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雲山館詩文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蕉雲山館詩文集》序
作者:王闓運 清
1891年
本作品收錄於《湘綺樓文集/卷3

蕉雲山館詩文,桂陽陳侍郎之所作也。初無集本,其甥夏叔軒,就所見錄存之,索觀者眾。因刻於瀘州,而以版歸衡。侍郎雅不自侈於文,故闓運得交四十年,偶一見之屏幅,及他人譜集間,未嘗有稿本也。既聞有此刻,又遲久不以相示,亟徵之乃得焉。大抵應人之請,而因事發義。其自處謙約,而勸人諄篤,純乎德之言也。然無一語講學論道。直述本旨而無枝蔓,於諸葛忠武曹武王為近。視所為,鞶帨羔雁者敻絕矣。文詞簡古,亦非宋明以來支吾諄篤之習。乃其意恒以為少見通人,未能成作者。一卷之中,再三歎惜。又何其重學好文之本於衷也。闓運見當世文學貴人眾矣,唯曾文正恒自恨其學之不足。此外非誇於文,即薄之以為不足為者。今觀侍郎之文之言,誠有味乎,修詞居業者乎。使侍郎得一日用力如曾文正,其取徑當更在文正之上。此則天性之各有近也。文正欲從韓文,以追西漢,逆而難。若自葛曹以入東漢,順而易。就今而觀文正,可以驂靳,文人侍郎,猶未逮也。若推文正之意,其欿然與侍郎同。斯其所以為能文乎。語曰:「有德者必有言。」言功也,非言效也。如曰德劭則言高,則是自古聖人皆可以為文人學人,而何貴乎羲文孔子。若夫無德之言,則終不可飾矣。雖然,不知者不足論。如侍郎與文正不出身為國,而獨以文傳,又何以為文人增重哉。然則侍郎之所自歎惜,又其文之所由儕於作者也。光緒十七年八月,白露後三日。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