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陽國志/卷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後賢志元豐本空二格接上行。他各本另行低二格,或一格。何、王、石本作「西州後賢志」頂格。無前一行。

[编辑]

聞之:善志者,述而不作;序事者,實而不華。是以史遷之《記》,詳於秦漢;班生之《書》,備乎哀平。皆以世及事邇,可得而言也。西州自元豐本作是。奉聖晉後,俊偉舊各本作瑋。廖本作偉。倜儻之士,或脩德〔敷〕《函海》本小注云:「李本有敷字。劉本空一格。」讓,行止從時;或播功立事,廖本小注云:「當有誤。」今按:脩德敷讓與播功立事對句,非此有誤。羽儀上京,策勳王府;甄名史錄,侔於先賢。會遇喪亂軋搆,元豐本作構。廖本作搆,他各本皆作遘。華夏顛《函海》作●。墜,典籍多缺。舊各本作。《函》、廖本作●。族祖武平府君,愍其若斯,乃操簡援翰,拾其遺闕。然但言三蜀,巴漢未列;又務在舉善,不必珍異。「關」元豐本作焛,廖本作●,他本皆作揆。〔揆〕之《耆舊》;竹素宜闡。今劉李本作令。更撰次損益,足銘後觀者,張、吳、何、王、石本無者字。浙本擠補。凡二十人,《函海》本作十九人。他各本皆作二十人。綴之斯篇。雖行故墜沒,大較舉其一隅。此下二十人題名與讚詞,皆提行。各本並同。

衛尉、散騎常侍文立廣休:元豐與廖本上空四格。錢、劉、李、《函》三格。他各本空一格。

散騎穆穆,誠感聖君。讚詞,提行,較上行低一格。各本並同。

西河太守柳隱休然:

西河烈烈,秉義居貞。劉、李與廖本作貞。他本同元豐本作真。

漢嘉太守司馬勝之興先:

漢嘉克讓,謙德之倫。

郫令、州主簿常勗吳、何、王、石本作助。脩業:元豐本作葉。

郫君「騫」〔謇〕廖本作騫。他各本皆作謇。諤,自固厎廖本作厎,他各本作底。身。

江陽太守何隨季業:元豐本作葉。

江陽皎皎,命世清淳。

梓潼太守王化伯遠:

梓潼矜矜,在險能平。

太子中庶子陳壽承祚:

庶子稽古,遷、固並聲。

漢中太守李宓元豐本作密。令伯:

漢中韙曄,才蓋群生。

犍為太守杜軫超《函海》本作起。宗:

犍為卬卬,友于寔吳、何、王、浙、石本作是。元豐、張、廖本作寔。劉、李《函》作實。令。

給事中任熙伯遠:

給事溫恭,尚德蔑榮。

中書郎王長文德俊:錢、張、吳、何、《函》、王、浙、石本作雋。

中書淵識,寶道韜明。

大長秋壽良文淑:

長秋忠肅,明允篤誠。

大司農、西城公何攀惠興:

司農運籌,思侔良、平。

少府、成都威侯錢寫倒作侯威。李毅允剛:

少府果壯,文武是經。

衡陽內史楊邠岐之:

衡陽固節,隱然不傾。

尚書、三州都〔督〕依傳文補。費立建熙:

尚書準繩,古之遺直。

湘東太守常騫季慎:

湘東氾愛,仁以接物。

武平太守常寬泰恭:

武平亹亹,冰清玉嶷。

揚烈將軍、梓潼內史〔巴西〕譙登「慎明」:元豐與錢、劉、李、《函》本、作「巴西譙登」,無慎明二字。張、吳、何、王、廖、浙、石本無巴西,有慎明二字,蓋張佳胤所改。非《常志》原文。茲還宋舊。

闕〔讚〕元豐、錢、劉、李、《函》本無此行。張、吳本空此行,無字。廖與何、王、浙、石本此行惟一小「闕」字。茲作闕讚。

江陽太守〔江陽〕侯馥「世明」,依元豐本改。舊各本同譙登條。

闕〔讚〕。同上注。

文立[编辑]

文立,字廣休,巴郡臨江人也。少遊蜀太學,治《毛詩》、《三禮》,兼通群書。州刺史費禕命為從事。入為尚書郎。復辟「禕」大將軍東曹掾。顧觀光校勘記改禕作為。並注云:「為原誤禕。依《蜀志‧譙周傳》注改。」當衍。稍遷尚書。蜀并於魏,梁州建,首為別駕從事。咸熙元年,舉秀才,除郎中。晉武帝由各本皆有晉字,足知此傳為在蜀時作。方欲懷納梁、益,引致俊劉、李、廖本作俊,他各本作雋。彥,泰始二年,拜立濟陰太守。武帝立太子,以司徒李「允」〔〕宋明本皆作胤,清各本避諱改作允。查《晉書》當作。以下同。為太傅,齊王、驃騎為少傅,選立為中庶子。立上疏曰:「伏惟皇太子春秋美茂,盛德日新,始建顧廣圻校稿墨批云:「當作違。」又朱改違字作遠。廖本注云「當作違。」茲按:建字不誤,說詳注釋。幼志,誕陟大繇,猶朝日初暉,良寶耀璞;侍從之臣,宜簡俊乂,妙選賢彥,使視觀則睹禮容棣棣之則,聽納當受嘉話駭耳之言,靜應道軌,動有所采;佐清初陽,緝熙天光,其任至重,聖王詳擇,誠張、吳、何、王、浙、石本作終。非糞朽《函海》本作杇。能可堪任。元豐本可堪二字倒。臣聞之:人臣之道,量力受命,其所不諧,不諧,元豐本作「不欲,皆」三字,皆字下屬。得以誠聞。」帝報曰:「古人稱與田、蘇遊,非舊德乎?」立上:《函海》注云:「《三國志》有言字。」「故蜀大官及盡忠死事者子孫,雖仕郡國;或有不才,同之齊民,為劇。」又上:「諸葛亮、蔣琬、費禕等子孫,流徙中畿,宜見敘用,一《函海》作壹。則以慰巴蜀民之心,其次傾東吳士人之望。」事皆施行。

十年,詔曰:「太子中庶子立,忠貞清實,有思理器幹。前在濟陰,政事脩明。後事東宮,盡輔導之節。昔光武平隴、蜀,皆收其才秀,所以援劉、李本作授。濟殊方,伸敘幽滯也。其以立為散騎常侍。」累辭,不許。上疏曰:「臣子之心,願從疏以求昵。凡在人情,貪從幽以致明。斯實物性,賢愚所同。臣者何人,能無此懷。誠自審量:邊荒遺燼,犬馬老甚,非左右機納之器。臣雖至愚,處之何顏。」詔曰:「常伯之職,簡才而授。何謙虛也。」立自內侍,按:當倒作侍內。獻可替否,多所補納。甄致二州人士,銓衡平當,為士彥所宗。故蜀尚書犍為程瓊,雅有德望,素與立至厚。武帝聞其名,以問立。立對曰:「臣至知其人,但年垂八十,稟性謙退,無復當時之望,不以上聞耳。」瓊聞之,曰:「廣休可謂不黨矣!故吾善夫人也。」西界獻馬,帝問立:「馬何如?」對曰:「乞問太僕。」帝每善其恭慎。遷衛尉,猶兼都職,中朝服其賢雅,為時名卿。連上表:年老,乞求解替,張、吳、何、王、石本作簪。還桑梓。帝不聽。咸寧末卒。帝緣立有懷舊性,乃送葬於蜀,使者護喪事,郡縣脩墳塋。當時榮之。

初,安樂思公指劉禪。張、吳、何、王、石本無公字。世子早沒,次子按孫盛《蜀世譜》,當名瑤。宜嗣,而思公立所愛者。同上引當名詢。立亟諫之,不納。及愛子立,驕暴。二州人士皆欲表廢。立止之,曰:「彼自暴其一門,不及百姓。當以先公故,得爾元豐本作耳。也。」後安樂公按指嗣職劉珣。淫亂無道,何攀與上庸太守王崇、涪陵太守張寅為書諫責,稱:「當思立言。」凡立章奏,集為十篇;詩、賦、論、頌,亦數十篇。

同郡毛楚、楊「崇」〔宗〕《巴志》與《晉書唐彬傳》俱作楊宗。,皆有德美,元豐、張、吳、何、王、浙、石本倒作美德。楚各本作牂,廖本作。柯,張、吳、李、何、王、浙本作。又,張、吳、何、王、浙、石本下有守字。「崇」〔宗〕武陵太守。

柳隱[编辑]

柳元豐本作劉。柳隱,字休然,蜀郡劉、李本無此二字。成都人也。少與同郡杜禎、《函海》注云:「劉、吳、何本並作楨。」然今所見劉、吳、何本仍作禎。惟王、石本作貞。下同。柳伸並知名。隱直誠篤亮,交友居厚,達於從政。數從大將軍姜維征伐,臨事設計,當敵陷陣,勇略冠軍。為牙門將,巴郡太守,騎都尉。遷漢中黃金圍督。景耀六年,魏鎮西將軍鍾會伐劉、李本作戍。蜀,入漢川,圍元豐本作團。劉、李本作伐。多下。惟隱堅壁不動。會別將攻之,不能克。後主既降,以手令宋、明本皆作敕。清刻各本作。隱,乃詣會。晉文帝聞而義之。咸熙元年,內移河東,拜議郎。武帝踐祚,以為西河太守。《大同志》在太始二年。在官三年,以年老去官。乞骸還蜀。卒於家,時年八十。長子充,連道令。次子初,舉秀才。

杜禎,字文然。柳伸,字雅厚。《士女目錄》,元豐與廖本作「稚原」,他本仍作雅厚。稚原當是訛。州牧諸葛亮辟為從事。辟上當有並字。禎,符節令,梁益二州都督。伸,度支、漢嘉、巴東太守。《目錄》云:「都督度支,巴東太守柳伸。」此三字,謂杜禎為都督,伸為其度支。禎子珍,元豐本作●。劉、李本作●,從目。錢、張、吳、何、王、浙、石本作䦆,從日。《函海》本作●。從日。茲依廖本。字伯重,略陽護軍。大同後,並舉秀才。此言杜珍與柳伸二人。珍子「彌」〔弢〕,字景文。伸子純,字偉叔;元豐、廖、浙本作叔。他各本並作淑。有名德幹器,舉秀才,巴郡、宜都、建平太守,西夷、長水校尉,巴東監軍。

司馬勝之[编辑]

司馬勝之,字興先,廣漢綿竹人也。學通《毛詩》,治《三禮》,清尚虛素,性澹「不」此下,吳、何、王、浙、石本有事字。元豐與錢、張、劉、李、《函》、廖本並無。廖本注不字下云「當衍」。茲刪。榮利。初為郡功曹,甚善「紀」綱〔紀〕舊各本均作綱紀。惟廖本倒。當還舊。之體。州辟從事,進尚書左選郎,徙祕書郎。時蜀國州書佐望與郡功曹參選,而從事侔臺郎;特元豐、錢、張、吳、何、王、浙、石本並作時。劉、李、《函》本作世。重察舉,雖位經朝要,還為秀孝,亦為郡端右。景耀末,郡請察孝廉。大同後,梁州辟別駕從事,舉秀才。歷廣都、新繁令,政理尤異。以清秀徵為散騎侍郎,以宗室禮之。終以疾辭去職。即家拜漢嘉太守,候迎盈門,固讓,不之官。閑居清靜,謙卑自牧。常言:「世人不務求道德,而汲汲於爵祿。若吾者,可少以為有餘榮矣。」訓化鄉閭,以恭敬為先。年六十五,卒於家。子尊、賢、佐,皆有令德。

常勗[编辑]

常勗,字脩《函》、廖本作脩,他本並作修。業,蜀郡江原人也。祖父「原」〔員〕,元豐本作毋,疑是毌字。錢、張、劉、吳、何、李、《函》、王、浙、石各本並作員。獨廖本作原,顧觀光從之。廖本作,他各本作牂。吳、何、李、王、石本作、永昌太守。父,高「廟」〔廣〕令漢無高廟縣,亦無廟縣。廟當是廣字訛。說在注釋。。從父閎,漢中、廣漢太守。勗少與閎子忌齊名,安貧樂道,志篤墳典。治《毛詩》、《尚書》。涉洽各舊本作治,廖本作洽。群籍,多所通覽。州命辟從事。入為光祿郎中、主事。又舊各本作入。廖本作又。為尚書左選郎。郡請迎為功曹。時州將董軍政,置從事,職典刑獄;以勗清亮,復為督軍全稱為督軍從事。緣上省二字。;治訟平當。還察孝廉。除郫令。為政簡而不煩。魏征西將軍鄧艾伐蜀,破諸葛瞻於綿竹,威振西土,諸縣長吏或望風降下,或委官奔走。勗獨率吏民固城拒守。〔得〕於文,當補一字。後主檄令,乃詣艾,故郫穀帛全完。刺史袁邵嘉勗志節,辟為主簿。勗善儀容,翔集,當脫進退二字。動為表觀。言論壯烈,州里重之。然交友惟賢,不交下己者,汎愛之恩猶不足。〔從〕邵徵張、吳、何、王、石本作征。還,道卒。

忌字茂通,蜀謁者、黃門侍郎。喪親,以「致」〔至〕元豐本作至。明以來各本皆作致。孝聞。察孝廉,為郎。使吳,稱職。歷此下,元豐本有二空位。廖本注云:「舊闕二字。」然錢、張、劉、吳及他各本皆作長水二字。〔長水〕參軍,什邡、雒令。大同後,刺史邵坐治城被徵。忌詣洛陳訴:「遠國初附,君民始結,不宜改易。」又表:「脩治城池,居安思危,邊將常職。」事皆中情。晉文帝時為相國,辟忌舍人。武帝踐祚,拜騎都尉。除河內令,〔州〕「州」舊刻各本誤倒。茲乙正。說詳注釋。名為難治,忌挫折豪勢,風教大興。縣有奸元豐與廖本作奸。他各本皆作姦。錢寫作。劉、李本作梗。殺兄者,群黨蔽匿,前令莫得,忌皆窮治。入為州都。方議為郡守,會卒。忌為人,信道任數,不從下人。故為貴勢所不善,是以作詩著論,先攻己元豐本作以。短。臨喪與樂,歡哀俱至,元豐本作忘。為士類所稱。

忌友人廣漢段宗仲,亦有學行。蜀時,官與忌比。袁邵〔以〕舊各本無當有。為主簿,與忌共理郡事,文帝善之。梁州辟別駕從事,舉秀才。稍遷,官至雲元豐本作云。南、建寧太守。

何隨[编辑]

何隨,字季業,蜀郡郫人也,漢司空武後。世有名德,徵聘入官。隨治《韓詩》、《歐陽尚書》,研精文緯,通星「歷」〔曆〕原作曆。清代刻本避諱改。。郡命功曹。州辟從事。光祿郎中主事。除安漢令。蜀亡,去官。時巴土飢元豐、錢、《函》、廖本作飢。他各本作饑。荒,所在無穀,送吏行乏,輒取道側民芋。隨以綿《太平御覽》九百七十五引此文作帛。繫其處,使足所取直。民視芋,見綿,相語曰:「聞何安漢清廉,行過,從者無糧,必能爾耳。」「將」持舊各本作持。惟廖本作將。綿追還之。終不受。因為語曰:「安漢吏取糧,令為之償。」察孝廉。大同後,臺召,不詣。除河間王郎中令,不就。居貧固儉,衣弊蔬元豐本作●。蔬俗字。食,晝躬耕耨,夕脩講諷。鄉族饋及禮厚皆不納。目不視色,口不語利。著《譚言》十篇,論道德仁讓。元豐、錢、張、劉、李、《函》、廖各本作讓。吳、何、王、浙、石本作義。元豐、錢、劉、李、《函》、廖本作嘗,張、吳、何本作常。有屠《太平御覽》九百三引,屠下有者字。牽豬過隨門,豬《御覽》引無豬字。索斷,失之。強認溷中豬。隨便牽豬與之。屠人出門,尋得其所失豬,謝隨,還豬。遂以乞元豐、錢、劉、李、《函》、廖、浙本作乞。吳、何、王、石本作包,非。乞之猶言與之也。之。隨元豐與廖、浙本作隨。他各本皆作有。家養竹園,人盜其筍,隨偶《函》、廖二本作偶。他各本皆作遇。行見之,恐盜者覺,怖走竹中,傷其手足,《北堂書鈔》一百三十六,《藝文類聚》六十五,《太平御覽》八百二十四及九百六十二引並作「竹傷其足」。挈屐徐步而歸。其仁如此。太康中,即家拜江陽太守,民思其政。年七十一卒官。後州鄉人言議平當者,皆相謂何江陽。至於汶劉本作文。山夷有正直廉讓者,亦號夷中錢寫本此下空二格。何江陽。杜景文、何興仁皆為作傳。

長子觀,字巨忠,清公淑慎,知名州里。察孝廉,西都、南安令,平西長史。張昌作亂荊州,從黨西上,郡守無不望風降下,至江陽。平西將軍羅尚表為安遠護軍,討賊,平殄。除巴郡太守。朝議欲以為寧州刺史,會病卒。次子遊,治中從事。隨時,同郡繁令張崇,清廉推讓,見稱當時。

王化[编辑]

王化,字伯遠,廣漢郪人也。漢將作大匠王堂後也。於文,上也字與下王字皆當衍。然舊本如此。祖父商,字文表,州牧劉璋時為蜀太守,有懿德高名,在《耆舊傳》。四字當衍。緣用常寬舊文,未及剪裁故也。父彭,字仲□元豐、錢、劉、李《函》本接寫不空。張本作黑巴。吳、何、王、浙、石本皆空一格。廖本注「當脫一字」。巴郡太守。化兄弟四人,「少」〔並〕於文當作並。有令望。化治《毛詩》、《三禮》、《春秋公羊傳》。郡命功曹,州辟從事,光祿郎中、主事,尚書郎。除閬中令,為政清靜。察孝廉。大同後〔郡〕端右,元豐與廖本後下逕接端右字。錢、劉、張、吳、何、李、《函》、浙、石本並有復字。王本作空格。顧觀光云:「後下原有復字」。復字,茲改郡字。說詳注釋。「郡」〔復〕舊各本字皆作郡。茲改作復。說在注釋。察孝廉。為樂涫令。張、吳、何、王、浙、石本此下有小注云:「按《晉書》,樂涫,縣名,屬酒泉郡。」蓋張佳胤所加。縣近邊塞,值胡虜反,化率吏民積穀堅守。虜斷道重圍,孤絕七年。伺虜怠惰,出軍討之,民得野掠。大軍至,虜退,以功封關內侯。遷朱提太守。撫和殊俗,得夷晉吳、何本作肆。王、石本作隸,並誤。他各本皆作晉。此下,錢、張、劉、吳、何、李、《函》、王、浙、石本並有懽字。元豐與廖本無。心。轉任梓潼,復有稱績。為人嚴吳、何、王、石本作謹。重,言論方雅,臧否允衷,州里服其誠亮。年七十二,卒官。

弟振,字仲遠,亦有德望,廣都令,巴東太守。叔弟岱,字季遠,恪居官次,歷廣陽、作唐令,早亡。少弟崇,字幼遠,學業淵博,雅性元豐本作惟。洪粹,蜀時東觀郎。大同後,梁州辟別駕別別字當衍。,舉秀才,尚書郎。與壽良元豐本作朗。、李宓、陳壽、李驤、杜烈同入京洛,為二州標俊錢、吳、何、李、函、王、浙、石本作雋。元豐、劉、廖本作俊。。五子情好未必能終。惟崇獨以寬和,無所彼此。著《蜀書》,及詩賦之屬數十篇。其書與陳壽頗不同。官至上庸、蜀郡太守。

陳壽[编辑]

陳壽,字承祚,巴西安漢人也。少受學於散騎常侍譙周,治《尚書》、《三傳》,銳精《史》、《漢》。聰警敏識,屬文富豔。初應州命,衛將軍主簿,東觀秘書郎,散騎、黃門侍郎。《晉書‧壽傳》作:「仕蜀,為觀閣令史。」大同後,察孝廉。為本郡中正。

益部自建武後,蜀郡鄭伯邑、太尉趙彥信,及漢中陳申伯、祝元靈,廣漢王文表,皆以博學洽聞,作《巴蜀耆舊傳》。壽以為不足經遠,乃并巴漢撰為《益部耆舊傳》十篇。散騎常侍文立表呈其《傳》,武帝善之。「再」舊衍。說詳注釋。為著作郎。吳平後,壽乃鳩合三國史,著魏、吳、蜀三書六十五篇,號《三國志》;又著《古國志》五十篇;品藻典雅。中書監荀《函海》有注云:「李本誤苟,惠校改荀。」勗、此下元豐本空二格。他各本連。令張華深愛之,以原省為字。班固、史遷不足方也。出為平陽侯相。華又表令次定《諸葛亮故事》,集為二十四篇。時壽良亦集,故頗不同。復入為著作。鎮南將軍杜預表為散騎侍郎,詔曰:「昨吳、何、王、石本作作。適用蜀人壽良具員。且可以為侍御史。」上《官司論》七篇,依據典故,議所因革。又上《釋諱》、《廣國論》。華表令兼中書郎。而壽元豐本作受。《魏志》有失勗意,勗不欲其處內,表為長廣太守。繼母《晉書》本傳無繼字。遺令不附葬。以是見譏。數歲,除太子中庶子。太子「傳從」舊各本作傅從。劉、李、石本作傳從。〔廢〕〔徙〕依顧廣圻校稿改,轉徙。茲定為廢徙。說詳注釋。後,再兼散騎常侍。惠帝謂司空張華曰:「壽才宜真,不足久兼也。」華表欲登吳、何、王、石本作兼。九卿,會受誅,忠賢排擯。壽遂卒洛下,位望不充其才,當時冤之。

兄子符,字長信,亦有文才,繼壽著作佐元豐本作左。郎,上廉吳、何、王、石本作兼。令。符弟蒞,字叔度,梁州別駕,驃騎將軍齊王辟掾,卒洛下。蒞從弟階,字達之,州主簿,察孝廉,褒中令,永昌西部都尉,建寧、興古太守。「階」顧觀光云:「階,當作皆,觀下文可見。」茲逕改。〔皆〕辭章粲麗,馳名當世。凡壽所述作二百餘篇,符、蒞、階各數十篇。二州先達及華夏文士多為作傳,大較如此。時梓潼李驤叔龍,亦雋吳、何、王、石本作俊。逸器,知名當世。舉秀才,尚書郎。拜建平太守,以疾辭不就,意在州里。除廣漢太守。初與壽齊望,又相昵友。后廖本作后。他各本作後。與壽情好元豐本作意。攜隙,還相誣攻。有識以是短之。亦自李本作有。列舊各本作別,廖本作列。傳。時字以下七十字,元豐,張、劉、吳、何、王、廖、浙、石本作大字,連上文。錢、《函》二本作雙行小字夾注。李本亦小字,在書頭。

李宓[编辑]

李宓元豐本作密。下同。《晉書》與「裴注」同。廖本注云:「裴松之《三國志》注引作密。下同。」謂《蜀書‧楊戲傳》注引《華陽國志》也,字令伯,犍為武陽人也。祖父光,朱提太守。父早亡。母何更行裴注引作「更適人」。,見養裴注引下有於字。祖母。元豐本作父。治《春秋左裴引有氏字。傳》,博覽《五經》裴引無五經字。,多所通涉。機警辨捷,辭義響起裴引無此四字。。事祖母以孝聞。其侍疾,則泣涕側息,日夜不解帶,膳飲湯藥,必「自」〔過目嘗〕口「嘗」舊刻各本皆作「必過目嘗口」。廖本依《三國志》裴注引刪過字,改目為自,倒口嘗字。有註說明。今按:裴注引文不遵原書字句。當兩存之。故仍舊刻。。本郡禮命,不應。州辟從事,尚書郎,大將軍主簿,太子洗馬。奉使聘吳。吳主問蜀馬多少。對曰:「官用有餘,民閒舊各本作間。自足。」吳主與群臣汎論道義,謂:「寧為人弟。」宓曰:「願為人兄。」裴引此下有矣字。吳主曰:「何以為兄?」宓曰:「為兄供養之日長。」吳主廖本此下注云:「以上十六字,舊脫。《三國志》注引有。今據補。」及群臣稱之。裴引作「皆稱善」。

大同裴引作蜀平。後,征西將軍鄧艾聞其名,請為主簿,及書招欲與相見,皆不往。以祖母年老,心在色養,拒州郡之命。獨講學,立旌授生。色養下十二字,裴注引無。而下有晉字。武帝立太子,徵為洗馬裴引作「太子洗馬」。。詔書累下,郡縣〔相〕逼「遣」。舊各本俱作「相逼」。裴注引作「偪遣」。《文選》注引作「逼迫。」廖本改依裴注引作「逼遣」。於宓上疏,疏在本傳。此四字,元豐與廖本作大字,正文。他各本並作小字,雙行夾注。李本在書頭。蓋常氏自注文也。曰「本傳」,謂常寬《後賢志》原傳也。「裴注」引《華陽國志》,作:「於是密上書曰:臣以險亹,夙遭閔凶。生孩六月,慈父見背。行年四歲,舅奪母志。祖母劉,愍臣孤弱,躬見撫養。臣少多疾病,九歲不行。零丁孤苦,至於成立。既無伯叔,終鮮兄弟。門衰祚薄,晚有兒息。外無期功強近之親。內無應門五尺之童。●●孑立,形影相弔。而劉早嬰疾病,常在床蓐。臣侍湯藥,未曾廢離。逮奉聖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後刺史臣榮,舉臣秀才。臣以供養無主,辭不赴命。詔書特下,拜臣郎中。旋蒙國恩,除臣洗馬。猥以微賤,當侍東宮,非臣隕首所能上報。臣具表聞,辭不就職。詔書切峻,責臣逋慢。郡縣偪迫,催臣上道。州司臨門,急於星火。臣欲奉詔奔馳,則劉病日篤。苟順私情,則告訴不許。臣之進退,實為狼狽。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凡在故老,猶蒙矜愍。況臣孤苦,特為尤甚。且臣少侍偽朝,歷職郎署。本圖宦達,不矜名節。今臣亡國賤俘,至微至陋,猥蒙拔擢,寵命優渥,豈敢盤桓有所希冀。但以劉,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臣無祖母,無以至今日。祖母無臣,亦無以終餘年。母孫二人,更相為命,是以區區不敢廢遠。臣今年四十有四,祖母劉今年九十有六。是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報養劉之日短也。烏鳥私情,願乞終養。臣之辛苦,非徒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見明知,皇天后土,實所共鑒。願陛下矜愍愚誠,聽臣微言,庶劉僥倖保卒餘年;臣生當隕首,死當結草。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全錄疏文四百六十六字。顧觀光校勘記據之,作正文增補。廖本但引作注文。茲按:《常志》無引疏草全文先例。此傳上文又多與《陳情疏》文重複。是《常志》原傳,但取其事,未錄其文,以常寬《後賢志‧傳》已具錄之故也。此文當時已傳誦全國,《晉書》卷八十八《孝友宓傳》與《文選》亦載之。故裴松之因重其文,輯合於所引《華陽國志》耳。武帝覽之,裴引作表。曰:「宓不空有名也。」嘉其誠款,賜奴婢二人。下郡縣供其祖母奉膳。裴引作「供養其祖母奉膳」。

「及祖母卒,服終,」廖本注云:「以上六字舊脫,《三國志》注引有,今據補。」今按:此「裴注」衍文也。《常志》當無。宓既入仕,固當在祖母卒與除服之後。裴氏推而衍之耳。「徙」《裴注》引作從。《文選》作徙。〔從〕尚書郎為舊各本無為字。廖本注云:「此字舊脫,《三國志》注引有。今據補。」河內溫裴引有縣字。令。今按:「裴注」引從與為字相應,謂宓除服後入仕,自尚書郎起,旋除溫縣令。舊刻各本作徙字非。敷德陳教,政化嚴明。「大」〔太〕廖本作大。傅鉅平侯羊公薨,無子,帝令宗子為世子嗣之,不時赴喪。宓遣戶曹齎移、推轂遣之。裴注引無此上三十三字。中山諸王每過溫縣,必責求供給。裴引此下有溫字。吏民患之。裴引此下有及字。宓至,《太平御覽》四百三十八引作「李宓至縣」。中山王過縣,徵裴引作欲求。芻茭薪蒸。《御覽》作:「中山王過,欲徵。」宓牋舊各本無牋字。裴引有。廖本注云:「此字舊脫,《三國志》注引有。今據補。」引「高祖過沛,賓元豐、錢、劉、李、《函》作賓。張、吳、何、王、浙、石本作濱。張佳胤所改也。裴引作「賓禮」。「禮」舊各本無。廖本注云:「此字舊脫。《三國志》注引有,今據補。」顧觀光作「賓客」,謂「依《御覽》補。」今按,無禮字,義亦通。《御覽》四百二十八本作「賓老幼」。顧觀光所據乃誤本也。老幼。桑梓之供,一無煩「費」〔擾〕裴引作擾。《御覽》引亦作擾。擾是。。伏惟明王,孝思惟則,動元豐本作勳。張、吳、何、王、浙、石本作職。先戒;本國望風,式歌且舞;誅求煩裴引作之。碎,所未聞命。」後諸王過,不敢煩溫縣裴引作:「不敢有煩。」無溫縣字。。盜賊發河內餘縣,不敢近溫。追賊者不敢經界裴引無此節十八字。。隴西王司馬子舒深敬友之裴引作密。。而貴勢之家舊各本皆作貴家二字。錢寫作貴豪。廖本注云:「此二字舊脫,《三國志》注引有,今據補。」憚其公直。宓去官,為州大中正。性元豐本作惟。方亮裴引作直。,不曲意勢位者,裴引作後,屬下句。失荀、張指裴引作荀勗張華。,左遷漢中太守。諸王多以為冤。一年去官,年六十四卒。

著《述理論》,論中和仁義,儒學道化之事,張、吳、何、王、石本作士。此上十二字,裴引無。十篇,安東將軍胡羆裴引作熊。與皇甫士安深裴引作並。善之。裴注引文止此。又與士安論夷齊,及司馬文中、杜超元豐、錢、《函》本作起。他各本皆作超。宗、令先、文廣休等議論往返,言經訓詁,眾人服其理趣。釋河內趙子聲「譏」〔誄〕張、吳、何、王、石本作誄。他各本作譏。詩、賦之屬二十餘篇。元豐本無篇字。壽良、李驤與陳承祚相長短,宓公議其得失而切責之。常言:「吾獨立於世,顧景張、吳、何、王、浙、石本作影。為疇張、吳、何、王、浙、石作儔。,而不懼者,心無彼此於人故也。」《通鑑》卷七十九引作「故也」。《常志》舊各本倒作「也故」。此下不空。王本有圈點,自也斷句,故字下屬。茲依廖本。

宓六子皆英挺秀逸,號曰六龍。長子賜,字宗碩,州別駕,舉秀才,汶山太守。少與東海王司馬元超友昵,每書詩往返,雅有新聲。少子興,字雋碩《函海》作碓。並注云:「碓應作雄。劉、吳、何、李本作俊碩。」,太傅參軍。幼子盛、廖本注云:「此下當脫一字。《目錄》不載,今無以補之。」囗碩,寧浦太守。

宓同時,蜀郡高玩,字伯珍,少受學於太常杜瓊,術藝微妙,博聞強識,清尚簡素。少與宓齊名,官位相比。大同後,察孝廉,除曲陽令。單車之縣,移檄縣綱紀不使遣迎。以明三才元豐、錢、張、吳、何、《函》、王諸本作材。劉、李、廖本作才。,徵為太史令,送者亦不出界:朝廷稱之。方論大用,會卒。

杜軫[编辑]

杜軫,字超宗,蜀郡成都人也。父雄,字伯休,安漢、雒令。軫少師譙周,發明高經於譙氏之門。郡命為功曹。鄧艾既破蜀,被徵。鍾會進成都,時太守南陽張府君不肯出官。軫進曰:「征西囚執,鎮西在近,必有所遣。軍亂之際,交害無常。宜避正殿。」府君即出住下舍。會果遣參軍牽弘為太守,數百騎擐甲馳元豐本作騎。馬入郡。前驅問侯所在。云:「已出。」善之。此下,張、吳、何、王、浙、石本有小注三十二字云「按《牽弘傳》,問軫所在。軫正色對曰:前守達去就之機,輒自出官舍,以俟君子。弘器之。」他各本無。蓋張佳胤所注也。《晉書》無《牽弘傳》。所引實出《良吏‧杜軫傳》。原按誤。錢寫本此字作引,緣元豐本缺筆誤也。復召為功曹。察孝廉,除建寧令。徙任山陽、新城、池陽,所在有治。入為尚書郎,每升降趍他各本作趨。翔廊閣之下,威元豐本作夙。錢寫作盛。他各本作威。容可觀,中朝偉之。遷犍為太守,惠愛在民。還為州大中正。軫既才學兼該,而氣量元豐本作重。倜儻,武帝雅識之,方用內侍,會卒。時年五十八。

弟烈,字仲元豐本作中。武,貞幹敏識,平坦和粹,名譽侔軫。察孝廉,歷平康、牛鞞、南鄭、安陽令。王國元豐本無國字。建,首選為郎中令。遷衡陽太守。兄軫喪,自上求去官,以兄子幼弱,軫喪飄颻《函海》有注云:「原作飄飄。」今各本皆作飄颻。,欲扶將靈柩葬舊墳。武帝歎惜軫能用未盡,而嘉烈弟意,轉拜,徙官犍為太守。又轉湘東。

少弟良,字幼倫張、吳、何、王、浙、石本作論。,亦有當世局分。舉秀才,茶元豐本作蔡。陵、新都令,國王廖本注云:「當作王國。誤倒。」茲不取。郎中令,遷涪陵、建寧太守。兄弟並「典」〔興〕元豐與廖本作典。他各本並作興。,州里張、吳、何、王、石本作利。以為美譚。

軫二子:長子毗,字長基。少子秀,字彥穎。珪璋琬琰他各本皆作琰。廖本依宋槧諱筆。,世號「二鳳」。毗舉秀才,大將軍辟掾,太傅參軍,平東長史,尚書郎。稍遷鎮南疑當作征南,說在注釋。軍司,益州刺史。〔秀州〕主簿,早卒。廖本注云:「按:早卒二字疑衍。《晉書》載毗為杜弢所害也。」今按,舊刻主簿上脫「秀州」二字,致誤連於毗也。說詳注釋。

任熙[编辑]

十一

任熙,字伯遠,蜀郡成都人也。漢大司農任「方」〔昉〕後也元豐、錢、劉、李、《函》、廖、浙本如此。張本方作昉。吳、何、王、石本作「昉之後」。。世有德彥。父元,字秀明,犍為太守,執金吾。熙治《毛詩》、《京易》,博通《五經》。事親至孝,居喪毀瘠,為州鄉所稱。察孝廉。除南鄭令,以病去官。復授南鄭,不就。轉梓潼令。為政清淨。辭疾告歸,勤農力穡,居室元豐本作寶。致給。循訓閨元豐、錢、張、吳、何、王、石本作闔。門,內則可法。博愛,以謙恭接物。開門待賓,傾懷下士。客無長幼《太平御覽》四百五,引作少長。,必有供膳。清談遊講,不妄劉、李本作忘。失言,祗慎著聞。太康中,除越嶲護軍,非其雅好,不往。徵給事中。熙以「侍臣日月左右,贊暉揚吳、《函》二本作楊。《函海》並注云:「劉、吳、何、李本作揚。」光,不可苟元豐本作徇。私」。終以病辭。而蜀郡令每至官,為之脩謁,歲致羊酒。即家拜朱提太守,固讓,不之官。好述作,詩誄論難皆粲豔。年六十九,卒於家。

子蕃,字憲祖。察孝廉,新都令,西夷司馬,涪陵太守。蕃子迪,字叔孤,少與巴西龔壯俱知名,而學業優之,早歿。熙同時此二字,元豐本作空位。犍為楊彭敬宗,弟逵訓宗,各以德行稱,同察孝廉。彭,比蘇令,甘露降其縣。逵,滇池令,殊俗懷其德。

王長文[编辑]

十二

王長文,字德俊錢、《函》二本作雋。張、吳、何、王、浙、石本有小注云「按本傳,字德叡。」《太平御覽》五百三引王隱《晉書》作「字德郁」。,廣漢郪人也。父顒廖本原刻缺筆,用宋避諱字,蓋其所據。季振宜氏藏本如此。故意作遵宋槧態耳。茲仍作顒。,字伯元,犍為太守。長文天姿聰警,高暢敏識;治《五經》,博綜群籍。弱冠,州三辟書佐。丁時興衰元豐、錢、劉、李、《函》、廖本作興衰。張、吳、何、王、浙、石本作衰亂。茲不改。,託疾歸家。大同後,郡功曹。察孝廉,不就,遂陽愚。嘗此下,錢、張、吳、何、李、《函》、王、浙、石本皆有著字。劉本作著。惟元豐與廖本無之。絳衣絳帽,牽豬過市中「訖」〔乞〕元豐與廖本作訖,他各本皆作乞。乞字訓售,先見《何隨傳》。。人與語,偽不聞。常騎牛周旋。《太平御覽》四百九十九及八百二十七引,並作遊。郡守初至,錢、劉、李、《函》本無守字,有初字。張、吳、何、王、浙、石本有守字,無初字。元豐本與廖本並有之。詣門脩敬,至閭。走出,原省長文二字。請,終不還。刺史淮南胡羆辟從事祭酒,臥在治。羆出板舉秀才,長文陽發狂疾,步擔走出門。羆累遣教請還,終不顧。還家養母。獨講學。著《無名子》十「三」〔二〕篇,舊各本皆作十二篇,惟廖本作十三篇。依則《論語》。又著《通經》《晉書》作《通玄經》。四篇,亦有卦名,擬《易》、「元」〔《玄》〕。以為《春秋三傳》,傳經不同,每生訟議,乃據經摭傳,著《春秋三傳》十二篇。錢、《函》二本作十三篇。他各本作十二篇。又撰《約禮「已」〔記〕》,元豐與廖本作已。廖本注云:「當作以,讀下屬。」他各本皆作記。元豐本字誤耳。除煩舉要,凡十篇,皆行於時。

長文才鑒清妙,元豐本倒作妙清。汎愛廣納,放蕩闊達,不以細宜廉「介」〔分〕元豐與廖本作介,他各本皆作分。為意,亦不好臧否人物,故時人愛而敬之。以母欲祿養,咸寧中,領蜀郡太守。郫有孝子羅偶,《太平御覽》八百六十三引作狼偶,當誤。事親至孝。二親將亡時,病不能食肉。〔偶〕終身不食肉。原無偶字。《太平御覽》八百六十三引有。茲據補。郡察孝廉。長文追為立表以旌之。宰府辟,三司及撫軍大將軍王濬累辟,不詣。濬薨,以故州將「軍」,軍字當衍,說在註釋。弔祭。元康初,試守江原令。縣收得盜賊,《藝文類聚》卷五《事類賦》注五,《太平御覽》三十三,又二百六十八引此,皆作「縣收得盜馬賊及發冢賊」。長文引見誘慰。時適臘晦,皆遣歸家。獄先有繫囚,亦遣之。謂曰:「教化不厚,使汝等如此,長吏元豐本作史。之過也。蠟節慶祈,元豐與廖、浙本作祈。錢、劉、李、《函》本作析。張、吳、何、王、盧、石各本作賞。顧觀光云。「原誤賞。《藝文》、《御覽》、《事類賦》注並作祚。」歸就汝上下,張、吳、何、王、石本作「宜就汝歸」,浙本作「歸就汝歸」。仍存「上下」字。善相懽樂。過節來還。當為思他理。」《事類賦》卷五,《御覽》二六八引此文,為下有汝字。群吏惶遽爭請,不許。尋有赦令,無不感恩。所宥人輟不為惡,曰:「不敢負王君。」將喪元豐本作相。去官,民思其政。大將軍梁王肜及諸府並辟,長文曰:「吾元豐本作無。從其先命者。」遂應肜招,為從事中書郎。諸王公卿慕其名,咸與之交。賈氏之誅,從肜有功,封關內侯。再為中書郎。愍懷太子死於許下,博士、中書論虞祔之禮。長文議:「虞祭宜還東宮,以繼太子者為主,配食於潁川府君。」皆施行。除洛陽令。長文見肜曰:「主者不庶幾,奏長文為洛陽令?」肜笑答曰:「卿乃不庶幾,非主者也。」固辭,不拜。聞益州亂,以《通經》筮,得老蠶緣枯桑之卦。嘆曰:「桑無葉,蠶以卒也。吾蜀人殄於是矣。」拜蜀郡太守,暴疾卒。時年六十四。

長文時人蜀郡柳竺、任興,亦博學著聞,俱為州別駕。竺在右職,公亮蹇蹇。刺史盛怒欲殺人,群下請,不聽。竺乃懷縛徑入,頓几上,乃極陳其刑理。刺史從謝,還縛。此下,舊各本皆有小闕字。錢、劉二本闕字下更空四格,《函海》本更空一格。他各本無空位。今按:闕任興事也。可能是原脫一行。今無可據補矣。皆早亡。此下,元豐本有「不作長久」,錢、劉、李、《函》四本作「下作長久」皆小字,單行側寫。張、吳、何、王諸本無之,張佳胤所刪也。廖本注云:「舊校云:一作長久。按,《晉書》長文有傳,不得作久。舊校甚非。」今按:舊校本云「不作長久」矣。下,一,字誤。

壽良[编辑]

十三

壽良,字文淑,蜀郡成都人也。父祖二世犍為太守。良少與犍為張「徵」〔微〕前《大同志》作張微,《三國志》裴注引此文亦作張微。《晉書‧惠帝紀》太安元年亦作微。、費緝並知名,治《春秋三傳》,貫通《五經》,澡身貞素。州從事,散騎、黃門侍郎。大同元豐本作通。〔後〕,舊本皆脫。茲補。說在注釋。郡主簿,上計「吏」〔史〕舊各本作吏。當作史,說在注釋。。察孝〔廉〕元豐與廖本無廉字。他各本皆有。,不就。州辟主簿,治中、別駕,舉才行。刺史皇甫晏貢之三司,遂辟太宰。除霸城令,始平太守,治政著稱。從扶風轉秦國內史。文立卒後,溫令李宓表武帝,言:「二州人士零頹,才彥淩遲,無復廁豫綱紀後進、慰寧遐外者,良公〔在〕朝「在」時元豐、錢、《函》、廖、浙本作「公朝在時」。劉、李本作「在公朝時」。李所改也。張、吳、何、王、石本作「公朝英特」,張佳胤所改也。茲從劉、李本。,二州之望,宜見超「子」〔升〕舊各本作子。廖本注云:「當作升。」顧觀光校勘記作予,並注云:「宋本誤作子。廖云當作升,亦誤。」茲從廖本改作升。,紹繼立後。」帝徵為黃門侍郎,兼二州都給事中,梁州刺史。遷散騎常侍,按《陳壽傳》,當作散騎侍郎。大長秋,卒。葬洛北芒山。元豐、錢、劉、李、《函》、廖本作芒。張、吳、何、王、石本作邙。今按:洛陽城北,荒塚重疊處曰北邙山,古云北芒山。又有芒山、北山諸稱。唐人有北邙行,邙始成為定字。常氏原文固當是芒字。

「徵」〔微〕字建興,張翼子也。篤志好學,官至廣漢太守。緝字文平,清檢有治幹,舉秀才,歷城令,涪陵太守。遷譙內史。此下舊校有「良公朝,疑誤」五字。元豐、錢、劉、李、《函》皆單行側下。廖、浙本雙行。張、吳、何、王、石本無之。張佳胤所刪也。今按:「公」,謂安樂公。蜀亡國大夫謂後主朝為公朝也。

何攀[编辑]

十四

何攀,字惠興,蜀郡郫人,漢司空汜鄉侯武弟潁川太守顯後也。父包,字休楊,元豐、《函》、廖三本作楊。他各本皆作揚。察舉秀、孝,皆不行;除瑯琊王中尉,不就。攀兄弟五人,皆知名。攀少夙成,奇姿卓逸。弱冠,郡主簿,上計吏。州辟從事。刺史皇甫晏,稱攀:「王佐才也。」以為主簿。泰始十年,養母歸家。晏為牙門張弘等所害,攀操「喪」〔表〕元豐與廖本作喪,他各本皆作表。徑詣洛訟釋,事得清。元豐本作請。刺史王濬復辟主簿,別駕。

咸寧三年,濬被詔罷屯田兵,作船,張、劉、李本作舡。下同。為伐吳調。元豐、錢、劉、李、《函》本作調。張、吳、何、王、浙、石本作計。《大同志》文同。調,義亦通。攀進曰:「今見佃兵但六百人,計作船六七年財可勝萬人。後者未成,前者已腐,無以輔成國意。宜輒召回元豐與廖本作回,他各本皆作四。守休兵,及諸武吏,并萬餘人造作,歲終可辨。」濬及綱紀張、吳、何、王、石本無此三字。張佳胤所刪也。他各本有。浙本擠補作綱已。疑輒召萬元豐本作万。兵,欲先上,須報。攀曰:「官家雖欲伐吳,疑者尚多,卒張、吳、何、王四本作率。石本作幸。聞召萬兵,必不見聽。以佃兵作船,船不時成。當輒召,以速為機。設當見卻,功夫已成,勢元豐本作報。不得止。」濬善之。議欲入山裁船,動數百里,艱難。攀曰:「今冢墓多種松柏,當什四市取。以速為機。」濬悅之,任攀典舟船器「杖」〔仗〕各舊本皆作仗。廖本作杖。當改依舊本。杖,扶行具,呈兩切。仗,劍戟總稱,直亮切。

冬,遣攀使洛。攀曰:「聖人之功可成。使人信之,不可必也。夫高祖之大略,猶未察於韓信、婁敬,因蕭何、子房而後用之。今建張、吳、何、王、石本作進。非常之功,或莫之信。羊公,使君同盟,國家所重。加曩日失策江陵,元豐本作「江臨」。他各本作「江陵」。顧廣圻校稿批書頭云:「當作西陵。謂祜救西陵督步闡,為陸抗所敗也。癸酉五月得此。」廖本注語因之。增「事具《三國志》《晉書》」七字。今按江陵二字不誤。說在注釋。思有夙駕,宜與相聞。此一助也。」濬曰:「何但羊叔子,亦宗元豐與廖、浙本作宗。他各本作宋。下同。元亮之憂。張、吳、何、王、石本改作「為優」。謬。君至洛,官家未有舉意,便前至元豐、錢、劉、李、《函》本無至字。張、吳諸本有。襄陽,與羊、宗論之。」攀既至洛,拜表獻策,因至荊州,與刺史宗浙本此字作宋。元豐與廖本作廷。他本皆作庭。論。宗未許,乃見羊祜。累日,共畫用兵之要。攀曰:「若令〔青徐〕循「清」海廖本注云:「當作青徐循海。」遵改。以趣京下,元豐、錢、劉、李、《函》、廖、浙本作京下。張、吳、何、王、石本作京口。張佳胤改也。壽春、「楊」〔揚〕元豐、《函》、廖本作楊。他各本作揚,是。州直指秣元豐本作抹。陵,兗、豫踰「海」〔淮〕廖本註云:「按海當作淮。」顧廣圻校稿未及。當是顧槐三意。於地理形勢甚合。故遵改。並據桑浦,則武昌以東、會稽以西,必然駭困。元豐、浙本作「必然駭因」。錢、張、劉、吳、何、李、《函》、王、石各本並作「騷然駭矣」。廖本作「必然駭困」。元豐本作寒。他各本作荊。李改也。州、平南徑造夏口,巴東諸軍「固」〔圍〕舊刻誤固。當改。說在分註。守西陵,益、梁之眾此下元豐、錢、劉、李、《函》、浙本有乘字。張、吳、何、王、石作身字。浮江東下,元豐本作夏。封樂鄉,要巴丘,則武陵、零、桂、長沙、湘東從風而靡矣。但明信賞,首尾俱會,旌旗耀天,四面雲合,乘勝席捲,傳檄南極,吳會不盡平者未之有也。」羊祜大悅,遂表請伐吳。尋徵濬大司農,至晉壽,詔以濬為龍驤將軍,除攀郎中,參濬軍事。攀頻奉使詣洛,時未婚,司空裴公奇其才,以女妻之。

五年秋,攀使在洛。安東將軍王渾表孫皓欲北上,邊戍警戒。朝議征,此下,張、吳、何、王、浙、石本有伐字。元豐、錢、劉、李、《函》、廖本無。又下文卻字,張、吳、何、王、石本作必。卻須六年。攀上疏:「策皓必不敢出。宜因今戒嚴掩取,甚易。」中書令張華命宿下舍,設諸難,攀皆通之。又〔言〕舊各本脫,當有。:「濬性在忠烈,受命必果,宜重其位號。」詔書遷濬平東將軍,督二州事。

吳平,封關內侯。濬入拜輔國,攀為司馬。上《論時務》五篇,除滎陽令。進廷尉「平」〔評〕各舊本皆作「評」,廖本依《晉書‧攀傳》改作平,大謬,茲還作評。斷句。說在注釋。。有盜開城門下關者,法據大辟。攀駁之曰:「上關,執信之主。下關,儲備之物。設有開上關,何以加刑?」遂減死。多所議讞。遷散騎侍郎。

太傅楊駿謀逆,請眾官。攀與侍中傅祗、侍郎王愷等往。惠帝從楚王瑋、殿中中郎孟觀策,戒嚴,誅駿。駿外已匆匆,元豐、劉、李、《函海》作。錢、廖本作匆匆。張、吳、何、王、浙、石本作匆匆。攀與祗踰牆,得出侍天子。天子以為翊軍校尉,領熊渠兵,一戰此下錢本有一空位。斬駿,社稷用安。封西城公,邑萬戶。策曰:「於戲!在昔先王,光濟厥世,罔不開國列土,建德表功也。故逆臣楊駿,謀危社稷,構兵,飛矢集於殿庭,白刃交於宮闈。攀受命奮討,凶逆速殄。忠烈果毅,朕甚嘉焉。今以魏興之西城為攀封國。錫茲玄社,苴以白茅,永元豐本作以。為晉藩輔。往欽哉!敬乃有土,惠康黎元,無或以隳爾顯烈。」又賞絹萬匹。攀固辭,受五千疋。錢寫本上下皆作匹。他各本上下皆作疋。廖本上匹,下疋。又錫元豐與廖本作錫。他各本皆作賜。拜弟逢平鄉侯,兄子夔《晉書‧攀傳》作逵。關內侯。遷宣〔城〕舊各本並有小闕字。依《晉書》當作宣城。內史,當作「太守」。不就。轉東羌校尉。西虜寇邊,遣長史楊威討之,違攀指授,失利。徵還,領越騎校尉。武庫,元豐、張、劉、《函》、廖本作。他各本作災。百官皆「救」〔赴〕元豐於廖本作救。他各本皆作赴。火。攀獨以兵衛宮。復賞絹五百匹。錢本同,作匹。他各本作疋。領河南尹,遷揚元豐、《函海》本作楊。州刺史,假節。在職張、吳、何、王、浙、石本作官。數年,《晉書》作三年。德教敷宣。征虜將軍石崇表東南有兵氣,不宜用遠人。徵拜大司農。兼三州都。自表以被疾錯忘,不堪銓量人物。讓都職於任熙、費緝。不聽。遷兗州刺史,錫寶劍、赤舄。固辭,不之官。時帝室政衰,多害忠直。又諸王迭起,好結黨徒。攀闔門治疾,不與世務。朝元豐本脫。議欲以為公,會薨。時年五十七。天子愍悼,追贈司農疑當作空,說在註。印綬,謚曰桓公。遺令他各舊本皆作敕。世子務行恭儉,引荀公曾、元豐本作從。諸葛德林為模範。子璋嗣。

李毅[编辑]

十五

李毅,字允剛,廣漢郪人也。祖父朝,字「偉」〔永〕南《先賢志‧廣漢士女讚注》作永南,不誤。參看卷十案。,州別駕從事。父旦,字欽宗,光祿郎中、主事。毅少散達,不治素檢。年二十餘,乃詣郡文學受業,通《詩》、《禮》訓詁。為學主事。太守弘農王濬臨學講試,問祭酒姬豔舊各本作艷。曰:「學中有可成進幾百人?」豔對曰:「可有百人。」濬怒「言」〔曰〕舊各本並作曰。廖本獨作言。:「童冠八百,而成者百人。教少元豐本作小。何為?」毅對曰:「如豔之言,明府之教盛於孔氏,不為少也。」濬奇之,命為主簿。濬嘗錢、劉、李、《函》、廖本作嘗。元豐、張、吳、何、王、浙、石本作常。夢得三口元豐本作云。刀,「云」元豐、張、吳、何、王、浙、石本無此字。當衍。人以禾益之,手持,不得。以問郡丞與掾吏,錢、張、吳、何、王、石本作史。莫能知。毅對曰:「吉祥也。三刀者,州字,而益之。禾持不得,禾旁失者秩字。明府秩當至益州。」濬笑曰:「如卿言,當相以為秀才。」

張弘殺益州刺史皇甫晏,誣表晏反。毅白濬曰:「皇甫侯起自諸生,位極方州,「又」〔反〕元豐、錢、廖本作又。劉、李本作反。張、吳、何、《函》、王、浙、石本作久。依《通鑑》引文當作反。當何求?且廣漢與成都密邇,而統〔於〕依《通鑑》引文補。梁州者,衿張、吳、何、王、石本作矜。益州之領,須防若張、吳、何、王、石本作在。今日也。益州有禍,乃此郡之憂。加張弘小豎,眾所不與,宜時赴討。」濬欲先上後行。毅曰:「大夫出疆,元豐本作。苟利社稷,專之為賢,何況殺主賊。急,當不拘常宜。」濬從之,發兵,與元豐本此衍門字。牙門滿泰等共討弘,斬之。詔書遷濬益州刺史,〔毅〕元豐與廖本無毅字,他各本有。復為州主簿,別駕,舉秀才。及濬伐吳,與何攀並為參軍。吳平,封關內侯。除隴西護軍,以疾去官。徙繁令。遷雲南太守。濬臨薨上表,此下當脫有「言攀、毅功」等字句。後武帝思濬〔勳〕元豐與廖本無勳字,他各本並有。,問毅所在。徙犍為,使持節、南夷校尉。

久之,「犍為」〔建寧〕舊刻此二字誤。按《南中志》,當作建寧。《通鑑》卷八十四,亦作「建寧大姓李叡、毛詵」。民毛詵、李叡元豐本作督,下同。與朱提民李猛元豐本作孟,下同。共逐太守杜俊、雍元豐本作擁。約以叛,眾數萬,毅討破之。斬詵、猛首。叡走依五「茶」〔苓〕元豐、錢、張、劉、吳、何、李、《函》、王、浙、石本皆作荼。廖本作茶。《通鑑》卷八十五作苓。茲依《通鑑》改。參看《大同志》注。夷。此下廖本小注云:「當重有夷字。」今按《大同志》,當是舊衍下文「亦叛」二字。不重夷字。「亦叛」。晉朝復置寧州,以毅為刺史,加龍驤將軍,封成都縣侯。元豐、錢、劉、李、《函》、廖、浙本作縣侯。張、吳、何、王、石本作內侯,誤。夷遂大反,夷上當脫有「毅誘誅叡」字。否則遂字當衍。參看《大同志》文。破沒郡縣,攻圍州城。中原亂而李雄寇蜀,救援不至。疾病,薨於窮城。懷帝嘉其忠節,追贈少府,謚曰威侯。毅性通博,居情雅厚,賑卹寒貧,篤於故舊,人咸愛歸之。但好談調,德重猶少。張、吳、何、王、石本調作論,重作量,張佳胤所改也。調,調侃。重,威重。宋槧不誤。

從弟苾,字叔平,修身,砥礪名行。數諫毅宜〔自〕廖本脫自字。他各本並有。矜嚴。毅笑應之曰:「吾小來不治名素,終杖旄節。故可至九卿。卿清儉廖本注云:「當作檢。」茲不取。履道,卒不失成都令也。」時毅始受南夷,而苾為元豐本無而字,有為字。錢、張、劉、吳、何、李、《函》、王、浙、石本有而字,無為字。廖本並有之。歷城令。果作成都。遷犍為太守,位官不及毅。

毅子釗,世秉儒學,有格望。以父任為謁者。除壽林侯相,不就。為尚書外兵郎。自表赴難。至柯錢本作牂柯。張、吳、何、王、浙、石本牂。元豐、《函》、廖本作柯。,夷斷道,不得進,經年。以寧州城中無穀,父疾病未知吉凶,不食穀,惟茹草,迄至「奔」奔字當衍。喪。〔官〕元豐、廖本無官字,他各本有。至朱提、越巂太守,西夷校尉。毅女秀,適漢嘉太守新都王載,有才智。父亡後,州文武推領州三年。

二州當太字當作泰。清中位,至方州節將者,壽良、何攀及毅。永嘉中,巴〔西〕依《目錄》補。張弈希祖,為荊州刺史,南蠻、長水校尉。蜀郡張峻《目錄》作岐。紹茂,為監南中八「部」〔郡〕「事」〔軍〕,西夷校尉,〔使〕依《目錄》補。持節「事」。

楊邠[编辑]

十六

楊邠,字岐之,犍為武陽人也。少好學志古,藻元豐、錢、劉、李、《函》、廖本作藻,不誤。張、吳、何、王、浙、石本作澡。勵名行。州辟主簿、別駕。刺史王濬舉秀才,安漢、雒令,王國中尉。以選為尚書郎。遷汶山太守。值夷復讎,元豐本作仇。失殊張、吳本作誅。俗和,徙授巴東,轉廣漢。永嘉初,進衡陽內史。遇流民叛亂,攻沒長沙、湘東,邠輒救助。賊眾浸張、吳、何、王、石本作侵。盛,遂破郡城,獲邠。欲以為主,邠不許。賊晝夜持舊各本作執,廖本獨作持。守。邠候其小怠,夜急走。比覺,已去遠。收餘眾,軍重安,欲投湘州刺史荀眺,共圖進取。會眺降賊。邠孤軍固城,賊此下張、吳、何、王、浙、石本有攻字。圍之。誓死不移,遂卒城中。時年六十九。〔元〕舊脫謚,當有。帝為鎮東大將軍,嘉其忠節死義,遣使弔贈,策曰:「惟永嘉七年四月己未,使持節都督江、「陽」〔揚〕舊各本作陽,訛,當改作揚。諸軍事鎮東大將軍瑯琊王睿,舊刻本誤作濬,顧廣圻校改睿,廖本與顧觀光照改。謹遣張、吳、何、王、石本作遺。板,命前衡陽內史楊君,忠肅貞固,守正不移,雖當脫在字。危逼,何、王、石本作迫。節義可嘉。不幸殞卒孤城,甚悼之。今列上尚書,贈君淮南內史。魂而有靈,嘉茲寵榮。嗚呼哀哉!」此下《楊稷傳》,元豐本作正文,張、吳、何、王、廖、浙、石本亦作正文,劉、李、錢、《函》本作小字注,李本在書頭。

邠同郡楊稷文曹,泰始初為交阯太守,平九真、鬱林、日南四郡,斬吳交州刺史劉悛、錢、劉、李本作俊。大將軍脩則。武帝方授交州,會孫皓遣大將劉、張、吳、何、王、浙、石本有軍字。薛珝、陶璜十萬人攻稷劉、李本重稷字。。被攻八月,救援不至,眾寡不敵,遂為珝、璜所獲。囚稷,欲以張、吳、何、王、浙、石本無以字。送皓。稷毆張、吳、何、王、浙、石本作歐。血死。帝嘉其忠烈歿命,追贈交州刺史「也」。劉、李本無也字。他各本有。當衍。

費立[编辑]

十七

費立,字建熙,犍為南安人也。父揖,張、吳、何、王、浙、石本作楫。字君讓,巴西太守。立學義沖邃,玄靜沈嘿。察孝廉,王國中尉。王年少,好輕行遊觀。立常正色匡諫,及上疏風李本作諷。喻,辭義劘元豐、錢、劉、李、《函》、廖本作劘。張、吳、何、王、浙、石本作剴。切,合箴規之體。出為成都令,縣名難治,立蒞張、吳、何、王、浙、石本作蒞。之垂績。以性公亮,入為州大中正。除巴西太守,不就。轉梁益寧三州都督,兼尚書。值大駕西幸長安,常與大臣居守在洛,加員外散騎常侍,封關內侯。每準正三州人物,品格褒貶,帥意方劉、李本作分。規,無復疏親,莫不畏敬。然委曲者多恨其繩墨。數辭諸郡,意在河、泰元豐、廖本作泰。他各本作秦。、汝、潁。久之,朝議欲以為荊州。永嘉六當作五。年,與子并沒於胡寇。

立時,漢國呂淑,字偉德舊各本皆作「呂毅叔、偉德」。廖本依《目錄》改。茲依廖本。,以清彥辟,「別」〔州〕字當作州,說詳注釋。舉秀才。尚書郎,秦國內史,長水校尉,員外此下當有散騎二字,原省。常侍,梁州都督。與立同沒胡寇。

常騫[编辑]

十八

常騫,字季慎,蜀郡江原人也。祖父竺,字代文,南廣太守,侍中。父偉,字公然,閬中令。騫治《毛詩》、《三禮》,以清尚知名。州辟部從事,主簿。郡請功曹。察孝廉。萍鄉令。以選為王國侍郎。出為綿竹令。國王歸之,復入為郎中令。從王起義張、吳、何、王、浙、石本有兵字。他舊本無。有功,封關內侯。遷魏郡太守,加材官將軍。以晉政衰,睹中原不靜,固辭去官。拜新都內史。時蜀亂,民皆流在荊湘,徙湘東太守。疾病,未拜卒。年六十八。騫性汎元豐、錢、廖本作汎,他各本作泛。愛敦敬廖本注云:「當衍」意謂敦屬下句。茲以敦敬屬上句。,友宗族。當官脩理,恕以撫物,好咨問,動必謙讓。州、鄉以為儀範。

二州清官見述者,先有宜都太守犍為唐定義業,隴西太守巴西馮山、休翊,而後騫云。

常寬[编辑]

十九

常寬,字泰恭,騫族弟郫令勗弟子也。父廓,字敬業,以明經著稱,早亡。〔寬〕依上各傳例當有。闔門廣學,治《毛詩》、《三禮》、《春秋》、《尚書》,尤耽意《大易》。博涉《史》、《漢》,彊識多聞,而謙虛清素,與俗殊務。郡命功曹及察孝廉,不就。州辟主簿,別駕。舉刺史羅尚秀才,為侍御史。除繁令,隨民此下,錢、張、劉、吳、何、李、《函》、王、浙、石本并有安字。元豐與廖本無。無者是。縣零陵。以舉,將喪去官。湘州叛亂,乃南入交州。「及」〔交〕元豐與廖本作及。其他各本作交。作交是。州刺史陶咸表為長史,固辭,不之職。雖流離交城,衣「敝」〔弊〕元豐以來各舊本皆作弊。廖本改敝。今按:弊、敝古通,當依舊本。褞袍,冠皮冠,乘牛往來,獨疑當作猶。鳩合經籍,研精著述。依元豐本作亦。其他各本作依。孟「陽」〔楊〕各舊本作楊。廖本獨作陽。未詳所據。當依舊本。宗、盧師矩著《典言》五篇,撰《蜀後志》,及《後賢傳》。續陳壽《耆舊》,作《梁益篇》。王謨本與清人讀《常志》者,率於《蜀後志》、《後賢傳》與《梁益篇》三處點斷。今考不然。別於注釋說明。元帝踐祚,嘉其德行潔白,拜武平太守。民悅其政。元豐本此下空十四字位。以榮貴非志,在官三年,去職。尋梁碩作亂,得免難。卒於交州。凡所著述,詩、賦、論、議二十餘篇。

子長生,字彭祖,亦有學行。州主簿,資中令,治中從事。早亡。

元豐本作事。蜀郡太守巴西黃容,亦好述作,著《家元豐本作加。訓》,《梁州巴紀》,《姓族》,《左傳鈔》,凡數十篇。漢嘉太守蜀郡杜龔敬脩,亦著《蜀後志》「及」此及字當衍。志趙廞、李特叛亂之事及喪紀禮式,後生有取焉。

譙登[编辑]

二十

譙登,字慎明,巴西西充國人,譙周孫也。「仲」〔伯〕各舊本均作伯,茲依《三國志》改。父熙,察孝廉,本部舊各本皆作郡,廖本獨作部。部字是。大中正,沔陽令。叔父同,字彥紹,少知名,拒州郡之命。梁元豐本作嚴。州刺史壽良與東羌校尉何攀貢之三司及大將軍幕府。為尚書郎,除錫令。亦有為作傳者。

登少以公亮義烈聞。郡命功曹,州辟主簿,別駕從事。領陰平太守。郡五官,素大姓,豪擅,侵淩羌、晉,登誅之,郡中皆肅。後以李特作亂,本郡沒寇,父〔賢〕依《三國志‧譙周傳》補。為李雄巴西太守馬脫張、吳、何、王、石本作晚。下同。所殺。乃東詣鎮南劉公請兵。時中原亂,守公三年,不能得兵。表拜揚烈將軍、梓潼元豐本作橦。下同。內史,使合義募。「登凡」于文,二字當衍。錢寫本脫此三字。巴蜀流士,得二千人。「鎮」〔平〕當作平,前屢見。下文亦作平。西此下,錢、張、劉、吳、何、李、《函》、王、浙、石本有將軍二字。元豐與廖本無。蓋李所加。羅尚以已字通。退住巴郡,登從尚索益軍討雄,不得。乃往元豐本作住。攻宕渠,斬脫,食其肝。巴西賊破,復詣尚求軍。尚參佐多以必無利;登憤恚,數淩折之。又加責於尚,尚但下之而已。會羅羕殺雄太尉李離,舉梓潼來降,登逕進涪城。雄自攻登,為登所破。而尚將張羅進屯犍為之合水,文碩殺雄太宰李國,以巴西降。羅遣軍掠廣漢,破雄叔父驤,虜其妻子,募人斫雄頭,賊以向元豐本作尚。困。而尚本參佐恨登之見矜侮,不供其軍食。益州刺史皮素至巴東,敕平西送故遣將張順、楊顯救登。至墊江,素遇害,順張、吳、何、王、浙、石本無順字。、顯還。雄知登乏食,遣驤致攻。兵窮士餓,誓死不退。眾亦餓死而無去者。永嘉「三」〔五〕《大同志》作五年,是。年,為驤所生得,輿錢、廖本作輿。他各本作與。登字當衍。致雄。言辭慷慨,涕泣歔欷,無服降臣折情,雄乃殺之。囚其軍士,皆以為奴虜,畀兵士。而連陰雨百餘日,雄中以登為枉,而所領無辜,怒氣感天。〔雄〕當有雄字。下赦,出登軍士湮沒者。

初,尚之在成都也,與雄攻戰,郫令犍為張昕欽明,每摧破雄。雄眾《函海》本無眾字。張、吳、何、王、石本作戰。之。而救助不能并心,為雄所殺。雄常言:「羅尚將均如張昕輩,吾族早無遺矣。」時牙門左汜元豐本作記。下三字同。亦有戰功,尚不能益其兵穀,汜恚恨,以母喪歸。尚累召,不往。尚怒曰:「微左汜,當不滅賊乎?」遂殺之。雄聞汜死,大小相賀。登同郡縣李高,亦有武幹,平吳時,與牙門將處前,獲孫皓,封縣侯,官至金城、鴈門太守。

侯馥[编辑]

二十一

侯馥,字世明,江陽人也。察孝廉,平西參軍元豐本此下空五字位。無闕字。他各本皆有小闕字。錢、李本闕字下更空七格。劉、《函》本更空四格。張、吳、何、王、浙、石本闕字下不空格。廖本注云:「舊空四字,校云闕。」今按元豐格補四字。。〔從至巴,尚〕薨後此下,廖本有注云:「按,薨上當有李毅二字。」顧觀光校勘記遂作「李毅薨後」,並注云:「原脫李毅二字。依廖校補。」今按:下文「薨後巴郡亂」,則明指羅尚也。與上文「平西」義連。言平西,則指羅尚也。羅尚死後,巴郡乃亂,馥避地入牂柯。受王遜參軍職與李毅之死無關。茲別補四字。,巴郡亂,辟廖本作辟,他舊本皆作避。義通。地入柯各本牂柯字異,已前注。。寧州刺史王遜領張、吳、何、王、浙、石本作鎮。平西將軍,復取為參軍。遜議欲遷柯太守謝恕為涪陵太守,出屯巴郡之把口。表馥為江陽太守,往江陽之沘元豐本作泚。劉、李本同。他各本皆作沘。源,撫卹蠻獠,「克」〔規〕舊各本作克,茲改作規。復江「陵」〔陽〕元豐本作陽,是。廖及他各本皆作陵,謬。說詳注釋。,「請」〔清〕廖本注云:「當作清。」茲逕改。通長江。雄征東大將軍李恭已在江陽。馥元豐本無馥字,他各本並有。招降夷獠,脩繕舟艦,為進取調張、吳、何、王、浙、石本作計,與《何攀傳》同。。預白遜請軍,移恕俱出涪陵,「不能自前」四字,請軍乃移文中語也。。恭舉眾攻馥。眾寡不敵,為恭所破「獲」獲字舊有,當衍。,生虜馥,送雄。雄下廷尉責。此下廖本注云:「當有脫。」今按,但當斷句。下省馥字也。曰:「事君,有死無貳,其次,破家與此與字動詞,非介詞。國。今縱不死,又無益國,灰沒其分。守心而已,無他「願」〔顧〕元豐與廖、浙本作願,錢、張、劉、吳、何、函、王本作顧。李本作碩。石印本空位。當作顧。望。」雄必欲屈之,使馥同郡人張迎曉元豐與廖本此下無喻字。他各本有。〔喻〕之。馥怒罵迎曰:「「吾」〔卿〕於文,當作卿。等國亡不能存,大難不能死,低眉海內,何面目相見也。且王寧州,治亂才也,以吾有桑梓之恥,故遠上尚書,遣吾討賊。受命之日,實忘劉本作亡。寢食。但裁船未辨,請軍未至,牽揣不及,為他所先。當滅身隕碎,以謝不及,冀上不負日月,下不愧王侯。指遜。吾豈苟生,如卿兒女之人乎?」迎還白雄。雄義而赦之。時雄眾寇所獲犍為太守建寧魏紀,漢國太守梓潼文「●」〔琰〕廖本有諱闕筆,他各本無。,巴郡太守巴西黃龕,涪陵太守巴西趙弼,永昌謝俊,柯文猛,皆區區稽顙,無如馥者。數年卒。

撰曰[编辑]

二十二

元豐、《函海》本作讚。曰:文王多士,才不同用。孔門七十,科此下,張、吳、何、王、浙、石本有「行相」二字。張本「科行相揆」四字作雙行小字。吳、何諸本皆大字。元豐、錢、劉、李、《函》、廖本並無。廖本注云:「舊闕二字。」蓋所據季振宜家本科下有二空位也。顧觀光校勘記作「科行相揆」,又復注云:「宋本行相二字空格。此以意補,不可從。」今按,何義門過錄之元豐本,原無二字。自張佳胤始疑其脫並補二字。廖本雖斥張補為非,而仍疑有脫。皆謬。揆百行。殊塗貴於一致茲依宋槧舊文句讀。說在注釋。。若斯諸子,或挺珪璋之質,或苞舊各本作苞。乾隆翻刻何允中本作抱。顧觀光「校勘記」亦作抱。瑚璉之器,或耽儒墨之業,或韜王佐之略,潛則泥蟠,躍則龍飛,揮翮揚芳,流光遐紀,實西土之珍彥,聖晉之多士也;徒以生處限外,服膺日淺,負荷榮顯,未充其能;假使植幹華宇,振條神區,德行自有長短。然三趙、兩李、張、何之軌,其有及之者乎?譙登、侯馥,忠規奮烈,美志不遂,哀哉!

「五公」各本皆有此下三行。此二字,元豐、張、吳、何、王、浙、石本頂格。錢寫本低三格。劉、李、《函》本低四格。石本三行並為一行。:「司空何武、司空趙戒、太尉趙謙、司徒趙溫、司空張皓。」元豐、錢、劉、李本作浩。他各本作皓。以上二十二字,各舊本皆有。在此,不倫不類。蓋晉宋以後傳鈔者利用卷末空地摘諸前傳以備忘。非《常志》固有。常氏自造《目錄》,作「公七人」,非五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