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記/3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釵記
←上一齣 第三十八齣 計哨訛傳 下一齣→


【薄倖】〔鮑上〕翠館雲閒。陽臺雨過。正夕陽閃淡。秋光無那。鏡中略約。年華多大。君知麽。夢不斷梧桐金井。雨偏打閒愁獨坐。

〔西江月〕舊日長裙廣袖。如今窄襪弓鞋。朝花冷落暮花開。不唱賣花誰買。時學養娘催繡。閒陪幼婦題詞。春絲盡也絡秋絲。心緖啼痕似此。俺鮑四娘。數日伴小玉姐消遣。聞道朝廷將取李郞囘家。竟無消息。終日翠減香消。俺因自想靑樓時節。伴着五陵年少。今日獨自。好恓惶也呵。

【羅江怨】無奈這秋光老去何。香消翠譌。聽秋蛩度枕沒謄那。數秋螢團扇暗消磨。也怎生個芭蕉夜雨閒吟聒。燈兒和咱麽。影兒和咱麽。好一個恓惶的我。

〔王哨兒上〕去爲撈酒客。來作拗花人。小軍王哨兒便是。主公盧太尉差往長安霍府行事。只是俺老爺招贅李參軍。要暗死那前位夫人。太尉不將心比心。小子待將計就計。前日與李爺寄書。那夫人待我不輕。正要說知。未可造次。打聽得這曲頭有個鮑四娘。走動他家。且向他一問。〔見介〕老娘。有漿水喫一碗與行路人。〔鮑〕客官何來。〔哨〕李參軍帳下。〔鮑驚介〕參軍在那裏。〔哨〕正待朝廷取歸。被當朝盧太尉奏點孟門關外參軍去了。〔鮑〕可就囘來。〔哨〕早哩。敢要就了盧太尉小姐也。〔鮑〕怎麽說。〔哨〕敢招贅在盧家了。〔鮑〕十郞好薄倖也。

【香遍滿】秀才無賴。死去也不着骸。越樣風流賽。眞個難猜。不道將人害。是佳人命薄。慣了些呆打孩。咱橫枝兒聽着。也不分把闌干拍。

你同俺去他家說個端詳。定不慢你。〔哨〕使得。

【前腔】〔鮑〕幾分消息。輕可的洩漏些。帶的個愁來也。怎一個愁字兒了得。今番夜。倩你敎喫敲才。好歹將意兒團弄他。歸來時待扭碎花枝打。

【尾聲】這段情詞眞也假。〔哨〕不假。你爲咱順西風傳與小窗紗。〔合〕只怕斷腸人聽不起這傷情話。

秋風遠信雁鴻低。    春色天邊鶯燕疑。
雪隱鷺鶿飛始見。    柳藏鸚鵡語方知。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紫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