稽古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稽古錄
作者:司馬光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四庫全書

等謹案,稽古錄二十卷,宋司馬光撰。光既撰通鑑,又舉要歷,有目錄有歷年圖,有百官表歷年圖,仍依通鑑。起於三晉終於顯德百官表止著。宋代是書則上溯伏羲,下訖有宋,靡不備載。而爲書不過二十卷,蓋以各書,卷帙繁重又歷年圖刻于他人,或有所增損亂其卷帙。故芟除繁亂,約爲此編,而諸論則仍歷年圖譜之舊。陳振孫書錄解題曰:「越本彚聚諸錄於一卷,譚本則分係於各代之後。此刻次第蓋依譚本,較越本易於循覽。」朱子甚重其書,嚐曰「可備講筵續六經。讀之雖推之未免少過,然觀其諸論於歷代興衰治亂之故,反覆開陳,靡不洞中。得失其言,誠不悖於六經。通鑑文繁猝不易究,是編言簡而意該,洵讀史者之圭臬也。」南渡以後,龔頤正嘗續其書。今永樂大典所載尚有全本,然頤正人品遜光甚遠,持論未允,是非頗乖。于公議,陳振孫不取其書,誠非無見。蓋視光所做不可同日語矣。


乾隆四十三年六月恭校

  • 卷一 伏羲氏一百一十年 神農氏一百四十年 有熊氏一百年 金天氏八十四年 高陽氏七十八年 高辛氏七十年
  • 卷二 陶唐氏一百一年
  • 卷三 有虞氏上合下卷五十年
  • 卷四 有虞氏下 夏后氏上合下卷十七主四百三十二年
  • 卷五 夏后氏下
  • 卷六 殷上合下卷三十主六百二十九年
  • 卷七 殷下
  • 卷八 周上
  • 卷九 周下至共和初十一主自以後年始可譜 共和之初諸侯所自出 魯至慎公濞至武公壽至靖侯宜臼至秦仲至幽公寧至武侯至夷伯喜
  • 卷十 共和元年至十四年 宣王四十六年 幽王十一年 平王五十一年 桓王二十三年 莊王十五年 釐王五年 惠王二十五年 襄王三十三年 頃王六年 匡王六年 定王二十一年 簡王十四年 靈王十二七年
  • 卷十一 景王二十五年 敬王四十三年 元王八年 貞定王二十八年 考王十五年 威烈王二十四年 安王二十六年 烈王七年 顯王四十八年 慎靚王六年 赧王五十九年 秦昭王五年 孝文王一年 莊襄王三年 始皇三十七年 二世三年
  • 卷十二 西漢高祖十二年 惠帝七年 高后八年 文帝二十三年 景帝十六年 武帝四十五年 昭帝十三年 宣帝二十五年 元帝十六年 成帝二十六年 哀帝六年 平帝五年 孺子三年 王莽十四年 淮陽王二年
  • 卷十三 東漢光武帝三十三年 明帝十八年 章帝十三年 和帝十七年 殤帝一年 安帝十九年 順帝十九年 冲帝一年 質帝一年 桓帝二十一年 靈帝二十二年 獻帝三十年 魏文帝七年 明帝十三年 邵陵厲公十四年 高貴鄉公六年 元帝五年 晉武帝二十五年 惠帝十七年 懷帝六年 愍帝四年 東晉元帝六年 明帝三年 成帝十七年 康帝二年 穆帝十七年
  • 卷十四 哀帝四年 海西公五年 簡文帝二年 孝武帝十二四年 安帝二十二年 恭帝一年 宋武帝二年 營陽王一年 文帝三十年 孝武帝十年 明帝八年 蒼梧王四年 順帝二年 齊高帝四年 武帝十一年 明帝五年 東昏侯二年 和帝一年 梁武帝四十八年 簡文帝二年 元帝三年 敬帝二年 陳武帝三年 文帝七年 臨海王二年 宣帝十四年 長城煬公六年 隋文帝十六年 煬帝十二年 恭帝一年 唐高祖九年
  • 卷十五 太宗二十三年 高宗三十四年 則天后二十一年 中宗五年 睿宗二年 玄宗四十四年 肅宗七年 代宗十七年 德宗二十五年 順宗一年 憲宗十五年 穆宗四年 敬宗二年 文宗十四年 武宗六年 宣宗十三年 懿宗十四年 僖宗十五年 昭宗十五年 哀帝二年 梁太祖六年 均王十年 唐莊宗三年 明宗八年 潞王二年 晉高祖七年 齊王四年 漢高祖二年 隱帝二年 周太祖四年 世宗五年
  • 卷十六 歷年圖序
  • 卷十七 本朝 太祖建隆三年 乾德五年 開寶八年 太宗太平興國八年 雍熙四年 端拱二年 淳化五年 至道三年
  • 卷十八 真宗咸平六年 景德四年 大中祥符九年 天禧五年 乾興一年
  • 卷十九 仁宗天聖九年 明衜二年 景祐四年 寶元二年 康定一年
  • 卷二十 仁宗慶歷八年 皇祐五年 至和二年 嘉祐八年 英宗治平四年

進稽古錄表[编辑]

光言:窮以九州四海,一日萬機,將察知民物之性情蓋布在文武之方策,雖歷年多而舉其大要,而用力少而見夫全功。恭以皇帝陛下,富有春秋,敉寧方夏,念終始典,於學於緝。熙單厥心,延登老成,親近觀講。發論語章句,探經藝之同歸。誦寶訓丁寧,憲祖宗之不易有。本如是寶,惟濫觴,惟稽古堯舜之舊章,惟信史春秋之成法。高山可仰,覆轍在前。其興亡在知人,其成敗在立政。或當艱難之運而不能師用賢知,或有惻隱之意而無以照知忠邪。載籍之編患于太漫,鑒觀之主力不暇遑。敢用芟夷,略存體要,由三晉開國訖於顯德之末造。既具之於歷年圖,自六合爲宋接乎?

熙寧之始元,又著之於百官表,乃若威烈丁丑。而上伏羲書契以來對越神人可用龜鏡,悉從論纂,皆有憑依。總而成書名爲稽古錄二十卷。因仍書局繕寫奏篇,茲冒昧以上,陳助聰明之遠覽,光中謝恭,惟太皇太后陛下定九鼎以守天下之重器,秉六龍以御古今之正權。思齊之功,啓佑聖學。過物之濟,燕及宗祧。至於法弊,於涼而改。爲官非其人而變,置御戎之策,上下措國之勢,安危據舊。覽新去彼而取此陶成萬化簡,兩宮七廟乘無疆之休。微臣於不朽之業,幹冒宸扆無任。


司馬光進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