濳研堂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八 濳研堂文集 卷第十九
清 钱大昕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嘉庆丙寅刊本
卷第二十

潜研堂文集卷十九

 杂着三          嘉定钱大昕

  鄞县志辩证

   文种非鄞人

越大夫种春秋内外传注家皆不言何许人其指为鄞

人者始于王厚斋厚斋所据者高诱注吕氏春秋也今

考吕氏书第二卷当染篇注云楚之邹人第四卷尊师

篇注云楚鄞人邹鄞字形相涉刋本传讹固难决其然

否但两注皆云楚人而鄞为越地邹为鲁地与楚并不

相涉则鄞邹均未可信及读太平寰字记叙荆州人物

云文种楚南郢人乃恍然悟吕览注本是郢字乐史生

于宋初所见吕氏书尚未讹也又考高氏注以范蠡为

楚三戸人盖本于吴越春秋今世所传吴越春秋亦非

足本然张守节注史记尝引之云大夫种姓文字子禽

荆平王时为宛令之三戸之里范蠡从犬窦蹲而吠之

从吏恐文种惭令人引衣而鄣之是大夫种尝为宛令

因范蠡要之乃弃楚而适越其为楚人非越人固信而

有征矣㑹稽典录载虞翻朱育所说㑹稽先贤未有一

言及文种乾道四明图经宝庆四明志初不列入人物

至厚斋始表章之然淸容居士厚斋高弟而延祐修志

不取其说盖巳疑而未信矣明杨实修郡志收入人物

沿讹到今顷阅全氏鲒埼亭集有辨一篇虽未能据寰

宇记以证其讹然亦可谓先得我心者并附于此

 全祖望辨大夫种非鄞产云自昔图经地志莫不扳

 援古人以为桑梓生色予谓不核其实则徒使其书


 之不足取信于世吾浙河以东人物莫备于㑹稽典

 录其于鄞人自大里黄公始南宋王尚书深宁黄提


 刑东发始据高诱吕览注以大夫种为鄞产因谓范

蠡与种同功一体蠡可去而种不可去者以父母之


 邦也两先生之言善矣而以予核之则有疑焉越绝

 书外传曰范蠡始居楚内视若盲反听若聋大夫种

 入其县知有贤者得蠡大说俱见霸兆出于东南相

 要而往偕止于吴吴任子胥于是去吴之越又曰范

 蠡要种入越越大夫石买曰客历诸矦渡河津无由

 自SKchar殆非真贤然则种非鄞人矣吴越春秋内传曰

 勾践还自吴范蠡谓种曰子可去矣种不然之其后

 内忧不朝谓妻曰吾王雪耻于吴我悉徙宅自投死

 亡之地悔不随范蠡之谋又曰勾践赐以属镂之剑

 叹曰南阳之宰而为越王之禽然则由种将死之言

 考之益非鄞人矣夫越绝书虽非出于子赣之手然

 固西京之笔吴越春秋虽系皇甫摭拾之书要亦自

东京以来传之两先生据高氏之一言而尽弃诸佐

 证恐不其然予又考吴越春秋注中亦引高注则曰

 大夫文种字㑹楚邹人然后恍然曰邹与鄞皆从邑

 或相近而讹也以深宁东发之博且核也而一言之

 失遂贻枌社千古之误可不审乎

   王鄞

丹山图咏云秦皇神将有王鄞驱山塞海溺其身葬于

水底不填筑号作鄞江今见存丹山图咏出于道藏相

传木元虚𢰅贺知章注其实宋以后道士妄作前志亦

无及王鄞者馀姚黄氏虽不信其说而所作四明山志


颇录之恐好奇者引为掌故特为辩之鄞县自以赤堇


得名明人乃有夏禹时堇子国之说俗语不实流为丹

靑因秦始皇之居鄮县而傅㑹为王鄞事因汉光武之


官奴城而傅㑹立刘植庙皆不学者为之也

   王脩非鄮令


宝庆四明志县令题名汉顺帝汉安二年有鄮令王脩

乾道图经亦云王脩顺帝汉安二年令鄮时军人杀历

阳太守伊曜脩誓众奔入贼营取曜尸葬之今考㑹稽


典录但云扬州从事句章王脩委身授命垂声来世不

言其为鄮令后汉书滕抚传建康元年九江范容周生

等相聚反乱屯据历阳扬州刺史尹耀九江太守邓显

讨之耀显军败为贼所杀脩之委身授命当抂其时脩

为扬州从事故得赴刺史之难若为鄮令则鄮与历阳

相距甚远守土之吏岂能奔赴且脩所赴难者扬州刺

史尹耀志讹尹为伊又以为历阳太守与史皆不合据

典录脩未尝为鄮令故于题名中去之

   管公明墓

宝庆志有管公明墓在县西四十里圣女山父老相传

云然无碑碣可考按管辂平原人卒于魏世其时吴魏

隔绝无缘卜葬于此委巷无稽之谈岂足采乎

   小江湖非西湖

小江湖即它山堰王深宁之辨审矣而乾道图经有唐

贞观十年县令王君照修建说者疑它山堰为王元𬀩

所筑不当更属之君照乃以城中日月两湖当小江湖

此大不然唐初鄮县治故勾章城即今小溪故唐志及

图经皆云城南二里为小江湖此舒亶所引之图经若乾道图经则云城南二

十里据今县治而言惟舒亶西湖引水记乃云按州图经鄞县南

二里有小湖唐贞观中令王君照修也今俗里所谓细

湖头者乃其故处考之唐志本是小江湖今改为小湖

又引里俗细湖头以实之误亦甚矣近人又谓王君照

引它山泉入城导为日月䨇湖以附㑹舒亶之说尤为

䟽谬葢必先有城而后有湖贞观之世三江口非县治

安得有城又安得有湖哉杨𫎇它山堰引水记谓王元

𬀩始导它山之水作堰江溪约水势贯城而入潴为平

湖然则日月二湖亦起于元𬀩非君照也𫎇亦北宋人

而其言较之舒亶为可信魏岘它山水利备览谓小江

湖即日湖其误与舒亶同总由不知贞观初之县治非

今县治故尔夫小江湖之与它山本一地也君照創湖

于前元玮筑堰于后相距二百年何妨改作且贞观之

初䟽溪为湖地势既高而无堰闸以蓄之故一时虽𫉬

灌漑之利未乆而即废不若元𬀩之功施千载然其創

始之绩自不可没也

   𫯠化郡

乾道图经云开元二十六年采访使齐浣奏请为州以

境内有四明山故号州为明而郡名𫯠化按唐时州郡

不并置开元中置明州其时未有郡名也天宝初改为

馀姚郡则称郡不称州乾元初复为明州则称州不称

郡且唐世亦无𫯠化郡名至宋始有之宋制诸州兼有

郡名以为封爵之号然多沿用唐旧名惟馀姚县隶越

不隶明故特改之若依图经所说则开元置州之始巳

称𫯠化郡矣岂其然乎

   贺知章朝英集

闻志载贺知章朝英集三卷考唐书艺文志朝英集乃

开元中张孝嵩出塞朝士所作送行诗知章特其一人

尔未可列诸著述之数今删之

   唐有两徐浩

唐书艺文志有四明山人徐浩广孝经十卷乾元二年

上授校书郞或疑即是徐季海唐初明越本一州故贺

季真永兴人而自号四明狂客季海㑹稽人亦可称四

明山人也然考诸季海本传则明皇时巳由张燕公荐

授集贤校理进监察御史里行累迁都官郞中领东都

𨕖肃宗立由襄州刺史召授中书舍人四方诏令多出

其手又兼尚书右丞进国子𥙊酒为李辅国所谮贬廉

州长史乾元者肃宗年号也其时季海乆巳贵显安得

又有上书授官之事且校书郞秩止正九品季海抂西

掖掌制巳是五品淸要官兼右丞为正四品进祭酒为

从三品更不当复授九品初阶故知进书之徐浩乃别

是一人同时而同姓名者尔旧志牵合为一人误矣

   孔戣奏罢海味

王伯厚云唐孔戣为华州刺史奏罢明州岁贡淡菜蛤

蚶之属元微之为越州复奏罢之盖尝罢于元和而复

贡于长庆也阎若璩据元微之奏状以驳之谓状云海

味起自元和四年而九年以一县令论罢十五年复令

供进至孔戣奏罢则抂元和二年当云一罢于元和二

年孔戣再罢于元和九年某县令三罢于长庆二年

稹方合乡邦故实予以新唐史通鉴及昌黎𢰅戣墓志

参互推之则戣之奏罢即抂元和九年元和二年

何以证之曰新史通鉴及墓志皆以戣之奏罢抂为华

州刺史时而旧史戣传云元和九年治信州刺史李位

狱为中官所恶寻出为华州刺史则其奏罢海味必抂

是年明矣但诸书皆云戣所奏而微之状独云因一县

令献表上论准诏停进岂戣之奏得自县令而为转达

乎抑先有县令论奏而戣继之乎此献表之令当是鄮

令姓名不著于志乘良可惜也阎氏因昌黎志文有元

和元年又有明年误仞为元和二年不知志于元年以

大理正徴之下即云累迁江州刺史此后又历四任而

后云明年谓权知右丞之明年也岂得𫎇元年之文乎

据状罢于元和九年即复于十五年长庆二年因微之

奏而复罢阎所称三罢者固谬王氏云复贡于长庆亦

考之未审也

   甬桥非甬水桥


通鉴唐僖宗乾符四年王郢收馀众东至明州甬桥镇


遏使刘巨容以筒箭射杀之甬桥地名在宿州新唐书

刘巨容传作埇桥巨容徐州人为州大将庞勋之反自


㧞归授埇桥镇使成化志不辨通鉴句读误以甬桥连

上句改为甬水桥又以巨容为明州镇遏使岂非痴人


说梦耶今据新唐书正之

   张知白


张文节知白沧州淸池人考其历官亦未到两浙宋元

明诸志叙人物亦无有及知白者闻志宋贤传忽阑入

之谓与林逋游过四明择鄞之十七甲居焉此何据𫆀


考范光阳𢰅张士埙行状郑梁𢰅张遐勲行状俱云系


出文节公知白其后有讳𥸤者徙居于鄞然则张村之

族虽出自知白其徙鄞者乃张𥸤也𥸤与知白未知中


隔几世要岂可以后人之卜居斯土而𡚶引其先世也


   王鄞江墓志不足信

闻性道志载王荆公所𢰅鄞江先生墓志一篇文最芜

陋乃后人伪造其尤可笑者以张邵张郯张祁三人在


从学之列三张仕于南渡初距鄞江之殁七八十年矣

何由与鄞江相识乎史𥳑为县小吏即使慕道来学亦


何足称荆公岂逆料其后人之贵显而先贡䛕于百年


之前乎临川集本无此文前志亦未之有盖出于王氏

谱乘闻贡士不深考而详载之何愦愦也

   陈瓘摄倅明州


嘉靖志谓陈瓘于大观闲摄倅明州此大误也考宋史


本传瓘中甲科签书越州判官守蔡卞察其贤每事加


礼瓘欲远之屡引疾求归不得去乃檄摄通判明州其


云檄摄者承蔡卞之檄也据㑹稽志蔡卞元祐六年

月以龙图阁待制知越州八年五月移润州则忠肃摄

倅明州当抂元祐末非大观闲矣崇宁初忠肃由谏垣

谪居合浦大观初自合浦还寓家明州其时方以党籍

禁锢安得有摄倅之事乎忠肃由合浦放还居四明史

亦未见年月考长编载崇宁二年正月陈瓘除名勒停

编管廉州四年七月自廉州移郴州此后未见放还明

文惟五年正月以星变大赦诸抂党籍者皆得叙复则

忠肃之放还大约抂崇宁五年其寓居四明亦必抂是

年也其明年改元大观又三年以子正彚事被逮遂有

安置通州之命自后不复居四明矣然则忠肃寓居四

明自丙戌至巳丑仅三四年耳

   大观图经


王厚斋言诸州图经乃景德祥符所脩而郡志但以大

观为据讥其昧于史学予谓李宗谔图经南渡之际都

巳𣪚失即大观中明州所修图经亦复阙佚后黄鼎得


其书献于郡守张津而续成之乾道宝庆二志序据大


观而不及祥符者举其见存者言之非有误也


   汪氏三世官位不足信

嘉靖志载汪洙官至观文殿大学士谥文庄子思温观

文殿大学士思齐端明殿大学士孙大猷敷文殿大学


士皆𡚶也按楼宣献之母即思温之女宣献为太夫人

行状但云祖洙明州助教父思温左朝议大夫仕为太

府少卿直显谟阁而已宋时观文殿大学士非曾任宰

相者不得除思温官止少卿直阁洙止为教授官秩尤

卑乃𡚶称观文殿大学士诞谩可笑一至于此端明殿

敷文阁但有学士无大学士据宋史大猷但为敷文阁

直学士直学士下于学士一等不当𡚶称大学士也且

敷文阁名非殿名此必谱乘无稽之说而东沙误采之

   娄寅亮上䟽年月

娄寅亮史称永嘉人不言其徙鄞宝庆延祐二志皆无

之成化志始列于人物未知所据按宋史本传建炎四

年高宗至越寅亮上疏请𨕖太祖诸孙贤者视秩亲王

以待皇嗣之生帝读之感悟绍兴元年召赴行抂复上

疏请宣告大臣行之高宗纪则以寅亮上疏系之绍兴

元年六月而不及建炎四年之疏此史家省文耳成化

志竟以第一疏属之绍兴元年且谓高宗时年三十未

有子此宋史所无而以意𡚶增也高宗生于大观元年

丁亥至绍兴元年辛亥止二十五岁耳不当便云三十

孝宗纪先言昭慈太后自江西还尝感异梦为高宗言

之高宗大寤㑹右仆射范宗尹亦造SKchar以请于是诏𨕖

太祖之后次及寅亮上书事此史家归功母后大臣之

词若以事理揆之寅亮之奏必抂建炎四年八月以后

其时孟后巳还自虔州而诸臣尚未有造膝之请及高


宗闻之不怒于是范宗尹等得从容造请而寅亮以富

直柔荐召赴行抂则抂绍兴元年故第二䟽有去年上

章之语也若以第一䟽即抂绍兴元年六月则其年五


月巳有诏令知南外宗正事令懬𨕖年幼宗子将育于

宫中矣何烦寅亮之请䟽远小臣其敢贪天功以为巳


力平愚故疑寅亮第二䟽亦抂五月以前纪所书六月

一条乃擢寅亮为监察御史之月非上书之月也


   王次翁墓

闻志有资政殿学士王次翁墓抂县城西今海㑹寺后

长子侍御伯庠次子宗正丞伯序墓亦抂右案楼攻愧

𢰅伯庠行状云葬于奉化县忠义鄕之瑞云山太师墓

侧太师即次翁也墓当抂奉化不抂鄞矣

   朱文公未尝至鄞

明伦堂额相传为朱文公书黄溥闲中今古录谓史忠

定浩尝荐朱文公知南康公诣鄞称谢寓于学因书焉

考晦翁知南康军降旨便道之官抂淳熙五年其时史

忠定抂政府初未归鄞自闽到南康亦无取道四明之

理拜爵公朝谢恩私室古人耻之晦翁大儒岂以一郡

之荐仆仆称谢此里巷不经之谈不可以诬贤者也

   丰稷功德院

嘉靖志妙智讲寺宋治平元年尚书丰稷请为功德院

赐今额按治平之初淸敏未为尚书宝庆延祐诸志皆

无此事此必讹也据郭受碑称治平元年天子有事于

明堂诏天下有未系锡名者皆例赐其额兹院始革为

妙智则知妙智之名非由丰公而改也

   观文府

嘉靖志谓史丞相府理宗赐名观文府闻氏引绍定辛

卯临安大火虽太庙亦不免而史丞相观文府独全因

谓观文府当抂临安其实不然宋时观文殿大学士为

宰执退休之职名绍定火灾之时弥远见任丞相不帯

观文衔其所赐之第但当称丞相府不得云观文府既

称观文府则当抂四明不在临安矣但嘉靖志以为赐

弥远者亦非是弥远生前未尝除观文其季子宇之则

曾拜观文殿学士视执政恩数使理宗果有赐额观文

府之事亦是赐宇之非弥远也又考张端义奏议云辛

卯融风之变冯榯王虎知卫相府而不知卫宗庙林介

赵汝辉知救相府而不知救宗庙可证临安史相府初

无观文之称也

   陈曦

陈㬢之名不见于宋史宝庆延祐二志附其名于陈禾


传但云第进士而已成化志乃有为给事中翰林学士

之说其实全未可信据云曦之拜翰林学士由吕好问


所荐考好问执政在建炎元年未几即罢而曦乃于绍


兴八年登进士十四年高宗幸太学曦为国子正其迁

给事中虽不详年月而在职六载又出为濠州则当抂


绍兴二十三四年矣距好问执政几及三十年乃云好

问荐其才召拜学士岂非谬乎又云擢给事中弹劾不

避权要此亦作伪者自露破绽宋之给事中职司封驳

岂若明之科道以弹劾为职乎又云自知制诰知濠州

考宋初沿唐制以知制诰行中书舍人之职自元丰改

制以后掌外制者竟除中书舍人或云直舍人院未有

单除知制诰者也且南宋以濠州为边郡两制近臣亦

无授边远小郡之理此亦可疑也宝庆志既附曦名又

称其三世登科岂有官登两制而转不一及之乎且禾

所𢰅经解由史直翁进于朝乃授其孙以官使其子于

绍兴中已掌内制当不待直翁奏进矣故知曦之官位

不足信也志又云曾孙大震元孙伯鼎俱登翰林时人

称为祖孙三学士考延祐志衣冠盛事亦无之

   陈概

陈概事延祐志不载而成化志增之考其实亦难信概

所传者惟使金不屈及抗章论吕祖泰无罪两事据其

家谱则概之除左正言在嘉定七年其时韩𠈁胄已死

祖泰久已得官矣何待概言而释乎宋史宁宗纪金史

交聘表俱不见概名即使果有奉使事而其时金已衰

乱岂能以非礼摧抑使人所云不屈亦后人不考时势

而𡚶言耳

   陈德刚事不可信

成化志载陈德刚绍定六年召除福建制置使兼知福

端平元年签书枢宻院事按德刚父子不见于延祐

至正诸志杨实修志始载之其实未可尽信如福州守

臣例带安抚使初无制置之名至签枢为执政之职而

宋史宰辅表及理宗纪并无陈德刚其人其为伪𡚶显

然此必出于陈氏家谱造谱者不通史学𡚶意前代职

名可以假冒不知枢宻乃宰相之贰拜罢姓名具在正

史非若它官之可冒也据志德刚为著之父而本堂集

中绝不言其先世有显者(⿱艹石)(⿱艹石)颙若伸(⿱艹石)德刚宝庆

延祐志进士题名亦无之窃疑陈氏自显以下四世名

位风节皆出后人傅会但善善欲长不欲竟删姑去其

已甚者并记所疑以俟博雅君子考定焉

   陈著

陈著先世事迹多不可信予既据本堂集辨之矣今考

成化志所载着事以文集证之亦殊违错一云景定四

年贾似道买公田于浙西著为著作郞上疏乞罢公田

斥逐似道似道怒出知嘉兴考著以宝祐丙辰登第至

景定四年癸亥仅止八载校其资历甚浅无由遽典大

郡据本堂集景定元年三月在鹭洲书院山长任内被

荐未几北还浙漕提领赵与訔辟监三石桥酒库既而

湖南帅赵必普辟帅准既而江淮提领赵与訔辟芜湖

茶官则本堂实无官著作郞之事且与訔即措买公田

之人使著果有弹奏何以转受与訔之辟此其不足信

一也一云咸淳元年似道归越治母丧诏以天子卤薄

葬之起坟拟山陵著为太学博士率太学诸生上疏𭃄

谏不听似道还朝大怒必欲远窜上不可改临安通判

今以文集考之则著在嵊县任满咸淳七年十一月二

十六日差通判扬州次年正月五日缴进特改除京签

京签者临安府签判也京签二年考满始除通判其谢

贾太傅启云幕府属寮躐跻郡佐端自曲成之造斐然

直谢之辞则通判之授实出贾相意矣似道丁母忧在

咸淳十年十月非元年也推较其时著正为临安倅不

得在太学其不足信二也此传云为太学博士而陈桱


传又云著为宋秘监知台州官名互异其不足信三也

志又云子宓亦有文名考本堂四子深瀹洵沆无名宓

者其不足信四也本堂年八十四见其子深跋至德观


记而志以为八十其不足信五也

   王厚斋生卒年月

宋史王应麟传不载其卒之年月及年岁若干阎百诗


据本传云后二十年卒则卒当于元成宗元贞二年

申又据方回序小学绀珠在元大德庚子自称回年七

十四公长回六歳是王氏生于宋宁宗嘉定十四年

巳如阎说厚斋生于辛巳岁卒于丙申岁年七十有六

也今考延祐四明志人物传厚斋年七十四而陈本堂

祭厚斋文首称柔兆涒滩之岁孟冬甲辰其文亦云余

八十三公七十四则厚斋卒于元贞丙申年七十四信

矣推其生年当在嘉定十六年癸未非辛巳岁也本堂

祭文又有季夏闻讣之语则厚斋之卒在是年六月也

惟袁淸容集中孔昭孙墓志云大德初昭孙为庆元儒

学正于时礼部尚书王先生应麟师表后进门无杂宾

明远以通家子执疑证讹桷每连席请益似大德初厚

斋尚存葢大德当为元贞之讹淸容渉笔偶误尔

   蒋晓非蒋猷曾孙

闻志以蒋晓为猷曾孙附于猷传之后考袁淸容集有

将作监主簿蒋公墓志即晓也叙其世系特详晓之曾

祖楩台州通判祖如愚隆兴府通判父峤贵池县丞为

谏议大夫岘之弟其铭云蒋姓宗姬函亭汉矦居鄞发

祥唐季是稠则晓之先世自唐季已居鄞而猷以南渡

避寇始迁于鄞其非一族可知矣乃引以为曾祖何其

𡚶也

   袁桷上王深宁书

闻性道志言桷仕至侍讲学士归里上王深宁书有云

久知我辈固当投之浊流靖念斯文讵宜束之高阁则

其愧仕之心亦自见于辞矣考深宁卒于元贞丙申

时淸容未登仕版此不稽其年代而以意妄测也

   丰寅初

嘉靖志叙寅初两事一云洪武十七年征为国子司业

上书谏观灯谪德化学教谕一云建文壬午弃官归葢

皆本其家传而全祖望辨之云寅初本名初以洪武二

十七年岁贡官江西德化教谕其子庆以宣德间用父

宦籍自江西中式则谓逊国中弃官者𡚶也予又考水

东日记云寅初洪武中授训导陞教谕则寅初未尝为

国子司业传所云直谏谪官者亦𡚶也志家好信家乘

而訾旧志得毋为若辈技掚所误邪

   王罃奏从祀事

成化嘉靖志俱载王罃奏请杨时罗从彦李侗等从祀

孔子庙庭上可其议考明史礼志杨时从祀在孝宗朝

罗李从祀在神宗朝而罃为给事乃在宣德之世时代

隔越即使罃有此奏亦不当云可其议也杨实老儒不

谙掌故轻信私家谱乘故多舛讹东沙辈亦不考而袭

用之但孔庙从祀非寻常事不可沿袭讹舛以滋后人

之疑故特为辨之

   郑珞

李志名宦郑珞传言宣宗振作吏治特简廷臣九人知

郡皆奉敕以行九人之中若况锺之知苏州莫愚之知

常州何文渊之知温州陈本深之知吉安皆以循良著

而珞亦与之相上下考明史宣宗纪宣德五年五月擢

郞中况锺何文渊九人为知府奉敕遣之据况锺传同

荐者罗以礼赵豫莫愚邵旻马仪陈本深陈鼎何文渊

初无珞名又循吏传载宣德五年十一月择廷臣二十

五人为郡守奉敕以行宁波则刑部主事郑恪恪珞即

一人也珞与况锺等虽皆以宣德五年出守而一在五

月一在十一月李志以珞列于况锺九人之数葢考之

未审矣明史林硕传载宁波知府郑珞劾中官裴可烈

不法可烈竟罢去而循吏传云魏恪守宁波尝劾中使

吕可烈无状帝为诛可烈葢即一事而传闻异词耳成

化嘉靖志题名有郑珞无魏恪宣德实录亦作郑珞实

录又云宣德六年十一月以内使裴可烈在苏松诸郡

贪暴尤甚特命械系至京十二月内官裴可烈以贪暴

下锦衣狱死是可烈裴姓非吕姓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