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卷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序志(何、王、石本以《三州士女目錄》為《序志》,列在前,此篇題為《序志後語》,列其後。又元豐、錢、廖本此下有「常璩道將」字。)

巴蜀,厥初開國,載在書籍。或因文緯,或見史記。久遠隱沒,實多疏略。及周之世,侯伯擅威,雖與牧野之師,希同盟要之會。而秦資其富,用兼天下。漢祖階之,元豐本脫之字。奄有四海。此下,廖本注云:「當有脫文。」今按:衍下八字耳。漢改梁曰益,魏分益為梁,晉又分益為寧,前四卷業經明著,此無庸贅。於文亦當逕接相如君平句。「梁益及晉分益為寧。」司馬相如、嚴劉、李本作莊。君平、楊劉、李本作揚。子雲、陽成子玄、鄭伯邑、尹彭城、譙常侍、任給事等,各集傳記以作本紀,略舉其隅。其次聖、稱賢、仁人、志士,言為世範、行為表則者,名注元豐與廖本作注。他各本俱作挂。史錄,而陳君承祚別為《耆舊》,始漢及魏,煥乎可觀。然三州土地不復悉載。《地里志》頗言山水,歷宋、明本皆作歷。清刻本避諱作歷。然今已通用代曆字。代轉久,郡縣分建,地名改易,於以居然;辨物知方,猶未詳備。於時漢張、吳、何、王、浙、石本此下小注云「一本無漢字」。他本無此注。晉方隆,官司星列,提封圖簿,歲集司空。故人君學士,蔭高堂、翳帷幕,舊各本作幙。廖本作幕。足綜物土,不必待《本紀》矣。曩遭阨運,函夏滔「堙」〔湮,〕元豐、錢、劉、張、李、《函》、浙本作堙。吳、何、王、石本作埡。按文義,當作湮。李氏據蜀;兵連戰結,三州傾墜,生民殲盡,府庭化為狐狸之窟,城郭蔚為熊羆之宿,宅遊雉鹿,田棲虎豹,平原鮮麥黍之苗,千里蔑雞狗《函海》本作●。之響,丘城蕪邑,莫有名者。嗟乎三州,近為荒裔!桑梓之域,曠為長野,反側惟之,心若焚灼。懼益遐棄,城陴靡聞;元豐本作問。迺考諸舊紀,先宿所傳,并《南裔志》,驗以《漢書》,取其近是,及自所聞,以著「斯」〔於〕篇。舊刻作斯,細審文義,是於字誤。說詳注釋。又略言公孫述、《蜀書》、咸熙以來喪亂之事,約取耆舊士女英彥,「又」各本并有。當衍。肇自開闢,終乎永和三年,凡十〔二〕篇,按下文當作十二篇,然舊各本並無二字。蓋《蜀漢書序志》舊文也。號曰《華陽國記》。元豐、錢、張、劉、李、廖本作記。吳、何、《函》、王、浙、石本作志。夫書契有五善:達道義,章法戒,《函海》本此下有空位。並注云:「劉、吳、何、李本接寫,無空位。」通古今,表功勳,而後旌賢能。恨璩才短,少無遠及,不早援翰執素,廣訪博咨;流離困瘵,方資腐帛於顛牆之下,求餘光於灰塵之中,劘滅者多,故「雖」元豐與廖本有雖字。他各本無。當衍。有所闕;《函海》本作●,并注云:「劉本作●,李本作缺,吳、何本作闕。」今按:劉本闕字俗寫,非從卦。●字字書無。猶愈於遺忘焉。

《蜀紀》言:「三皇乘祗車出谷口。」秦宓曰:「今之斜谷也。」及武王伐紂,蜀亦從行。《史記》:周貞王之十六年,秦厲公城南鄭。此谷道之通久矣。而說者以為蜀王因石牛始通,不然也。《本紀》既以炳明,而世俗間橫劉本作撗。有為蜀傳者,言蜀王、蠶叢之間周迴三千歲。又云:荊人鱉靈死,屍化西上,張、劉、吳、何、李、王、浙、石本作土。後為蜀帝。周萇弘之血,變成碧珠。杜宇之魄,化為子鵑。又言:蜀椎髻左衽,元豐與錢寫本作衽。未知書,文翁始知書學。案張、吳、何、王、石本作按。《蜀紀》:「帝居房心,決事參伐。」《秦宓傳》引作「天帝布治房心,決政參伐。」參伐元豐、錢、劉、李、函、廖本重參伐字。張、吳、何、王、浙、石本不重。則蜀分野,言蜀元豐本無蜀字。在帝議政之方,帝不議政,則王氣流於西;故元豐本無故字。周失紀綱,而蜀先王;七國皆王,蜀又稱帝。此則蠶叢自王,杜宇自帝,皆周之叔世,安得三千歲?且太素資元豐本作咨。始,有生必死。死,終物也。自古以來,未聞死者能更生;當世或遇有之,則為怪異,子所不言,況能為帝王乎?碧珠出不一處,地之相距動數千里,一人之血豈能致此?子鵑鳥,今云是嶲,張、吳、何、王、浙、石本作嶲,下同。或曰嶲周,此下,各本皆有小注云:「今按《說文》云:蜀王望帝媱其相妻。慚,亡去,為子嶲鳥。故蜀人聞子嶲鳴(元豐與廖本無鳴字。他各本有),皆起云望帝。嶲,戶圭切。所言與《蜀志》所述相似。《爾雅》亦云:嶲周,子嶲鳥也,出蜀中。」元豐本此注末有七空格。四海有之,何必在蜀?昔唐帝萬國時雍,虞舜光宅八表,大禹功濟九州,后稷封殖天下,井田之制,庠序之教,由來遠矣。此下,元豐本有「以禮」二字。孔子此下,錢、劉、張、吳、何、李、《函》、王、浙、石本皆有曰字。元豐與廖本無。〔曰〕:「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則彭祖本生蜀,為殷太史。夫人為國史,作為聖則,僊自上世,見稱在昔;及周之末,服事於秦,首為郡縣;雖濱戎夷,亦有冠冕,故《蜀紀》曰「大人之鄉,方大之國」也;至於漢興,反當荒服而無書學乎?《漢書》曰:「郡國之有文學,因文翁始。」若然,翁以前,齊魯當無文學哉?漢末時,漢中祝元靈,性滑稽,用州牧劉焉談調之末,與蜀士燕胥,聊著翰墨,當時以為極歡,後人有以為惑。恐此之類,必起於元靈之由也。惟智者辨其不然,幸也。「必起」以下十七字,及下文「綜其理數」四字,元豐本無。他各本有。又此下,各舊本連寫。茲分章另起。

綜其理數,或以為西土險舊各本並作嶮。廖本作險。固,襟元豐、錢、劉、張、李、《函》本皆作衿。吳、何、王、廖、浙、石本作襟。帶易守,世亂先違,道治後服,若吳楚然。「固」〔故〕舊各本作故,廖本獨作固。當訛。逋逃必萃,奸錢、劉、李、《函》本作。雄闚覦。蓋帝王者統天理物,必居土中,德元豐本作得。膺命運。非可資能恃險,以干常亂紀。雖饕竊名號,終於絕宗殄祀。何者?天命不可以詐詭而邀,神器不可以僥倖而取也。是以四岳、張、吳、何、王、浙、石本作嶽。三塗、陽城、太室,九州之險,而不一姓。冀之北土,馬之所產,古無興錢寫作典。國。夫恃險憑危,不階曆數,而能傳國垂世,所未有也。故公孫、劉氏,以古以、已二字通用。敗於前,而諸李踵之,覆亡於後。天人之際,存亡之術,當讀如數。二字古通。可以為永鑒也。干運犯曆,破家喪國,可以為京觀也。今齊之《國志》,貫於一揆,同見不臣,所以防狂狡,杜奸萌,以崇《春秋》「敗」〔貶〕顧廣圻校稿改敗作貶。廖本注云當作貶。絕之道也。而顯賢能,著治亂,亦以為獎勸也。

其序曰:

先王經略,萬國剖分。厥甸巴、梁,式象縣錢寫本作懸。他各本作縣。古字通。辰。九牧舊各本作俊,惟廖本作牧。述職、貢賦元豐、與廖、浙本作貢賦,他各本皆作賦政。以均。佐周斃紂,相漢亡秦,實繁其民,世載其俊。述《巴志》第一。

維天有漢,鑒亦有光,實司群望,表我華陽。炎劉是應,洪祚攸長。顧廣圻校稿云:下疑脫去。廖本注云:「按此下當有脫文。」今按:此十二目文,長短原不一。一般四十字。此條較少十六字,先主志多十六字,後主等志多八字。非有衍脫也。述《漢中志》第二。

井絡啟耀,文昌契符。芒芒舊各本皆作茫。廖本獨作芒,義可通。禹蹟,錢、張、劉、李、《函海》本作績。廖及他各本作蹟。畫為九州。功冒普天,率土以休。光靈遐照,慶祚爽流。邦家濟濟,世德球球。述《蜀志》第三。

蠢爾南域,在彼要荒。漢武德振,蠻貊錢寫本作。是攘。開州列郡,幽裔來王。柔遠能邇,實須才良。甄德表劉本表字空,李本作勿。失,以明紀綱。述《南中志》第四。

赤德中微,巨猾干篡。白虜乘釁,致民塗炭。爰迄靈獻,皇極不建,牧后失圖,錢寫誤作國。英雄迭進。顧廣圻校稿於進字,志疑號。未作訂正。今按,當讀如薦。說在注釋。覆車齊軌,蒙此艱難。述《公孫述、劉二牧志》第五。

政去王室,權流三傑。廖本作三傑。劉、李本作二傑。他各本皆作二桀。瓜分天壤,宰割民物。舍彼信順,任此智計。大道既隱,詭詐競設。並錢寫作並。以豪特,錢寫作恃。何、王、石本作持。力爭當世。居正慮明,名號絕替。身兼萬乘,籍同列國。述《劉先主志》第六。

乾坤混始,樹君立王,天工人代,萬邦是望。明不二日,地不重王。元豐、劉、李、浙本作重皇。張、吳、何、《函》、王、石本作二皇。廖本作重王。苟非其器,窮高必亢。濛濛後主,弗慮弗臧,負乘致寇,世業以喪。述《劉後主志》第七。

陽升三九,品物始亨。帝紘失振,任非其良。趙倡何、王、浙、石本作昌。禍階,亂是用長。羅州播蕩,朱劉、李本作未。旌莫元豐與劉本作其。他各本並作莫。亢。皮、張不造,戎醜攸行。哀哀黎元,元豐與廖本作黎元,錢、張、劉、李、《函海》作冗黎。吳、何、王、浙、石本作元黎。顧張、吳、何、王、浙、石本誤作碩。瞻靡望。述《大同志》第八。

素精南飄,天何、王、石本作大。維弛綱。薨薨劉李本作●●。特流,肆其豺狼。蕩、雄纂承,殲我益梁。牧守顛摧,黔首「卒」〔辛〕元豐、錢、張、劉、吳、何、李、《函海》並作辛,獨廖本作卒,當訛。嘗。三州毀曠,悠然以荒。絡結王網,元豐、廖本作網。錢、劉、李、《函》作罔。張、吳、何、王、浙、石本作綱。民亦流亡。述《李特雄期壽勢劉李本無勢字。志》第九。

華嶽降精,江漢吐靈,濟濟多士,命世克生。德為世俊,張、吳、何、《函》、王、浙、石本作雋。幹為時貞。略舉士女,表諸賢明。世濟其美,不隕其名。述《先賢士女總讚論》第十。各本文同。《函海》注云:「劉、吳、何、李本亦作論。」蓋疑論字有誤。緣卷十標題無論字也。

皇皇大晉,下土是覆,化贍元豐與廖、浙本作贍,他各本作澹。教洽,李本作治。誕茲彥茂。峨峨俊乂,亹亹英秀,如嶽之崇,如蘭之臭。經德秉哲,綽然有裕。述《後賢志》第十一。

博考行故,總厥舊聞。班序州部,區別山川。憲章成敗,旌昭錢寫作照。仁賢。抑絀虛妄,糾錢、張、吳、何、王、浙、石本作紏,正謬言。顯善懲惡,以杜未然。述《序志》第十二。

〔譔曰:〕元豐、錢、李、廖本無此二字。張、吳、何、王、石本有。劉、《函》、浙本作「讚曰」。按前各卷成例,當有。駟牡騤騤,萬馬龍飛。陶然斯猶,阜會京吳、何、王、石本訛作景。畿。錢、劉、張、吳、何、李、函、王、浙、石本作。元豐與廖本作。獲西狩,元豐、錢、張、吳、何、《函》、王、浙、石本作守。劉、李、廖本作狩。鹿從東麋。郇伯勞之。旬不接何、王、浙、石本作從。辰。嘗茲珍嘉,甘心庶幾。「中」〔忠〕依《左傳》改。為令德,一行可師。李本作瑰。瑋俶錢寫本作倜。儻,貴韜光暉。錢、張、吳、何、王、浙、石本作輝。據「沖」〔中〕元豐本不明。錢、劉、李、廖本作沖。張、吳、何、《函》、王、浙、石本作中。體正,平揖宣尼。「道」〔導〕廖本作道。他各本皆作導。以禮樂,教洽化齊。木訥剛毅,有威有懷。鏘鏘宮縣,錢寫本作懸。磬筦諧諧。金奏石拊,降福孔皆。綜錢、張、吳本作摠。劉、李、何、《函》、王、浙、石本作總。獨廖本作綜。括道檢,總廖本作總。他各本作摠,作總同上。覽幽微。選賢與能,人遠乎哉。何、王本此下空二格,有「後語終」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