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己權界論/穆勒自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譯凡例 群己權界論
穆勒原自序
首篇 引論 

以伉儷而兼師友,於眞理要道,有高識遐情,足以激發吾之志氣,其契合印可爲吾勞莫大之報詶。其於是篇也,吾實爲所感而後作,是中最精之義,吾與彼共之。吾乃今以是長供養此寶愛悲傷之舊影而已。蓋是之爲書,猶吾平生他所纂述者,曰吾作可也,曰吾妻之作亦可也。曩凡成書,爲吾妻所覆審者,其受益恆不可計量;今茲吾妻不及見其成,故獲此益甚寡。此中要義,凡欲得其揚榷者,今此已無,則此書之不幸也。嗚呼!洪思尊感,永閟幽宅,使不佞能裒其半以傳諸人間.將較自爲紬寫,其無所棖觸扶翊於斯人不可跂及之神智者,其爲有朇人羣,乃眞不可量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