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溯原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聖經溯原
作者:李春蕃
1934年

分兩次刊於《聖經公會報》一九三四年第七期及翌年第九期。

聖經溯原[编辑]

李春蕃牧師,爲我國前輩著名之老牧師;當官話和合譯本聖經委辦會成立之初,李牧師卽爲委辦人之一經驗學識,兩臻豐富;近則休養林泉本報承其惠此佳文,爰特披露,以公同好。

讀提後三14─17(小引)矢人與函人之喻(孟子)讀書亦然。

  (序)教中和教外人,都有研究此書之益,如中國四子書,非僞書可託。

  西歷一百廿年內,在耶路撒冷羅馬以弗所等教會櫃內,查出四種聖經。(一)希伯來字舊約幾卷。(二)希利尼字舊約幾卷。希利尼字舊約書,亦名七十繙。前人傳說,阿勒咎地阿城王,欲繙猶太人聖書,以七十人共事故名七十繙,但此書非一時告成。係主前二百八十年起‧(三)新舊約中間,又有一種私書,其中間或出自宿儒手筆‧(四)馬太馬可路加約翰四福音,以及保羅彼得約翰書與啓示錄,或原本,抄本,必有幾卷藏在數教會櫃內,由是觀之,今之聖經,其由來終在一千八百年前。

  蓋聖經爲教會要書,如無此書必思傳鈔,鈔錄是書,費心費錢終亦難免錯誤。雖哀倫伊司教督由聖經原本精意傳抄仍難免錯。

  有博學能文者出,察字句之蒙混,識意義之顛倒,咸思更正。

  然聖書亦分三種(一曰)原稿,從古教會櫃內,原本之原文錄鈔,係用羊皮爲之,色黃而漬多,字下筆悉成方形,無論次。(二曰)譯稿,其字其句,悉與古教會之原本異,卽譯稿與譯稿之字句亦異,蓋使徒後一百年聖教流傳他國,聖經各譯爲方言,覽譯稿,卽不啻覽使徒後一百年間書,惜從原本所譯之稿已散失‧(三曰)引證,句與原稿相似,亦非卽是聖經,蓋爲一百年至四百年間,古教會父老所著。

  西歷四百餘年間,有父老名結囉默因其書大半腐壞,不得已急命二人轉錄易以羊皮,深恐是書失傳也。

  何謂原稿,蓋從本文鈔出亦弗改其音義,此稿之中,有希利尼原稿數最多計有一千五百餘卷,察形式,大有分別,或新或舊,間不一致,但欲分別新舊,亦非易事,今有一法,是別字體以分新舊者,蓋最古原稿,其字悉皆眞書大書,攷西字常以第一字眞書大書,其餘皆係小書,雖或有大書眞書,亦必字字分列,斷不聯貫,乃是書又蟬聯而下,並不分列,亦名大書稿,無有謬誤,最可寶貴。

  其新者率用一筆書,如中國之大草字一律,故名新原稿爲草書稿。

  總不如破殘之大書稿,尤爲珍貴,大書原稿內,復有最要三種書,曰法地干原稿。西乃原稿‧阿勒咎地阿原稿。

  其書形式,古舊異常,亦無花紋,而聖教會視此三種書爲最寶貴,因是書在世最古,更無過于此者。前一千八百七十年,英人校正聖書,亦賴此三種原稿,以闢謬誤。

  三種原稿,亦分三大支,而三種原稿,三教會各藏其一,迄今阿勒咎地阿原稿,在倫敦之博物院。法地干原稿,在羅馬城內西乃原稿在俄國京城,想此三種原稿,必在西歷三百年至四百五十年間可無疑,今閱是原稿,皆以爲無異閱使徒時之聖經,若在三百年內之書,已緣逼迫教會,竟毀滅殆盡,故三百年外之原稿爲最古,然其中亦各有來歷可稽。

  據云最古者有法地干原稿,今在羅馬城中法地干藏書樓,已有四五百年之久,羅馬教人,保護此書,不遺餘力,遊是樓者,不能任意翻閱。其時有博士名禿革士利,性好古,聞是書竊喜,遂往觀焉。至則搜檢其身,有無攜帶紙筆,且有二巡役監之,及得睹,又必談論他事以擾其心。倘一經注意,則奪是書去其意恐閱之者誌之也。

  其書原筆最勻淨精細,且復圓熟,惜千年前,有人視此書之寶貴,慮字跡之就湮,因而用筆重述,冀垂久遠,而其猶剩寥落幾字,意蓋以爲誤也,故不述,詎知所剩幾字原筆,墨色至今如新,斯人所爲徒使後人不得窺其全豹。

  書每面分作三格,所書之字,亦無隙處,因羊皮愈細愈貴,其不欲使之廢也。不寧惟是,其間有行末處,其句未全,尚餘一二字,二三不等,則必不忍另列一行,而以字形縮小書之,更有省筆簡便書法,如蟲寫作虫,蠶寫作蚕之類,皆省筆也‧其上必用一畫以表之,使閱者易于醒目,此爲法地干原稿之大略也。

  西乃原稿,其書形式,亦與法地干原稿相似茲不具論。但得此原稿,固在西歷一千八百六十餘年,去今不過數十年耳。其稱曰西乃者,實亦此稿之得,在西乃山下遯世堂,因以西乃名其書。

  德國博士鉄顯道,生平絕好古書,百計搜求,不憚勞瘁‧一日至東方,遍遊藏書所在之處,翻閱古典舊籍,惟日孳孳偶然至西乃山下遯世堂,適西歷一千八百四十四年五月,至則見堂之中,有筐一盛舊羊皮,卽詢堂董曰,此物奚爲,董曰,是舊羊皮,嘗用以代薪者,前共有三筐,已焚其二,就視之,略閱一過,知是七十繙聖經,從無有古于是者,因向堂董乞之,堂董亦以是代薪者,何貴焉,乃檢四十張予之,後見鈇顯道喜形于面,似有不勝寶貴者然,亦相戒不作薪而珍藏之。

  其後王聞之,願以重價購之,命衆博士遍求而不得。

  又越十餘年西歷一千八百五十九年,王知之,謂是稿固西臘教要書,因出旨助鈇顯道訪求是稿,諭遯世堂無論何處藏書,慨准鈇顯道翻閱,偏處搜尋,渺不可得,興盡將歸,與彼堂司櫃閒玩園中,鈇顯道長吁短歎,說古書之不易得,而司櫃者唯唯遂邀駕過敝廬少敍。供以茶點,因追論七十繙之散失。司櫃聞言欣然曰,七十繙僕已見之,僕亦有是書,藏之久矣。急請觀,司櫃遂將是書捧下,外裹紆布,解其裹,取視之,則前乞四十張所餘之奇零盡在。是時私心竊喜,又恐爲司櫃者窺破,轉生吝惜乃故作落莫,視若不甚珍奇者然,曰是書可假我一覽否?司櫃者允其請,移書至寓,檢閱之,見新約書尚屬全壁而舊約書爲五十年前所見,亦有十五年前所未見,惜非全壁矣。後以王命畀是稿去,悉藏于之京城爲西臘教寶書,夫西歷三百年外原稿越一千五百餘年始得宜其深喜而寶貴者也,此爲西乃原稿之略也。

  阿勒咎地阿原稿,其書雖較新于法地干西乃二書,然在英則以是書爲最寶貴,而所係實非淺鮮,西歷一千六百廿八年,由康司丹邸娜布城教父名路卡耳獻于法勒司第一惜其所獻,過遲十七年而于欽定聖經時未得是書對證,但于一千八百七十年所繙聖書得此之益不少。

  搜求其最初原稿,要不過十餘種書已耳。若中國四書五經,亦爲最古之書,而其原稿更渺不可得,乃聖經一書,大字原稿,則有百餘種之多,艸書原稿,竟有一千五百餘種,是書有如此確鑿證據,豈得與後世僞造之書,等量而齊觀乎。  (未完)

聖經溯原(續第七期完)[编辑]

  西歷一千八百七十年,重繙新舊約書,第新約書,改正之處,實屬不少,並新約書舊原稿亦有改正,若舊約書,則並未一字改易。

  上文說聚集各處舊稿,共有三種,一原稿,二譯稿,一引說,但古原稿已說明如上,則古譯稿,亦不能不一言之,譯稿者何,最古之原稿,流傳各國,譯爲各國方言,而後謂之譯稿。

  結囉默何以譯此羅典語稿蓋四世將終卽西歷三百餘年間,西方教之臘丁字譯稿,其間錯訛甚多,又恐以訛傳訛,則年久必至失實,由此羅馬人思更正之,而以未得其人爲憂,當時有最淵博一人,曰結囉默,性好古籍,在伯利恆歷有年所,旅舍研究希伯來字聖經原稿,與追求主耶穌聖蹟,適還至羅馬城,正不啻突如其來,羅馬人亦知結囉默爲博士,相聚而言曰:改正臘丁譯稿,非斯人不克勝任。於是羅馬教督名大馬色,遂邀結囉默更正臘丁譯稿,西歷三百八十五年,更正新約書成。

  結囉默與使徒相去未遠,其間二三百年耳。則是書豈不與使徒已相接連乎。故歐洲西後一千餘年,所譯聖經,皆取證於結囉默羅典語譯稿。

  西歷一千五百四十五年,羅馬教人于禿𠹹德地方大議會,謂希伯來原稿,久在不信從主之猶太人手中,與希利尼原稿,久在奉異教之希利尼人中,私意妄參,在所必有,其書皆難深信,詎能及羅典語譯稿之一千餘年在我教中者乎;遂于大議會中議定,凡有聖經,嗣後必以結囉默所譯之羅典語譯稿爲準繩。

  原稿譯稿旣已詳細敍明,今試敍引說如下,古教會作書辯論輒多援引聖書,如是者亦其多,然若假以考證聖經源流,比較異同,亦實大有裨益。

  一爲拔那拔司所寫書信,其人與保羅同時,今觀彼書中,所引聖經較多。

  一爲克雷門德羅馬城最早教督,古人說此人卽是保羅于腓立比四章三節(所譯之革利免)卽是此人,克雷門德之書,其爲最古,已可槪見,書中所引加六36 37 38又七1 2又太七2。

  一爲赫耳馬司所著書名羊牧,此人卽保羅之羅馬書十六14所指之黑馬卽是此人,書中所引太十32又可十11。

  一爲泡利卡伯是使徒約翰門徒,其所寫書,雖篇幅較短,而其中援引聖經,有四十處,明係出之聖經,令人一見卽知,此書信亦大有益于用。

  一爲吉司汀伊于西歷一百五十年,曾著書二本,所引聖經無數,引太五42 45又六19 25 35又十六26又加十19以上所敍引說之書,皆屬第一第二世人,其後三世以下引說益多,甯不之取,而惟錄是者,亦有取于最古云爾。

  時教皇有二常相齟齬,戰爭殺伐無寧歲民之心亦多猜疑藹勒斐革思將聖經開導之,因譯臘丁文爲土白,俾人人可以省視,知道眞僞又以視耶穌之至善模範,所以竭力繙譯也,當時教督教師等聚集在倫敦城內,經三日始定其罪,將藹勒斐革逐出教外。

  藹勒斐革被逐後隱居于勒德屋小教堂內爲牧師之職,卽將平素搜藏之臘丁文譯稿,圍繞一身,中處之以譯英文,竟將新舊約二書,盡譯爲英文,是臘丁文繙英文之始事也。然惡之人,上而國君教皇,下而教督教師,思設法縛之,以置之刑,孰之彼之設謀將就,上帝竟先召之也。時西歷一千三百八十四年也。

  越四十年竟將藹勒斐革之屍挖出投火化灰投水飛河,通色佛耳恩江,由江通海。後人謂藹勒斐革之骨,由河入江,由江入海。正無異他所譯之聖經,由一處至徧處,由一國至萬國也。

  一四八三之次年生路特而藹勒斐革後一百年,又有一譯稿曰汀大勒譯稿,但此一百年中,更有一可紀之事,自後二十年,有日耳曼童子,名約翰鵝肉,一日清晨起,戲以樹皮刻己名,而置於板上,其下適有紫色之顏料罐一,偶然將所刻之樹皮墜於罐,鵝肉急撈起,因被燙,猝放所晒之白皮紙上,而顏料卽隨其所刻之形以印於紙上。鵝肉視之,謂是一良好,若得其法,則其用必大,後朝夕考求良法越三十年,印書之器乃成。鵝肉更名古炭布

  其開印第一部書卽臘丁文聖經是也。如藹勒斐革所繙之英文聖經,鈔錄一册,須十閱月,始能蕆事,若以印書機印之,則一點鐘可成一百二十册,其價目之貴賤,相去亦不啻千倍,前聖經一册,售洋四百元,今僅售數十錢耳。

  其時又有一關係聖經之事,卽興起希利尼文字,新約書原稿,其字固皆希利尼文,特當時所繙聖經悉從羅典語譯出,而希利尼字原稿轉無人考究,歐洲之西,皆不識希利尼意義,乃忽於此時,興起新學,徧歐洲所有之大書院,咸研究希利尼文,所以當時有謂希利尼文字,不啻久埋塵土,今忽手捧新約書,從古墓中而出,此實念不到此者也。然則旣識希利尼文,將前所有無數之新約書原稿,皆可用以繙譯矣。

  厄啦司牧爲歐洲之內,學希利尼者第一人,汀大勒悅,遂往從焉。由是汀大勒益將希利尼文聖經,繙爲英文聖經,慮教督懷恨而遭陷害,在一千五百二十四年,遷哈牧布城,繙譯聖經事嘗少輟,次年又遷可龍後教師得悉,稟官收其稿,遂捲其新約書稿,急逃至復默司,未幾將所譯之稿,印訂成册,流入於英。搜檢雖嚴,卒之流入于英者,正復不少,後有敗露者,搜出數千册,悉燒之,聞之,亦不稍惜,我有機可印何慮乎。不惟聖書然也,卽我之身,彼亦欲得而焚之也。

  搜檢雖力,流入仍多,英之民以其價賤于藹勒斐革所抄之書,咸售之,在英幾乎無地不有,無人不看,倫敦教督以此際之不可阻,不能禁,不得已復思一計,乃與商人怕根吞商酌,意欲命怕根吞至彼出書之區,罄其所有以售之,以此正本清源之策也。怕根吞佯喜曰,此計誠善,教督以可靠之人,遂授多資以行其計,實與交厚,得資以往,勸從之,得資以校正遺誤,以成善本,不似前之潦草矣。

  後校正極清,來英者多前三倍,教督疑慮莫釋,命返,曰,如售其版,根株遂絕。

  時有獄官莫耳者,以堪司炭同黨,嚴審之,始知教督受其愚。

  其後教督變更計畫,宣言汀大勒所譯之書其中錯誤,我已尋出二千多處,說竟投之於火。

  後聞其言,作書詰之,教督說,其中錯誤實有六字,若缺少點畫,則指不勝屈。

  厥後汀大勒之友拉鉄默爲之辯護,一西歷一千五百二十九年在坎河橋講論時,直說聖經不可繙,在百姓亦不可不看,然後百姓多傾向拉鉄默了。

  至後百姓喜悅是書之心益露,謂吾儕小民,有何深識,彼教督乃不欲以淺近者牖我民乎。由是前猶私閱,後遂公然而看是書矣。國君與教督等皆無法禁止,所惜若是情景,而汀大勒未能見,蓋早三年已被誘至非服屯炮台之下囚之。

  西歷一五三六年十月六日教督命建椿於野,縊殺之以滅其屍。

  更正教諸賢惟汀大勒首屈一指,汀大勒聖經,固爲原文譯英文第一部書也,之英文最精,句亦雅秀,雖至今已有多次刪改,而之氣味,固然猶在也。

  汀大勒被縊時,仰天嘆曰,但願主開英皇目,言已遂氣絕而死。

  西歷一五三九年,第一欽定英文聖經卽是汀大勒原本。乃汀大勒身死僅三年而其書已蒙英皇欽定,總教督讚美,徧行于禮拜堂,是在汀大勒,其願亦已慰矣。

  越二十年伊烈撒孛入承大統,大反前皇美利之政,後自以利沙伯爲英皇美利虐政,改革無遺,英之民咸得高枕而臥,而逃避在外者,至是亦無一不歸,越三月,又有新譯英文聖書獻于皇,名曰吉泥伐譯書,其書較大聖書尤精,百姓喜悅是書,亦愈于大聖書,係美耳伊時避害于吉泥伐諸人精心考校而成,然其原本,仍屬汀大勒譯書,書之旁多有註解,愚意義艱深處,悉註之。

  吉泥伐聖書,其中獨質,有數事焉。前書槪用黑字,是始用羅馬細字,一異也。前書僅有分章,是書始分節,二異也。新舊約之中,前又有隱書,亦嘗兼用並繙,是書始黜隱書而不用,三異也。保羅達希伯來人書,前所譯悉皆如此,是書始將保羅二宇摘去,四異也。以原文譯英文其承接處必有虛字以圓其說,而此參加之虛字,皆用斜文,五異也。距汀大勒死後五十年,斯時汀大勒若在應不勝愉快矣。

  英皇結默司督辦重譯聖經選擇飽學宿儒五十四人,當以教督書爲底稿,有疑義,可求教于博士,遇有意見不合之處,可于大衆會議時定之。

  西歷一八七〇年二月十日在英立根教南北議會派定一託辦會,在西民司德禮拜堂聚集無數博士改正新約,英立根教會,大有名譽之人悉在厄利考教督爲首領更有他會中,著名教士,相與助理,又在美國亦有人商量改正聖書兩處地方,其改正聖經之著名教士,約有百人,改正之法,各人團坐,用紙一方,中寫聖書幾章幾節,上半頁可註原稿錯誤,應若何改正,下半頁可註英文錯誤,應若何改正,每人在家,先行研究,後攜至公議處互商,至則先禱告畢,讀昨日記錄厥後將未改之原文,讀與大衆聽,以定是非及改正,則首領又讀改正之英文,與大衆聽之。

  如是之竭盡心力,以相校正,而猶以爲未足,又每篇從改正後,寄至美國,重煩磨勘,聞經美國博士,評論未妥,再行改正,必往返二三次而已,如是者,經十年而新約成,所有同事校正之博士,已數人謝世。

  于一八八〇年十一月十一日,乃集尚存之諸博士于聖馬汀禮拜堂,行感謝禮,謝上帝助我等成功,求上帝赦免我等之愆尤,願凡有所作,皆歸榮上帝。

  西歷一八九〇年,各處傳道先生,畢集滬濱,咸說今所出新聖書亦應譯爲華文,以公同好。

  西歷一千九百年吾華拳匪迫教譯士星散。一九〇四年,復又召譯士於煙台東山,越六年新舊約譯成,卽吾儕現在所用之官話和合譯本。

我禁止我脚走一切的邪路,爲要遵守你的話。
  詩篇一百十九篇百零一節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