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釵記/5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紫釵記
←上一齣 第五十二齣 劍合釵圓 下一齣→


【怨東風】〔浣上〕去去春難問。翠屛人不穩。添香侍女費精神。悶悶悶。卜筮無憑。仙方少驗。求神未準。自家浣紗便是。奉侍郡主。懨懨一病經年。又逢春盡。多少遊春士女。日永風喧。只俺家守着病多嬌。長似淒風短日。料應不久。扶他出來消遣一囘。〔浣請介旦扶病上〕

【前腔】鬼病懨懨損。落花風片緊。多應無分意中人。恨恨恨。夢淺難飛魂搖欲墜。人扶越困。

浣紗。俺病症多應不好也。扶我起來怎的。〔浣〕幾年春色凋零。今歲名花盛發。郡主。你消遣些兒。〔旦〕浣紗。你看孤禽側畔千鶯曉。病樹前頭萬木春。教咱怎生消遣也。

【山坡羊】冷淸淸遭値這般星運。鬧氳氳攪人的方寸。虛飄飄躭捱了己身。軟咍咍沒個他丰韻。浣紗呵。病的昏。問你個春幾分。睡也睡也睡不穩。過眼花殘。斷頭香盡。傷神。病在心頭一個人。消魂。人似風中一片雲。

【前腔】〔浣〕他瘦厓厓香肌消盡。昧蚩蚩眼波層困。怯設設聲息兒一絲。惡丕丕嘔不出心頭悶。他脫了神。當時畫的人。猛然間想起今難認。一會兒精靈。一會兒昏暈。花神。多則是殘紅送了春。東君。你早辦名香爲反魂。〔旦作昏介鮑上〕

【玩仙燈】淑女病留連。憔悴煞落花庭院。

俺鮑四娘。數日未知小玉姐病體若何。呀。原來又睡在此。老夫人何在。〔老旦上〕若無少女憑花老。爲有嫦娥怕月沈。四娘。看俺孩兒病體若何。〔旦醒介〕俺娘不好了也。四娘幾時到來。

【山桃紅】彩雲輕散。好夢難圓。是前生姻緣欠。又𢬵了今生命塡。魂縹緲風裏殘霞。你把俺火燒埋向星前。暮烟。多管香早寒。玉早塵。除卻寸靈心還活現也。待他淚滴成灰。還和他夢裏言。〔合衆哭介〕忍淚灑落花片。惺惺可憐。等不的薄倖人兒和你做個長別筵。

〔老〕還有甚話也。兒。〔旦〕娘叫俺道個甚來。特爲俺把多才拜上。

【前腔】敎他看俺萱堂一面。半子前緣。叫浣紗。若秋鴻囘來。你夫妻好生看覷奶奶。待拜你呵。〔作跌介〕你當了嫡親眷。替俺看他老年。鮑四娘。早晚也來看覷奶奶。當初是你作媒。以後見那薄倖呵。敎他好生兒看待新人。休爲俺把懽情慘然。倘然。他念舊情過墓邊。把碗涼漿瀽也。便死了呵。也做個蝴蝶單飛向紙錢。

〔合前衆背介老〕李郞不到。怎生區處。〔鮑〕覷他形骸死瘦。眉氣生黃。敢待變症也。〔浣〕則管昏上來哩。〔摩介老〕李郞好薄倖也。〔鮑〕小玉姐好薄命也。〔旦醒介〕咳。娘。你孩兒好些了。李十郞到來哩。〔老〕那討這話來也。兒。〔旦〕咱待起來。娘替咱梳洗哩。〔老〕兒久病之人。心神惑亂。且自安息。〔旦〕娘不信呵。四娘扶咱。

【尾聲】一邊梳洗不妨眠。聽呵那馬蹄聲則俺心坎兒上打盤旋。浣紗。敢踏着門那人來不遠。〔並下豪與生並馬羞不肯行豪家奴數人擁扯生馬上〕

【不是路】〔豪〕路轉橋灣。勝業坊西迤逗間。花如霰。似武陵溪上舉桃丹。暮光闌。你怎生乘興人空返。陡住你花驄去住難。〔生掩面介〕羞殺俺也。含羞眼。舊家門戶誰曾盼。怕人偸喚。〔又〕

【前腔】〔豪〕玉碎香慳。爲你怒冲冠把劍彈。朱門限。幾年山上更安山。秀才。不是請你到俺家去。是請你到你家去。好傷殘。你騎着俺將軍戰馬平心看。抵多少野草閒花滿目斑。〔生〕則怕盧太尉害了人也。〔豪〕怎生這般畏之如虎。〔生〕足下不知。小生當初玉門關外參軍。受了劉節鎭之恩。題詩感遇。有不上望京樓之句。因此盧太尉常以此語相挾。說要奏過當今。罪以怨望。所畏一也。又他分付。但囘顧霍家。先將小玉姐了當。無益有損。所畏二也。白梃手日夜跟隨廝禁。反傷朋友。所畏三也。因此沈吟去就。不然。小生豈是十分薄倖之人。今日相見。怎生嘴臉也。〔豪〕結髮夫妻。賠個小心便了。盧太尉俺自有計處。不索驚心。無危難。把雕鞍勒住胡奴喚。亂敲門瓣。

〔又〕〔奴扣門介〕

【前腔】〔老浣同上〕燕子凋殘。王謝堂中去不還。誰淸盼。聽重門閉了響銅環。〔奴〕舊門闌。多應是昨夜燈花粲。好事臨門你可也不等閒。〔老浣〕人喧亂。多應客赴金錢宴。啓門偸看。

〔又〕〔豪衆作擁生馬進門豪指生問老云〕認得此人否。〔老驚哭介〕薄情郞。何處來也。〔豪〕且下了馬。請小玉姐來對付他。〔老〕小女沈綿日久。轉側須人。不能自起。〔旦作在內介〕娘。你孩兒起的來也。〔鮑扶旦上〕

【哭相思】待飛殘一枕香魂。誰向窗前喚轉。

〔見介豪〕鮑四娘在此。小玉姐可認得這秀才。〔生見哭介〕我的妻。病得這等了。〔旦斜視掩面長嘆介豪〕眞個可憐人也。

【不是路】看他病倚危闌。似欲墜風花幾陣寒。斜凝盼。眼皮兒也應不似舊時單。小玉姐。俺將薄倖郞交付與你。病到這般呵。命多難。李郞。我聞東方朔先生云。惟酒可以消憂。咱已送金錢辦酒。酒呵。能消鬱塊忘憂散。只一味〔指生介〕當歸勾七還。俺去也。〔生〕感足下高義。杯酒爲謝。何去之速也。〔豪〕某非爲酒而來。〔生〕願留姓名。書之不朽。〔豪笑介〕休也。英雄眼。偶然蘸上你紅絲綻。爲誰羈絆。爲誰羈絆。

〔豪舉手介〕請了。〔衆〕花邊馬嚼金環去。報上人囘玉筯看。〔下生〕豪士之言有理。將酒來爲小玉姐把一杯。〔送酒與旦旦作嘆介〕我爲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負心若此。韶顔穉齒。飮恨而終。慈母在堂。不能供養。綺羅絃管。從此永休。徵痛黃泉。皆君所致。李君李君。今當永訣矣。〔作左手握生臂、擲盃于地、長歎數聲、倒地悶絕介,老做扶旦、倒于生懷哭介〕憑十郞喚醒也。

【二郞神】〔生〕年光去。辜負了如花似玉妻。嘆一線功名成甚的。生生的無情似翦有命如絲。妻呵。別的來形模都不似你。〔作扶旦不起介〕怎擡的起這一座望夫山石。〔合〕尋思起。你恁般捨得死別生離。

【前腔】〔旦作醒介〕昏迷。知他何處。醉裏夢裏。纔博的哏郞君一口氣。俺娘呵。怕香魂無着。甚東風把柳絮扶飛。〔生〕是我扶你。〔旦〕扶我則甚。那生不面死時偏背了你。活現的陰司訴你。

〔合前旦〕唱別陽關時節。多少話來。都不提了。

【囀林鶯】〔生〕陽關去後難提起。畫屛無限相思。轉孟門太尉參軍事。動勞你翦燭裁詩。〔旦〕詩可到麽。〔生〕到來。那裏有斷雲重係。都則是風聞不實。〔旦〕是韋夏卿爲媒。崔允明報信。還是風聞。〔合〕等虛脾。只看俺啼紅染遍羅衣。

【前腔】〔旦〕盧家少婦直恁美。敎人守到何時。他得到了一日是一日。我過了一歲無了一歲。要你兩頭迴避。不如死一頭伶俐。

〔生〕死則同穴。〔旦〕誰信你。〔合前旦〕賣釵你可知俺家貧了。看釵子不上。〔生〕說那裏話。

【啄木鸝】釵兒燕不住你頭上棲。那釵脚兒在俺心頭刺。〔旦〕新人插釵可好?〔生〕誰曾送玉鏡妝臺。從那裏照斜插雙飛。〔旦〕釵呵。可知新人惱了。賞那釵頭去了。〔生〕甚麽話。那賣釵人還說的你好哩。說伊家忘舊把釵兒棄。咱堅心不信俏地籠將去。〔旦〕籠去怎麽?〔合生〕翠巍巍許多珍重。記取上頭時。

你病勢定了些。待咱尋個人兒。〔作尋介旦〕尋個甚的。〔生〕鮑三娘賣釵。說你又有了一個後生。〔旦惱介〕好不羞。那裏有鮑三娘。是玉工侯景先哩。甚麽後生。都是你先坐下俺一個罪名兒。

【前腔】你爲男子不敬妻。轉關兒使見識。到底你看成甚的。〔生〕怎又討氣?〔旦〕不如死。他甚的淘閒氣。旣說我忘舊。取釵還我。〔生〕要還不難。〔旦〕是了。還了咱家。討個明白去。他妝奩厭的餘香膩。待抛還別上個新興髻。

你還咱也好。〔合前老〕也罷。此事問秋鴻。〔鴻上〕盧府親事。眞個不曾成。

【啼鶯兒】那太尉呵。籠鶯打翠眞是奇。家主爺呵。背東風不願于飛。〔浣〕爺不願。怎生不囘?〔鴻〕俺爺呵。雖有嫌雲妬雨心期。他可有立海飛山權勢。正怕觸了那些。倂累咱府。要圖美滿春光保全。因此上受羈棲。把風波權避。〔合〕聽因依。玉花釵燕。他長在袖中攜。

〔鮑〕參軍爺。也不念咱舊媒人了。〔鴻〕你家做媒又做牙。賣釵人便是你家姐姐。〔鮑〕俺家有許多姐姐。〔鴻〕都是太尉倒鬼。

【前腔】〔老〕他大風要吹倒桐樹枝。喜到頭依舊連理。〔鮑〕想起黃衫豪客也。女伴們袖手傍觀。英雄拔刀相濟。郡主呵。顯靈心黃衫夢奇。果應口同諧臥起。

〔合前〔旦〕也罷。釵可帶來。〔生做袖中出釵介,旦〕眞個在你袖中也。〔拈釵喜介〕

【玉鶯兒】玉釵紅膩。尙依然紅絲繫持。磊心情幾粟明珠。點顏色片茸香翠。側鬟兒似飛。懶妝時似頽。病懨懨怎插向菱花對。〔合〕事眞奇。相看領取。還似墜釵時。

〔老〕浣紗。取鏡奩脂粉。從新插戴。〔生作扶旦笑介〕看你羸質嬌姿。如不勝致。更覺可人也。〔旦作插釵顫介〕〔浣溪沙〕〔生〕正是淺畫香膏拂紫綿。〔老〕牡丹花瘦翠雲偏。〔鮑〕手扶釵顫並郞肩。〔旦〕李郞。俺病起心情終是怯。困來模樣不禁憐。〔合〕今生重似再生緣。

【前腔】〔生〕燕釵重會。與舊人從新有輝。影差池未漬香泥。翅毰毸尙縈纖蕊。壓雲梳半犀。嫋風鬟半絲。恨呢喃訴不出從頭事。

〔合前老〕俺一家兒感的是豪客。〔旦〕似那年元夜會他來。

【尾聲】李郞。夢還眞敢是那黃衫子。病玉腰肢你着意偎。十郞。不要又去也。再替俺燒一炷誓盟香寫向烏絲闌湊尾。

薄命迴生得俊雄。    感恩積恨兩無窮。
今宵剩把銀缸照。    猶恐相逢是夢中。
Arrow l.svg上一齣 下一齣Arrow r.svg
紫釵記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