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 誠齋集 卷第九十一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九十二

誠齋集巻第九十一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庸言

   庸言一

楊子曰七情代興而異政故喜為怒君樂為哀臣

未有發與時並來與日偕者或曰然則欲其發皆

中節奚施而臻兹楊子曰聖人以一君臣衆人以

七臣臣一君

楊子曰古之君子道足以淑一身及其足以淑萬

世而不自知也後之君子言将以信萬世及其不

足以信一室而不自知也

楊子曰所樂存焉則陋巷在前而顔不見所樂不

存焉則黄屋在上而堯不知

楊子曰君子恩及禽獸而周公必驅犀象聖人仁

及草木而后稷必薅荼蓼

楊子曰仁者萬善之元首正者萬事之本榦

或問横渠子謂隂方凝矣而陽在内者不得出則

奮擊不服而為雷隂方聚矣而陽在外者不得入

則周旋不舎而為風何謂也楊子曰伏一健於二

順之下健者安得不怒而為雷閉二健於一順之

外健者安得不環而為風易之有震巽也其知神

之所為矣

或問濂溪子謂元亨誠之通利正誠之復何謂也

楊子曰元伸而亨非誠之通乎利詘而正非誠之

復乎亨利用也元正軆也軆名二也誠一而已

楊子曰以理從心不以心從理故危以動則民不

與以心從口不以口從心故懼以語則民不應

楊子曰易之道損而不已必益升而不已必困吾

未見處損而喜處升而懼者也

或問程子説易謂五君位也唯旅之六五獨不取

君義葢君無旅也信乎楊子曰出居于鄭在乾侯

孫于越旅也幸蜀幸奉天亦旅也然則程子謂君

無旅何也曰是固作易者與説易者之所諱也非

諱也不忍言也

楊子曰性者生之良能心者性之良知水曰潤下

火曰炎上性也火之始然泉之始達心也故不盡

其心不知其性

或問趙簡子問於史墨曰季氏出其君而莫之罪

而墨對之以君臣無常位其然乎楊子曰詭哉言

也君臣天下之大分猶天髙地下不可易也非有

桀紂之𢙣湯武之聖則易之革聖人不作矣意如

何人而敢奸之乎且簡子之問安知其無季氏之

志乎無季氏之志猶不可有此對也有季氏之志

而對之以此可乎詩曰無教猱升木

楊子曰易者蕭何之律令春秋者漢武之決事此

易戒其所當然春秋断其所已然聖人之戒不可

違聖人之断不可犯六經惟易春秋相表裏

楊子曰過樂則喜安喜則樂不平於于則怒不制

其痛則哀

或問學者之言道或閟已於至幽而墮人於至茫

何也楊子曰非强則妄誣所不能之謂强億所不

知之謂妄

或問易之革曰湯武順乎天然則文王違天乎楊

子曰皆順也或順其命或順其理

或問君子敬其獨何謂獨楊子曰作於其心之謂

或問我叩其兩端而竭焉道有竭乎楊子曰覿之

以宗廟之美而俎豆無象位之以百官之冨而表

著無列

楊子曰君子不安其心之所不安小人安其心之

所不安

楊子曰有此之謂理行此之謂道軆此之謂德屢

遷而不離乎此之謂中

或問夷齊兩去其國夫子兩許其仁何也楊子曰

夷不去無父也齊不去無兄也

楊子曰文王制天命者也湯武制於天命者也

   庸言二

或問横渠子云隂陽之精互藏其宅何謂也楊子

曰水隂物也而至陽之精居其宫火陽物也而至

隂之精隂其家

楊子曰仁者安其固然故不憂知者明其當然故

不惑勇者信其不然故不懼

或問道也者潜之則懌諸心軆之則淑諸身溥之

則澤諸天地萬物學者言不及此何也楊子曰道

一在己言道病已己不在不道言道媿道

楊子曰顔子之學故以新而化是以有若無忿以

樂而消是以犯而不校

楊子曰伏羲堯舜禹湯文武聖之髙曽也周孔聖

之祖父也顔子聖之宗子也孟子聖之别子也二

程子宗子别子之宗子也

楊子曰禮者免刑之大閑刑者復禮之嚴師

楊子曰君子懐德故主乎善不主乎已小人懐土

故安其舊不徙其新

或問廬而不藩藩而不墉藩且墉而不崇不厚不

復廬其妥乎徹藩牆以納於莬褐夫不為也徹封

建以納獫狁而謂君子為之乎懵哉栁子之訾封

建也啓戎以宅華使疆不籓陲不墉蕩蕩焉通而

莫禦民到于今受其烈者必栁子之言夫楊子曰

以藩牆為藩牆廬其妥矣以於莬為藩牆廬其妥

楊子曰仕優則學豐其歉學優則仕散其積

或問田不井曠百世王澤其不下究歟欲王澤之

下究其必自井田始矣百世之主非其智不足以

及之惟其勇不足以行之葢仁於奪一夫之有而

不仁於均萬夫之無是以王澤不下究也楊子曰

奪一夫之有以均萬夫之無可也萬夫未得其所

無而一夫先訟其所有可乎或曰上均之下焉得

而訟之曰下患無所訟乎秦之慘刻民不訟於秦

而訟於漢新室之紛更民不訟於新室而訟於光

武下患無所訟乎

楊子曰吕公未嘗献淮魚献淮魚者婦也文公未

甞献錦献錦者亦婦也不献甚献也

楊子曰君子不噐不以一能而盈諸身及其使人

也噐之不以衆能而責諸人

楊子曰子謂公冶長可妻也雖在縲紲之中非其

罪也以其子妻之子謂南容邦有道不廢邦無道

免於刑戮以其兄之子妻之以女女人而必曰貴

冨也異矣

楊子曰不遷怒直也不貳過明也

楊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不以名掩實察其所

安不以迹掩心

楊子曰用之則行舎之則蔵用舎非聖賢之痛痒

也人主觀聖賢之行蔵可以察其時邦有道則仕

邦無道則隱非君子之欣戚也人主觀君子之隱

顯可以知其身

孔子曰古之學者為己楊子曰今之學者亦為己

舎為學則無所不為己孔子曰今之學者為人楊

子曰古之學者亦為人舎為學則無所不為人

楊子曰君子見其所不欲見亦有不見其所不欲

見孔子闞陽貨之亡是也君子敬其所不欲敬亦

有不敬其所不欲敬孟子不與王驩言是也為陽

貨王驩者知怨其不見已而不怨其所以不見之

由知怨其不與己言而不怨其不與己言之端惑

楊子曰人之一身冬立者其足寒此則隂矣及足

與足相摩則寒者温不曰陽乎然則隂陽果二物

或問何謂精義入神楊子曰思精其冝則衆理通

何謂窮神知化楊子曰理盡其通則萬變徹葢義

者物之冝神者心之通化者事之變

楊子曰直於己之謂忠孚於物之謂信

或問惻隱之心仁之端也何謂隱楊子曰惻言愛

隱言痛也覺其痛之謂隱愛其痛之謂惻痛於彼

惻於此而仁不可勝用矣

   庸言三

或問知變化之道何謂變化楊子曰榮變而枯末

離而本不離鬒變而素色改而質不改此變也鷹

化為鳩見鳩不見鷹草化為螢見螢不見草此化

也變者跡之遷化者神之逝

楊子曰中則正在其間正則中在其外

楊子曰國家之敗其敗者敗之歟抑亦興者敗之

歟家有範人有表範完而表端罔或SKchar側矣唐太


宗謂其子曰吾有濟世之㓛是以縦欲而人不議


然則敗唐者髙宗也而非髙宗也

楊子曰寂然不動感在其中矣感而遂通寂在其


中矣


楊子曰學以聚之無不受也問以辨之有不受也


楊子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勢坤君子以

厚德載物非賛天地也以天地責諸身也


楊子曰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身而不正可乎

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學而不精可乎

楊子曰建官以利民有害民而得官用人以立國

有誤國而得用

楊子曰天下之才動則生静則息

楊子曰君子之於人以大善揜小惡不以大惡揜

小善

或問本朝諌臣之盛古未有也何如楊子曰非諌

臣之盛也祖宗之聖也

或問天地未開闢如之何楊子曰古猶今也天地

既開闢如之何曰古猶今也

楊子曰君子之於小人有容而無敵或曰何也曰

不為小人不勝小人不勝小人不敵小人敵小人

而勝焉是勝一小人得一小人矣

或問三代而下莫盛於西漢也本朝與西漢孰盛

楊子曰西漢縣令勇於敢殺本朝人主勇於不敢

或問熈豐元祜之議論固不能同也元祐諸儒其

咎臨川王子也冝矣而諸儒之論又謂不井田不

封建則不三代也何如楊子曰臨川王子之論曷

嘗不曰三代哉

楊子曰君子不言己之所不能行不言人之所不

可行

或問世傳大程子中庸之書非大程子之為也吕

子大臨之為也何如楊子曰無傷也魯君之宋呼

於垤澤之門守者曰此非吾君也何其聲之似我

君也無傷也

楊子曰臧堅以齊侯遣閹人唁已為耻後世之士

以閹人薦已而不為耻漢文納爰益之諫以宦者

參乗為耻後世之主以宦者參國而不為耻

楊子曰子路問死子曰未知生焉知死以其所不

必知害其所必知仲尼不為也子路問事鬼神曰

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以其所無用害其所有用仲

尼不為也

或問伊川程子之學大抵以先王而責後王以聖

人而責學者膚寸不恕也無乃已甚乎楊子曰奚

其甚以先王而責後王是致後王於先王也以聖

人而責學者是納學者於聖人也奚其甚

楊子曰光輝者日月之散也月月者光輝之聚也

散故其暉無不充聚故其象有可指

楊子曰子夏䘮其子而䘮其明及曽子數以三罪

則愴然之哀一變而為𢥠然之懼何也道長則情


消懼生則哀亡惜也子夏見曽子之晩也使早見


曽子則尚不䘮其明也雖然䘮其明尚不䘮其心



楊子曰人之為善百善而不足人之為不善一不


善而足

或問君子事上如之何楊子曰重不及傲敬不及


楊子曰旦将飲者夢必渥旦将跌者夢必愕今皇


皇焉汲汲焉得則懌否則戚奚為哉

   庸言四

或問紂之𢙣不如是之甚也子貢之言無乃已恕

歟楊子曰紂不可恕也亦可恕也周師之入自焚

而死前有亡國之罪後有死國之節嗟夫後而已

矣猶紂也前而已矣紂也乎

或問三代而下謀國而萬全者其惟子房乎楊子

曰子房䇿之子房用之奚而不萬全哉使他人用

之鴻門之見䇿之安乎栈道之絶䇿之通乎


楊子曰聖人之作易不中而吉寕以吉徇中不正

而利寕以利徇正

孔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

觀也已楊子曰學者無周公之所有而有周公之

所無吾何以觀之哉

或問程子謂仁者覺也覺何以為仁楊子曰覺則

愛心生不覺則愛心息覺一身之痛痒者愛及乎

一身故孝子髮不毁覺萬民之痛痒者愛及乎万

民故文王視民如傷覺萬物之痛痒者愛及乎萬

物故君子逺庖厨

或問孟子謂惻隱仁之端韓子謂博愛之謂仁程

子謂仁者覺也三子之言仁異乎楊子曰何異焉

愛者惻之應隱者覺之感或曰雖然韓子之言其

亦未優乎曰樊遲問仁子曰愛人愛何違於仁子

貢問博施子曰必也聖乎博何違於愛然則博愛

之與兼愛異乎曰異博無私兼無别

或問朝死而夕忘者聖人之罪人固也不勝䘮乃

比於不慈不孝何也楊子曰不肖者不及故進之

賢者過故退之

或問鯉也死夫子不慟鯉而慟囬囬也死顔路不

為之慟而夫子為之慟何也楊子曰哭子而不慟

禮也哭門人而慟道也嚴哉禮乎重哉道乎

楊子曰置虗噐於水中未充則鳴既充則黙㗲㗲

以為知道囂囂以為知德充乎哉

楊子曰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即天命之謂性也

發而皆中節謂之和即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

也或曰未發無不中既發有不和性有兩乎曰否

粹於天理者性也駮以人欲者非性也情也喜怒

哀樂自天理出發無不和也自人欲出發始有不

和矣然則約情以㱕性遏人以復天發而和以不

離於未發之中奚若而可曰戒不覩懼不聞

或問天下國家可均也爵祿可辞也白刄可蹈也

中庸不可能也然則何者為中庸乎楊子曰執是

以為中庸非也外是以為中庸亦非也然則何如

斯可謂之中庸矣曰天下國家可均也時乎可均

時乎不必均爵祿可辞也時乎必辞時乎不必辞

白刅可蹈也時乎必蹈時乎不必蹈君子處事以

時對時以道擇道以心

或問易曰其道甚大百物不廢何謂也楊子曰幽

而太極乾坤六子之妙用顯而君臣父子萬事之

大法不曰其道甚大乎動則取諸豶牿鴻𨾚植則

取諸𤓰𣏌茅莧噐則取諸缾鼎簋缶軆則取諸脢

腓趾尾不曰百物不廢乎惟大無不受者細無或

或問五行之序楊子曰水火物之初木金物之成

土物之定氣一變而有象故曰初象一凝而有質

故曰成質一成而有宅故曰定

楊子曰冬日之火夏日之水未施親於民而民親

君子之德亦然

或問韓信之平趙魏下燕齊何其才也然仕楚而

踦圗漢而烹何其不才也楊子曰非信之有才有

不才也天将舉天下而一之漢信得而不才乎天

方廢楚信則仕楚天方興漢信則廢漢信得而才

或曰子諍父臣諍君分殊而已矣愛無殊也然子

無誅而臣有誅是故桀之龍逢紂之比干孝宣之

葢寛饒光武之韓歆明皇之周子諒桀紂為之冝

也孝宣光武明皇宜乎哉楊子曰皆冝也前二君

之誅諌之戒也後三君之誅不諫之勸也或曰諌

者戒不諫者勸其究若之何曰亡焉而止矣桀紂

明皇則亡孝宣光武曷嘗亡哉曰夫亡者身至焉

國次焉

   庸言五

或問君子上達小人下達何謂也楊子曰顔不孔

不止紂不桀不止

或問孔子論商之三仁孟子論夷恵尹之三聖學

者冝何師楊子曰師三仁者一之後師三聖者二

之前

楊子曰天命之謂性父母全而生之也率性之謂

道子全而㱕之也

楊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閑其入也非禮勿言

非禮勿動閑其出也

或問非知之艱行之惟艱傅說之言也不致其知

不力其行小程子之言也由前之説珍乎行由後

之説珍乎知學者将疇従

楊子曰知譬則目也行譬則趾也目焉而已矣離

婁而躄也可乎趾焉而已矣師冕而馳也可乎人

乎人目趾具而已矣

或問荀彧魏從而漢殉孰忠乎楊子曰漢魏均忠

也一則以心一則以身

或問曷謂中曷謂庸楊子曰中者群心之根株庸

者衆口之穀粟

或問行夏之時程子言之白矣敢問乗商之輅服

周之冕樂則韶舞如之何楊子曰商輅周冕尚倹

也樂則韶舞尚遜也

或問漢文之短䘮其薄矣乎楊子曰薄非漢文始

也昔滕世子爲三年之䘮而父兄百官皆曰吾宗

國魯先君莫之行吾先君亦莫之行然則短䘮之

薄其起於周之衰乎

楊子曰易曰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

男女有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

父子然後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

後禮義有所措夫惟有是物也然後是道有所措

也彼異端者必欲舉天下之有而冺之於無然後

謂之道物亡道存道則存矣何地措道哉

或問韓公徹簾之舉冨公咎焉何如楊子曰此冨

公未察也韓之請后之從韓能逆知之乎機之未

至不可知機之既至不可留然則先事未有以白

冨公臨事不可以待冨公故曰此冨公未察也

或問衛多君子晉多卿材晋大國也衛蕞爾國亦

何為多賢也後世以天下之大歎人材之乏又何

歟楊子曰古者求人之一能後世求人之無不能


求其一能是以多能求其無不能是以有不能

或問何謂學楊子曰學之為言效也以己之不知

效彼之知以己之不能傚彼之能學云學云誦數


云乎哉辞命云乎哉

楊子曰獲禽我所欲也詭而獲則可欲而不可欲


不獲禽非我所欲也範而不獲則不可欲而可欲

故曰可欲之謂善貧者未甞不言冨冨者未甞言

冨故曰有諸已之謂信瓶之罄矣維罍之耻不充


故也瑟彼玉瓉黄流在中實故也故曰充實之謂

美山川之輝于外也百里珠玉在内不盈握耳故

曰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山一山也而朝暮晦明

萬變也刻木而為山一山而已矣故曰大而化之

之謂聖歴家之言天數徃者合知來者差故曰聖

而不可知之之謂神

楊子曰易曰上下無常非為邪也非為下者言也

進退無常非離羣也非為進者言也

楊子曰乾之九三居上位而不驕葢以進德脩業

為樂也樂乎内者輕乎外在下位而不憂葢以德

之未進業之未脩為憂也憂其大者忘其細

楊子曰仁與義吾之左右手也不可以獨有亦不

可以獨無仁言覺義言冝也覺其冝則行覺其不

冝則止故仁者右義者左

或問近世之健吏某子吏也以健聞某子儒也亦

以健聞二者同乎異乎楊子曰異何謂也曰吏以

戎索治周索儒以戎索為周索


   嘉定元傌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九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