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纂淵海 (四庫全書本)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記纂淵海 卷一

  欽定四庫全書     子部十一
  記纂淵海       類書類
  提要
  等謹案記纂淵海一百卷宋潘自牧撰據浙江通志自牧金華人慶元元年進士官龍㳺令此本題曰教授盖其著書時所居官也是書分門𨽻事與諸家畧同惟一百卷中叙天道者五卷叙地理者二十卷叙人事者六十四卷叙物類者僅十一卷詳其大而畧其細與他類書小異其郡縣一部以臨安為首盖據南渡割裂之餘而五嶺兩川之後更及開封諸府存東京全盛之舊亦與方輿勝覽諸書刪淮以北不載者體例有殊其中性行議論諸部子目未免瑣碎然亦不失為賅備也此本刻於萬厯己夘原本卷首自牧名後題有中憲大夫大名府知府前監察御史東魯王嘉賓補遺字則亦如陳禹謨之改北堂書鈔已非自牧之舊又陳文燧序稱其先世求之閩蜀得其前編周流吳越復購後編此本不分前後編盖復經合併益失其真序文稱中葉零替蠧魚殘缺戊寅冬承乏畿南公暇謬為補註剝落太甚者屬别駕蔡公司理顧公學博吳君采輯諸書補闕序次一日示諸太守越峯王公邑令吳君願捐奉梓之云云以其卷首列名考之别駕蔡公為大名府通判蔡之竒司理顧公為推官顧爾行學博呉君則有府學訓導吳騰龍魏縣教諭呉嶙二人不知誰指邑令呉君為南樂縣知縣吳定太守王公當即嘉賓是補此書者為文燧及蔡之竒等三人嘉賓特為刋板未嘗操筆與題名亦互相牴牾盖明人書帕之本稱校稱補率隨意填刻姓名不足為𠙖亦不足為異其出自誰手無庸究詰要其根柢則固宋人之舊帙耳乾隆四十六年三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刻記纂淵海序
  太史公曰學者載籍極博猶考信於六藝云夫六藝尚矣顧輓近世離合雕繢食宋氏餘餲以博甲乙第則可以方韓毛戴鄭則濫觴祇塗學士耳目耳一旦釋故筞登朝復東西南北或不暇蒐百代之薮即蒐而柱下所藏或不少槩見即見矣而惠子五車紛如豈勝徙代舍也則惡在其能博極哉故述家者興其人則如劉叅軍徐散騎歐陽率更其編則經史子傳錯其用發善機則開簷展卷古道照顔其資不可缺也博士弟子展紙濡穎鎔意鑄詞仰天閣筆而不能成章則悔其積學之晩迨其既仕則簿牘瑣冗塵紛糾纒上之樹勛䇿㫖希髙慕大考鏡一差不免效顰學步之過次則摸稜兩可得喪交馳又次則墮行㝠㝠機械閉護其意念蒸蒸皇皇萬起萬㓕當此之時取聖賢故牘而諷誦紬繹之印證先哲神逰太清投氷熄火方寸烱然與聖賢之心曠世孚格而三事九列輕若一毛即使震撼擊撞排山岳而膺霆電其剛大不少餒焉則不惟定志凝神莫過於書而昔人所謂至樂者真在是矣使書而可廢則臧逢世求刺尾以書班史楊司諫傭集賢以便稽閲歐陽文忠居夷陵時求漢史不得輙考吏牘以鏡得失窮一生心力而不倦者豈其疲精于腐䑕蠧魚之資而為是迂緩不切之事哉自昭明聚精于漢選宋帝擷秀于英華杜氏覈例于通典好古修文之士至今便之苐挈綱者不詳撮要者不愽且專主採摭而無禆勸懲母怪乎博物者縁以為資而志道者謂其索然無餘味也有宋金華潘自牧氏性既嗜古學亦遡源研思殫力彚集全書命曰記纂淵海自乾坤法象之理皇王帝霸之緒禮樂刑政之辨草木昆虫人物事變之紀文井蛙疑焉河伯嘆之矣陳大夫由名御史出秉魏憲梓其書魏博大夫家臨川臨川九淵舊鄉故多譚一貫者乃是書藏大夫家百年且大夫至不三月亟亟焉梓所謂考六藝而博極非耶余代大夫至則釋爼豆議軍旅盖十九廢書一日手其編咨咨嘆焉曰當世卿大夫修夏商之業具曰文勝而詞賦則墨儒多闕不稱即兩都山川宫觀禮樂兵車姬姜端冕禎祥之茂未有一賦之者謂腹笥何何令來學前無徃哲㫖哉編也願捐俸梓之SKchar成分為門若干條若干卷若干蓋數十年未竟之緒而煥然大備矣夫先人有志後裔弗成非孝也家有和璧秘而弗廣非仁也非仁非孝非夫也自牧民采輯於數百年之久而先祖父得之則傳者在先祖父先祖父訪綴于十世之久而子孫得之則傳者在我子孫藉令惜勞省費不能公之天下謂先祖父何今是編既成爛然拱璧譬諸靈泉浩淼渴者思飲嘉生暢茂飢者可㸑也學士大夫溯流窮源剥華嚅實由經籍子史以歸仁義道德之懿自渣滓糟粕以要精神心術之㑹甲乙雌黃立我正鵠釋回増美身體神㑹處則為一世聞人出則為經天實學則經籍子史皆我註脚䆳古聖哲所以垂世立教者於吾人有實濟而剪綵醸蜜蔚為詞章又卑鄙不足言矣雖然珠璣玳瑁貴矣而不可衣食布帛菽粟可衣食矣而不能必斯人之各足取不禁用不竭隨其分量所及而各適於用者書也遺簮見收寶于珠玉斷簡復續貴于天球昔人六籍之堂萬卷之架固惓惓然恐手澤之墜而未必非公世覺人之心也余祖輩不敢冺自牧公之傳而余不敢冺先輩之志繼紹之心得藉諸公以自効而越峯諸公捐俸梓集嘉惠萬世則公已公物之心亦有所寄以不朽其自所慰者因甚于予之慰其先人者也把玩是編者其尚念之哉萬厯己卯孟夏吉旦賜進士第整𩛙大名等處兵備河南按察司副使前河南道監察御史臨川陳文燧書





  記纂淵海序
  夫多識不如一貫宣聖與端木氏論之詳矣彼忘書三篋了誦無遺借閲市肆過目成誦其所建樹多貽譏於後世而暗合道妙者腹稿書囊且賢於讀書不識字之軰則載藉蘧廬聖人不屑雕蟲末技豈壯夫為之哉然前言徃行大畜多識而不學無術之誚又若不病其玩物䘮志者是何以故也盖人生㝢内上自皇初下窮萬禩判然若風馬牛不相及而其善善惡惡涇渭不淆即萬禩如出同堂刓觚裂軌之徒靡所不至夜氣清明檢㸃旦晝輙愧汗不能自遏盖天則之明不容冺耳所恃以區較臧否激則漁獵備矣於乎此率塗之人立起而漁獵者耶抑為周覽經𫝊者航淵海乎且韓愈一代作者而稱紀事纂言唯鈎提是競揚雄則雕蟲恥之自二論狎出蒐羅馳騁之士與著一家言言各屈信龍蛇若廼縉紳先生更抗手而尊一貫曰賜氏固病博矣然則夫子焉學而識防風氏之骨肅慎氏之楛矢䕫龍罔象羵羊之秘恠若河漢無極耶且窺孔門者即博士家言童習而斑白不敢廢何獨廢愽學欲黜類苑以下書籍令劉徐其人一生當游夏無論文學其多識鳥獸草木之名亦何渠盡見黜也語有之善識者譬善貨殖榖纑旄石漆絲薑桂柟梓瑇瑁齒革連錫旃裘之類靡不韞匵豈必鞶鑑舒鼎而藏垂棘而寳哉故宋潘子猶然儉諸氏而饒益之世母必齊梁晉魏秦漢春秋事母必廟彛國典言母必鄒枚遷固屈宋左國老荘盈耳者張奪目者陳書成而命之曰紀纂淵海有味乎其淵海也而經籍子史詩賦風騷變而外國盗賊水火災沴㣲而醫卜農圃稗官小説莫不具陳而其因事别類因人証事治政之純疵人品之髙下行誼之淑慝心術之忠邪華衮斧鉞凛凛可畏盖兼經史之義而集諸書之大成者也余先世强恕公牧石諸公求之閩蜀得其前編周流吳越復購后編寳玩盖幾百年所矣中葉有志續蠧魚殘缺余自通籍時業有志續之踐更南北竟無完書今戊寅冬承乏畿南公暇謬為補註剥落太甚者屬别駕蔡公司理顧公學愽吳君采輯諸書補缺序次一日示諸太守越峯王公邑令吳君則皆唯唯曰後啟班固左思囂囂上世也孰為我封魏盧柟之墓討其鄉豈復有賦滄海者乎且詔之曰陳大夫書出豐玉荒榖積恣而所貿布矣太守滕陽王君梓既竣入謂不佞故不佞稍揚扢云爾諸詮次卷帙不載載大夫自序中萬厯己夘中秋日賜進士第中憲大夫整飭大名等處兵備河南按察司副使前奉𠡠提督雲南學校巡按直𨽻福建江西道監察御史勾餘胡維新書






  刻記纂淵海名氏
  宋  教  授  金  華潘自牧纂集明中憲大夫大名府知府前監察御史東魯王嘉賔補遺奉 政 大 夫 同 知 濟 郡王之輔承徳郎通判蜀郡蔡呈竒金華王三錫
  文 林 郎 推 官 吴 興顧爾行編次奉 訓 大 夫闕二字州 知 州 新 添丘東昌元 城 縣 知 縣 上 黨竇 傑
  南 樂 縣 知 縣 鄴 郡吴 定
  清 豐 縣 知 縣 漢 陽尹應元
  内 黄 縣 知 縣 晉 陽孫繼先
  魏  縣 知 縣 東 萊原一魁
  濬  縣 知 縣 河 東任養心
  滑  縣 知 縣 東 萊劉師魯
  東 明 縣 知 縣 靈 壁徐學禮
  長 垣 縣 知 縣 大 梁邉有猷校正府  學 訓 導 關 中吴騰龍
  魏  縣 教 諭 毘 陵吴 嶙同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