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八 皇朝文鑑 卷第一百二十九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一百三十

皇朝文鍳卷第一百卄九

 琴操

   懷歸操        劉  敞

   醉翁操        蘇  軾

   於忽操        王  令

   晝操         林  希

 上梁文

   開封府上梁文     楊  億

   英徳殿上梁文     王  安石

   披雲楼上梁文     陳  履常

 書判

   辛捕罪人丁過而不救辭云家有急事救

    療         余  靖

   丙越度官府垣籬官司罪之辭云隨甲而

    往         余  靖

   丙為左僕射門立棨㦸其子封國公復請

    立戟儀曹不許    余  靖

   乙夜居於外丙往弔之或責其非

              余  靖

   乙為政請隳都城譏其無備辭云都城不

    過百雉       余  靖

   丁去官而受舊属饋與或告其違法訴云

    家口己離本任    余  靖

   甲爲縣令士乙與其故人丙醉毆乙乙詣

    縣訟丙令問曰傷乎曰無傷也相識乎

    曰故人三十年矣甞相失乎曰未也何

    爲而敺汝乎曰醉也觧之使去有司劾

    甲故岀丙罪甲曰闘不至傷𠡠許在村

    了奪者長則可縣令顧不可乎

              王  回

   甲為岀妻已告其在家甞岀不遜語指斥

    乘輿有司言雖岀妻而所告者未岀時

    事也或疑薄君臣之禮隆夫婦之恩律

    不應經       王  回

 琴操

   懐歸操        劉  敞

蟋蟀在堂𡻕云除今我不樂欝以紆豈不懷歸畏

簡書 蟋蟀在堂𡻕云逝今我不樂濡以滯豈不

懷歸友朋畏

   醉翁操        蘇  軾

琅邪幽谷山水竒麗泉鳴空澗若中音㑹醉翁喜

之把酒臨聽輙欣然忘歸旣去十餘年而好竒之

士沈遵聞之往遊以琴寫其聲曰醉翁操節奏踈

實而音指華暢知琴者以為絶倫然有其聲而無

其辭雖為作歌而與琴聲不合又依椘辭作醉翁

引好事者亦𠋣其詞以製曲雖粗合均度而琴聲

為詞所䋲約非天成也後三十餘年翁既捐舘舍

而遵亦沒乆矣有廬山玉澗道人崔閑特妙於琴

恨此曲之無詞乃譜其聲而請於東坡居士以𥙷

之云

琅然清圓誰弹響應空山無言惟翁醉中知其天

月明風露娟娟人未眠荷蕢𬨨山前曰有心哉此

泛声同此醉翁嘯詠聲和流泉醉翁去後空有朝吟

夜怨山有時而童巔水有時而回囦思翁無嵗年

翁今為飛仙此意在人間試聽徽外三両絃

   於忽操        王  令

劉表見龎公将起之而公不願也表曰然則何謂

公曰我可歌乎旣歌命弟子絃之凡三操

於忽乎不可以為其又奚為𩀌娄之精夜何有於

明師曠之耳聾者亦有耳一本作塞何有于声束王良之手

𠔃後車載之前行險以既覆𠔃後逐逐其猶來雖

目盻而心駭𠔃顧其能之安施委墨䋲以聼人𠔃

雖班輸亦奚以爲

於忽乎不可以爲其又奚爲椽櫨桷榱之累重顧

柱小之奈何方風雨之晦隂行者艱而莫休居者

坐以笑歌不知壓之忽然𠔃其謂安何

於忽乎不可以爲其又奚爲謂雞斯飛誰得之吾

方飢而羈謂豕斯𦊅何取於縳是皆以食而得之

吾方飢而後 噫雞𠔃豕𠔃死以是𠔃

   晝操孟子去齊舍于畫作   林     希

彼滔滔之天下余孰從而與歸來何其然兮其去

何為吾行或使𠔃止或尼之母嗟我行𠔃於此遲

遲弃其量鬴兮𠎤撮安施鈞石則委兮亦何用于

銖絫顧瞻咨嗟兮人曷余疑嗚呼余歸兮已而已

 上梁文

   開封府上梁文     楊  億

受三靈之眷命開百世之丕基居中土以制四方

坐明堂而朝萬國上觀玄象設路寢而闢應門下

鍳黄圖定神州而分赤縣玉帛駿奔而荐至舟車

輻凑以交馳居民最處於浩穰寰宇共瞻於表式

法天崇道皇帝陛下道光上聖仁洽普天性堯舜

之聪明體禹湯之勤儉垂衣裳而布政懸法象以

授人旰食視朝但精求於理本臨軒遣使常散採

於民謡物情而煦育如春王道而坦平若砥故得

五兵不試邊陲無金革之聲四序由康隴畆起倉

箱之詠敦淳反朴黎民盡致於可封獻賮輸琛異

域曽無於後至混車書於一統頒正朔於四夷十

年逺過於成周拓土更逾於疆漢乃眷京畿之千

里旁連魏闕之九重包括諸華儀刑列郡疆理既

推於廣斥閭閻最號於便蕃豈惟俠少之場所謂

帝王之宅爰求控壓實在元良皇太子道契黄離

位隆蒼震問安視膳素彰周寢之勤主鬯承祧爰

踐漢儲之貴自春宫而育德鎮天邑以分憂誕揚

慈惠之風廣布神明之政緑林屏息絶吠犬以堪

驚玉燭均調無喘牛而可問於是决斷簿書之暇

經營土木之功廣棟宇之新規集班輸之絶藝揮

斤者成市荷鍤者如雲度楩柟杞梓之材召丹雘

圬墁之匠百堵皆作不日而成梁横螮蝀以蜿蜒

瓦疊鴛鴦而迤邐 皇有煒㕔事斯嚴廓回合以

四周庭清虚而中敞制度迭彰於壮麗形容備極

於巍峩足以明東朝副貳之尊表南府鎮臨之盛

兒郎偉今兹吉日将畢竒功爰自抛梁式申犒勞

散金錢而滿地堆餅餌以如山巵酒SKchar肩盈樽滿

案極量而飲應不羡於單醪實腹而飡固如填於

巨壑旣醉以飽式舞且歌同承渙汗之恩共樂昇

平之化

抛梁東三韓百濟慕華風毛車逺渉浮天浪歡呼

鼓舞未央宫

抛梁西雪嶺金河路不迷萬里玉關皆我上葡萄

苜蓿徧髙低

抛梁南跕鳶浪泊聖恩覃大貝明珠盈帑藏崔嵬

銅柱拂煙嵐

抛梁北匈奴逃遁空沙磧茫茫絶漢胡無人待上

隂山重刻石

抛梁上非烟顥氣何蕭爽歴歴天邊種白榆亭亭

雲際峩仙掌

抛梁下萬井繁華堪大詫家家楼閣𠋣晴空處處

絃歌樂皇化

伏願抛梁已後風調雨順時和年豐聖壽靈長與

大椿而難老邦家鞏固将磐石以無窮少海長浮

於厚載前星永耀於玄穹濟濟宫庭之僚属森森

天府之賔從盡預商山之羽翼咸依儉幕之芙蓉

将吏奔趍而有幸軍民撫育以皆同悉傾心而奉

上並竭節以向公路絶冦攘夜户而從兹不閉人

無争訟圜扉而自此常空百姓常躋於壽域八方

悉被於仁風然後我 皇帝之千秋萬嵗長端拱

以居中

   英宗殿上梁文     王  安石

天都左界帝室中經誕惟仙聖之祠夙有神靈之

宅嗣開宏築追奉睟容方将廣舜孝于無窮豈特

尚漢儀之有舊 先皇帝道該五泰德貫三儀文

摛雲漢之章武布風霆之號華夏歸仁而砥属蠻

夷馳義以駿奔清蹕甫傳靈輿忽往超然姑射山

無一物之疵邈矣壽丘臺有萬人之畏已葬鼎湖

之弓劔将㳺髙廟之衣冠 今皇帝孝奉神明恩

涵動植纂禹之服期成萬世之功見堯於羮未改

三年之政乃眷熏脩之吉壌載營館御之新宫考

恊前彛述追先志孝嚴列峙寢門可象於平居廣

拓旁開輦路故存於陳迹官師肅給斤築隆施揆

吉日以庀徒舉脩梁而考室敢申善頌以相歡謡

児郎偉抛梁東聖主迎陽坐禁中明似九天昇曉

日恩如萬國轉春風

児郎偉抛梁西瀚海兵銷太白低王母玉環方自

執大宛金馬不湏齎

児郎偉抛梁南丙地星髙每嵗占千障滅烽聞嶺

徼萬艘輸賮引江潭

児郎偉抛梁北邊頭自此無鳴謫即㸔呼韓渭上

朝休誇竇憲燕然勒

兒郎偉抛梁上彷彿神遊今可想風馬雲車世世

來金輿玉斚年年往

兒郎偉抛梁下萬靈隤祉扶宗社天垂嘉種已豐

年地産珍符方極化

伏願上梁之後聖躬樂豫寳命靈長松茂獻兩宫

之壽椒繁占六寢之祥宗室蕃維之彦朝廷表幹

之良家傳慶譽代襲龍光肩一心而顯相保 祝

之無疆

   披雲楼上梁文     陳  履常

夙夜在公必有燕休之地上下同樂孰知興作之

勤惟此東州稱為輔郡遺澤未息猶有陶虞之風

王化既成更同齊魯之俗河山千里枹鼓不鳴閭

巷百年豪傑間出地滋懇闢嵗嗣豐穰里無愁歎

之聲吏絶追呼之病因此時之暇豫樂斯地之登

革故増髙事非𬨨制断長續短費不及民棟宇靚

深稱吏民之觀望嵗時遊豫遂老㓜之𭭕娱爰歴

靈辰用興危架聽于輿頌落此成功

抛梁東日上雲開四顧中今代功名歸二老當年

富貴有朱公

抛梁南舳舮衘尾繫江潭朝隮已作豐年雨暑飲

行聼扺掌談

抛梁西隂隂桃李下成蹊舉頭更𮗜長安近送目

長随落日低

抛梁北瑞塔亭亭入雲直百年𢧐鬪及明時千里

河山餘故國

抛梁上危架岧嶤逮千丈房心璀璨近簷楹海岱

摧藏但空曠

抛梁下割肉成堆酒如瀉燕雀投人也自忙䑕蝠

旋墻不容罅

伏願上梁以後人神同力暘雨以時水宿塗行夜

無風露之警盆繅鎌割家有囊廩之儲囹圄一空

鞭笞不試商旅四集貨賄遂通據榻以談不减𢈔

公之興從遊而賦尚須韓子之文

 書判

   辛捕罪人丁𬨨而不救辝云家有急事救

    療         余  靖

逋 未 宜同掩襲彌留待救安可邅迴苟或責

其容奸姑合先於拯患辛事當祇役職在追逃力

而拘之飢鷹之効未展𫝑不足者困獸之闘方勞

眷彼遵塗之人式冀執兵之助備其越逸此望惠

然肯来憂在族姻彼乃往而不返誠或慮其飾詐

謀合原其執心網𢙢論於吞舟固宜并力病方深

於易簀安得忘情徒欲詰其圖全未可罪其為巳

囚其亡命雖追捕以攸先人各有親當患難而自

救縱云行邁殊匪坐觀捕逃之黨未除遽令謫我

眩之求不濟則欲怒誰職且異於追胥罰難加

於行路是則彼有詞矣姑合宥而捨之

   丙越度官府垣籬官司罪之辭云隨甲而

    往         余  靖

協謀扺禁法有减論冒度干刑理無從坐既投足

而同往豈原心而或殊丙德之弗脩動而有悔不

如已者方踰數仭之墻因而從之遂罹三尺之法

自踈明愼猶啟薄言况穴隙以相從惟蔇茨而是

履前王著令徒攀共犯之條君子嚮儒盍守獨行

之節矧府寺之攸設惟藩屏而是崇不得其門同

臨蔽惡之地必求諸道當慙由徑之非雖曰比之

匪人實亦動而過則原其發慮遽云職汝之由詳

彼治躬豈可効人之僻咎将誰執戚實已招視籬

落之具存當跬歩而為𬨨别冐漢家之網或異首

科自絶蒲人之祛諒難降等三千之條備紀七十

之杖何逃罪必甘心詞奚苦訴

   丙為左僕射門立啓㦸其子封國公復請

    立㦸儀曹不許    余  靖

位縻王爵固有彛儀名列子倫所宜降禮既髙閎

之共䖏豈列㦸以重施丙鵲印傳家蟬聨襲寵斗

樞踰貴既升八座之榮社土啓封遂及一經之嗣

胡為令子罔逹宏規以謂秩視諸公幸列分茅之

位勲崇三品請頒立槊之儀展矣攸司詳夫大體

且乘軒服冕雖同列國之權問寢趍庭豈有異門

之制縱未該於令式冝必叶於謀猷况乎尊有壓

卑之文備存典䇿子存避父之禮綽著章程國有

大焉古之道也恩榮沓至任旌髙頴之勲制度罔

愆宜喜桞彧之見必當固執無謂他規戴記傳芳

車馬猶稱於不及隋書勸善棨㦸寕聞於再頒必

採禮卿之詞勿貽侯氏之𬨨

    乙夜居於外丙往弔之或責其非

              余  靖

宴安有度式貴愼儀出䖏無容固宜行弔既自愆

於所止亦何怒於相隨乙徳之不脩動而有悔安

身克謹當從嫡寢之間居外尤非自比遭䘮之變

眷惟益友深逹彛章朝夕四時既失常於訪問吉

凶五禮遂矯辝於祸災縱未盡於嫌疑抑已陳于

規誨進退可度燕衣将乱於悲哀居處以莊環絰

何慙於諷刺爾惟失節我豈廢言所期克舉其儀

孰謂不知而作衣服宫室雖弗襲於縗裳揖譲周

旋固可𮗸於床第理既同於事死問乃比于知生

况彰終夕之嫌復異致齋之制改容並進雖興言

偃之非問疾同詞宜守仲尼之訓弔之可也人其

謂何

    乙為政請隳都城𮗸其無備辞云都城

     不𬨨百雉     余  靖

政在保民固宜多備城苟𬨨制何謂弱枝爰啓見

機之謀當許復隍之請乙噐能髙世忠亮㧞群方

推許國之忠⿺辶䖏展濟時之略以謂金湯作固誠多

藩屏之功控帶相髙必啓冦戎之害式陳良筭允

協明謀庇民无假於深池頺墻願塡於濬洫且赫

連定覇雖増蒸土之勞士蔿知權寜慎寘薪之役

深詳得失妙識興衰縱墨翟多能九攻聞觧帶之

術而鄭丹逺識五大有在邉之𮗸盖虞乎讎必保

焉盍循乎古之制也今京不度在百雉以貽憂夫

魯有初諒三都之必毁允合仲尼之志何慙由也

之忠

    丁去官而受舊属饋與或告其違法訴

     云家口已離本任  余  靖

食檗養亷執心斯可及𤓰受代改操則非安得因

其去官遂不思於潔已丁也才髙有立秩滿将遷

飛鳯啣書亦旣榮於寵命觧龜罷政遂靡讓于好

羞謂行返之有期曾厭私而不懼况古之循吏名

列青編掛府丞之魚誠在涖官之日留壽春之犢

實惟去任之晨何乃肆貪罔知守節歌鄧侯之五

皷曾是遵途持山陰之一錢當思勵俗徒欣苟得

豈曰能謀重耳受飱盖當於旅食叔魚反錦益愧

於公行如云不爾瑕疵則𢙢罔知紀極推恩布化

未聞畫象之遺風黷貨啟奸遽恣貪狼之本性縱

𩀌境壌終䘮亷隅减三等以定刑乃九章之垂統

    甲為縣令乙與其故人丙醉歐乙乙詣

     縣訟丙令問曰傷乎曰無傷也相識

     乎曰故人三十年矣嘗相失乎曰未

     也何為而𢿛汝乎曰醉也觧之使去

     有司劾甲故出丙罪甲曰闘不至傷

     敇許在村了奪耆長則可縣令顧不

     可乎       王  回

令親民而敺之於善者也士所以學為君子也今

釋一醉忿相敺笞四十之𬨨全其三十年間未嘗

相失之交敺民於善而責士以君子之道者也仲

尼為魯司冦赦父子之訟漢馮朝韓延壽不肯决

昆弟之争篤於親而故舊不遺其義盖一耳甲之

所為於古為能教於今為應法不可劾

    甲為出妻已告其在家嘗出不遜語指

     斥乘輿有司言雖出妻而所告者未

     出時事也或疑薄君臣之禮隆夫婦

     之恩律不應輕   王  回

指斥乘輿臣民之大禁至死者斬而旁知不告者

猶得徒一年半所以申天子之尊於海内使雖遐

逖幽陋之俗猶無敢竊言訕侮者然書稱商周之

盛王聞小人怨詈乃皇自恭德不以風俗既美而

臣民儼然戴上不待刑也則此律所禁盖出于秦

漢之苛耳若妻為夫服斬衰而降其義甚重傳禮

已来未之有改也且挾虐犯法既許自訴而七出

義絶和𩀌之𩔖豈有穴怨顧恬然藉祍席之所知

喜為路人擠之死地其𢙣憨矣宜如有司所論已

若夫减所告罪一等甲同自首以律附經竊謂非

薄君臣之禮而隆夫婦之恩也




皇朝文鍳卷第一百卄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