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仙館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留仙館記
作者:錢謙益 明
1642年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45

得周氏之廢圃於北郭,古木叢石,鬱蒼薈蔚。其西偏有晙室焉,為之易腐柱傾,加以塗塈,樹綠沈幾,山翠濕牖,煙霞澄鮮,雲物靚深,過者咸歎賞以為靈區別館也。樹之眉曰留仙之館。客視而歎曰:「虞山,故仙山也。斯館也,西望乾元宮,徐神翁之雪井在焉。迤而南為招真治,梁簡文所銘二始八會者也。折而北為烏目山,淳於斟遇慧車子授《虹景經》處也。子將隱矣,有意於登真度世,名其館為留仙,不亦可乎?」予曰:「不然。予之名館者,慈谿馮氏爾賡號留仙者也。予取友於天下多矣,晚而得留仙晜弟。留仙之於我,古所謂王貢、嵇呂無以尚也。予既老於一丘,而留仙為天子之勞臣,枝柱於津門、渝水之間,逖而思,思而不得見,眉之館焉,所以識也。」客曰:「是矣!則胡不書其姓,係其官,而以別號名館,使人疑於『望仙』、『迎仙』之屬歟?」予笑曰:「子必以洪厓、赤松飡六氣而飲沆瀣者而後為仙歟?吾之所謂仙者有異焉。老子,吾夫子之所學焉者也,一則曰吾聞諸老聃,再則曰吾聞諸老聃,《禮》經之所載也。許叔遜,龍沙之祖也,淨明忠孝,其教法具在也。以《真誥》考之,忠臣孝子,歷數千百年,猶在金房玉室之間,迄於今不死也。以留仙之館比於『望仙』、『迎仙』,何不可哉?士君子出而致身遂志,分主憂,振國恤,其為修煉也,視山澤之臒,鷮息禽戲,塊然獨存者,所得孰多?吾嘗從樵陽之侶,窺石函之紵籍,得廁名其間者,吾黨蓋有人焉,未可謂神仙去人遠也。」客曰:「善哉!請書之以為記。俟其他日功成身退,為五湖、三峰之遊,宴坐於斯館,相與縱飲舒嘯,而以斯文示之。」崇禎壬午小歲日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