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九十一 誠齋集 卷第九十二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九十三

誠齋集巻第九十二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庸言

   庸言六

楊子曰利不㱕於上則不國故詩曰雨我公田遂

及我私利㱕於上則無民故詩曰彼有遺秉此有

滯穗伊寡婦之利

楊子曰赤壁之風天道在南采石之霧天道在北

楊子曰夫子之道溥矣宏矣卓矣䆳矣故六經既

就而六經非夫子無行不與二三子而未嘗與二

三子逼哉子貢之問也曰有一言可以終身行之

者乎道大如天子貢欲以一字襲而取也終身塗

逺子貢欲以一字生而死也問之之逼也荅之之

難也㣲吾夫子誰實能荅之子曰其恕乎然則六

經雖博可以一恕撮夫子雖聖可以一恕跂夫子

宗廟之美百官之冨子貢一夕負之而走矣子貢

得之之難而學者䘮之之易也武夫力而拘諸原

婦人暫而免諸邑借乎

楊子曰學者陋其故而不能不安恱其新而不能

不懦其於至聖人也遐哉

楊子曰枽之未落其葉沃若其文武成康之盛乎

枽之落矣其黄而隕其周之東乎

或問張湯推賢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善有諸楊子曰推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有矣賢善

未也掾史之薦非賢善乎曰胥薦胥史薦史賢善

或問陸抗飲羊叔子之藥程子謂其不當飲信乎

楊子曰抗飲焉不可也祐饋焉尤不可也不幸而

抗死焉若之何

或問君子而時中何謂也楊子曰詩不云乎就其

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

或問張敞其徤吏乎楊子曰敞可謂賢矣不貨昌

邑王以售其身敞可謂賢矣

或問顔淵死子哭之慟何如楊子曰夫子欲有與

言将誰與言

楊子曰水託於噐而有象噐毁則象亦毁火託於

薪而有質薪化而質不化象者形之虗質者象之

班固賛王莽曰天變見于上人怨作于下莽亦不

能文也楊子曰固之言過矣莽之言曰天生徳於

予漢兵其如予何未為不能文也

楊子曰作詩者其深知小人之情狀乎巧言如簧


顔之厚矣是也言之巧能以欺夫人顔之厚不能


以欺其心


或問元亨利貞如之何楊子曰元而不亨不釋老


乎利而不正不申韓乎

楊子曰三年耕必有一年之蓄而學者朝學之夕


䘮之

或曰性譬之水焉濟人水也溺人亦水也謂濟人


者水之性則過徳乎水謂溺人者水之性則過咎

乎水水之性有湛然而已爾性譬之火焉飪物火

也煆物亦火也謂飪物者火之性則過徳乎於謂

煆物者火之性則過咎乎火火之性有煇然而已

爾人之性而曰善焉𢙣焉混焉非不性也非盡性

也何如楊子曰所謂湛然煇然者為善乎為𢙣乎

為混乎

或曰何謂性何謂命楊子曰受之之謂性授之之

謂命

或問戒不睹懼不聞其惟闇室屋漏之地乎楊子

曰不睹莫如吾心而闇室為十目之所視不聞莫

如吾心而屋漏為十手之所指

或曰後世為将者多飬冦以封已非罪歟楊子曰

非其罪也有誨之者也自髙帝殺韓信始也

或問班固謂石建之澣衣周仁之垢汙君子譏之

然乎哉楊子曰仁可譏也建恭為子職斯而可譏

舜亦可譏

   庸言七

或問楚王亡弓左右請求之王曰楚人得之又何

求焉孔子聞之曰去其楚而可矣老聃聞之曰去

其人而可矣𣆀之説髙矣乎楊子曰髙則有矣非

其理也且弓以用言矣去其人則弓孰得之得孰

用之

楊子曰冲然之謂道烝然之謂氣澄然之謂天凝

然之謂地烝然者天地之充也冲然者天地之渾

也故道為氣母氣為天地根

或問揚雄之劇秦美新有徼歟楊子曰雄而有徼

乆矣其獲矣耄而後徼焉情乎哉然則奚而作曰

避禍焉而已矣禍可避乎曰禍可避則命可避

楊子曰聖人之辞渾賢人之辞辨渾故一言可以

萬觀辨故一言可以一取聖人之辞㣲賢人之辞

章㣲故思而有不諳章故不思而獲

楊子曰天下之至神者其惟人心乎已有過焉何

必人告也見人之過得已之過聞人之過得已之

過何必今人也見古人之過得已之過聞古人之

過得已之過何必古人也見日月之過得已之過見

寒暑之過得已之過何必天地也見韋弦之過得

已之過見輪几之過得已之過何必萬物也因前

日之過得今日之過因今日之過得前日之過何

必有過也一言之過未言而得其過一行之過未

行而得其過是數者之得非人告也心告也故有

不善未嘗不知不惟顔氏子而已矣知之未嘗復

行惟顔氏子而已矣

楊子曰禮出於人心入於人心樂出於人情入於

人情

或問班固論人也其等有九信乎楊子曰人之等

奚若是之多也七焉而已矣敢問其目曰自庸人

等而上者有三曰賢人曰君子曰聖人自庸人等

而下者亦有三曰小人曰狄曰禽人而至於禽狄

不已甚乎曰是未足甚也由余狄也反哺禽也人

而禽狄如焉非甚也人而不禽狄如焉非甚乎下

免禽狄上詣聖賢奚為而可曰學

或問聖人可學乎楊子曰奚而不可學也聖人人

倫之至也子孟子之言也聖盡倫子荀子之言也

聖人盡人道者也子程子之言也聖人人也我亦

人也我無人倫乎我無人道乎昧弗明舍弗行行

弗至弗盡耳

或問何謂天位何謂天職楊子曰履大君之位以

承乎天兹謂天位脩大君之職以荅乎天兹謂天

職有斯位也當知有斯職也臣而不脩其職則為

曠官君而不脩其職不曰曠職乎然則孰為君職

曰君職在養民養民在仁政文中子曰七制之主


以仁義統天下是也又曰其有以結人心乎非也


結之利之也


楊子曰命徳討罪自上天出此二帝三王之隆也


命徳討罪自天子出此漢唐之競也逮徳下衰自


權臣出徳又下衰自藩臣出至於自女婦出自嬖


倖出無衰矣

楊子曰小人之於爵禄未得則羡不得則愠既得


則懐懐則固固則思思則姦姦則亡孰亡乎曰亡


身雖然亡身小矣未足悼也大於亡身足悼也

或問近世士風大不美何以易之楊子曰奚而不

美也曰病在奔競曰病不奔競耳奔競非病也未

諭曰顔子曰仰之彌髙鑽之彌堅瞻之在前忽焉

在後使天下之士皆奔競於此奚病哉病不奔競

於此而已矣

   庸言八

或問仁義禮智為四乎為一乎楊子曰一而巳矣

曷謂一曰禮生於義義生於智智生於仁

楊子曰為人謀甚於為巳謀則謀無不忠責巳欺

甚於責人欺則交無不信既見聖甚於未見聖則

傳無不習

楊子曰市之為道也競晨而晝競晝而旰競旰而

夕雖止其競不可也夕矣雖使其競亦不可也故

聖人觀復

楊子曰引重者先進之盛徳自重者後進之報徳

或謂曹公不報赤壁之役其怯乎楊子曰赤壁之

役吳勝也不報赤壁之役魏勝也

楊子曰燭定則明揺則昏而况心乎

楊子曰有為而為不若無為而不為

或問乾坤毁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㡬

乎息乾坤有毁耶楊子曰乾坤毁而後可以去易

去易而後可以息乾坤

楊子曰由道以出噐者道不孤由器以復道者噐

不流

或問神而明之存乎其人何也楊子曰存乎易者

其易死存乎人者其易生

或問志壹則動氣氣壹則動志蹶者趨者是氣也

而反動其心何謂也楊子曰志為政則氣聴乎志

氣𦗟乎志浩然之氣也氣為政則志𦗟乎氣志𦗟

乎氣未定方剛既衰之氣也血氣之氣盈則暴虗

則屈道義之氣塞乎天地矣然則氣何以能動夫

志也子不見夫蹶與趨者乎踣於行者其心駭然

以震亟於趨者其心躁然以爭葢氣外折則心内

悸氣外騖則心内競然則使聖人而蹶且趨也其

心若之何曰聖人吾不得而知矣君子死而結纓

足可蹶心不可蹶君子徐行後長者身乎趨心乎

不趨聖人吾不得而見之矣

或問心與性為一乎為二乎楊子曰心與性一而

二二而一者也喜怒哀樂未發謂之中性也發而

皆中節謂之和心也泉水之詩曰相彼泉水亦流

于淇心與性之謂乎

或問大徳不踰閑小徳出入可也何如楊子曰召

公不云乎不矜細行終累大徳子夏之言是召公

之言非矣

楊子曰寒徃則暑來暑徃則寒來君子小人消長

之理也日徃則月來月徃則日來死生之理也

或謂大人不失赤子之心謂其泊然無喜怒乎赤

子之喜怒非泊然矣謂其漠然無哀樂乎赤子之

哀樂非漠然矣然則赤子之心何者為心歟楊子

曰有感心無流心


楊子曰君子之學一㱕焉而已矣百其塗奚傷焉


曾子言忠恕夫子未之言也孟子言仁義子思未


之言也

或問鬼神楊子曰神者氣之靈鬼者體之毁


楊子曰棲一塵於睫則其大如車輪置車輪於百


歩之外則其小如一塵


或問断一草木殺一鳥獸夫子以為非孝何也楊


子曰愛心存乎爾則及乎草木鳥獸愛心亡乎爾


則至於無父無君

或問管蔡之間周公其忠周歟楊子曰非也號焉

而已矣然則其挾武庚忠商歟曰非也號焉而已

矣然則其志焉在曰王焉而已矣何謂號曰公将

不利於孺子其號忠周也挾武庚其號忠商也不

周之忠則周公不可得而殺不商之忠則商民不

可得而激周公不殺則周室不亡商民不激則管

蔡無衆假武庚以興商商興而周亡周亡而斃武

庚以自王此管蔡之謀也故周室譬則秦也武庚

譬則義帝也管蔡譬則劉項也

   庸言九

楊子曰垂緌以耻惰游之民何必鞭朴之辱縞冠

以刑不齒之士何必欽鈛之誅

或問書一也或誦焉而君子或誦焉而小人何也

楊子曰非誦與不誦也由與不由也

楊子曰春秋作而乱臣賊子懼後世斧鈛鼎鑊而

乱臣賊子不懼者有矣戰國之時君子犯義小人

犯刑後世君子而犯刑者有矣

楊子曰君子敵心以理敵身以心

或問臨川王子謂天變不足畏可乎楊子曰王子

之不畏天也天不為王子而亡王子之畏天也天

不為王子而有

楊子曰日退則月進月退則星進星退則霧進君

子小人亦然

或問士何以得為君子楊子曰惟受責惟能為君

子未諭曰受一人之責無乎萬人之責受千萬人

之責無一人之責

或問謝子良佐謂宰相不能冨貴人也信乎楊子

曰冨貴人者豈惟宰相不能也君亦不能也豈惟

君不能也天亦不能也天不能冨貴人則孰能冨

貴人乎曰蒿也不可使為松鮒也不可使為龍能

使其不可使能為其不可為則天能冨貴人矣

楊子曰孔子之言恕孟子之言嚴恕故許千萬人

皆為君子嚴故不許一人不為君子

或問甚矣小人之不可附也古之累者孰不以附

小人哉楊子曰附小人累也附君子亦累也故記

曰中立而不倚

或問赦者小人之幸信乎楊子曰小人幸君子亦

幸使小人不幸君子幸乎哉

或曰古者人主下士如湯之於伊尹先主之於孔

明是也後世無聞焉何也楊子曰非後世人主不

下士也人主之不下士自士之自下始也


或問易皆六爻而乾坤二卦獨有用九用六然則


爻其七乎楊子曰非七也曰用九用六者所以發

六十四卦九六之用之凡也


楊子曰人莫不愛其生故莫不厚其生莫不厚其

生故莫不傷其生


或問六經之道有要乎楊子曰何莫非要也雖然


有始終焉始乎易終乎春秋又問易春秋之道有


要乎曰何莫非要也雖然隂陽君子小人之消長


易之要君臣夷夏之隆替春秋之要

楊子曰有善而盈曰驕有不善而執曰吝

楊子曰學而不化非學也故曰雖愚必明雖柔必

强豈惟愚明柔强哉雖明必愚雖强必柔

楊子曰頭垢則思沭足垢則思濯心垢則不思沭

濯焉何哉

楊子曰士大夫之家其興亡有數焉視其數之多

寡而已矣詩書也貴冨也由乎前者其數七由乎

後者其數三雖曰未興興矣由乎後者其數七由

乎前者其數三雖曰未亡亡矣粹詩書者無亡粹

貴冨者無興視其數知其家矣世之君子毋視乎

人之家視乎己之家毋視乎己之家視乎己之身


毋視乎己之身視乎身之數

楊子曰意者逆其所未然必者期其所願然固者


安其所不然其病三其源一曰有我

或問子見南子子路不恱佛盻召子欲徃子路曰


何必公山氏之之也然則冝何從楊子曰吾從子

路曰然則夫子非歟曰子路可為也夫子不可為



   庸言十

楊子曰風者天之出入息也人之一身莫小乎語

黙而莫大乎息天地之造化莫小乎雨雪雷霆而

莫大乎風息死則人死風亡則乾坤息

楊子曰司馬君實之文準荀也臨川王子之文準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楊子曰古之巫者處其一今之巫者處其三曷謂

一曰巫曷謂三曰釋曰老

或問明哲保身何如楊子曰全其名守其節斯不

失其身矣若張禹孔光之保身乃所以失身

楊子曰秦人之尚功術猶人餌金石之藥也其初

也瘠必肥老必壮羸必强其究也其死也忽焉

楊子曰成帝輯折檻以旌朱雲聖明之資也不聖

不明不擴不充爾

楊子曰揚雄言秦之士也賤夫四皓髙祖且不能

致也况秦乎士未嘗賤也

或問孔明與仲達未戰也戰則孰勝楊子曰孔明

乎奚以知之曰其立也山其靜也淵古之将也巾

幗之遺仲達已動矣

或問舜之舞于羽七旬而苗不袼則如之何楊子

曰苗民之格愈遲舜徳之進愈速

楊子曰見乎表者作乎𥚃形於事者發於心是心

作焉其外寂然其中森然勿謂無形峙於丘陵勿

謂無見燁於震電

楊子曰精於理者其言易而明粗於事者其言費

而昏

或問君子言命乎楊子曰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君

子曷為不言命言命則人廢奈何曰知命者不立

乎巖墻之下君子曷為必言命

楊子曰顔子之學聖人亦逼矣仰之彌髙其逺無

極鑽之彌堅其入無間瞻之在前可望而不可至

忽焉在後君得而又若潰

楊子曰口者躬之户目者躬之牖徳者躬之府府

充矣其户燁其牖瑩雖然燁其户瑩其牖其府充

或曰學者莫上於敏莫下於鈍然敏或以窒鈍或

以通何也楊子曰不可怙者天不可畫者人

或曰昔楚昭王召孔子将使執政且封以地子两

以為非楚利也昭王乃止子西之言信乎楊子曰

昔者虎之居乎山也自知其無以徳乎戰也使貍

召麟焉貍曰今日之事有虎無麟有麟無虎子以

為麟之至則獸麟從乎子從乎虎於是疑焉麟聞

而歎曰吾以不觸聞也貍尚疑我哉子西之説則

貍之説也

或曰曹公孫權一世之雄也不為曹公孫權者能

當之乎然曹公用舟周瑜敗之孫權登岸滿寵敗

之何也楊子曰二公龍虎也龍以水而雄虎以山

而雄易而居焉敗矣曹公之用舟虎在川也孫權

之登岸龍在山也

或曰民之溺於戰國之虐政也其心競其力𢢑拯

之難也其力充其位缺拯之難也孟軻荀卿力不

足以行其心非患也為齊卿為楚令不位歟而其

拯無聞焉何也楊子曰今有孺子将入於井仁人


有不見無不拯雖然仁人趨而拯之孺子之父從


而挽之則仁人雖欲拯之烏得而拯之孟荀則憫


孺子矣如挽何


楊子曰夫子之論禮商得以損夏古之禮有不苟


取周得以益商今之禮有不苟去


或曰孟子聖矣乎楊子曰謂若聖豈敢者夫子也


况孟子乎雖然孟子之學至其至矣非曰聖也非

不曰聖也或曰孟子之與孔子假而生不相後也


将並於孔乎将學於孔乎曰奚其並奚其並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九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