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通/卷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軍[编辑]

國有三軍何?所以戒非常,伐無道,尊宗廟,重社稷,安不忘危也。何以言有三軍也?《論語》曰:「子行三軍,則誰與?」《詩》云:「周王於邁,六師及之。」三軍者何法?法天、地、人也。以為五人為伍,五伍為兩,四兩為卒,五卒為旅,五旅為師,師二千五百人,師為一軍,六師一萬五千人也。《傳》曰:「一人必死,十人不能當;百人必死,千人不能當;千人必死,萬人不能當;萬人必死,橫行天下。」雖有萬人,猶謙讓自以為不足,故復加五千人,因法月數。月者,群陰之長也。十二月足以窮盡陰陽備物成功。二千人亦足以征伐不義,致太平也。《穀梁傳》曰:「天子有六軍,諸侯上國三軍,次國二軍,下國一軍。」諸侯所以一軍者何?諸侯,蕃屏之臣也,任兵革之重,距一方之難,故得有一軍也。

王者征伐,所以必皮弁素幘何?伐者凶事,素服,示有淒愴也。伐者質,故衣古服。《禮》曰:「三王共皮弁素幘,服亦皮素幘,又招虞人,亦皮弁。」知伐亦皮。

王者將出,辭於檷;還,格祖、檷者,言子辭面之禮,尊親之義也。《王制》曰:「王者將出,類於上帝,宜於社,造於檷。」《尚書》曰:「歸假於藝祖。」出所以告天?至告祖無二元後。廟後告者。示不敢留尊者之命也。告天何。示不敢自專也,非出辭反面之道也,與宗廟異義。還不復告天者,天道質無內外,故不復告也。《尚書》言:「歸假於祖檷。」不見告於天,知不告也。

王者受命,質家先伐,文家先正何?質家之天命己也,使己誅無道,今誅,得為王,故先伐。文家言天命已成,為王者乃得誅伐王者耳,故先改正朔也。又改正朔者,文代其質也。文者先其文,質者先其質,故《論語》曰:「予小子履,敢昭告於皇天上帝。」此湯伐桀告天,用尤家之法也。《詩》云:「命此文王,於周於京。」此言文王誅伐,故改號為周,易邑為京也,明天著忠臣孝子之義也。湯親北面稱臣而事桀,不忍相誅也。《禮》曰:「湯放桀,武伐紂時也。」

王法天誅者,天子自出者,以為王者乃天之所立,而欲謀危社稷,故自出,重天命也。犯王法,使方伯誅之。《尚書》曰:「命予惟恭行天之罰。」此所以言開自出伐有扈也。《王制》曰:「賜之弓矢,乃得專征伐。」犯王誅者也。

大夫將兵出,必不御者,欲盛其威,使士卒一意系心也。故但聞將軍令,不聞君命也,明進退大夫也。《春秋傳》曰:「此受命於君,如伐齊則還何?大其不伐喪也。」大夫以君命出,進退在大夫也。

天子遣將軍必於廟何?示不敢自專也。獨於祖廟何?製法度者祖也。《王制》曰:「受命於祖,受成於學。」此言於祖廟命遣之也。

王法年此受兵何?重不絕人嗣也。師行不必勝,故須其有世嗣。年六十歸兵者何?不忍並斗人父子也。《王制》曰:「六十不預服戎。」又曰:「八十一子不從政,九十家不從政,父母之喪三年不從政,齊衰、大功三月不從政,廢疾非人不養者一人不從政。」

古者師出不逾時者,為怨思也。天道一時生。一時養。人者,天之貴物也。逾時則內有怨女。外有曠夫。《詩》云:「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春秋》曰:「宋人取長葛。」《傳》曰:「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久也。」

王者有三年之喪,夷狄有內侵伐之者,重天誅,為宗廟社稷也。《春秋傳》曰:「天王居狄泉。」《傳》曰:「此未三年,其稱天王何?著有天子也。」

誅伐[编辑]

誅不避親戚何?所以尊君卑臣,強幹弱枝,明善惡善惡之義也。《春秋傳》曰:「季子煞其母兄,何善?示誅不避母兄,君臣之義。」《尚書》曰:「肆朕誕以爾東征。」誅弟也。

諸侯有三年之喪,有罪且不誅何?君子恕己,哀孝子之思慕,不忍加刑罰。《春秋傳》曰:「晉士丐帥師侵齊至谷,聞齊侯卒,乃還。」《傳》曰:「大其不伐喪也。」

諸侯之義,非天子之命,不得動眾起兵誅不義者,所以強幹弱枝,尊天子,卑諸侯。《論語》曰:「天下有道,則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天下無道,則禮樂、征伐自諸侯出。」世無聖賢方伯,諸侯有相滅者,力能救者可也。《論語》曰:「陳恆弒其君,孔子沐浴而朝,請討之。」王者侯之子篡弒其君而立,臣下得誅之者,廣討賊之義也。《春秋傳》曰:「臣弒君,臣不討賊,非臣也。」又曰:「蔡世子班弒其君,楚子誅之。」

王者受命而起,諸侯有臣弒君而立,當誅君身死,子不得繼者,以其逆,無所天也。《詩》云:「毋封靡於爾邦,惟王其崇之。」此言追誅大罪也。或盜天子土地,自立為諸侯,絕之而已。

父煞其子當誅何?以為天地之性,人為貴,人皆天所生也,托父母氣而生耳。王者以養長而教之,故父不得專也。《春秋傳》曰:「晉侯煞世子申生不出蔡。」

佞人當誅何?為其亂善行,傾覆國政。《韓詩內傳》曰:「孔子為魯司寇,先誅少正卯。」謂佞道已行,敵國政也。佞道未行,章明遠之而已。《論語》曰:「放鄭聲,遠佞人。」

子得為父報仇者,臣子於君父,其義一也。忠臣孝子所以不能已,以恩義不可奪也。故曰:父之仇不與共天下,兄弟之仇不與共國,朋友之仇不與同朝,族人之仇不共鄰。故《春秋傳》曰:「子不復仇,非子。」檀弓記。子夏問曰:「居兄弟之仇如之何?仕不與同國,銜君命,遇之不鬥。」父母以義見殺,子不復仇者,為往來不止也。《春秋》曰:「父不受誅,子復仇,可也。」

誅猶責也。誅其人,責其罪,極其過惡。《春秋》曰:「楚子虔誘蔡侯班,煞之於申。」《傳》曰:「誅君之子不立。」

討者何謂?討猶除也,欲言臣當掃除君之賊。《春秋》曰:「衛人殺州吁於濮。」《傳》曰:「其稱人何?討賊之辭也。」

伐者何謂伐擊也,欲言伐擊之也。《尚書》曰:「武王伐紂。」

征者何謂也?征猶正也,欲言其正也,輕重從辭也。誕以爾東征。誅祿甫也。又曰:「甲戌,我惟征徐戎。」

戰者何謂也?《尚書大傳》曰:「戰者,憚警之也。」《春秋讖》曰:「戰者,延改也。」

弒者試也,欲言臣子殺其君父不敢卒,候間司事,可稍稍弒之。《易》曰:「臣弒其君,子弒其父,非一朝一夕之故也。」

篡者何謂也?篡猶奪也,取也,欲言庶奪嫡,孽奪宗,引奪取其位。《春秋傳》曰:「其言入何?篡詞也。」

襲者何謂也?行不假途,掩人不備也。《春秋傳》曰:「其謂之秦何?夷狄之也。曷為夷狄之?秦伯將襲鄭。」入國掩人不備,行不假途,人銜枚,馬韁勒,晝伏夜行,為襲也。諸侯家國,入人家,宜告主人,所以尊敬、防並兼也。《春秋傳》曰:「桓公假途於陳而伐楚。」《禮》曰:「使次介先假途,用束帛。」即如是,諸侯賣王者道,禮無往不反,非謂所賣者也。將入人國,先使大夫執幣假道,主人亦遣大夫迎於郊,為賓主,設禮而待之,是其相尊敬也。防並兼奈何?諸侯之行,必有師旅,恐掩人不備,士卒斂取恆遲,先假途則預備之矣。

諫諍[编辑]

冬至,所以休兵不舉事。閉開□旅不行何,此日陽氣微弱。王者承天理物,故率天下靜,不復行役,扶助微氣成萬物也。故孝經絲□曰:「夏至陰氣始動。冬至陽氣始萌。」易曰:先王以至日閉開。□旅不行。夏至陰始起。反大熱何。陰氣始起,陽氣推而上。故大熱也。冬至陽始起陰氣推而上。故大寒也。

臣所以有諫君之義何?盡忠納誠也。愛之能無勞乎?忠焉能無誨乎?《孝經》曰:「天子有諍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諸侯有諍臣五人,雖無道,不失其國;大夫有諍臣三人,雖無道,不失其家;士有諍友,則身不離於令名;父有諍子,則身不陷於不義。」

天子置左輔、右弼、前疑、後承,以順。左輔主修政,剌不法。右弼主糾,周言失傾。前疑主糾度,定德經。後承主匡正,常考變天。四弼興道,率主行仁。夫陽變於七,以三成,故建三公,序四諍,列七人,雖無道,不失天下,杖辟賢也。

諸侯諍,不從得去何?以屈尊申卑,孤惡君也。去曰:「某質性頑鈍。」言愚不任用,請退避賢。如是之是待以禮,臣待放;如不以禮待,遂去。君待之以禮奈何?曰:「予熟思夫子言,未得其道。今子不且留,聖王之制,無塞賢之路,夫子欲何之?」則遣大夫送至於郊。

必三諫者何?以為得君臣之義,必得於郊者,忠厚之至也,冀君覺悟能用之。所以必三年,古者臣下有大喪,君子年不呼其門,所以復君恩。今己所言,不合於禮義,君欲罪之,可得也。《援神契》曰:「三諫待放,復三年,盡□□也。」所以言放者,臣為君諱,若言有罪放之也。

所諫事已行者,遂去不留。凡待放者,冀君用其言耳,事已行,各去無為留之。《易》曰:「介如石,不終日,貞吉。」《論語》曰:「三日不朝,孔子行。」

臣待於郊者,君絕其祿者,示不欲去也,道不合耳。祿參三與之,一留與其妻、長子,使終祭宗廟。賜之環則反,賜之□則去,明君子重恥也。《王度記》曰:反之以□,其不待放者,亦與之物。明有介主無介民也。「《詩》曰:」逝將去汝,適彼樂土。「

或曰:天子之臣,不得言放。天子以天下為家也。親屬諫不待放者,骨肉無相去離之義也。《春秋傳》曰:「司馬皮曰:」請處乎此,臣請歸。「子皮者,楚公子也,時不待放。

士不得諫者,士賤,不得豫政事,故不得諫也。謀及之,得固盡其忠耳。《禮·保傅》曰:「大夫進諫,士傳民語。」

妻得諫夫者,夫婦榮恥共之。《詩》云:「相鼠有體,人而無禮。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此妻諫夫之詩也,諫不從不得去之者,本娶妻,非為諫正也,故一與齊,終身不改。此地無去夫之義也。

子諫父,不去者,父子一體而分,無相離之法,猶火去木而滅也。《論語》:「事父母,幾諫。」下言:「又敬不違。」臣之諫君何取法?法金正木也。子之諫父,法火以揉木也。臣諫君以義,故折正之也。子諫父以恩,故但揉之也,木無毀傷也。待放去,取法於水火,無金則相離也。

諫者何?諫間也,因也,更也,是非相間革更其行也。人懷五常,故有五諫:謂諷諫。順諫,窺諫,指諫,伯諫。諷諫者,智也,患禍之萌,深睹其事,未彰而諷告,此智性也。順諫者,仁也,出詞遜順,不逆君心,仁之性也。窺諫者,禮也,視君顏色,不悅且卻,悅則復前,以禮進退,此禮之性也。指諫者,信也,指質相其事也,此信之性也。伯諫者,義也,惻隱發於中,直言國之害,勵志忘生,為君不避喪身,義之性也。孔子曰:「諫有五,吾從諷之諫。事君,進思盡忠,退思補過,去而不訕,諫而不露。」故《曲禮》曰:「為人臣不顯者。」纖微未見於外,如詩所刺也。若過惡已著,民蒙毒螫,天見災變,事白異露,作詩以刺之,幸其覺悟也。

明王所以立諫諍者,皆為重民而求已失也。《禮·保傅》曰:「於是立進善之旌,懸誹謗之木,建招諫之鼓。」王法立史記事者,以為臣下之儀樣,人之所取法則也。動則當應禮,是以必有記過之史,撤膳之宰。《禮·玉藻》曰:「動則左史書之,言則右史書之。」《禮·保傅》曰:「王失度,則史書之,工誦之,三公進讀之,宰夫撤其膳。是以天子不得為非。故史之義,不書則死,宰不撤膳亦死。

所以謂之史何?明王者使為之也。謂之宰何?宰,制也,使製法度也。宰所以撤膳何?陰陽不調,五穀不熟,故王者為不盡味而食之。《禮》曰:「一穀不升,不備雞□;二穀不升,不備三牲。人臣之義,當掩惡揚美,所以記君過何,各有所緣也。掩惡者,謂廣德宣禮之臣。

所以為君隱惡何?君至尊,故設輔弼、置諫官,本不當有遺失。故《論語》曰:「陳司敗問昭公知禮乎?孔子曰:」知禮『。「此為君隱也。

君所以不為臣隱何?以為君之與臣無適無莫,義之與比,賞一善而眾臣勸,罰一惡而眾臣懼。若為卑隱,為不可殆也。故《尚書》曰:「必力賞罰,以定厥功。」

諸侯臣對天子,亦為隱乎?然。本諸侯之臣,今來者,為聘問天子無恙,非為告君之惡來也。故《孝經》曰:「將順其美,匡救其惡,故上下治,能相親也。」

君不為臣隱,父獨為子隱何?以為父子一體,而分榮恥相及,故《論語》曰:「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兄弟相為隱乎?曰:然,與父子同義,故周公誅四國,常以祿甫為主也。

朋友相為隱者,人本接朋結友,為欲立身揚名也。朋友之道有四焉,通財不在其中,近則正之,遠則稱之,樂則思之,患則死之。

夫妻相為隱乎?《傳》曰:「曾去妻,藜蒸不熟。問曰:『婦有七出,不蒸亦預乎?』曰:『吾聞之也,絕交令可友,棄妻令可嫁也。黎蒸不熟而已。何問其故?』」此為隱之也。

鄉射[编辑]

天所以以親射何?助陽氣達萬物也。春氣微弱,恐物有窒塞,不能自達者。夫射,自內發外,貫堅入剛,像物之生,故以射達之也。

《含文嘉》曰:「天子射熊。諸侯射麋,大夫射虎、豹,士射鹿、豕。」

天子所以射熊何?示服猛,巧佞也。熊為獸猛巧者,非但當服猛也。示當服天下巧佞之臣也。諸侯射麋者,示達遠迷惑人也。麋之言迷也。大夫射虎豹何?示服猛也。士射鹿、豕者?示除害也。各取德所能服也。

大夫、士兩射者人臣,示為君親視事,身勞苦也。或曰:臣陰,故數偶也。侯者,以布為之何,用人事之始也。本正則末正矣。所以名為侯何?明諸侯有不朝者,則射之,故《禮·射祝》曰:「嗟爾不寧侯,爾不朝於王所,以故天下失業。亢而射爾。」所以不射正身何?君子重同類,不忍射之,故畫獸而射之。

射正何為乎?曰:射義非一也。夫射者,執弓堅固,心平體正,然後中也。二人爭勝,樂以德養也。勝負俱降,以宗禮讓,可以選士。故射選士,大夫勝者。發近而制遠也,其兵短而害長也,故可以戒難也。所以必因射助陽選士者,所以扶助微弱而抑其強,和調陰陽,戒不虞也。何以知為戒難也?《詩》曰:「四矢反兮,以御亂兮。」因射習禮樂,射於堂上何?示從上制下也。《禮》曰:「賓主執弓請升,射於兩楹之間。」天子射百二十步,諸侯九十步,大夫七十步,士五十步。明尊者所服遠也,卑者所服近也。

所以十月行鄉飲酒之禮何?所以復尊卑長幼之義。春夏事急,俊井次牆,至有子使父,弟使兄,故以事閒暇,復長幼之序也。

王者父事三老,兄事五更者何?欲陳孝悌之德,以示天下也。故雖天子,必有尊也,言有父也;必有先也,言有兄也。天子臨辟雍,親袒割牲。尊三老,父象也。謁忠奉幾杖,授安車濡輪,恭綏執授。兄事五更,寵接禮交加客謙敬順貌也。《禮記·祭義》云:「祀於明堂,所以教諸侯之孝也。享三老、五更於太學者,所以諸侯悌也。」不正言父、兄,言五更者何,老者壽考也,欲言所令者多也。更者更也,所更歷者,眾也。即如是,不但言老言三何?欲言其明於天地人之道而老也,五更者,欲言其明於五行之道而更事也。三老、五更幾人乎?曰:各一人。何以知之?既以父事,父一而己,不宜有三。

致仕[编辑]

臣七十懸車致仕者,臣以執事趨走為職,七十陽道極,耳目不聰明,跂踦之屬,是以退去,避賢者,所以長庶恥也。懸車,示不用也。致仕者,致其事於君。君不使自去者,尊賢者也。故《曲禮》曰:「大夫七十而致仕。」《王制》曰:「七十致政。」

卿大夫老,有盛德者留,賜之幾杖,不備之以筋力之禮。在家者,三分其祿,以一與之,所以厚賢也。人年七十,臥非人不溫,適四方,乘安車,與婦人俱,自稱曰老夫。《曲禮》曰:「大夫致仕,若不得謝,則必賜之幾杖。」《王記》曰:「臣致仕於君者,養之以其祿之半。」幾杖所以扶助衰也,故《王制》曰:「五十杖於家,六十杖於鄉,七十杖於國,八十杖於朝。」臣老歸,年九十,君欲有問,則就其室,以珍從,明尊賢也。故《禮·祭義》云:「八十不仕朝,於君問就之。」大夫老歸死,以大夫禮葬,車馬衣服如之何?曰:盡如故也。

辟雍[编辑]

古者所以年十五入太學何?以為八歲毀齒,始有識知,入學學書計。七八十五,陰陽備,故十五成童志明,入太學,學經術。學之為言覺也,悟所不知也。故學以治性,慮以變情。故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子夏曰:「百工居肆以致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故《禮》曰:「十年曰幼,學。」《論語》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又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學而知之者,次也。」是以雖有自然之性,必立師傅焉。《論語讖》曰:「五帝立師,三王制之。傳曰:黃帝師力牧。帝顓頊師綠圖,帝嚳師赤松子,帝堯師務成子,帝舜師尹壽,禹師國先生,湯師伊尹,文王師呂望,武王師尚父,周公師虢叔,孔子師老聃。」天子太子,諸侯世子,皆就師於外,尊師重先生之道也。《禮》曰:「有來學者,無往教者也。」《易》曰:「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王制》曰:「小學在公宮南之左,太學在郊。」又曰:「天子、太子、群后之太子、公卿大夫之元士嫡子皆造焉。」

父所以不自教子何?為世瀆也。又授之道當極說陰陽、夫婦變化之事,不可父子相教也。

師弟子之道有三:《論語》:「朋友自遠方來。」朋友之道也。又曰:「回也,視予猶父也。」父子之道也。以君臣之義教之。君臣之道也。

天子立辟雍何?所以行禮樂、宣德化也。辟者壁也,像璧圓又以法天;於雍水,側象教化流行也。辟之為言積也,積天下之道德也;雍之為言壅也,壅天下之殘賊。故謂之辟雍也。《王制》曰:「天子曰辟雍,諸侯曰泮宮。」外圓者,欲使觀之均平也。又欲言外圓內方。明德當圓、行當方也。不言圓辟何?又圓於辟何?以知其圓也,以其言辟也。何以知有外也?又《詩》云:「思樂泮水,薄采其荇。」《詩訓》曰:「水圓如璧。」諸侯曰泮宮者,半於天子宮也,明尊卑有差,所化少也。半者象璜也,獨南面禮儀之方有水耳,其餘壅之,言垣,宮名之別尊卑也。明不得化四方也。不曰泮雍何?嫌但半天子制度也。《詩》云:「穆穆魯侯,克明其德。既作泮宮,淮夷攸服。」

鄉曰庠,裡曰序。庠者,庠禮義;序者,序長幼也。《禮·五帝記》曰:「帝庠序之學,則父子有親,長幼有序,善如爾捨。」明令必次外然後前民者也,未見於仁,故立庠序以導之也。教民者,皆裡中之老而有道德者,為右師,教裡中之子弟以道藝、孝悌、行義。立五帝之德,朝則坐於裡之門,弟子皆出就農而後罷。示如之,皆入而復罷。其有出入不時,早晏不節,有過,故使語之,言心無由生也。若既收藏,皆入教學,立春而就事,其有賢才美質知學者,足以聞其心,頑鈍之民亦足以別於禽獸,而知人倫,故無不教之民。孔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明無不教民也。

天子所以有靈台者何?所以考天人之心,察陰陽之會,揆星辰之證驗,為萬物獲福無方之元。《詩》云:「經始靈台。」天子立明堂者,所以通神靈,感天地,正四時,出教化,宗有德,重有道,顯有能,褒有行者也。明堂,上圓下方,八窗四闥,布政之宮,在國之陽。上圓法天,下方法地,八窗象八風,四闥法四時,九室法九州,十二坐法十二月,三十六戶法三十六兩,七十二牖法七十二風。

災變[编辑]

天所以有災變何?所以譴告人君,覺悟其行,欲令悔過修德,深思慮也。《授神契》曰:「行有玷缺,氣逆於天,情感變出,以戒人也。」

災異者,何謂也?《春秋潛潭巴》曰:「災之言傷也,隨事而誅;異之言怪也,先發感動之也。」何以言災有哭也?《春秋》曰:「新宮火,三日哭。」《傳》曰:「必三日哭何?禮也。」災三日哭,所以然者,宗廟先禮所處,鬼神無形體,曰今忽得天火,得無為災所中乎?故哭也。變者何謂也?變者,非常也。《耀嘉》曰:「禹將受位,天意大變,迅風靡木,雷雨晝冥。」服秉者何謂也?衣服乍大乍小,言語非常。故《尚書大傳》曰:「時則有服秉也。」孽者何謂也?曰:介蟲生為非常。《尚書大傳》曰:「時則介蟲之孽,時則有龜孽。」堯遭洪水,湯遭大旱,示有譴告乎?堯遭洪水,湯遭大旱,命運時然。所以或災變或異何?各隨其行,因其事也。

霜之為言亡也,陽以散雲。雹之為言合也,陰氣專精,積合為雹。

日食者必殺之何?陰侵陽也。鼓用牲於社。社者眾陰之主,以朱絲縈之,鳴鼓攻之,以陽責陰也。故《春秋傳》曰:「日食鼓用牲於社。」所以必用牲者,社,地別神也,尊之,故不敢虛責也。日食,大水則鼓於用牲於社,大旱則□祭未雨,非苟虛也,助陽責下,求陰之道也。月食救之者,陰失明也,故角尾交日。月食救之者,謂夫人擊鏡,傅人擊杖,庶人之妻楔搔。太平之時,時雨時霽,下以恆陽而以時陽,天地之氣宣也。

耕桑[编辑]

王者所以親耕、后親桑何?以率天下農蠶也。天子親耕以供郊廟之祭,后之親桑以供祭服。《祭義》曰:「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大夫七推。」耕於東郊何?東方少陽,農事始起。桑於西郊?西方少陰,女功所成。故《曾子問》曰:「天子耕東田而三反之。」《周官》曰:「后親桑,率外內婦蠶於北郊。」《禮·祭義》曰:「古者天子諸侯,必有公桑蠶室,近外水為之,築周棘牆,而外閉之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