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惠定宇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答惠定宇書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8

惠棟(1697年11月18日-1758年6月27日),字定宇,號松崖。江蘇蘇州府吳縣(今江蘇蘇州市)人,清朝經學家,吳派經學的代表人物。

來書懇懇以窮經為勖,慮僕好文章,捨本而逐末者。然比來見足下窮經太專,正思有所獻替,而教言忽來,則是天使兩人切磋之意,卒有明也。

夫德行本也,文章末也。《六經》者,亦聖人之文章耳,其本不在是也。古之聖人,德在心,功業在世,顧肯為文章以自表著耶?孔子道不行,方雅言《詩》、《書》、《禮》以立教,而其時無《六經》名。後世不得見聖人,然後拾其遺文墜典,強而名之曰「經」。增其數曰六,曰九,要皆後人之為,非聖人意也。是故真偽雜出而醇駁互見也。夫尊聖人,安得不尊《六經》?然尊之者,又非其本意也。震其名而張之,如托足權門者,以為不居至高之地,不足以躪轢他人之門戶。此近日窮經者之病,蒙竊恥之。

古之文人,孰非根柢《六經》者?要在明其大義,而不以瑣屑為功。即如說《關雎》,鄙意以為主孔子哀樂之旨足矣。而說經者必爭為后妃作,宮人作,畢公作,刺康王所作。說「明堂」,鄙意以為主孟子王者之堂足矣。而說經者必爭為即清廟,即靈臺,必九室,必四空,必清陽而玉葉。問其由來,誰是秉《關雎》之筆而執明堂之斤者乎?其他說經,大率類此。最甚者,秦近君說「堯典」二字至三萬餘言;徐遵明誤康成八寸策為八十宗,曲說不已。一哄之市,是非麻起。煩稱博引,自賢自信,而卒之古人終不復生。於彼乎?於此乎?如尋鬼神搏虛而已。僕方怪天生此迂繆之才,後先豷遝,擾擾何休,敢再拾其沈而以吾附益之乎?

聞足下與吳門諸士,厭宋儒空虛,故倡漢學以矯之,意良是也。第不知宋學有弊,漢學更有弊。宋偏於形而上者,故心性之說近玄虛;漢偏於形而下者,故箋注之說多附會。雖捨器不足以明道,《易》不畫,《詩》不歌,無悟入處。而畢竟樂師辨乎聲詩,則北面而弦矣;商祝辨乎喪禮,則後主人而立矣。藝成者貴乎?德成者貴乎?而況其援引妖讖,臆造典故,張其私說,顯悖聖人,箋注中尤難僂指。宋儒廓清之功,安可誣也!

僕齔齒未落,即受諸經。賈、孔注疏,亦俱涉獵。所以不敢如足下之念茲在茲者,以為《六經》之於文章,如山之昆侖、河之星宿也。善遊者必因其胚胎濫觴之所以,周巡夫五嶽之崔巍,江海之交彙,而後足以盡山水之奇。若矜矜然孤居獨處於昆侖、星宿間,而自以為至足,則亦未免為塞外之鄉人而已矣。試問今之世,周、孔復生,其將抱《六經》而自足乎?抑不能不將漢後二千年來之前言往行而多聞多見之乎?夫人各有能不能,而性亦有近有不近。孔子不強顏、閔以文學,而足下乃強僕以說經。倘僕不能知己知彼,而亦為以有易無之請,吾子其能捨所學而相從否?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