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悅論高祖武宣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荀悅論高祖武宣論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08

荀悅《論》略曰,高帝天下初定,庶事草創;文帝躬行元默,遂至昇平,而古典未備,制度多闕;武帝內修文學,外耀武威,而不盡其術,不克其終;宣帝任法審刑,綜核名實,而不用儒術,理化不成。歷數三代,以及元帝,曰「崇尚儒業,從諫如流」,引班固贊,「賓禮故老,優遊亮直」。又曰:「貢、薛、韋、匡,迭為宰相。」其旨以為專用儒術,莫盛於此。班固、荀悅,皆文雅之士,以元帝好儒,徵用儒生,故以茲為美,而深罪石顯,痛心泣血,稱詩人「投畀豺虎」,嫉之甚也。異乎余之所聞也。任恭、顯始於宣帝,當先帝之世,石顯豈能隳其大業哉,則知惡不在於顯矣。蕭望之、周堪皆廊廟之器,有師傅之恩,石顯所忌,廢而不用,朋寵上書,遂致於理,其後劉向廢錮,張猛自殺,豈得謂之優遊亮直乎?賈捐之、京房雖不終其身,亦皆英特雋才,道術奇士,於元帝可謂忠矣,亦因譖而死。惑於讒邪則不斷,疑於髦俊則用法,亦不得謂之優遊亮直矣。貢、薛雖能忠諫,諫止於諷諭恭儉,未嘗禦姦觸邪矣;韋、匡從容守位,未嘗犯顏干色矣,所以得乘時而進,久安其位。昔桀紂殺一龍逢比干,而天下之惡歸焉。桀紂以拒諫而殺,其悖已甚,元帝以信讒而殺,抑又甚焉!王業既衰,至成、哀淩替,才三世而王莽篡奪。宣帝稱「亂吾家者太子也」,知子莫若父,信哉是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