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六 誠齋集 卷第八十七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八十八

誠齋集卷第八十七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千慮䇿

   君道上

臣聞言非尚於竒尚於用也事非難於料難於處

也竒而無用能料事而不能處此豈非士大夫進

言謀國者之大患歟昔之人蓋有長於談兵而敗

於兵工於說難而死於說言非不竒也踈於用也蓋

有知七國之必反而無以制其反能三䇿匈奴而

不能一䇿昆陽之敗料事非不明也暗於處也今

天下之士乗 聖天子求言急治千載一時之秋


而爭言天下之利病夫豈無一言之㓛於用而一

事之善於處也哉而未聞 朝廷行某人之言而


興某利也又行某人之言而除某害也夫言而無


用者言之虗聴而不用者言之棄臣不知言之不

行者其言而無用歟其聴而不用歟其言之虗歟

其言之棄歟言之虗者其責在下言之棄者其責


將㱕天下皆曰 聖天子之求言者以爲始初清


明之羙𮗚耳其然與否臣不得而知也臣所知者


臣將治臣之言以塞臣之責臣過不量其愚而夙

夜以思當世之故千慮一得慨然欲吐者有三十

䇿焉願有献也非敢謂有用也亦不可謂無用也

惟 朝廷財擇臣聞人主之治天下必正其治之

之主人臣之相其君必先正其人主之主而小人

敵國之欲傾人之國也必先敗其人主之主而巳

齊人懲於夾谷而謀魯也不以齊謀魯也以魯謀

魯也魯以女樂罷朝而孔行則先敗其用孔子之

主也孰為用孔子之主也非魯君之心乎越人懲

於㑹稽而謀呉也不以越謀呉也以呉謀呉也呉

信宰嚭而子胥踈則先敗其用子胥之主也孰為

用子胥之主也非呉王之心乎是故人主之有天

下如富家之産也人主之有一心如富家之有家

主也今也有千金之産而其家主者愽弈焉酒色

焉與不逞之奴客狎而不嚴焉則其千金之資人

孰不視之為外府耶而其友之忠焉者不先正其

家之主而欲扶其主之家是故枝其東而西傾冨

其左而右貧世之君子之相其君也不過曰人才

之未用也民力之未裕也國未冨而兵未強也太

平之未有期而敵國外患未有巳也是皆知扶其

主之家也而未知正其家之主也古之君継體守

文不知艱難而敗其國者臣未暇言也請言其創

業之難而又自敗者隋文帝取周取陳以混二百

年四分五裂之天下開皇之治漢以來僅有此爾

其賢明何如也唐莊宗與梁對壘於河上不觧甲

者十五六年百戰而氣不折卒以滅梁其英雄何

如也二君者創業之難如此然皆身不免於禍而

國不免於亡夫興隋者文帝也亡隋者亦文帝也

滅梁者莊宗也自滅者亦莊宗也君一君也而興

亡成敗之自異也蓋前日之文帝前日之莊宗正

其主也其主正則國從而興後日之文帝後日之

莊宗自敗其主而巳其主敗則國有不敗乎蓋二

君者天下之主也二君之心者二君之主也勤儉

創業之心一變而為逸慾樂成之心主已敗矣當


其惑於女子嬖於伶人二君自以為無害也然女

子伶人之禍一發則横潰決裂而不可救卒以殺

二君之身而覆二國之祀則天下之所以治乱存

亡者夫豈階於外哉亦視其人主之主如何尓今

以 天子之聖明仁孝而加之以典學之緝兢業


如舜勤儉如禹不邇聲色如湯不盤于遊田如文

王則所以正心誠意以立其致治之主者至矣臣

猶首以為言者蓋聖人之防其心不恃其天而盡

其人不儆于危而儆于安今日邉事小息矣憂顧

小紓矣外息而内紓此治乱安危之所伏而未測

者也豈無以新聲麗色而蠱上之心者豈無以𠆸

巧玩好而蕩上之心者豈無以弋獵遊幸宫室䑓

榭而迎上之心者道塗相𫝊萬㡬之暇毬馬稍進

矣臣不敢信也而不能不懼也獨不見髙漸離之

筑耶事豈必大而後慮也漢文帝之賢與成康孰

先孰後也孰朴勤儉一無嗜好顧獨稍好射獵未

損帝之賢也而賈誼諫之曰不獵猛敵而獵田彘(右下角“匕”換為“凡”)

翫細娯而不圖大患可為流涕賈山亦諫曰願少

衰射獵㫦先王之道不如此則行日壊而榮日滅

二臣者所以責文帝備也非責之備也愛帝之全

也臣願 聖天子罷毬馬之細娯而求聖賢之至

樂收召天下耆儒正學之臣與之探討古今之聖

經賢𫝊深求堯舜三代漢唐所以興亡之原而擇

其中以之正心㫦身日就月將 聖徳進矣則五

帝三王之治涵養於聖心而周流於天地敵國雖

強其強易弱也

   君道中

臣聞有天下之憂有君子之憂天下之憂憂其君

之不為也君有為矣天下之喜而君子之憂也蓋

不為之君其心遲天下之所不快有為之君其志

銳天下之所甚喜雖然喜者憂之所由寓也銳者

遲之所由伏也夫何故銳則速不以速而成則以

速而折天下之事有百全之成而無一折者乎求

其成則必有以忍其折不忍其折則無務於速也

速而折折而不忍則銳安得不變而為遲哉一朝

之有為必至於終身而不為是故君子見其初而

憂其終古之君子得有為之君而輔之以求立天

下之大㓛則必有以養其君之志而古之君子亦

必有以自養其志詳其彂而重其舉非詳其發也

恐發之踈則一發足以廢百發非重其舉也恐舉

之輕則一舉足以廢萬舉君臣之間其立也堅而

其謀也老夫是以有成老則不欲速堅則雖可折

而不可沮勝而不勇敗而不怯得而不喜失而不

挫優游容與以待天下之𨻶而徐制其要領蓋昔

者晉文之圖覇也二年而欲用其民子犯曰民未

知義民知義矣又欲用之子犯曰民未知信民知

信矣又欲用之子犯曰民未知禮蓋文公之志踊

躍奮迅而欲有為者三也而子犯三遏之越王之

報呉也四年而召范蠡問曰伐呉可乎曰未可也

又一年又問曰伐呉可乎又曰未可也又一年又

問焉又一年又問焉則皆曰未可也蓋越王之志

踊躍奮迅而欲有為者四也而范蠡四拒之二臣

者舉其君踊躍奮迅之氣而納之於欝抑憤悶之

地使朝夕咨嗟求逞而不得逞則無乃過乎蓋二

臣者深所以養其君之志懼其速而折折而沮也

及其國力巳強兵氣巳振事機之來而不可失勝

形之見而不可禦則破楚滅呉了此事不終朝爾

唐之徳宗其志有一日不在於平藩鎮者乎然不

勝其憤銳於遣三將而一伐一伐而生朱泚之變

也則不敢言及於藩鎮者終其身求節度則與節

度求宰相則與宰相故藩鎮之禍始於肅宗而成

於徳宗至於亡唐藩鎮亡之也徳宗豈真成藩鎮

之禍者哉速而折也折而沮也使徳宗而不速則

不折折而不沮則豈不猶可為也何遽至於晚年

之姑息哉文宗之志有一日不在於誅官官者乎

然不勝其憤銳於任訓注而一決一決而生甘露

之禍也則不敢言及於官官者終其身專制則聴

其專制詆辱則甘其詆辱故官官之禍始於明皇

而成於文宗至於亡唐官官亡之也文宗豈真成

官官之禍者哉速而折也折而沮也使文宗而不

速則不折折而不沮則豈不猶可為也何遽至於

飲恨以没哉二君之志本以求天下之大㓛而反

以得天下之大禍則不養其志之患也頃者

新天子即位之初春秋鼎盛聖武天挺超然有必

報不共戴天之心尅復神州之志天下仰目而望

庻乎中興之有日也然親征之詔朝下而和議之

詔夕出元戎之幕方開而信使之軺巳駕紛紛擾

擾以於今而國論卒㱕於和此其病安在哉盖兆

今日之和者符離之役也事不極則反不生𫝑不

激則變不形暄甚則雨冬窮則春理固然也戰豈

與和期哉和者戰之變也非求變也激而不得不

變也且是役也 天子之志固在於取中原也抑

嘗熟䇿之詳議之耶議之不詳也䇿之不熟也得

城而不能有也成㓛而不能善後也是故前日之

勇一變而為怪前日之銳一變而為鈍安得而不

㱕於和哉當其師之出也臣固知有今日之和也

何則 天子即位之初雖以堯舜為之亦不能以

一日而洽威徳於天下也威徳未有以洽乎天下

而欲一舉以求非常之㓛是非有成心也有倖心

爾成乎心猶未必成乎外也心則倖矣獨能成乎

外耶今日之事臣所大懼者懼 天子之志沮於

一折而虜人有以窺吾之沮而天下之禍所從生

也唐之二君蓋可鍳矣人有未冨而先急於作大

屋者屋未成而家已貧則他日一墻之頺一籬之

缺而不敢議於補葺夫一墻易𥙷也一籬易葺也

其費與屋同不同也勇於屋之大而怯於藩墻之

細則其志之沮也臣嘗讀蜀志至於劉昭烈三見

葛亮之事則為之太息蓋昭烈以漢之裔欲誅

曹操以復漢室此昭烈之雅志也然得徐州則失

徐州得豫州則失豫州敗於吕布又敗於曹操奔

走狼狽於荆楚之間而無所於㱕冝其憊而復自振

也而其見亮曰孤不度徳欲信大義於天下而智

術淺短遂用猖獗至于今日然志猶未巳嗟夫昭

烈者是時已老矣衰敗屢折而志猶未已此亮之

所以樂於委身而願効其謀者也彼其徒手而成

鼎峙之業其以此哉今 天子以天下之半帯甲

百萬表裏江淮安坐而指揮天下之豪傑以圖恢

復 祖 宗之業而澡靖康之耻進則成混一之

㓛守則成南北之𫝑何至於以一小折自沮而汲

汲以議和哉臣願 天子堅昭烈之志而毋以唐

之二君自處則中興之㓛天下未絶望也

   君道下

臣聞聖人之伸於天下也有神而其屈天下也有

威威蔵於神故其威不測神行於威故其神不狎

蓋天子以一身立天下之上其力為至孤立而不

失其立則治而興否則乱而亡其𫝑為至危然以

孤之力而天下附焉以至危之𫝑而天下憚焉

附焉則不離憚焉則不抗不離故孤者強不抗故

危者安孤轉為強而危反為安則神與威在焉故

也神去則天下離之矣威脫則天下抗之矣天下

離與抗而後孤危之形始見聖人之神與威獨可

頃刻脫而去之而不執而留之哉然則其孰為神

孰為威聞之曰表無當於裏而裏非表則不存右

無當於左而左非右則不全物固有睽而合殊而

同二者是故淵非龍也而龍之神在於淵山非虎

也而虎之威在於山何也龍不淵而陸虎不山而

柙則龍虎之神與威不在龍虎而在童子之尺箠

矣故龍不可離於淵虎不可離於山而人主不可

離於柄柄也者人主之山淵也歟上執其柄則神

與威不在於下下竊其柄則神與威不在於上𮗚

柄之所在而治乱見矣執柄以明用明以公而害

明者偏也進退人才罷行政事號令之出納賞罰

之可否此豈非人主之柄歟其柄一去則所謂人

主者人主之名存而人主之實亡惟天下之至明

者能使是柄在已而不去夫何故天下之至明者

其初天下未測其明也未測其明則下必有以嘗

之否則欺之取天下之所是而雜之以非取天下

之所非而乱之以是以探其上而幸其惑是謂嘗

嘗而不動也嘗而動則易其真是者而誣之以為

非蔽其真非者而文之以為是是謂欺故古之明

君居明以晦以俟其所嘗而出晦以明以破其所

欺彼狎吾之晦而嘗者至矣嘗則継之以欺然後

吾之明一發焉則割然出於其所嘗之外而卓然

不墯於其所欺之中夫安得不服則其柄冝誰㱕

故曰執柄以明齊威王有焉一人之明必合天下

之明以為一人之明者天下之公明也以一人之

明廢天下之明者一人之私明也古之君有百發

而天下不服有一發而天下大服則公與私之異

也然則其曷為公不罰天下之所同賞天下之所

同罰顯詢而不隂求衆問而獨決顯詢而不隂求

則姦不召矣衆問而獨决則同者不欺而欺者不

行矣於是擇天下之善𢙣大且顯者而賞誅之則

明一用而天下不以為察故曰用明以公舜有焉

古之君失其柄者皆暗者也暗則失其柄固也而

愈明者愈失之何哉明者多恃而善疑此偏之所

從生也明則偏矣偏則不明矣蓋恃者以明出於

已為矜而以明出於人為媿疑者以親暱為可信

而以公卿大臣為可防以明出於人為媿則舉朝

不敢有言非不言也言而莫之入也以公卿大臣

為可防則舉朝不敢有為非不為也為而奠之行

也當是時天下之柄亦可謂不移於臣下而天子

之𫝑可謂尊矣而君子未敢賀也何則收於前而

移於後防其一而不防其一也公卿大臣不得以

議之於公則親暱小人得以侵之於私天下之人

伹見今日行某事也明日用某人也而不知其所

從來也非謀之於左右也非謀之於諸大夫也非

謀之於國人也豈天子徧察天下之事而盡識天

下之人歟或曰此官者之力也或曰此外戚之力

也或曰此宿昔倖臣之力也夫是三人者天子以

為親暱而可信也不知其乗吾信而逞其姦也以

為隂可以助已之明而外不知也不知其敝已之

明以盗其柄也其初不疑其姦其終禍其國故曰

害明者偏也漢之元成唐之徳順有焉春秋𫝊曰

捨大臣而與小臣謀楚莊王曰無以嬖御士嫉莊

士偏聴生姦獨任成乱鄒陽所以言於梁兼聴則

下情通偏聴則下情壅魏證所以言於唐少師乱

隋子翬弑隱禄産危漢朱异亡蕭奈之何漢唐數

主之不悟也今以 主上之聖明而躬𭣄天下之

柄豈容有漢唐季世之事雖然漢成帝知𢙣石顯

而不知王鳯即顯也唐憲宗知𢙣王叔文而不知

皇甫鏄即叔文也非不知也明於人而暗於已也

臣願 聖天子以古而察於今蓋當石顯王鳯裴

延齡王叔文用事之日元老大臣之廢退蓋有出

其意者矣姦邪小人與夫戚里侫倖蓋有介其援

而至宰相侍從固結而不觧者矣蓋有忠臣義士

排之不勝而反被其禍者矣此天子之柄所自移

而天下之乱亡所自出者也 陛下聖學髙明洞

視萬古讀之至此以為是耶非耶盍於燕間之餘

思漢唐群小之禍而以此數事黙𮗚而深省焉今

日其無是事乎可以自慶而塞其未至之門其有

是事乎可以大懼而技其所植之根察之察之又

重察之逺邪枉而親正士則自宰執至於侍從經

筵䑓諌館閣之臣孰非 聖天子之腹心耳目哉

政事也人才也號令也賞罰也疑焉則以問之是

焉則以行之非焉則以詰之欺焉則以罪之不一

從不衆違則堯舜之聖一武而至矣豈若漢唐四

君盡踈千萬人而獨信一二親暱小人也哉為虺

必蛇履霜必氷臣不勝忠憤

   國勢上

臣聞善立國者以人成天而不以天敗人蓋國之

所以廢興短長者天也而所以使其廢興短長者

非天也人也惟人為能成天惟天亦能敗人非天之敗

人也人實恃天以自敗而天亦不能如之何也且

夫國於天地有與立焉古之國蓋有至弱而存有

至强而亡者蓋有一再𫝊十餘年而遂滅有三四

十世七八百年而不絶者夫强者冝其不可亡一

再𫝊者皆艱難創業之君冝其不可滅而乃至於

滅亡何也弱者冝其朝不及夕𫝊世至於二三十

君之後大抵不驕則怠冝其無以自立而乃至於

長存又何也求之而無其形䆒之而無其端故曰

天也國一國也有昨廢而今興有既亡而復存君

一君也有朝弱而暮强有前衰而後盛夫豈不以

人乎哉故夫善養身者能延既絶之年善謀國者

能延既衰之祚人之所至天亦至焉故曰人也自

堯舜禹湯文武之為國計與孔子孟子之徒為世

主言者大抵言人多於天而言天寡於人則憂夫

有國者之以天敗人也臣𥨸𮗚天眷我 國家已

徃之験以卜方來之祚則知商周歴年之數未足

為國家喻也臣蓋喜而憂之喜者天也而所憂者

人也方逆虜為靖康之役彼謂天下無復國家有

也而民心依依戴其舊君我是以有南京之立方

逆虜為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役彼謂深入窮侵之計不淺也而

風潮効靈一隔千里我是以有海道之安方逆亮

為江上之役彼謂投鞭於江可以利渉也而千艘

一炬虜酋投首我是以有江海之㨗則天之維持

全安我國家者屢危而屢不危愈揺而愈不㧞其

眷何如也則 國家子孫萬世帝王之業了了在

人目中矣雖然天之所以天者盡矣而人之所以

人者果盡也耶臣不得而知也果不盡也耶臣不

得而知也臣獨怪夫赤白囊一至則廟堂騷然而

失措某所未有備某所未有兵募市人招武勇以

為臨時應卒之計講觧之義一許則君臣欣然而

相慶罷戎幕散舟師徹邊防息憂顧以享安逸無

為之樂既君臣欣然矣而邉塵又動也則騷然之

色復見既廟堂騷然矣而和議又集也則欣然之

心復生此何為者耶千金之家不幸而大盗為之

鄰前有父兄不戴天之讎而後有盡盗吾千金之

産之意彼大盗者日夕聚𢙣少治兵刄伺間𨻶以

圖我而未有以乗也則陽謂我曰吾與若為好也

所謂千金之主人者將遂毁藩墻投挺刄晏然盤

樂飲酒而不為之慮乎抑將外姑與之好而隂益

為之備也嗟乎千金之子能不忘於盗而為天下

國家者不能不忘於敵天下之憂復有大於此者

乎則所謂以人成天而不以天敗人者臣所不敢

知也蓋臣聞之古之敵國對壘而未有息肩之期

者其處之大略有四一曰謀二曰備三曰應四曰

墮何謂謀書不甘食夜不安寢君臣日夜蹙頞相

顧以敵讎未滅為大憂以天下未一為大耻以宗

廟社稷未有萬世不可亡之實為大懼收召豪傑

選馬勵兵深謀宻計期於必取所謂卧榻之側豈

容有鼻息雷鳴者 太祖皇帝所以建一統之業

也何謂備謀人而羽翼未成也機㑹未至也釁𨻶

未生也則遂不謀人也耶我不彼謀彼必我謀是

故防之也豫而備之也周修政刑求人才深溝髙

壘積粟治兵恐懼儆戒常若一日而敵三至也夫

是以屹然有不可犯之堅動則可以制人静則可

以不制於人為客則可以百全為主則可以萬全

矣繇仲謀之所以走曹操也何謂應欲為謀人而

不能舉欲為備人而不能勞政事紀綱守其常兵

甲士馬因某舊其國不至於大治而亦不至於大

乱敵不至則不慮其至敵至則徐應其至夫不慮

其至而徐應其至者非有萬全之素也盡於一決

以幸一勝爾故其勝也幸也非計也宋文帝之所

以支佛理也何謂墮既不能謀又不能備既不能

備又不能應苟於安而不知危伏於其中媮於樂

而不知憂寓於其間狎於敵人之詐而不悟墮於

敵人之計而不疑至於覆亡其國則曰天也呉之

所以誤於越也謀人者其國興備人者其國安應

人者其國僅存而墮於人者其國必亡有國者可

不深懼而謹擇於此四者乎臣竊𮗚 朝廷今日

之大計而深所未諭也謀耶備耶應耶墮耶蓋亦

不出於應而已矣敵至而能應愈於不能應非不

可也而未善也何則餒而始學稼渴而始浚井得

為善理家者乎且平居不為萬全之䇿而緩急乃

幸於一勝之㓛可以勝也而不可以必勝也可以

幸也而不可以數幸也臣懼 朝廷今與虜人講

觧之後輕信其情而不防其詐也歴下之兵一觧

而淮隂之師至鴻溝之境一分而垓下之禍作此

徃事明也臣願 朝廷深為之備以待不測之警

而後立國之大計臣得次第而歴陳之

   國𫝑中

臣聞聖人不幸而當天下分裂之際者有所謂萬

世之業有所謂數百年之業國無兩存無兩亡非

有北無南則有南無北爾有能舉天下之二而一

之此萬世之業也盡地以相伺據険以相拒攻則

不足守則有餘此數百年之業也今 聖天子既

懲於一舉而折則萬世之業其成未有形而其發

未有候也而數百年之業亦獨擾擾而未求所定

岌岌而未見所立則亦可謂不能也已非不能也

能而不為也非不為也為而不果也果則為為則

能矣昔司馬晋内有王敦蘇峻之乱外有劉石之

敵晋冝不能乎晋也而無病乎江左十葉之基劉

宋之初譙縱梗蜀盧循逼都下而姚氏慕容氏拓

䟦氏沸中原宋冝不能乎宋也而無害乎南朝數

百年之祚晋宋之君何人哉使朝廷當此時將不

為國乎雖然此猶有天下之半也至於七十里而

興商百里而造周湯文何人哉 朝廷當此時將

不為國乎雖然此猶有土也至於漢高帝一剣之

外無餘物光武一牛之外無餘資而以創業以中

興二君何人哉 朝廷當此時又將不為國乎嗟

乎以髙光為之能以無國為有國也以湯文為之

能以一國為天下也以晋宋為之能以危國為安

國也然則天下豈有不可為之國哉亦存乎其人

如何爾今也無敦峻譙盧之猖獗外無劉石之英

雄而獨當一米亡之金虜而又以全楚為家呉越

為宫此楚莊呉闔閭子胥種蠡之所以強覇用武

之國也西控全蜀南擁荆襄北據長淮此髙帝先

主孫仲謀楊行宻之所以興起之根本也鉅海限

其東而三江五湖繚其南北此古之六朝所恃以

為不㧞而不可兼得者也引也蜀之饒漕江淮之

粟市西戎之馬而號召荆楚竒才剣客之精銳此

漢唐之所仰以為資者也奄是數者而有之而日

夕惴焉不能以自存常若敵人之制其命是挾千

金而憂貧有孟賁之力而憂弱者也故曰非不能

也能而不為也非不為也為而不果也使

天子一日断自一心不惑群議卓然挈吾國而大

有所建立則萬世之業為之有餘也而况數百年

之業哉獨患乎因循頹墮忘其我之所可惜而徹

其敵之所可忌者而已矣蓋吾之所可惜而吾不

惜則凢所可惜者無所徃而惜無所徃而惜者亡

之所從開也彼之有所忌而吾不示之以其所忌

則凢所可忌者無所徃而忌無所徃而忌者冦之

所從召也昔者秦之滅六國非𥘿能滅六國也六

國實自滅也不思乆長之計而茍一日之安爭先

割地以求和於𥘿地朝割而兵夕至蓋六國之君

臣其初以為尺寸之地不足惜也不知夫國之亡

乃自不惜尺寸始非尺寸之地能亡國也尺寸之

不惜則不至於亡國則不止頃者虜人求唐鄧則

與唐鄧求海泗則與海泗此何為者耶人有禦冦

而不禦之垣之外乃毁垣以納之曰吾將拒之户

是得為善禦冦者乎夫室以户存户以垣存也垣

毁是無户也室其得存乎蜀失漢中而劉禪降唐

献淮南而李景蹙 朝廷獨不見之耶此臣所謂

患乎忘其我之所可惜者也漢髙帝之西入關也

兵之所至迎刄而觧如此其銳也以仁義之師乗

𭧂𥘿之亡如此其易也以髙帝自將而子房為之

謀如此其全也而不敢越宛而撃秦非宛之能重

秦也能病漢也蓋宛者漢之後顧之病也宛一下

則漢何病焉使秦人先得漢之所忌遣一將固守

而不下則秦未易以歳月入也異時朝廷舉長淮

數千里而視之如𨻶地不葺一壘不置一卒使冦

之去來如入無人之境此何為者耶議者猶曰是

時虜之創痍未盡瘳而𫝑力未全盛也而今者狠

然有窺吾淮甸南下牧馬之意朝廷儻復如前日

置淮於度外則天下之大禍至矣虎之所以不可

捕者穹崖深林入者凛然而又羆游乎其前豹伏

乎其左此人之所以甚忌也使羆與豹皆去而虎

立於途人孰不操戈以制之哉臧質壁盱眙而佛

狸亟還劉仁瞻堅守壽春而周師未得志

朝廷獨不見之耶此臣所謂患乎徹其敵之所可

忌也大抵敵人之求可以無與天下之地可以無

守可以守可以與者貨也可以無與者地也可以

無守者已失之地也可以守者未失之地也可以

無與而與焉可以守而不守焉今之大患不在此

耶蓋逆亮甞求漢淮之地矣而 光堯不與之地

而與之戰臣願 朝廷以 光堯之塞逆亮而塞

虜之貪如蜀如荆襄如武昌如SKchar江 朝廷固嘗

嚴守備矣臣願今日以待SKchar江之工而待淮凢淮


之要害之地虜之所必攻者巨鎮如廬壽廣陵者


則各擇一大將委以一面而付之重兵至於其宅

州郡則多其壁壘而葺其城池城池堅則可攻而


不可下壁壘多則㓂有牽而不敢越有大將重兵


以居要則SKchar淮之州有所恃而無所懼兵法所謂

常山之虵者此也蓋固國者以江而不以淮固江


者以淮而不以江而今之說者或曰淮不可守而


江可恃嗟乎不恃江者江可恃也恃江則江不可


恃矣昔者陳後主盡召江此之諸將以朝正而韓

擒虎賀若弼掩其虗以至江上陳之君臣猶曰天

壍必無可濟之理且引周齊之兵五來皆敗以待

隋言未既隋師濟矣甚矣夫江之誤南國也非江

誤人之國也恃之者誤之也宫之竒曰號虞之表

也唇亡則歯寒江者淮之號也淮者江之虞也

朝廷其勿恃江而恃淮勿恃淮而備淮則數百年

之業可得而議矣不然臣恐未可以一朝居也或

者又曰守淮善矣其如淮地之空曠何若夫江者

紀涉所謂備之不過數處直差易爾是不然有淮

而後江者吾之江也無淮則江者非獨吾之江也

亦敵之江也全而有之猶恐失之而况分之哉且

吾之有淮以為空曠也使吾不有而虜有之彼以

為空曠耶彼將居而耕耕而守守而伺則吾之一

喘而彼聞一動而彼見人惟有所不可測而後不

可圖引冦以自逼而日夕與之相目於一水之間

則國尚可為而敵尚何可備哉故夫江者誤人之

國而紀渉之論又誤人之江者也且呉人者欲淮

而不得也非得淮而不欲也吾則有呉人之所無

而又可棄吾之所有耶臣是以流涕而極言至此

   國勢下

臣聞有為者必為其全何謂全不福其福不利其

利是謂全夫為國者何嚮非福何擇非利而曰不

福其福不利其利何也非不福其福也不福其禍

中之福也非不利其利也不利其害中之利也夫

何故貴乎福者貴其福而無禍貴乎利者貴其利

而無害曰福焉而禍之所𭔃曰利焉而害之所蔵

是無福賢於福而不利賢於利也故曰有為者必

為其全不福其福不利其利是謂全今夫徑寸之

珠潜於驪龍之頷而襲於萬仭之淵人將語我曰

珠可得也其信者智乎其不信者智乎冝若信之

者之智也殊不知身與珠孰重陸與淵孰安捐 --捐吾

身而珠可得猶不為也况身可捐 --捐而珠不可得耶

今士大夫孰不曰中原吾之舊物可取而不可棄

雖然意則忠矣言則快矣而為國計則未也䇿今

者不以今而以古料後者不以後而以今古者今

之鏡也今者後之柢也盍𮗚之東晋乎蓋甞有幽

并矣至王浚劉琨亡而幽并亦亡又嘗有河南矣

至祖逖亡而河南亦亡非數子之死而始亡幽并

河南也數子之未死而幽并河南已亡矣蓋其存

者名也其亡者實也盍𮗚之劉宋乎蓋嘗得関中

矣至髙祖還而失関中又嘗得淮北矣至明帝北

討之敗而失淮北非高祖之還明帝之敗而始失

関中淮北也髙祖之未還明帝之未敗而関中淮

北已失矣蓋其得者名也其失者實也聞之曰雖

鞭之長不及馬腹何則㓛視時為成毁時視天為

盈虗天之所至時亦至焉時之所至㓛亦至焉未

聞時先天而得㓛先時而就者也是故天與時相

遭則以百敗之漢髙帝取百勝之項羽天與時相

違則以劉葛之雄傑孰視孱弱之曹否靖康之初

金虜之北㱕也河北嘗為吾有矣紹興之間金虜

割地見還也河南長安嘗為吾有矣逆亮之冦也

海泗唐鄧又嘗為吾有矣隆興之舉也符離又甞

為吾有矣有則有矣而卒不有焉何也時也非時

也天也然則古之舉亦足以為今之懲今之事亦

足以為後之規矣是故為今之計和不如戰戰不

如守和則SKchar戰則力故曰和不如戰戰則殆守則

全故曰戰不如守昔呉大帝時諸將各欲立㓛多

陳便冝帝以問顧雍雍曰兵法戒於小利此等欲

邀㓛名非為國也茍不足以損敵所不冝聴蜀將

姜維每欲大舉伐魏費禕曰吾等不如諸葛丞相

丞相猶不能定中原不如保國治民無決成敗於

一舉嗟乎呉其以雍為懦而蜀其謂維為壯矣雖

然未見其害雍信懦而維信壯也及諸葛恪以輕

動無㓛而民怨姜維屢出黷武而國亡則顧雍費

禕之言猶噫 宋徳當天卜世萬億虜罪稽天亡

不及夕待智者而後喻也然日有中昃月有盈缺

天之道也而况國乎天之於我國家蓋必有時矣

可以俟不可以躁蓋聖人之於時所不能者二曰

去曰來所能者二曰待曰乗臣願 朝廷盡人事

以周其待待其來而決其乗不以小利而輕試吾

之大技不以小鈍而中怠吾之大計則中興之全

㓛不在今日在何日耶燕甞欲圖符堅慕容農曰

取果於未熟與自落不過旬日然其難易姜𢙣相

去逺矣金虜之強不過符堅其君臣萬萬不及堅

朝廷盍少待哉

   治原上

臣聞為國者其患在於有敵而無暇有敵而無暇

則其立也不固而其應也不詳非立之不固而應

之不詳也欲固而無暇於固欲詳而無暇於詳也

何也有敵而無暇則休息之日常不加多而戰闘

之日多故居者頁擔以立田者操兵以耕而守者

被介胄以卧休息之日少故有心不及運有口不

及議而有智有勇不及施夫如是立安得而固應

安得而詳哉天之生萬物者春也而生春者非春

也日之明萬物者晝也而生明者非晝也春不能

生春則生春者冬也晝不能生晝則生晝者夜也

何也冬者天之暇而夜者日之暇然則和也者戰

之暇也歟雖然為國者患無其暇亦患有其暇有

其暇而用其暇者暇也有其暇而安其暇者偷也

是故暇能福人之國亦能禍人之國孟子曰國家

間暇及是時明其政刑雖大國必畏之此用其暇

者也又曰國家間暇及是時槃樂怠傲是自求禍

也安其暇者也越王㑹稽之役請成於呉呉以為

真請也不知夫越之將求其暇而用之也是故王

女女於王大夫女女於大夫士女女於士勾踐不

耻也輸以寳噐玩以女樂勾踐不愛也惟不耻故

有以復其所大耻惟不愛故有以保其所甚愛㑹

稽之栖耻之大也社稷之存愛之甚也夫惟其小

者無所耻無所愛故國中之民疾者吾得以問死

者吾得以葬冨者吾得以安貧者吾得以與賞罰

物備吾得以審車馬兵甲吾得以具夫是數得以

者盡而呉固在其股掌矣彼夫差者方且疲於伐

齊之行驕於黄池之㑹而不知越人固已制其死

命蓋越得其暇而呉不得其暇越用其暇而呉無

暇之可用此之謂暇能福人之國北齊與周不兩

立也非齊併周則周併齊爾而齊主恃周冦之小

息君臣謂一日取快可敵千年至有無愁天子之

號周師之克晋州也猶曰小小交兵乃常事故齊

亡陳之與隋不並存也非陳併隋則隋併陳爾而

陳主恃隋人之交聘君臣謂王氣在此敵何能為

至於縱酒賦詩而不輟隋師之濟江也陳主尚醉

守江者亦醉故陳士此之謂暇亦能禍人之國

今天子即位五年於此矣頃者 天子之所以宵

衣旰食公卿大夫之所以竭心盡慮者惟支持强

冦一事而已至於法度紀綱教化刑政之具所以

開中興而起太平者皆未及也非不及也無暇於

及也今者講觧既成邉候不警是猶謂之無暇歟

有暇矣而廟堂之議所謂法度紀綱教化刑政之

具又不及焉臣不知 天子之所以宵衣旰食公

卿大夫之所以竭心盡慮者何等事耶將以講解

而偷朝夕之安耶將未忘中興之計而猶有意於

堯舜三代之法也若曰偷朝夕之安則齊陳之禍

可以懼矣孟子之言可以儆矣若曰未忘中興而

有意於太平之治也則臣不知其未忘者何䇿而

有意者何議也臣伹見今日出令曰申明條法而

已明日出令曰士民不得服凉衫而已不知天下

之事猶有大於此等否耶抑亦深謀宻議天下不

可得而見耶臣甚懼焉昔晋武帝臨朝惟談平生

常事而不及於國家逺略何曽知其必乱王導辟

王述為掾既見首問米價君子是以江東之不振

也今日之施得無與談常事問米價者𩔖耶夫無

暇則憂有暇則休天下之事百變如雲萬轉如輪

一且敵人又動則又曰無暇臣不知法度紀綱教

化刑政之具所以開中興起太平者何時而可議

哉詩曰淇則有岸隰則有畔今欲治而茫無畔岸

臣欲不懼得乎

   治原中

臣聞天下之不治非起於莫之舉常起於舉而莫

之隨舉而莫之隨則上之人自舉而自廢一政之

出一令之行十人聴而一人不聴冝未害政令之

流行也而政令人不行未始不自一人不聴始夫

何故十人聴而一人不聴則十人者必𮗚夫一人

者𮗚之者試之也試淵以綆試刄以以堅而試十

以二者不聴而上不問則十者之聴亦將反而為

不聼古之聖人必有以杜天下之𮗚以弭天下之

試以齊夫天下之聼夫天下且相與𮗚而莫之見

試而莫之測則天下之聼安得而不齊天下之聼

齊則吾欲前而前欲却而却欲左而左𣣔右而右

惟吾之為無不隨者當此之時天子患不舉爾舉

而大有為焉夫誰我禦 今天子非無神聖英武

之資非無開中與起太平之志然五年之間殊未

有以大慰天下之望求强而得弱求治而不得治

此其病安在哉公卿大臣後國而先家先身而後

君莫肯横身以當天下之大難搢紳士大夫甲可

乙否各求其說之勝而上之人不知所定三軍之

士天下之民玩習於偷隋雖作之而不起令之而

不從是故天子有其資而無其扶有其志而無其

應一舉而天下不随則自罷而已矣此豈非中天

下之𮗚墮天下之試而未有以致天下之齊故歟

然則何以致天下之齊將有以齊天下必有以聳

天下將有以聳天下必有以變天下小變則小聳

大變則大聳小聳則小齊大聳則大齊方歳之新

乾坤之晏温動植之寕止豈不可樂哉而一坐笑

談未竟之間或失色於迅雷之驟驚慢者肅伏者

興勾者逹天地造化之政令彂於頃刻而遍於四

海莫敢或玩而違之者變而聳聳而齊也玩而不

變堯舜禹湯文武不能以為治湯継夏則變夏夏

之政禹之遺也武継商則變商商之政湯之遺也

後之言治者必曰不復三代則不可而湯也不復

禹而變禹武也不復湯而變湯是二聖人者豈捨

彼之成從我之矜者耶變之者復之也湯變夏之

政而湯之治復乎禹武變商之政而武之治復乎

湯非復而何期於治不期於政要其是不䘏其異

故湯武一變而天下聳然而更新 陛下蓋継

光堯者也継 光堯而變 光堯可乎非變

光堯也自變其變也且 光堯曷嘗不變異時治

極而弊亦極紹興之初一變而純用元祐之政以

作天下之偷故風采凛然至今使人興起其後權

臣柄朝恭已既乆一旦赫然黜姦黨收威令以還

朝廷之尊故破強敵授 聖子出於一日之獨断

而天下不知其所自來 陛下即位五年而未大

治則 光堯之所以變之之方獨得而緩也哉變


必有必有先今之變其孰爲要孰爲先聞之曰


法不必行不如無法人不任責不如無人今天下


之大患不在於法之不備而在於法之太詳不在

於賢人君子之不衆而在於人才之太多何者法


備而不必行人多而不任責故也然則今日之事


欲一舉而變之盍亦刋其法之繁以必天下之從


一其人之責以閉天下之遁而後天下可爲也昔

者唐虞象刑而夏后SKchar辟三千漢髙祖約法三章

而武帝増至三百五十九夫以法之繁簡而較其

㓛夏之治冝過乎虞而髙祖之治冝不及乎武帝

而乃不然則法果在於備乎晋范文子有㓛而㱕

則曰卻克之教也臣何力之有至𢈔亮敗於張曜

而啇融言於陶侃曰將軍為此非融所裁周公曰

惟王有成績而梁武侯景之禍蓋生於朱异也异

不職其咎而使武帝㱕之時運夫古之君子㱕㓛

於主將而後之君子㱕過於主將古之君子㱕㓛

於其君而後之君子不任其過而使其君自任其

過人之不肯任其責也如此今也兼歴代之憲承

列聖之制法不可謂不備法備而不治則非不備

之罪也備而不必行之罪也科舉任子之所取軍

㓛之所奏動以千計才不可謂不多才多而不治

則非不多之罪也多而不任責之罪也臣何以知

法備而不必行法之說曰茗之私鬻者其罪流民

之不飲酒不茹葷而習妖教者其罪死夫罪至於

流與死不為不重矣而鬻私茗不SKchar食者不止也

何也有重法無重刑有重刑無重罪也非無重罪

也不勝其重也非不勝其重也不勝其衆之衆則

難於重重則難於必且夫以銖兩之茗易錐刀之

利則執而流之至於小民以貧不能自存則絶SKchar

味以求一糲之飽則又執而殺之以情而言君子

亦有所必不忍者矣必不忍之心生則必不行之

法見民見其法而不見其心則曰上之法皆然也

法者驅天下之具也其具廢則其驅弛有急而求

其從其誰從之臣何以知人多而不任責人之情

固有所欣有所憚宅清顯而享豊SKchar此其欣也應

紛擾而當危難此其憚也天子者執天下之所欣

以招天下豈以苟恱天下之私哉捐 --捐之以欣蓋將

屬之以所憚而今之士大夫自許以勇於所憚以

邀其所欣既得其所欣則避其所憚無事之時服

章焜煌步武虗徐天子出而臨之雖虞之野無遺

賢周之濟濟多士未足喻也然寺監者曰吾曷不

䑓省也郎曹者曰吾曷不侍從也侍從者曰吾曷

不宰執也宰執者曰吾曷不二十四考中書也階

嬖倖以進名曰捷徑挾謟曲以進名曰稱㫖植黨

以進則名曰客聚㰸以進則名曰才朝攘夕爭患

失而憂不得一何勇也至 朝廷卒然有一意外

之事天子呼某人而問之則曰臣何足以知之又

呼某人而委之則曰臣何足以奉明詔貪者求免

事而不求免官畏者求免官以逺避其事又何怪

乎惟其勇於彼是以怯於此而 朝廷不悟也且

豈有身為上宰而 天子使之将兵以禦敵則以

親病辞者天下有緩急而宰相尚不可使則它人

安得而使之使之則曰彼實為宰相予焉能戰臣

愚欲深詔有司刪法令之細而不急者大而不可

行者重複而可以弄者如 太祖皇帝時法度簡

而要明而信設者必用存者必行不與天下為𭟼

庻㡬天下之可驅天下雖無事也不測而擇一事

大而且難者詢之衆而遣一所厚之大吏為之避

而不為則誅如唐太宗之斬盧祖尚為而敗事則

誅如舜之殛鯀則天下之怯可以一變而為勇夫

天下之人可驅而天下之怯皆勇則國可強而敵

可取開中興起太平臣心了然見其易易爾

   治原下

臣聞政以令而行亦以令而不行令焉而政不行

非天下真敢慢天子之令以違天子之政也或者

天子有令而自慢之爾人惟不自慢也人而自慢

則天下孰不慢之夫固有以召也且天子之令天

下也豈不欲行其政而曷為自慢其令自慢其令

者生於出之不審而壞於發之不一不審故可快

而不可行有言而不自實始乎喜卒乎怨不一故

發而悔悔而更今日而發者至明日而更者至将

從其發者乎從其更者乎不審者欺天下者也不

一者惑天下者也令至於欺而欲民之信令至於

惑而欲民之不疑是盡宫以與人而曰能館指千

蹊萬逕以導人而責其皆詣也而可乎周家之盛

也天子深拱於京師而𧰼魏所揭木鐸所振誥命

所被衆至於六服群辟外至於九夷八蠻極至於

海隅出目奔走俯伏以聼王命至於其衰則犬戎

所攻鄭伯所射子帶子朝之所逼而四方諸侯閉

户髙枕而莫之救召之而不至喻之而不聞賞之

而不恩詰之而不威此二者何為其然也蓋嘗求

之成王以翦桐興而幽王以舉烽亡如此而已矣

翦桐戯也舉烽亦𭟼也而興亡異焉則信與不信

之異也且不以㓜而恕不以𭟼而誑則天子豈有

一言之欺天下而天下亦豈敢忽天子之一言哉

彼烽者警急之耳目也無警而舉之召諸侯而誤

之後能終無警乎後而有警有警而非則孰不以

有警為無警非誤為真一令之不信乃至於殺

其君以敗其國不信之禍一至此哉臣嘗讀易至

於渙而得其說其象辞曰風行水上渙其爻辞曰

渙汗其大號夫號令一也既取於風之行水又取

於汗何也今夫風與水相遭也為卷為舒為急為

徐為織文為立雪為湧山細則激激滌滌焉大則

洶洶輷輷焉不制於水而制於風惟風之聴而水

無拒焉成周之盛非風也歟若夫人之身汗則安

不汗則疾既汗而復入者疾入而出者猶有瘳也

入而不出則不可為矣幽王之病非汗之出而入

入而不出者歟然則令之必行欲如水上之風而

令之不行則如復入之汗聖人之作易前之說

為天下之師後之說以為天下之資也臣竊𮗚今

日之號令何其異於作易者前之說所云者耶糴

於民而用夫所謂交子者此亦一利也然臣不知

止以利官歟抑以利民歟止以利官則恐非

朝廷之所忍為也利民則臣未見其利也何也官

用之於民民亦用之於官則上下均利也今也糴

則用之於民至兩稅之輸而民以與官則官不受

與官而官不受則民持此將焉用之 朝廷蓋有

命許民以此輸之官矣名許之實拒之名用之實

廢之則其無乃誑耶至於恩沛有所謂民之四親

俱存者蠲其征役有司至今持而不行曰諸郡未

有例也且夫令之出也其可行與否抑嘗審之乎

不審而出令令出而不行天下無緩急也有緩急

而天子下一令天下又将曰不乆必寢不寢必更

豈不殆哉 朝廷試思之

   人才上

臣聞才之在天下求之之法愈宻則愈踈取之之

塗愈慱則愈狹然則天下之才果不可求乎古者

一代聖人之興則一代之人才亦從而興夫豈不

求而自至也蓋聖人者度越世俗之拘攣徹藩墻

去城府神傾意豁以來天下度外竒傑之士故才

者畢赴不才者自伏後世之君以爲天下之人舉

将欺我而不可信於是立爲規矩創爲䋲墨以𥳽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澄汰天下之士取之不勝其精而實粗得之者

皆截然入規矩中繩墨而竒傑之士皆漏於規矩

繩墨之外故求治而莫之與治遭乱而莫之與除

紛紜膠擾而卒不能成㓛然則天下之才求之安

事於宻而取之安事於愽哉蓋宻則必有所隔愽

而未離於宻也 國家自 祖 宗知規矩繩墨

之未足以羅度外竒傑之士也是故進士任子以

待群才制科以待異才得人蓋不少矣然自制科

中罷而復行今四十年而竟未有一士出而副側

席之求此其故何也無乃今之制科非古之制科

歟無乃不用規矩繩墨而規矩繩墨愈急歟故臣

嘗謂今欲求制科竒傑之士夫惟有所不求斯可

以求之矣昔者西漢制科之盛莫武帝若也嘗求

其所以䇿之之說則曰上嘉唐虞下悼桀紂而已

則又曰禹湯水旱厥咎何由而已何其甚平而無

難也非無難也不暇於難也夫武帝者方夙寤晨

興以願聞治道之要之不暇而暇搜蠹簡摘瘦辞

以為茍難以與書生角一日之記問也哉今則不

然先命有司而試之以莫知所從出之題既又親

䇿於廷而雜之以奥僻怪竒之故事不過於何晏

趙𡵨孔安國鄭康成之𫝊注與夫孔頴逹之䟽義

而已此豈有関於聖賢之妙學英雄豪傑濟世之

䇿謀也哉以訓詰之苛碎而求磊落之士以蟲魚

之散殊而釣文武將相之才不㡬於施鰌鱓之笱

以羅横江之鯨挂黄口之餌以望鳳之來食也耶

其不至固也雖使古之聖賢如孟軻者復生亦不

能也孟子之時去周之盛時與今孰逺也孟子與

孟献子相去猶近也諸侯𢙣周籍之害已而去之

孟子已不能記其詳孟献子之友五人孟子已忘

其三則孟子亦安能中今之所謂制科也哉夫孟

子者固無事於此能也孟子則有所能者矣孟子

曰如欲平治天下舎我其誰韓子曰孔子以是𫝊

之孟子此孟子之所能也今不求天下之士為孟

子之所能而求其為孟子所不能則是其所求者

非其所求也故曰今欲求制科竒傑之士夫惟有

所不求斯可以求之矣且 朝廷以此等求士而

不得也求而得則亦烏用是呫呫者為哉張華能

對千門萬户之問而不能救賈后司馬倫之乱前

之敏後之癡小之明大之暗臣愚欲望朝廷参之

以 祖 宗漢唐制科之本意立大端而去細目

使士之所治上之為六經之正經下之為十七代

史與諸子之書而削去傅注奥僻之問其學則主

乎有用其辞則主乎去䛕上及乗輿而不誅歴詆

在廷而不怒使天子得聞草野狂直之論而士得

專意乎興亡治乱經濟之業庻乎竒傑有所挾者

稍稍出矣議者曰求馬者非求駑也求駿也今去

其難而純乎易則懼駑者之至如之何是不然求

馬者求其一日千里乎抑將求其他技乎今求馬

者不問其能千里與否而曰吾欲其能撮蚤而捫

搏䑕而擒兎也可乎士之能瘦辞隱帙者豈曰

竒傑而竒傑之士烏在瘦辞隱帙之能也雖然臣

猶欲有言焉士固有挾䇿謀而不能乎文辞有能

乎文辞而不肯入有司之刀尺茍軍旅之間委諸

將以薦謀臣才士不間於文與武仕與未仕而諸

郡大比之薦名輟進士定額十之一以其半而試

士之能古文者略放宏詞之体以其半而試士之

知兵献䇿者略倣武舉之制上之於宗伯而取之

視進士之科名焉其數不出乎奏名之常貟而不

羈之不至於横棄其與以聲病之文而取科級者

不猶愈乎如此而猶有遺才焉臣不信也

   人才中

臣聞天下之情有所大不可曉者常喜皆人主之

所向而向人主之所背人主當宁太息悵不盡得

天下之才而用之庻㡬乎危可安乱可治而亡可

存也此豈非人主之所向也哉然求忌則得姦求

才則不才者至夫姦邪不才之人蓋人主之所甚

不欲者也示天下以所向而天下必皆其所向示

天下以其所不欲而常得其所不欲天下之情如

此其不可曉也是豈真不可曉歟天下之情甚易

曉也何也人主無不洩之㫖而宻㫖在所向之外

也天下之人伏其外以窺其中從其洩以得其宻

是故皆人主之所向以隂合其所向天下之情甚

易曉也子之養親也膾炙以為羞禮也蛙蛤以為

進非禮也子問父以所膳必曰膾炙而不曰蛙蛤

也然退而察其親則蛙蛤之為嗜為子者何憚而

不進之以蛙蛤哉夫父曰膾炙而子曰蛙蛤曷不

從其所命而從其所不命耶蓋其所命者飾也其

所不命者真也故夫不從其所命而從其所不命

善從命者也人主之令天下曰吾好忠而𢙣姦好

才而𢙣不才夫豈不善然天下並進而嘗之忠與

姦兩至而才與不才各求售焉則其好𢙣一切有

所反當此之時天下冝何從昔者田子與隰子登

䑓南望不言而隰子知其意在於伐木曹公下雞

肋之令三軍莫喻而楊㫦知其意在於退師上之

人舉目揺足而天下巳知其㫖矣 聖天子即位

五年于兹下求言之詔開狂直之塗而忠言猶未

聞也嚴薦舉之法謹聘召之禮而真才猶未出也

天下其真無才耶蓋天子之令天下有所必不敢

信者也天子如此其聖明也願治如此其急也求

才如此其勤也而天下有所必不敢信者何也天

下伹見夫布衣撾鼔而訴民瘼則下之吏而屏之

逺方也後進小臣越識言事觸犯忌諱則罪之以

沽名躁進而䑓諫又冝搜其過以破壊其人也舊

徳宿望朴忠而敢諫則上下左右群憎而朋嫉之

不罷黜癈放則不止也元勲將相敢任大事而能

決大計者則排斥抑塞而死徙殆盡也夫𭭕欣以

致其來聳踴以起其懦愛惜長養以防其消猶懼

天下之才不至也今也日夜深沮而痛折之使天

下之士出一語言則曰猖狂勵一節行則曰矯激

作一事㓛則曰生事而曰天下真無才也此雖一

飯九歎息一日百下詔天下之忠賢竒傑勇於言

而敢於為者誰敢信而來哉何則所求者之言與

所好者之㫖其真有不可欺也翫而不怪將遂成

風是風一成則治乱存亡之機將必在此夫風也

者無形而不可執無根而不可㧞倡之莫知其所

自起和之莫知其所自隨合散翕忽如童子之謡

非天非鬼而不勝其秘怪非作非傅而不勝其流

布禁之則愈滋窮之則莫推而是風也成則関人

之國粹然於唐虞三代故其祚長嚚然於秦故其

祚短凛然於東漢故其國難㧞廢然於魏晋故其

國速亡風之所在而國隨之甚可懼也古之聖人

必有以黙𮗚天下之風見其發知其成整其㣲不

待其定是故拒其所從變之端而導其所冝㱕之

塗故天下之人陶其風者自非下愚皆得以成其

才而收其用何謂導導在好好在獨人主之所好

獨而不分則天下誰不逆探其好而爭為之趨專

迎其獨而莫為其他使天下趨而不他則雖捐 --捐肝

腦蹈鼎鑊前者未既而後者來東漢之凛然者夫

固有導之者也 仁祖之世天下爭自濯摩以通

經學古為髙以救時行道為賢以犯顔敢諌為忠

此風一振長育成就至嘉祐之未號稱多士其將

相侍從䑓諌之才猶足為子孫數世之用而不見

其盡何也 仁祖之所好獨在是也 聖天子即

位之初不可謂無 仁祖之所好矣然分而不一

未久而移今天下風變矣變而之凛然則幸也而

臣未見其凛然也變而不反喑喑黙黙帖帖靡靡

此風一成天下有急不知誰為之死哉臣不勝惶

   人才下

臣聞人有常言皆曰今天下乏才天下真乏才耶

才者天之生也古多才而今乏才則是天之厚於

古而薄於今耶穡非后稷而無歳無粟地非渭川

而無地無竹天之生物今猶古也而獨不生才耶

臣嘗聞之天下之才其生在天其成不在天天生

之君成之亦君壊之才生於天而壊於君而曰天

下乏才也可乎哉蓋天下之才莫難於成而莫易

於壊士之㓜而壮壮而老父兄之所訓誨君師之

所長育不知其㡬何日愽之古今以入其智試之

世務以出其能不知其㡬何事或昔之過而今𥙷

之以㓛或彼之短而此濟之以長嘗険易而渉風

霜不知其㡬何變閱日之乆也更事之多也應変

之熟也而其才猶有不成者矣幸而成才則上之

人當如何而愛惜之故曰才莫難於成人之至情

自非前無千載之眩後無萬人之𪫟獨立自信如

比干如伯夷誰不違於禍以嚮於福者天下之人

如是而成才矣日夜瑩之猶恐昬之日夜䇿之猶

恐息之而上之人乃不使之免於禍則是才者國

之獲而身之賊也其誰不觧体故曰才莫易於壊

惟善用才者不惟能成天下之才亦能轉壊以為

成而不善用才者不惟不能邀其成而亦不能扶

其壊今日壊其一明日壊其二天下之才銷委腐

敗而緩急乃無一人為之用無一人為之用其果

無才耶使善用者起而承之濯摩翦拂而用之則

故者新懦者奮而散者聚天下之大㓛不終朝而

可成後世見漢髙帝唐太宗收𭣄天下英雄而盡

得其用以為後世無復見此之人物不知漢之所

用即秦之所棄唐之所得即隋之所遺何前之無

而後之有耶蓋壊其成與成其壊惟上之人如何

爾今天下之無才豈真無耶抑上之人成之者過

少而壊之者過多耶 國朝人才一成於慶暦再

成於元祐初壊於紹聖大壊於崇𮗚當其成也數

世𭣣其用及其壊也至今被其患 光堯之興褒

表元祐之名臣又從而序進其子孫盡片崇𮗚之

姦黨又從而廢其裔使天下曉然知忠義才徳之

士暫閱而愈光姦侫誤國者終不逃其誅振而作

之十有餘年人物之盛凛有慶暦元祐之風雖中

更權臣排去異已長告訐興羅織以痛折天下之

忠臣義士然士大夫之噐質既成終不為改譬之

玉之已𤥨不復為璞金之已錬不復為鑛

陛下始初清明盡起諸老而置之於朝天下相慶

如見漢官威儀也 陛下亦知其所自乎

光堯成之 陛下用之也當是時山林枯槁之士

毫髪絲粟之才于于然而來紛紛然而起人人有

自奮自喜之意今未乆也而霍然分散為之一空

此何為者耶孟子曰昔者所進今日不知其亡也

王無親臣矣李固曰一日朝㑹見無一宿儒可顧

問者誠可歎息今日之事得無𩔖此 陛下亦嘗

察之矣亦嘗憂之乎且 陛下之於天下之才自

用之自壊之天下知其不然也意者左右之有讒

人歟䜛人之讒也亦豈曰吾讒人也蓋曰吾忠也

其逐君子亦豈頓逐也蓋有漸也自以為忠而逐

人有漸人主不察則䜛者昌矣今夫小人之與君

子不為異也將以同而迎其主必以同而欺其僚

退則與僚同進則不與僚同而與主同彼小人者

退而不與君子為同則其謟不宻進而不與君子

為異則其謟不力是故初賣之終䧟之公孫洪之

背汲黯是也小人之欲逐君子也不曰斯人可逐

也必先陽為之地而外若與之厚既以釋其君又

以安其人釋則不疑安則不戒夫惟君不疑而人

不戒是故一且逐之而莫之覺武后之言於髙宗

乞賞來濟是也讒必有名䜛而無名則言之者怍

而聼之者不堅世之讒者必有以不怍其言而堅

其君蓋曰非不利於我也而不利於國其君安得

不瞿然動決然從乎姚崇之託足疾以譛張說

也吁讒人之千機百穽如此君子者舉而觸焉動

而中焉為人主者奈何恬而不察察而不憂耶此

臣所以流涕而深言之惟 陛下幸察臣聞用才

有道無所不惜者才之所從冨也不足惜者才之

所從壊也今天下老成之才視之以為不足惜壊

而棄之臣恐才之不壊者寡矣臨事而無人則又

曰天下無才屈原曰舍麒𩦸而不乗焉遑遑而更

索此臣之所以歎也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八十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