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歲時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燕京歲時記
作者:富察敦崇 清
1900年

目录

正月[编辑]

元旦[编辑]

京師謂元旦為大年初一。每屆初一,於子初後焚香接神,燃爆竹以致敬,連霄達巷,絡繹不休。接神之後,自王公以及百官,均應入朝朝賀。朝賀已畢,走謁親友,謂之道新喜。親者登堂,疏者投刺而已。貂裘蟒服,道路紛馳,真有車如流水馬如遊龍之盛,誠太平之景象也。是日,無論貧富貴賤,皆以白麵作角而食之,謂之煮餑餑,舉國皆然,無不同也。富貴之家,暗以金銀小錁及寶石等藏之餑餑中,以卜順利。家人食得者,則終歲大吉。

按,《荊楚歲時記》:正月一日,先於庭前燃爆竹以避山臊惡鬼。又《玉燭寶典》:正月一日為元日,亦云三元,歲之元、時之元、月之元。

八寶荷包[编辑]

每至元旦,凡內廷行走之王公大臣,以及御前侍衛等,均賞八寶荷包,懸於胸前,部院大臣不預此例。

祭財神[编辑]

初二日,致祭財神,鞭炮甚夥,晝夜不休。

破五[编辑]

初五日謂之破五,破五之內不得以生米為炊,婦女不得出門。至初六日,則王妃貴主以及各宦室等冠帔往來,互相道賀。新嫁女子亦於是日歸寧。春日融和,春泥滑,香車繡幰,塞巷填衢。而闤闠諸商亦漸次開張貿易矣。

人日[编辑]

初七日謂之人日。是日天氣清明者則人生繁衍。

按,東方朔《占書》:歲後八日,一日雞,二日犬,三日豕,四日羊,五日牛,六日馬,七日人,八日穀。其日清明,則所生之物育,陰則災。

順星[编辑]

初八日,黃昏之後,以紙蘸油,燃燈一百零八盞,焚香而祀之,謂之順星。十三日至十六日,由堂奧以至大門,燃燈而照之,謂之散燈花,又謂之散小人。亦辟除不祥之意也。

按,《帝京景物略》:正月十三日,家以小盞一百八枚,夜燃之,遍散井灶、門戶、砧石,曰散燈。其聚如螢,散如星。富者燈四夕,貧者燈一夕止,又甚貧者無。此條所記與今大略相同,但未得其詳細耳。

打春(節令無定期,姑錄於正月之內,餘仿此)[编辑]

打春即立春,在正月者居多。立春先一日,順天府官員至東直門外一里春場迎春。立春日,禮部呈進春山寶座,順天府呈進春牛圖。禮畢回署,引春牛而擊之,曰打春。是日富家多食春餅,婦女等多買羅卜而食之,曰咬春,謂可以卻春困也。

謹按,《禮部則例》載:立春前一日,順天府尹率僚屬朝服迎春於東直門外,隸役舁芒神土牛,導以鼓樂,至府署前,陳於彩棚。立春日,大興、宛平縣令設案於午門外正中,奉恭進皇帝、皇太后、皇后芒神土牛,配以春山。府縣生員舁進,禮部官前導,尚書、侍郎、府尹及丞後隨,由午門中門入,至乾清門、慈寧門恭進,內監各接奏,禮畢皆退。府尹乃出土牛環擊,以示勸農之意。又《湧幢小品》載,前明正統中,每歲立春,順天府別造春牛春花進御前及仁壽宮,凡三座。每座用金銀珠翠等物,費錢九萬餘。景皇即位,諭明年春日當復增三座。宛平坊民相率陳訴,乃以時花充用。

燈節[编辑]

自十三以至十七均謂之燈節,惟十五日謂之正燈耳。每至燈節,內廷筵宴,放煙火,市肆張燈。而六街之燈以東四牌樓及地安門為最盛,工部次之,兵部又次之,他處皆不及也(兵部燈於光緒九年經閻文介禁止)。若東安門、新街口、西四牌樓亦稍有可觀。各色燈彩多以紗絹玻璃及明角等為之,並繪畫古今故事,以資玩賞。市人之巧者,又復結冰為器,栽麥苗為人物,華而不侈,樸而不俗,殊可觀也。花炮棚子製造各色煙火,競巧爭奇,有盒子、花盆、煙火杆子、線穿牡丹、水澆蓮、金盤落月、葡萄架、旗火、二踢腳、飛天十響、五鬼鬧判兒、八角子、炮打襄陽城、匣炮、天地燈等名目。富室豪門,爭相購買,銀花火樹,光彩照人,車馬喧闐,笙歌聒耳。自白晝以迄二鼓,煙塵漸稀,而人影在地,明月當天,士女兒童,始相率喧笑而散。市賣食物,乾鮮俱備,而以元宵為大宗。亦所以點綴節景耳。又有賣金魚者,以玻璃瓶盛之,轉側其影,大小俄忽,實為他處所無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前明燈市在東華門王府街東,崇文街西,亙二里許,南北兩廛,即今之燈市口也。市之日,凡珠玉寶器以逮日用微物,無不悉具。衢中列市,棋置數行,相對俱高樓。樓設氍逾簾幕,為宴飲地。一樓每日賃值至有數百緡者,皆豪貴家眷屬也。燈則有燒珠、料絲、紗、明角、麥秸、通草等,樂則有鼓吹、雜耍、弦索等,煙火則以架以盒,盒有械壽帶、葡萄架、珍珠簾、長明塔等。自初八日起,至十八日止,乃十日,非五日也。至百貨坌集,乃合燈與市為一處。今則燈歸城內,市歸琉璃廠矣。

筵九[编辑]

十九日謂之筵九。每至筵九,皇上幸西廠子小金殿筵宴,看玩藝貫跤。蒙古王公請安告歸。臣工之得著貂裘者,盡於是日脫去,改穿白鋒毛矣。民間無事可紀,遊賞白雲觀者謂之會神仙焉。

按,《帝京景物略》曰:燕九又曰宴邱。今則曰筵九,究未知其孰是。

開印[编辑]

開印之期,大約於十九、二十、二十一三日之內,由欽天監選擇吉日時,先行知照,朝服行禮。開印之後,則照常辦事矣。

打鬼[编辑]

打鬼本西域佛法,並非怪異,即古者九門觀儺之遺風,亦所以禳除不祥也。每至打鬼,各喇嘛僧等扮演諸天神將以驅逐邪魔,都人觀者甚眾,有萬家空巷之風。朝廷重佛法,特遣一散秩大臣以臨之,亦聖人朝服阼階之命意。打鬼日期,黃寺在十五日,黑寺在二十三日,雍和宮在三十日。

按,《宸垣識略》:東黃寺在安定門外鑲黃旗教場,順治八年奉敕就普淨禪林興建,康熙二十三年重修。寺西有琉璃門,曰清淨化城。後有石坊二座,石臺一座,石塔一座,高八丈,雕鏤精工,上有金傘,光華奪目。相傳為班禪佛塔。班禪佛又曰瘢疹佛,蓋因出痘而示寂也。塔傍有經幢四,乃乾隆四十八年彭元瑞書;御製清淨化城記,在臺東,係滿、漢、蒙、梵四體字。塔後有樓曰慧香閣。雍和宮在東直門內北新橋正北里許,乃世宗憲皇帝藩邸也,登極後命名曰雍和宮。黑寺在德勝門外西北三里許,前寺曰慈度,後寺曰察罕喇嘛廟。所謂黑寺者,蓋指鐵色琉璃而言,今亦無之矣。後寺有鐵香亭一,乃康熙乙卯年造。

填倉[编辑]

每至二十五日,糧商米販致祭倉神,鞭炮最盛。居民不盡致祭,然必烹治飲食以勞家人,謂之填倉。

按,《北京歲華記》云:二十五日人家市豕牛羊肉,恣餐竟日,客至苦留,必盡飽而去,謂之填倉。此條所記與今大略相同。惟富貴之家從未有食牛肉者,亦未有客至苦留之說,乃記者一隅之論也。

大鐘寺[编辑]

大鐘寺本覺生寺,以大鐘得名,蓋歲時求雨處也。每至正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十日。十日之內,遊人坌集,士女如雲。長安少年多馳驟車馬以為樂,超塵逐電,勞瘁不辭。一騎之費,有貴至數百金者。豈猶有金臺市駿之遺風歟!

謹按,《日下舊聞考》:華嚴鐘鑄於前明永樂時,高一丈五尺,徑一丈四尺,紐高七尺,厚七寸,重八萬七千斤。內外勒楷字法華經一部,字大五分,密如比櫛,乃學士沈度書。嘉靖間懸於萬壽寺。後言者謂京城白虎方,不宜有金聲,乃徹樓臥鐘於地。國朝乾隆八年,移置於覺生寺,即所謂大鐘寺也。在德勝門外七里,土城西北曾家莊。雍正十一年建鐘樓,高五丈,下方上圓,四面皆窗,後有旋梯,左升右降。鐘懸於中,竟體純銅,端正細膩,誠至寶也。惜未聽其一鳴耳。前殿有雍正十二年翰林院編修張若靄撰碑。

白雲觀[编辑]

白雲觀在阜成門外西南五六里,其基最古,自金元以來即有之。觀內萬古長春四字,尚傳為邱長春所書。每至正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十九日。遊人絡繹,車馬奔騰,至十九日為尤盛,謂之會神仙。相傳十八日夜內必有仙真下降,或幻遊人,或化乞丐,有緣遇之者,得以卻病延年。故黃冠羽士,三五成群,趺坐廊下,以冀一遇。究不知其遇不遇也。觀內老人堂一所,皆道士之年老者居之,雖非神仙而年過百齡者時所恒有,亦修養之明征也。觀後有亭園一區,乃近年所構,其先無之。

謹按,《日下舊聞考》:白雲觀乃元太極宮故墟,內塑邱真人像,白晢無須眉。正月十九日,都人致酹祠下,謂之燕九節。真人登州棲霞人,名處機,號長春子。年十九,為全真,學於寧海之昆侖山。歲在己卯,元太祖自奈曼遣使召之;使者未至,真人語其徒曰:「速促裝,天使召我,我當往。」翌日使者至,乃與弟子十八人同往,經數十國,行萬餘里,始達雪山。太祖時方西征,日事攻戰。真人每言:欲一天下者,必在乎不嗜殺人。及問為治之方,則告以敬天愛民為本。問及長生久世之道,則以清心寡欲為要。太祖大悅,命左史書諸策。真人乞東還,遂賜號曰神仙,封為大宗師,掌管天下道教,使居燕之太極宮。後改為長春宮,即今之白雲觀也。真人年八十,屍解仙去。

曹老公觀兒[编辑]

曹老公觀在西直門內路北。每至正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半月,遊人亦多。惟殿宇坍塌,牆垣不整,古佛零落,殊無可觀。有碑二,左刻乾隆御製七律二首,右無字,後殿有鐵香爐一,乃前明萬曆辛卯年造。中殿有鐵香池一,乃崇禎九年管理御馬營太監孫繼武等造。

謹按,《日下舊聞考》:曹老公觀名崇元觀,乃明璫曹化淳興建,國朝乾隆二十三年重修。規模壯麗,法相莊嚴。百餘年來,傾圮殆盡,無復舊觀矣。或謂化淳興時有窖金,藏之觀中,以備將來重修之用。故京師有「裏七歲,外七步,觀兒倒,觀兒修」之謠,然其言究無驗也。

廠甸兒[编辑]

廠甸在正陽門外二里許,古曰海王村,即今工部之琉璃廠也。街長二里許,廛肆林立,南北皆同。所售之物以古玩、字畫、紙張、書帖為正宗,乃文人鑒賞之所也。惟至正月,自初一日起,列市半月。兒童玩好在廠甸,紅貨在火神廟,珠寶晶瑩,鼎彝羅列,豪富之輩,日事搜求,冀得異寶。而紅貨之內以翡翠石為最尊,一搬指翎管,有價至萬金者。翡翠之外並重料壺,然必須官窯古月軒者方為上品,新料不足道也。蓋玩好之物,風尚不同,乾隆間重珊瑚,賤碧霞璽。後又重碧霞璽。近更重翡翠石及料壺。風雅之士亦間有重舊玉者。笛頭劍隔,古色盎然,而真偽殊不易辨。故予嘗曰:「物而能言,免去許多聚訟。」蓋指此也。至於舊磁一類,甚屬寥寥,已多為外洋買去矣。

謹按,《日下舊聞考》:琉璃廠東有遼御史大夫李內貞墓,乃乾隆三十六年工部郎中孟澔得其誌石於土中,有葬於海王村之語。

東西廟[编辑]

西廟曰護國寺,在皇城西北定府大街正西。東廟曰隆福寺,在東四牌樓西馬市正北。自正月起,每逢七、八日開西廟,九、十日開東廟。開廟之日,百貨雲集,凡珠玉、綾羅、衣服、飲食、古玩、字畫、花鳥、蟲魚以及尋常日用之物,星卜、雜技之流,無所不有。乃都城內之一大市會也。兩廟花廠尤為雅觀。春日以果木為勝,夏日以茉莉為勝,秋日以桂菊為勝,冬日以水仙為勝。至於春花中如牡丹、海棠、丁香、碧桃之流,皆能於嚴冬開放,鮮豔異常,洵足以巧奪天工,預支月令。其於格物之理,研求幾深,惜未有著書者耳。嘗觀泰西農學書中,謂一粒之獲可得十萬粒,如以蓺花之法蓺之,定能遠過其上。但是人工既貴,灌溉亦難,以之治玩好則可,以之治稼穡則斷斷乎其不能也。即如冬瓜、王瓜、茄子、扁豆之類,皆能於嚴冬栽植,色味俱佳。但價值太昂,不能盡人而食,是亦不能行之明證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護國寺元曰崇國寺,明曰大隆善護國寺,今隻曰護國寺。乃元丞相脫克脫之故宅。寺中千佛殿旁立一老髯,襆頭朱衣;一老嫗,鳳冠朱裳,即其夫婦之像。今已無存矣。隆福寺乃前明景泰四年建,役夫萬人。寺中白石臺欄,乃英宗南內翔鳳殿故物也。本朝雍正元年重加修葺,用世宗御製碑文,較之護國寺尚為完整(隆福寺於光緒二十七年十月二十二日毀於火)

土地廟[编辑]

土地廟在宣武門外土地廟斜街路西。自正月起,凡初三、十三、二十三日有廟市。市無長物,惟花廠鴿市差為可觀。

謹按,《日下舊聞考》:土地廟,其基最古,有前明萬曆四十三年碑,稱曰古跡老君堂都土地廟。遼金時廟在都城東門之外,今莫得其方向矣。

花兒市[编辑]

花兒市在崇文門外迤東。自正月起,凡初四、十四、二十四日有市。市皆日用之物。所謂花市者,乃婦女插戴之紙花,非時花也。花有通草、綾絹、綽枝、摔頭之類,頗能混真。花市之外亦有鴿市,在廛北小巷內。

按,《居易錄》:京師花兒市鬻黃鴿二,毛羽作黃金色,索價甚高云云。蓋京師多好蓄鴿,種類極繁,其尋常者有點子、玉翅、鳳頭白、兩頭烏、小灰、皂兒、紫醬、雪花、銀尾子、四塊玉、喜鵲花、跟頭花、脖子、道士帽、倒插兒等名色。其珍貴者有短嘴、白鷺鶯、白烏牛、鐵牛、青毛、鶴秀、蟾眼灰、七星、鳧背、銅背、麻背、銀楞、麒麟、斑跴、雲盤、藍盤、鸚嘴、白鸚嘴點子、紫烏、紫點子、紫玉翅、烏頭、鐵翅、玉環等名色。凡放鴿之時,必以竹哨綴於尾上,謂之壺盧,又謂之哨子。壺盧有大小之分,哨子有三聯、五聯、十三星、十一眼、雙筒、截口、眾星捧月之別。盤旋之際,響徹雲霄,五音皆備,真可以悅耳陶情。至前輩所謂架鴿者,今無之矣。又《餘氏辨林》云:「京師孟春之月,兒女多剪彩為花或草蟲之類插首,曰鬧嚷嚷,即古所謂鬧裝也。是即綾絹花之濫觴歟!

小藥王廟、北藥王廟[编辑]

小藥王廟在東直門內路北,北藥王廟在舊鼓樓大街。自正月起,每朔日、望日有廟市,市皆婦女零用之物,無甚可觀。

耍耗子、耍猴兒、耍苟利子、跑旱船[编辑]

京師謂鼠為耗子。耍耗子者,水箱之上,縛以橫架,將小鼠調熟,有汲水鑽圈之技,均以鑼聲為起止。耍猴兒者,木箱之內藏有羽帽烏紗,猴手自啟箱,戴而坐之,儼如官之排衙。猴人口唱俚歌,抑揚可聽。古稱沐猴而冠,殆指此也。其餘扶犁跑馬,均能聽人指揮。扶犁者,以犬代牛;跑馬者,以羊易馬也。苟利子即傀儡子,乃一人在布帷之中,頭頂小臺,演唱打虎跑馬諸雜劇。跑旱船者,乃村童扮成女子,手駕布船,口唱俚歌,意在學遊湖而采蓮者,抑何不自愧也!凡諸雜技皆京南人為之,正月最多。至農忙時則舍藝而歸耕矣。

二月[编辑]

太陽糕(以下二月)[编辑]

二月初一日,市人以米麥團成小餅,五枚一層,上貫以寸餘小雞,謂之太陽糕。都人祭日者,買而供之,三五具不等。

龍抬頭[编辑]

二月二日,古之中和節也。今人呼為龍抬頭。是日食餅者謂之龍鱗餅,食麵者謂之龍鬚麵。閨中停止針線,恐傷龍目也。

春分[编辑]

春分前後,官中祠廟皆有大臣致祭,世家大族亦於是日致祭宗祠,秋分亦然。

按,《月令廣義》云:「分者半也,當九十日之半也,故謂之分。夏冬不言分者,天地間二氣而已,陽生於子,極於午,即其中分也(立春至立夏九十日)

清明[编辑]

清明即寒食,又曰禁煙節。古人最重之,今人不為節,但兒童戴柳祭掃墳塋而已。世族之祭掃者,於祭品之外,以五色紙錢製成幡蓋,陳於墓左。祭畢,子孫親執於墓門之外而焚之,謂之佛多,民間無用者。

按,《析津志》云:遼俗最重清明,上自內苑,下至士庶,俱立秋千架,日以嬉戲為樂。自前明以來,此風久革,不復有半仙之戲矣。又《歲時百問》云:萬物生長此時,皆清淨明潔,故謂之清明。至清明戴柳者,乃唐高宗三月三日祓禊於渭陽,賜群臣柳圈各一,謂戴之可免蠆毒。今蓋師其遺意也。

賣小油雞、小鴨子[编辑]

二月下旬,則有販乳雞、乳鴨者,沿街吆賣,生意暢然。蓋京師繁盛,雞騖之屬日須數萬隻,是皆以人力育之,非自乳也。執此業者名曰雞鴨房,在齊化門、東直門一帶。

三月[编辑]

三月三(以下三月)[编辑]

俗謂栽壺盧者,必於三月三日下種,否則結實不繁。

蟠桃宮[编辑]

太平宮在東便門路南,門臨護城河。因廟內有西王母之像,故曰蟠桃宮。每屆三月,自初一日起,開廟三日,遊人亦多。然較之白雲觀等。則繁盛不如矣。

東嶽廟[编辑]

東嶽廟在朝陽門外二里許。除朔望外,每至三月,自十五日起,開廟半月。士女雲集,至二十八日為尤盛,俗謂之撢塵會。其實乃東嶽大帝誕辰也。廟有七十二司,司各有神主之。相傳速報司之神為岳武穆,最著靈異。凡負屈含冤心跡不明者,率於此處設誓盟心,其報最速。階前有秦檜跪像,見者莫不唾之,已不辨面目矣。後閣有梓潼帝君,亦著靈異,科舉之年,祈禱相屬。神座右有銅騾一匹,頗能愈人疾病。病耳者則摩其耳,病目者則拭其目,病足者則撫其足。閣東有甲胄之像數,半身沒於地中,俗傳為楊家將云云,究不知其為何神也。廟中道教碑乃元翰林院承旨趙孟頫所書,字畫雖真,豐神已失,想為俗工鑿治矣。

謹按,《日下舊聞考》:東嶽廟乃元延祐中建,以祀東嶽天齊仁聖帝。前明正統中,益拓其宇,兩廡設七十二司,後設帝妃行宮。本朝康熙三十七年,居民不戒而毀於火。特頒內帑修之,閱三歲而落成。殿閣廊廡,視舊加飭。乾隆二十六年復加修葺,規制益崇。故至今隻謁東陵時,必於此拈香用膳焉。

潭柘寺[编辑]

潭柘寺在渾河石景山西栗園莊北,去京八十餘里。每至三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半月,香火甚繁。廟中萬山中,九峰環抱,中有流泉,蜿蜒門外而沒。有銀杏樹者,俗曰帝王樹,高十餘丈,闊數十圍,實千百年物也。其餘玉蘭修竹、松柏菩提等,亦皆數百年物,誠勝境也。其先戒律極嚴,葷酒莫入。近則酒炙紛騰,無復向時清淨矣。有靈蛇二,曰大青小青,與秘魔崖相仿佛,殊不知是一是二。所謂柘木者,僅存數尺,與元妙嚴公主拜佛磚同為古跡。凡至寺者必觀此數事焉。

謹按,《日下舊聞考》:潭柘寺在羅睺嶺平原村,去京城西北九十里。晉曰嘉福,唐曰龍泉。京師諺曰:「先有潭柘,後有北京。」蓋寺之最古者。本朝康熙間,更名岫雲寺。寺故海眼,佛殿基即潭也。唐華嚴師在山說法,神龍施潭為寺,一夕大風雨,潭成平地。今潭徙而涓涓者不絕。柘久枯,高七八尺,覆以瓦亭。龍去而子猶存,青色,長五尺,大如碗,時出現。

戒臺[编辑]

凡遊潭柘者,必至戒臺。蓋戒臺無定期,惟六月六日有晾經會,縱人遊觀,而遊者卒鮮。蓋天氣既熱,又多大雨也。寺名萬壽,在潭柘東南,以鬆勝。故京師論遊者,必與潭柘並稱焉。

謹按,《日下舊聞考》:萬壽寺在馬鞍山,唐武德中建,曰慧聚寺。明正統間改今名。有康熙、乾隆御書聯額。寺有戒臺,乃遼咸雍間僧法均始開,明正統中敕如幻律師說戒立壇焉。壇在殿內,以白石為之。寺後有太古、觀音、化陽、龐涓、孫臏五洞,寺西五里有極樂峰。

天台山[编辑]

天台山在京西磨石口,車馬可通。即翠微山之後山也。每歲三月十八日開廟,香火甚繁。寺門在南山之麓,寺在北山之巔,相去幾至里許。沿山有流泉三四,涓涓不窮。所謂魔王者,語多荒誕不經,無從考其出處矣。

換季[编辑]

每至三月,換戴涼帽,八月換戴暖帽,屆時由禮部奏請。大約在二十日前後者居多。換戴涼帽時,婦女皆換玉簪,換戴暖帽時,婦女皆換金簪。

黃花魚、大頭魚[编辑]

京師三月有黃花魚,即石首魚。初次到京時,由崇文門監督照例呈進,否則為私貨。雖有挾帶而來者,不敢賣也。四月有大頭魚,即海鯽魚,其味稍遜,例不呈進。

四月[编辑]

舍緣豆(以下四月)[编辑]

四月八日,都人之好善者,敢青黃豆數升,宣佛號而拈之。拈畢煮熟,散之市人,謂之舍緣豆。預結來世緣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京師僧人念佛號者,輒以豆記其數。至四月八日佛誕生之辰,煮豆微撒以鹽,邀人於路請食之,以為結緣。今尚沿其舊也。

萬壽寺[编辑]

萬壽寺在西直門外五六里,門臨長河,乃皇太后祝厘之所。每至四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半月。遊人甚多,綠女紅男,聯蹁道路。柳風麥浪,滌蕩襟懷,殊有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之致。誠郊西之勝境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萬壽寺在廣源閘西。明萬曆五年建,本朝乾隆十六年、二十六年兩次重修。出門之內為鐘鼓樓、天王殿,殿後為萬壽閣,再後為禪堂。堂後有假山,假山上為大士殿,下為地藏洞。山後為無量壽佛殿、三聖殿,又後為後樓。樓前鬆檜皆數百年物。光緒初年毀於火。最後為菜圃,圃有水車二。光緒二十年重修行宮,並菜圃而圈入矣。

西頂[编辑]

西頂娘娘廟在萬壽寺西八九里。每至四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半月,繁盛與萬壽寺同。山門中四天王像,神氣如生,猙獰可畏。座下八鬼怪,尤覺駭人。凡攜小兒者多掩其目而過之。廟有七十二司神,皆繪畫,非塑像也。每開廟時特派大臣拈香,與丫髻山同,他處無之。

謹按,《日下舊聞考》:西頂碧霞元君廟在京西藍靛廠前,明萬曆年建,國朝康熙五十一年重修,改名曰廣仁宮。

妙峰山[编辑]

妙峰山碧霞元君廟在京城西北八十餘里。山路四十餘里,共一百三十餘里。地屬昌平。每屆四月,自初一日開廟半月,香火極盛。凡開山以前有雨者謂之淨山雨。廟在萬山中,孤峰矗立,盤旋而上,勢如繞螺。前可踐後者之頂,後可見前者之足。自始迄終,繼晝以夜,人無停趾,香無斷煙。奇觀哉!廟南向,為山門,為正殿,為後殿。後殿之前有石凸起,似是妙峰之巔石。有古柏三四株,亦似百年之物。廟東有喜神殿、觀音殿、伏魔殿,廟北有回香亭。廟無碑碣,其原無可考。然自雍乾以來即有之,惜無記之者耳。進香之路日辟日多。曰南道者,三家店也。曰中道者,大覺寺也。曰北道者,北安合也。曰老北道者,石佛殿也。近日之最稱繁盛者,莫如北安合。人煙輻輳,車馬喧闐,夜間燈火之繁,燦如列宿。以各路之人計之,共約有數十萬。以金錢計之,亦約有數十萬。香火之盛,實可甲於天下矣。

{髟丫}髻山[编辑]

{髟丫}髻山碧霞元君廟在京城東北懷柔縣界。每至四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半月,繁盛亞於妙峰,而山景過之。都人謂之東山。

北頂(東頂附)[编辑]

北頂碧霞元君廟在德勝門外土城東北三里許。每歲四月有廟市,市皆日用農具,遊者多鄉人。東頂在東直門外,與北頂同。

榆錢糕[编辑]

三月榆初錢時,采而蒸之,合以糖麵,謂之榆錢糕。四月以玫瑰花為之者,謂之玫瑰餅。以藤蘿花為之者,謂之藤羅餅。皆應時之食物也。

黃鸝[编辑]

四月末花事將闌,易增惆悵。惟柳陰中鶯聲婉囀,如鼓笙簧,殊有斗酒雙柑之樂。惟月餘則去,不能久住耳。古詩云:「黃栗留鳴桑椹美。」黃鸝既鳴,則桑椹垂熟,正合今京師節候。

蘆筍、櫻桃[编辑]

四月中蘆筍與櫻桃同食,最為甘美。古詩云「蘆筍生時柳絮飛」,「紫櫻桃熟麥風涼」。均與今京師時令最為符合。

涼炒麵[编辑]

四月麥初熟時,將麵炒熟,合糖拌而食之,謂之涼炒麵。

玫瑰花、芍藥花[编辑]

玫瑰,其色紫潤,甜香可人,閨閣多愛之。四月花開時,沿街喚賣,其韻悠揚。晨起聽之,最為有味。芍藥乃豐臺所產,一望彌涯。四月花含苞時,折枝售賣,遍曆城坊。有楊妃、傻白諸名色。是二花者,最為應序,雖加以𤓌煴之力,不能易候而開,是亦花中之強項令矣。

五月[编辑]

端陽(以下五月)[编辑]

京師謂端陽為五月節,初五日為五月單五,蓋端字之轉音也。每屆端陽以前,府第朱門皆以粽子相饋貽,並副以櫻桃、桑椹、荸薺、桃、杏及五毒餅、玫瑰餅等物。其供佛祀先者,仍以粽子及櫻桃、桑椹為正供。亦薦其時食之義。

按,《續齊諧記》:屈原以五月初五日投汨羅江,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筒子貯米,投水以祭之,以楝葉塞其上,以彩絲纏之,不為蛟龍所竊。是即粽子之原起也。

雄黃酒[编辑]

每至端陽,自初一日起,取雄黃合酒曬之,用塗小兒額及鼻耳間,以避毒物。

天師符[编辑]

每至端陽,市肆間用尺幅黃紙,蓋以朱印,或繪畫天師鍾馗之像,或繪畫五毒符咒之形,懸而售之。都人士爭相購買,粘之中門,以避祟惡。

按,《後漢·禮儀志》:五月五日朱索五色印為門戶飾,以止惡氣。是即天師符之由來歟!

菖蒲、艾子[编辑]

端午日用菖蒲、艾子插於門旁,以禳不祥,亦古者艾虎蒲劍之遺意。

彩絲係虎[编辑]

每至端陽,閨閣中之巧者,用綾羅製成小虎及粽子、壺盧、櫻桃、桑椹之類,以彩線穿之,懸於釵頭,或係於小兒之背。古詩云:「玉燕釵頭艾虎輕。」即此意也。

按,《風俗通》云:五月五日以彩絲係臂,辟鬼及兵,令人不病瘟。一名長命縷,一名續命縷。

剪彩為葫盧[编辑]

又端陽日用彩紙剪成各樣葫盧,倒粘於門闌之上,以泄毒氣。至初五午後,則取而棄之。

賜葛[编辑]

內廷王公大臣至端陽時,皆得恩賜葛紗及畫扇。

城隍出巡[编辑]

四月二十二,宛平縣城隍出巡。五月初一日,大興縣城隍出巡。出巡之時,皆以八人肩輿,舁藤像而行。有舍身為馬僮者,有舍身為打扇者,有臂穿鐵鉤懸燈而導者,有披枷帶鎖儼然罪人者。神輿之旁,又扮有判官鬼卒之類,彳亍而行。亦無非神道設教之意。

過會[编辑]

過會者,乃京師遊手,扮作開路、中幡、槓箱、官兒、五虎棍、跨鼓、花鈸、高蹺、秧歌、什不閑、耍壇子、耍獅子之類,如遇城隍出巡及各廟會等,隨地演唱,觀者如堵,最易生事。如遇金吾之賢者,則出示禁之。

都城隍廟[编辑]

都城隍廟在宣武門內溝沿西,城隍廟街路北。每歲五月,自初一日起,廟市十日。市皆兒童玩好,無甚珍奇,遊者鮮矣。

謹按,《日下舊聞考》:都城隍廟,在前明時以每月朔望及二十三日有廟市。市之日,陳設甚夥,人生日用所需,精粗畢備。羈旅之客,持阿堵入市,頃刻富有完美。書畫古董,真偽錯陳,其他剔紅填漆舊物,自內廷闌出者,尤為精好。其初所索甚微,後其價十倍矣。至於窯器,最貴成化,次則宣德。杯盞之屬,初不過數金,嗣則成窯酒杯至博銀百金。宣德香爐,所酬亦略如之。廟係元世祖至元十七年創建,前明重修之,本朝雍正四年、乾隆二十八年又重修之。光緒初年,廟毀於火,碑皆煆裂。所謂各直省城隍像者,零落殆盡。近惟將正殿修復,以便春秋祭享,餘尚殘破如故也。

南頂[编辑]

南頂碧霞元君廟在永定門外五六里,西向。左右有牌坊二,左曰廣生長養,右曰群育滋藩。皆乾隆三十八年重修時御書。每至五月,自初一日起,開廟十日,士女雲集。廟雖殘破,而河中及土阜上皆有亭幛席棚,可以飲食坐落。至夕散後,多在大沙子口看賽馬焉。

按,《宸垣識略》云:南頂以南之河名涼水河,橋名永定橋。土阜名九龍山,乃乾隆間疏浚涼水河時堆成。環植桃柳萬株,開廟時遊人皆敷席攜榼,群飲其下。近則土阜雖存而桃柳零落矣。

十里河[编辑]

十里河關帝廟在廣渠門外。每至五月,自十一日起,開廟三日,梨園獻戲,歲以為常。

瑤臺[编辑]

瑤臺即窯臺,在正陽門外黑窯廠地方。時至五月,則搭涼篷,設茶肆,為遊人登眺之所。亦南城之一古跡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黑窯廠為明代製造磚瓦之所。本朝均交窯戶備辦,此廠遂廢。其地坡壟高下,蒲渚參差,都人士登眺,往往而集焉。

磨刀雨[编辑]

京師諺曰:「大旱不過五月十三。」蓋五月十三乃俗傳關壯繆過江會吳之期,是日有雨者謂之磨刀雨。

分龍兵[编辑]

京師謂五月二十三日為分龍兵。蓋五月以後,大雨時行,隔轍有雨,故須將龍兵分之也。

按,宋陸佃《埤雅》云:世俗五月謂分龍雨曰隔轍雨,言夏雨多暴至,龍各有分域,雨暘往往隔轍而異也。是分龍之說已見於宋,但為日不同耳。宋謂四月二十日為小分龍,五月二十日為大分龍。大晴主旱,大雨主澇。

惡月[编辑]

京師諺曰:善正月,惡五月。

按,《荊楚歲時記》:五月俗稱惡月,多禁忌。忌曝床薦席及修蓋房屋。夫荊楚之與燕京,相去遠矣,而自昔風俗有相同者。

石榴、夾竹桃[编辑]

京師五月榴花正開,鮮明照眼。凡居人等往往與夾竹桃羅列中庭,以為清玩。榴竹之間必以魚缸配之,朱魚數頭遊泳其中。幾於家家如此。故京師諺曰:「天篷魚缸石榴樹。」蓋譏其同也。

五月先兒[编辑]

五月玉米初結子時,沿街吆賣,曰五月先兒。其至嫩者曰珍珠筍。食之之法,與豌豆同。

甜瓜[编辑]

五月下旬則甜瓜已熟,沿街吆賣。有旱金墜、青皮脆、羊角蜜、哈密酥、倭瓜瓤、老頭兒樂各種。

染指甲[编辑]

鳳仙花即透骨草,又名指甲草。五月花開之候,閨閣兒女取而搗之,以染指甲,鮮紅透骨,經年乃消。

六月[编辑]

六月六(以下六月)[编辑]

京師於六月六日抖晾衣服書籍,謂可不生蟲蠹。

洗象[编辑]

象房有象時,每歲六月六日牽往宣武門外河內浴之,觀者如堵,後因象瘋傷人,遂不豢養。光緒十年以前尚及見之。象房在宣武門內城跟迤西,歸鑾儀衛管理。有入觀者,能以鼻作觱篥銅鼓聲。觀者持錢畀象奴,如教獻技,又必斜睨象奴受錢滿數,而後昂鼻俯首,嗚嗚出聲。將病,耳中出油,謂之山性發。象壽最長,道光間有老象,牙有銅箍,謂是唐朝故物,乃安史之輩攜來者。後因象奴等克扣太甚,相繼倒斃。故咸豐以後十餘年象房無象。同治末年、光緒初年,越南國貢象二次,共六七隻,極其肥壯。都人觀者喜有太平之徵,欣欣載道。自東長安門傷人之後,全行拘禁,不復應差,三二年間饑餓殆盡矣。

謹按,《日下舊聞考》:象房係前明弘治八年修。蓋象至京,先於射所演習,故謂之演象所。而錦衣衛自有馴象所,專管象奴及象隻,特命錦衣指揮一員提督之。凡大朝會,役象甚多,駕車馱寶皆用之。若常朝止用六隻耳。所受祿秩俱視武弁,有差等。國朝因之,一如其舊,但改錦衣衛為鑾儀衛耳。

祭馬王[编辑]

馬王者房星也,凡營伍中及蓄養車馬人家均於六月二十三日祭之。

祭關帝[编辑]

六月二十四日致祭關帝,歲以為常。鞭炮之多,與新年無異。蓋帝之禦災捍患有德於民者深也。

賜冰[编辑]

京師自暑伏日起至立秋日止,各衙門例有賜冰。屆時由工部頒給冰票,自行領取,多寡不同,各有等差。

按,《帝京景物略》:前明於立夏日啟冰賜文武大臣。編氓賣者,手二銅盞疊之,其聲嗑嗑,曰冰盞。是物今尚有之,清泠可聽,亦太平之音響也。

換葛紗[编辑]

每至六月,自暑伏日起至處暑日止,百官皆服萬絲帽、黃葛紗袍。

中頂[编辑]

中頂碧霞元君廟在右安門外十里草橋地方,每歲六月初一日有廟市。市中花木甚繁,燦如列錦,南城士女多往觀焉。

按,《宸垣識略》:草橋在右安門外十里,眾水所歸。種水田者資以為利。土近泉宜花,居人以蒔花為業。有蓮花池,香聞數里。牡丹芍藥,栽如稻麻。橋去豐臺十里,元明時多貴家園亭,如廉右丞之萬柳堂、趙參謀之匏瓜亭,均在其左右,今已無考。吳岩詩注謂四月初一開廟,今改六月矣。

十刹海[编辑]

十刹海俗呼河沿,在地安門外迤西,荷花最盛。每至六月,士女雲集,然皆在前海之北岸。他處雖有荷花,無人玩賞也。蓋德勝橋以西者謂之積水潭,又謂之淨業湖,南有高廟、北有彙通祠者,是也。德勝橋以東,昔成親王府、今醇親王府前者,謂之後海,即所謂十刹海者是也。三座橋以東、響閘迤左者,謂之前海,即所謂蓮花泡子者是也。今之遊者但謂之十刹海焉。凡花開時,北岸一帶風景最佳:綠柳垂絲,紅衣膩粉,花光人面,掩映迷離,直不知人之為人花之為花矣。

謹按,《日下舊聞考》:積水潭淨業湖一帶,古名海子。園亭極多,有蓮花社、蝦菜亭、鏡園、漫園、楊園、定園諸勝,今皆析為民居矣。前明李東陽西涯故居似在今恭親王府東南隅,前海北岸,非淨業湖也。蓋鼓樓響閘正在其左右耳。

掃晴娘[编辑]

六月乃大雨時行之際。凡遇連陰不止者,則閨中兒女剪紙為人,懸於門左,謂之掃晴娘。

冰胡兒[编辑]

京師暑伏以後,則寒賤之子擔冰吆賣,曰冰胡兒。胡者核也。

酸梅湯[编辑]

酸梅湯以酸梅合冰糖煮之,調以攻瑰木樨冰水,其涼振齒。以前門九龍齋及西單牌樓邱家者為京都第一。

西瓜[编辑]

六月初旬,西瓜已登,有三白、黑皮、黃沙瓤、紅沙瓤各種。沿街切賣者,如蓮瓣,如駝峰,冒暑而行,隨地可食。既能清暑,又可解酲,故予嘗呼為清涼飲。

七月[编辑]

丟針(以下七月)[编辑]

京師閨閣,於七月七日以碗水暴日下,各投小針,浮之水面,徐視水底日影,或散如花,動如雲,細如線,粗如椎,因以卜女之巧拙。俗謂之丟針兒。

鵲填橋[编辑]

七月七日,清晨烏鴉喜鵲飛鳴較遲,俗謂之填橋去。

謹按,《日下舊聞考》:金元宮中於七月七日穿鵲橋補子,上元日穿燈景補子,端陽日穿壺盧補子。蓋亦點綴節景之意。

中元[编辑]

中元不為節,惟祭掃墳塋而已。

荷葉燈、蒿子燈、蓮花燈[编辑]

中元黃昏以後,街巷兒童以荷葉燃燈,沿街唱曰:「荷葉燈,荷葉燈,今日點了明日扔。」又以青蒿粘香而燃之,恍如萬點流螢,謂之蒿子燈。市人之巧者,又以各色彩紙製成蓮花、蓮葉、花籃、鶴鷺之形,謂之蓮花燈。

謹按,《日下舊聞考》:荷葉燈之制,自元明以來即有之,今尚沿其舊也。

法船[编辑]

中元日各寺院製造法船,至晚焚之。有長至數丈者。

盂蘭會[编辑]

中元日各寺院設盂蘭會,燃燈唪經,以度幽冥之沉淪者。按釋經云:目蓮以母生餓鬼中不得食,佛令作盂蘭盆會,於七月十五日以五味百果著盆中,供養十方大德,而後母得食。目蓮白佛,凡弟子行孝順者亦應奉盂蘭盆供養。佛言大善。後世因之。又《釋氏要覽》云:盂蘭盆乃天竺國語,猶華言解倒懸也。今人設盆以供,誤矣。

放河燈[编辑]

運河二閘,自端陽以後遊人甚多。至中元日例有盂蘭會,扮演秧歌、獅子諸雜技。晚間沿河燃燈,謂之放河燈。中元以後,則遊船歇業矣。

按,《宸垣識略》:大通橋在東便門外,至通州石壩計四十里。地勢高下四丈,中間設慶豐等五閘以蓄水。每閘各設官吏,編夫一百八十名,造駁船三百隻。大通河舊名通惠河,元郭守敬所鑿。

江南城隍廟[编辑]

江南城隍廟在正陽門外南橫街之東,先農壇西北。本朝康熙年建,內有城隍行宮。每歲中元及清明、十月一日有廟市,都人迎賽祀孤。

按,《寄園寄所寄》:都者美也。《》云:「彼都人士。」以帝王所居、文物整齊、女士閑雅為美,故曰都門,曰都人。

金鐘兒[编辑]

金鐘兒產於易州,形如促織。七月之季,販運來京,枕畔聽之,最為清越,韻而不悲,似生為廣廈高堂之物。金鐘之號,非濫予也。

菱角、雞頭[编辑]

七月中旬則菱芡已登,沿街吆賣,曰:「老雞頭才上河。」蓋皆御河中物也。

棗兒、葡萄[编辑]

七月下旬則棗實垂紅,葡萄綴紫,擔負者往往同賣。秋聲入耳,音韻淒涼,抑鬱多愁者不禁有歲時之感矣。

八月[编辑]

中秋(以下八月)[编辑]

京師之曰八月節者,即中秋也。每屆中秋,府第朱門皆以月餅果品相饋贈。至十五月圓時,陳瓜果於庭以供月,並祀以毛豆、雞冠花。是時也,皓魄當空,彩雲初散,傳杯洗盞,兒女喧嘩,真所謂佳節也。惟供月時男子多不叩拜。故京師諺曰:「男不拜月,女不祭灶。」

月光馬兒[编辑]

京師謂神像為神馬兒,不敢斥言神也。月光馬者,以紙為之,上繪太陰星君,如菩薩像,下繪月宮及搗藥之玉兔,人立而執杵。藻彩精致,金碧輝煌,市肆間多賣之者。長者七八尺,短者二三尺,頂有二旗,作紅綠色,或黃色,向月而供之。焚香行禮,祭畢與千張、元寶等一並焚之。

按,《宛署雜記》:千張鑿紙為條,與冥錢同。

九節藕[编辑]

內廷供月例用九節藕。

蓮瓣西瓜[编辑]

凡中秋供月,西瓜必參差切之,如蓮花瓣形。

月餅[编辑]

中秋月餅以前門致美齋者為京都第一,他處不足食也。至供月月餅到處皆有。大者尺餘,上繪月宮蟾兔之形。有祭畢而食者,有留至除夕而食者,謂之團圓餅。

按,《帝京景物略》:八月十五日祭月,其祭果餅必圓,分瓜必牙錯瓣刻之,如蓮花。紙肆市月光紙,繢滿月像,趺坐蓮花者,月光遍照菩薩也。花下月輪桂殿,有兔杵而人立,搗藥臼中。紙小者三寸,大者丈,致工者金碧繽紛。家設月光位於月所出方,向月供而拜,則焚月光紙,撤所供,散家之人必遍。月餅月果,戚屬饋遺相報。餅有徑二尺者。女歸寧,是日必返其夫家,曰團圓節也。以上所雲與今強半相同。供月之說,其來舊矣。

兔兒爺攤子[编辑]

每屆中秋,市人之巧者用黃土摶成蟾兔之像以出售,謂之兔兒爺。有衣冠而張蓋者,有甲胄而帶纛旗者,有騎虎者,有默坐者。大者三尺,小者尺餘。其餘匠藝工人無美不備,蓋亦謔而虐矣。

灶君廟[编辑]

灶君廟在崇文門外。每至八月,初一日起開廟三日。蓋即灶君誕日也。

九月[编辑]

九月九(以下九月)[编辑]

京師謂重陽為九月九。每屆九月九日,則都人士提壺攜榼,出郭登高。南則在天寧寺、陶然亭、龍爪槐等處,北則薊門煙樹、清淨化城等處,遠則西山八刹等處。賦詩飲酒,烤肉分糕,洵一時之快事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天寧寺在廣寧門外二里許,塔高二十七丈五尺五寸。隋仁壽二年建,以安舍利。寺在元魏為光林,在隋為宏業,在唐為天王,在金為大萬安,前明宣德中改曰天寧,我朝乾隆二十一年重修,名仍其舊。陶然亭在正陽門外西南黑窯廠慈悲庵內,康熙乙亥工部郎中江藻建。龍爪槐名興盛寺,在陶然亭西北一望之地。舊聞考不載。寺有二樓,可以眺遠。所謂龍爪槐者,今已無存矣。薊門煙樹在德勝門外土城關,相傳是古薊邱。舊有樓館並廢。但門存二土阜,旁多林木,蓊翳蒼翠,故為八景之一。今已無存,林木亦樵悴。惟乾隆詩碣巍然獨立耳。清淨化城舊聞不載,已見前篇。西山八刹在阜成門八里莊西北二十里,名翠微山,又名盧師山,又名平陂山。所謂八刹者,其說不一。以今論之,在翠微山下東向者曰長安寺,寺東北山巔南向者曰秘魔崖,寺西北山麓有塔者曰靈光寺,塔下有池,池北有新築戒臺,靈光寺迤北東向者曰三山庵,東北南向有牌坊者曰大悲寺,正北東向有靈泉者曰龍王堂,龍王堂迤北曰香界寺,俯視香界者曰寶珠洞,此即所謂八刹也。長安寺即善應寺,三山庵舊聞不載,靈光寺係合翠微寺而一之,塔基鐵燈至今尚存。

釣魚臺[编辑]

釣魚臺在阜成門外三里許,有行宮一所,南向。每屆重陽,長安少年多於此處賽馬,俗稱曰望海樓。

謹按,《日下舊聞考》:釣魚臺在三里河西北里許,乃金主遊幸處。臺前有泉從地湧出,冬夏不竭。凡西山麓之支流悉灌注於此。元時謂之玉淵潭,為丁氏園池。國朝乾隆二十八年,浚治成湖,以受香山新開引河之水。復於下口建設閘座,俾資蓄泄。湖水合引河水,由三里河達阜成門之護城河。三十九年,始命修建臺座,御書釣魚臺三字懸之臺西面。故凡祗謁西陵,及由園致祭天壇時,必於此用早膳焉。臺左有養源齋、瀟碧亭諸勝。

花糕[编辑]

花糕有二種:其一以糖麵為之,中夾細果,兩層三層不同,乃花糕之美者;其一蒸餅之上星星然綴以棗栗,乃糕之次者也。每屆重陽,市肆間預為製造以供用。

按,《析津志》:九月九日,都人以麵為糕,饋遺作重陽節,亦於闤闠中笟筴席叫賣,與今同。又《帝京景物略》:麵餅麵種棗栗星星然曰花糕。糕肆標綠旗。父母迎其女來食,曰女兒節。今糕肆無標旗者,亦無迎女來食者。蓋風尚之不同也。

九花山子[编辑]

九花者,菊花也。每屆重陽,富貴之家以九花數百盆,架庋廣廈中,前軒後輊,望之若山,曰九花山子。四面堆積者曰九花塔。

謹按,《日下舊聞考》:陳理詩注曰:花城即今之花山也。蓋京師之菊種極繁,有陳秧、新秧、粗秧、細秧之別。如蜜連環、銀紅針、桃花扇、方金印、老君眉、西施曉妝、瀟湘妃子、鵝翎管、米金管、燈草管、紫虎須、灰鶴翅、平沙落雁、杏林春燕、朝陽素、軟金素、青山蓋雪、朱砂蓋雪、白鶴臥雪、青蓮子、青河蓮、朱瓣湘蓮、玉池桃紅、玉筍長、玉樓春曉、寶刹浮圖、落紅萬點、泥金萬點、藕色霓裳、伽藍袈裟等,皆陳秧中之細種也。如大紅寶珠、金連環、金霞環、大金葵、滲金葵、金盤獻露、金毛獅子、金鳳翎、紫鳳舒翎、紫鳳雙疊、紫龍開爪、紫蟹爪、真紫鉤、徐家紫、黃鶴毛、鷺鶴毛、蒼龍須、蒼龍訓子、雲龍煥彩、二色蓮、三季秋荷、映日荷花、旱地金蓮、芙蓉秋豔、玉扇銀針、紫鬆針、水紅針、玉匙調羹、粉屏、白牡丹、紫牡丹、粉牡丹、星光在水、楓林落照、夕陽斜照、鴉背夕陽、曉天霞、藍翎九等,皆陳秧中之粗種也。如銀虎須、墨虎須、朱墨雙輝、金卷朱砂、金鳳含珠、鳳梧添線、漢宮春曉、浣花溪水、天半朱霞、秋水明霞、秋水芙蓉、漢皋解佩、二喬爭豔、天女散花、桃花人面、鳥爪仙人、黃鶴仙人、羔裘大夫、仙人掌、醉太白、南極仙翁、文經武緯、鳳管鸞笙、洋蝴蝶、羚羊掛角、香白梨、金如意、水晶如意、沉香貫珠、一斛珠、碧玉搔頭、黃繡球、珊瑚鉤、金帶風飄、慈雲點玉、慈雲萬點、柳線垂金、重陽居住等,皆新秧中之細種也。如金佛座、金鉤掛玉、金邊大紅、玉堂金馬、紫綬金章、紫袍金帶、紫電青霜、綠柳黃鸝、楊妃醉舞、西施粉、六郎面、墨麒麟、鸚哥抱子、蜜蜂窩、合家歡樂等,皆新秧中之粗種也。共一百三十三種,皆予所記憶者。其餘新陳粗細之類,尚有二百餘種,他日得暇,當為黃花訂譜也。

糟蟹、良鄉酒、鴨兒廣、柿子、山裏紅[编辑]

重陽時以良鄉酒配糟蟹等而嘗之,最為甘美。良鄉酒者,本產於良鄉,近京師亦能造之。其味清醇,飲之舒暢,但畏熱不能過夏耳。鴨兒廣,梨屬,形如木瓜,色如鴨黃,廣者黃之轉音也。柿子、山裏紅,其用尤多,皆京師應序之物也。

按,《寄園寄所寄》:明太祖微時過剩柴村,已經二日不食矣,行漸伶仃。至一所,乃人家故園。垣缺樹雕,是兵火所戕者。帝悲歎之,緩步周視,東北隅有一樹霜柿正熟,帝取食之,食十枚便飽,又惆悵久之而去。乙未夏,帝拔采石,取太平,道經於此,樹猶在。帝指樹,以前事語左右,因下馬加之赤袍,曰:「封爾為淩霜侯。」是柿曾有功於人主矣,則記之豈瑣瑣哉?他物之記,亦邀柿之幸也。

財神廟[编辑]

財神廟在彰儀門外,每至九月,自十五日起,開廟三日。祈禱相屬,而梨園子弟與青樓校書等為尤多。士大夫之好事者,亦或命駕往觀焉。彰儀門即廣安門也。

十月[编辑]

十月一(以下十月)[编辑]

十月初一日,乃都人祭掃之候,俗謂之送寒衣。

按,《北京歲華記》:十月朔上塚,如中元祭,用豆泥骨朵。豆泥骨朵乃元人語,今不知為何物矣。又《帝京景物略》:十月朔,紙坊剪紙五色作男女衣,長尺有咫,曰寒衣。有疏印識其姓字行輩,如寄家書然,家家修具,夜奠而焚之其門,曰送寒衣。今則以包袱代之,有寒衣之名,無寒衣之實矣。包袱者,以冥鏹封於紙函中,題其姓名行輩,如前所云。

添火[编辑]

京師居人例於十月初一日添設煤火,二月初一日撤火。火爐係不灰木為之,白於礬石,輕暖堅固。

按,《析津志》:西山化石根名之曰不灰木,以之為粗布及器皿,不畏火,今西山有之。此條所記未盡得實。以之為器皿則可,以之為粗布則從未之見。或即火浣布之訛。況此木實產易州,非西山也。

仰山窪[编辑]

仰山窪在安定門外正北十里,有將臺一座。每至十月十五日,八旗合操,演九進十連環,前鋒護軍統領跑交衝馬,已成俗例。大寒之歲,兵丁有凍斃者,故非豪俠少年不能往觀也。

賣憲書[编辑]

十月頒曆以後,大小書肆出售憲書,衢巷之間亦有負箱唱賣者。

風箏、毽兒、琉璃喇叭、咘咘噔、太平鼓、空鐘[编辑]

兒童玩好亦有關於時令。京師十月以後,則有風箏、毽兒等物。風箏即紙鳶,縛竹為骨,以紙糊之,製成仙鶴、孔雀、沙雁、飛虎之類,繪畫極工。兒童放之空中,最能清目。有帶風琴鑼鼓者,更抑揚可聽,故謂之風箏也。毽兒者,墊以皮錢,襯以銅錢,束以雕翎,縛以皮帶,兒童踢弄之,足以活血禦寒。琉璃喇叭者,口如酒盞,柄長二三尺。咘咘噔者,形如壺盧而長柄,大小不一,皆琉璃廠所製。兒童呼吸之,足以導引清氣。太平鼓者,係鐵圈之上蒙以驢皮,形如團扇,柄下綴以鐵環,兒童三五成群,以藤杖擊之,鼓聲冬冬然,環聲錚錚然,上下相應,即所謂迎年之鼓也。空鐘者,形如車輪,中有短軸,兒童以雙杖係棉線播弄之,儼如天外晨鐘。

謹按,《日下舊聞考》:紙鳶古傳韓信所作,五代漢季,李業與隱帝為紙鳶於宮門外放之。毽兒即毽子,以鉛錫為錢,裝以雞羽,小兒三五成群,有裏外廉、拖槍、聳膝、突肚、佛頂珠、剪刀拋之名色,亦蹴踘之遺事也。琉璃喇叭,舊聞不載。咘咘噔即鼓璫,亦名響壺盧,又名倒掖氣,小者三四寸,大者徑尺,其色紫者居多。小兒口銜,噓吸成聲。又《帝京景物略》云:元夕童子撾鼓,旁夕向曉,曰太平鼓。今自十月即有之,不必在元夕矣。至謂太平鼓即羯鼓者非也。羯鼓者,乃今梨園所用之進鼓,以雙杖擊之。故唐人詩曰:「頭如青山峰,手如白雨點。」若單杖擊之者,安能如此繁密耶?空鐘舊聞不載。

走馬燈[编辑]

走馬燈者,剪紙為輪,以燭噓之,則車馳馬驟,團團不休。燭滅則頓止矣。其物雖微,頗能具成敗興衰之理,上下千古,二十四史中無非一走馬燈也。是物之外,又有車燈、羊燈、獅子燈、繡球燈之類。每屆十月,則前門、後門、東四牌樓、西單牌樓等處在在有之。攜幼而往,歡喜購買而還,亦閑中之樂事也。

按,走馬燈之制,亦係以火禦輪,以輪運機,即今輪船、鐵軌之一班。使推而廣之,精益求精,數百年來,安知不成利器耶?惜中土以機巧為戒,即有自出心裁精於製造者,莫不以兒觀視之。今日之際,人步亦步,人趨亦趨,詫為奇神,安於愚魯,則天地生材之道豈獨厚於彼而薄於我耶?是亦不自憤耳!

踢球[编辑]

十月以後,寒賤之子,琢石為球,以足蹴之,前後交擊為勝。蓋京師多寒,足指痠凍,兒童踢弄之,足以活血禦寒,亦蹴踘之類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踢球一事,自金元以來即有之,不自今日始矣。

蛐蛐兒、聒聒兒、油壺盧[编辑]

蟲鳥之鳴,最關時令。而人力所至亦能與時令相轉移,是亦有關時令矣。京師五月以後,則有聒聒兒沿街叫賣,每枚不過一二文。至十月,則𤓌煴者生,每枚可值數千矣。七月中旬則有蛐蛐兒,貴者可值數金(有白麻頭、黃麻頭、蟹胲青、琵琶翅、梅花翅、竹節須之別),以其能戰鬥也。至十月,一枚不過數百文,取其鳴而已矣。蛐蛐兒之類,又有油壺盧。當秋令時,一文可買十餘枚。至十月,則一枚可值數千文。蓋其鳴時鏗鏘斷續,聲顫而長,冬夜聽之,可悲可喜,真閑人之韻事也。故秋日之蛐蛐罐有永樂官窯、趙子玉、淡園主人、靜軒主人、紅澄漿、白澄漿之別,佳者數十金一對。冬月之聒聒兒壺盧、油壺盧壺盧,佳者亦數十金一對,以紫潤堅厚者為上,即所謂壺盧器者是也。是故京師世族,貧者居多,耗財之道實不止聲色珠玉而已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永定門外五里胡家村產促織,善鬥,勝他產。促織者,感秋而生,其音商,其性勝。今都人能種之,留其鳴深冬。其法實土於盆養之,蟲生子土中,入冬,以其土置暖炕,日水灑,綿覆之。伏五六日上蠕蠕動,又伏七八日如蛆然。置子蔬葉,仍灑覆之,足翅成,漸以黑,匝月則鳴,細於秋,入春反僵也。促織即蟋蟀別種,有三:肥大而色澤如油者曰油壺盧,首大者曰梆子頭,銳喙者曰老米嘴云云。總而言之,促織,蟋蟀、蛐蛐兒之正名;絡緯,聒聒兒之正名。或又謂聒聒兒者即螻蟈也。

栗子、白薯、中果、南糖、薩齊瑪、芙蓉糕、冰糖壺盧、溫樸[编辑]

京師食品亦有關於時令。十月以後,則有栗子、白薯等物。栗子來時用黑砂炒熟,甘美異常。青燈誦讀之餘,剝而食之,頗有味外之味。白薯貧富皆嗜,不假扶持,用火煨熟,自然甘美,較之山藥、芋頭尤足濟世,可方為樸實有用之材。中果、南糖到處有之。薩齊瑪乃滿洲餑餑,以冰糖、奶油合白麵為之,形如糯米,用不灰木烘爐烤熟,遂成方塊,甜膩可食。芙蓉糕與薩齊瑪同,但麵有紅糖,豔如芙蓉耳。冰糖壺盧乃用竹簽,貫以葡萄、山藥豆、海棠果、山裏紅等物,蘸以冰糖,甜脆而涼。冬夜食之,頗能去煤炭之氣。溫樸形如櫻桃而堅實,以蜜漬之,既酸且甜,頗能下酒。皆京師應時之食品也。

按,《宸垣識略》:前明冬至賜百官甜食一盒,凡七種,一松子海哩𠿨。鄭以偉曰:𠿨字諸字書不載,今亦不識海哩𠿨為何物。蓋緣元人語也。正可與「薩齊瑪」為對。又《戒庵漫筆》載:前明四月八日賜百官午門外食不落夾。「不落夾」者,亦元人語也。或云粽子。以鄙意揣之,或即今之涼糕歟!是不可得而考矣。因記薩齊瑪,故連類及之。

水烏他、奶烏他[编辑]

水烏他,以酥酪合糖為之,於天氣極寒時,乘夜造出,潔白如霜,食之口中有如嚼雪,真北方之奇味也,其制有梅花、方勝諸式,以匣盛之。奶烏他大致相同,而其味稍遜。

赤包兒、鬥姑娘、海棠木瓜、漚樸[编辑]

每至十月,市肆之間則有赤包兒、鬥姑娘等物。赤包兒蔓生,形如甜瓜而小,至初冬乃紅,柔軟可玩。鬥姑娘形如小茄,赤如珊瑚,圓潤光滑,小兒女多愛之,故曰鬥姑娘。海棠木瓜大者二寸,青而不黃,較之南來木瓜,其香尤烈。漚樸形如橘柚而堅實,性如木瓜而有毛,以之薰衣,香可經月不散,亦應時之物產也。

梧桐、交嘴、祝頂紅、老西兒、燕巧兒[编辑]

禽鳥之來,是關時令。京師十月以後,則有梧桐鳥等。梧桐者,長六七寸,灰身黑翅,黃嘴短尾,市兒買而調之,能於空中接彈丸,謂之打彈兒。交嘴者,長四五寸,嘴左右交,以別雌雄,有紅黃二色,馴而擾者能開鎖銜旗。祝頂紅者,小於家雀而紅其頂,技如交嘴,而靈巧過之。老西兒者,形如梧桐而黑嘴,技同而價賤,饕餮之輩亦有食之者。燕巧兒者,形如燕子,亦能於空中接彈丸,而飛騰尤速,此皆京師之時禽。至於秋天鴻雁,社日烏衣,則有月令在。

冬筍、銀魚[编辑]

十月間,冬筍、銀魚之初到京者,由崇文門監督照例呈進,與三月黃花魚同。

十一月[编辑]

翻褂子(以下十一月)[编辑]

冬至月初一日,臣工之得著貂裘者,均於是日一體穿用,謂之翻褂子。

月當頭[编辑]

冬月十五日月當頭,如遇望時,則塔影無尖,人影亦極短。小兒女之好事者,必無睡以俟當頭,臨階取影以驗之。

冬至[编辑]

冬至郊天令節,百官呈遞賀表。民間不為節,惟食餛飩而已。與夏至之食麵同。故京師諺曰:「冬至餛飩,夏至麵。」

按,《漢書》:冬至陽氣起,君道長,故賀。夏至陰氣起,故不賀。又《演繁露》:世言餛飩是塞外渾氏屯氏為之。言殊穿鑿。夫餛飩之形有如雞卵,頗似天地渾沌之象,故於冬至日食之。若如《演繁露》二氏為之之言,則何者為餛何者為飩耶?是亦膠柱鼓瑟矣。

九九消寒圖[编辑]

消寒圖乃九格八十一圈。自冬至起,日塗一圈,上陰下晴,左風右雨,雪當中。

按,《帝京景物略》:冬至日人家畫素梅一枝,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盡而九九出,則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圖。此事予兒時曾為之,不謂與古暗合也。

拖床[编辑]

冬至以後,水澤腹堅,則十刹海、護城河、二閘等處皆有冰床。一人拖之,其行甚速。長約五尺,寬約三尺,以木為之,腳有鐵條,可坐三四人。雪晴日暖之際,如行玉壺中,亦快事也。至立春以後,則不可乘,乘則甚危,有陷入冰窟者,而拖者逃矣。近日王公大臣之有恩命者,亦準於西苑門內乘坐拖床,床甚華美,上有宀如車篷,可避風雪。

按,《倚晴閣雜抄》:明時積水潭,常有好事者聯十餘床,攜都藍酒具,鋪氍毹其上,轟飲冰淩中以為樂。誠豪俠之快事也。

溜冰鞋[编辑]

冰鞋以鐵為之,中有單條縛於鞋上,身起則行,不能暫止。技之巧者,如蜻蜓點水,紫燕穿波,殊可觀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太液池冬月陳冰嬉,習勞行賞,以簡武事而修國俗云。

打冰[编辑]

冬至三九則冰堅,於夜內鑿之,聲如鏨石,曰打冰。三九以後,冰雖堅不能用矣。

按《事物原會》:周成王命淩人掌冰,歲十二月,敕令斬冰納於淩陰。淩陰者,今之冰窖也。周十二月,今之十月也。藏冰之制始此。

賜貂[编辑]

每至冬月,凡乾清門侍衛及大門侍衛等,均由本管支領貂褂銀子,人各數十金。

十二月[编辑]

臘八粥(以下十二月)[编辑]

臘八粥者,用黃米、白米、江米、小米、菱角米、栗子、紅江豆、去皮棗泥等,合水煮熟,外用染紅桃仁、杏仁、瓜子、花生、榛穰、鬆子,及白糖、紅糖、瑣瑣葡萄,以作點染。切不可用蓮子、扁豆、薏米、桂元,用則傷味。每至臘七日,則剝果滌器,終夜經營,至天明時則粥熟矣。除祀先供佛外,分饋親友,不得過午。並用紅棗、桃仁等製成獅子、小兒等類,以見巧思。

按,《燕都遊覽志》:十二月八日,賜百官粥。民間亦作臘八粥,以果米雜成之,品多者多勝。今雖無百官之賜,而朱門饋贈,競巧爭奇,較之古人有過之無不及矣。

大白菜[编辑]

大白菜者,乃鹽酸白菜也。凡送粥之家,必以此為副。菜之美惡,可卜其家之盛衰。

按,《廣群芳譜》:白菜一名菘,北方多人窖內,不見風日。長出苗葉,皆嫩黃色,脆美無比,謂之黃芽,乃白菜別種。今之食者,惟分皮之與心,無所謂別種也。

雍和宮熬粥[编辑]

雍和宮喇嘛於初八日夜內熬粥供佛,特派大臣監視,以昭誠敬。其粥鍋之大,可容數石米。

麅鹿賞[编辑]

每至十二月,分賞王大臣等麅鹿。屆時由內務府知照,自行領取。三品以下不預也。

封印[编辑]

每至十二月,於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四日之內,由欽天監選擇吉期,照例封印,頒示天下,一體遵行。封印之日,各部院掌印司員必應邀請同僚歡聚暢飲,以酬一歲之勞。故每當封印已畢,萬騎齊發,前門一帶,擁擠非常,園館居樓,均無隙地矣。印封之後,乞丐無賴攫貨於市肆之間,毫無顧忌,蓋謂官不辦事也。亦惡俗也。

封臺[编辑]

封印之後,梨園戲館擇日封臺,八班合演,至來歲元旦則賜福開戲矣。亦所以歌詠昇平也。

按,京師戲劇,風尚不同。咸豐以前,最重昆腔、高腔(即弋腔)。高腔者,有金鼓而無絲竹,慷慨悲歌,乃燕土之舊俗也。咸豐以後,專重二簧,近則並重秦腔。秦腔者,即俗所謂梆子腔也。內城無戲園,外城乃有。蓋恐八旗兵丁習於逸樂也。戲劇之外,又有托偶(讀作吼)、影戲、八角鼓、什不閑、子弟書、雜耍把式、像聲、大鼓、評書之類。托偶即傀儡子,又名大臺宮戲。影戲借燈取影,哀怨異常,老嫗聽之多能下淚。八角鼓乃青衣數輩,或弄弦索,或歌唱打諢,最足解賾。什不閑有旦有醜而無生,所唱歌詞別有腔調,低徊婉轉,冶蕩不堪,咸同以前頗重之,近亦如廣陵散矣。子弟書音調沉穆,詞亦高雅。雜耍把式即變戲法兒武技之類。像聲即口技,能學百鳥音,並能作南腔北調,嬉笑怒罵,以一人而兼之,聽之歷歷也。大鼓、評書最能壞人心術。蓋大鼓多采蘭贈芍之事,閨閣演唱,已為不宜;評書抵掌而談,別無幫襯,而豪俠亡命,躍躍如生,市兒聽之,適易啟其作亂為非之念。有心世道者,其思有以禁之也!

放年學[编辑]

兒童之讀書者,於封印之後塾師解館,謂之放年學。

祭灶[编辑]

二十三日祭灶,古用黃羊,近聞內廷尚用之,民間不見用也。民間祭灶惟用南糖、關東糖、糖餅及清水草豆而已。糖者所以祀神也,清水草豆者所以祀神馬也。祭畢之後,將神像揭下,與千張、元寶等一並焚之。至除夕接神時,再行供奉。是日鞭炮極多,俗謂之小年下。

謹按,《日下舊聞考》:京師祀灶仍沿舊俗,禁婦女主祭。其祀期用二十三日,惟南省客戶用二十四日,如劉侗所稱也。

春聯[编辑]

春聯者,即桃符也。自入臘以後,即有文人墨客,在市肆簷下,書寫春聯,以圖潤筆。祭灶之後,則漸次粘掛,千門萬戶,煥然一新。或用朱箋,或用紅紙,惟內廷及宗室王公等例用白紙,緣以紅邊藍邊,非宗室者不得擅用。

門神[编辑]

門神皆甲胄執戈,懸弧佩劍,或謂為神荼、鬱壘,或謂為秦瓊、敬德,其實皆非也。但謂之門神可矣。夫門為五祀之首,並非邪神,都人神之而不祀之,失其旨矣。

畫兒棚子[编辑]

每至臘月,繁盛之區,支搭席棚,售賣畫片。婦女兒童爭購之。亦所以點綴年華也。

除夕[编辑]

京師謂除夕為三十晚上。是日清晨,皇上升殿受賀;庶僚叩謁本管,謂之拜官年。世胄之家,致祭宗祠,懸掛影像。黃昏之後,合家團坐以度歲。酒漿羅列,燈燭輝煌,婦女兒童皆擲骰鬥葉以為樂。及亥子之際,天光愈黑,鞭炮益繁,列案焚香,接神下界。和衣少臥,已至來朝,旭日當窗,爆竹在耳,家人叩賀,喜氣盈庭。轉瞬之間,又逢新歲矣。

踩歲[编辑]

除夕自戶庭以至大門,凡行走之處遍以芝麻秸撒之,謂之踩歲。

年飯[编辑]

年飯用金銀米為之,上插松柏枝,綴以金錢、棗、栗、龍眼、香枝,破五之後方始去之。

唐花[编辑]

凡賣花者,謂熏治之花為唐花。每至新年,互相𧷛贈。牡丹呈豔,金橘垂黃,滿座芬芳,溫香撲鼻,三春豔冶,盡在一堂,故又謂之堂花也。

謹按,《日下舊聞考》:京師臘月即賣牡丹、梅花、緋桃、探春諸花,皆貯暖室,以火烘之。所謂唐花,又名堂花也。其法自漢即有之。漢世大官園冬蔥韭菜茹覆以屋廡,晝夜𤓌煴火得溫氣,諸菜皆生。召信臣為少府,謂此皆不時之物,有傷於人,不宜供奉,奏罷之。唐人詩曰:「內園分得溫湯水,二月中旬已進瓜。」亦是此法。

藏香[编辑]

所謂藏香,乃西藏所製。其味濃厚,得沉檀芸降之全。每屆歲除,府第朱門,焚之徹夜,簷牙屋角,觸鼻芬芳,真香中之富貴者也。

搖錢樹[编辑]

取松柏枝之大者,插於瓶中,綴以古錢、元寶、石榴花等謂之搖錢樹。

壓歲錢[编辑]

以彩繩穿錢,編作龍形,置於床腳,謂之壓歲錢。尊長之賜小兒者,亦謂之壓歲錢。

紅票兒[编辑]

錢肆取錢之帖謂之票子。每屆歲除,凡富貴之家以銀易錢者,皆用彩箋書寫,謂之紅票兒。亦取其華美吉祥之意。

掛千[编辑]

掛千者,用吉祥語鐫於紅紙之上,長尺有咫,粘之門前,與桃符相輝映。其上有八仙人物者,乃佛前所懸也。是物民戶多用之,世家大族鮮用之者。其黃紙長三寸,紅紙長寸餘者,曰小掛千,乃市肆所用也。

天地桌[编辑]

每屆除夕,列長案於中庭,供以百分。百分者,乃諸天神聖之全圖也。百分之前,陳設蜜供一層,蘋果、乾果、饅頭、素菜、年糕各一層,謂之全供。供上簽以通草八仙及石榴、元寶等,謂之供佛花。及接神時,將百分焚化,接遞燒香,至燈節而止,謂之天地桌。

辭歲[编辑]

凡除夕,蟒袍補褂走謁親友者,謂之辭歲。家人叩謁尊長,亦曰辭歲。新婚者必至岳家辭歲,否則為不恭。

迎喜神[编辑]

除夕接神以後,即為新年。於初次出房時,必迎喜神而拜之。

[编辑]

歲時而記遊覽,似屬於例不合。然各處遊覽多有定期,亦與歲時相表裏。其遊覽而無定期者概不編錄,以示區別光緒二十六年歲次庚子三月十六日敦崇自記)

再:此記皆從實錄寫,事多瑣碎,難免有冗雜蕪穢之譏。而究其大旨,無非風俗、遊覽、物產、技藝四門而已。亦《舊聞考》之大略也(又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