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37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三十七首
第一百三十八首

答龔未齋索信[编辑]

嫫母遇西子而掩袖,拙匠見班氏而藏刀;非嫫母之不欲顯其形,拙匠之不欲奏其技,而故高位置也。絕世之色藝在前,則陋質庸工,不敢自炫。而爲西子與班氏者,不自咎其色之美,藝之巧,足拒人於千里之外;乃反咎人之不呈其形,而奏其技也,則過矣。

足下辭令之妙,冠絕一時,每一披函,陸離滿目;弟卽枯腸搜盡,萬不能源源而來,故寧蹈疏節之愆,不作頻投之簡。足下不自咎,而以弟爲高自位置,不猶西子咎嫫母之不呈其形、班氏咎拙匠之不奏其技耶?

雖然,弟之計亦左矣。夫投李因以報瓊,拋磚乃能引玉;今因有西子班氏,而不敢呈其形,奏其技,則西子之芳澤,不獲時領,班氏之神巧,不能全窺。是嫫母拙匠之自暴也,自棄也,而非高自位置也。足下見此,得毋曰:是故惡夫佞者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