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溯原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圣经溯原
作者:李春蕃
1934年

分两次刊于《圣经公会报》一九三四年第七期及翌年第九期。

圣经溯原[编辑]

李春蕃牧师,为我国前辈著名之老牧师;当官话和合译本圣经委办会成立之初,李牧师即为委办人之一经验学识,两臻丰富;近则休养林泉本报承其惠此佳文,爰特披露,以公同好。

读提后三14─17(小引)矢人与函人之喻(孟子)读书亦然。

  (序)教中和教外人,都有研究此书之益,如中国四子书,非伪书可托。

  西历一百廿年内,在耶路撒冷罗马以弗所等教会柜内,查出四种圣经。(一)希伯来字旧约几卷。(二)希利尼字旧约几卷。希利尼字旧约书,亦名七十翻。前人传说,阿勒咎地阿城王,欲翻犹太人圣书,以七十人共事故名七十翻,但此书非一时告成。系主前二百八十年起‧(三)新旧约中间,又有一种私书,其中间或出自宿儒手笔‧(四)马太马可路加约翰四福音,以及保罗彼得约翰书与启示录,或原本,抄本,必有几卷藏在数教会柜内,由是观之,今之圣经,其由来终在一千八百年前。

  盖圣经为教会要书,如无此书必思传钞,钞录是书,费心费钱终亦难免错误。虽哀伦伊司教督由圣经原本精意传抄仍难免错。

  有博学能文者出,察字句之蒙混,识意义之颠倒,咸思更正。

  然圣书亦分三种(一曰)原稿,从古教会柜内,原本之原文录钞,系用羊皮为之,色黄而渍多,字下笔悉成方形,无论次。(二曰)译稿,其字其句,悉与古教会之原本异,即译稿与译稿之字句亦异,盖使徒后一百年圣教流传他国,圣经各译为方言,览译稿,即不啻览使徒后一百年间书,惜从原本所译之稿已散失‧(三曰)引证,句与原稿相似,亦非即是圣经,盖为一百年至四百年间,古教会父老所著。

  西历四百馀年间,有父老名结啰默因其书大半腐坏,不得已急命二人转录易以羊皮,深恐是书失传也。

  何谓原稿,盖从本文钞出亦弗改其音义,此稿之中,有希利尼原稿数最多计有一千五百馀卷,察形式,大有分别,或新或旧,间不一致,但欲分别新旧,亦非易事,今有一法,是别字体以分新旧者,盖最古原稿,其字悉皆真书大书,考西字常以第一字真书大书,其馀皆系小书,虽或有大书真书,亦必字字分列,断不联贯,乃是书又蝉联而下,并不分列,亦名大书稿,无有谬误,最可宝贵。

  其新者率用一笔书,如中国之大草字一律,故名新原稿为草书稿。

  总不如破残之大书稿,尤为珍贵,大书原稿内,复有最要三种书,曰法地干原稿。西乃原稿‧阿勒咎地阿原稿。

  其书形式,古旧异常,亦无花纹,而圣教会视此三种书为最宝贵,因是书在世最古,更无过于此者。前一千八百七十年,英人校正圣书,亦赖此三种原稿,以辟谬误。

  三种原稿,亦分三大支,而三种原稿,三教会各藏其一,迄今阿勒咎地阿原稿,在伦敦之博物院。法地干原稿,在罗马城内西乃原稿在俄国京城,想此三种原稿,必在西历三百年至四百五十年间可无疑,今阅是原稿,皆以为无异阅使徒时之圣经,若在三百年内之书,已缘逼迫教会,竟毁灭殆尽,故三百年外之原稿为最古,然其中亦各有来历可稽。

  据云最古者有法地干原稿,今在罗马城中法地干藏书楼,已有四五百年之久,罗马教人,保护此书,不遗馀力,游是楼者,不能任意翻阅。其时有博士名秃革士利,性好古,闻是书窃喜,遂往观焉。至则搜检其身,有无携带纸笔,且有二巡役监之,及得睹,又必谈论他事以扰其心。倘一经注意,则夺是书去其意恐阅之者志之也。

  其书原笔最匀净精细,且复圆熟,惜千年前,有人视此书之宝贵,虑字迹之就湮,因而用笔重述,冀垂久远,而其犹剩寥落几字,意盖以为误也,故不述,讵知所剩几字原笔,墨色至今如新,斯人所为徒使后人不得窥其全豹。

  书每面分作三格,所书之字,亦无隙处,因羊皮愈细愈贵,其不欲使之废也。不宁惟是,其间有行末处,其句未全,尚馀一二字,二三不等,则必不忍另列一行,而以字形缩小书之,更有省笔简便书法,如虫写作虫,蚕写作蚕之类,皆省笔也‧其上必用一画以表之,使阅者易于醒目,此为法地干原稿之大略也。

  西乃原稿,其书形式,亦与法地干原稿相似兹不具论。但得此原稿,固在西历一千八百六十馀年,去今不过数十年耳。其称曰西乃者,实亦此稿之得,在西乃山下遁世堂,因以西乃名其书。

  德国博士铁显道,生平绝好古书,百计搜求,不惮劳瘁‧一日至东方,遍游藏书所在之处,翻阅古典旧籍,惟日孳孳偶然至西乃山下遁世堂,适西历一千八百四十四年五月,至则见堂之中,有筐一盛旧羊皮,即询堂董曰,此物奚为,董曰,是旧羊皮,尝用以代薪者,前共有三筐,已焚其二,就视之,略阅一过,知是七十翻圣经,从无有古于是者,因向堂董乞之,堂董亦以是代薪者,何贵焉,乃检四十张予之,后见𫓧显道喜形于面,似有不胜宝贵者然,亦相戒不作薪而珍藏之。

  其后王闻之,愿以重价购之,命众博士遍求而不得。

  又越十馀年西历一千八百五十九年,王知之,谓是稿固西腊教要书,因出旨助𫓧显道访求是稿,谕遁世堂无论何处藏书,慨准𫓧显道翻阅,偏处搜寻,渺不可得,兴尽将归,与彼堂司柜闲玩园中,𫓧显道长吁短叹,说古书之不易得,而司柜者唯唯遂邀驾过敝庐少叙。供以茶点,𫓧因追论七十翻之散失。司柜闻言欣然曰,七十翻仆已见之,仆亦有是书,藏之久矣。急请观,司柜遂将是书捧下,外裹纡布,解其裹,取视之,则前乞四十张所馀之奇零尽在。是时私心窃喜,又恐为司柜者窥破,转生吝惜乃故作落莫,视若不甚珍奇者然,曰是书可假我一览否?司柜者允其请,移书至寓,检阅之,见新约书尚属全壁而旧约书为五十年前所见,亦有十五年前所未见,惜非全壁矣。后以王命畀是稿去,悉藏于之京城为西腊教宝书,夫西历三百年外原稿越一千五百馀年始得宜其深喜而宝贵者也,此为西乃原稿之略也。

  阿勒咎地阿原稿,其书虽较新于法地干西乃二书,然在英则以是书为最宝贵,而所系实非浅鲜,西历一千六百廿八年,由康司丹邸娜布城教父名路卡耳献于法勒司第一惜其所献,过迟十七年而于钦定圣经时未得是书对证,但于一千八百七十年所翻圣书得此之益不少。

  搜求其最初原稿,要不过十馀种书已耳。若中国四书五经,亦为最古之书,而其原稿更渺不可得,乃圣经一书,大字原稿,则有百馀种之多,艸书原稿,竟有一千五百馀种,是书有如此确凿证据,岂得与后世伪造之书,等量而齐观乎。  (未完)

圣经溯原(续第七期完)[编辑]

  西历一千八百七十年,重翻新旧约书,第新约书,改正之处,实属不少,并新约书旧原稿亦有改正,若旧约书,则并未一字改易。

  上文说聚集各处旧稿,共有三种,一原稿,二译稿,一引说,但古原稿已说明如上,则古译稿,亦不能不一言之,译稿者何,最古之原稿,流传各国,译为各国方言,而后谓之译稿。

  结啰默何以译此罗典语稿盖四世将终即西历三百馀年间,西方教之腊丁字译稿,其间错讹甚多,又恐以讹传讹,则年久必至失实,由此罗马人思更正之,而以未得其人为忧,当时有最渊博一人,曰结啰默,性好古籍,在伯利恒历有年所,旅舍研究希伯来字圣经原稿,与追求主耶稣圣迹,适还至罗马城,正不啻突如其来,罗马人亦知结啰默为博士,相聚而言曰:改正腊丁译稿,非斯人不克胜任。于是罗马教督名大马色,遂邀结啰默更正腊丁译稿,西历三百八十五年,更正新约书成。

  结啰默与使徒相去未远,其间二三百年耳。则是书岂不与使徒已相接连乎。故欧洲西后一千馀年,所译圣经,皆取证于结啰默罗典语译稿。

  西历一千五百四十五年,罗马教人于秃𠹹德地方大议会,谓希伯来原稿,久在不信从主之犹太人手中,与希利尼原稿,久在奉异教之希利尼人中,私意妄参,在所必有,其书皆难深信,讵能及罗典语译稿之一千馀年在我教中者乎;遂于大议会中议定,凡有圣经,嗣后必以结啰默所译之罗典语译稿为准绳。

  原稿译稿既已详细叙明,今试叙引说如下,古教会作书辩论辄多援引圣书,如是者亦其多,然若假以考证圣经源流,比较异同,亦实大有裨益。

  一为拔那拔司所写书信,其人与保罗同时,今观彼书中,所引圣经较多。

  一为克雷门德罗马城最早教督,古人说此人即是保罗于腓立比四章三节(所译之革利免)即是此人,克雷门德之书,其为最古,已可概见,书中所引加六36 37 38又七1 2又太七2。

  一为赫耳马司所著书名羊牧,此人即保罗之罗马书十六14所指之黑马即是此人,书中所引太十32又可十11。

  一为泡利卡伯是使徒约翰门徒,其所写书,虽篇幅较短,而其中援引圣经,有四十处,明系出之圣经,令人一见即知,此书信亦大有益于用。

  一为吉司汀伊于西历一百五十年,曾著书二本,所引圣经无数,引太五42 45又六19 25 35又十六26又加十19以上所叙引说之书,皆属第一第二世人,其后三世以下引说益多,甯不之取,而惟录是者,亦有取于最古云尔。

  时教皇有二常相龃龉,战争杀伐无宁岁民之心亦多猜疑蔼勒斐革思将圣经开导之,因译腊丁文为土白,俾人人可以省视,知道真伪又以视耶稣之至善模范,所以竭力翻译也,当时教督教师等聚集在伦敦城内,经三日始定其罪,将蔼勒斐革逐出教外。

  蔼勒斐革被逐后隐居于勒德屋小教堂内为牧师之职,即将平素搜藏之腊丁文译稿,围绕一身,中处之以译英文,竟将新旧约二书,尽译为英文,是腊丁文翻英文之始事也。然恶之人,上而国君教皇,下而教督教师,思设法缚之,以置之刑,孰之彼之设谋将就,上帝竟先召之也。时西历一千三百八十四年也。

  越四十年竟将蔼勒斐革之尸挖出投火化灰投水飞河,通色佛耳恩江,由江通海。后人谓蔼勒斐革之骨,由河入江,由江入海。正无异他所译之圣经,由一处至遍处,由一国至万国也。

  一四八三之次年生路特而蔼勒斐革后一百年,又有一译稿曰汀大勒译稿,但此一百年中,更有一可纪之事,自后二十年,有日耳曼童子,名约翰鹅肉,一日清晨起,戏以树皮刻己名,而置于板上,其下适有紫色之颜料罐一,偶然将所刻之树皮坠于罐,鹅肉急捞起,因被烫,猝放所晒之白皮纸上,而颜料即随其所刻之形以印于纸上。鹅肉视之,谓是一良好,若得其法,则其用必大,后朝夕考求良法越三十年,印书之器乃成。鹅肉更名古炭布

  其开印第一部书即腊丁文圣经是也。如蔼勒斐革所翻之英文圣经,钞录一册,须十阅月,始能蒇事,若以印书机印之,则一点钟可成一百二十册,其价目之贵贱,相去亦不啻千倍,前圣经一册,售洋四百元,今仅售数十钱耳。

  其时又有一关系圣经之事,即兴起希利尼文字,新约书原稿,其字固皆希利尼文,特当时所翻圣经悉从罗典语译出,而希利尼字原稿转无人考究,欧洲之西,皆不识希利尼意义,乃忽于此时,兴起新学,遍欧洲所有之大书院,咸研究希利尼文,所以当时有谓希利尼文字,不啻久埋尘土,今忽手捧新约书,从古墓中而出,此实念不到此者也。然则既识希利尼文,将前所有无数之新约书原稿,皆可用以翻译矣。

  厄啦司牧为欧洲之内,学希利尼者第一人,汀大勒悦,遂往从焉。由是汀大勒益将希利尼文圣经,翻为英文圣经,虑教督怀恨而遭陷害,在一千五百二十四年,迁哈牧布城,翻译圣经事尝少辍,次年又迁可龙后教师得悉,禀官收其稿,遂卷其新约书稿,急逃至复默司,未几将所译之稿,印订成册,流入于英。搜检虽严,卒之流入于英者,正复不少,后有败露者,搜出数千册,悉烧之,闻之,亦不稍惜,我有机可印何虑乎。不惟圣书然也,即我之身,彼亦欲得而焚之也。

  搜检虽力,流入仍多,英之民以其价贱于蔼勒斐革所抄之书,咸售之,在英几乎无地不有,无人不看,伦敦教督以此际之不可阻,不能禁,不得已复思一计,乃与商人怕根吞商酌,意欲命怕根吞至彼出书之区,罄其所有以售之,以此正本清源之策也。怕根吞佯喜曰,此计诚善,教督以可靠之人,遂授多资以行其计,实与交厚,得资以往,劝从之,得资以校正遗误,以成善本,不似前之潦草矣。

  后校正极清,来英者多前三倍,教督疑虑莫释,命返,曰,如售其版,根株遂绝。

  时有狱官莫耳者,以堪司炭同党,严审之,始知教督受其愚。

  其后教督变更计划,宣言汀大勒所译之书其中错误,我已寻出二千多处,说竟投之于火。

  后闻其言,作书诘之,教督说,其中错误实有六字,若缺少点画,则指不胜屈。

  厥后汀大勒之友拉铁默为之辩护,一西历一千五百二十九年在坎河桥讲论时,直说圣经不可翻,在百姓亦不可不看,然后百姓多倾向拉铁默了。

  至后百姓喜悦是书之心益露,谓吾侪小民,有何深识,彼教督乃不欲以浅近者牖我民乎。由是前犹私阅,后遂公然而看是书矣。国君与教督等皆无法禁止,所惜若是情景,而汀大勒未能见,盖早三年已被诱至非服屯炮台之下囚之。

  西历一五三六年十月六日教督命建椿于野,缢杀之以灭其尸。

  更正教诸贤惟汀大勒首屈一指,汀大勒圣经,固为原文译英文第一部书也,之英文最精,句亦雅秀,虽至今已有多次删改,而之气味,固然犹在也。

  汀大勒被缢时,仰天叹曰,但愿主开英皇目,言已遂气绝而死。

  西历一五三九年,第一钦定英文圣经即是汀大勒原本。乃汀大勒身死仅三年而其书已蒙英皇钦定,总教督赞美,遍行于礼拜堂,是在汀大勒,其愿亦已慰矣。

  越二十年伊烈撒孛入承大统,大反前皇美利之政,后自以利沙伯为英皇美利虐政,改革无遗,英之民咸得高枕而卧,而逃避在外者,至是亦无一不归,越三月,又有新译英文圣书献于皇,名曰吉泥伐译书,其书较大圣书尤精,百姓喜悦是书,亦愈于大圣书,系美耳伊时避害于吉泥伐诸人精心考校而成,然其原本,仍属汀大勒译书,书之旁多有注解,愚意义艰深处,悉注之。

  吉泥伐圣书,其中独质,有数事焉。前书概用黑字,是始用罗马细字,一异也。前书仅有分章,是书始分节,二异也。新旧约之中,前又有隐书,亦尝兼用并翻,是书始黜隐书而不用,三异也。保罗达希伯来人书,前所译悉皆如此,是书始将保罗二宇摘去,四异也。以原文译英文其承接处必有虚字以圆其说,而此参加之虚字,皆用斜文,五异也。距汀大勒死后五十年,斯时汀大勒若在应不胜愉快矣。

  英皇结默司督办重译圣经选择饱学宿儒五十四人,当以教督书为底稿,有疑义,可求教于博士,遇有意见不合之处,可于大众会议时定之。

  西历一八七〇年二月十日在英立根教南北议会派定一托办会,在西民司德礼拜堂聚集无数博士改正新约,英立根教会,大有名誉之人悉在厄利考教督为首领更有他会中,著名教士,相与助理,又在美国亦有人商量改正圣书两处地方,其改正圣经之著名教士,约有百人,改正之法,各人团坐,用纸一方,中写圣书几章几节,上半页可注原稿错误,应若何改正,下半页可注英文错误,应若何改正,每人在家,先行研究,后携至公议处互商,至则先祷告毕,读昨日记录厥后将未改之原文,读与大众听,以定是非及改正,则首领又读改正之英文,与大众听之。

  如是之竭尽心力,以相校正,而犹以为未足,又每篇从改正后,寄至美国,重烦磨勘,闻经美国博士,评论未妥,再行改正,必往返二三次而已,如是者,经十年而新约成,所有同事校正之博士,已数人谢世。

  于一八八〇年十一月十一日,乃集尚存之诸博士于圣马汀礼拜堂,行感谢礼,谢上帝助我等成功,求上帝赦免我等之愆尤,愿凡有所作,皆归荣上帝。

  西历一八九〇年,各处传道先生,毕集沪滨,咸说今所出新圣书亦应译为华文,以公同好。

  西历一千九百年吾华拳匪迫教译士星散。一九〇四年,复又召译士于烟台东山,越六年新旧约译成,即吾侪现在所用之官话和合译本。

我禁止我脚走一切的邪路,为要遵守你的话。
  诗篇一百十九篇百零一节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国家或地区属于公有领域,之前在美国从未出版,其作者1938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