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新青年》之主張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承示深为感佩。仆等主张以国语为文,意不独在普及教育;盖文字之用有二方面:一为应用之文,国语体自较古文体易解。一为文学之文,用今人语法,自较古人语法表情亲切也。今世之人,用古代文体语法为文,以应用,以表情者,恐只有我中国人耳,尊意吾辈重在一意创造新文学,不必破坏旧文学,以免唇舌;鄙意却以为不塞不流,不止不行;犹之欲兴学校,必废科举,否则才力聪明之士不肯出此途也。方之虫鸟,新文学乃欲叫于春啼于秋者,旧文学不啼叫于严冬之虫鸟耳,安得不取而代之耶?旧文学,旧政治,旧伦理,本是一家眷属,固不得去此而取彼;欲谋改革,乃畏阻力而牵就之,此东方人之思想,此改革数十年而毫无进步之最大原因也。先生以为如何?率覆不备。  

  胡适之 陈独秀

  (原载1918年10月15日《新青年》第5卷第4号)