太學博士率太學諸生上疏SKchar

諫不聽似道還朝大怒必欲遠竄上不可改臨安通判

今以文集攷之則著在嵊縣任滿咸淳七年十一月二

十六日差通判揚州次年正月五日繳進特改除京簽

京簽者臨安府簽判也京簽二年攷滿始除通判其謝

賈太傅啟云幕府屬寮躐躋郡佐端自曲成之造斐然

直謝之辭則通判之授實出賈相意矣似道丁母憂在

咸淳十年十月非元年也推較其時著正爲臨安倅不

得在太學其不足信二也此傳云爲太學博士而陳桱


傳又云著爲宋祕監知台州官名互異其不足信三也

志又云子宓亦有文名攷本堂四子深瀹洵沆無名宓

者其不足信四也本堂年八十四見其子深跋至德觀


記而志以爲八十其不足信五也

   王厚齋生卒年月

宋史王應麟傳不載其卒之年月及年歲若干閻百詩


據本傳云後二十年卒則卒當於元成宗元貞二年

申又據方回序小學紺珠在元大德庚子自稱回年七

十四公長回六歳是王氏生於宋寧宗嘉定十四年

巳如閻說厚齋生於辛巳歲卒於丙申歲年七十有六

也今攷延祐四明志人物傳厚齋年七十四而陳本堂

祭厚齋文首稱柔兆涒灘之歲孟冬甲辰其文亦云余

八十三公七十四則厚齋卒於元貞丙申年七十四信

矣推其生年當在嘉定十六年癸未非辛巳歲也本堂

祭文又有季夏聞訃之語則厚齋之卒在是年六月也

惟袁淸容集中孔昭孫墓志云大德初昭孫爲慶元儒

學正於時禮部尙書王先生應麟師表後進門無雜賓

明遠以通家子執疑證譌桷每連席請益似大德初厚

齋尙存葢大德當爲元貞之譌淸容渉筆偶誤爾

   蔣曉非蔣猷曾孫

聞志以蔣曉爲猷曾孫附於猷傳之後攷袁淸容集有

將作監主簿蔣公墓誌卽曉也敘其世系特詳曉之曾

祖楩台州通判祖如愚隆興府通判父嶠貴池縣丞爲

諫議大夫峴之弟其銘云蔣姓宗姬函亭漢矦居鄞發

祥唐季是稠則曉之先世自唐季已居鄞而猷以南渡

避寇始遷於鄞其非一族可知矣乃引以爲曾祖何其

𡚶也

   袁桷上王深寧書

聞性道志言桷仕至侍講學士歸里上王深寧書有云

久知我輩固當投之濁流靖念斯文詎宜束之高閣則

其媿仕之心亦自見於辭矣攷深寧卒於元貞丙申

時淸容未登仕版此不稽其年代而以意妄測也

   豐寅初

嘉靖志敘寅初兩事一云洪武十七年徵爲國子司業

上書諫觀燈謫德化學敎諭一云建文壬午棄官歸葢

皆本其家傳而全祖望辨之云寅初本名初以洪武二

十七年歲貢官江西德化敎諭其子慶以宣德間用父

宦籍自江西中式則謂遜國中棄官者𡚶也予又攷水

東日記云寅初洪武中授訓導陞敎諭則寅初未嘗爲

國子司業傳所云直諫謫官者亦𡚶也志家好信家乘

而訾舊志得毋爲若輩技掚所誤邪

   王罃奏從祀事

成化嘉靖志俱載王罃奏請楊時羅從彦李侗等從祀

孔子廟庭上可其議攷明史禮志楊時從祀在孝宗朝

羅李從祀在神宗朝而罃爲給事乃在宣德之世時代

隔越卽使罃有此奏亦不當云可其議也楊實老儒不

諳掌故輕信私家譜乘故多舛譌東沙輩亦不攷而襲

用之但孔廟從祀非尋常事不可沿襲譌舛以滋後人

之疑故特爲辨之

   鄭珞

李志名宦鄭珞傳言宣宗振作吏治特簡廷臣九人知

郡皆奉敕以行九人之中若况鍾之知蘇州莫愚之知

常州何文淵之知温州陳本深之知吉安皆以循良著

而珞亦與之相上下攷明史宣宗紀宣德五年五月擢

郞中况鍾何文淵九人爲知府奉敕遣之據况鍾傳同

薦者羅以禮趙豫莫愚邵旻馬儀陳本深陳鼎何文淵

初無珞名又循吏傳載宣德五年十一月擇廷臣二十

五人爲郡守奉敕以行寧波則刑部主事鄭恪恪珞卽

一人也珞與况鍾等雖皆以宣德五年出守而一在五

月一在十一月李志以珞列於况鍾九人之數葢攷之

未審矣明史林碩傳載寧波知府鄭珞劾中官裴可烈

不法可烈竟罷去而循吏傳云魏恪守寧波嘗劾中使

吕可烈無狀帝爲誅可烈葢卽一事而傳聞異詞耳成

化嘉靖志題名有鄭珞無魏恪宣德實錄亦作鄭珞實

錄又云宣德六年十一月以內使裴可烈在蘇松諸郡

貪暴尤甚特命械繫至京十二月內官裴可烈以貪暴

下錦衣獄死是可烈裴姓非吕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