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鉴 (四部丛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一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 皇朝文鉴 卷第一百二十一
宋 吕祖谦 编撰 景常熟瞿氏铁琴铜剑楼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二十二

皇朝文鉴卷第一百二十一

 启

   贺刁秘阁启      杨  亿

   回颍州曽学士启    刘  筠

   贺舒州李相公启    夏  竦

   免奉使启       夏  竦

   答胡秀才启      欧阳 脩

   谢馆职启       欧阳 脩

   与晏相公启      欧阳 脩

   回文徒中启      欧阳 脩

   回谏院传龙图举违书  欧阳 脩

   颖州通判杨虞部书   欧阳 脩

   回宝文吕内翰启    欧阳 脩

   贺吕相公兼枢宻启   宋  祁

   贺吕待制启      宋  祁

   定州谢到任上两府启  宋  祁

   贺参政侍郎启     宋  祁

   镇府谢两府启     宋  祁

   贺司空吕相公启    李  淑

   知陈州谢上启     张  方平

   上郑资政启      刘  敞

   知永兴军谢两府启   刘  敞

   上郭侍郎启      王  安石

   谢王司封启      王  安石

   谢提刑启       王  安石

   上韩太尉先状     王  安石

   知常州上监司启    王  安石

   贺韩魏公启      王  安石

   贺致政赵少保启    王  安石

   贺致政杨侍读启    王  安石

   谢髙丽国王启     王  安石

   谢知制诰启      王  圭

   谢相府启       苏  洵

   贺欧阳枢宻启     苏  洵

   通倅谢两府启     姚  辟

    贺刁秘阁启     杨  亿

群玉之府图籍攸归承明之庐俊贤所聚自非兼

该文史洞逹天人擅博物之称负多闻之益则何

以掌兰台之秘记辩鲁壁之古文克分豕亥之非

荣对鬼神之问允资鸿博式副选抡恭惟某官竹

箭贞姿天球秘宝一自翰飞南国便历亨衢奏赋

梁园载居右席荐绅之所推慕负扆之所嘉称群

公奉金以交驩诸生摄齐而请益矧乃紫宸引籍

红斾行春循吏之谣益喧于十部望郎之选荐历

于三台公望愈隆天眷弥厚属简求于髦硕用刋

正于缣缃辍明庭伏奏之勤副延阁䌷书之选矧

乃育材之地适锺下武之期礼遇甚优不至子云

之寂寞品流以别且无方朔之诙谐某限符竹之

所拘揖风期而尚阻愿言庆抃倍异等伦

    回颍州曾学士启   刘  筠

伏念𥚹局至庸孱躯多病暗于机用动渉背驰耻

介宠以趋风甘受嗤而摈迹向者起于将废擢是

无闻猥玷纶曹仍参台职帝言郁穆殊无演畅之

工王度清夷深积优游之幸自惟窃吹固极常涯

矧乃金马兰台名儒旧徳荣滞者过半零落者寔

繁孰谓鲰生更希殊进诚以衰门积亹诸寡食贫

严助岂厌于直庐郗愔愿补于逺郡乘穰守之方

阕荷尧聪之俯从聚庇本宗才罹岁龠岂期优诏

移处近藩获依仁者之邻实出非常之契适将叙

款俄辱诲凾披赠锦之英词徒知诱进示巽床之

谦㫖殊匪为仪欣悚交懐铭藏奚克

    贺舒州李相公启   夏  竦

伏审肃膺鸿沛起殿大藩伏惟庆慰恭以某官沉

正秉𢑱清和懿徳经三圣之变䌷绎惟深贯万物

之仪臣邻有翼曩属先朝违𥙿臣党兴奸密啸群

邪阴窥时柄允繄哲辅克殄凶谋防检未萌澄综

多辟虹气由是霁止霄涂为之密清精贯三辰赖

深百辟终以洽闻飞语引去上司传致深文越处

遐裔孤节弥谅髙揖自冲据荣悴之交人言无间

失左右之手国体几亏大号既明巨慝咸露狐䑕

失其深穴𧲣虎食于譛人协气云翔皇朝电照澄

洗司制延即旧臣眷惟㐮赞之贤首𬒳优深之渥

慰藉良厚毗𠋣增隆𡊮安涕洟念深于王室谢傅

忧乐望结于苍生虽暂假于镇临必坐阶于密勿

至公来复有识相欢荐绅攅耳以聆风斯文聫册

而刋羙洪惟髙范绝出常均某恪守郡条钦闻朝

涣不获拜伏车下奔走道周但私庆于单危将永

归于埏铸

    免奉使启      夏  竦

比膺使指往奉欢盟选授至艰道涂差近况多侑

币寔济空拳然念顷岁先人没于行阵春初母氏

始弃孤遗义不戴天难下单于之拜哀深陟屺忍

闻禁佅之音车府露章槐庭泣血王姬筑馆接仇

之礼既嫌曾子回车胜母之游遂辍荷两宫之大

庇戴三事之昌言退安四壁之贫如获万金之赐

某官力持名教素奖孤寒属商利于摘山阙言心

于奏记何图驿置先坠书筠俯哀蹈义之心不辱

资忠之训永惟佩服何但铭藏

    答胡秀才启     欧阳 脩

窃以考行选贤故人皆脩徳而自厚论材较艺则

下或炫已而忘廉诚诱养之道殊致进趋之势异

寖乆之俗益薄恶而可嗟习见为常遂安恬而不

怪伏以秀才学优坟史词富文章能力行以自强

方韫藏而待贾岂期误举遂尔遗材惟贤食之不

家顾良时之难得譬夫饿者虽耻嗟来因而无言

亦将不及既一惭之不忍遂两讼以交兴逮乎究

穷果自明白矧朝廷之选士惟寒俊之是先虽尔

初屯理将后得必也莅官学古为政临民当狱讼

而平心视斯为戒利公家而忘已效以必争苟终

身之不回虽一眚之何患如此则圭璧之玷犹或

可磨日月之更其将皆仰至于较定能否明辨是

非形长者岂度之私貌妍者非鉴之惠但惭浅识

惟竭至公渔者让泉思古人而莫见私门受谢亦

鄙志之不为

    谢馆职启      欧阳 脩

受命之始荣惧交并伏以国家悉聚天下之书上

自文籍之初六经传记百家之说翰林子墨之文

章下至卜医禁咒神仙黄老浮图异域之言靡所

不有号为书林又择聦明俊乂之臣以游其间因

其校雠得以考阅使知天地事物古今治乱九州

四海幽荒隠怪之说无所不通名曰学士一日天

子阙左右之人思宏慱之彦出赞明命入承顾问

遂登宰辅以釐百工一有取焉多从此出所以平

居优游素服其业馆以禁署食于大官诗菁莪之

育人才易𪔂饪之养贤者凡在兹选得非茂欤然

而廪重职闲则未免尸禄官无吏责则可容幸人

若脩者以寒陋之姿被文艺之举自初营职已与

书筵于时上有鸿儒侍从之才下多群贤论撰之

众而脩方被罪谴窜之荆蛮流离五年赦宥三徙

山川䟦履风波雾毒凡万四千里而后至于京师

其奔走之役忧思之劳形意俱衰岂暇旧学比其

来复书已垂成遂因众功岂有微效奏御之日凫

雁而前例䝉褒嘉正以职秩虽因时而幸㑹实有

腼于面颜此盖伏遇某官柱石之功佐佑明主钧

衡之任进退百官方畴众劳不忍独弃遂令忝冒

出自生成在于颛愚何以论报虽未能著见徳业

以称君子教育之仁犹可以作为歌诗称颂圣朝

功化之羙过此以往未知所裁

    与晏相公书     欧阳 脩

伏念𭧽者相公始掌贡举脩以进士而被选抡及

当钧衡又以谏官而䝉奖擢出门馆不为不旧受

恩知不为不深然而足迹不及于賔阶书问不通

于执事岂非飘流之质愈逺而弥疏孤拙之心易

危而多畏动常得咎举辄累人故于退藏非止自

便今者偶因天幸得请郡符问遗老之所思流风

未逺瞻大邦之为殿接壤相交因得自伸恳悃之

诚庶几少赎旷怠之责伏惟相公朝廷元老学者

宗师尚屈藩宣行膺图任伏惟上为邦国倍保寝

兴企望旄麾无任激切

    回文侍中启     欧阳 脩

窃承显奉制恩荐膺宠拜伏惟驩庆恭惟太师侍

中器深宏逹业茂经纶弛张文武之才出入将相

之任而日者来觐冕旒之邃喜闻履舄之声从容

语言固多仁者之利体貌耆哲是惟 先帝之臣

冝加异数之优以为一面之重虽方劳于忧顾籍

有素之威名然而患轻四支不足爬搔于虮虱坐

制万里理当根本于朝廷即期廊庙之来归始慰

士夫之素望过蒙谦抑曲示诲言趋賔戺以无由

积感悰而徒切

    回諌院傅龙图攀违书 欧阳 脩

脩猥以非才乆窃重任报效初无于毫髪怨仇已

积于丘山近䝉SKchar思曲徇诚请与之近郡俾养衰

年荷圣主之保全赖公朝之议论俾获奉身而退

方懐去徳之思谏院龙图舍人深闵孤危特迂诲

翰意爱勤甚有逾平时风义凛然可激薄俗仰止

门仞莫遑叙违铭之肌肤永以佩赐瞻依之恳敷

道奚周

    颍州通判扬虞部书  欧阳 脩

脩启兹者赴郡假涂乆留賔次过承眷与日接宴

言遽此睽违实增感恋但以柅车之始视职方初

虽云陋邦粗有人事加以大暑遂成病躯旦夕之

间方思布款急遽之至先以惠音且承别来福履

清胜脩以衰朽得以退藏如夙昔之所闻皆少过

于其实惟寂寞之为乐须渐乆而益佳馀非悉谈

更冀多爱

    回宝文吕内翰启   欧阳 脩

兹者伏承宝文内翰被召禁林陞华内阁仰惟道

徳名望之老乆淹言语侍从之流以望之之忠诚

兼孔光之谨密岂止典谟润色朝廷遂变于斯文

固以朝夕论思天下获受其阴赐虽未正秉钧之

任而姑副侧席之求凡在缙绅皆同庆抃况于庸

鄙最荷知怜而多病早衰思乞骸而已乆因闲成

懒顾与世而益疏岂无向慕之私殊缺寝兴之问

敢期惠眷先辱诲言世路多虞方叹风波之恶岁

寒已甚始知松柏之心感慰之深敷陈奚既清霜

戒𠉀内直方严惟兾𤤽调以符瞻咏

    贺吕相公兼枢宻启  宋  祁

伏承光膺朝制兼揔天枢伏惟庆慰窃以三公之

尊古无不统五代多故职乃有归别咨迩臣以本

兵柄部分诸将直出于禁中参决其兵不𨵿于公

府承流寖失革弊在权惟时宗工克对明命某官

世基厚徳天畀大猷熙载之劳则歌于六府三事

宠任之美则咏于嵩髙烝民恊济圣功丕冠皇极

然徳有重儆运无常安辽种寒盟羌酋盗塞保障

四鄙未使穷追调𤼵千金不无烦费上意尤注时

柄难分果屈上公临判中务择清明之便日布焜

煌之册书百辟欢闻多方抃惬方且坐料脆敌阴

伐诡谋案𫟪吏之琐甚精转𨵿中之漕相继汉皇

万里决无不见之明曲逆六奇遂𠋣先㡬之胜奋

庸有待订羙无伦某适绾州章方遥谒舍诏文布

下私庆丛矜

    贺吕待制启     宋  祁

伏承祗膺召节将造昕朝诏目疾腾士伦交抃恭

以某官虽旧挺世自髙使烦而能与圣胥㑹河朔

艰食县官乏财首膺佥求大经用度游刃于肯綮

之地遗秉于灭裂之馀勤劳三年兵以足食殿最

百吏察不𬨨条见效者明清议惟允用虚前席之

待趋伫追锋之还至于邉保SKchar虚士夫臧否料敌

人有以进退系今日所以安危必为上言以救时

弊然后徐副民望安歩台阶再世司徒绍郑人之

人之前羙一门宰相匪卫公之独贤祁素接游从

乆栖䕃映侧闻称促阴祷延登慎夏有初舍祥惟

    定州谢到任上两府启 宋  祁

仰对明𦈏俯循华组地由邉重帅以儒荣任不值

能颜无容愧窃念祁短谋腐学病质衰年自应力

于艺文不应强以军旅比者承乏真定临制中权

率职半期无治言状方幞被以须去俄假节而益

迁进领慱陵深控幽朔营屯孴集亭鄣蝉聨列属

九州有宜得便于事裒众十万无日不讨于师号

为剧藩当待贤牧宁兹鲰懦再忝佥俞伏以某官

明惣庶官辅兴邦縡广十取五之路收百有一之

长谓愚可矜虽拙犹用遂俾文吏超摄元戎所赖

虏运百年天声万里戍馀卧鼓之息城无早阖之

虞操棰可制豪桀之骄持薄可期租赋之入𠋣国

为重积日效勤不然巢林一枝素省身而敛分假

令人竹万个甘赎罪于旷官埏冶不私帡幪知所

    贺参政侍郎启    宋  祁

伏审光奉制书进知机务伏惟庆慰恭以某官函

徳之厚刚中而明旅力四方寅亮丕绩邦被风教

用饬民瞻天赐𦒿明俾辅王室果咨魁垒之彦入

佐调燮之宜追锋疾驱前席延拜掲日当午物无

斜阴推云崇朝泽有馀润赫蹄行下荐笏欢闻祁

方守塞防侧聆恩册振褠私喜诣府莫谐

    镇府谢两府启    宋  祁

常山剧部全赵故封地聨六州身拥三绶任逾于

分荣不偿惭伏念祁为术空单禀生尪怯叨华禁

署谬籍经筵惟孤拙以自持无游说而为助年将

壮迈疾引衰来遂丐外除冀逃多悔国有贤翰朝

无废人料自闲州受以戎阃因𬨨都而俾谒縁重

帅而许迁敢留于行已践而职此盖伏䝉某官助

邦善育为上亟言齿擢误加庸底思报窃以河朔

之地天下劲兵分四帅臣皆一都㑹然而狃承平

之习训练弗精因流馑之馀廪帑常乏马不充士

官靡值才幕府欲仰给之饶度支辞经用之窘交

相为患未知所图伏惟庙谋深体邉务峙堤于未

溃之日投药于可疗之初誓当悉心稍期集事守

符云始趋府方賖托庇髙明叩衿危恋

    贺司空吕相公启   李  淑

伏审显奉制书进开公府驰邮旁告望履胥欢恭

惟某官直徳闳材懿文渊识感㑹明圣奋庸宰衡

陟降三阶绸缪四近扶掖于帷墙之近启𤼵SKchar

燮熙于𪔂饪之和揉正皇度基于忠直而其用若

晦𤼵为经纶而迭使不烦士鉴攸归王室是赖固

已功辉当世名髙古人自兵祲之骚邉属庙谋之

待画举圭趣召则民识所从斫案定疑则师有必

克矫前违而不伐制胜策以无遗帝眷攸先恩章

果沛谂于舆诵以合贤期在昔揆路之升及此岁

阳之变若时拜衮未曰畴勲姑以遵汉杰之奇成

迟周时之凯入诹王体以为急非私抃之敢谣埽

门之馀䕃宇知庇限有印章之系莫遑賔馆之趍

企恋忻翘丛集丹悃

    知陈州谢上启    张  方平

大皡之墟肇自上皇之世有妫之后爰开盛徳之

封承京师首善之流实勲旧均劳之地祗膺朝命

滥领藩麾伏念方平平世为脩散财乏用荐更台

阁之要乆司戸牖之严海鸟暂留亦受太牢之飨

风箫忽𬨨岂谐雅奏之和顷解郡章获归里社冀

安末节遂以穷年摄迹闲曹分从于病废长民近

辅复被于诏除此盖某官秉国治均赞时化育亮

采通于百志燮友周于万微大道甚夷至诚斯格

敢不仰䖍存录自力衰疲更砺铅刀𦕅施于一割

所忧驽乘难效于长驱

    上郑资政启     刘  敞

邈逺符光亟迁岁龠睎虹霓之隆耀渇江汉之清

流心如旌摇訉将两绝伏惟坐镇南国翕宁纯禧

恭以某官禀灵山川为世梁栋迈一徳以齐俗含

至诚而协中往者董正武经毗参公铉折冲出于

樽俎威令被乎夷戎茂功越成优诏均逸虽帝尧

四岳之任下统诸侯而姫旦九罭之诗咸思衮服

矧惟注意固亦匪朝敞暗于知人幸守兹土诚陶

钧之逺及趋棨㦸而无縁仰冀上为庙朝益绥福

    知永兴军谢两府启  刘  敞

雍州上腴见称前史秦地四塞实雄诸𠉀至于人

物车甲之饶风声谣俗之盛择守未易得人为难

岂有抱空疏之姿守朴陋之学材不洎众智非𬨨

庸擢从讲闱假以威节兼四千石之重连数十城

之封自视缺然曷以称此此盖伏遇某官専运钧

之化隆作厦之功至和平分群力并用不爱美锦

曲从庇身之求申锡介圭略比元𠉀之旧盖观国

者以处逺为累事君者以居中为荣揆能苟微冒

宠思𬨨固当励㫁㫁之节立优优之风庶几所长

尚有云补下塞䜛慝之口上答甄镕之私

    上郭侍郎启     王  安石

伏蒙𬨨采浮议使承乏官借宠则荣循涯而惧愿

留平聴得究下情顽疏之人滞固于事席先子之

绪业玷太常之䓁名备位于兹历年无状安全者

幸废去乃冝何言误知欲观小试审处私计追维

旧闻不越俎以代庖盖言有守未操刀而使割可

必无伤辄敢用是固辞诚愿易而他使依违王事

虽名理之未安𡚶冒人知亦生平之不欲髙明在

上悃愊𤼵中临启怔忪果于得请

    谢王司封启     王  安石

伏念安石孤穷之人少失所恃虽勉心竭力求以

合于古人而固陋颛𫎇动辄乖于时变以此而游

于世未尝见恕于人而自趍走下风习闻馀教慰

藉之礼称扬之私忤严颜而不加犯上之诛拂盛

指而更以首公为是书文报答𮪍从见临不以先

进略后生不以上官卑下吏以至其去重烦送将

又赒其行使不留滞爰初就职甫尔逾旬乖离虽

新感恋殊甚伏惟顺节自寿副人所瞻

    谢提刑启      王  安石

叨备一官甫更三岁不时罢废实赖全安遭值使

车按临州郡颇望风而震恐将投劾以去归敢图

髙明见遇优𬨨载衘盛徳尤激下情违离尚新企

仰殊甚茂惟贤隽善迓福祥固有神明阴来辅相

褒陞之宠𠋣立以须伏惟为上自颐副人所望

    上韩太尉先状    王  安石

昔者幸以鄙身托于盛府无簿才以参筹䇲之用

有䟽节以累含容之寛乆而再惟滋以自愧伏惟

某官忧国爱君之操仁民恤物之方賔礼贤豪包

𭣣疪贱盖尝沐浴于馀泽而且歌舞于下风孰云

去离遂曰䟽斥徒以地殊南北势隔卑尊小夫竿

牍之勤不足自效幕府文书之聚或以为烦方随

传车得望歩履固愿阶縁于畴昔无因钻仰于绪

馀敢图髙明先赐劳来贵以下贱不矜其行之疪

贤而容愚不诛其礼之旷夫惟昔之有道皆慎所

以与人欲示其自养之污隆必观其所遇之能否

深惭固陋有玷奖成将次郊闗即趍墙屏其为感

喜岂易谈言

    知常州上监司启   王  安石

蒙恩寛𥙿得郡便安诹日造官以身受察窃念安

石鄙陋之质拙踈于时闻先子之绪馀慕古人之

名节黾勉仕宦𦕅尽为贫之谋苟简岁时亦预在

庭之数来佐郡牧甫更二年数求州符就更畿县

顾神明之罢耗当事役之浩穰惭得其宜辞得所

欲未遂一身之贱猥分千里之忧荷覆露之生成

出隽贤之抚按窃惟幸㑹良用震惊惟此陋邦近

更数守吏卒困将迎之密里闾苦聴㫁之烦自非

函容少赐优假缓日月之效使教条之颁则何以

上称督临下寛凋瘵伏惟某官逄亨嘉之㑹奋将

明之材简在清衷乆于烦使体爱养元元之意乐

扶持㫁㫁之能庶几始终得出芘赖未期望履尤

切驰情愿顺节宣以需褒宠

    贺韩魏公启     王  安石

伏审判府司徒侍中宠辞上宰归荣故乡兼两镇

之节麾备三公之典䇿贵极富溢而无亢满之累

名遂身退而有褒加之崇在于观瞻孰不庆羡伏

惟某官受天秀气为世元龟诚节表于当时徳望

冠乎近代典司密㧾命𭣄中权毁誉几至于万端

夷险常持于一意故四海以公之用舍一时为国

之安危越执鸿枢遂跻元辅以人才未用为大耻

以国本不建为深忧言众人之所未尝任大臣之

所不敢及臻变故果有成功 英宗以哀疾𮎰迷

慈圣以谦冲退托内揆百官之众外当万事之微

国无危疑人以静一周勃霍光之于汉能定策而

终以致疑姚崇宋璟之于唐善致理而未尝遭变

记在旧史号为元功未有独运庙堂再安社稷弼

亮三世敉宁四方崛然在诸公之先焕乎如今日

之懿若夫进退之当于义出处之适其时以彼相

方又为特美安石乆于芘赖实预甄𭣣职在近臣

欲致尽规之义世当大有更懐下比之嫌用自绝

于髙闳非敢忘于旧徳逖闻新命窃仰下风

    贺致政赵少保启   王  安石

窃审抗言辞宠得谢归荣繇西省諌诤之官序东

宫师保之位殿廷鸣玉尚仍前日之班里舍挥金

甫遂髙年之乐伏惟庆慰资政少保昭懋贤业寅

亮圣时伯夷之直惟清仲山之明且哲所居之名

赫赫岂独后思尔曕之节岩岩方当上辅遂从雅

志实激贪风未即披陈徒深钦仰

    贺致政杨侍读启   王  安石

伏审得谢中楹戒归下国孔戣致仕议臣虽愿其

留踈广乞身观者固荣其去丁时翕赩取道阻长

繄盛徳之可师冝明神之实相茂惟兴止休有福

祥伏惟某官逢辰清明取位通显义勇不挫忠精

无疪登备谏工尝已告嘉猷于后奉将使节则必

下膏泽于民义仪朝凛凛侍从功名之美既耀

于将来智略之闳犹嗟于不试引年去位循礼得

中唯其养恬有以镇薄安石望尘非数见器则深

窃冒上官之大知唯所不欲推扬后进之美意云

何敢忘备位于兹仰髙无止

    谢髙丽国王启    王  安石

伏以副疆阻阔觏上无阶道义流闻瞻言有素使

旃及国贽宝在庭逮以好音申之嘉惠眷存即厚

慰感实深恭惟大王膺保徳名践脩猷训纂荣懐

之旧服袭寿岂之多祥冀顺节宣深绥福履有少

仪物具如别笺

    谢知制诰启     王  圭

载右史之笔初冒于清光典四禁之文遽更于近

职宠非材称幸出意涯窃思帝庙堂之尊冨家国

之盛而能鼓舞天下之动神明天下之几非典谟

文章号令风采恐未易讲寥廓之治追醇𬪩之风

盖在古二帝之遗书而大训之所基本在天太微

之西掖而元命之所渊微有如起两都之隆致开

元之懋其间诏书之始下政事之所施固多髙文

大册之传嘉谋谠议之益使王言温润而主泽汪

洋当时得人后世载美有赫昌㑹于皇弥文上有

帷幄宗工巨臣以经纶风化之源下有兰台鸿儒

硕学以剀靡精祲之际况名命之所出而禁严之

所司匪肩异伦实㸃华序如圭者姿禀沉霿器能

枵疏学承之迂暗于古今治乱之适识滞于用藐

无贤知驰骋之奇偶滥偕于计文几躐先于辞级

往禆剧治趣驾屏星之车还预隽游误对髙门之

地未及承明之餍已撄司会之繁一渉丹墀得识

天子之能事东持紫槖愧云史臣之多闻敢意眷

奖之靡遗乃擢琐凉于非次给北宫之礼才奉试

言之荣答淮南之章俄参视草之宠重念去书林

之直有先人手泽之存即纶闱之趍仍伯氏诏文

之旧岂容单陋寖窃髙华兹盖伏㑹某官以材猷

粹纯覧文雅之望以风𧨏髙博主名教之归启迪

当世之事功乐育四海之豪畯如大庭之旅万玉

不以珷玞而即捐 --捐如匠石之区众材不以楩楠而

后巧致缪兹举以矜无庸敢不佩饬训辞参祈躰

论矫其一切之习策所未至之难慎汉制之颂期

尽追于三代扬尧言之善使益诵于四方或犬马

未衰冀㳙尘有𥙷庶切君恩之报敢忘已日之私

愚心区区未识所措

    谢相府启      苏  洵

朝廷之士进而不知休山林之士退而不知反二

者交讥于世学者莫获其中洵㓜而读书固有意

于从宦壮而不仕岂为异以矫人上之则有制䇿

诱之于前下之则有进士驱之于后常以措意晚

而自惭盖人未之知而自炫以求用世未之信而

有望于效官仰而就之良亦难矣以为欲求于无

辱莫若退聴之自然有田一㕓足以为养行年五

十复将何为不意贫贱之姓名偶自彻闻于朝野

向承再命以就试固以大异其本心且召试而审

观其才则上之人犹未信其可用未信而有求于

上则洵之意以为近于强人遂以再辞亦既获命

以匹夫之贱而必行其私意岂王命之宠而敢望

其曲加昨承诏恩被以休宠退而自顾愧其无劳

此盖昭文相公左右元君舒惨百辟徳泽所畅威

刑所加不旸而熙不寒而栗顾惟无似或谓可𭣣

不忍弃之于庶人亦使与列于一命上以慰夫天

下贤俊之望下以解其终身饥寒之忧仰惟此恩

孰可为报昔者孟子不愿召见而孔子不辞小官

夫欲正其所由得之之名是以谨其所以取之之

故盖孟子不为矫孔子不为卑苟穷其心则各有

说虽自知其不肖常愿附其下风区区之心惟所

裁择

    贺欧阳枢宻启    苏  洵

伏审光奉帝诏入持国枢士民讙哗朝野响动共

惟 国家所以设枢宻之任乃是天下未能忘威

武之防虽号百岁之承平未尝一日而无事兵不

为最难任文教则损国威専武事则害民政

伏自近岁屡更大臣皆由省府而来以答勲劳之

旧一历二府遂超百官既无跂足之求仅若息肩

之所自闻此命欣贺实深盖因物议之所归以慰

民心之大望伏惟某官一时之杰举代所推经世

之文服膺已乆致君之略至老不衰顾惟平昔起

于小官曷尝须㬰忘于当世以为天下之未大治

盖自贤者之在下风自今而言夫复何难愿因千

载之遇一新四海之瞻洵受恩至深为喜宜倍尝

谓未死之际无由知王道之大行不意临老之年

犹及见君子之得位阻以在外阙于至门仰祈髙

明俯赐亮察

    通倅谢两府启    姚  辟

书局备贠仅逃于谴谪海滨贰政寔赖于奖提脱

去尘埃奔走之劳遂获清闲风土之乐养亲有𥙿

处分亦冝伏念辟学不知方才非适用尝欲慕古

人之节故穷逹去就之粗明不能当世俗之心故

毁誉是非之相半向縁一第偶窃小官区区于米

塩簿书之间无所增益于旧学碌碌于䋲墨法制

之下固已䘮失其本心适丁 先帝之御图闵悼

太常之废礼谓所职者因縁而无责故其书皆颠

错而不完岁时凡欲按行聴于胥吏之所举朝廷

将大兴作诘之有司而莫知以国家文物宪章之

盛仪而君后𥙊祠燕享之大法逺则迹商周之故

事近则追汉唐之遗风或革或因有损有益苟至

于残脱而不考将何以依据而奉行求其本末之

并存莫若简编之备具俾有定责遂立别资顾惟

不才辄亦被选然而案牍繁多而义皆无统纪纲

踈略而事莫得详夫以鄙陋不学之资而当纂述

所难之任勉焉或局浩乎无涯磨精毕力者五年

补阙𭣣残者百卷虽未足𤼵扬休美大 本朝制

作之方亦𦕅以缀缉绪馀备来者考求之用然不

能秉义以攸处保职而自安顷因天变之来𡚶以

刍言之贡击排所至徒有爱君之苦心忌讳不知

殆匪谋身之良术幸赖 主上寛仁之厚明公保

庇之全谓罪虽可戮而志亦无他言虽甚危而事

或不𡚶特蠲深宪俾得自新出于莫大之恩获此

非常之幸引身自咎固绝望于当时窃禄苟安谅

卜休之有日惟其沐浴于盛徳之际歌咏于太平

之中凡外物之傥来皆虚心而顺受𬨨此以往未

知所裁




皇朝文鉴卷第一百二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