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修太學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請修太學書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2

草莽賤臣某再拜上言:臣伏思太學之為道也,厥惟大哉。實所以德宇於國家,教源於萬方,辨齊於人倫,親親而尊尊。誠宜歲敕崇嚴,日致肅祗。工度木,不俟乎榱桷崩;朝命官,取稱乎師氏當。然後乃可以陳四代之禮,興無窮之風,開素王之堂,削《青衿》之篇。人懋廉隅,俗捐爭端,天下之仁,人相則焉。是以德由此澤,教由此流,若水之潤下,洚湧植物,利不浩哉!今睹斯壞,甚不然乎?

嗚呼!在昔學有六館,居類其業;生有三千,盛侔於古。近年禍難,浸用耗息。洎陛下君臨,宿弊尚在。執事之臣,顧不為急。升學之徒,罔敢上達,積微成慝,超歲曆紀。賤臣極言,誠合要道。具六館之目,其曰國子、太學、四門、書律、算等,今存者三,亡者三。亡者職由厥司,存者恐不逮修。輿人有棄本之議,群生有將壓之虞。至有博士助教,鋤犁其中,播五稼於三時,視辟雍如農郊。堂宇頹廢,磊砢屬聯,終朝之雨,流潦下渟。既夕之天,列宿上羅,群生寂寥,攸處貿遷。而陛下不以問,學官不以聞,執政之臣不以思。所謂德宇將摧,教源將乾,先聖之道將不堪。猶火之炎上,焰焰至焚。其為不利也,豈不畏哉!

日者聖朝以武夷時屯,有風牧建帝庸;今者聖朝以文象天經,有皋衡宣皇猷。實四三六五之君子,間無足以聞之。然事不為加理,人不為加安。歲貢之夫,不能應請問;晏罷之勤,無以悟元機。天下有倒懸之悲,諸侯有安忍之懷。執柄之臣,深惟無從。但勞心於無益,全身於因循。是了不知長國之術,在乎養士;養士之方,在乎隆學。夫學廢則士亡,士亡則國虛,國虛則上下危,上下危則禮義銷,禮義銷則狂可奸聖,賊可淩德。聖德逶迤,不知其終。

今觀執事之臣之必,必以修太學為害時,而他害者千之;養士者為費財,而他費者萬之。殊不知此費無費,而他費為費也,此害無害,而他害為害也。諺所謂「溜之細穿石,綆之細斷幹。」斯言損益有漸,非喆哲靡察也。今乃不明徵於儒書,欽若於權輿,繼統於易俗,恢業於純風,而望海內俊傑,靡然踵武於雲龍之庭,不知其可也。《禮》稱「虞、夏、殷、周,元下之盛王也。蓋以其有庇民之德,祚國之仁。」且太學之興,本於有虞,達於三王,逾至於漢魏以降,特盛於我太宗文皇帝,重聖遵之,無以增洊。興於先皇,而延於聖朝,此乃古帝王慜醇醨亂崩,故用教於人,百代奉之以宏長國家,廣之以存濟元元。陛下不宜忽之而已。今四君德以相高,八聖幽而不炤,風聲隨而凋落焉。夫四君之民,古猶易制;陛下之民,猾且難矣。易制之民,古猶或遺之;難制之民,得不重慎乎!

昔《春秋》書太室壞。《傳》曰:「書不恭也。」臣今懼聖朝之史書太學廢,使萬代之嗣無法矣。今聖朝聚國中之兵,守塞下之壘,殫織婦之機,悉農夫之儲。豈其惡民而賤物,誠為社稷之謀也?假一旦農夫死,織婦病,兵壘充郊,粟帛不輸,陛下此時其暇勸學乎?則禮義之心,不素蓄於人,亦難以致天下之和矣。且四方之學,太學之枝葉也;天子之教,諸侯之本也。未有本之顛而枝葉之存,天子之亡而諸侯之興。夫為國者亦猶治一身,京師之人心,四方人之體,諸侯體之四支。心平則禮之患易除,體平則四支之患不除而愈。今不嗇神於心體。百竭資於四支,時變於外,氣虛於中,則為不起之人矣。

伏惟陛下察弛張之會,觀損益之圖;減無用之府,崇有裕之源。廢闕修而百度明,庠序昌而教化行;經邦於悠久,熙載於登閎。顧夫周營靈台,魯修泮宮,於陛下萬分之一焉。伏惟遽令職司,不至於不可持。天下幸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