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二十一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二十二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二十一

 啓

   賀刁祕閣啓      楊  億

   回潁州曽學士啓    劉  筠

   賀舒州李相公啓    夏  竦

   免奉使啓       夏  竦

   荅胡秀才啓      歐陽 脩

   謝館職啓       歐陽 脩

   與晏相公啓      歐陽 脩

   回文徒中啓      歐陽 脩

   回諫院傳龍圖舉違書  歐陽 脩

   頴州通判楊虞部書   歐陽 脩

   回寳文吕内翰啓    歐陽 脩

   賀吕相公兼樞宻啓   宋  祁

   賀吕待制啓      宋  祁

   定州謝到任上兩府啓  宋  祁

   賀參政侍郎啓     宋  祁

   鎮府謝兩府啓     宋  祁

   賀司空吕相公啓    李  淑

   知陳州謝上啓     張  方平

   上鄭資政啓      劉  敞

   知永興軍謝兩府啓   劉  敞

   上郭侍郎啓      王  安石

   謝王司封啓      王  安石

   謝提刑啓       王  安石

   上韓太尉先狀     王  安石

   知常州上監司啓    王  安石

   賀韓魏公啓      王  安石

   賀致政趙少保啓    王  安石

   賀致政楊侍讀啓    王  安石

   謝髙麗國王啓     王  安石

   謝知制誥啓      王  珪

   謝相府啓       蘇  洵

   賀歐陽樞宻啓     蘇  洵

   通倅謝兩府啓     姚  闢

    賀刁祕閣啓     楊  億

群玉之府圖籍攸歸承明之廬俊賢所聚自非兼

該文史洞逹天人擅博物之稱負多聞之益則何

以掌蘭臺之祕記辯魯壁之古文克分豕亥之非

榮對鬼神之問允資鴻博式副選掄恭惟某官竹

箭貞姿天球祕寶一自翰飛南國便歴亨衢奏賦

梁園載居右席薦紳之所推慕負扆之所嘉稱群

公奉金以交驩諸生攝齊而請益矧乃紫宸引籍

紅斾行春循吏之謠益喧於十部望郎之選荐歴

於三臺公望愈隆天眷彌厚屬簡求於髦碩用刋

正於縑緗輟明庭伏奏之勤副延閣紬書之選矧

乃育材之地適鍾下武之期禮遇甚優不至子雲

之寂寞品流以别且無方朔之詼諧某限符竹之

所拘揖風期而尚阻願言慶抃倍異等倫

    回潁州曾學士啓   劉  筠

伏念𥚹局至庸孱軀多病暗於機用動渉背馳耻

介寵以趋風甘受嗤而擯迹向者起於將廢擢是

無聞猥玷綸曹仍參臺職帝言郁穆殊無演暢之

工王度清夷深積優游之幸自惟竊吹固極常涯

矧乃金馬蘭臺名儒舊徳榮滯者過半零落者寔

繁孰謂鯫生更希殊進誠以衰門積亹諸寡食貧

嚴助豈厭於直廬郗愔願補於逺郡乘穰守之方

闋荷堯聪之俯從聚庇本宗才罹嵗籥豈期優詔

移處近藩獲依仁者之鄰實出非常之契適將叙

欵俄辱誨凾披贈錦之英詞徒知誘進示巽牀之

謙㫖殊匪為儀欣悚交懐銘藏奚克

    賀舒州李相公啓   夏  竦

伏審肅膺鴻沛起殿大藩伏惟慶慰恭以某官沉

正秉𢑱清和懿徳經三聖之變紬繹惟深貫萬物

之儀臣隣有翼曩属先朝違𥙿臣黨興姦密嘯群

邪隂窺時柄允繄哲輔克殄凶謀防檢未萌澄綜

多辟虹氣由是霽止霄塗為之密清精貫三辰賴

深百辟終以洽聞飛語引去上司傳致深文越處

遐裔孤節彌諒髙揖自冲㨿榮悴之交人言無間

失左右之手國體幾虧大號既明巨慝咸露狐䑕

失其深穴𧲣虎食於譛人協氣雲翔皇朝電照澄

洗司制延即舊臣眷惟㐮賛之賢首𬒳優深之渥

慰藉良厚毗𠋣增隆𡊮安涕洟念深于王室謝傅

憂樂望結於蒼生雖暫假於鎮臨必坐階於密勿

至公来復有識相歡薦紳攅耳以聆風斯文聫冊

而刋羙洪惟髙範絶出常均某恪守郡條欽聞朝

渙不獲拜伏車下奔走道周但私慶於單危将永

歸於埏鑄

    免奉使啓      夏  竦

比膺使指往奉歡盟選授至艱道塗差近况多侑

幣寔濟空拳然念頃嵗先人沒於行陣春初母氏

始棄孤遺義不戴天難下單于之拜哀深陟屺忍

聞禁佅之音車府露章槐庭泣血王姬築館接仇

之禮既嫌曾子回車勝母之遊遂輟荷兩宫之大

庇戴三事之昌言退安四壁之貧如獲萬金之賜

某官力持名教素奬孤寒屬商利於摘山闕言心

於奏記何圖驛置先墜書筠俯哀蹈義之心不辱

資忠之訓永惟佩服何但銘藏

    荅胡秀才啓     歐陽 脩

竊以考行選賢故人皆脩徳而自厚論材較藝則

下或衒已而忘亷誠誘養之道殊致進趨之勢異

寖乆之俗益薄惡而可嗟習見為常遂安恬而不

怪伏以秀才學優墳史詞富文章能力行以自強

方韞藏而待賈豈期誤舉遂爾遺材惟賢食之不

家顧良時之難得譬夫餓者雖耻嗟来因而無言

亦將不及既一慙之不忍遂兩訟以交興逮乎究

窮果自明白矧朝廷之選士惟寒俊之是先雖爾

初屯理將後得必也涖官學古為政臨民當獄訟

而平心視斯為戒利公家而忘已効以必争苟終

身之不回雖一眚之何患如此則圭璧之玷猶或

可磨日月之更其將皆仰至於較定能否明辨是

非形長者豈度之私貌妍者非鍳之惠但慚淺識

惟竭至公漁者讓泉思古人而莫見私門受謝亦

鄙志之不為

    謝館職啓      歐陽 脩

受命之始榮懼交并伏以國家悉聚天下之書上

自文籍之初六經傳記百家之說翰林子墨之文

章下至卜醫禁呪神仙黄老浮圖異域之言靡所

不有號為書林又擇聦明俊乂之臣以遊其間因

其校讎得以考閲使知天地事物古今治亂九州

四海幽荒隠怪之說無所不通名曰學士一日天

子闕左右之人思宏慱之彦出賛明命入承顧問

遂登宰輔以釐百工一有取焉多從此出所以平

居優游素服其業館以禁署食於大官詩菁莪之

育人才易𪔂飪之養賢者凡在兹選得非茂歟然

而廪重職閑則未免尸禄官無吏責則可容幸人

若脩者以寒陋之姿被文藝之舉自初營職已與

書筵於時上有鴻儒侍從之才下多群賢論撰之

衆而脩方被罪譴竄之荆蠻流離五年赦宥三徙

山川䟦履風波霧毒凡萬四千里而後至于京師

其奔走之役憂思之勞形意俱衰豈暇舊學比其

来復書已垂成遂因衆功豈有微效奏御之日鳬

鴈而前例䝉褒嘉正以職秩雖因時而幸㑹實有

靦於面顔此盖伏遇某官柱石之功佐佑明主鈞

衡之任進退百官方疇衆勞不忍獨弃遂令忝冐

出自生成在於顓愚何以論報雖未能著見徳業

以稱君子教育之仁猶可以作為歌詩稱頌聖朝

功化之羙過此以往未知所裁

    與晏相公書     歐陽 脩

伏念𭧽者相公始掌貢舉脩以進士而被選掄及

當鈞衡又以諫官而䝉奬擢出門館不為不舊受

恩知不為不深然而足迹不及於賔階書問不通

於執事豈非飄流之質愈逺而彌疎孤拙之心易

危而多畏動常得咎舉輙累人故於退藏非止自

便今者偶因天幸得請郡符問遺老之所思流風

未逺瞻大邦之為殿接壤相交因得自伸懇悃之

誠庶幾少贖曠怠之責伏惟相公朝廷元老學者

宗師尚屈藩宣行膺圖任伏惟上為邦國倍保寢

興企望旄麾無任激切

    回文侍中啓     歐陽 脩

竊承顯奉制恩荐膺寵拜伏惟驩慶恭惟太師侍

中噐深宏逹業茂經綸弛張文武之才出入將相

之任而日者来覲冕旒之邃喜聞履舄之聲從容

語言固多仁者之利體貌耆哲是惟 先帝之臣

冝加異數之優以為一面之重雖方勞於憂顧籍

有素之威名然而患輕四支不足爬搔於蟣虱坐

制萬里理當根本於朝廷即期廊廟之来歸始慰

士夫之素望過蒙謙抑曲示誨言趨賔戺以無由

積感悰而徒切

    囬諌院傅龍圖攀違書 歐陽 脩

脩猥以非才乆竊重任報効初無於毫髪怨仇已

積於丘山近䝉SKchar思曲狥誠請與之近郡俾養衰

年荷聖主之保全賴公朝之議論俾獲奉身而退

方懐去徳之思諫院龍圖舍人深閔孤危特迂誨

翰意愛勤甚有踰平時風義凛然可激薄俗仰止

門仞莫遑叙違銘之肌膚永以佩賜瞻依之懇敷

道奚周

    潁州通判揚虞部書  歐陽 脩

脩啓兹者赴郡假塗乆留賔次過承眷與日接宴

言遽此睽違實增感戀但以柅車之始視職方初

雖云陋邦粗有人事加以大暑遂成病軀旦夕之

間方思布欵急遽之至先以惠音且承别來福履

清勝脩以衰朽得以退藏如夙昔之所聞皆少過

於其實惟寂寞之為樂須漸乆而益佳餘非悉談

更冀多愛

    回寳文吕内翰啓   歐陽 脩

兹者伏承寳文内翰被召禁林陞華内閣仰惟道

徳名望之老乆淹言語侍從之流以望之之忠誠

兼孔光之謹密豈止典謨潤色朝廷遂變於斯文

固以朝夕論思天下獲受其隂賜雖未正秉鈞之

任而姑副側席之求凡在縉紳皆同慶抃况於庸

鄙最荷知憐而多病早衰思乞骸而已乆因閑成

懶顧與世而益疎豈無嚮慕之私殊缺寢興之問

敢期惠眷先辱誨言世路多虞方歎風波之惡嵗

寒已甚始知松柏之心感慰之深敷陳奚既清霜

戒𠉀内直方嚴惟兾𤤽調以符瞻詠

    賀吕相公兼樞宻啓  宋  祁

伏承光膺朝制兼揔天樞伏惟慶慰竊以三公之

尊古無不統五代多故職乃有歸别咨邇臣以本

兵柄部分諸將直出於禁中參决其兵不𨵿於公

府承流寖失革弊在權惟時宗工克對明命某官

世基厚徳天畀大猷熈載之勞則歌於六府三事

寵任之美則詠於崧髙烝民恊濟聖功丕冠皇極

然徳有重儆運無常安遼種寒盟羗酋盗塞保障

四鄙未使窮追調𤼵千金不無煩費上意尤注時

柄難分果屈上公臨判中務擇清明之便日布焜

煌之冊書百辟歡聞多方抃惬方且坐料脆敵隂

伐詭謀案𫟪吏之瑣甚精轉𨵿中之漕相繼漢皇

萬里决無不見之明曲逆六竒遂𠋣先㡬之勝奮

庸有待訂羙無倫某適綰州章方遥謁舍詔文布

下私慶叢矜

    賀吕待制啓     宋  祁

伏承祗膺召節將造昕朝詔目疾騰士倫交抃恭

以某官雖舊挺世自髙使煩而能與聖胥㑹河朔

艱食縣官乏財首膺僉求大經用度游刃於肯綮

之地遺秉於滅裂之餘勤勞三年兵以足食殿最

百吏察不𬨨條見效者明清議惟允用虚前席之

待趋竚追鋒之還至于邉保SKchar虚士夫臧否料敵

人有以進退繫今日所以安危必為上言以救時

弊然後徐副民望安歩台階再世司徒紹鄭人之

人之前羙一門宰相匪衛公之獨賢祁素接游從

乆棲䕃映側聞稱促隂禱延登慎夏有初舍祥惟

    定州謝到任上兩府啓 宋  祁

仰對明緍俯循華組地由邉重帥以儒榮任不值

能顔無容愧竊念祁短謀腐學病質衰年自應力

於藝文不應強以軍旅比者承乏真定臨制中權

率職半朞無治言狀方襆被以須去俄假節而益

遷進領慱陵深控幽朔營屯孴集亭鄣蟬聨列属

九州有宜得便於事裒衆十萬無日不討於師號

為劇藩當待賢牧寕兹鯫懦再忝僉俞伏以某官

明惣庶官輔興邦縡廣十取五之路収百有一之

長謂愚可矜雖拙猶用遂俾文吏超攝元戎所賴

虜運百年天聲萬里戍餘臥鼓之息城無早闔之

虞操箠可制豪桀之驕持薄可期租賦之入𠋣國

為重積日效勤不然巢林一枝素省身而斂分假

令人竹萬箇甘贖罪於曠官埏冶不私帡幪知所

    賀參政侍郎啓    宋  祁

伏審光奉制書進知機務伏惟慶慰恭以某官函

徳之厚剛中而明旅力四方寅亮丕績邦被風教

用飭民瞻天賜𦒿明俾輔王室果咨魁壘之彦入

佐調爕之宜追鋒疾驅前席延拜掲日當午物無

斜隂推雲崇朝澤有餘潤赫蹏行下薦笏歡聞祁

方守塞防側聆恩冊振褠私喜詣府莫諧

    鎮府謝兩府啓    宋  祁

常山劇部全趙故封地聨六州身擁三綬任踰于

分榮不償慙伏念祁為術空單禀生尫怯叨華禁

署謬籍經筵惟孤拙以自持無游說而為助年將

壮邁疾引衰来遂丐外除冀逃多悔國有賢翰朝

無廢人料自閑州受以戎閫因𬨨都而俾謁縁重

帥而許遷敢留于行已踐而職此盖伏䝉某官助

邦善育為上亟言齒擢誤加庸底思報竊以河朔

之地天下勁兵分四帥臣皆一都㑹然而狃承平

之習訓練弗精因流饉之餘廪帑常乏馬不充士

官靡值才幕府欲仰給之饒度支辭經用之窘交

相為患未知所圖伏惟廟謀深體邉務峙隄于未

潰之日投藥於可療之初誓當悉心稍期集事守

符云始趨府方賖託庇髙明叩衿危戀

    賀司空吕相公啓   李  淑

伏審顯奉制書進開公府馳郵旁告望履胥歡恭

惟某官直徳閎材懿文淵識感㑹明聖奮庸宰衡

陟降三階綢繆四近扶掖於帷墻之近啓𤼵SKchar

爕熙於𪔂飪之和揉正皇度基於忠直而其用若

晦𤼵為經綸而迭使不煩士鍳攸歸王室是賴固

已功輝當世名髙古人自兵祲之騷邉属廟謀之

待畫舉圭趣召則民識所從斫案定疑則師有必

克矯前違而不伐制勝策以無遺帝眷攸先恩章

果沛諗於輿誦以合賢期在昔揆路之升及此嵗

陽之變若時拜衮未曰疇勲姑以遵漢傑之竒成

遲周時之凱入諏王體以為急非私抃之敢謡埽

門之餘䕃宇知庇限有印章之繫莫遑賔館之趍

企戀忻翹叢集丹悃

    知陳州謝上啓    張  方平

大皡之墟肇自上皇之世有媯之後爰開盛徳之

封承京師首善之流實勲舊均勞之地祗膺朝命

濫領藩麾伏念方平平世為脩散財乏用荐更臺

閣之要乆司戸牖之嚴海鳥暫留亦受太牢之饗

風簫忽𬨨豈諧雅奏之和頃觧郡章獲歸里社冀

安末節遂以窮年攝迹閑曹分從於病廢長民近

輔復被於詔除此盖某官秉國治均賛時化育亮

采通於百志爕友周於萬微大道甚夷至誠斯格

敢不仰䖍存録自力衰疲更礪鈆刀𦕅施於一割

所憂駑乗難効於長驅

    上鄭資政啓     劉  敞

邈逺符光亟遷嵗籥睎虹蜺之隆燿渇江漢之清

流心如旌搖訉將兩絶伏惟坐鎮南國翕寕純禧

恭以某官禀靈山川為世梁棟邁一徳以齊俗含

至誠而協中往者董正武經毗參公鉉折衝出於

樽俎威令被乎夷戎茂功越成優詔均逸雖帝堯

四嶽之任下統諸侯而姫旦九罭之詩咸思衮服

矧惟注意固亦匪朝敞闇於知人幸守兹土誠陶

鈞之逺及趋棨㦸而無縁仰冀上為廟朝益綏福

    知永興軍謝兩府啓  劉  敞

雍州上腴見稱前史秦地四塞實雄諸𠉀至於人

物車甲之饒風聲謠俗之盛擇守未易得人為難

豈有抱空疎之姿守樸陋之學材不洎衆智非𬨨

庸擢從講闈假以威節兼四千石之重連數十城

之封自視缺然曷以稱此此盖伏遇某官専運鈞

之化隆作厦之功至和平分群力並用不愛美錦

曲從庇身之求申錫介圭略比元𠉀之舊盖觀國

者以處逺為累事君者以居中為榮揆能苟微冐

寵思𬨨固當勵㫁㫁之節立優優之風庶幾所長

尚有云補下塞䜛慝之口上答甄鎔之私

    上郭侍郎啓     王  安石

伏蒙𬨨采浮議使承乏官借寵則榮循涯而懼願

留平聴得究下情頑疏之人滯固於事席先子之

緒業玷太常之䓁名備位于兹歴年無状安全者

幸廢去乃冝何言誤知欲觀小試審處私計追維

舊聞不越俎以代庖盖言有守未操刀而使割可

必無傷輙敢用是固辭誠願易而他使依違王事

雖名理之未安𡚶冐人知亦生平之不欲髙明在

上悃愊𤼵中臨啓怔忪果於得請

    謝王司封啓     王  安石

伏念安石孤窮之人少失所恃雖勉心竭力求以

合於古人而固陋顓𫎇動輙乖於時變以此而遊

於世未甞見恕於人而自趍走下風習聞餘教慰

藉之禮稱揚之私忤嚴顔而不加犯上之誅拂盛

指而更以首公為是書文報答𮪍從見臨不以先

進略後生不以上官卑下吏以至其去重煩送将

又賙其行使不留滯爰初就職甫爾踰旬乖離雖

新感戀殊甚伏惟順節自夀副人所瞻

    謝提刑啓      王  安石

叨備一官甫更三嵗不時罷廢實賴全安遭值使

車按臨州郡頗望風而震恐將投劾以去歸敢圖

髙明見遇優𬨨載衘盛徳尤激下情違離尚新企

仰殊甚茂惟賢雋善迓福祥固有神明隂来輔相

褒陞之寵𠋣立以須伏惟為上自頤副人所望

    上韓太尉先狀    王  安石

昔者幸以鄙身託於盛府無簿才以參籌筴之用

有䟽節以累含容之寛乆而再惟滋以自愧伏惟

某官憂國愛君之操仁民恤物之方賔禮賢豪包

𭣣疪賤盖甞沐浴於餘澤而且歌舞於下風孰云

去離遂曰䟽斥徒以地殊南北勢隔卑尊小夫竿

牘之勤不足自効幕府文書之聚或以為煩方隨

傳車得望歩履固願階縁於疇昔無因鑚仰於緒

餘敢圖髙明先賜勞来貴以下賤不矜其行之疪

賢而容愚不誅其禮之曠夫惟昔之有道皆慎所

以與人欲示其自養之汚隆必觀其所遇之能否

深慙固陋有玷奬成將次郊闗即趍墻屏其為感

喜豈易談言

    知常州上監司啓   王  安石

蒙恩寛𥙿得郡便安諏日造官以身受察竊念安

石鄙陋之質拙踈於時聞先子之緒餘慕古人之

名節黾勉仕宦𦕅盡為貧之謀苟簡嵗時亦預在

庭之数来佐郡牧甫更二年数求州符就更畿縣

顧神明之罷耗當事役之浩穰慙得其宜辭得所

欲未遂一身之賤猥分千里之憂荷覆露之生成

出雋賢之撫按竊惟幸㑹良用震驚惟此陋邦近

更數守吏卒困將迎之密里閭苦聴㫁之煩自非

函容少賜優假緩日月之效使教條之頒則何以

上稱督臨下寛凋瘵伏惟某官逄亨嘉之㑹奮將

明之材簡在清衷乆於煩使體愛養元元之意樂

扶持㫁㫁之能庶幾始終得出芘賴未期望履尤

切馳情願順節宣以需褒寵

    賀韓魏公啓     王  安石

伏審判府司徒侍中寵辭上宰歸榮故鄉兼兩鎮

之節麾備三公之典䇿貴極富溢而無亢滿之累

名遂身退而有褒加之崇在於觀瞻孰不慶羡伏

惟某官受天秀氣為世元龜誠節表於當時徳望

冠乎近代典司密㧾命𭣄中權毁譽幾至於萬端

夷險常持於一意故四海以公之用捨一時為國

之安危越執鴻樞遂躋元輔以人才未用為大耻

以國本不建為深憂言衆人之所未甞任大臣之

所不敢及臻變故果有成功 英宗以哀疾𮎰迷

慈聖以謙冲退託内揆百官之衆外當萬事之微

國無危疑人以静一周勃霍光之於漢能定策而

終以致疑姚崇宋璟之於唐善致理而未甞遭變

記在舊史號為元功未有獨運廟堂再安社稷弼

亮三世敉寕四方崛然在諸公之先煥乎如今日

之懿若夫進退之當於義出處之適其時以彼相

方又為特美安石乆於芘賴實預甄𭣣職在近臣

欲致盡規之義世當大有更懐下比之嫌用自絶

於髙閎非敢忘於舊徳逖聞新命竊仰下風

    賀致政趙少保啓   王  安石

竊審抗言辭寵得謝歸榮繇西省諌諍之官序東

宫師保之位殿廷鳴玉尚仍前日之班里舍揮金

甫遂髙年之樂伏惟慶慰資政少保昭懋賢業寅

亮聖時伯夷之直惟清仲山之明且哲所居之名

赫赫豈獨後思爾曕之節巖巖方當上輔遂從雅

志實激貪風未即披陳徒深欽仰

    賀致政楊侍讀啓   王  安石

伏審得謝中楹戒歸下國孔戣致仕議臣雖願其

留踈廣乞身觀者固榮其去丁時翕赩取道阻長

繄盛徳之可師冝明神之實相茂惟興止休有福

祥伏惟某官逢辰清明取位通顯義勇不挫忠精

無疪登備諫工甞已告嘉猷于后奉將使節則必

下膏澤于民義儀朝凛凛侍從功名之美既耀

于將来智略之閎猶嗟于不試引年去位循禮得

中唯其養恬有以鎮薄安石望塵非數見器則深

竊冐上官之大知唯所不欲推揚後進之美意云

何敢忘備位于兹仰髙無止

    謝髙麗國王啓    王  安石

伏以副疆阻闊覯上無階道義流聞瞻言有素使

旃及國贄寳在庭逮以好音申之嘉惠眷存即厚

慰感實深恭惟大王膺保徳名踐脩猷訓纂榮懐

之舊服襲夀豈之多祥冀順節宣深綏福履有少

儀物具如别牋

    謝知制誥啟     王  珪

載右史之筆初冐於清光典四禁之文遽更於近

職寵非材稱幸出意涯竊思帝廟堂之尊冨家國

之盛而能鼓舞天下之動神明天下之幾非典謨

文章號令風采恐未易講寥廓之治追醇醲之風

盖在古二帝之遺書而大訓之所基本在天太微

之西掖而元命之所淵微有如起兩都之隆致開

元之懋其間詔書之始下政事之所施固多髙文

大冊之傳嘉謀讜議之益使王言温潤而主澤汪

洋當時得人後世載美有赫昌㑹於皇彌文上有

帷幄宗工鉅臣以經綸風化之源下有蘭臺鴻儒

碩學以剴靡精祲之際况名命之所出而禁嚴之

所司匪肩異倫實㸃華序如珪者姿禀沉霿噐能

枵疎學承之迂闇於古今治亂之適識滯於用藐

無賢知馳騁之竒偶濫偕於計文幾躐先於辭級

徃禆劇治趣駕屏星之車還預雋遊誤對髙門之

地未及承明之饜已攖司會之繁一渉丹墀得識

天子之能事東持紫槖媿云史臣之多聞敢意睠

奬之靡遺乃擢瑣凉于非次給北宫之禮才奉試

言之榮荅淮南之章俄参視草之寵重念去書林

之直有先人手澤之存即綸闈之趍仍伯氏詔文

之舊豈容单陋寖竊髙華兹盖伏㑹某官以材猷

粹純覧文雅之望以風𧨏髙博主名教之歸啓廸

當世之事功樂育四海之豪畯如大庭之旅萬玉

不以珷玞而即捐 --捐如匠石之區衆材不以楩楠而

後巧致繆兹舉以矜无庸敢不佩飭訓辭參祈躰

論矯其一切之習策所未至之難慎漢制之頌期

盡追於三代揚堯言之善使益誦於四方或犬馬

未衰冀㳙塵有𥙷庶切君恩之報敢忘已日之私

愚心區區未識所措

    謝相府啓      蘇  洵

朝廷之士進而不知休山林之士退而不知反二

者交譏於世學者莫獲其中洵㓜而讀書固有意

於從宦壯而不仕豈為異以矯人上之則有制䇿

誘之於前下之則有進士驅之於後常以措意晚

而自慙盖人未之知而自衒以求用世未之信而

有望於効官仰而就之良亦難矣以為欲求於无

辱莫若退聴之自然有田一㕓足以為養行年五

十復將何為不意貧賤之姓名偶自徹聞于朝野

向承再命以就試固以大異其本心且召試而審

觀其才則上之人猶未信其可用未信而有求於

上則洵之意以為近於強人遂以再辭亦既獲命

以匹夫之賤而必行其私意豈王命之寵而敢望

其曲加昨承詔恩被以休寵退而自顧愧其无勞

此盖昭文相公左右元君舒慘百辟徳澤所暢威

刑所加不暘而熙不寒而慄顧惟無似或謂可𭣣

不忍棄之於庶人亦使與列於一命上以慰夫天

下賢俊之望下以觧其終身飢寒之憂仰惟此恩

孰可為報昔者孟子不願召見而孔子不辭小官

夫欲正其所由得之之名是以謹其所以取之之

故盖孟子不為矯孔子不為卑苟窮其心則各有

說雖自知其不肖常願附其下風區區之心惟所

裁擇

    賀歐陽樞宻啓    蘇  洵

伏審光奉帝詔入持國樞士民讙譁朝野響動共

惟 國家所以設樞宻之任乃是天下未能忘威

武之防雖號百嵗之承平未甞一日而無事兵不

為最難任文教則損國威専武事則害民政

伏自近嵗屢更大臣皆由省府而来以荅勲勞之

舊一歴二府遂超百官既無跂足之求僅若息肩

之所自聞此命欣賀實深盖因物議之所歸以慰

民心之大望伏惟某官一時之傑舉代所推經世

之文服膺已乆致君之略至老不衰顧惟平昔起

於小官曷甞須㬰忘於當世以為天下之未大治

盖自賢者之在下風自今而言夫復何難願因千

載之遇一新四海之瞻洵受恩至深為喜宜倍甞

謂未死之際无由知王道之大行不意臨老之年

猶及見君子之得位阻以在外闕於至門仰祈髙

明俯賜亮察

    通倅謝兩府啓    姚  闢

書局備貟僅逃於譴謫海濱貳政寔賴於奬提脱

去塵埃奔走之勞遂獲清閑風土之樂養親有𥙿

處分亦冝伏念闢學不知方才非適用甞欲慕古

人之節故窮逹去就之粗明不能當世俗之心故

毁譽是非之相半向縁一第偶竊小官區區於米

塩簿書之間无所增益於舊學碌碌於䋲墨法制

之下固已䘮失其本心適丁 先帝之御圖閔悼

太常之廢禮謂所職者因縁而無責故其書皆顛

錯而不完嵗時凡欲按行聴於胥吏之所舉朝廷

將大興作詰之有司而莫知以國家文物憲章之

盛儀而君后𥙊祠燕享之大法逺則迹商周之故

事近則追漢唐之遺風或革或因有損有益苟至

於殘脱而不考將何以依據而奉行求其本末之

並存莫若簡編之備具俾有定責遂立别資顧惟

不才輙亦被選然而案牘繁多而義皆無統紀綱

踈略而事莫得詳夫以鄙陋不學之資而當纂述

所難之任勉焉或局浩乎無涯磨精畢力者五年

補闕𭣣殘者百卷雖未足𤼵揚休美大 本朝制

作之方亦𦕅以綴緝緒餘備来者考求之用然不

能秉義以攸處保職而自安頃因天變之来𡚶以

芻言之貢擊排所至徒有愛君之苦心忌諱不知

殆匪謀身之良術幸賴 主上寛仁之厚明公保

庇之全謂罪雖可戮而志亦無他言雖甚危而事

或不𡚶特蠲深憲俾得自新出於莫大之恩獲此

非常之幸引身自咎固絶望於當時竊禄苟安諒

卜休之有日惟其沐浴於盛徳之際歌詠於太平

之中凡外物之儻来皆虚心而順受𬨨此以往未

知所裁




皇朝文鑑卷第一百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