盋山志/卷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祠廟 盋山志
卷三 園墅
卷四 人物上 

昔之記名園者,籲有愾焉。然山林臺榭所升處,時者適之,興廢自其數。今盋山園墅,裁三數覯,余則子姓。若兵燹盡之誌焉,視祠廟入書院何也。義類特起,一切無可麗用,其中藤香館諸勝,今主講尊經兼惜陰書院桑根先生所居。就園墅冠之,且嚴師也。

惜陰書院同治中增建。 負盋山正立面,南向即昔惜陰書舍也。徑桐柏以入,日景陶堂。循而西,有門入之,日碧瑯開館軒。其後牖之玻璃,其外竹數十百竿,儼立階下,坐者神為之遠。與相望者日藤香館。桑根先生全椒舊館名,今補題居之,其右為內宅。編竹籬界之,藪群卉其中,籬所被,獨月季,花時灼灼,張錦屏矣。直景陶堂後日饗堂,龕陶文毅公柘。又入有樓枕山麓,書籍所庋。金陵書局勸學官書。出循而東,有門人之,日盋山精舍。兩梅相對立,夜寒始花,新月忽覺香為所浸,冷甚,拂拂趨鐙檠,讀書其中,清絕也。自庚辰至壬午,假館此中三年。始書舍之立文毅公,俾士用經史古文相摩厲。見公行狀。而劃其先桓公像於石,祀焉。更氏其山日博。

有叟堂 在烏龍潭上。其叟為誰,已不可考。觀丁雄飛詩,載《藝文》。類亦有道者。今桑根先生署之薛廬。

心太平庵 明遺老丁雄飛所居。庵故傍烏龍潭,今桑根先生就沈文肅公祠西偏廳事補顏之。前有石池正方,小樓邪冠之,其後軒窗疏爽,時一憑觀吐納,皆山水氣焉。參侯氏《江浦備征錄》。

小卷阿 魏氏墅也。道光時,邵陽魏刺史源購地其間,為池館弗果,今其子姓築數椽居之,薄藐群卉,落落有幽致;其外水木明瑟,邪與烏龍潭直,蛇山祠宇,植其左右,則宛在亭在焉。倚扉小立,得嵐影波馨為多。

芙蓉池 即烏龍潭,潭又名白蓮池。其中蓮花悉白,未浚時猶然。唐李德裕嘗遊此,所稱“漾舟綠潭,白芙蓉素萼盈尺,皎如霜雪者”也。《名山勝概記》。

放生池 在顏魯公祠前,公天下放生池碑銘所稱八十一所之一也。其池即烏龍潭,而堤乎其西,池多蓮,楊柳夾堤立,夏夜尋涼其際,誦“芙蓉露下落,楊柳月中疏”句,疑昔人詠此矣。參《魯公文集)。

幔亭舊門有額,題“周幔亭先生讀書處”。 在烏龍潭側,邑人周氏榘所居也。今圮。《待征錄》。

隨園 在小倉山,錢塘袁太史枚所居,其勝具《小倉山房詩文集》,天下所稱名園者也。今圮。

詩之窟或言即獅子窟,非。 在小桃源,湯貞湣公貽汾別墅也。負山數楹,馮清池而立,修篁繚之,極幽潔之致。其外因樹為門,籬以枳棘,蔬菜、果菔、塍畦、茅茨間,尤多野趣。遊者謂,流憩得此,漸近自然矣:今圮。

宮氏園 在虎踞關道左,舊稱幽靚,今存老屋數椽,無復勝致。

蓬萊境 在虎踞關許。今湮。《續誌》。

青峰草堂 在陶谷,嘉慶時仁和錢氏杜所僑居也。錢塘陳大令文述為建松風閣。今並圮。

陶谷張氏園 道光時邑張氏規征君遺址建,虢為名園。然遊者仍稱日陶谷,今余假山石一二,露立榛莽中。

金陵寺亭 在馬鞍山金陵寺後,明南京戶部主事董崇相建。今湮。焦淡園集》。

四望亭 在四望山麓。今湮。韓文懿公集》。

避暑宮 在清涼山。有涼風堂、清涼臺、不受暑亭諸勝,南唐後主所避暑也,宮舊多竹。今湮。參<建康誌》及曾極詩註。

德慶堂 在清涼山。其榜乃南唐後主撮襟書。今湮。陸遊《蜀遊記》。

鄭介公讀書堂 在清涼廣惠寺中,宋鄭俠讀書處也。今湮。《建康誌》。

翠微亭有碑鐫禦鋼詩,榜亦禦題。 在清涼山巔,即南唐暑風亭也。極望四方,不下數十百里,山川所隸,爭以厥狀來與目謀,而天塹邪橫蜿蜒,若遠若近間,與六朝俱去且進,目而謀之心。故斯亭也,壯闊幽逸,奇麗蒼涼,一切無弗具,馮其人,胸襟自領之。

環翠閣 在清涼山側,明盛時泰嘗與劉城、沈重巽賦詩其上。今湮。客座贅語》。

江光一線閣 在清涼山側。今圮。《續誌》。

祴園 在清涼山,即卓侍郎祠園也。亦建祠七世孫發之置。其勝有馭虎巖、鶴潦、蓮勺、無山堂、笠廣、汐山、鋤月灣、呼龍蠕、寒江榭、藥草畦、茗柯坪、劍壑、螺髻庵、縣鼓峰、直樹林。楊龍友為圖之,董其昌跋。今湮。《待征錄》。

樸園 在清涼山側,孝感熊文端公賜履別墅也。其亭日洗心,日尋孔顏樂處;齋曰藏密,日深造室,日潛窟,日學易。時謂有柴桑武陵之勝焉。今圮。《韓文懿公集》。

遁園 在清涼山側。《待征錄》言,李方伯贊元拓居之。其園勝處,所稱群山環拱,獨闕西南一隅,直其處構亭,馮闌俯瞰,一線長江,繚其白於林麓青蒼之外。今圮。

半畝園 在清涼山側,龔氏園也。今圮。《待征錄》。

掃葉樓 在清涼山迤西而南山阜上,明遺老龔賢所居。或雲樓即龔良園,然《待征錄》已析為二。今其址所在,有僧庵之。

卉香園

二吉園

黃園

陳園

曹園

張園

王園

任園

丁園

二知園

匠軒先園

西墅園

淡香園

雲半肩園

自卉香迄是,凡園十有四,並見《待征錄》,大抵散在清涼、盋山間,其著錄時,園並圮,即居者亦不可詳矣。

七十二茅庵 相傳明季隱君子於清涼諸山,人擇佳勝,編茅以居,相與庵而名之,人如其庵數。遺老歟?逸民歟?不可得而執也。參《同治上江兩縣誌》。

入漢樓 在石頭城,東晉義熙中建,所稱連堞帶水,累人雲霄者也。今湮。《建康誌》。

三山亭 在石頭城西。舊稱面對三山,故名。今湮。《六朝事跡》。

華隱樓 相傳在陶隱居故裏,然尋其旨,殆後人樓而名之,若日華陽真君所嘗隱也。今湮。曾極詩。

建興苑 舊稱在秣陵裏,梁時所改建者也。今湮。《續誌》。

冷朝陽宅 觀韓翊送其還金陵舊宅詩,有“澄江烏榜,疏柳白門”句。烏榜,古西州門烏榜村也,當在今盋山西南,然不可考。秣陵集》。

朱少宗伯園 明南京禮部侍郎朱之蕃園也。其園藏書畫極多,過小桃源者,往往睹所未睹。今湮。吳應箕《留都見聞錄》。

余中丞園 中丞明宦族,園凡數處,在烏龍潭者最勝,以山光水色皆幾席間物,他園得此為難耳。今湮。《留都見聞錄》。

陳中丞園 在烏龍潭側。中丞明時人也,園多勝致,並為畫舫潭中,佳日溯洄,卻視其園,殆天然圖畫雲。今湮。《留都見聞錄》。

齊王孫園 在烏龍潭側,明宗藩子睿璉所居,有招隱草堂諸勝,園即其宅也。今湮。參《客座贅語》、《留都見聞錄》。

棲賢庵 亦睿璉所築,引余大成、淩世韶等績蓮社之遊者,庵在其園旁:今湮。陳氏《金陵通紀》。

金太守園 太守明時人,愛烏龍潭之幽,園於其側,並置有畫舫,謂非是無以盡之,今湮。《留都見聞錄》。

吳氏園 貴池吳應箕言:烏龍潭為山水都居,雖復數椽,可以延眺清朗,不必園也。又言:其地枕流面山,旁近人家,桃花滿籬落,覺桃源雞犬在指顧問,故居之。今其園不可考。

張氏園 在烏龍潭,明南京刑部尚書江浦張碹別墅也。今湮。《江浦備征錄》。

何太仆園 在烏龍潭上,明太仆寺少卿何棟如築以講學者也。一日龍德書院。今圮。參《金陵通紀》。

山水園 在烏龍潭上,明唐長史時園也。露臺層閣,移花倒影,黃虞稷嘗稱之。今湮。《待征錄》。

寤園 在烏龍潭北蠕,明茅元儀園也。軒亭錯落,散處盋山坡陀間;又構木甏石如幔亭,朱闌回互之,浮泊潭中,名日喻筏。今湮。參《名山勝概記》。

汪氏園 在烏龍潭上。夏木千章,兼饒水石,芰荷花放,園沈沈如在香國中,逭暑最勝。今圮。《忠雅堂集》。

余霞閣 在盋山西麓,道光中邑陶氏建。其閣自四松庵後,由曲徑以登,徑止為平臺,由臺上,閣在焉。閣後有室,室後又為平臺而高,其後又就平臺樓之,山川風物,雜獻闌檻中,其概殊勝。閣下深柳讀書堂,則陶文毅公所增建也。今圮。參《因寄軒文集》。

博山園 道光中陶文毅公置,園兼今惜陰書院、四松庵址,金陵印心石屋在焉。公十石屋之一,嘗以圖說進禦,有禦書石刻,今移度番薯園中。其制,倚山麓為石臺,冠屋其上,臺前橫藪木芙蓉一行,芙蓉下蠟梅一行間之,梅下又橫藐木芍藥一行。磴道左右,層藪而下,每一花開,余為所掩,如冬時,但見滿山黃雪,寒香被遠近而已,他花時稱之,觀者以為奇。山巔有亭,日讀秋,魁松檜而立,公所稱牛首.獻花巖、三山、二水、蔣山、青龍i石頭、雞籠山、雨花臺,與青溪、秦淮諸水,盤互映帶,儼如畫圖者,亭實有焉。今圮。公博山園圖石刻,兵燹後邑周氏嘉樸雜廢石購得之,園圮,無可歸。數年,桑根先生門下士為先生築薛廬,乃輿以來,庋置永今堂壁。

宛在亭 光緒七年,總督劉公坤一為桑根先生建,或日其址即明肥月亭也。先生改題今名。亭在烏龍潭,中徑以堤,為小橋通波,盋山、蛇山環抱左右,而兩山樓閣或高或下,若屏垣繚之,每夕陽西下,山坳碧霞元君祠隔水送梵聲至,倚闌聽之,身世輒為蕭寥。

薛廬 在盋山。光緒六年,桑根先生門下士為先生築之,以儷西湖薛廬,先生掛冠後,主杭州講席,其人士為築。先生擴之為別墅者也。門對盋山麓,人之,修竹被徑,植雜卉其下,歷一室,有門,題曰“西巖招隱”。人之日永今堂,軒楹靚曠,階梅時花,四座為馨逸,堂後日冬榮春妍之室。室西隅構木方丈,雕髹之,籠以紗,先生石刻小像在焉。東隅有門,人之日雙登瀛堂,冠以樓日仰山堂,之東日吳磚書屋,此先生別構之者。其門榜“全椒薛氏試館”。冬榮春妍室後有石介然立,聳削如危峰,幽草環藪,與庭蕉競綠,倚石海棠一,花時香色俱酣,如赤城霞起。又入曰“寤園”,用茅氏舊名。界竹籬為徑,籬下植蔦蘿,旁行斜上所在延緣,當其既花,如千萬散金星綴碧紗幛,直籬之中編竹門如月,倒栽槐一,亭亭如張,蓋四時之卉翳焉。人月門,木芍藥尤盛,春時數花事謂且屬諸園,木勺藥王之矣。拾級上曰“有叟堂”。用舊名。堂東室一軒其前,日夕好直夕好軒,有甓門,題日山光潭影堂;西室一界,其中前題日抱膝,後日半潭秋水一房山;又西日蟄齋,室小而幽,庋四部書為屏障,榻於其間,葵名香啜苦茗,先生蠲塵夢所也。齋後日美樹軒,堂枕烏龍潭,隔潭蛇山幾焉,琉璃軒窗之,山水佳勝,莫不介柳色蕷香,來晤坐客。外甓雨花石子為堤,納潭水其中,俾朱魚宅焉,日半璧池。橋堤之西偏,榜日作濠濮間想。其陰日杏花灣,有海鶴二,循堤雅步,自饒塵外姿。過橋日芳草間門,美樹軒垣門也。垣外有水如塍隔水,榜日作兩家春,則比鄰所宅東偏,柵堤為門,榜日山光照檻水繞廊。堤植以闌而疏,籠卉木於內。立蛇山麓回望,堤柳緣潭外圍,如巨綠環無端中抱,紅闌雜花間之,如彩虹半偃其身,而宛在之亭嶷立相輝映,狀景者輒日圖畫。此豈圖畫能寫耶!堤艤畫船,一題日薛舫,時一放棹,容與沈潭,邈然與煙波俱遠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